魏晉南北朝


魏晉南北朝 魏晉南北朝是中國歷史上政權更迭最頻繁的時期。由于長期的封建割據和連綿不斷的戰爭,使這一時期中國文化的發展受到特別的影響。其突出表現則是玄學的興起、佛教的輸入、道教的勃興及波斯、希臘文化的羼入。在從魏至隋的三百六十余年間,以及在三十余個大小王朝交替興滅過程中,上述諸多新的文化因素互相影響,交相滲透的結果,使這一時期儒學的發展及孔子的形象和歷史地位等問題也趨于復雜化。

簡介

  魏晉南北朝(公元220年——公元589年)是中國歷史上政權更迭最頻繁的時期。由于長期的封建割據和連綿不斷的戰爭,使這一時期中國文化的發展受到特別嚴重的影響。其突出表現則是玄學的興起、佛教的輸入、道教的勃興及波斯、希臘文化的羼入。在從魏至隋的三百六十余年間,以及在三十余個大小王朝交替興滅過程中,上述諸多新的文化因素互相影響,交相滲透的結果,使這一時期儒學的發展及孔子的形象和歷史地位等問題也趨于復雜化。

漢魏之際

  曹操崛起于北方,其所遵循的思想和采取的政治措施皆為名法之治而重道德名節,從而影響了整個時代。在思想理論上,體現道法結合的刑名之學曾一度占據主導地位曹操。   魏晉之際,道法的結合逐漸趨于破裂,以道家思想為骨架的玄學思潮開始揚棄魏晉早期的名法思想,轉而批評儒法之士。這樣,魏初在道法結合的基礎上形成和發展起來的玄學進一步得到強化。   西晉后期,玄學思潮同極端發展,至此,玄學所主張的放達,無論從理論上,還是從行為上,都對封建政權構成破壞瓦解的作用,故引起玄學內部及儒家學者的不滿,從而掀起對道家和玄學的批判思潮。   東晉時期,佛教的流行,特別是般若學的發展,在很大程度上是借助于道家、玄學的思想、語言及方法,故出現玄佛合流的趨向。因此,這一時期的儒家學者,除繼續批判道家、玄學外,又以儒家的入世主義和人文古早批評佛教。他們站在維護儒家名教的立場上,分別從經濟、政治、思想、文化、倫理等方面清算佛教的影響,力圖還原儒學的正統地位,但都缺乏足夠的理論系統和創造性。

南北朝時代思想

  南北朝時代,在思想文化領域出現了不同于兩晉時期的新情勢,玄學思潮歸于沉寂,佛道二教繼續發展。佛教大量譯經,廣泛流行,滲透到政治、經濟、社會、民俗及文化的各個層面。儒學面臨嚴峻挑戰。由于佛教的急劇膨脹,使原來儒、玄、佛、道的相互關系及其歷史格局發生新的變化。儒家學者在思想、文化上的批評焦點,由老莊玄學轉向佛教,出現了大批反佛思想家。

南北朝時代的服飾

  魏晉南北朝是我國古代服裝史的大變動時期,這個時候因為大量的胡人搬到中原來住,胡服便成了當時時髦的服裝。緊身、圓領、開叉就是胡服的特點。   男服服飾:   禮服:除了北周以外,最大禮服祭服,仍只有一種,與漢代大致相同,惟衣裳主色稍有差異。   平冕服:各級的形式、服色大致相同,唯衣裳上的章紋,天子用十二章,三公諸侯用山龍等九章,九卿以下用華蟲等七章,天子用刺繡文,公卿用織成文。   北周冕服:北周武帝漢化政策相成功,大力推行中國古代的周禮之制,因此北周的服色制度多根據周禮而定。   委貌冠服:為公卿行卿射禮之禮服。衣黑而裳素,中衣以皂緣為領袖。   朝服:同于漢代,天子與百官之朝服以所戴之冠來區別,亦都有五色朝服,不過漢代平時常朝以皂朝服、絳服為多,而魏晉南北朝則以絳朝服為主。   通天冠服:魏晉南北朝,各王朝均以此服為天子的朝服,也是次等的禮服。著絳紗袍,皂緣中衣,黑鞋。   遠遊冠服:為皇太子及諸王所服,著朱衣,絳紗袍,皂緣白紗中衣,白曲領。   百官冠服:以絳紗為主。但陳制較復雜,百官位高者以朱衣為朝服,位卑者,則以皂衣為朝服,皂白紗緣中單。   品色衣:天臺近侍及宿衛之官,皆著五色衣,以錦綺饋繡,名曰品色衣。   常衣:主要是褲褶服,用途非常廣,可以做朝服、軍服、便服、從貴族到庶民均用到它。   女服服飾:   皇后謁廟服:是女性官服中,最隆重的禮服,也是皇后的嫁服。   入廟佐祭服:為妃、嬪、命婦之祭服。在晉及南朝宋、陳均為皂上皂下。   親蠶服:為皇后行親蠶禮之禮服,均為青上縹下。   助蠶服:為妃、嬪、命婦助皇后行親蠶禮之禮服,在晉及南朝陳為縹上縹下。南朝宋為青上青下。   朝服:以上三朝均以為女性之朝服。   比周禮服:女性官服與男性官服同樣,非常復雜,用色亦多,與前述朝代大不相同。

三教合流

  盡管魏晉南北朝時期中國文化的發展趨于復雜化,但儒學不但沒有中斷,相反,卻有較大發展。孔子的地位及其學說經過玄、佛、道的猛烈沖擊,脫去了由于兩漢造神運動所增加的神秘成分和神學外衣,開始表現出更加旺盛的生命力。就魏晉南北朝的學術思潮和玄學思潮來說,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當時一部分知識分子改革、發展和補充儒學的愿望。他們不滿意把儒學凝固化、教條化和神學化,故提出有無、體用、本末等哲學概念來論證儒家名教的合理性。他們雖然倡導玄學,實際上卻在玄談中不斷滲透儒家精神,推崇孔子高于老莊,名教符合自然。此時期雖然出現儒佛之爭,但由于儒學與政權結合,使儒學始終處于正統地位,佛道二教不得不向儒家的宗法倫理作認同,逐漸形成以儒學為核心的三教合流的趨勢。

區域各朝代或國家

  所謂的「魏晉南北朝」,它是幾個朝代統稱的復合詞,雖然只有五個字,但其中所包括的朝代或國家,可以多達幾司馬炎十個。   我們不妨就先從「魏晉南北朝」一詞開始,「魏」指的是三國裡的曹魏。由于曹魏受漢室禪讓,在三國時代及后世被鐵定為中原王朝,而「蜀」、「吳」兩國為該時代的附屬割據王國,所以「魏」為正統,可以稱為「魏朝」。而「晉」主要指的是三國滅亡后,由司馬氏所建上的西晉王朝與后來割據在南方的半壁江山東晉王朝(此時北方是「五胡十六國」時代),「南北朝」則指晉朝正式滅亡后,南北對峙形成的幾個朝代,南方包括宋、齊、梁、陳四朝,北方則有北魏、東魏、西魏、北齊、北周,直到隋朝建立,統一中國南北方后,自東漢滅亡后,長達近四百年的「魏晉南北朝」才算正式結束。   除了魏晉南北朝一詞外,也有以「六朝」來指稱這個時期的用法,六朝指的是孫吳、東晉、宋、齊、梁、陳,這幾個朝代的時間基本上與魏晉南北朝相當,它的特點是這六個朝代都立國于江東地區,而且國都都在建康(或稱建業、建鄴,即今日之南京)。

三國

  三國包括了魏、蜀、吳,分別是曹丕、劉備及孫權所建立。   曹魏的年代始于公元220年,曹丕篡漢,建都洛陽,史稱魏或曹魏。統治范圍有整個黃河流域、淮河流域,以及長江中遊的江北及甘肅、陜西、遼寧的大部分地區。亡于公元265年,共歷五帝、46年。   蜀漢為劉備所建立的國家,公元221年,劉備稱帝于成都,國號曰漢,史稱蜀或蜀漢。統治區域有今四川、云南、貴州全部和陜西的一部分。公元263年為曹魏所滅,共歷二帝、43年。   孫吳為孫權所建立的國家,公元222年孫權稱吳王,229年稱帝,國號吳,建都于建業,史稱孫吳或東吳。統治區域有今長江中下遊、浙江、福建和兩廣地區。公元280年為晉朝所滅,共歷四帝、59年。

西晉與東晉

  晉朝分為西晉與東晉。公元265年司馬炎代魏稱帝(晉武帝),國號曰晉,建都洛陽,史稱西晉。公元280年滅吳,統一全國,秦漢以來的分裂,至此再度統一。統治疆域東、南至海,西至蔥嶺,西南至云南、廣西,北至大漠,東至遼東。   但晉武帝死后不久,宗室之間爆發「八王之亂」,曹魏以來入徙塞內的遊牧民族也乘機起兵稱帝,全國又陷入分裂混戰的局面。   公元318年,晉朝宗室司馬睿在南方重建晉王朝,占有今長江、珠江及淮河流域,建都于建康,史稱東晉。公元420年,劉裕代晉,改國號曰宋,東晉亡,共歷十一帝、104年。兩晉共歷十五帝,156年。

南北朝與次級世族的關系

  南朝各國皇族主要是漢族或次級世族,因為在東晉末期之后,軍職大多由漢族或次級世族等擔任。由于執政者的努力,出現元嘉之治與永明之治等治世,使得國力富盛。皇帝受獲聲譽深重的主流世族擁護,然而世族只想保有本身政治地位,并非全然支援皇室,皇帝也扶持寒門擔任軍職或次要官職以平衡政治勢力。由于皇室內部也因為爭奪皇位的斗爭,時常發生宗室血腥事件。由于策略運用錯誤與北朝的興起,使得南弱北強,疆域漸漸南移。到南朝梁時為梁武帝改善,和北魏六鎮之亂,使南朝國力逐漸追上北朝。但在他晚年時,過度崇信佛教,國家離心力漸強,造成了很多原南朝權貴軍閥跟隨歸順南梁的侯景發動侯景之亂,使南朝實力大減并四分五裂。獨霸政局的僑姓世族也完全崩潰,由南方土著豪族取代。最后到南朝陳的陳文帝方完全統一南朝,但南朝陳國力已衰,只能依長江抵御北朝。

五胡十六國

  匈奴人劉淵建立漢政權(后改國號曰趙,史稱前趙),公元316年,劉淵族子劉曜攻占長安,俘晉愍帝,西晉亡國,共歷四帝、52年,北方從此進入所謂的「五胡十六國」時代。   五胡十六國,自公元304年劉淵稱王起,北方各民族紛紛建立起各霸一方的王國,直到公元386年被鮮卑拓跋氏所建立的北魏統一北方為止,共歷135年。在此期間,共有六個民族各自建立王國,包括.運、匈奴、鮮卑、氐、羌、羯;這些王國的統治區域分布在北方和四川一帶,總計有成漢(巴氐人李氏)、夏(匈奴赫連氏)、前趙(匈奴劉氏)、后趙(羯族石氏)、前秦(氏族付氏)、后秦(羌族姚氏)、西秦(鮮卑族乞伏氏)、前燕(鮮卑族慕容氏)、后燕(鮮卑族慕容氏)、南燕(鮮卑族慕容氏)、北燕(漢族馮氏)、前涼(漢族張氏)、后涼 (氏族呂氏)、西涼(漢族李氏)、南涼(鮮卑族禿發氏)、北涼(匈奴族沮渠氏)等十六國。但另外還有漢人冉閔的魏、鮮卑族慕容氏的西燕、及北魏前身的代國等不被計算在內,此即史稱的「五胡十六國」時代。   這時諸國彼此混戰,僅有前秦苻堅時,曾經一度統一北方,但為時不久。

南朝

  南朝分為宋、齊、梁、陳四代。宋乃劉裕于公元420年奪取東晉政權后所建立,國號曰宋,建都建康,因皇室姓劉,故史稱劉宋。   強盛時統治區域有今黃河以南、長江流域和珠江流域,是南朝當中疆域最大者,后來河南、淮北漸為北魏所奪。公元479年為蕭道成所篡,共歷八帝、60年。   齊,公元479年蕭道成所建,國號曰齊,建都建康,為了與北朝的北齊加以區別,史稱「南齊」,也因皇室姓蕭而稱「蕭齊」。   統治區域有今長江流域和珠江流域各省,東昏侯時國內大亂,公元502年為蕭衍所篡,共歷七帝、24年。   梁,公元502年蕭衍所建,國號曰梁,建都建康,皇室姓蕭,故稱蕭梁」。梁武帝時國力頗盛,統治區域有今長江及珠江流域各地,曾一度取得淮北和漢中。公元557年為陳霸先所奪,共歷八帝、56年。   陳,公元557年陳霸先代梁稱帝,國號陳,建都建康。統治區域有今長江、珠江流域各省,是南朝當中版圖最小者,589年為隋所滅,共歷五帝、33年。

北朝

  北朝主要為北魏、東魏、西魏、北齊、北周及隋朝。   北魏乃鮮卑族拓跋部所建,其前身在十六國時代為代國,淝水之戰后拓跋珪重建代國,后改國號曰魏,史稱北魏,或稱后魏、拓跋魏、元魏。   公元398年建都于平城(今山西大同),公元399年改號稱帝,逐步并吞十六國中的夏、北燕、北涼諸國。   公元439年統一北方,統治區域北至蒙古高原,西至新疆東部,東北至遼西,南大致以淮河、秦嶺為界,與南方的劉宋對峙。   北魏國力頗強盛,孝文帝拓跋宏于公元493年遷都洛陽,進行一連串的漢化運動,但因種種因素,卻造成漢化與反漢化兩大陣營的對抗,引起「六鎮之亂」,瓦解了北魏王朝。   公元534年分裂 東魏與西魏,隔黃河而治,東魏后為北齊所代、西魏為北周所代。從拓跋珪建魏,到公元557年西魏亡,共歷十七帝、171年,是所有魏晉南北朝王國中立國最長久者。   東魏,公元534年,北魏孝武帝受權臣大將高歡脅迫,逃往關中。   高歡另立元善見為孝靜帝,遷都于鄴(今河北臨漳西南),史稱東魏。   統治區域有原北魏領土洛陽以東的地區。公元550年為高洋(高歡子)所代,東魏共歷17年。   西魏,公元534年北魏孝武帝西入關中,將領宇文泰迎之。公元535年宇文泰毒死孝武帝,另立元寶炬為魏文帝,定都長安,史稱西魏。統治區域有今原北魏領土洛陽以西的地區及益州、襄陽等地。公元557年 宇文覺(宇文泰三子)所代,西魏共歷三帝、24年。   北齊,公元550年東魏大將高歡子高洋奪取東魏政權稱帝,國號齊,建都于鄴,為與南朝的蕭齊區別,史稱北齊,因皇室姓高,故亦稱高齊,統治區域相當于東魏領土。公元577年 北周所滅,共歷八帝、28年。   北周,公元557年,西魏大將禹文泰子宇文覺奪取西魏政權稱帝,建國號周,都于長安,史稱北周,因皇室姓宇文,故也稱宇文周。   公元577年滅北齊,統一中國北方,并繼續攻取江北、淮南,統治區域擴大到長江北岸。公元581年隋所代,共歷五帝、25年。   公元581年,北周大臣楊堅受禪稱帝,國號大隋,公元583年建都大興(今陜西西安),公元589年滅南方的陳朝,結束南北朝分裂的局面,全國再度統一。東西九千三百裡,南北一萬四千八百一十五裡。歷代之盛,極于此矣。

社會經濟

  魏晉南北朝時期社會經濟的主要特點:   第一,南北經濟趨于平衡。江南迅速開發,中原發展相對緩慢。黃河流域是中國經濟發展的中心,秦漢時期,南北方經濟發展差距很大。到魏晉南北朝時期,由于大規模的戰亂多發生在北方并且時間持續很長,使得北方經濟遭到嚴重破壞。而南方則相對穩定,使得南方經濟得到迅速發展。這樣南北經濟開始趨于平衡,以北方黃河流域為重心的經濟格局開始改變。   第二,士族莊園經濟和寺院經濟占有重要地位。由于士族制的發展和統治者崇信佛教,造成地主莊園經濟和寺院經濟惡性膨脹,造成土地和勞動力的大量流失。   第三,商品經濟整體水準較低。由于戰亂,不少城市遭到嚴重破壞,加上南方剛剛開發,商品經濟發展緩慢。   第四,各民族經濟交流加強。由于民族融合的加強,魏晉南北朝時期各民族之間的聯系密切,并逐漸融合為一體。各族相互學習,取長補短,促進了經濟的還原和發展。同時也為隋唐時期的繁榮奠定了基礎。

文化特點

  魏晉南北朝時期文化的突出特點   (1)科學技術成就突出。如祖沖之的圓周率的計算,酈道元的《水經注》等。   (2)思想界異常活躍。道教系統化,佛教和反佛斗爭激烈,佛儒道三教開始出現合流的跡象,文學、繪畫、石窟藝術等打上了佛教的烙印。   (3)體現民族融合的特色。具有代表性的文化和成就,體現民族特色和不同的民族風格。   (4)帶有分裂割據的烙印。此時期中國社會處于分裂割據的狀態下,不同的地域文化,帶有不同的特點,具有明顯的差別,尤其是南北文化差異很大,南北民歌風格炯異。

文化文學與科學成就

  中國古代小說有兩個系統,即文言小說系統和白話小說系統。魏晉南北朝時期,只是文言小說。這時的小說可以統稱之為筆記體小說,采用文言,篇幅短小,記敘社會上流傳的奇異故事,人物的逸聞軼事或其只言片語。在故事情節的敘述、人物性格的描寫等方面都已初具規模。作品的數量也已相當可觀。但就作者的主觀意圖而言,還只是當成真實的事情來寫,而缺少藝術的虛構。它們還不是中國小說的成熟形態。中國文言小說成熟的形態是唐傳奇,白話小說成熟的形態是宋元話本。   南北朝文學——作品選從魏晉開始,歷經南北朝,包括唐代前期,是中國文學中古期的第一段。綜觀這段文學,是以五七言古近體詩的興盛為標志的。五古在魏晉南北朝進入高潮,七古和五七言近體在唐代前期臻于鼎盛。魏晉南北朝期間,文學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文學的自覺和文學創作的個性化,在這些變化中是最有意義的,正是由此引發了一系列其他的變化和發展。這期間宮廷起著核心的作用,以宮廷為中心形成文學集團。集團內部的趨同性,使文學在這一段時間內呈現出一種群體性的風格,另一段時間又呈現為另一種風格,從而使文學發展的階段性相當明顯。   文學集團內出現了一些杰出的作家,如曹植、阮籍、庾信,但成就最高的陶淵明卻不屬于任何集團,他以超然不群的面貌高踞于眾人之上。魏晉南北朝文學對兩漢文學的繼承與演化,在五言古詩和辭賦方面痕跡最明顯。文人在學習漢樂府的過程中將五言古詩推向高峰;抒情小賦的發展及其所采取的駢儷形式,使漢賦在新的條件下得到發展。文學自覺的標志從人物品評到文學品評從文體辨析到總集的編輯文學理論體系的建立新的文學思潮魏晉南北朝的文學理論和文學批評,相對于文學創作異常地繁榮,(魏)曹《典論·論文》、(西晉)陸機《文賦》、(梁)劉勰《文心雕龍》、(梁)鍾嶸《詩品》等論著以及(梁)蕭統《文選》、(陳)徐陵《玉臺新詠》等文學總集的出現,形成了文學理論和文學批評的高峰。   從魏晉南北朝時期的文學理論和文學批評的論著中,可以看到一種新的文學思潮,這就是努力將文學從學術中區分出來,進而探尋文學的特點、文學本身的分類、文學創作的規律,以及文學的價值。在漢代,儒家詩都占統治地位,強調詩歌與政治教化的關系,詩歌被視為“經為婦、成孝敬、厚人倫、美教化、移風俗”(《詩大序》)的工具。至于詩歌本身的特點和規律并沒有引起應有的重視。魏晉以后,詩學擺脫了經學的束縛,整個文學思潮的方向也是脫離儒家所強調的政治教化的需要,尋找文學自身獨立存在的意義。這時提出了一些嶄新的概念和理論,如風骨、風韻、形象,以及言意關系、形神關系等,并且形成了重意象、重風骨、重氣韻的審美思想。詩歌求言外之意,音樂求弦外之音,繪畫求象外之趣,各類文藝形式之間互相溝通的這種自覺的美學追求,標志著一個新的文學時代的到來。 魏晉南北朝的文學創作,就是在這種新的文藝思潮的影響下展開的,同時它也為這種文藝思潮提供了賴以產生的實踐依據。這個時期文學創作的一個顯著特點是:服務于政治教化的要求減弱了,文學變成個人的行為,抒發個人的生活體驗和情感。賦,從漢代的大賦演化為魏晉南北朝的抒情小賦,便是很有代表性的一個轉變。五言古詩在漢末蓬勃興起,文人的個人抒情之作《古詩十九首》被后人奉為圭臬。此后曹植、王粲、劉楨、阮籍、陸機、左思、陶淵明、謝靈運、鮑照、謝朓、庾信,雖然選取的題材不同、風格不同,但走的都是個人抒情的道路,他們的創作也都是個人行為。其中有些政治抒情詩,抒寫政治生活中的憤懣不平,也并不帶有政治教化的目的。至于梁陳宮體詩,雖然出自宮廷文人之手,也只是供宮廷娛樂之用而已。詩人們努力的方向在于詩歌的形式美,即聲律、對偶、用事等語言的技巧,以及格律的完善。正是在這種趨勢下,中國的古詩得以完善,新體詩得以形成,并為近體詩的出現做好了各方面的準備。唐詩就是在此基礎上達到了高峰。
分類朝代代表人物主要成就
數學南朝祖沖之將圓周率精確到小數點兒后第七位,領先世界近1000年。
農學北朝賈思勰《齊民要術》
地理學北魏酈道元《水經注》
書法東晉王羲之《蘭亭序》等
繪畫東晉顧愷之《女史箴圖》《洛神賦圖》
思想南朝范縝《神滅論》
石窟雕塑

大同云岡石窟 洛陽龍門石窟

園林藝術

  魏晉南北朝時期的著名畫家謝赫在《古畫品錄》中提出的六法,對我國園林藝術創作中的布局、構圖、手法等,都有較大的影響。   他的六法其一是“氣韻生動”,“氣韻”是一幅畫的總的藝術效果和它的藝術感染力。所謂“氣韻生動”,就是要求一幅繪畫作品有真實感人的藝術魅力。   其二是“骨法用筆”,即繪畫的造型技巧。“骨法”一般指事物的形象特征;“用筆”指技法,用墨“分其陰陽”,更好地表現大自然的陰陽明晦、遠近疏密、朝幕陰晴,以及山石的體積感、質量感等。下筆之前要充分“立意”,作到“意在筆先”,下筆后“不滯于手,不凝于心”,一氣呵成,畫完后又能作到“畫盡意在”。   其三是“應物象形”,即物體所占有的空間、形象、顏色等。   其四是“隨類賦彩”,即畫家用不同的色彩來表觀不同的對象。我國古代畫家把用色得當和表現出的美好境界,稱為“渾化”,在畫面上看不到人為色彩的涂痕,看到的是“秾纖得中”,“靈氣惝恍”的形象。我國山水畫家在色彩運用上的這種“渾化”的境界,與我國園林藝術中的建筑、綠化、山水等色彩處理上的清淡雅致等要求是一脈相承的,但自然中的景色入畫,畫的色彩是不變的,而園林藝術的色彩卻可以隨著一年四季,或一天內早中晚的變化而變化,這是園林與繪畫的不同特點,也是繪畫達不到的。   其五是“經營位置”,即考慮整個結構和布局,使結構恰當,主次分明,遠近得體,變化中求得統一。我國歷代繪畫理論中談的構圖規律,疏密、參羨、藏露、虛實、呼應、簡繁、明暗、曲直、層次以及賓主關系等,既是畫論,更是造園的理論根據。如畫家畫遠山則無腳,遠樹無根,遠舟見帆而不見船身,這種簡繁的方法,既是畫理,也是造園之理。園林中的每個景點,猶如一幅連續而不同的畫面深遠而有層次,“常倚曲闌貪看水,不安四壁怕遮山”。這都是藏露、虛實、呼應等在園林建筑中的套用,宜掩則掩,宜屏則屏,宜敞則敞,宜隔則隔,抓住精華,俗者屏之,使得咫尺空間,頗能得深意。   其六是“傳移模寫”,即向古早學習。   從魏晉開始,南北朝的園林藝術向自然山水園發展,由宮、殿、樓閣建筑為主,充以禽獸。其中的宮苑形式被揚棄,而古代苑囿中山水的處理手法被繼承,以山水為骨干是園林的基礎。構山要重巖覆嶺、深溪洞壑,崎嶇山路,澗道盤紆,合乎山的自然情勢。山上要有高林巨樹、懸葛垂蘿,使山林生色。疊石構山要有石洞,能潛行數百步,好似進入天然的石灰巖洞一般。同時又經構樓館,列于上下,半山有亭,便于憩息;山頂有樓,遠近皆見,跨水為閣,流水成景。這樣的園林創作方能達到妙極自然的意境。   魏晉南北朝時期,是中國古代園林史上的一個重要轉折時期。文人雅士厭煩戰爭,玄談玩世,寄情山水,風雅自居。豪富們紛紛建造私家園林,把自然式風景山水縮寫于自己私家園林中。如西晉石祟的“金谷園”,是當時著名的私家園林。石祟,晉武帝時任荊州刺史,他聚斂了大量財富廣造宅園,晚年辭官后,退居洛陽城西北郊金谷澗畔之“河陽別業”,即金谷園。據他自著《金谷詩》:“余有別廬在金谷澗中,或高或下。有清泉茂林,眾果竹柏藥草之屬,田四十頃,羊二百口,雞豬鵝鴨之類莫不畢備。又有水礁魚池土窟,其為娛目歡心之物備矣”。晉代著名文學家潘岳有詩詠金谷園之景物,說明石祟經營的金谷國,是為老年退休之后安享山林之樂趣,并作為吟詠作樂的場所。地形既有起伏,又是臨河而建,把金谷澗的水引來,形成園中水系,河洞可行遊船,人坐岸邊又可垂釣,岸邊楊柳依依,又有繁多的樹木配置,養雞鴨等,真是遊玩、吃喝皆具了。   北魏自武帝遷都洛陽后,大量的私家園林也隨之經營起來。據《洛陽伽蘭記》記載:“當時四海晏清,八荒率職……。于是帝族王侯、外戚公主,擅山海之富、居川林之饒,爭修園宅,互相競爭,祟門豐室、洞房連戶,飛館生風、重樓起霧。高臺蕓榭,家家而筑;花林曲池,園園而有,莫不桃李夏綠,竹柏冬青”。“入其后園,見溝讀賽產,石蹬碓堯。朱荷出池,綠萍浮水。飛梁跨閣,高樹出云。”   從以上的記載中可以看出,當時洛陽造園之風極盛。在平面的布局中,宅居與園也有分工,“后園”是專供遊憩的地方。石蹬碓堯,說明有了疊假山。朱荷出池,綠萍浮水。桃李夏綠,竹柏冬青的綠化布置,不僅說明綠化的樹木品種多,而且多講究造園的意境,也即是注意寫意了。   私家園林在魏晉南北朝已經從寫實到寫意。例如北齊庚信的《小園賦》,說明了當時私家園林受到山水詩文繪畫意境的影響,而宗炳所提倡的山水畫理之所謂“堅畫三寸當千仞之高,橫墨數尺體百裡之回”,這成為造園空間藝術處理中極好的借鏡。   自然山水園的出現,為后來唐、宋、明、清時期的園林藝術打下了深厚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