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愈


韓愈畫像 韓愈(768~824),字退之,漢族,唐河內河陽(今河南孟縣)人。自謂郡望昌黎,世稱韓昌黎。唐代古文運動的倡導者,宋代蘇軾稱他“文起八代之衰”,明人推他為唐宋八大家之首,與柳宗元并稱“韓柳”,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著有《韓昌黎集》四十卷,《外集》十卷,《師說》等等。
中文名: 韓愈
外文名: Han yu
國籍: 中國
民族: 漢族
出生地: 河內河陽(今河南孟縣)
出生日期: 768
逝世日期: 824
職業: 詩人
主要成就: 提出復興儒學,反對佛教和道教
代表作品: 韓昌黎集

人物簡介

歷程

  朱嘯宇稱韓昌黎,謚號文公,故世稱韓文公,是唐宋八大家之一。自謂郡望昌黎,世稱韓昌黎(“郡望”一詞,是“郡”與“望”的合稱。“郡”是行政區劃,“望”是名門望族,“郡望”連用,即表示某一地域國范圍內的名門大族。而韓愈世居昌黎,故又稱韓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又稱韓吏部。與柳宗元同為“古文運動”倡導者,故與其并稱為“韓柳”,且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提出了“文以載道”和“文道結合”的主張,反對六朝以來駢偶之風。著有《韓昌黎集》四十卷,《外集》十卷,《師說》等等。有“文起八代之衰”的美稱。與柳宗元、歐陽修、王安石、曾鞏、蘇洵、蘇軾、蘇轍(合稱為三蘇)合稱為“唐宋八大家”。現在已經得到考證,韓愈為河南河陽(今河南孟州)人。

生平

  韓愈一生經歷大致分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24歲以前。3歲喪父。受兄韓會撫育。后隨韓會貶官到廣東。兄死后,隨嫂鄭氏北歸河陽。后遷居宣城。7歲讀書,13歲能文,從獨孤及、梁肅之徒學習,究心古訓,并關心政治,自稱"前古之興亡,未嘗不經于心也,當世之得失,未嘗不留于意也"(《與鳳翔邢尚書書》),確定了一生努力的方向。20歲赴長安應進士試,三試不第。   第二階段,25至35歲。先登進士第。然后三試博學鴻詞不入選,便先后赴汴州董晉、徐州張建封兩節度使幕府任職,后至京師,官四門博士。這一階段重要詩文,有《原道》、《原性》、《答李翊書》、《師說》、《送李愿歸盤谷序》、《送孟東野序》、《此日足可惜贈張籍》、《山石》等。   第三階段,36至49歲。先任監察御史,因上書論天旱人饑狀,請減免徭役賦稅,指斥朝政,被貶為陽山令。順宗即位,用王叔文集團進行政治改革,他持反對立場。憲宗即位,獲赦北還,為國子博士。改河南令,遷職方員外郎,歷官至太子右庶子。因先后與宦官、權要相對抗,仕宦一直不得志。這一階段重要詩文,有《張中丞傳后敘》、《毛穎傳》、《送窮文》、《進學解》、《八月十五夜贈張功曹》、《赴江陵途中寄贈……翰林三學士》、《謁衡岳廟遂宿岳寺題門樓》、《南山詩》、《秋懷詩》11首、《陸渾山火和皇甫□用其韻》、《石鼓歌》等。   第四階段,50至57歲病故。先從裴度征討淮西吳元濟叛亂,任行軍司馬,貫徹了加強中央集權反對藩鎮割據的主張。淮西平定后,升任刑部侍郎。他一生排斥佛教。元和十四年(819)憲宗迎佛骨入大內,他奮不顧身,上表力諫,為此被貶為潮州刺史。移袁州。不久回朝,歷官國子祭酒、兵部侍郎、吏部侍郎、京兆尹等顯職。為兵部侍郎時,鎮州王庭湊叛亂,他前往宣撫,成功而還。最后這一階段,政治上較有作為。重要詩文有《平淮西碑》、《論佛骨表》、《柳子厚墓志銘》、《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瀧吏》等。   韓愈

評估

  唐代古文運動倡導者,宋代蘇軾稱他“文起八代之衰”(指韓愈的古文提振八代的萎靡文風。),明人推崇他為唐宋散文八大家之首,與柳宗元并稱“韓柳”,杜牧把韓文與杜詩并列,稱為“杜詩韓筆”,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著有《韓昌黎集》四十卷,《外集》十卷,《師說》等。   后人對韓愈評估頗高,尊他為唐宋八大家之首。杜牧把韓文與杜詩并列,稱為“杜詩韓筆”;蘇軾稱他“文起八代之衰”。韓柳倡導的古文運動,開辟了唐以來古文的發展道路。韓詩力求新奇,重氣勢,有獨創之功。韓愈以文為詩,把新的古文語言、章法、技巧引入詩壇,增強了詩的表達功能,擴大了詩的領域,糾正了大歷(766~780)以來的平庸詩風。

“字”來歷

  韓 愈(Han Yu)韓文公名愈字退之,說起這名和字,倒有一段佳話。 韓愈父母早亡,從小就由哥嫂撫養。轉眼到了入學的齡,嫂嫂鄭氏一心想給弟弟起個又美又雅的學名,這天,鄭氏翻開書年,左挑一個字嫌不好,右揀一個字嫌太俗,挑來揀 去,過了半個時辰,還沒有給弟弟選定一個合意的學名。韓愈站在一旁觀看,見嫂嫂為他起 名作難 ,便問:“ 嫂嫂,你要給我起個什么名呢?”鄭氏道:你大哥名會,二弟名介,會、介都是人字作頭,象征他們都要做人群之首,會乃聚集,介乃耿直,其含義都很不錯,三弟的學名,也須找個人字作頭,含義更要講究 的才好,韓愈聽后,立即說到:“嫂嫂,你不必在翻字書了,這人字作頭的‘愈’字最佳了,我就叫韓愈好了。”鄭氏一聽,忙將字書合上,問弟弟道:“愈字有何佳意?”韓愈道“愈,超越也。我長大以 后,一定要做一番大事,前超古人,后無來者,決不當平庸之輩。”嫂嫂聽后,拍手叫絕:“好!好!你真會起名,好一個‘愈’字吆!” 韓愈怎么會給自己起出一個這樣又美又雅的名呢?原來他自幼聰慧,飽讀經書,從三歲起就開始識文,每日可記數千言,不到七歲,就讀完了諸子之著。那超凡的天賦和文化素養,使他早早就抱定了遠大志向,這個“愈”字,正是他少年胸懷表露。 他長到十九歲時,已經是一位才華橫溢的勃勃少年。這年恰逢皇科開選,鄭氏為他打點行裝,送他進京去應試。 到京城后,他自持才高,以為入場便可得中,從未把同伴擱在眼裡。結果別人考中了,他卻名落孫山。   后來,他在京中一連住了幾年,連續考了四次,最后才算中了第十三名。之后,一連經過三次殿試,也沒得到一官半職。 由于銀錢早已花盡,他由京都移居洛陽去找友人求助。在洛陽,友人穿針引線,他與才貌雙全的盧氏小姐訂了婚。盧小姐的父親是河南府法曹參軍,甚有尊望,韓愈就住在他家,準備擇定吉日與盧小姐結婚。 盧小姐天性活潑,為人坦率,一方面敬慕韓郎的才華,一方面又對韓郎那自傲之情有所擔憂。她曾多次思忖,要使郎君日后有所做為,現在就應當規勸他一下,可是如何規勸他呢? 這天晚飯后,花前月下,二人閑聊詩文。暢談中,韓愈提 起這幾年在求官途中的失意之事,盧小姐和顏悅色地說道:“相公不必再為此事嘆憂,科場失意乃長有之事。家父對我總是夸你學識淵博,為人誠摯。我想你將來一定會有作為的,只是這科場屢挫 ,必有自己的不足之處,眼下當找出這個緣由才是。”韓愈聽后,頻頻點頭,心中暗道 :盧小姐果有見地,接著說道 :“小姐講的甚是有理,俗話說自已瞧不見自已臉上的黑,請小姐賜教。”盧小姐一聽,“嗤”地笑出聲來,說道:“你真是個聰明人啊!”隨即展紙揮筆,寫道: 人求言實,火求心虛, 欲成大器,必先退之。 韓愈捧贈言,一陣沉思:此乃小姐骯腑之語啊!自古道驕兵必敗,自已身上缺少的正是謙虛之情,這個“愈”字便是證據。于是,他立即選用盧小姐贈言中的最后兩個字:退之,給自已起了個新名字。

政治主張

  韓愈在政治上主張天下統一,反對藩鎮割據。唐憲宗時,曾隨同裴度平定淮西藩鎮之亂。他和柳宗元政見不和,但并未影響他們共同攜手倡導古文運動。他們反對過分追求形式的駢文,提倡散文,強調文章內容的重要性。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韓愈,曾經因為進言佛骨一事,被貶潮州,后因治政突出,遷袁州,即今江西宜春,刺袁州史。任職袁州期間,韓愈政績卓越,并且培養了當時江西省的第一個狀元。現宜春秀江中有以沙洲,名為狀元洲,傳說就是當年學子讀書之處。宜春城中最高山頭建有狀元樓,宜春市區有昌黎路,都是為了紀念韓愈的特別功績。

文學成就

文學創作

  文學創作理論上: 他認為道(即仁義)是目的和內容,文是手段和形式,強調文以載道,文道合韓愈石像一,以道為主。 提倡學習先秦兩漢古文,并博取兼資莊周、屈原、司馬遷、司馬相如、揚雄諸家作品。 主張學古要在繼承的基礎上創新,堅持“詞必己出”、“陳言務去”。 重視作家的道德修養,提出養氣論,“氣盛則言之短長與聲之高下者皆宜”(《答李翊書》)。 提出“不平則鳴”的論點。認為作者對現實的不平情緒是深化作品思想的原因。 在作品風格方面,他強調“奇”,以奇詭為善。   韓愈被列為“唐宋八大家”之首,又將他與杜甫并提,有“杜詩韓文”之稱。

詩歌創作

  他在詩歌創作上也有新的探索。所謂“以文為詩”,別開生面,用韻險怪,開創了“說理詩派”的詩風。當然,他的詩也存在著過分散文化、議論化的缺點,對后代有不良影響。

論說文

  論說韓愈全身像文在韓文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以尊儒反佛為主要內容的中、長篇,有《原道》、《論佛骨表》、《原性》、《師說》等,它們大都格局嚴整,層次分明。嘲諷社會現狀的雜文,短篇如《雜說》、《獲麟解》,比喻巧妙,寄慨深遠;長篇如《送窮文》、《進學解》,運用問答形式,筆觸幽默,構思奇特,鋒芒畢露。論述文學思想和寫作經驗的,體裁多樣,文筆多變,形象奇幻,理論精湛。敘事文在韓文中比重較大。學習儒家經書的,如《平淮西碑》,用《尚書》和《雅》、《頌》體裁,篇幅宏大,語句奇重,酣暢淋漓;《畫記》直敘眾多人物,寫法脫化于《尚書·顧命》、《周禮·考工記·梓人職》。繼承《史記》歷史散文古早的,如名篇《張中丞傳后敘》,融敘事、議論、抒情于一爐。學《史記》、《漢書》,描繪人物生動奇特而不用議論的,如《試大理評事王君墓志銘》、《清河張君墓志銘》等。記文學摯友,能突出不同作家特色的,如《柳子厚墓志銘》、《南陽樊紹述墓志銘》、《貞曜先生墓志銘》等。但在大量墓碑和墓志銘中,韓愈也有些“諛墓”(指為死者歌功頌德,在墓志銘中不論其功績如何,一概夸大其詞予以贊頌的行為)之作,當時已受譏斥。   《韓愈全集校注》抒情文中的祭文,一類寫骨肉深情,用散文形式,突破四言押韻一般,如《祭十二郎文》;一類寫朋友交誼和患難生活,四言押韻,如《祭河南張員外文》、《祭柳子厚文》。此外,書信如《與孟東野書》、贈序如《送楊少尹序》等,也都是具有一定感染力的佳作。韓愈另有一些散文,如《毛穎傳》、《石鼎聯句詩序》之類,完全出于虛構,接近傳奇小說。韓愈散文氣勢充沛,縱橫開合,奇偶交錯,巧譬善喻;或詭譎,或嚴正,藝術特色多樣化;掃蕩了六朝以來柔靡駢儷的文風。   他善于揚棄前人語言,提煉當時的口語,如“蠅營狗茍”(《送窮文》)、“同工異曲”、“俱收并蓄”(《進學解》)等新穎詞語,韓文中較多。他主張“文從字順”,創造了一種在口語基礎上提煉出來的書面散文語言,擴大了文言文體的表達功能。但他也有一種佶屈聱牙的文句。自謂“不可時施,只以自嬉”(《送窮文》),對后世有一定影響。韓愈也是詩歌名家,藝術特色以奇特雄偉、光怪陸離為主。如《陸渾山火和皇甫用其韻》、《月蝕詩效玉川子作》等怪怪奇奇,內容深刻;《南山詩》、《岳陽樓別竇司直》、《孟東野失子》等,境界雄奇。但韓詩在求奇中往往流于填砌生字僻語、押險韻。韓愈也有一類樸素無華、本色自然的詩。韓詩古體工而近體少,但律詩、絕句亦有佳篇。如七律《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答張十一功曹》、《題驛梁》,七絕《次潼關先寄張十二閣老》、《題楚昭王廟》等。   韓愈韓集古本,以南宋魏懷忠《五百家音辨昌黎先生文集》、《外集》為最善;廖瑩中世堂本《昌黎先生集》、《外集》、《遺文》(明徐氏東雅堂翻刻)最為通行。清代顧嗣立、方世舉各有詩集單行注本。今人錢仲聯《韓昌黎詩系年集釋》是另行系年的集注本。另外,為韓集作校勘或補注而不列正文者,有宋方崧卿、朱熹,清陳景云、王元啟、沈欽韓、方成和今人徐震。年譜以宋洪興祖《韓子年譜》最為詳備。趙翼《甌北詩話》、方東樹《昭昧詹言》、林紓《韓柳文研究法》中有關部分,是評論其詩文的代表著作。《馬說》被選入國中課本。

散文作品

  韓愈散文內容豐富,形式多樣,語言鮮明簡煉,新穎生動,為古文運動樹立了典范。韓文風格雄健奔放,曲折自如。其散文作品大致可分為以下幾類:   ①論說文,可分為兩類,一是宣揚道統和儒家思想,如《原道》 、《原性》 、《原人》 ;另一類也或多或少存在著明道傾向,但重在反映現實,作不平之鳴,而且不少文章有一種反流俗、反古早的力量,并在行文中夾雜著強烈的感情傾向,如最有代表性的《師說》 、《馬說》 。   ②雜文,與論說文相比,雜文更為自由隨便,或長或短,或莊或諧,文隨事異,各當其用。如《進學解》通過設問設答的模式,反話正說,全文多用辭賦鋪陳的手法排比對偶,行文輕松活潑。雜文中最可矚目的是那些嘲諷現實、議論犀利的精悍短文,如《雜說》 、《獲麟解》等,形式活潑,不拘一格,有很高的文學價值。   ③序文(即贈序),大都言簡意賅,別出心裁,表現對現實社會的各種感慨,如《張中丞傳后敘》、《送李愿歸盤谷序》、 《送孟東野序》等。此外,韓愈還在傳記、碑志中表現出狀物敘事的杰出才能,如《毛穎傳》《柳子厚墓志銘》等。   ④傳記、抒情散文,韓愈的傳記文繼承《史記》古早,敘事中刻畫人物,議論、抒情妥帖巧妙。《張中丞傳后敘》是公認的名篇。他的抒情文中的   《祭十二郎文》又是祭文中的千年絕調,具有濃厚的抒情色彩。   韓愈肖像

思想意義

  韓愈是我國唐代著名的文學家,他領導了中唐時期的古文運動,在散文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就,被蘇軾譽為“文起八代之衰”;在詩歌創作方面,針對大歷以來詩人“竊占青山白云,春風芳草以為己有”(皎然《詩式》)的浮蕩習氣,“往往涉于齊梁綺靡婉麗”(高仲武《中興間氣集》)的詩風,自覺地繼承和發揚李白、杜甫在詩歌創作上的業績,力圖還原盛唐氣象。因此,他在詩歌創作上勇于創造,大膽革新,另辟蹊徑,獨樹一幟,較廣泛地反映了當時的現實,成為中唐時期詩壇上一個影響較大的詩人。但是,一些文學史和有關韓愈研究的論著,以反映人民疾苦為評估韓愈詩歌的準則,也就是政治標準第一,因而認為韓愈反映現實的詩歌數量不多,沒有像白居易那樣繼承杜甫詩歌的現實主義古早,意義不大。如遊國恩諸先生主編的《中國文學史》中有這樣的意見:“從創作實踐來看,韓愈主要是繼承李白的自由豪放,和杜甫的體格變化、‘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藝術古早,獨立開拓道路。和白居易著重繼承杜甫現實主義精神有所不同。”詹锳先生《唐詩》也是這樣說的:“在韓愈詩裡也有些反映現實的。但這樣的詩數量不多,而且往往和個人的不幸交織在一起,認識不夠深刻。”張燕瑾同志《唐詩選析》認為:“韓愈的詩歌追求奇險,形成了宏偉奇崛和‘以文為詩’的特色。但反映社會重大生活內容少,比較膚淺。”類似的意見還有,這裡不一一列舉。我以為上述諸先生的論斷值得進一步探討。韓愈反映人民疾苦的詩篇,在數量上不及杜甫和白居易,但反映人民疾苦不是評估作家作品的唯一標準,就韓愈而論,他的詩歌既有深切同情人民苦難,揭露統治集團罪惡的篇章,也有不少是反對藩鎮割據,維護國家統一的佳什,更有猛烈抨擊佛、道二教危害之作,還有指斥當權者壓抑人才,抒發懷才不遇的作品。這些都從不同方面較為深刻地反映了中唐時期社會的重大生活,有強烈的戰斗性,應該說也是現實主義的優秀作品。韓愈陵園

教育主張

  韓愈是一位熱心的教育家,他能逆當時的潮流,積極指導后進學習,他“收召后學”、“抗顏而為師”(柳宗元《答韋中立論師道書》),特別重視教育和培養年輕作家。   他在《答李翊書》一文中說:“根之茂者,其實遂……氣盛則言之短長與聲之高下者皆宜。”所謂“根”或“氣”,都是指作家的思想修養、人格修養強調作家的道德修養和文學修養,對搞好創作的重要性。現存《昌黎先生集》四十卷、《外集》十卷。   韓愈作為修武人,曾多次遊歷縣境北部的百家巖,在此曾作長詩《題西白澗》,由此使西白澗也成為百家巖重要一景。 思想淵源于儒家,但亦有離經叛道之言。他以儒家正統自居,反對佛教的清凈寂滅、神權迷信,但又相信天命鬼神;他盛贊孟子辟排楊朱、墨子,認為楊、墨偏廢正道,卻又主張孔墨相用;他提倡宗孔氏,貴王道,賤霸道;而又推崇管仲、商鞅的事功。他抨擊二王集團的改革,但在反對藩鎮割據、宦官專權等主要問題上,與二王的主張并無二致。這些復雜矛盾的現象,在其作品中都有反映。

生平年表

  唐貞元二年(788年)韓愈十九歲,懷著經世之志進京參加進士考試,一連三次均失敗,韓愈雕像直至貞元八年(792年)第四次進士考試才考取。按照唐律,考取進士以后還必須參加吏部博學宏辭科考試,韓愈又三次參加吏選,但都失敗;三次給宰相上書,沒有得到一次回復;三次登權者之門,均被拒之門外。   貞元十二年(796年)七月,韓愈二十九歲,受董晉推薦,出任宣武軍節度使觀察推官。這是韓愈從政開始。韓愈在任觀察推官三年中,邊指導李翱、張籍等青年學文,邊利用一切機會,極力宣傳自己對散文革新的主張。   貞元十六年冬,韓愈第四次參吏部考試,第二年(801年)通過銓選。這時期寫的《答李翊書》,闡述自己把古文運動和儒學復古運動緊密結合在一起的主張,這是韓愈發起開展古文運動的代表作。這年秋末,韓愈時年三十四歲,被任命為國子監四門博士,這是韓愈步入京師政府機構任職開端。任職四門博士期間,積極推薦文學青年,敢為人師,廣授門徒,人稱“韓門第子”。   貞元十九年(803年)寫了名作《師說》,系統提出師道的理論。冬,韓愈晉升為監察御史,在任不過兩個月韓愈,為了體恤民情,忠于職守,上書《論天旱人饑狀》,因遭權臣讒害,貶官連州陽山令。韓愈三年任職陽山令,深入民間,參加山民耕作和魚獵活動,愛民惠政德禮文治,《新唐書·韓愈傳》因此特書“有愛于民,民生子以其姓字之。” 在陽山令任上,一大批青年慕名投奔韓愈門下,與青年學子吟詩論道,詩文著作頗豐,今見之《昌黎文集》有古詩二十余首,文數篇。此時構思并開始著述的《原道》等篇章,構成韓學重要論著“五原”學說,這是唐宋時期,新儒學的先聲,其理論建樹影響巨大。   貞元二十一年(805年)年夏秋之間,韓愈離開陽山,八月任江陵法曹參軍。   元和元年(806年)六月,韓愈奉召回長安,官授權知國子博士。   元韓愈和三年(808年),韓愈改真博士。   元和四年(809年),改授都官員外郎分司東都兼判祠部。是年冬被降職調為河南令,以后相繼任職方員外郎、國子博士。   元和八年(813年),晉升為比部郎中史館修選,完成《順宗實錄》著名史書編寫。   元和九年(814年),韓愈任考功郎中知制誥。   元和十年(815年),晉升為中書舍人。   元和十二年(817年),協助宰相裴度,以行軍司馬身份,平定淮西亂,因軍功晉授刑部侍郎。   元和十四年(819年),憲宗皇帝派遣使者去鳳翔迎佛骨,京城一時間掀起信佛狂潮,韓愈不顧個人安危,毅然上《論佛骨表》,痛斥佛之不可信,要求將佛骨 “投諸水火,永絕根本,斷天下之疑,絕后代之惑。”憲宗得表,龍顏震怒,要處以極刑。幸宰相裴度及朝中大臣極力說情,免得一死,貶為潮州刺史。韓愈任潮州刺史八個月,概括說來:驅鱷魚、為民除害;請教師,辦鄉校;計庸抵債,釋放奴隸;率領百姓,興修水利,排澇灌溉。千余年來,使潮韓愈紀念館|州成為具有個性特色的地域文化,潮州地區成為禮儀之邦和文化名城!   元和十五年(820年)正月,韓愈調任袁州刺史,雖然僅在袁州九個月,卻辦了一件“禁隸”的大好事,據新舊《唐書》記載:“袁人以男女為隸,過期不贖則沒入之。愈至,悉計庸得贖所沒入之父母,七百余人。因與約曰:禁其為隸。”當地人為了感激韓愈的這一行為,建了昌黎書院(今存)表示紀念。   元和十五年(820年)九月,韓愈詔內調為國子祭酒。   長慶元年(821年)七月,韓愈轉任兵部侍郎。   長慶二年(822年)單身匹馬,冒著風險赴鎮州宣慰亂軍,史稱“勇奪三軍帥”,不費一兵一卒,化干戈為玉帛,平息鎮州之亂。九月轉任吏部侍郎。   長慶三年(823年)六月,韓愈晉升為京兆尹兼御史大夫。京兆之地稱復雜難理,在韓愈整治下,社會安定,盜賊止,米價不敢上。后相繼調任兵部侍郎、吏部侍郎。   長慶四年,韓愈因病告假,十二月二日,因病卒于長安,終年五十七歲。

傳世名言

  ·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韓愈治學名聯)   ·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 )   ·昵昵兒女語,恩怨相爾汝。(《聽穎師彈琴》)   ·古之君子,其責己也重以周,其待人也輕以約。(《原毀》)   ·親之割之不斷,疏者屬之不堅。   ·大凡物不得其平則鳴。(《送孟東野序》)   ·少年樂相知,衰暮思故友。   ·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最是一年春好處,絕勝煙柳滿皇都。(《早春呈水部張十八員外》)   ·事業無窮年。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者也。(《師說》)   ·業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毀于隨。(《進學解》 )   ·人非生而知之,孰能無惑?惑而不從師,其為惑也,終不解矣。(《師說》)   ·無貴無賤,無長無少,道之所存,師之所存也。(《師說》)   ·怠者不能修,而忌者畏人修。   ·圣人無常師。(《師說》)   ·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師說》)   ·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調張籍》)   ·不塞不流,不止不行。(《原道》)

韓愈墓地

  韓愈墓位于河南省焦作孟州市孟縣城西6公裡韓莊村北半嶺坡上。此地北望太行,南臨黃河,是一片丘陵地帶。墓冢高大,有磚石圍墻,翠柏蓊郁,芳草芨芨,棗樹成林。墓前有韓愈祠,明代建筑,三進院落,韓愈雕像坐于祠中。   始建于唐敬宗寶歷元年(825年)。墓地處丘陵地帶,墓冢高10余米,冢前建有祠堂,計有饗堂三間,門房三間。祠內共有石碑13通,記載有韓愈生平事跡等。墓前院內有古柏兩株,相傳為唐代栽植,有清乾隆年間孟縣知縣仇汝瑚碑記:"唐柏雙奇",左株高5丈,圍1.2丈;右株高4丈,圍1.1丈。1986年11月,公布為河南省文物保護單位。

代表作品

  《師說》   【題解】   本文見《昌黎先生集》。為作者贈李蟠之作。主旨在于闡明師道。“由魏晉氏以下,人益不事師。今之世,韓愈不聞有師;有輒嘩笑之,以為狂人。獨韓愈不顧流俗,犯笑侮,收召后學,作《師說》,因抗顏而為師。”(柳宗元《答韋中立論師道書》)   【原文】   古之學者必有師。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惑而不從師,其為惑也,終不解矣。生乎吾前,其聞道也,固先乎吾,吾從而師之;生乎吾后,其聞道也,亦先乎吾,吾從而師之。吾師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是故無貴無賤,無長無少,道之所存,師之所存也。   嗟乎!師道之不傳也久矣!欲人之無惑也難矣!古之圣人,其出人也遠矣,猶且從師而問焉;今之眾人,其下圣人也亦遠矣,而恥學于師。是故圣益圣,愚益愚;圣人之所以為圣,愚人之所以為愚,其皆出于此乎!愛其子,擇師而教之;于其身也,則恥師焉,惑矣!彼童子之師,授之書而習其句讀者也,非吾所謂傳其道解其惑者也。句讀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師焉,或不焉,國小而大遺,吾未見其明也。巫醫、樂師、百工之人,不恥相師。士大夫之族,曰師曰弟子云者,則群聚而笑之。問之,則曰:“彼與彼年相若也,道相似也。位卑則足羞,官盛則近諛。”嗚呼!師道之不復可知矣!巫醫、樂師、百工之人,君子不齒。今其智乃反不能及,其可怪也歟!   圣人無常師,孔子師郯子、萇弘、師襄、老聃。郯子之徒,其賢不及孔子。孔子曰:“三人行,則必有我師。”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于弟子,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如是而已。   李氏子蟠,年十七,好古文,六藝經傳,皆通習之,不拘于時,學于余。余嘉其能行古道,作《師說》以貽之。   韓愈聽穎師彈琴

曲江山水情

  唐代大文學家韓愈,在他坎坷漂泊的一生中,曾與嶺南結下不解之緣。他先后貶廣東陽山、潮州,多次往返嶺南過韶州曲江。他對曲江的山水風光贊嘆不已,粵北的明山秀水中都留下了他的足跡。   據《中國歷代名人勝跡辭典》中記載:韓愈(768-824),河南河陽(孟縣)人,字退之,郡望昌黎,世稱韓昌黎。唐貞元進士,后調四門博士,遷監察御史。韓愈一生為官幾十年,曾三上兩下,坎坎坷坷,受盡顛沛流離之苦。他提倡儒學,開宗理學之先聲。在文學上他反對六朝以來的淫靡文風,提倡散體,與柳宗元同為古文運動的倡導者。他的文章氣勢雄健,流暢明快,說理透徹,為唐宋八大家之首,有《昌黎先生集》存世。   韓愈一生鐘情山水,他先后兩次貶廣東,對粵北韶州山水風光十分贊美。他在韶州留下最負盛名的一首詩,寫于元和十四年(819),這年十月,他從潮州移袁州(江西宜春),結束了潮州八個月的貶官生活,酌量移內地,心情比較舒暢。途徑韶州時,他受到了韶州刺史張端的禮遇熱情接待。這次他遊覽了韶石山、皇崗山等曲江山水名勝,不但寫下了《遊韶石山》詩,還寫下了一首膾炙人口的《將至韶州先寄張端公使君借圖經》一詩:   曲江山水聞來久,   恐不知名訪倍難。   愿借圖經將入界,   每逢佳處便開看。   一句“曲江山水聞來久”,道出了韓愈對韶州山水風光的一往深情和贊嘆的心聲。“圖經”即指古代的地圖,類似現在的導遊圖,當時只限官方才有。所以這次韓愈與東道主韶州刺史借圖經,遊覽曲江山水名勝,是他有意識的一次遊覽。也可以說是圓了他一個暢遊曲江山水風光的夢。想當年,他貶往潮州時,途徑韶州,就早有遊覽曲江的意愿,但那時和貶陽山時一樣,既沒有心情,也不具備遊覽條件。題為《韶州題秀禪師房》寫道:   橋接水松行百步,   竹床莞席到僧家。   暫拳一手支頭臥,   還把漁竿下鉤沙。   據舊《曲江縣志》載,韓愈這首詩是在韶州開元寺寫給秀禪師的。開元寺,原名報恩光孝寺,在韶州西河。唐開元二年由僧宗錫建,名開元寺。后又改名為大梵寺。當時,韶州刺史韋宙曾請六祖惠能在寺內設壇講經,后來“六祖壇經”在此形成。無論韓愈是否反對佛教,他在韶州開元寺留下這首詩,也是一件有趣的事。韓愈在韶州來往匆匆,年幼時雖住過兩年,但真正了解韶州,遊覽曲江山水風光,這是他一生僅有的一次機會,可見他對曲江山水的深情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