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干行


這是一個多義詞,請在下列義項中選擇流覽

  1. 1.古辭《長干曲》
  2. 2.李白《長干行》
  3. 3.崔顥《長干行》
  4. 4.張潮《長干行》
  5. 5.崔國輔《長干行》

1.古辭《長干曲》

長干行,又作長干曲,樂府舊題,原為長江下遊一帶民歌,源出于《清商西曲》,內容多寫船家婦女的生活。宋代郭茂倩所著《樂府詩集·雜曲歌辭十二》有載。長干裡,即今秦淮河南岸雨花臺至下長干橋一帶。古代長干居民往來水上,衍生了如許多動人的歌吟,為六朝樂府的成型奠定了深厚的民間史化基礎。所謂長干曲,便是樂府《雜曲歌辭》調名,原為長江下遊一帶民歌,內容多寫江上漁家生活。在魏晉光華的滋養下,在風流絕代的唐朝,也有許多一流的文人艷羨金陵佳麗地的繁華富麗和婉轉情致,借用樂府佳音譜寫了一曲曲優美的《長干曲》。

原文

  逆浪故相邀,菱舟不怕搖。   妾家揚子住,便弄廣陵潮。

注解

  ①選自《樂府詩集·卷七十二·雜曲歌辭十二》。   ②逆浪:迎面打來的浪頭。邀:遮留、阻攔。這句話是說:逆水行舟時迎面打來的浪頭好象是故意要擋住人的去路。   ③菱舟:小船。   ④妾:古時女子的自稱。揚子:即揚子津,長江上的一個渡口,在今江蘇省揚州市南。   ⑤便(pīan):便習,習慣。   ⑥廣陵:古郡名,廣陵郡治在今江蘇省揚州市東北。廣陵潮,指這一帶揚子江中的潮水。弄潮,即駕舟在浪潮中行駛。

賞析

  這首小詩,在尺幅之間,便將一個風裡來浪裡去的弄潮兒寫得栩栩如生。同時,也描繪出一幅江南風情畫,是一篇動人的佳作。

2.李白《長干行》

長干行

原文

  其一   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   同居長干裡,兩小無嫌猜。   十四為君婦,羞顏未嘗開。   低頭向暗壁,千喚不一回。   十五始展眉,愿同塵與灰。   常存抱柱信,豈上望夫臺。   十六君遠行,瞿塘滟滪堆。   五月不可觸,猿聲天上哀。   門前遲行跡,一一生綠苔。   苔深不能掃,落葉秋風早。   八月蝴蝶黃,雙飛西園草。   感此傷妾心,坐愁紅顏老。   早晚下三巴,預將書報家。   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   其二   憶妾深閨裡,煙塵不曾識。   嫁與長干人,沙頭候風色。   五月南風興,思君下巴陵。   八月西風起,想君發揚子。   去來悲如何,剪少離別多。   湘潭幾日到,妾夢越風波。   昨日狂風度,吹折江頭樹。   淼淼暗無邊,行人在何處。   好乘浮云驄,佳期蘭渚東。   鴛鴦綠蒲上,翡翠錦屏中。   自憐十五余,顏色桃花江。   那作商人婦,愁水復愁風。

背景

  我們知道,李白青年時代出三峽之后,曾有相當長時期漫遊于漢水流域和長江中下遊一帶。這些地區自六朝以來,就是商業發達、城市繁榮、商人們來往頻繁之處。六朝樂府中的“吳聲”、“西曲”即產生于這一地區,其中不少篇章就是表現商婦與丈夫離別的悲思的。李白是一位非常重視學習優秀文學遺產的作家,對于“吳聲”“西曲”非常熟悉;他的生活經歷又使他對商婦們的思想感情有相當的了解:這些正是他寫作《長干行》的基礎。

注解

  1.妾:古代婦女自稱。初覆額,指頭發尚短。   2.劇:遊戲。   3.騎竹馬:兒童遊戲時以竹竿當馬騎。   4.床:指的是井邊的護欄,《靜夜思》中的也是這個意思。弄:逗弄。   5.無嫌猜,指天真爛漫。   6.羞顏句:指結婚后,就一直含著羞意了。詳見下面的低頭兩句。未嘗:《全唐詩》校作“尚不”。   7.始展眉:意謂才懂得些人事,感情也在眉宇間顯現出來。   8.愿同句:意謂愿意永遠結合在一起。塵與灰,猶至死不渝,死了化作灰塵也要在一起。   9.抱柱信:相傳古代有個叫尾生的人,與一女子約會于橋下,屆時女子不來,潮水卻至,尾生為表示自己的信實,結果抱著橋柱,被水淹死。事見《莊子·盜跖》。《戰國策·燕策》也以此為信行的范例。   10.豈上句:因深信兩人的情愛都是牢固的,所以自己決不會成為望夫臺上的人物。望夫臺,類似的望夫石、望夫山的傳說有好幾處。故事的大意是,丈夫久出不歸,妻子便在臺上眺望,日久變成一塊石頭。王琦注引蘇轍《欒城集》,說是在忠州(今四川省 忠縣)南。   11.瞿塘:峽名,長江三峽之一,在重慶市奉節縣東。滟滪堆:瞿塘峽口的一塊大礁石。每年陰歷五月,江水上漲,滟滪堆被水淹沒,船只不易辨識,易觸礁致禍,故下云不可觸。古樂府也有“滟滪大如襆,瞿塘不可觸”語。   12.猿聲句:三峽多猿,啼聲哀切。   13.門前句:意謂女主人常望著丈夫出門時的蹤跡而等待著,只見蹤跡上都已生出青苔了。遲(直zhí),等待,一作“舊”。   14.蝴蝶黃:明楊慎說是秋天時黃蝶最多,恐系附會之說。黃:《全唐詩》作“來”。   15.此:指蝴蝶雙飛。   16.坐:因而。   17.早晚:何時。三巴,指巴郡、巴東、巴西,都在今四川省東部。   18.不道遠:不會嫌遠。   19.長風沙:地名,在今安徽省 安慶市東的江邊上。據陸遊《入蜀記》說,自金陵(南京)至長風沙有七百裡。地極湍險。   20.《長干行·其二》又作張潮詩,黃庭堅亦作李益詩。

賞析

  《長干行·其一》   《長干行·其一》從女子的童年寫起。“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居長干裡,兩小無嫌猜。”古代小孩不束發,“妾發初覆額”表明年紀還很小。“劇”是玩耍的意思。這幾句是說商婦和她的丈夫在童年時代就有著親密無間的友誼。以下從“十四為君婦”到“十六君遠行”,用年齡序數法寫女子婚后的生活歷程。“十四為君婦,羞顏未嘗開。低頭向暗壁,千喚不一回。”雖然是竹馬之交,但從一起遊戲的伙伴而結為夫妻,新婚期內畢竟也還是使她羞答答地難以為情。詩人以真實而細膩的筆法,為我們描畫出一個羞澀、天真的少婦形象。“十五始展眉,愿同塵與灰。”即使化為灰燼,也生生死死,永不離分!這裡是化用《吳聲歌曲·歡聞變歌》中“沒命成灰土,終不罷相憐”的意思。我們仿佛聽到了少男少女海誓山盟的赤誠心聲。這位女子的熱情、堅貞的性格,開始展現在我們眼前。 “抱柱信”“望夫臺”二都是古代的傳說。“抱柱”是說一位名叫尾生的男子,與他的愛人約定在橋下見面;尾生先到,忽然河水暴漲,他不肯失信,便緊抱橋柱,結果淹死。關于望夫臺、望夫山、望夫石的傳說很多,都是說妻子如何望眼欲穿地盼著丈夫的歸來。兩句意思說:丈夫象尾生那樣忠誠地愛著她,而她又哪裡會登上望夫臺,去嘗受離別的痛苦呢?這四句詩讓我們體會到一對少年夫婦沉浸在熱烈、堅貞、專一的愛伍中的幸福。然而好景不常,他們不久就嘗到了離別的痛苦。而詩情也就在這裡頓起波瀾,產生了明顯的轉折。“十六君遠行,瞿唐滟滪堆。五月不可觸,猿聲天上哀。”瞿唐峽是長江三峽之一,在今四川奉節縣東。峽口有巨大的礁石,名滟滪堆。農歷五月夏水漲時,滟滪堆淹沒水中,僅露出頂部一小塊,舟船來往,極易觸礁遇禍。所以舟人諺曰:“滟滪大如襥,瞿唐不可觸。”古代三峽山上多猿,它們的叫聲凄厲,常常牽動旅人的鄉愁。歌謠唱道:“巴東三峽猿鳴悲,猿鳴三聲淚沾衣。”詩人巧妙地把這兩首謠諺熔鑄為精煉的詩句。我們讀到這裡,好像聽到了咆哮的江聲和哀切的猿鳴,也感受到了商婦對丈夫安危的深切關懷。   從“五月不可觸”到“八月蝴蝶黃”一段,描寫節序變換,烘托出女子對丈夫深長的思念。“門前遲行跡,—一生綠苔。”“遲”字一作“舊”,有的本子又作 “送”。“遲”是等待之意。這兩句大約是說,在門前等待(或送別)行人所留下的足跡,也已都生長了青苔。“苔深不能掃,落葉秋風早。”夏天過去了,初秋來臨了,她還在默默地盼望、等待。“八月蝴蝶黃,雙飛西園草。”已經到了仲秋時節,她依然在不斷地盼望、等待。看著雙飛雙舞的胡蝶,心中翻動著孤棲的苦味;想到時光在不停地流駛,又悄悄地為青春逝去而憂傷。我們不難想象她是如何地在相思中忍受著煎熬。“早晚”是“何時”之意。“三巴”即巴郡、巴東、巴西,都在今四川東部。長風沙在今安徽安慶市東長江邊上,離開今天的南京已經有數百裡之遙。商婦實際上不可能真到那么遠去迎接丈夫,但這樣的夸張對于表現她此時此刻的心情是十分有力的。詩人寫出了女子對于會面的渴望,對于丈夫熱烈的愛,寫出了蘊蓄在她心底的奔放的熱情。全詩到這兒結束了,而這位滿懷熱烈而深沉的愛情的婦女形象,卻久久地留在我們心上。   《長干行·其二》   這首《長干行·其二》恰似上首《長干行·其一》中的少婦風塵仆仆地劃著小船來到長風沙的江邊沙頭上等候久別的丈夫。該詩在描述女子情感脈絡上非常細密柔婉,像是山林中的清泉涓涓流暢而又還回曲折,給讀者留下數不清的情韻,把少婦的閨怨描寫得淋漓酣暢。在這闕詩中,詩人用“嫁與長干人,沙頭候風色”兩句便將女主人公的身世交代得清清楚楚。“五月南風興”以下四句交代了詩中丈夫的行蹤。“昨日狂風度,吹折江頭樹”則表現了她對夫婿安危的深切關懷,   最后,“自憐十五余,顏色桃花江。那作商人婦,愁水復愁風”以少婦感懷身世的模式將滿腔離愁別恨渲染得恰到好處。這首詩將南方女子溫柔細膩的感情刻畫得十分到位。全詩感情細膩,纏綿婉轉,步步深入,語言坦白,音節和諧,格調清新雋永,也屬詩歌藝術的上品。   但是,與《長干行·其一》相比起來《長干行·其二》顯得要稍遜一籌。《長干行·其二》與其他描寫閨怨題材的詩一樣,是從少婦時期入手, 而《長干行·其一》卻別出心裁,偏偏從童年時期的兩小無猜寫起,無疑,李白在此詩中打破了陳規,自出機杼。 它通過描繪出的一副副生活場景 ,精心渲染環境氣氛,使得人物性格更加生鮮自然,顯示出完整性和獨創性。一連串具有典型意義的生活片段和心理活動的描寫,幾乎顯示了女主人公的一部性格發展史。這些是《長干行·其二》所沒有達到的藝術高度。   透過《長干行·其一》典型化的語言,塑造出了一個典型的商人小婦形象。這就是典型的塑造——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用“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來贊美這首詩是最貼切不過了,相形之下,《長干行·其二》略顯平庸,一則在于它的遣詞用句沒有前者的創新性,二者它的敘述模式沒有擺脫掉其他相同題材詩歌的影子。它更加注重愁怨的描寫,而第一首的最后兩句“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則帶有一絲脫離封建禮教的解放色彩。因此,《長干行·其一》塑造的人物更加鮮明飽滿,更令讀者喜愛。   后人評估   《唐宋詩醇》云:“兒女子情事,直從胸臆間流出,縈迂回折,一往情深。嘗爰司空圖所云‘道不自器,與之圓方’,為深得委曲之妙,此篇庶幾近之。‘”   紀昀亦曾云:“興象之妙不可言傳,此太白獨有千古處。”

韻譯

  記得我劉海初蓋前額的時候,   常常折一枝花朵在門前嬉戲。   郎君總是跨著竹竿當馬騎來,   手持青梅繞著交椅爭奪緊追。   長期來我倆一起住在長干裡,   咱倆天真無邪相互從不猜疑。   十四歲那年作了你結發妻子,   成婚時羞得我不敢把臉抬起。   自己低頭面向昏暗的墻角落,   任你千呼萬喚我也不把頭回。   十五歲才高興地笑開了雙眉,   誓與你白頭偕老到化為塵灰。   你常存尾生抱柱般堅守信約,   我就怎么也不會登上望夫臺。   十六歲那年你離我出外遠去,   要經過瞿塘峽可怕的滟?滪堆。   五月水漲滟滪?難辨擔心觸礁,   猿猴在兩岸山頭嘶鳴更悲凄。   門前那些你緩步離去的足印,   日子久了一個個都長滿青苔。   苔蘚長得太厚怎么也掃不了,   秋風早到落葉紛紛把它覆蓋。   八月秋高粉黃蝴蝶多么輕狂,   雙雙飛過西園在草叢中戲愛。   此情此景怎不叫我傷心痛絕,   終日憂愁太甚紅顏自然早衰。   遲早有一天你若離開了三巴,   應該寫封信報告我寄到家來。   為了迎接你我不說路途遙遠,   哪怕趕到長風沙要走七百裡!

英譯

  The River-merchant’s wife:A Letter   Ezra Pound 艾茲拉·龐德   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   While my hair was still cut straight across my forehead   I played about the front gate, pulling flowers.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   You came by on bamboo stilts, playing horse,   You walked about my seat, playing with blue plums.   同居長干裡,兩小無嫌猜。   And we went on living in the village of Chokan:   Two small people, without dislike or suspicion.   十四為君婦,羞顏未嘗開。   At fourteen I married My Lord you.   I never laughed, being bashful.   低頭向暗壁,千喚不一回。   Lowering my head, I looked at the wall.   Called to, a thousand times, I never looked back.   十五始展眉,愿同塵與灰。   At fifteen I stopped scowling,   I desired my dust to be mingled with yours   常存抱柱信,豈上望夫臺。   Forever and forever and forever.   Why should I climb the lookout?   十六君遠行,瞿塘滟滪堆。   At sixteen you departed,   You went into far Ku-to-en, by the river swirling eddies,   五月不可觸,猿聲天上哀。   And you have been gone five months.   The monkeys make sorrowful noise overhead.   門前遲行跡,一一生綠苔。   You dragged your feet when you went out.   By the gate now, the moss is grown, the different mosses,   苔深不能掃,落葉秋風早。   Too deep to clear them away!   The leaves fall early this autumn, in wind.   八月蝴蝶黃,雙飛西園草。   The paired butterflies are already yellow with August   Over the grass in the West garden—   感此傷妾心,坐愁紅顏老!   They hurt me. I grow older.   早晚下三巴,預將書報家。   If you are coming down through the narrows of the river Kiang,   Please let me know beforehand,   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   And I will come out to meet you   As far as Cho-fu-Sa.

藝術價值

  李白的這首《長干行》(其一)在藝術上是非常成功的。它對商婦的各個生活階段,通過生動具體的生活側面的描繪,在我們面前展開了一副副鮮明動在的畫面。它的不少細節描寫是很突出而富于藝術效果的。如“妾發初覆額”以下幾句,寫男女兒童天真無邪的遊戲動作,活潑可愛。“青梅竹馬”成為至今仍在使用的成語。又如“低頭向暗壁,千喚不一回”,寫女子初結婚時的羞怯,非常細膩真切。詩人注意到表現女子不同階段心理狀態的變化,而沒有作簡單化的處理。再如“門前遲行跡,一一生綠苔”,“八月蝴蝶黃,雙飛西園草”,通過具體的景物描寫,展示了思婦內心世界深邃的感情活動,深刻動人。這裡不妨拿李白另一首也是寫思婦之情的《江夏行》來作一比較。《江夏行》也是佳篇,但其中除了“眼看帆去遠,心逐江水流”這樣的句子寫得較動人外,大多是直接的一般的感情抒發,缺乏鮮明的生活場景和生動的細節描繪。如“令人卻愁苦”,“使妾腸欲斷,恨君情悠悠”,“獨自多悲凄”,“對鏡便垂淚,逢人只欲啼”等等,顯得比較發露,給人的感覺比較率直平淡,感情的深度挖掘得不夠,難以使人反復咀嚼體會。第三段“悔作商人婦,青春長別離。如今正好同歡樂,君去容華誰得知?”也顯得議論氣息過重,比較概念化,不如,“八月胡蝶黃,雙飛西園草,感此傷妾心,坐愁紅顏老”用比興手法描寫,顯得含蓄而耐人尋味。而且那種“悔作商人婦”的情緒在唐詩中也顯得一般,遠不如《長干行》中那種熾熱而專一的感情來得真切。   《長干行》的風格纏綿婉轉,具有柔和深沉的美。商婦的愛情有熱烈奔放的特點,同時又是那樣地堅貞、持久、專一、深沉。她的丈夫是外出經商,并非奔赴疆場,吉兇難卜;因此,她雖也為丈夫的安危擔心,但并不是摧塌心肺的悲慟。她的相思之情正如春蠶吐絲,綿綿不絕。這些內在的因素,決定了作品風格的深沉柔婉。我們拿作者的《北風行》來比較一下就更清楚了。《北風行》具有急風暴雨般的格調,因為它表現的是幽州思婦悼念戰死丈夫的極度的悲戚。《長干行》刻劃人物的心理活動卻細致入微,語言含蓄精煉。“門前遲行跡,一一生綠苔。苔深不能掃,落葉秋風早。八月胡蝶黃,雙飛西園草。”這些詩句包孕著纏綿悱惻的相思之情,又具有柔和流麗的音樂美。朗讀時自然能感受到一種聲情搖曳的藝術力量,體會到那種柔婉的藝術風格。   《長干行》還很好地運用了夸張的手法。比如寫新婚的羞怯,便說“千喚不一回”;寫愛情的堅貞,便說“愿同塵與灰”;寫離別的長久,便說“苔深不能掃”;寫盼望的殷切,便說“直至長風沙”。這些語句有力地表現了思婦熱烈而深沉的感情,給人深刻的印象。全詩都用女子自述的口吻,這些夸張語句都符合她的感情和性格。例如“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既充分表現了思婦此時此刻的急切心情,也與她商人婦的身份相合;如果這話出于一個從來足不出戶的婦女之口,就會顯得不夠真實了。   《長干行》在藝術上明顯地受到古樂府詩歌的影響。前面按年齡序數寫少婦的生活歷程,使人想起《孔雀東南飛》開頭“十三能織素,十四學裁衣,十五彈箜篌,十六誦詩書,十七為君婦,心中常苦悲”一段。但《孔雀東南飛》一句寫一歲的事,只是作為全篇一個比較簡略的引子;《長干行》卻是有具體生活場景,有血有肉,構成了全篇的重要組成部分。后面通過描寫節序變換來刻劃女子懷人的深長愁思,則是學習南朝樂府《西洲曲》。在風格的柔婉、音節的流美方面,《長干行》后半篇與《西洲曲》很相象。我們錄《西洲曲》的一節于下,以資比較:   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置蓮懷袖中,蓮心徹底紅。憶郎郎不至,仰首望飛鴻。鴻飛滿西洲,望郎上青樓。樓高望不見,盡日欄桿頭。   然而《長干行》并不是機械地模仿。它描繪的生活圖景是嶄新的;商婦的情感寫得較為豐富而有變化,也不同于《西洲曲》的單純。它們各擅勝場,都是我國古典詩歌中的藝術珍品。   我國古典詩歌,從《詩經》以來,一向有反映婦女生活的古早。在漫長的封建社會中,婦女們受著沉重的壓迫。在愛情和婚姻方面,她們往往遭到被玩弄、被欺凌的痛苦。因此,她們特別,強烈地企求著純真專一的愛。漢樂府古辭《白頭吟》中“愿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的感嘆,《孔雀東南飛》和南朝樂府《華山畿》中青年男女在死后終于結合的浪漫主義描寫,都體現了這種理想和追求。封建社會中男子常因服役、宦遊、經商等緣故離鄉背井,妻子只得獨守空閨,受著離別之苦,這也是較普遍的社會現象。因此在反映婦女生活的詩篇中,表現思婦之情的相當地多。封建社會的詩人們,若能在自己的作品中把深切的同情給予被欺凌、被卑視的婦女,反映她們的正當的善良的愿望,那就該得到應有的鐵定。李白詩歌中有關婦女的篇什,大多數都表現了這種進步的傾向。《長干行》塑造了具有美好情操的青年婦女形象,體現了婦女們對于純真愛情的追求和渴望,藝術上又極完美,是比較突出的一篇,它無疑地也應該受到我們的珍視。   另外,因其千百年來膾炙人口,個別字句及至后世更是演化成民間常用的成語,如“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等,已成描摹年幼的男女間天真無邪情誼的代表詞。

歧句辨義

  然而對本詩的前四句“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的理解與解釋,歷代學者均不相同,都以似懂非懂地一筆帶過。現以王穆之2004 -3-30發表于中國李白網之句解為例:“李白《長干行》中“繞床弄青梅”一句存在兩個疑問,即“床”為何義?全句如何串解?對此諸家注本頗多分歧。“床”應是“胡床”,是坐具,其實就是馬扎。對于句意舊注多囿于全句本身連貫串解的困難,有牽強含混處。實際上這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句式,“繞床”和“弄青梅”應分屬不同的兩層意思。“繞床”承上句“郎騎竹馬來”,意為男孩跨騎竹馬而來,圍繞井欄旋轉奔跑;“弄青梅”則承前句“折花門前劇”,意為小姑娘用手把玩著剛才從門前折回的青梅花枝。在李白的詩歌裡,類似“繞床弄青梅”這樣特殊的句式不乏其例。”   經多方考據,以上句解實應斟酌。可能因為是做此句解的作者對“折花門前劇”所表現的內涵沒有進行深入的了解,致使這種句解出現了這樣或那樣的瑕疵。此句最難解釋的是“劇”字,按“劇烈”解,在此不太恰當;按“戲劇”解,唐代時此意可能尚未誕生,況也講的不大精到;有人提出按“居”解,即站立講,但古字意這兩字就根本不同意或通用,憑想當然的臆斷是不會得到大眾認可的。九五年購得《辭海》,高興之間翻閱,在“劇”字條下發覺了如此解釋:劇:(廣韻)艱也。靈感一動,即找李白此詩再讀,疑惑頓解,豁然開朗:   劇: (廣韻)艱也。也即艱難、困難之意。床:胡床,是坐具,相當于現在的馬扎。白居易《詠興》池上有小舟,舟中有胡床,床前有新酒,獨酌還獨嘗。   此四句即可解為:妾的頭發剛剛覆蓋前額的時候,在門前折花時遇有困難;恰逢你騎著竹馬來到,繞著馬扎用竹桿(所騎竹馬)為我設法取得青梅。

3.崔顥《長干行》

長干行

原文

  其一   君家何處住?妾住在橫塘。   停船暫借問,或恐是同鄉。   其二   家臨九江水,來去九江側。   同是長干人,自小不相識。   其三   下渚多風浪,蓮舟漸覺稀。   那能不相待?獨自逆潮歸。   其四   三江潮水急,五湖風浪涌。   由來花性輕,莫畏蓮舟重。

注解

  ①橫塘,在今南京西南麒麟門外,與長干相近。   ②借問,船家女真直率也,才問罷郎家何處,不及回答,旋而自言橫塘人。   ③九江,泛指江水,而非潯陽九江。

韻譯

  《長干行》其一   請問阿哥你的家在何方?    我家是住在建康的橫塘。    停下船吧暫且借問一聲,    聽口音恐怕咱們是同鄉。

賞析

  在前兩首詩中,作者巧妙地抓住了人生片斷中富有戲劇性的一剎那,使用白描的手法,寥寥幾筆,就使人物、場景躍然紙上,栩栩如生。它不以任何色彩映襯,似墨筆畫;它不用任何妝飾烘托,是幅素描;它不憑任何布景借力,猶如一曲男女聲對唱;它截頭去尾,突出主干,又很象獨幕劇。題材是那樣的平凡,而表現手法卻是那樣的不平凡。   先看第一首的剪裁:一個住在橫塘的姑娘,在泛舟時聽到鄰船一個男子的話音,于是天真無邪地問一下:你是不是和我同鄉?-就是這樣一點兒簡單的情節,只用“妾住在橫塘”五字,就借女主角之口點明了說話者的性別與居處。又用“停舟”二字,表明是水上的偶然遇合吻傳神,就把女主角的音容笑貌,寫得活靈活現。他不象杜牧那樣寫明“娉娉裊裊十三余”,也不象李商隱那樣點出“十五泣春風,背面秋千下”。他只采用了問話之后,不待對方答復,就急于自報“妾住在橫塘”這樣的處理,自然地把女主角的年齡從嬌憨天真的語氣中反襯出來了。在男主角并未開口,而這位小姑娘之所以有“或恐是同鄉”的想法,不正是因為聽到了對方帶有鄉音的片言只語嗎?這裡詩人又省略了“因聞聲而相問”的關節,這是文字之外的描寫,所謂“不寫之寫”。這首詩還表現了女主角境遇與內心的孤寂。單從她聞鄉音而急于“停舟”相問,就可見她離鄉背井,水宿風行,孤零無伴,沒有一個可與共語之人。因此,他鄉聽得故鄉音,且將他鄉當故鄉,就這樣的喜出望外。詩人不僅在紙上重現了女主角外露的聲音笑貌,而且深深開掘了她的個性和內心。   詩的語言樸素自然,有如民歌。民歌中本有男女對唱的古早,在《樂府詩集》中就稱為“相和歌辭”。所以第一首女聲起唱之后,就是男主角的答唱了。“家臨九江水”答復了“君家何處住”的問題:“來去九江側”說明自己也是風行水宿之人,不然就不會有這次的萍水相逢。這裡初步點醒了兩人的共同點。“同是長干人”落實了姑娘“或恐是同鄉”的想法,原來老家都是建康(今江蘇南京)長干裡。一個“同”字把雙方的共同點又加深了一層。這三句是男主角直線條的口吻。現在只剩最后一句了:只有五個字,該如何著墨?如用“今日得相識”之類的幸運之辭作結束,未免失之平直。詩人終于轉過筆來把原意一翻:與其說今日之幸而相識,倒不如追惜往日之未曾相識。“生小不相識”五字,表面惋惜當日之未能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實質更突出了今日之相逢恨晚。越是對過去無窮惋惜,越是顯出此時此地萍水相逢的可珍可貴。這一筆的翻騰有何等撼人的藝術感染力!

4.張潮《長干行》

長干行

原文

  婿貧如珠玉,婿富如埃塵。   貧時不忘舊,富貴多寵新。   妾本富家女,與君為偶匹。   惠好一何深,中門不曾出。   妾有繡衣裳,葳蕤金縷光。   念君貧且賤,易此從遠方。   遠方三千裡,發去悔不已。   日暮情更來,空望去時水。   孟夏麥始秀,江上多南風。   商賈歸欲盡,君今尚巴東。   巴東有巫山,窈窕神女顏。   常恐遊此山,果然不知還。

作者簡介

  張潮,又作張朝,潤州丹陽人,生卒年份不詳。大約生活于開元至大歷年間。一生未涉官場,鐘情于田園山水,是個名副其實的“處士”。然而他善寫詩,而且有相當高的水準。唐代殷璠匯其詩入《丹陽集》,評曰:“潮詩委曲怨切,頗多悲涼。”唐代李康成編的《玉臺新詠》后集,顧陶編的《唐詩類選》,北宋李昉等人編的《文苑英華》,郭茂倩編的《樂府詩集》等都收錄其詩。   張潮的作品散軼嚴重,《全唐詩》中僅存五首,篇名分別是《江風行》、《襄陽行》、《采蓮詞》、《江南行》、《長干行》,另外尚存斷句一聯。盡管數量不多,但質量很高,可謂句句金玉,字字珠璣,廣為世人傳誦。《全唐詩簡編》就錄其三首,可見當代學者對張潮詩作水準的鐵定。

5.崔國輔《長干行》

長干行

原文

  月暗送湖風,相尋路不通。   菱歌唱不輟,知在此塘中。

注解

  ①標題也作《小長干曲》,選自《樂府詩集·卷七十二·雜曲歌辭十二》。   ②輟:中止,停止

作者簡介

  崔國輔,唐代詩人。生卒年、字型大小均不詳。吳郡(今江蘇蘇州)人。開元十四年(726)進士,與儲光羲、綦毋潛同榜。任山陰尉。應縣令舉,授許昌令。天寶初,入朝為左補闕,遷禮部員外郎,為集賢直學士。天寶十一載(725),京兆尹王□因罪被殺,他是王的近親,受到株連,貶晉陵司馬。在晉陵三年,與陸羽酬唱往還,品評茶水,一時傳為佳話。   在盛唐詩人中,崔國輔以五言絕句著名。他的五絕,多寫宮闈兒女之情,含思婉轉,深得南朝樂府民歌《子夜》 、《讀曲》遺意。殷璠說:“國輔詩,婉孌清楚,深宜諷味,樂府數章,古人不及也。”(《河岳英靈集》)意亦指此。高棅《唐詩品匯》于五絕一體,以崔國輔與李白、王維、孟浩然并列為“正宗”。宋犖也認為盛唐五言絕句“李白、崔國輔號為擅場”(《漫堂說詩》)。而喬億則指出:五言絕句,“惟崔國輔自齊、梁樂府中來”(《劍溪說詩》)。他的五言絕句今存23首,幾乎全是樂府詩題。晚唐韓偓有五絕四首,題作《效崔國輔體》。可見他在唐人五言絕句中獨標一格,并對后人產生了影響。《新唐書·藝文志》著錄《崔國輔集》,在宋代已散佚。今存其詩45首,《全唐詩》編為1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