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愁予


鄭愁予,原名鄭文韜,祖籍河北寧河,1933年生于山東濟南,現代詩人。臺灣中興大學畢業,現為中國海洋大學駐校作家。   

人物簡介

  鄭成功之子鄭克爽之后。   鄭愁予童年時就跟隨當軍人的父親走遍了大江南北,長城內外。抗戰期間,隨母親轉徙于內地各地,在避難途中,由母親教讀古詩詞。15歲開始創作新詩。1949年隨父至臺灣。畢業于新竹中學。1956年參與創立現代派詩社。1958年畢業于臺灣中興大學。曾在基隆港務局任職。1968年應邀參加愛荷華大學的“國際寫作計畫”,1970年入愛荷華大學英文系創作班進修,獲藝術碩士學位。詩集《鄭愁予詩集Ⅰ》被列為“影響臺灣三十年的三十本書”之一。詩人在80年代曾多次選為臺灣各文類“最受歡迎作家”,名列榜首。曾獲青年文藝獎(1966)、中山文藝獎(1967)、中國時報“新詩推薦獎”(1968)及“國家文藝獎”(1995)。作品已有八種歐、亞文字譯介。成名作《錯誤》(1954)在臺灣首次發表時,因為該詩的最后一句“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一時間整個臺灣島都在傳誦“達達的馬蹄”之聲。1986年,臺北《文訊月刊》(第22期)舉行問卷調查,被讀者送到“最受歡迎作家”詩類之首,也是所有文類作家中得票最多的人。問卷說,讀者遍及各地區、階層、行業以及生活形態迥異的“族群”。之后,《文學家》雜志與臺灣大學生問卷,結果幾乎相同。《文訊》的問卷并列出小說票數最多的人是張愛玲。另一由洪范書店出版的《隨身讀》系列,以銷數論,臺北《中國時報》與花旗銀行合選的“影響臺灣三十年的三十本書”,《鄭愁予詩集》是唯一被選入的詩集。臺北《聯合報》選出50年代的30部文學經典,《鄭愁予詩集》列為詩類“前茅”。電腦選舉,得票第一。“90年代初期,香港政府審定的高中國文教科書選用我的兩首詩,也是唯一的新詩。臺灣自去年(1997年)起,在重新審定的高三國文課本裡選用新詩,包括我的作品,我的詩進入了中學教室,也給我帶來一些新鮮的懷舊和責任感。”他被稱為“浪子詩人”、“中國的中國詩人” 。

主要作品

  鄭愁予,1956年參與創立現代派詩社,1958年畢業于臺灣中興大學,曾在基隆港務局任職。1968年應邀參加愛荷華大學的“國際寫作計畫”,1970年入愛荷華大學英文系創作班進修,獲藝術碩士學位。重要詩作包括《夢土上》《衣缽》《窗外的女奴》《燕人行》《雪的可能》《蒔花剎那》《刺繡的歌謠》《寂寞的人坐著看花》等12首,及詩集《鄭愁予詩選集》《鄭愁予詩集Ⅰ》等2部。詩集《鄭愁予詩集Ⅰ》被列為“影響臺灣三十年的三十本書”之一。詩人在80年代曾多次選為臺灣各文類“最受歡迎作家”,名列榜首。曾獲青年文藝獎(1966)、中山文藝獎(1967)、中國時報“新詩推薦獎”(1968)及“國家文藝獎”(1995)。作品已有八種歐、亞文字譯介。詩人思維敏捷,感慨殊深,融合古今體悟,汲取國內外經驗,創作力充沛。他的詩作以優美、瀟灑、富有抒情韻味著稱,意象多變,溫柔華美,自成風格。他的成名作《錯誤》(1954)在臺灣首次發表時,因為該詩的最后一句“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一時間整個臺灣島都在傳誦“達達的馬蹄”之聲。

學歷

  北平崇德中學   北京大學暑期文學班   高中畢業于臺灣新竹市的新竹中學   國立中興大學法商學院(現國立臺北大學)統計學系畢業   美國艾奧瓦大學藝術碩士

經歷

  中國青年寫作協會總干事。   美國艾奧瓦大學東方語文學系講師。   美國耶魯大學東亞語文學系講師。   退休后,曾短暫時間于香港大學中文系任教,并于2006年9月,與白先勇等教授開辦碩士課程。   《現代詩》編輯委員。   《聯合文學》總編輯   國立東華大學榮譽教授、駐校作家   國立金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及閩南文化研究所。

得獎

  救國團 青年文藝獎   中華民國國家文藝獎 新詩獎   中國文藝協會文藝獎章   時報文學獎

鄭愁予詩集

  火煉 寂寞的人坐著看花 佛外緣 貴族   當西風走過 生命 度牒   未題 梵音 媳婦   醉溪流域(一) 醉溪流域(二) 港夜   歸航曲 雨絲 殘堡   野店 牧羊女 黃昏的來客   小河 天窗 情婦   知風草 四月贈禮 窗外的女奴   水巷 夜歌 南海上空   俯拾 山外書 山居的日子   落帆 崖上 結語   探險者 港邊吟 小溪   殞石 垂直的泥土上 島谷   海灣 小小的島 船長的獨步   貝勒維爾 水手刀 如霧起時   晨景 小詩錦 除夕   晚虹之逝 雪線 晚云   鐘聲 鄉音 偈   定 客來小城 錯誤   夢土上 賦別 雨季的云   裸的先知 盛裝的時候 最后的春闈   右邊的人 編秋草 厝骨塔   小站之站 召魂 望鄉人   野柳岬歸省 晨 下午   草履蟲 靜物 采貝   姊妹港 一○四病室 清明   嘉義 左營 十槳之舟   卑亞南蕃社 北峰上 牧羊星   秋祭 努努嘎裡臺 南湖居   鹿埸大山 馬達拉溪谷 霸上印象   云海居(一) 云海居(二) 雪山莊   浪子麻沁 雨神 花季   絹絲瀧 風城 大武祠   古南樓 邊界酒店 旅程   草生原 燕云之一 燕云之二   燕云之三 燕云之四 燕云之五   燕云之六 燕云之七 燕云之八   燕云之九 燕云之十 四月圖晝   九月圖晝

作品賞析

  《雨說──為生活在中國大地上的兒童而歌》這首詩刊于1980年4月28日的臺北《聯合報》,它清新活潑,明朗而耐讀,是老少皆宜的童歌,是鄭愁予──也是新詩──的最佳作品之一。愁予詩風,一向輕美如輕音樂。從前的詩輕柔得有時帶點消極,這首《雨說》則輕快而富積極意義,其氣象已不限于輕音樂了。   全詩共有九節,第一和第七節各長八行,第六節長五行,其余每節四行。第一節說春天四月之際,大地等待雨的降臨。第二節寫雨輕輕地來。第三、四節說雨希望地上的人不要抗拒它,而要迎接它、親近它。第五節寫大地得到雨的滋潤。第六節說雨在笑中長大,因此第七、八節中,雨希望大家也笑,勇敢地笑。第九節說雨降落在大地上,大地結出了果實。   這雨不是波勃狄倫(Bob Dylan)的《苦雨》(hard rain),而是甜甜地叫著孩子乳名的、使大地長出甜甜的蘋果的甜雨;不是余光中春寒料峭的《冷雨》,而是充滿“溫聲細語”、充滿“愛心”的暖雨;不是范仲淹“連月不開”的霏霏“淫雨”,而是腳步輕快、其潤如酥的喜雨。這雨滋潤大地,使萬物欣欣向榮。這雨帶來了充滿希望的春天,充滿快樂的四月,而不是艾略特所抱怨的“殘酷的”四月。這雨“像絲縷那樣把天地織在一起”,又親近人們,帶來了笑聲和歌聲,這雨使天地人和諧交融在一起。這雨帶來的春天,是納斯鳥語花香的“甜蜜的春天”。傅萊那“典型春天”的美好事物和氣氛,這裡都有了。   鄭愁予筆下這雨,為人帶來了希望和幸福,最后為此捐軀,在土地裡“快樂地安息”。此詩的主題,非常光明、積極,可以說是“健康”的。這種主題的作品,有益世道人心,當然值得提倡。不過,我欣賞這首詩,著眼點與其說在詩教,毋寧說在詩藝。《雨說》一詩,固然標志鄭愁予在主題意識上的轉變,更顯示他在藝術技巧上的執著。滿篇詩教,了無詩藝的東西太多了。《雨說》做到兩者合一,而其成功的關鍵,顯然在詩藝。   擬人法的運用,使此詩洋溢著活潑的生命力。田圃、牧場、魚塘、小溪都有生命,因為都會等待。雨是詩的主角,當然更活潑了。我們看到雨走著、呼喚著,是多么可愛的春之使者!雨引領人“繞著池塘跟跳躍的魚兒說聲好/去聽聽溪水練習新編的洗衣謠”,他教萬物“勇敢地笑”:“柳條兒見了我笑彎了腰啊/石獅子見了我笑出了淚啊”!這語句巧妙極了。在和風細雨中,柳條輕輕擺動,真像笑彎了腰。雨從石獅子的面部滴下來,真像笑出了淚。華茲華斯《初春走筆》(Written in Early Spring)一詩,寫春天的景象,有以下兩行:   初生的枝條伸出扇子   去捕捉微風   我認為這兩行就不如“柳條兒見了我笑彎了腰”那么新鮮有趣。愁予這一句,和賀知章的《詠柳》一樣別致:   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絳。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   優秀的詩人,總有豐富的想像力,鄭愁予自然沒有例外。他把白云比喻為雨的襁褓,這是很好的想像,而這個說法又是合乎科學的:水氣(云)遇冷凝結成雨,雨從云孕育而來,所以說云是雨的襁褓。“云”而云“白”,則為了說明雨童年生活的美好幸福。詩人又說雨“不再回去”天上,而安息在土地上,因為大家都知道雨一落下來,就消失了,就入土為安了。第二節第二行的“織”字用得好,這表現了詩人煉字的功夫,也表現了他的想像力。雨絲條條,天地變成白茫茫的一片,這不正是“像絲縷那樣把天地織在一起”嗎?   《雨說》的呼應也極佳。全詩以雨為中心意象,開闔發展,正如劉勰所說的“外文綺交,內義脈注”,自不待言。第一節的田圃、牧場、魚塘和小溪四樣東西(它們都需要雨,由此可見詩人的精心安排)出現后,第一節本身馬上呼應了一次,至第五節又呼應了一次。這首詩的結構,緊密而井然。第一節以等待雨的降臨開始;第二至七節寫雨如何滋潤大地,如何給萬物帶來歡笑;第八節以雨完成使命而安息終結。(植物得到滋潤而開花結果,那蘋果是甜甜的,當然沒有黃春明筆下小說的那股澀味。)萬物的歡笑,是圓舞曲般的春之聲、春之舞,而雨的完成使命,則是春之祭了。整首詩,從展示(exposition,第一節)、到發展(development,第二至七節)、到概括(recapitulation,第八節),是一闋充滿快樂氣氛的“春雨交響樂”樂章。   《雨說》的副題是“為生活在中國大地上的兒童而歌”。這首詩清新活潑,積極有生氣,明朗而耐讀,口語化的文字又精練流麗,現已編入浙教版初三語文書中,讓所有中國的兒童閱讀和歌唱。   (選自《如何讀新詩》,香港學津出版社1982年版)

作品欣賞

錯誤

  我打江南走過   那等在季節裡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錯誤》賞析

  1.解題   現代詩社主要成員鄭愁予的詩歌以婉約見長,他的愛情詩更是清新婉約。《錯誤》以江南的小城為中心意象,寫思婦盼歸人的情思,意境優美深婉,被譽為“臺灣現代抒情詩的絕唱”。   楊牧:“自從現代以后,中國也有些外國詩人,用生疏惡劣的中國文學寫他們的‘現代感覺’,但鄭愁予是中國的中國詩人,用良好的中國文字寫作,形象準確,詩句華美,而且絕對是現代的。”   鄭詩大都以旅人為抒情主人公,被稱為“浪子詩人”。“我從小是在抗戰中長大,所以我接觸到中國的苦難,人民流浪不安的生活,我把這些寫進詩裡,有些人便叫我‘浪子’。其實影響我童年的和青年時代的,更多的是古早的仁俠精神。”(仁俠精神與浪子情懷的結合)他的詩歌在臺灣傳唱的程度,恐怕不亞于李后主、李商隱。他的詩歌,一種是豪放、爽快、豁達的“仁俠”精神,酷似李白;一種則是曲折動人、情意綿綿、欲語還羞的婉約情韻,宛若李商隱。兩種氣質充分顯示了詩人深厚的古典文學修養。正是這種修養使他避免了臺灣現代派詩歌的缺點,把中國的古早意識和西方現代派的表現技巧結合得渾然一體,使他成為地地道道的“中國的中國詩人”。

雨說

  —–為生活在中國大地上的兒童而歌   雨說:四月已在大地上等待久了……)   等待久了的田圃跟牧場   等待久了的魚塘和小溪   當田圃冷凍了一冬禁錮著種子   牧場枯黃失去牛羊的蹤跡   當魚塘寒淺留滯著遊魚   小溪漸漸喑啞歌不成調子   雨說,我來了,我來探訪四月的大地   我來了,我走得很輕,而且溫聲細語地   我的愛心像絲縷那樣把天地織在一起   我呼喚每一個孩子的乳名又甜又準   我來了,雷電不喧嚷,風也不擁擠   當我臨近的時候你們也許知悉了   可別開啟油傘將我抗拒   別關起你的門窗,放下你的簾子   別忙著披蓑衣,急著戴斗笠   雨說,我是到大地上來親近你們的   我是四月的客人帶來春的洗禮   為什么不揚起你的臉讓我親一親   為什么不跟著我走,踩著我腳步的拍子?   跟著我去踩田圃的泥土將潤如油膏   去看牧場就要抽發忍冬的新苗   繞著池塘跟跳躍的魚兒說聲好   去聽聽溪水練習新編的洗衣謠   雨說:我來了,我來的地方很遙遠   那兒山峰聳立,白云滿天   我也曾是孩子和你們一樣地愛玩   可是,我是幸運的   我是在白云的襁褓中笑著長大的   第一樣事,我要教你們勇敢地笑啊   君不見,柳條兒見了我笑彎了腰啊   石獅子見了我笑出了淚啊   小燕子見了我笑斜了翅膀啊   第二樣事,我還要教你們勇敢地笑   那旗子見了我笑得嘩啦啦地響   只要旗子笑,春天的聲音就有了   只要你們笑,大地的希望就有了   雨說,我來了,我來了就不再回去   當你們自由地笑了,我就快樂地安息   有一天,你們吃著蘋果擦著嘴   要記著,你們嘴裡的那份甜呀,就是我祝福的心意

《雨說》賞析

  詩人以擬人的手法,展現了作為春天的使者和愛的使者的形象。告訴孩子們:寒冷的冬天已經過去,春天已經到來,孩子們不要拒絕春天的到來!!!本詩是對“生活在中國大地上的兒童”的祝福,也是對中國美好未來的祝愿!!!!   第一樣事,我要教你們勇敢地笑啊   君不見,柳條兒見了我笑彎了腰啊   石獅子見了我笑出了淚啊   小燕子見了我笑斜了翅膀啊   第二樣事,我還要教你們勇敢地笑   那旗子見了我笑得嘩啦啦地響   只要旗子笑,春天的聲音就有了   只要你們笑,大地的希望就有了   這兩段,雨要教孩子們勇敢的笑,是這位愛的天使鼓勵孩子們要勇敢、樂觀地生活。柳條兒、石獅子、小燕子、旗子等的笑,是擬人的手法的運用,符合對孩子們說話的口氣,更顯出雨對孩子們的親切情懷,從而使雨要說的話受到更好的表達效果,真正的使生活在中國大地上的孩子們勇敢地歡笑、樂觀地生活。   因為中國正飽受風雨的洗禮,所以要兒童們都樂觀積極。   注:本篇被收錄到《人教版九年級上冊語文》中

風城

  大武山輯之一   漫踱過星星的芒翅   琉瓦的天外 想起   響 的廊子   一手扶著虹 將髻兒絲絲的拆落   而行行漸遠了 而行行漸渺了   遺下 響 的日子   漂泊之女 花嫁于高寒的部落   朝夕的風將她的仙思挑動   于是 涉過清淺的銀河   順看虹 一片云從此飄飄滑逝

《風城》賞析

  詩人在這首詩中用了很多具有詩意的意象,這是一首富有想象力的詩,全文優美靈動且極具藝術氣息。需要注意的是,作者寫的意境并非真實,如果斟字酌句地去理解就有失文章唯美的味道。文章整體展現了詩人脫俗的氣質,詩人心頭的絲絲情思流露了下來。女子僅為詩人心頭的美麗幻想,而她的消失真是詩人的苦悶。   文章擬化地寫(女子)穿過星海,望向天外,想起廊子中,女子的一手扶著彩虹(比喻),將頭上的發髻拆下來。那樣的日子已經成為過去(這裡用了對偶“行行”疊字使用使得惆悵之情一覽無余)遺下響的日子,(這裡的“響”跟上文的響相互呼應,響是擬聲詞,代表過往的一種美好。)   流落在外漂泊的女子啊,嫁去了高寒的部落,早晚的風使她思緒紛飛,于是,她跋涉過清淺的銀河,順勢瞭望彩虹,一片云朵從此飄飄然逝去。

賦別

  "這次我離開你,是風,是雨,是夜晚   你笑了笑,我擺一擺手   一條寂寞的路便展向兩頭了   念此際你已回到濱河的家居   想你在梳理頭發或是整理濕了的外衣   而我風雨的歸程還正長   山退得很遠,平蕪拓得更大   哎,這世界,怕黑暗已真的成形了……   你說,你真傻,多像那放風吹的孩子   本不該縛它又放它   風吹去了,留一線斷了的錯誤   書太厚了,本不該掀開扉頁的   沙灘太長,本不該走出足印的   云出自山谷,泉水滴自石隙   一切都開始了,而海洋在何處   「獨木橋」的初遇已成往事了   如今又已是廣闊的草原了   我已失去扶持你專寵的權利   紅與白揉藍與晚天,錯得多美麗   而我不錯入金果的園林,   卻誤入維特的墓地……   這次我離開你,便不再想見你了   念此際你已靜靜入睡   留我們未完的一切,留給這世界   這世界,我仍體切的踏著   而已是你底夢境了……"

梵音

  云遊了三千歲月   終將云履脫在最西的峰上   而門掩著 獸環有指音錯落   是誰歸來 在前階   是誰沿著每顆星托缽歸來   乃聞一腔蒼古的男聲   在引罄的丁零中響起   反正已還山門 且遲些個進去   且念一些渡 一些飲 一些啄   且返身再觀照   那六乘以七的世界   (啊 鐘鼓 四十二字妙陀羅)   首日的晚課在拈香中開始   隨木魚遊出舌底的蓮花   我的靈魂   不即不離    《雨說》是初三年級課本上的一首詩、   鄭愁予是臺灣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