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城


這是一個多義詞,請在下列義項中選擇流覽

  1. 1.漢語詞語
  2. 2.沈從文著中篇小說
  3. 3.1984年凌子風執導電影

1.漢語詞語

邊城

  【名稱】:邊城
  【拼音】:biān chéng

基本解釋

  ◎ 邊城 biānchéng[cities on the border] 臨近邊界的城市

詳細解釋

  (1).指靠近國界的城市。
  【出處】:《管子·度地》:“當冬三月,天地閉藏,暑雨止,大寒起,萬物實然,利以填塞空郄,繕邊城,涂郭術。” 漢桓寬 《鹽鐵論·擊之》:“往者縣官未事 胡 越 之時,邊城四面受敵,北邊尤被其苦。” 唐 杜甫 《送高三十五書記十五韻》:“邊城有馀力,早寄從軍詩。”
  【示例】:明 馮夢龍 《邯鄲夢·天山勒石》:“拓邉城,功非小。”明 張縉彥《袁石■(袁可立子)餉邊》:“關塞秋深寒葉盡,邊城月落戍籌長。”
  《人民日報》1981.8.2:“邊城 烏魯木齊市 今天雨后初晴。”
  (2).指靠近兩個地區交界處的城鎮。
  【出處】:沈從文 《邊城》三:“邊城所在一年中最熱鬧的日子,是端午、中秋和過年。”

2.沈從文著中篇小說

邊城是沈從文(現代小說家,散文家,歷史文物研究家,京派小說代表人物)小說的代表作,是我國文學史上一部優秀的抒發鄉土情懷的中篇小說。它以20世紀30年代川湘交界的邊城小鎮茶峒為背景,以兼具抒情詩和小品文的優美筆觸,描繪了湘西地區特有的風土人情;借船家少女翠翠的愛情悲劇,凸顯出了人性的善良美好與心靈的澄澈純凈。它以獨特的藝術魅力,生動的鄉土風情吸引了眾多海內外的讀者,也奠定了《邊城》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的特殊地位。

  邊城 新版

基本信息

  作 者:沈從文
  出版日期:2010-01-01
  編 者:安旻,毛鑫,梁秀花編著
  頁 數:119
  I S B N:978-7-5001-2490-0
  出 版 社: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

人物簡介

作者簡介

  沈從文沈從文(1902-1988)原名沈岳煥,中國著名作家、歷史文物研究家。,湖南鳳凰縣人,漢族(其父為漢族),但有部分苗族(沈從文祖母是苗族)和土家族(沈從文母親是土家族)血統,現代著名作家(備注:雖然沈從文生活在當代,但是他的作品主要集中在1949年之前,所以只稱之為現代作家)、歷史文物研究家、京派小說代表人物,筆名休蕓蕓、甲辰、上官碧、璇若等。14歲時,他投身行伍,浪跡湘川黔邊境地區,1924年開始文學創作,抗戰爆發后到西南聯大任教,1946年回到北京大學任教,建國后在中國歷史博物館和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工作,主要從事中國古代服飾的研究,1988年病逝于北京。沈從文14歲高小畢業后入伍,看盡人世黑暗而產生厭惡心理。接觸新文學后,他于1923年尋至北京,欲入大學而不成,窘困中開始用“休蕓蕓”這一筆名進行創作。至三十年代起他開始用小說構造他心中的“湘西世界”,完成一系列代表作,如《邊城》、《長河》等。他以“鄉下人”的主體視角審視當時城鄉對峙的現狀,批判現代文明在進入中國的過程中所顯露出的丑陋,這種與新文學主將們相悖反的觀念大大豐富了現代小說的表現范圍。沈從文一生創作的結集約有80多部,是現代作家中成書最多的一個。早期的小說集有《蜜柑》《雨后及其他》《神巫之愛》等,基本主題已見端倪,但城鄉兩條線索尚不清晰,兩性關系的描寫較淺,文學的純凈度也差些。30年代后,他的創作顯著成熟,主要成集的小說有《龍朱》《旅店及其他》《石子船》《虎雛》《阿黑小史》《月下小景》《八駿圖》《如蕤集》《從文小說習作選》《新與舊》《主婦集》《春燈集》《黑鳳集》等,中長篇《阿麗思中國遊記》《邊城》《長河》,散文《從文自傳》《記丁玲》《湘行散記》《湘西》,文論《廢郵存底》及續集、《燭虛》《云南看云集》等。從作品到理論,沈從文后來完成了他的湘西系列,鄉村生命形式的美麗,以及與它的對照物城市生命形式批判性結構的合成,提出了他的人與自然“和諧共存”的,本于自然,回歸自然的哲學。“湘西”所能代表的健康、完善的人性,一種“優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正是他的全部創作要負載的內容。短篇小說《丈夫》《貴生》《三三》和長篇小說《長河》等。其作品《云南的歌會》被選入人教版八年級下冊語文書。

人物生平

  沈從文是上世紀最為優秀的文學家之一,也是著名的物質文化史專家。對于許多人來說他還是個謎:學歷高小,行伍出身,有著傳奇般的人生經歷。時間證明,他許多作品今天依然顯出極強的生命力。
  沈從文,1902~1988,原名沈岳煥。著名小說家、散文家、歷史文物研究家,以《邊城》等作品享譽文壇,蜚聲海外。
  沈從文生于湖南鳳凰一個舊軍官家庭,后因家境轉入困頓,剛剛國小畢業、年齡還不滿十五歲時,即側身行伍,到人世間去“學習生存”。其后數年間,他隨當地軍閥部隊輾轉于湘、川、黔邊境及沅水流域各地。
  三十年代初,沈從文在創作的同時,主編《大公報》文藝副刊,并以其在文壇的廣泛影響,被視為“京派”作家年輕一代的領袖。一九四九年以后,由于“歷史的誤會”,改行從事古代文物研究,并先后出版《明錦》(與人合作)、《中國絲綢圖案》、《唐宋銅鏡》、《龍鳳藝術》等古代文物圖案集及學術論文集。一九六四年,受周恩來之囑,著手編著《中國古代服飾研究》,填補了我國文化史上的一項空白。
  沈從文的一生是坎坷的一生,是奉獻的一生。沈從文先生的文學作品《邊城》、《湘西》、《從文自傳》等,在國內外有重大的影響。他的作品被譯成日本、美國、英國、前蘇聯等四十多個國家的文字出版,并被美國、日本、韓國、英國等十多個國家或地區選進大學課本,兩度被提名為諾貝爾文學獎評選候選人。
  沈從文1988年5月,因心臟病突發,在其北京寓所逝世。故居于1991年被列為省人民政府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撥款進行了整修。故居現陳列有沈老的遺墨、遺稿、遺物和遺像,成為鳳凰最吸引人的人文景觀之一,每天來瞻仰者絡繹不絕。

地位影響

  沈從文先生一生寫下很多部小說和散文集,但是在他眾多的著作之中,《邊城》則占據著最重要的位置。可以毫不夸張地說,正是《邊城》奠定了沈從文先生在文學史上的歷史地位。1999年6月,《亞洲周刊》推出了“20世紀中文小說一百強排行榜”,對20世紀全世界范圍內用中文寫作的小說進行了排名,遴選出前100部作品。
  參與這一排行榜投票的均是海內外著名的學者、作家,如余秋雨、王蒙、王曉明等。在這一排行榜中,魯迅的小說集《吶喊》位列第一,沈從文的小說《邊城》名列第二。但如果以單篇小說計,《邊城》則屬第一。《邊城》被譯成日本、美國、英國、前蘇聯等四十多個國家的文字出版,并被美國、日本、韓國、英國等十多個國家或地區選進大學課本。

原型簡介

  因為沈從文是鳳凰人,所以很多人都以為邊城就是湖南鳳凰,其實不然。看《邊城》的第一句:“由四川過湖南去,靠東有一條官路,這官路將近湘西邊境,到了一個地方名叫茶峒的小山城時便有一溪······”,很明顯,沈從文所寫的“邊城”名叫茶峒。翻看湘西的地圖就會發現,整個鳳凰縣境內并沒有“茶峒”這個地方。當你把視線轉移到鳳凰縣北部的花垣縣,在湖南、四川轄市霧都(也就是現在的重慶)、貴州的交界處,就會發現“邊城”在此。也就是說,“邊城”的原型是湖南省花垣縣的茶峒鎮,不過2008年這個鎮已經改名為“邊城鎮”,在之前出版的地圖上仍標為“茶峒”。

內容簡介

  在川湘交界的茶峒附近,小溪白塔旁邊,住著一戶人家。獨門獨院裡,只有阿公老船夫和孫女翠翠兩個人,還有一只頗通人性的黃狗。這一老一小便在渡船上悠然度日。茶峒城裡有個船總叫順順,他是個灑脫大方,喜歡交朋結友,且慷慨助人的人。他有兩個兒子,老大叫天保,像他一樣豪放豁達,不拘俗套小節。老二的氣質則有些像他的母親,不愛說話,秀拔出群,叫儺送。小城裡的人提起他們三人的名字,沒有不豎大拇指的。端午節翠翠去看龍舟賽,偶然相遇相貌英俊的青年水手儺(nuó)送,儺送在翠翠的心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巧的是,儺送的兄長天保也喜歡上了翠翠,并先儺送一步托媒人提了親。兄弟兩人都決定把話挑明了,于是老大就把心事全告訴了弟弟,說這愛是兩年前就已經植下根苗的。弟弟微笑著把話聽下去,且告訴哥哥,他愛翠翠是三年前的事,做哥哥的也著實吃了一驚。
  然而此時,當地的團總以新磨坊為陪嫁,想把女兒許配給儺送。而儺送寧肯繼承一條破船也要與翠翠成婚。阿公自然是曉得孫女的心事,卻讓她自己做主。兄弟倆沒有按照當地風俗以決斗論勝負,而是采用公平而浪漫的唱山歌的模式表達感情,讓翠翠自己從中選擇。儺送是唱歌好手,天保自知唱不過弟弟,心灰意冷,斷然駕船遠行做生意。碧溪邊只聽過一夜弟弟儺送的歌聲,后來,歌卻再沒有響起來。老船夫忍不住去問,本以為是老大唱的,卻得知:唱歌人是儺送二老,老大講出實情后便去做生意。幾天后老船夫聽說老大坐水船出了事,淹死了……碼頭的船總順順忘不了兒子死的原因,所以對老船夫變得冷淡。老船夫操心著孫女的心事,后終于耐不住去問,儺送卻因天保的死十分責怪自己,很內疚,便自己下桃源去了。船總順順也不愿意翠翠再做儺送的媳婦,畢竟天保是因她而死。老船夫只好郁悶地回到家,翠翠問他,他也沒說起什么。夜裡下了大雨,夾雜著嚇人的雷聲。阿公說,翠翠莫怕,翠翠說不怕。兩人便默默地躺在床上聽那雨聲雷聲。第二天翠翠起來發現船已被沖走,屋后的白塔也沖塌了,翠翠嚇得去找阿公,卻發現老人已在雷聲將息時死去了……
  老軍人楊馬兵熱心地前來陪伴翠翠,也以渡船為生,等待著儺送的歸來。儺送也許永遠不會回來了,也許"明天"就會回來。

思想內容

  《邊城》寄托著沈從文“美”與“愛”的美學理想,是他的作品中最能表現人性美的一部。這部小說通過對湘西兒女翠翠和戀人儺送的愛情悲劇的描述,反映出湘西人民在“自然”“人事”面前不能把握自己命運的慘痛事實。翠翠是如此,翠翠的母親也是如此,她們一代又一代重復著悲痛而慘淡的人生,卻找不到擺脫這種命運的途徑。
  沈從文通過《邊城》這部愛情悲劇,揭示了人物命運的神秘,贊美了邊民淳良的心靈。關于《邊城》的主旨,用沈從文自己的話說就是,“我要表現的本是一種‘人生的形式’,一種‘優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邊城》以撐渡老人的外孫女翠翠與船總的兩個兒子天保、儺送的愛情為線索,表達了對田園牧歌式生活的向往和追求。這種寧靜的生活若和當時動蕩的社會相對比,簡直就是一塊脫離滾滾塵寰的“世外桃源”。在這塊世外桃源中生活的人們充滿了原始的、內在的、本質的“愛”。正因為這“愛”才使得川湘交界的湘西小城、酉水岸邊茶峒裡的“幾個愚夫俗子,被一件普通人事牽連在一處時,各人應得的一份哀樂,為人類‘愛’字作一度恰如其分的說明”。
  《邊城》正是通過抒寫青年男女之間的純正情愛、祖孫之間的真摯親愛、鄰裡之間的善良互愛來表現人性之美的。作者想要通過翠翠、儺送的愛情悲劇,去淡化現實的黑暗與痛苦,去謳歌一種古樸的象征著“愛”與“美”的人性與生活模式。翠翠與儺送這對互相深愛著對方的年輕人既沒有海誓山盟、卿卿我我,也沒有離經叛道的驚世駭俗之舉,更沒有充滿銅臭味的金錢和權勢交易,有的只是原始鄉村孕育下的自然的男女之情,這種情感像陽光下的花朵一樣,清新而健康。作者不僅對兩個年輕人對待“愛”的模式給予熱切的贊揚,而且也熱情地謳歌了他們所體現出的湘西人民行為的高尚和靈魂的美。《邊城》是沈從文的代表作,展示給讀者的是湘西世界和諧的生命形態。
  作者以純凈的筆觸譜寫出一首愛與美之歌。湘西淳厚樸實的人情世態,健美古樸的風俗習慣,新奇幽雅的山光水色,情調爽朗明快,色彩絢麗清新,是一幅優美別致的風土人情畫卷。而青年男女的情愛,父子祖孫間的親愛,人民相互之間的友愛,以及自然萬物之愛與湘西之美糅合在一起,了無痕跡地融入了全部故事情節和人物形 象之中。沈從文在談及《邊城》時說:“我要表現的本是一種‘人生的形式’,一種‘優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邊城的青山綠水是美的,邊城的故事是美的,邊城人那種沉浸于生活、融會于自然的心態也是美的。

藝術特色

  首先,從思想內容上看,《邊城》寄托著沈從文先生“美”與“愛”的美學理想,是他的作品中最能表現人性美的一部。《邊城》極力謳歌的古早文化中保留至今的美德,是相對于現代社會古早美德受到破壞,到處充溢著物欲金錢主義的淺薄、庸俗和腐化墮落的現實而言的。《邊城》描寫的湘西,自然風光秀麗、民風純樸,人們不講等級,不談功利,人與人之間真誠相待,相互友愛。外公對孫女的愛、翠翠對儺送純真的愛、天保兄弟對翠翠真摯的愛以及兄弟間誠摯的手足之愛,這些都代表著未受污染的農業文明的古早美德。作者極力狀寫湘西自然之明凈,也是為了狀寫湘西人的心靈之明凈。《邊城》寫以歌求婚、兄弟讓婚、外公和翠翠相依之情,這些湘西人生命的形態和人生的模式,都隱含著對現實生活中古老的美德、價值觀失落的痛心,以及對現代文明物欲泛濫的批判。作者推重湘西人的人生模式,也想以此重建民族的品德和人格。
  其次,從表現手法上看,《邊城》采用了兼具抒情詩和小品文的優美筆觸描繪了湘西特有風土民情。那奔流的小河,那溪邊的白塔,那懷揣美好的少年情歌,那淳樸自然善良的人性……作者通過詩樣的語言,把這些美好的鄉土風情活靈活現的展示給世界。
  最后,憂傷的基調給予了作品深入人靈魂的悲劇美。《邊城》的憂郁不是作者故意渲染出來的,而是從作品中自然流淌宣泄出來的。作品的憂傷基調沒有削弱作品的可讀性,反而增加了作品的厚度與魅力。通過幾個主人公的種種悲劇的描寫,表達了作者對湘西下層人民不能自主地把握命運,一代又一代繼承悲涼的人生命運的深深慨嘆。

寫法歸納

  〔1〕細膩的心理描寫
  心理描寫是對人物在特定環境中的意志、愿望和思想感情等內心活動的描繪。或展開人物的美好心靈,或揭露人物的丑惡靈魂,以表現人物的精神狀態和性格特征。其方法多種多樣:或通過對話、獨白、行動、姿態、面部表情等直接剖析;或采用幻想、夢境間接揭示;或借助景物描寫、氣氛渲染及周圍人物的反映等側面烘托。本文有兩種模式:一是通過人物的幻想、夢境來披露人物心理。翠翠離奇的“胡思亂想”,讓人感到漸漸有了自己心理的少女的孤單寂寞,以及愛情的幼芽時心靈的躁動;翠翠“頂美頂甜”的夢境,展示出對朦朧愛情的甜蜜感受和潛意識裡對愛情的向往。二是通過人物在特定環境下的語言、神態的描寫,形成強烈的暗示,誘使讀者從人物的語言、神態上去體味人物的內心奧秘。翠翠“帶著嬌,有點兒埋怨”地一再央求阿公丟下渡船上的活回到她身邊,讓人感受到翠翠對阿公的無比依戀之情。聽著阿公唱的“那晚上聽來的歌”,“翠翠自言自語說:‘我又摘了一把虎耳草了’”則讓人感受到情竇初開的翠翠對甜美愛情的神往。
  〔2〕詩畫般的環境描寫
  小說中的環境描寫,不僅烘托了人物的心理活動使人物的情感沉浸在富有詩情畫意的氛圍中,而且為我們展示出湘西邊陲特有的清新秀麗的自然風光。在作者筆下,啼聲婉轉的黃鶯、繁密的蟲聲、美麗的黃昏、如銀的月色……奇景如畫,美不勝收。這些又都隨著人物感情世界的波動而自然展開。或是以黃昏的溫柔、美麗和平靜,反襯翠翠愛情萌動的內心的躁動、落寞和薄薄的凄涼;或是以柔和的月光、溪面浮著的一層薄薄的白霧、蟲的清音重奏,烘托翠翠對儺送情歌的熱切期待,以及少女愛情的純潔和朦朧。

文學鑒賞

一、創作背景

  《邊城》完成于1934年4月19日,是作者的代表作。關于這篇小說的創作動機,作者說:“我要表現的本是一種‘人生的形式’,一種‘優美,健康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我主意不在領導讀者去桃源旅行,卻想借重桃源上行七百裡路酉水流域一個小城小市中幾個愚夫俗子,被一件普通人事牽連在一處時,各人應得的一分哀樂,為人類‘愛’字作一度恰如其分的說明。”全篇以翠翠的愛情悲劇作為線索,淋漓盡致地表現了湘西地方的風情美和人性美。

二、《邊城》的情節

  在湘西風光秀麗、人情質樸的邊遠小城,生活著靠擺渡為生的祖孫二人。外公年逾七十,仍很健壯;孫女翠翠十五歲,情竇初開。他們熱情助人、純樸善良。兩年前在端午節賽龍舟的盛會上,翠翠邂逅了當地船總的二少爺儺送,從此種下情苗。儺送的哥哥天保喜歡上美麗清純的翠翠,托人向翠翠的外公求親。而地方上的王團總也看上了儺送,情愿以碾坊作陪嫁把女兒嫁給儺送。儺送不要碾坊,想娶翠翠為妻,寧愿做個擺渡人。于是兄弟倆相約唱歌求婚,讓翠翠選擇。天保知道翠翠喜歡儺送,為了成全弟弟,外出闖灘,遇意外而死。儺送覺得自己對哥哥的死負有責任,拋下翠翠出走他鄉。外公為翠翠的婚事操心擔憂,在風雨之夜去世。留下翠翠孤獨地守著渡船,癡心地等著儺送歸來,“這個人也許永遠不回來了,也許明天回來!”

三、純樸的人情

  邊城明凈的風光,教化著樸實的人們。在小說中,每個人都熱情誠實,人人均有古君子遺風。“一切莫不極有秩序,人民也莫不安分樂生。”(《邊城》第三節)美好的道德情操仍在這裡發揚光大。
  1.翠翠
  翠翠天真善良、溫柔清純。她和外公相依為命,對外公關心備至。因為外公不理解她的心事,她就幻想出逃讓外公去尋她,可是想到外公找不到她時的無奈,又為外公擔心起來,為自己的想法的后果害怕自責。她愛上了儺送,感情純潔真摯。節選部分以后,儺送遠去,她又矢志不渝地等待著心上人的歸來,表現了她對愛的執著,是“美的化身”。
  2.阿公
  阿公保有著中國古早的美德,他對孫女翠翠親情無限。為翠翠的親事操心擔憂,盡力促成翠翠愛情的實現。在生活上,對翠翠也是無比關懷,不讓翠翠坐熱石頭,惟恐翠翠生病;在感情上盡力體諒翠翠的心思,翠翠憂傷寂寞時為她講古、說笑話、唱歌。他也是淳樸厚道卻也倔強的老人,他為翠翠美麗而自信驕傲,為了翠翠嫁一個好人家,他不計地位的貧寒低賤,內心凄苦憂慮與責任自信交錯。
  3.天保
  天保個性豪爽、慷慨。他是船總的大兒子,卻愛上了貧苦擺渡人的孫女。他知道弟弟也愛翠翠,兩人唱歌“決斗”,他卻因為自己先提了親,“作哥哥的走車路占了先”,一定要弟弟先唱;弟弟“一開口”,他知道自己不是“敵手”,就很大度地成全了弟弟,充分表現了他的手足之情。后來他外出闖灘,既是為了弟弟的幸福,也是為了消解自己心中的失望和難過,“好忘卻了上面的一切”。最后意外遇難,可以說他是為了親情和愛情而死。
  4.儺送
  儺送有著她母親的美好品格,細膩。儺送也可以說孤獨地追求著愛情,和哥哥的“決斗”,夜半唱情歌,卻并不為心上人所知。最后也孤獨地出走,不知飄泊到什么地方。
  5.順順(配角)
  前清解甲流落軍官“順順”憑著一些積蓄經營木船,事業興旺發達,又因大方灑脫,仗義慷慨,誠信公道,被眾舉為“掌水碼頭”一方豪杰紳士。

四、孤寂的內心

  作為封閉的農業文明社會的湘西,人們的身上也流露出孤寂的色彩。
  1.翠翠
  翠翠自幼父母雙亡,內心無比孤獨。雖然有外公無微不至地照顧自己,但是并不能真正理解她作為一個青春少女的情懷。她“看著天上的紅云,聽著渡口飄來鄉生意人的雜亂聲音,心中有些薄薄的凄涼”。沒有人能體會一個思春少女的感情,所以她感到“這日子成為痛苦的東西了”。她為這無奈的生活而痛哭,外公不能明白她內心的哀痛,只能哄勸她說:“不許哭,做一個大人,不管有什么事都不許哭。要硬扎一點,結實一點,才配活到這塊土地上!”對于一個花季少女,這樣的話太不切實際了。天保和儺送為了她唱歌“決斗”,她卻毫不知情,只能在夢中希望愛情的實現,現實好像和她毫無相干。最后天保闖灘而死,儺送離家出走,外公為她的婚事憂愁而亡,她卻并不能了解這一切的前因后果,只能凄涼地守著渡船,等待著心上人的歸來。“這個人也許永遠不回來了,也許明天回來!”沒有人能告訴她要孤獨地等到什么時候。
  2.外公
  外公因為孫女和孫女婿的悲劇,在他心裡留下不可磨滅的傷痕。翠翠害怕地痛哭讓他覺得莫名其妙,他給孫女講母親的故事,更讓孫女感動不已。對于天保兄弟的選擇,他卻沒有直接告訴翠翠,反而讓孫女“心中不免有點亂”。他對翠翠“溫和悲憫地笑”,表現了他內心的矛盾,既愛孫女,又害怕她再走母親的老路,卻不能直接說出來。節選部分以后因天保的死造成孫女的悲劇,他又無能為力,不能向任何人求助訴說,只能撒手而去。可以說他是在孤獨中死去的。
  3.天保兄弟
  天保喜歡翠翠,托媒被糊裡糊涂地拒絕回來,他不知道翠翠喜歡儺送,儺送也喜歡翠翠。在不知情中踏入了愛情的糾葛中。最后他知道自己沒有任何希望,只能孤獨地離開傷心之地。最后死于意外,也許正是他孤獨的歸宿。
  儺送也可以說孤獨地追求著愛情,和哥哥的“決斗”,夜半唱情歌,卻并不為心上人所知。最后也孤獨地出走,不知飄泊到什么地方。
  可以說,《邊城》中的每個人都在孤獨中掙扎著,最后“也許明天回來”不過是孤寂中的自慰罷了。

五、文化內涵

  作者的理想是要在小說中表現“優美,健康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為人類‘愛’字作一度恰如其分的說明。”那么“優美,健康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相對于什么而言呢?
  作者極力謳歌的古早文化中保留至今的美德,是相對于現代社會古早美德受到破壞,到處充溢著物欲金錢主義的淺薄、庸俗和腐化墮落的現實而言的。
  作者描寫的湘西,自然風光秀麗、民風純樸,人們不講等級,不談功利,人與人之間真誠相待,相互友愛。外公對孫女的愛、翠翠對儺送純真的愛、天保兄弟對翠翠真摯的愛以及兄弟間誠摯的手足之愛,這些都代表著未受污染的農業文明的古早美德。作者極力狀寫湘西自然之明凈,也是為了狀寫湘西人的心靈之明凈。
  作者寫以歌求婚、兄弟讓婚、外公和翠翠相依之情,這些湘西人生命的形態和人生的模式,都隱含著對現實生活中古老的美德、價值觀失落的痛心,以及對現代文明物欲泛濫的批判。作者推崇湘西人的人生模式,也想以此重建民族的品德和人格。

文摘書摘

  ……《邊城》這小城裡雖那么安靜和平,但地方既為川東商業交易接頭處,故城外小小河街,卻不同了一點。也有商人落腳的客店,坐鎮不動的理發館。此外飯店,雜貨鋪,油行,鹽棧,花衣莊,莫不各有一種地位,裝點了這條河街。還有賣船上檀木活車竹纜與罐鍋鋪子,介紹水手職業吃碼頭飯的人家。小飯店門前,常有煎得焦黃的鯉魚豆腐,身上裝飾了紅辣椒絲,臥在淺口缽頭裡,缽旁大竹筒中插著大把紅筷子,不拘誰個愿意花點錢,這人就可以傍了門前長案坐下來,抽出一雙筷子到手上,那邊一個眉毛扯得極細臉上擦了白粉的婦人,就走過來問:“要甜酒?要燒酒?”男子火焰高一點的,諧趣的,對內掌柜有點意思的,必裝成生氣似的說:“吃甜酒?又不是小孩,還問人吃甜酒!”那么,釅冽的燒酒,從大甕裡用木濾子舀出,倒進土碗裡,即刻就來到身邊案桌上了。雜貨鋪賣美孚油,及點美孚油的洋燈,與香燭紙張。油行屯桐油。鹽棧堆火井出的青鹽。花衣莊則有白棉紗,大布,棉花,以及包頭的黑縐綢出賣。賣船上用物的,百物羅列,無所不備,且間或有重至百斤以外的鐵錨,擱在門外路旁,等候主顧問價的。專以介紹水手為事業,吃水碼頭飯的,則在河街的家中,終日大門敞開著,常有穿青羽緞馬褂的船主與毛手毛腳的水手進出,地方像茶館卻不賣茶,不是煙館又可以抽煙。來到這裡的,雖說所談的是船上生意經,然而船只的上下,劃船拉纖人大都有一定規矩,不必作數目上的討論。他們來到這裡大多數倒是在“聯歡”。以“龍頭管事”作中心,談論點在地時事,兩省商務上情形,以及下遊的“新事”。邀會的,集款時大多數皆在此地,爬骰子看點數多少輪作會首時,也常常在此舉行。真真成為他們生意經的,有兩件事:買賣船只,買賣媳婦。大都市隨了商務發達而產生的某種寄食者,因為商人的需要,水手的需要,這小小邊城的河街,也居然有那么一群人,聚集在一些有吊腳樓的人家。這種婦人不是從附近鄉下弄來,便是隨同川軍來湘流落后的婦人,穿了假洋綢的衣服,印花標布的褲子,把眉毛扯得成一條細線,大大的發髻上敷了香味極濃俗的油類,白日裡無事,皆坐在門口做鞋子,在鞋尖上用紅綠絲線挑繡雙鳳,或靠在臨河視窗上看水手起貨,聽水手爬桅子唱歌。到了晚間,則輪流的接待商人同水手,切切實實盡一個妓女應盡的義務。
  初五大清早落了點毛毛雨,上遊且漲點了“龍船水”,河水已作豆綠色。祖父上城買辦過節的東西,戴了個粽粑葉“斗篷”,攜帶了一個籃子,一個裝酒的大葫蘆,肩頭上掛了個褡褳,其中放了一吊六百錢就走了。因為是節日,這一天從小村小寨帶了銅錢擔了貨物上城去辦貨掉貨的極多,這些人起身也極早,故祖父走后,黃狗就伴同翠翠守船。翠翠頭上戴了一個嶄新的斗篷,把過渡人一趟一趟的送來送去。黃狗坐在船頭,每當船攏岸時必先跳上岸邊去銜繩頭,引起每個過渡人的興味。有些過渡鄉下人也攜了狗上城,照例如俗話說的,“狗離不得屋”,一離了自己的家,即或傍著主人,也變得非常老實了,到過渡時,翠翠的狗必走過去嗅嗅,從翠翠方面討取了一個眼色,似乎明白翠翠的意思,就不敢有什么舉動。直到上岸后,把拉繩子的事情作完,眼見到那只陌生的狗上小山去了,也必跟著追去。或者向狗主人輕輕吠著,或者逐著那陌生的狗,必得翠翠帶點兒嗔惱的嚷著:“狗,狗,你狂什么?還有事情做,你就跑呀!”于是這黃狗趕快跑回船上來,且依然滿船聞嗅不已。翠翠說:“這算什么輕狂舉動!跟誰學得的!還不好好蹲到那邊去!”狗儼然極其懂事,便即刻到它自己原來地方去,只間或又想象起什么似的,輕輕的吠幾聲。
  雨落個不止,溪面一片煙,翠翠在船上無事可作時,便算著老船夫的行程。她知道他這一去應到什么地方碰到什么人,談些什么話,這一天城門邊應當是些什么情形,河街上應當是些什么情形,“心中一本冊”,她完全如同眼見到的那么明明白白。她又知道祖父的脾氣,一見城中相熟糧子上人物,不管是馬夫火夫,總會把過節時應有的頌祝說出。這邊說,“副爺,你過節吃飽喝飽!”那一個便也將說,“劃船的,你吃飽喝飽!”這邊若說著如上的話,那邊人說,“有什么可以吃飽喝飽?四兩肉,兩碗酒,既不會飽也不會醉!”那么,祖父必很誠實邀請這熟人過碧溪岨喝個夠量。倘若有人當時就想喝一口祖父葫蘆中的酒,這老船夫也從不吝嗇,必很快的就把葫蘆遞過去。酒喝過了,那兵營中人卷舌子舐著嘴唇,稱贊酒好,于是又必被勒迫著喝第二口。酒在這種情形下少起來了,就又跑到原來鋪上去,加滿為止。翠翠且知道祖父還會到碼頭上去同剛攏岸一天兩天的上水船水手談談話,問問下河的米價鹽價,有時且彎著腰鉆進那帶有海帶魷魚味,以及其他油味、醋味、柴煙味的船艙裡去,水手們從小壇中抓出一把紅棗,遞給老船夫,過一陣,等到祖父回家被翠翠埋怨時,這紅棗便成為祖父與翠翠和解的工具。祖父一到河街上,且一定有許多鋪子上商人送他粽子與其他東西,作為對這個忠于職守的劃船人一點敬意,祖父雖嚷著“我帶了那么一大堆,回去會把老骨頭壓斷”,可是不管如何,這些東西多少總得領點情。走到賣肉案桌邊去,他想“買肉”人家卻不愿接錢,屠戶若不接錢,他卻寧可到另外一家去,決不想沾那點便宜。那屠戶說,“阿公,你為人那么硬算什么?又不是要你去做犁口耕田!”但不行,他以為這是血錢,不比別的事情,你不收錢他會把錢預先算好,猛的把錢擲到大而長的錢筒裡去,攫了肉就走去的。賣肉的明白他那種性情,到他稱肉時總選取最好的一處,且把分量故意加多,他見及時卻將說:“喂喂,大老板,我不要你那些好處!腿上的肉是城裡人炒魷魚肉絲用的肉,莫同我開玩笑!我要夾項肉,我要濃的糯的,我是個劃船人,我要拿去燉葫蘿卜喝酒的!”得了肉,把錢交過手時,自己先數一次,又囑咐屠戶再數,屠戶卻照例不理會他,把一手錢嘩的向長竹筒口丟去,他于是簡直是嫵媚的微笑著走了。屠戶與其他買肉人,見到他這種神氣,必笑個不止。……
  “人家喊,‘過渡,過渡,老伯伯,你怎么的!’”怎么的!翠翠走了,下桃源縣了!”那你怎的?’‘怎么的嗎?拿了把刀,放在包袱裡,搭下水船去殺了她!’……”
  翠翠仿佛聽著這種對話,嚇怕起來了,一面銳聲喊著她的祖父,一面從坎上跑向溪邊渡口去。見到了祖父正把船拉在溪中心,船上人喁喁說著話,小小心子還依然跳躍不已。
  “阿公,阿公,你拉回來呀!”
  那老船夫不明白她的意思,還以為是翠翠要為他代勞了,就說:
  “翠翠,等一等,我就回來!”
  “你不拉回來了嗎?”
  “我就回來!”
  翠翠坐在溪邊,望著溪面為暮色所籠罩的一切,且望到那只渡船上一群過渡人,其中有個吸旱煙的打著火鐮吸煙,且把煙桿在船邊剝剝的敲著煙灰,忽然哭起來了。
  ……

讀書后感

1.《邊城》讀后感

  中篇小說《邊城》,是著名作家沈從文先生寫于1933年的一篇作品,這座《邊城》,最為濃郁地飄繞著沈從文先生的湘西風情。
  《邊城》是我國文學史上一部優秀的抒發鄉土情懷的中篇小說,(沈從文小說的代表作)。它以20世紀30年代川湘交界的邊城小鎮茶峒為背景,以兼具抒情詩和小品文的優美筆觸,描繪了湘西邊地特有的風土人情;借船家少女翠翠的愛情悲劇,凸顯出了人性的善良美好與心靈的澄澈純凈。
  《邊城》以清末時期的湘西茶峒地區為背景,以“小溪”渡口為起點,繞山岨流的溪水匯入茶峒大河,展開了曠野渡口少女“翠翠”與山城河街“天保”、“儺送”兄弟的動人愛情故事。沈從文先生極為優美而流暢的語言文字,如詩如畫般描繪了白河沿岸恬靜幽美的山村,湘西邊城濃郁的風土民情:“近水人家多在桃杏花裡,春天只需注意,凡有桃花處必有人家,凡有人家處必可沽酒。夏天則曬晾在日光下耀目的紫花布衣褲,可做為人家所在的旗幟。秋冬來時,房屋在懸崖上的,濱水的,無處不朗然入目。黃泥的墻,烏黑的瓦……” 。這些充滿了自然真樸與生息傳神的描寫,給人以極美的享受。
  隨著故事的展開,《邊城》描述了河街繁華祥和的碼頭市井,湘西淳樸厚道,善良篤信的世道民風。河街雖有“一營士兵駐老參將衙門”,有地方的“厘金局(稅收征稽)”,卻仿佛并不存在,林林瑯瑯“五百家”,各處是一片繁忙的勞作、古樸的店鋪、悠閑的生活景致。“船來時,遠遠的就從對河灘上看著無數的纖夫……帶了細點心洋糖之類,攏岸時卻拿進城中來換錢的。大人呢,孵一巢小雞,養兩只豬,托下行船夫打副金耳環,帶兩丈官青布或一壇好醬油、一個雙料的美孚燈罩回來,便占去了大部分作主婦的心了”。河街上,就連妓女也為世風所感,“永遠那么渾厚……盡把自己的心緊緊縛在遠遠的一個人身上,做夢時,就總常常夢船攏了岸,一個人搖搖蕩蕩的從船跳板到了岸上,直向身邊跑來”。這些客觀生動的描寫,反映了沈先生鳳凰縣生活的深厚基礎,當年對“河街”生活細膩的觀察,對湘西民俗風情的諳熟,直觀與遐想的特寫抓住精彩的瞬間,給人以鮮活的生活場景。“河街”上雖有三教九流,以及“纖夫” 、“船夫” 、“妓女”等生活在最低層的民眾,但做為當年“新文化”的杰出作家,也許是為了愛情主題,未提及階級對立或社會矛盾。
  我們雖然僅僅是從文字上了解湘西的那個遙遠的時代,未必真悟是什么樣的社會環境,但《邊城》卻是沈先生描述的類似于陶淵明筆下的現代“桃花源”,與當時“爭亂”的外世隔絕,從中不難看出沈從文先生對和諧美好社會的向往和追求。
  《邊城》塑造的主人公渡船少女“翠翠”,是純潔美麗的化身,是《邊城》美好的靈魂:“阿公”老船夫是淳樸厚道卻也倔強的老人,他為翠翠美麗而自信驕傲,為了翠翠嫁一個好人家,他不計地位的貧寒低賤,內心凄苦憂慮與責任自信交錯。前清解甲流落軍官“順順”憑著一些積蓄經營木船,事業興旺發達,又因大方灑脫,仗義慷慨,誠信公道,被眾舉為“掌水碼頭”一方豪杰紳士。他的兩個兒子“大老”和“二老”受父親江湖風范教育熏陶,在浪裡行船摔打錘煉,皆成為江湖“岳云”式聰明英俊少年。在渡溪或“逮鴨”的競技后,兄弟二人心中都是與翠翠一見鐘情,深深愛上了美麗的翠翠,“二老”儺送為追求翠翠寧可要條破渡船而不要那座“新碾坊” 。“大老”天保在與翠翠提親的一次次混沌不清的“馬路” ,“車路”推辭中,決不放棄對美的追求,執著的兄弟二人互明心事后,毅然甘愿站在月夜山崖上為翠翠唱“三年六個月”的歌。
  《邊城》是一幕愛情的悲劇,看似文字輕松酣暢的流淌,實則筆墨濃暈幽幽的凝重,她的感人正是愛情悲劇的美麗。沈先生筆下的妙齡翠翠,細膩的再現了一個少女春情朦朧的心裡變化,生動的刻畫了少女羞澀的恍惚與冷漠。由于從未有過母愛和做為女性的涉世,心理孤獨的翠翠面對癡心愛情不知所措,一次次含蓄埋沒,躲避推脫,終于憂郁等待竟是一場悲劇。山崖上再也聽不到天保和儺送兄弟月夜的山歌,天保在漩渦中溺水身亡,儺送悲痛之際又不愿接受家中“新碾坊”的催逼,去了遙遠的“桃源”地方。在這令人心碎的時刻,阿公在吃了掌水碼頭“一悶拳”的怨恨后,那個暴雨雷鳴的夜晚,碧溪岨的白塔終于倒塌,翠翠唯一的親人,辛勞一生的老船夫在睡夢中帶著憂慮和期待撒手西去。翠翠在楊馬兵等人述說中,明白了一切,她痛哭了一個晚上,可是那如歌的歲月似白河流水滔滔而去。
  《邊城》的結尾也揮灑的十分悲壯幽深,意境深沉:“到了冬天,那個圯坍的白塔,又重新修好了。可是那個在月下歌唱,使翠翠在睡夢裡為歌聲把靈魂輕輕浮起的年輕人,還不曾回到茶峒來”。
  “…………。”
  “這個人也許永遠不回來了,也許‘明天’回來!”,沈先生詩歌般精妙的幾筆點綴,給人留下了悠長的惋惜和無限的牽掛期盼。

2.讀沈從文《邊城》之隨想

  昨晚看完了沈從文的《邊城》,說不出的感覺,心裡好像有點堵。慶幸自己生活在今天—— 一個可以不必再壓抑情感、不再那么緩慢的時代。當然,也被文中秀美、恬靜的自然風光和純樸的民風所深深吸引,仿若自己也成為邊城的一員,呼吸著那裡純凈的空氣。
  其實,了解一個社會的生存狀況,從男女之間的婚戀關系中最可明晰,雖呈現的是男女間的關系,可暴露的卻是整個社會的經濟、政治和文化道德的狀況。男女間那源于自然的神秘吸引,中間隔著整整一部人類的艱辛歷史。
  美麗的邊城,由于其所處的地理位置,其實還是一個人性受束縛程度較低的環境,可是,我們依然從生活在那裡的人們身上感受到深刻的歷史痕跡——那已經深植于中國人血脈中的痕跡。
  翠翠,一個青澀、情竇初開的女孩兒,她的羞澀是自然的、不做作的,但卻是中國幾千年道德、文化在每一個女人血液中的沉淀——是的,是經濟文化的產物,而非原初性的;是屬于東方的,而非人性的;是人類社會的產物,而非動物的本能。——是的,那深刻在女性血脈中的面對男性的自卑,那壓抑真實感情、等待幸福降臨的被動,都是人類幾千年歷史所賦予女性的性別特質。
  那位深愛著孫女、渴望孫女能夠得到幸福的善良、可愛的老船夫,亦無法跨越歷史和時代所賦予他的局限性。為了孫女的親事,他內心所呈現出的渴望、焦慮、自尊、自卑、掩飾、吞吞吐吐、欲說還休、矛盾、掙扎——是那樣令人痛心和無奈。是的,他豈是在與自己的內心斗爭?他是在與整整一部人類歷史較量,他怎能超越時代給孫女一份自己把握的了的幸福?—— 最后,老船夫帶著一生巨大的遺憾走了,他無法把握女兒的幸福,亦無法把握孫女的幸福。而翠翠,除了等待幸福,還能有第二條可以通向幸福的路嗎?
  其實,這豈是發生在一個邊城的故事?這難道不是中國幾千年來天天在發生的故事?那坐在溪邊高巖上默想的又豈是翠翠?那難道不是千百年來無數渴望幸福的女人?
  是的,誰能把握自己的幸福?誰又能跨越歷史享有不受時代束縛的幸福?——男人與女人的真正相遇,中間真的是隔著千山萬水、隔著一部厚重而艱難的人類成長史。可那樣的一天真的值得期待、值得向往,因為,那是人性真正解放的日子,那是人類走出歷史陰影的日子,那是人類不僅在物質上也是在精神上真正豐盈的日子——盡管路還很長,但值得人類不竭地追求和向往。
  忽然就被那些大膽直白的、洋溢著青春喜悅的男孩、女孩,男人、女人間那一點不古典、一點不含蓄的“我愛你”深深打動!竟至要流淚了——因為想到了翠翠。

3.《邊城》讀后感

  邊城此文讀來鄉土氣息極重,我十分喜愛,可能因為從小也是長在鄉土氣息重的縣城有關。讀此文,就如聞到了故鄉的氣味。
  三四年的邊城,如魯迅的藥,冰心的小桔燈等其他現代小說般,十分多的象征,且善用象征,十分的妥帖,不像如今排山倒海,不入流的東西們般,牽強附會,全是噱頭。
  但是作為一個水準有限的學生,分析它的象征,實在一件過于高難度的行為,況,70年來,人們所通讀透解,加上沈從文先生自己也提過一二,具體他指的是何物,所以我若排除人們所公認的象征,去努力發現新的象征,必然落入晦澀牽強的套路。
  故此,我將試著談論我的感受,沈先生的作品所彌漫出的沁人泥土味道。
  邊城,出這樣一個名字,沈先生顯然是想表現不為功利所染的淳樸風土人情。文中所出現背景和事物大都為自然物或與自然融為一體的東西――自然和人互相握手的產物,河流,山,渡頭,渡船,竹林,茅屋,小鎮。文中的人也是不功利的。阿公擺渡死不肯收錢,反而到處請人喝酒,買豬肉互相推錢,小鎮裡婚嫁自由,只要兒女們喜歡。即便是文中最有錢的順順,也是一個不十分在意錢的人,慷慨得很。而小鎮裡,有錢人家的兒子喜歡窮人家的姑娘,拋了門當戶對的聘禮,要娶窮人家姑娘,也不是什么新聞。可見,邊城,這樣一個地方,是重義輕利的,不為商業氣息所熏染變質。
  最有說服力的,就是文中所說的寄食者(妓女)文化,也如此的與眾不同。即便社會上最勢利的東西的產物,小鎮裡最勢利的角落,也因人的淳樸,也是如此的敷衍著勢利,而盡力過著如此人性化的生活。甚至,樓上的歌聲,也就是她的生計,可以因為河上的一個口哨,而嘎然而止。
  文中處處不點出邊城的不功利,人人以反功利為榮。從中透露出沈先生對此的喜愛。
  下面我重點分析一下阿公的重義輕利。孫女倆生活拮據,可阿公卻為人如此的“不愛錢”,似乎與錢有仇般,處處與錢為難。實際上,阿公是古早的邊城人思想,以不愛錢為榮。
  文中幾處自豪的提到茶峒人平素品德,而正因為阿公的性格正符合茶峒人的道德觀,所以為人們所推崇,提起渡船,無人不知那個豪爽老人,當然,可以說每個人都擺渡,所以知道她,但是,從文中人們對老人的熟悉和態度可以看出,人們對他性格的尊敬,甚至他去買東西,“一定有許多鋪子上商人送他粽子與其他東西,作為對這個忠于職守的劃船人一點敬意”。
  文中有個細節,翠翠不愿去看熱鬧,要與阿公守船時,阿公便拿茶峒人品德去壓她,以使她乖乖去玩。為什么要品德壓一個女孩子呢,因為對阿公自己,這是最具權威性的東西,所以下意識的拿來“恫嚇”翠翠。
  文中描述了當事情與錢發生關系時,阿公的處理模式—-一定是互相推諉,仿佛錢是人人都不要的東西般,在這些爭執裡,誰要是最后占了錢的便宜,誰就是輸家。這倒是讓我想起了故鄉的風情,有時也是如此。互相推諉前遍,來來去去沒個停,有時甚至擲錢與地上,而人奔走開了。
  文中也安排了幾個推錢的場景,讀來就如生活中發生的事般真實。令人印象最深的就是與屠夫的爭執,還有一個定要留錢的擺渡客。沈先生對此類場景津津樂道,可見他對這種風情的喜愛。人人以情義為重,一不要錢為榮,這便是沈先生所念念不忘的人土風情。
  但是文中也表現了重利輕義的外來文化,透露出沈先生的擔憂。邊城中最具“勢利”性的,就是那間碾坊,而碾坊的主人出場,就是金錢相伴,她描述了夫人十分自然地從身上摸出一銅子,塞到翠翠手中,就走了,完全不解當地風情。當然,我并沒有說誰的錯,我是說,碾坊陪嫁,之類的事情,可以看出,王團總家,即便不是以金錢在思維,也是十分地看重金錢,并且毫不掩飾,這與邊城風情,就本質的不同。
  邊城式的鄉土氣息,在外來文化的侵蝕中,到底往何處去,這是沈先生的深沉擔憂,她既愛這泥土氣味,憎惡重利輕義,以鄉下人自居,但又看到大勢必然,純粹阿公式的文化古早行將死去,翠翠的去向象征著這邊城文化到底往何處去。其實,不論往何處去,都不是沈先生想要的,沈先生都不會以為是喜劇。嫁大老,沈先生對大老不滿,嫁二老,象征著本土文化的變質,出走,則如魯迅言,不是回來,就是墮落。以上象征,是他人觀點,但十分符合沈先生的本意。但是以沈先生的性格,又不愿看到翠翠又不好的結局,用他自己的話說,他其實竭力呵護著他們。因此,邊城以等待做結局,不讓翠翠走向必然翠走向的未來。又或者,沈先生在等待更好的結局,等待拯救翠翠與本土文化且符合沈先生自己心意的方法。他讓翠翠的等待留在紙上,幾十幾十年的等下去,希望等到翠翠好的出路。
  看看我們周圍的世界,翠翠所象征的文化,到了今天,真的得到好的出路了嗎?或許,得到了拯救,或許,只留下了殘跡而已。
  或許,只有沈先生的碑文永留世間——-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理解人。
  只有沈先生描繪的樸實的人的美,是必然留存下去的。或許,為先生寫點悼念的話,只能寫三個字。
  ——美永存

4.《邊城》讀后感

  生活是活動的,圖畫是靜止的。生活供以人生命,圖畫供以人欣賞。
  農村山城是一幅靜止的圖畫。千年萬年不變。生活裡面的人叫畫中人。他們在社會上地位可以略過不計。然而畫中一切于畫外的人永遠充滿向往。
  東晉陶淵明的《桃花源記》中記載:問今是何時,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這些無論魏晉的人的生活在別人眼中卻是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的怡然自樂。
  沈從文也有文《桃源與沅洲》說:“千百年來讀書人對于桃源的印象既不怎么改變,所以每當國力衰弱發生變亂時,想做遺民的必多,這文增添了許多人的幻想,增加了許多人的酒量。至于住在那裡的人呢,卻無人自以為是遺民或神仙,也從不曾有人遇著遺民或神仙。”
  農村的確只是失意人酒后的談資或閑暇人的雅興。至于生活在那裡的人呢,卻無人以為自己是神仙和遺民。他們生存在所謂的世外桃源,承載著圖畫的完美與歷史的厚重。他們無法擺脫如畫般靜止的命運與生活。這潛在流動的悲劇命運。
  《邊城》裡那一種沉重古老靜止的邊城風景,以及邊城小人物的生活狀況,如畫。而畫中的人物呢?
  茶峒,小溪,溪邊白色小塔,塔下一戶人家,家裡一個老人,一個女孩,一只黃狗。太陽升起,溪邊小船開渡,夕陽西沉,小船收渡。這生活無形中就構成了一幅圖畫,有如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這意象與味道。
  它們沉淀了恢弘滄桑,沉寂凄婉的悲壯。
  作為圖景,有永不褪色的鑒賞價值,濃厚的鄉土氣息。作為真實,卻有它無法承載的厚重。作為生活其中的人更是另種悲涼,無奈。
  翠翠的母親與一個軍官私生下她就早死去,父親她剛誕生起就遠去。從小相伴翠翠的是黃狗,阿公,渡船,渡口以及對母親依稀回憶。成年累月感受的是臨溪石頭,天光日月,河風。
  翠翠在風日裡長養著,把皮膚變的黑黑。觸目為青山綠水,一對眸子清明如水晶。自然長養她且教育她,為人天真活潑,處處儼然一只小動物。人又那么乖,如山頭黃麂一樣,從不想到殘忍事情,從不發愁,從不動氣……儼然圖景中一道風景。她生活在這亙古不變的圖畫裡。
  風和晴朗的天氣無人過渡,鎮日長閑。祖父同翠翠便坐在門前大巖石上曬太陽;或把一段木頭從高處往水中拋去,鏃的使身邊的黃狗自巖石高處躍下把木頭銜回來;或翠翠與黃狗張著耳朵聽祖父講城裡很多年前的戰爭故事;或祖父同翠翠兩人各把小竹做成的豎笛含嘴裡吹迎親送女的曲子……
  遇到過渡的是新娘。翠翠必爭著做渡船夫。站在船頭,懶懶的攀緣纜索讓船緩緩過去。花轎到岸拉,翠翠必站在小山頭,目送這些遠去,方回轉船上,把船靠近近家的岸邊。獨自哼唱或采一把野花束在頭上裝扮新娘子…… 而先說媒的是老大,老大卻死去了。翠翠還不知怎么回事就背上了莫須有的罪名。老二因為家庭的阻力,舍棄翠翠下桃源去。翠翠的愛情破滅。阿公死了,她仍與黃狗來弄渡船。
  整個只在一幅平靜滄桑的的圖畫中。給人無以承受的悲嗆,無以承載的重量。畫外多少人對這種白描的圖畫不感興趣?不會想象那裡是個世外桃源?但有多少人真正去過文中所表敘的生活?生活不是圖畫。生活需要流動。
  到了冬天,那個塔了的白塔又重新修好。可是那個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夢裡為歌聲把靈魂輕輕浮起的年輕人,還不曾回茶峒。凄涼樸素,憂傷結束了。
  所有心思浮動,所有山川日月沉靜入畫中,凝結畫中。沉積它厚重的背景:世外桃源還是小山城?小山城是世外桃源,可那種生活卻不是想象的。所謂無論魏晉的人從不知自己是神仙和遺民。生活不同圖畫。

5.《邊城》讀后感

  《邊城》展示給讀者的是湘西世界和諧的生命形態。《邊城》中的一切都是那樣純凈自然,展現出一個詩意的自然環境與人類社會。《邊城》也許是作者努力建構的充滿自然人性與牧歌情調的世外桃源。
  一、人性的張揚
  在現實生活中由于現代文明已經滲透進邊遠偏僻的湘西,作家感到昔日寧靜和諧的生活環境與淳樸善良的民風將難以維系。正如他自己所說:“我所能做到的不過是在文學作品中構筑一座供奉人性的小廟而已。”在這部小說裡作者塑造了一群閃耀著神性之光的理想人物。這也許是作者對人性美的熱著與熱愛的表現,作者是極力張揚人性中善的一面的。在小說中人性中莊嚴、健康、美麗、虔誠等都有所展現,一切都充滿了善,處處閃耀著人性的光環。
  二、命運的無奈
  小說中最終美好的一切只能存留在記憶裡:天保與儺送一個身亡,一個出走,祖父也在一個暴風雨的夜晚死去,一個順乎自然的愛情故事以悲劇告終。一部極力張揚人性美的小說卻以悲劇而告終,這不能不使讀者陷入無邊的悵惘。作者自己曾說:“一切充滿了善,然而到處是不湊巧,既然是不湊巧,因之樸素的善終難免產生悲劇。
  沈從文筆下的“鄉下人”并非現實鄉下人的寫照,而是沈從文在回憶湘西時,對鄉下人的一種理想化描寫,沈從文自稱“我是一個鄉下人”, 對鄉下人的想象基本囊括鄉下人的所有方面。
  自然的性愛觀,鄉下人對性的直言不諱,是沈從文寫他們的原由之一,鄉下人的性愛熾熱、真誠,哪怕是水手和妓女的性愛同樣充滿生命的激情,柏子勞累一月所的工錢全給了妓女,妓女對水手的愛同樣是一種畸形的忠誠。在《阿黑小史》中,阿黑與五明的性愛得到父親的認同,年輕人,非要變成一個人,似乎沒有不可以的理由。這與城市人形成鮮明對比,不注重物質。
  自然的人生觀,《三三》《蕭蕭》等文章中,人物生活自由自在,不受任何約束。

6.《邊城》讀后感

  水令/文
  一條溪,
  淌了千年,
  卻沖不淡那一份幽柔的愛。
  一首曲,
  唱了千年,
  卻道不盡那一段纏綿的情。
  一個是豪放豁達,
  一個是溫柔美麗,
  卻同是一種相思,一處哀愁,
  而這愁的對面,
  卻是一份割舍不斷的手足深情。
  碧溪水柔韌澄清,
  茶峒山淳樸而堅定。
  依山傍水的緣啊,
  卻是生生世世的一場宿命。
  虎耳草采一把,
  傳情曲唱一夜。
  你,卻在夢裡將淚流盡。
  坍塌的白塔,
  擋不住墜落的流星。
  一生的親情啊,
  也隨著這一場濁雨落入碧溪遠去。
  不曾回來的歌聲啊,
  是誰為你把靈魂浮起,
  是誰為你將命運囚禁。
  是這一溪翠竹依傍的水,
  是這一首翠雨相憐的曲。
  來來回回的渡船只為找尋
  那曾經的一片磬香,
  可終究離不了那擺渡的繩索,
  只得翹首遠方的兇灘,
  守望這一溪水,
  守望這一首曲。
  愛情無悔,
  幽幽水令。

7.《邊城》讀后感

  儺送的離開和沈從文的離開模式有什么不同?
  最近在看沈從文的《邊城》無聊的時候看著看著就想起了沈從文的生活經歷來。沈從文在他的一生中就知道的,就有兩次逃離。第一次是他還處在初戀的年齡的時候經常向沈從文借錢 的兩姐弟,最終并造成了沈從文的母親的離開,也使她從“以后或者成為一個紳士,娶一個有點臉面的人家的女兒”的生活軌道中逃離出來。這次初戀,筆者認為,這裡有很多和翠翠挪送的愛的原形。或者是在描寫這感情的時候,沈從文是參照了他年少時候的這段經歷的。
  當時若能寫個長篇小說,照《邊城題記》中所說來寫崩潰了的鄉村一切,來消耗它,歸納它,也許此后可以去掉許多困難。但這種題目和我當時心境都不相合。我只重新逃避到字帖賞玩中去。我想把寫字當成一束草,一片破碎的船板,儼然用它為我下沉時有所準備。我要和生命中一種無固定性的勢能繼續掙扎,盡可能去努力轉移自己到一種無礙于人我的生活模式上去。
  之前沈從文在邊城的提記就顯得有些力不從心了,而事實上,邊城的美學意義是建立在一個虛幻的愛情上面的,這個愛情或者是不現實的,但是,卻存在沈從文的心中,是一個混合體。他的主人公,間或有張兆和的影子,有沈從文的影子,但是卻少不了他的出逃的經歷在裡面這是一個膽小而知足且善逃避現實者最大的成就。

8.有關《邊城》的歌

  《等等等等》
  歌手:黃磊
  詞:許常德曲:顏志琳
  53331歌詞
  這原是沒有時間流過的故事
  在那個與世隔絕的村子
  翠翠和她阿公為人渡船過日
  十七年來一向如此
  有天這女孩碰上城裡的男子
  兩人交換了生命的約誓
  男子離去時依依不舍的凝視
  翠翠說等他一輩子
  等過第一個秋
  等過第二個秋
  等到黃葉滑落
  等等到哭了
  為何愛戀依舊
  她等著他的承諾
  等著他的回頭
  等到了雁兒過
  等等到最后
  竟忘了有承諾
  一日復一日翠翠純真的仰望
  看在阿公的心裡是斷腸
  那年頭戶對門當荒唐的思想
  讓這女孩等到天荒
  那時光流水潺潺一去不復返
  讓這辛酸無聲流傳

3.1984年凌子風執導電影

邊城

詳細資訊

  英文名Border Town
  別名Bian cheng
  語言 漢語國語
  時長104 min
  國家地區中國
  上映信息1984年 中國
  導演凌子風 (Zifeng Ling)
  編劇李雋培 (Li Juanpei) 凌子風 (Zifeng Ling) 沈從文 (Congwen Shen) She Congwen 姚云 (Lao Yun)

演員

  馮漢元(老船夫)
  劉漢樸(順順)
  戴吶(翠翠)
  劉魁(天保大老)
  石磊(儺送二老)
  金風(楊馬兵)
  羅元明 (Yuanming Luo) 陳宗達 (Zongda Chen) 潘玫 (Mei Pan) 白銘 (Ming Bai) 彭名燕 (Mingyan Peng) 類型 邊城
  制作公司北京電影制片廠 / Beijing Film Studio

劇情

  北京電影制片廠 / Beijing Film Studio 根據沈從文同名小說改編。
  故事發生在民國初年湘西山區一個偏遠的小鎮–茶峒城。離城兩裡有一個渡口,擺渡的是70歲的老船夫和他的外孫女翠翠。17年前,翠翠的母親因和一個屯防軍人相愛而有了孩子,結婚不成卻又不愿私奔,便在生下孩子后喝了溪中的冷水死去。17年后,當翠翠長到她母親當年的年齡時,外孫女的婚事便成了老船夫的一塊心病。他只有一個夙愿,就是一定要把翠翠交給一個可靠的人。茶峒城裡有一位叫順順的船總。他家擁有四條船的業,在方圓幾十裡內頗有名望。順順有兩個相貌英俊的兒子,他們都長到了該娶親的年齡。天保大老生性憨厚、沉默寡言,儺送二老卻眉清目秀,唱得一手好山歌,被當地人譽戲臺上的"岳云"。兄弟倆從小一起長大,感情至深。可在這件事上卻發生了矛盾,因他們同時愛上了翠翠。翠翠年方十五,情竇初開。雖然從第一個端午節夜晚偶然邂逅二老,心中生異樣情感,但在二老面前卻總是躲躲閃閃。這可難了老船夫,當天保大老派人來提親時,老船夫因不明翠翠心思,說話吞吞吐吐,引起了大老的不滿。一天,兄弟倆終于在一個平靜的溪邊,不動聲色地把話挑明了。他們商定,同時到翠翠家對岸小溪的高崖上唱情歌,由蒼天選擇。老船夫聽到情歌,迫不及待地往城裡向大老報信,說事情有望。不料,這歌卻是二老唱的。半個月過去了,老船夫再沒有聽到情歌。就在這時,噩耗傳來,大老在跟貨船下川東經青浪灘時,由于婚事未成,胸中郁悶,不慎落水淹死了。順順一家便將大老的死怪罪于老船夫。老船夫因此精神上受到沉重打擊。日子一天天過去。老船夫漸漸知道了翠翠心中真正喜歡的人。一日,在擺渡時,遇到二老,老船夫有心招呼他,二老由于手足之情,不能忘記哥哥的死,便對老人報以冷眼。老船夫又硬著頭皮到順順家去提親,又被順順拒絕。諸多不順和碰壁使老船夫更加翠翠的命運擔憂。這時,中寨王團總派人到順順家女兒提親,他們拿一座新碾房做嫁妝,使順順欣然同意。可二老因心中想著翠翠,拒絕了這樁婚事。但懾于父命,只好以跟貨船下辰州、出去闖闖理由,遠走逃避。老船夫見翠翠婚事無望,自己的夙愿落空,他心力交瘁,終于在一個雷雨交加的夜晚,躺在床上死去。老船夫死后,渡口的木船上,只剩下翠翠一個人了,但翠翠卻明白了許多老人在世時所不明白的事。悲痛并沒有使她走母親走過的路,她接替了老船夫的工作,終日來往人擺渡,同時,她守候在渡船上,等待著二老的歸來。
  70歲的老船夫與外孫女翠翠相依為命,老船夫的夙愿就是把翠翠交給一個可靠的人。茶峒城裡的船總順順有兩個兒子天保大老生性憨厚、沉默寡言,儺送二老眉清目秀,唱得一手好山歌。兄弟倆感情深厚,卻又同時愛上了翠翠。翠翠喜歡二老,卻又不肯說明心意,使得老船夫非常為難。后又因種種誤會,事情被擱置下來。但隨后傳來大老因婚事未成心裡郁悶不慎落水淹死的噩耗。老船夫終于明白了翠翠的心意,但二老對哥哥的死難以釋懷。老船夫又硬著頭皮前去提親,又被順順拒絕。與此同時,順順同意了中寨王團的提親,但二老卻因心中仍想著翠翠拒絕婚事,最后懾于父命,以出去闖蕩為由,遠走逃避。老船夫因心力交瘁,終于在一個雷雨交加的夜晚死去。翠翠終于明白了許多事情,接替起老船夫的工作,守候在渡船上等待二老的歸來。

花絮

  影片根據沈從文同名中篇小說改編,以撐渡老人的外孫女翠翠與船總的兒子天保、儺送之間的愛情糾葛為主線,用浪漫主義手法展示出民國初年湘西小山村的風土人情和美麗的自然風光,具有一種田園牧歌般的情調。影片一方面挖掘了中華民族古早的人情倫理,另一方面又揭示了封建落后的愚昧思想對人的束縛和造成的悲劇。該片獲1985年第5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導演獎,1985年加拿大第9屆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評審榮譽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