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產稅


遺產稅

遺產稅是一個國家或地區對死者留下的遺產征稅,國外有時稱為“死亡稅”。遺產稅有助于加強對遺產和贈與財產的調節,防止貧富過分懸殊,開征遺產稅已列入中國稅制改革的議事日程。遺產稅是以被繼承人去世后所遺留的財產為征稅對象,向遺產的繼承人和受遺贈人征收的稅。征收遺產稅,對于適當調節社會成員的財富分配、增加政府和社會公益事業的財力有一定的意義。遺產稅常和贈與稅聯系在一起設立和征收。但是,為了吸引投資和資金流入,也有一些國家和地區故意不設立遺產稅或者廢除遺產稅。

基本概況

  【中文表述】遺產稅遺產稅漫畫【英文表述】Estate Tax, Inheritance Tax
  【基本概念】遺產稅是政府對遺產的征稅,一般認為,遺產稅有助于舒緩貧富懸殊。遺產稅是以被繼承人去世后所遺留的財產為征稅對象,向遺產的繼承人和受贈人征收的稅,是世界上許多國家和地區征收的一種稅收,但也有國家和地區是出于吸引投資、吸引資金流入或其他考慮而特意不設立遺產稅或者廢除遺產稅的。

遺產稅分類

按課征的模式不同可具體劃分為

總遺產稅

分遺產稅

總分遺產稅

總遺產稅

  總遺產稅是對財產所有人死亡后遺留的財產總額香港遺產稅進程綜合進行課征。規定有起征點,一般采用累進稅率,不考慮繼承人與被繼承人的親疏關系和繼承的個人情況。

分遺產稅

  分遺產稅是對各個繼承人分得的遺產分別進行課征。考慮繼承人與被繼承人的親疏關系和繼承人的實際負擔能力,采用累進稅率。

總分遺產稅

  總分遺產稅,也稱混合遺產稅,是對被繼承人的遺產先征收總遺產稅,在對繼承人所得的繼承份額征收分遺產稅。兩稅合征,互補長短。早在古代埃及、希臘和羅馬帝國時已有遺產稅的征收。
  總分遺產稅,兼蓄了總遺產稅和分遺產稅兩種遺產稅的優點,先對遺產總額征稅,使國家稅收收入有了基本的保證。再視不同情況,有區別地對各繼承人征稅,使稅收公平得到落實。但總分遺產稅也存在缺點是,對同一遺產征收兩次稅收,有重復征稅之嫌,使遺產稅制復雜化。
  這種制度的特點是“先總稅,后分稅”,表現為先對總遺產征稅,然后根據實際情況對各繼承人征稅,這樣就既保證了稅源,又體現了社會公正,稅負公正。

遺產稅起源

  開征遺產稅可節約資本,平均社會財富,減少社會浪費,提倡勞動所得,增加國庫收入,補充所得稅的不足。遺產稅最早產生于4000多年前的古埃及,出于籌措軍費的需要,埃及法老胡夫開征了遺產稅。近代遺產稅始征于1598年的荷蘭,其后英國、法國、德國、日本、美國等國相繼開征了遺產稅。
  中國早在1940年7月1日正式開征過遺產稅。新中國成立后,1950年通過的《全國稅政實施要則》將遺產稅作為擬開征的稅種之一,但限于當時的條件未予開征。1994年的新稅制改革將遺產稅列為國家可能開征的稅種之一。1996年全國人大批準了《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九五”計畫和2010年遠景目標綱要》,綱要中提出“逐步開征遺產稅和贈與稅”。

在中國的現狀

  中國開征遺產稅與贈與稅還存在以下一些困難:一是稅源上。中遺產稅漫畫國尚處在市場經濟初級階段,雖然出現了一部分較富裕的人,但整體來講還是少,稅源不容樂觀,而且這部分人財產的情況比較分散隱蔽,很難掌握他們的真實財產情況;二是很多人對遺產稅的意識還較淡薄,沒有真正理解遺產稅;三是在征收上拿到的錢有限,還容易得罪人,在目前征管力量不夠的情況下,勢必會影響到稅務人員的工作熱情。鑒于存在的困難,借鏡上述國家的經驗,中國開征遺產稅時應著重考慮以下四個方面:
  1、剛開始征遺產稅時,征收面不要太寬,起征點不要定得太低,不能簡單從工資收入來定,要綜合現代人收入結構特點,充分考慮非工資收入占總收入的比重。重點征收有巨額財產的人的遺產,對一般人應采取照顧,這樣征收管理就可以簡化,而贈與稅宜暫慢開征。
  2、稅率應采取累進稅。我國遺產稅可采取逐步推進辦法,可先定框子,再逐漸細化。條件好的可先開展,然后再推進到全國。
  遺產稅制度分類表3、著手建立個人資產檔案管理和價值評估制度。這是一件實施起來難度很大的工作:需要立法規定個人財產的神圣不可侵犯;需要健全交易中心的票據管理,對凡是沒有合法交易票據的一定價值以上的資產,均視為非法財產;制定包括評估資格、評估對象、評估周期、價值認定等內容的一套個人財產評估辦法。
  4、盡快設計出有效防止個人財產向國外轉移的約束制度。開征遺產稅后有可能引起資本外逃。由于中國目前有關部門無法對遺產稅的“納稅大戶”富裕階層進行有效的財產監管,而那些“富翁”尤其是那些“巨富”很可能會效法美國的逃稅者,輕而易舉地攜巨資“逃”到另一些未開征遺產稅或遺產稅率較低的國家尋找“樂土”。

發展趨勢

  (一)遺產稅和贈與稅將可能逐漸轉為地方稅種。 遺產稅和贈與稅在多數國家是放在中央稅收中,這與征收這兩個稅種公平財富分配的目的是分不開的。長期以來強調政府調節作用都是著眼于中央政府,而往往忽視地方政府,但在征收過程中,這兩個稅的收入不多,所費成本不少,由中央政府征收似不如交給地方政府好。且近年來各國都比較重視地方體系的發展和調整,從調勸地方積極性,便于征管的角度考慮,將其作為地方稅種為好。
  (二)兩稅的配合問題將有新的突破
  各國尋求解決兩稅配合問題已有多年。從簡化稅制、減少征收阻力等方面考慮,這個問題將會有新的突破,發達國家方面可能傾向于將兩稅合并,而開發中國家可能將兩稅并為一個稅種。從稅制模式變動看則不會有太大的變化。
  (三)稅率設計將趨向簡單化和兼顧公平
  由于稅率是關系到納稅人稅負和國家稅收收入的核心,稅率的設計和變動將更謹慎,今后各國稅率仍將以超額累進稅率為主,另外還會根據繼承人的親疏關系的不同而采用不同的稅率。
  (四)遺產稅和贈與稅的征收管理將進一步加強
  從發展趨勢來看,重點將是進一步完善財產評估工作,包括加強對中介機構的管理,同時適當修訂有關免稅規定。而對開發中國家最主要是加強立法,增強公民的意識,改進財產評估機制,建立和完善財產評估制度,加強稅務人員的法制觀念和業務貭素的培養等等。

委員提案

  2009年3月3日,被稱為“中國首善陳遊標”的陳遊標接受采訪時表示:“我將向全國兩會提交提案,呼吁向富人征收遺產稅。”在回答“生意和慈善間的精力沖突怎么解決”時,陳遊標表示:“我捐得越多,得到的越多。我回報社會,現在也看到了社會對我的無形回報。我認為富人更應該回報社會,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種恥辱”。政協開幕式結束后,陳遊標表示,將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提出關于向富人征收遺產稅的提案,遺產稅比率至少應為60%,而他自己將拿出90%的遺產稅捐給社會。

中華人民共和國遺產稅暫行條例(草案)

  2004年9月21日
  第一條凡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居住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死亡(含宣告死亡)時遺有財產者,應就其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境外的全部遺產,依照本條例的規定征收遺產稅。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居住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以及外國公民、無國籍人,死亡(含宣告死亡)時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遺有財產,應就其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遺產,依照本條例的規定征收遺產稅。
  第二條本條例規定應征收遺產稅的遺產包括被繼承人死亡時遺留的全部財產和死亡前五年內發生的贈與財產。
  第三條遺產稅的納稅義務人依照下列順序確定:
  (一)有遺囑執行人的,為遺囑執行人;
  (二)無遺囑執行人的,為繼承人及受贈人;
  (三)無遺囑執行人的、繼承人及受贈人的,為依法選定的遺產管理人。遺產稅的納稅義務為無行為能力人或者限制行為能力人時,其納稅義務由其法定代理人或監護人履行。
  第四條無人繼承又無人受遺贈、依法歸國家所有的遺產,免納遺產稅。
  第五條下列各項不計入應征稅遺產總額:
  (一)遺贈人、受贈人或繼承人捐贈給各級政府、教育、民政和福利、公益事業的遺產;
  (二)經繼承人向稅務機關登記、繼承儲存的遺產中種類文物及有關文化、歷史、美術方面的圖書資料、物品、但繼承人將此類檔案、圖書資料、物品轉讓時,仍須自動申請補稅;
  (三)被繼承人自己創作,發明或參與創作,民明并歸本人所有的著作權、專利權、專有技術;遺產稅相關漫畫(四)被繼承人投保人壽保險所取得的保險金;
  (五)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參加的國際公約或與外國政府簽定的協定中規定免征遺產稅和遺產;
  (六)國務院規定不計入應征稅遺產總額和其他遺產。
  第六條下列各項允許在應征稅總額中扣除:
  (一)被繼承人死亡之前,依法應補繳的各項稅款、罰款、滯納金;
  (二)被繼承人死亡之前,未償還的具有確鑿證據的各項債務;
  (三)被繼承人喪葬費用;
  (四)執行遺囑及管理遺產的直接必要費用按應征稅遺產總額的0·5%計算,但最高不能超過五千元。
  (五)被繼承人遺產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十條所規定的第一順序繼承的,每位繼承人可從應納稅遺產總額中扣除二萬元;對于代位繼承的,可比照第一順序繼承人給予扣除。繼承人中有喪失勞動能力且由被繼承人生前贍(護)養的,可按當時年齡七十五歲的年數,每年加扣五千元;繼承人中有年齡距滿十八歲且由被繼承人生前撫養的,可按其當時年齡距滿十八歲的年數,每年加扣五千元。被繼承人遺產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十條報規定的第二順序繼承人繼承的,每位繼承人可從應納稅遺產總額中扣除一萬元;繼承人中有喪失勞動能力且由被繼承人生前贍(撫)養的,可按其當時年齡距滿七十五的年數,每年加扣三千元;繼承人中有年齡未滿十八歲、且由被繼承人生前撫養的,可按其當時年齡距滿十八歲的年數,每年加扣三千元。上述繼承人中有放棄繼承權或喪失繼承權的,不得給予扣除。
  (六)被繼承人死亡前五年內發生的累計不超過二萬元的贈與財產。
  (七)被繼承認擁有所有權,并與其配偶、子女或父母共同居住、不可分割、價值不超過五十萬元的住房。價值超過五十萬的,只允許扣除五十萬元。
  (八)國務院規定的其他扣除項目。被繼承人為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經常居住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或外國公民,地無國籍人,不適用本條(五)至(七)項規定的扣除項目;本條(一)至(四)項規定的扣除項目,也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發生的為限。
  第七條遺產稅的免征額為二十萬元。
  第八條遺產稅的計稅依據為應征稅遺產凈額。應征稅遺產凈額是被繼承人死亡時的遺產總額,扣除本條例第五條規定的不計入應征稅遺產總額的項目并減除本條例第六條規定的允許在應征稅遺產總額扣除的金額和本條例第七條規定的免征額后的余額。
  第九條遺產稅的計算公式為:應征遺產稅稅額一應征稅遺產凈額X適用稅率–速算扣除數。
  第十條遺產稅的免征額及允許扣除項目的金額標準,由國務院根據社會經濟發展變化情況適時進行調整。
  第十一條遺產稅依照本條例所附的《遺產稅五級超額累進稅率表》計算征收。
  第十二條遺產稅以人民幣為計算單位。遺產以外國貨幣計價的,應當按外匯市場價格折合成人民幣計算繳納遺產稅。
  第十三條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財產與境外的財產,按被繼承人死亡時財產的所在地劃分。
  第十四條本條例所稱的財產所在地按下列原則確認:
  (一)不動產以及附于不動產的權利,按不動產所在地確認;
  (二)車輛、船舶及航空器,按其使用證照發放機關所在地確認;
  (三)除著作權以外的智慧財產權,按其登記機關所在地確認。但著作權按其所有人的經常居住地確認;
  (四)債權,以債務人經常居位地或營業所在地為準;
  (五)各種股票、公司債券,以其發行機關報所在地為準;
  (六)其他具有財產價值的權利,以其行政管轄權所在地或營業所在地為準;
  (七)除上述財產以外的動產,以其所有人的經常居位地為準。
  第十五條在遺產稅稅款繳清前,其遺產不積分割、交付遺贈,不得辦理轉移登記。
  第十六條遺產稅被繼承人死亡時遺留的財產現什計算征收。遺產在被繼承人死亡時有價可依的,按所列價格計算;無價可依或申報明顯低于正常價的,按被繼承人死亡時的評估價值計算。贈與財產在贈與時有價可依的,按所列價格計算;無孔不入價可依或申報價格明顯低于正常價的,按贈與時的評估價值計算。財產價值由政府批準設立的評估機構進行評估,評估結果須經主管稅務機關確認。
  第十七條境外財產依所在國家或地區法律已繳納的遺產稅,允許在應征遺產稅稅額中抵扣,且抵扣額不得超過依本條例規定計算中心應征稅額。如抵扣額低于依本條例規定計算的應征稅額的,應補繳其差額部分的稅款。
  第十八條遺產稅由被繼承人戶籍所在地的主管稅務機關征收。沒有戶籍的,由被繼承人居位地或財產所在地主管部門。
  第十九條被繼承人死亡時遺有財產的,納稅義務人應于被繼承人死亡之日早二個月內,依前條規定向主管稅務機關辦理遺產稅納稅申報。
  第二十條主管稅務機關應于接到遺產稅納稅申報表之日起二個月內對遺產情況進行核實,確定應征稅遺產凈額及計算。

主要國家(地區)的遺產稅和贈與稅制度

美國的遺產稅和贈與稅

  美國現代意義上遺產稅是于1916年立法開征的,其目的是為應付每次世界大戰而籌資,贈與稅也于隨后后不久開征,幾經變化,1976年,修改了聯邦財產轉移稅,將原分別適用于遺產稅和贈與稅的兩套稅率,統一為同時適用于兩種稅的同一套稅率,因此從嚴格意義上稅,遺產稅和贈與稅都不是再是獨立的稅種,而只是財產轉移稅的一個組成部分。不過習慣上,人們不是將它們作為兩種稅看待。美國三級政府都征收財產轉移稅,但財產轉移稅主要是由聯邦政府征收。1991年,聯邦政府、州政府、地方政府征收的財產轉移稅占全部財產轉移稅的比例分別為72.1%、27.2%、0.2%。
  美國的聯邦遺產稅稅率如下:
  10000美元以下的遺產,遺產稅是18%
  10001美元至20000美元的部分,遺產稅率是20%
  20001美元至40000美元的部分,遺產稅率是22%
  40001美元至60000美元的部分,遺產稅率是24%
  60001美元至80000美元的部分,遺產稅率是26%
  80001美元至100000美元的部分,遺產稅率是28%
  100001美元至150000美元的部分,遺產稅率是30%
  150001美元至250000美元的部分,遺產稅率是32%
  250001美元至500000美元的部分,遺產稅率是34%
  500001美元至750000美元的部分,遺產稅率是37%
  750001美元至100萬美元的部分,遺產稅率是39%
  1000001美元至125萬美元的部分,遺產稅率是41%
  1250001美元至150萬美元的部分,遺產稅率是43%
  超過150萬美元的部分,遺產稅率45%
  1、聯邦遺產稅和贈與稅。
  (1)納稅人。聯邦實行總遺產稅制和總贈與稅制。遺產稅的納稅人是遺囑執行人。贈與稅的納稅人是財產贈與人。
  (2)課稅對象。遺產稅的課稅對象是死亡者遺產總額,它包括財產價值和財產權益。遺產總額的確定與遺囑本身及是否產有遺囑無直接聯系,而是由稅法確定。贈與稅的課稅對象是財產贈與人給他人的財產價值和財產權益。
  (3)財產估價。遺產總值一般按死亡時的財產市場價格確定,農場及某些非上市公司使用的不動產,可適用減低估價。贈與財產價值按贈與發生時的市場估定。
  (4)扣除項目。遺產稅的扣除有:債務扣除、喪葬費用扣除、遺產處置期意外損失扣除、配偶間轉讓的婚姻扣除以及慈善捐贈扣除。贈與稅的扣除項目主要是捐贈和配偶之間贈與扣除。
  (5)抵免。兩稅設相同的抵免額。抵免分兩個部分,一是統一抵免,允許每個納稅人從應納遺產稅額中減去一定量的抵免額;二是稅收抵免,允許從應納稅額中減去向外國政府交納的遺產稅額及向州政府交納的遺產稅額。
  (6)稅率。美國對遺產的起征點比較低,即遺產的價值超出65萬美元就要征收37%的遺產稅(65萬美元的遺產不征稅)而一旦遺產的總額達到300萬美元以上,遺產的稅率就要高達55%,在西方國家中名列前茅。
  2、州的遺產稅和贈與稅
  美國除了內華達州外,其余各州都征收遺產稅,且多采用累進稅率,稅率由各州制定,各州間的稅率差異較大,而且多數為繼承稅制。而開征贈與稅的只有12個州,但均非單獨征收,而是與遺產稅或繼承稅一起征收。

香港的遺產稅

  香港在2006年廢除了遺產稅。1932年至2006年間,香港遺產稅的情況如下:
  1、課稅范圍與對象
  香港遺產稅征收范圍涉及面很廣泛,凡死者留下的一切財產,除規定準予豁免外,均應征稅。財產的定義為:土地、樓宇、金錢、股票、商譽、權利、專利、契約利益、索償權利等,但不在香港的財產不征稅。
  2、香港遺產稅規定有免稅點,免稅點在不同的稅法修訂期限內有不同的規定,且每修訂一次其數額就是提高一次,實際上在不斷降低遺產稅的稅率。1996年4月1日―1997年3月31日適用的免稅點為500萬港元,1997年4月1日―1998年3月31日為650萬港元,而1998年4月1日之后則為750萬港元,也就是說,總遺產額在750萬港元以下的不征遺產稅。在計算時,還有一些豁免規定,如生前的贈與或支付如果在死者死亡之日的3年前實行,不征遺產稅,減征規定,如任何人士死亡時所遺留的物產、財產,如已納遺產部分,在其死亡后五年內,接受遺產者也死亡的,后死者遺留的所繼承遺產可給予一定程度的減免。
  3、稅率
  遺產稅采用全額累進稅率。稅率也經過多次調整,基本趨勢是遺產價值總額課稅級距越來越大,免征點逐漸增高,但其適用稅率一直保持在5%-20%之間。

日本的遺產稅和贈與稅

  日本的遺產稅采用分遺產稅制即繼承稅制,贈與稅是分贈與稅制。
  1、遺產稅
  (1)納稅人。繼承稅的納稅人是財產繼承人或受遺贈人,以在日本是否擁有住所作為居民的判定標準。
  (2)課稅對象。包括繼承財產和視為繼承財產。繼承財產是指因繼承或遺贈而取得財產,包括繼承的財產價值和權利。視為繼承財產,是指那些在法律上不屬于因繼承或遺贈而取得的財產,但卻是因被繼承人或遺贈人死亡起因而產生的財產和權利,主要有保險金退職津貼、信托受益權、與人身保險契約有關的權利等。
  (3)稅額計算。日本的遺產稅不同于古早上的遺產稅,具體辦法是,首先將各繼承人或受遺贈人因繼承或遺贈而取得的財產部分,減去被繼承人債務及喪葬費用,形成課稅價額,再將各繼承人或受遺贈人的課稅價額合計起來,作為基礎扣除,將其余額乘以適當的稅率,求出應納遺產稅總額,最后將應納稅額按各繼承人或受遺贈人的課稅價額分配,即為各自的應納稅額。這種辦法,能使遺產稅額外負擔不受遺產分割的影響,也比較公平。
  (4)扣除和抵免。遺產稅扣除項目有:債務扣除、喪葬費扣除、配偶繼承扣除、未成年人繼承扣除、短期內連續繼承扣除等。抵免主要是已納外國的遺產稅的稅額抵免。
  2、贈與稅
  (1)納稅人。由贈與而獲得財產的個人為納稅人。按在日本有無住所分為無限納稅義務人和有限納稅義務人。
  (2)課稅對象。包括贈與財產和視為贈與財產。贈與財產是由贈與取提的財產價值和權利。視為贈與財產是指法律上不是贈與財產,但實質上又與贈與財產相同的某些財產和權利,包括保險金、信托受益權、定期存款等。
  (3)課稅基礎。課稅基礎是納稅人在一定時期內(通常為一年)取得贈與財產價額。
  (4)扣除和抵免。贈與稅的扣除有基礎扣除和配偶扣除。抵免主要是外國稅收抵免。
  (5)稅率。贈與稅單獨設立稅率。

德國的遺產稅和贈與稅

  德國的遺產稅起源較早。現德國的遺產稅和贈與稅都開征,且適用同一稅率。
  1、納稅人。遺產稅的納稅人是遺產繼承人和受遺贈人。贈與稅的納稅人包括贈與人和受贈人。居民納稅人須就其在境內外繼承遺產或受贈財產納稅。非居民納稅人只就坐落于德國境內的因遺贈繼承或受贈而得到的財產征稅。
  2、課稅對象。遺產稅的課稅對象是因繼承而獲得所有財產,包括不動產、動產和某些財產權利。贈與是指很少或根本不考慮報酬的轉移以及為某一特定目的的轉移。對這種轉移而得的財產課贈與稅。
  3、財產估價。對土地房屋等不動產按市場價值估價。市場交易的有價證券按繼承發生時或贈與行為發生時的市場交易價格估定。未上市公司的股票按該公司資產平均收益率估價。珠寶首飾、高檔藝術收藏品由專門鑒定單位估定。
  4、稅率。稅率按被繼承人與繼承人或受贈人,贈與人與被贈與人之間的親疏關系設計不同稅率。實行超額累進稅率。
  5、免稅規定。死亡人或贈與人的配偶享有基本免稅額250000馬克,和額外免稅額250000馬克。每一個子女可免稅90000馬克,每一個孫子女免稅額為50000馬克。喪葬管理費用和死亡人債務允許扣除。慈善公益捐贈全額免稅。
  6、抵免。允許居民納稅人抵免已繳納的外國遺稅和贈與稅,但規定最高抵免額外負擔不超過按德國稅率計算的國外財產的應納稅額外負擔。10年之內由同一贈與人向同一受贈送的財產要累計一起課稅,以前已納贈與稅額外負擔允許抵免。

義大利的遺產稅和贈與稅

  義大利的遺產稅和贈與稅采用總分遺產稅制,兩稅配合。
  1、納稅人。納稅人分為兩類,一類是遺囑執行人和遺產管理人(含贈與人):另一類是繼承人或受贈人。分別適用不同稅率。
  2、課稅對象。包括死亡后留下的遺產總額和贈與人贈與的全部財產。
  3、稅率。分兩種。一是適用遺產或贈與財產總額的;二是由非直系親屬關系的繼承人或受贈人繳納的。繼承人或受贈人是直系親屬或配偶的,所納稅率低于第一種。

對中國建立遺產稅和贈與稅的借鏡

  目前我國開征遺產稅與贈與稅還存在以下一些困難:一是稅源上。我國尚處在市場經濟初級段,雖然出現了一部分較富裕的人,但整體來講還是少,稅源不容樂觀,而且這部分人財產的情況比較分散隱蔽,很難掌握他們的真實財產情況;二是很多人對遺產稅的意識還較淡薄,沒有真正理解遺產稅;三是在征收上拿到的錢有限,還容易得罪人,在目前征管力量不夠的情況下,勢必會影響到稅務人員的工作熱情。鑒于存在的困難,借鏡上述國家的經驗,我國開征遺產稅時應著重考慮以下四個方面:
  1、剛開始征遺產稅時,征收面不要太寬,起征點不要定得太低,不能簡單從工資收入來定,要綜合現代人收入結構特點,充分考慮非工資收入占總收入的比重。重點征收有巨額財產的人的遺產,對一般人應采取照顧,這樣征收管理就可以簡化,而贈與稅宜暫慢開征。
  2、稅率應采取累進稅。我國遺產稅可采取逐步推進辦法,可先定框子,再逐漸細化。條件好的可先開展,然后再推進到全國。
  3、著手建立個人資產檔案管理和價值評估制度。這是一件實施起來難度很大的工作:需要立法規定個人財產的神圣不可侵犯;需要健全交易中心的票據管理,對凡是沒有合法交易票據的一定價值以上的資產,均視為非法財產;制定包括評估資格、評估對象、評估周期、價值認定等內容的一套個人財產評估辦法。
  4、盡快設計出有效訪止個人財產向國外轉移的約束制度。開征遺產稅后有可能引起資本外逃。由于我國目前有關部門無法對遺產稅的“納稅大戶”富裕階層進行有效的財產監管,而那些“富翁”尤其是那些“巨富”很可能會效法美國的逃稅者,輕而易舉地攜巨資“逃”到另一些未開征遺產稅或遺產稅率較低的國家尋找“樂土”。

中國遺產稅起征的三個基本條件

  1、稅務機關與銀行的聯網
  2、個人所得稅的全國聯網
  3、《物權法》的頒布實施

民意調查

  我國該不該開征遺產稅近日成了輿論關心的焦點。事件的起因來自美國。美國自今年1月1日起暫停征收一年遺產稅。這就意味著,那些生命垂危的美國富人只要在今年去世,就能讓自己的繼承人免繳稅率高達45%的重稅。但這樣的好日子或許很快就會結束,如果美國國會不采取行動,2011年遺產稅將會重新開征。最高稅率將躍升至55%,而且免征額也將從每人350萬美元降至100萬美元,受其潛在影響的納稅人是原先的8倍之多。 中國青年報與題客調查網所作的一份關于是否開征富人遺產稅的調查顯示,11203名受調查者中,48.46%的人表示目前不適合開征,有34.03%的受調查者認為目前適合開征,有17.51%的人表示不清楚。
  民政部社會福利和慈善事業司原司長、北師大壹基金公益研究院院長王振耀向本報記者表示,我國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會使得遺產稅的征收提上日程,但是也要看到,在經濟危機、經濟轉型期間,發達國家對遺產稅會有一些調整或暫停征收。中國現在已經朝著這個方向發展,比如實行累進稅制,“我覺得征收遺產稅要在成熟的時間,可以借鏡國外的一些經驗,因為征收遺產稅,客觀上對富人及其家庭是一種很好的保護”。
  讓富豪一下子捐一半資產也不現實
  2010年的全國兩會上,被稱為“中國首善”的陳遊標提交了關于向富人征收遺產稅的提案,遺產稅比率至少應為60%,他自己表示將拿出90%的遺產捐給社會。
  征收遺產稅是否能夠促使富豪更積極地做慈善呢?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下的“善基金”發起人之一李碧琪認為,我國開征遺產稅是一種趨勢,必將推動富豪積極投身慈善。“國家要是征收遺產稅和我們目前做慈善遇到的困難可能是一樣的。”李碧琪向記者表示,她在做慈善的過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難,最難的就是說服富豪們投身慈善事業。
  她有個朋友身價十億多元,但有次為災區募捐時,這個朋友非常自豪地對李碧琪說,他捐了一萬元,這讓李碧琪感到非常難以理解。“他平時買車就像我們普通人買個手機一樣,他也不是沒有慈善心,只是沒有機會去考慮如何做慈善。”在李碧琪的影響下,這個富豪積極投身慈善,并對“善基金”的發展做出了很大的貢獻。李碧琪認為,“征收遺產稅也一樣,需要不斷地宣傳,需要有人做出示范”。
  “股神”巴菲特和美國首富比爾·蓋茨近日聯手掀起了一股慈善風暴,他們遊說全球億萬富豪們在生前或死后捐出半數財富支援慈善,而當美國已有40名富豪群起回響時,中國富豪新貴卻鮮有回應。面對此種情景,巴菲特甚至宣布,他已經準備好和蓋茨一起在9月底來華,遊說中國的新興巨富加入他們的“慈善聯盟”。
  對此,王振耀表示:“讓中國富豪一下子捐一半資產也不現實,要求也過高,但讓中國的億萬富豪年捐百萬還是可行的”。中國的一些富豪其實也早就行動起來了,比如王健林、曹德旺、陳發樹、陳遊標等,“他們前幾年就在各種場合表態了,不用說一半身價,早就說了把大部分錢捐給慈善事業。據我所接觸的,他們也并不是作秀,他們說出來要捐出自己大部分財產都是有行動的,他們都深刻體會到,應該把錢給社會,這是一個最好的回報”。
  富豪積極投身慈善事業與征收遺產稅相關
  上述調查還顯示,52.6%的受調查者認為,美國富豪積極投身慈善事業與征收遺產稅相關,有22.91%的受調查者認為“不相關”,24.48%的人表示“不清楚”。
  包頭寶麒資源管理公司董事長金樹萍也是“善基金”的發起人之一,她認為美國富豪的這種行為有遺產稅的因素,但并不完全是因為遺產稅。慈善需要一種氛圍,做慈善是企業履行社會責任的必要手段,“企業成長到一定程度,不僅承擔企業內部員工的成長和福利,全社會的需求如果企業都承擔一點,國家負擔也就沒那么大了”。
  因為長期組織和開展慈善活動,金樹萍直言目前國內企業家做慈善的目的性太強,更注重通過慈善的宣傳建立良好的美譽度,這樣長久下去就會形成導向,企業做慈善一定要有回報,“甚至有些企業要求的回報多于捐出的額度,所以,慈善基金現在成了一個又要做商業,又要做慈善的機構”。本身從事房地產行業的金樹萍表示,她從2008年開始做慈善基金,很少有時間管理公司,但現在公司利潤點比自己打理時還要高。
  金樹萍表示,征收遺產稅對中國的下一代成長和公益事業的發展有很好的促進作用,“至少中國的富二代可能有更好的發展,富豪也會注重他們內在的提升,包括競爭力的培養,對金錢和感情比較淡漠的情況會減少”。王振耀也介紹說,從美國的經驗看,經過征收遺產稅后,家族富過三代、富過五代的情況就多了,家族對于道德建設,對于治理能力建設就會好很多。因為中國幾千年來沒有這樣一個概念,所以我們需要有一個學習的過程,“但無論如何,我覺得應該是一個方向,遺產稅并不是說單純的收富豪的稅,對富豪的家庭、家風來說,是一種很好的保護”。

思考問題

  中國開征遺產稅需要考慮哪些問題?調查顯示,65.67%的受調查者表示“遺產稅應針對富人征收”,56.70%的人認為“應防止個人財產向國外轉移”,56.17%的人表示要“著手建立個人資產檔案管理和價值評估制度”,47.59%的受調查者認為“開征遺產稅要首先完善社保制度”,43.68%的人建議“遺產稅應該在發達城市試點”,還有35.62%的受調查者認為“遺產稅與贈與稅要統一征收”。
  《企業所得稅法》第九條規定:企業發生的公益性捐贈支出,在年度利潤總額12%以內的部分,準予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扣除。金樹萍坦言:“有些企業家還是想把更多的利潤投入慈善的,如果國家有更多的政策鼓勵,他們會把更大的額度拿出來”。王振耀表示,以前的稅法中規定的是3%的公益支出可以抵稅,而新稅法劃定了12%的抵稅比例,“這在世界范圍內也不是一個落后的數位,只是我聽到的很多富豪捐款沒有免稅的意識,不知道免稅的優惠,捐款免稅對于很多企業做慈善來說應該是個很積極的鼓勵”。
  雖然征收遺產稅有諸如限制財富過于集中,體現社會公平等作用,但對于遺產稅的開征,很多人還是表示要慎重。中國社科院經濟學部工作室主任韓朝華表示,開征遺產稅的主要目的是縮小貧富差距,不讓富人的后代輕易坐享其成,所以遺產稅征收很重。但是近年來,不少發達國家要廢除遺產稅,說可能會造成資本外流等情況,這也給中國國內要不要征收遺產稅帶來了很多爭論,所以現在處于一種不確定的狀態。
  心靈財富國際訓練機構總裁李勝杰多年來一直熱心于慈善事業,他也認為遺產稅實施還有困難。他建議提高征收的起征點,主要針對富裕階層,并且可以把遺產稅和贈與稅合二為一,防止財產轉移。同時,他認為,在中國征收遺產稅前必須考慮到,目前的中國富豪還是以他們創造財富業績的多少來評估、衡量他們。如果遺產稅比例增幅太高,而他的心態仍是在乎金錢、發展、個人成就,還沒有從“小我”走到“大我”的精神世界裡來的話,一旦突然推出太大的征收比例,有很多人會覺得不太合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