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形文字


商代甲骨文象形文字“龍” 象形文字(Hieroglyphic)來自于圖畫文字,是一種最原始的造字方法,圖畫性質減弱,象征性質增強。因為有些實體事物和抽象事物是畫不出來的,它的局限性很大。埃及的象形文字、蘇美爾文、古印度文以及中國的甲骨文,都是獨立地從原始社會最簡單的圖畫和花紋產生出來的。約5000年前,古埃及人發明了象形文字。這種字寫起來既慢又很難看懂。隨著時光的流逝,最終連埃及人自己也忘記了如何釋譯。后來經過法國人的譯解,才辯認這種文字。中國納西族所采用的東巴文和水族的水書,是現存世上唯一仍在使用的象形文字系統。

定義

  象形文字(Hieroglyphic)是指純粹利用圖形來作文字使用,而這些文字又與所代表的東西,在形狀上很相像。一般而言,象形文字是最早產生的文字。用文字的線條或筆畫,把要表達物體的外形特征,具體地勾畫出來。   中國的殷墟甲骨文例如中國甲骨文的象形字“月”字像一彎月亮的形狀,“龜”(特別是繁體的[龜])字像一只龜的側面形狀,“馬”字就是一匹有馬鬣、有四腿的馬,“魚”是一尾有魚頭、魚身、魚尾的遊魚,“艸”(草的本字)是兩束草,“門”(繁體的[門]更像)字就是左右兩扇門的形狀。“酒”字去掉三點水就像一個酒瓶裡面有酒所以酒去掉三點水也讀jiu。而“日”字就像一個圓形,中間有一點,很像人們在直視太陽時,所看到的形態。   值得一說的是 ,中國最初的文字就屬于象形文字,甲骨文和金文亦算是象形文字。漢字雖然還保留象形文字的特征,但經過數千年的演變,已跟原來的形象相去甚遠,所以不屬于象形文字,而屬于表意文字。此外,瑪雅文字的“頭字型”和“幾何體”亦是。

起源

  象形字來自于圖畫文字,是一種最原始的造字方法,圖畫性質減弱,象征性質增強。埃及的象形文字、蘇美爾文、古印度文以及中國的甲骨文,都是獨立地從原始社會最簡單的圖畫和花紋產生出來的。

局限性

  印度河流域的印章文字因為有些實體事物和抽象事物是畫不出來的,它的局限性很大。   因此,以象形字為基礎后,漢字發展成表意文字,增加了其他的造字方法,例如六書中的會意、指事、形聲、轉注、假借。然而,這些新的造字方法,仍須建基在原有的象形字上,以象形字作基礎,拼合、減省或增刪象征性符號而成。

發展簡史

中國原始的象形文字

  大汶口文化刻紋陶尊的日月山圖像大汶口文化是新石器時代晚期重要的遺存之一,因首先發現于山東省泰安縣大汶口遺址而得名,其分布范圍北瀕渤海、南抵蘇皖、西進河南,始自公元前4300年,到公元前2500左右發展成山東龍山文化。大汶口文化的陶器特征明顯,居民盛行青春期拔牙的風俗,這是中國東南沿海古代先民拔牙習俗的發源地。大汶口文化的社會經濟已發展到較高水準。已發現的許多刻劃符號被認為是古老的象形文字。當時的社會已產生嚴重的貧富分化,私有制逐漸形成,整個社會已接近階級社會的門檻了。   從后來出土的獸骨和陶器、石器上的圖案、文字,可以判定,萬年以前,中國就出現了半圖象、半文字的象形文字。根據語言學家研究:中國近代大量出土的曾在商代(公元前一千八百年至公元前一千二百年)廣泛、成熟使用的“甲骨文”,顯然已經過數萬年以上的不斷演進。期間中國的陶器制作、居室建造、壁畫藝術、金屬使用、絲織生產等,各種高級文化陸續發明、使用。

古埃及的象形文字

  埃及的象形文字埃及的象形文字產生于公元前4000年左右。它同蘇美爾文、古印度文以及中國的甲骨文一樣,都是獨立地從原始社會最簡單的圖畫和花紋產生出來的,但這種文字最初僅僅是一種圖畫文字,后來才發展成象形文字——由表意、表音和部首三種符號組成。表意符號是用圖畫來表示一些事物的概念或定義。但是表意符號都不能表示字的發音,因此古埃及人又發明了表音符號。表音符號也是一些圖形,它共有24個子音,在這一基礎上,又構成了大批的雙子音和三子音。如口為單子音,發“Y”的音,燕子為雙子音,發“Wr”音,甲蟲為三子音,發“hpr”音等,但這些發音都表示不止一種意思,為了有所區分,古代埃及人又發明了部首符號。這種部首符號的作用主要是為了區分不同范疇的符號,類似于漢字中的部首偏旁。絕大多數的埃及文字都有部首符號。這種文字常被刻在廟墻、宗教紀念物和紙草上,主要使用者是僧侶和書吏。埃及象形文字對以后的字母文字產生了重要影響。   在古代埃及歷史的不同階段,埃及的象形文字隨著社會生活的需要出現過多次變化。中王國時期出現過祭司體,后期埃及時出現過民書體,在羅馬統治期間又出現了科普特文字(用改造過希借字母書寫的埃及文字)。由于種種歷史原因,古代埃及文字沒能發展成字母文字。但是,古代埃及文字卻對腓尼基字母的形成有著重要的影響。在紀元前1500~1000年左右,地中海東岸勃起的腓尼基人與埃及人進行交易,這時飽學的腓尼基僧侶們把簡單的象形文字改寫成有秩序的字母,幫助其商貿往來。   由于古代埃及象形文字的繁難,隨著古埃及的滅亡,這種文字逐漸變成死文字,完全被人們遺忘。正是由于羅塞達石碑的發現和商博良對埃及象形文字解讀的成功,才使古埃及歷史全部展現在我們面前。

楔形文字

  兩河流域的楔形文字人類在大約6000年前就已經有了象形文字,后來巴比倫和蘇美爾人又發明了楔形文字。這兩種文字元號在半坡文化(仰韶文化的一支)的陶器或其他器物上都有所表現。

瑪雅文字

  一、起源   瑪雅文字最早出現于西元前后,但出土的第一塊記載著日期的石碑卻是西元292年的產物,發現于提卡爾。從此以于,瑪雅文字只流傳于以貝登和提卡爾為中心的小范圍地區。五世紀中葉,瑪雅文字才普及到整個瑪雅地區,當時的商業交易路線已經確立,瑪雅文字就是循著這條路線傳播到各地。 是美洲惟一留下文字記錄的民族。在公元初期,他們創造了象形文字,是世界上最早的五種文字之一。二、結構   瑪雅文字非常奇妙,它既有象形,也有會意,也有形聲,是一種兼有意形和意音功能的文字。是象形文字和聲音的聯合體,瑪雅雕刻文字既代表一個整體概念,又有各自獨特的發音。   瑪雅象形文字的發展水準與中國的象形文字相當,只是符號的組合遠較漢字復雜,塊體近似圓形或橢圓。字元的線條地依隨圖形起伏變化、圓潤流暢。瑪雅文字的一個字元中大的部分叫做主字,小的部分叫做接字,字型有“幾何體”和“頭字型”兩種,另外還有將人,動物,神的圖案相結合組成的“全身體”,主要用于歷法。瑪雅文字的讀法為,從上至下,兩行一組,以“左→右→(下一段)左→右”的順序讀。瑪雅文字艱深晦澀,至今能譯解的不足三分之一。 以統計學的模式來處理和分析,文字每個字都有四個音節。文字呈方塊圖形,類似于中國的印章。圖形上一部分是意符,一部分是音符,屬“意音文字”。   三、研究   瑪雅人所使用的八百個象形文字,已有四分之一左右為語文學家解譯出來。這些文字主要代表一周各天和月份的名稱、數目字、方位、顏色以及神祗的名稱。大多記載在石碑、木板、陶器和書籍上。書籍的紙張以植物纖維制造,先以石灰水浸泡,再置于陽光下曬干,因而紙上留下一層石灰。雖然現代還有二百萬人在說瑪雅話,而且其文字中一部分象形和諧音字很像古埃及文字和日本文字,可能可以比較探討出其中的異同來,但我們對整個瑪雅文字的解譯,依然力有未逮。   然而,一九六三年,蘇俄語言學者瑞.克洛魯夫,成功地將碑文分門別類,以統計學的模式來處理和分析,從這些不同的類別中,歸納出相同的象形文字。瑪雅文字不像英文那樣用二十六個羅馬字組成,而是文字每個字都有四個音節。克洛魯夫終於成功地看懂了幾個文字。按著,蘇俄數學研究所的斯爾.索伯夫和巴基.由斯基洛夫,使用電腦,利用龐大的資料文字(約十萬字)成功的解讀了一篇文章。德勒斯基的古文書有月食、星星的運行、結婚等記載;馬德裡的古文書中有農耕、狩獵和雕刻等記錄;巴黎的古文書則記載歷史的真相。總之,基本的內容有宗教儀式、氣象現象和農作物等。

往事

發現古埃及象形文字

  埃及的象形文字(左)1799年,拿破崙率軍遠征埃及時,他手下的一名軍官布夏爾帶領士兵在羅塞塔城附近修筑防御工事時,發現了一塊黑色玄武巖斷碑。碑上用兩種文字三種字型刻著同一篇碑文。最上面用的是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中間是古埃及的草書體象形文字(亦稱民書體文字),下面是希臘文字。這就是后來被世人稱之為“羅塞塔碑”的著名石碑。   要想真正了解古代埃及的文化和歷史,就必須要讀懂埃及的象形文字。所以,發現“羅塞塔碑”的訊息在當時的《埃及通訊》報上發表后,立即引起各國學者的濃厚注意。他們紛紛嘗試譯解碑上的文字。碑上的希臘文很快就被讀通了。碑中間的那段文字也很快就被確認是古埃及的民書體文字。但是,盡管學者們能借助碑上的希臘文,領悟到象形文字和民書文字的含義,卻依然沒有解開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之謎令人驚奇的是,年僅11歲的法國少年商博良決心揭開“羅塞塔碑”上古埃及文字的秘密,讓石碑說話,告訴人們古埃及的秘密。為了讀懂埃及象形文字,他勤奮工作了21年。商博良發現,古埃及人寫國王名字時,都要加上方框,或者在名字下面劃上粗線。“羅塞塔碑”上也有用線條框起來的文字,是不是國王的名字呢?經過不斷探索,商博良終于對照著希臘文,讀通了埃及國王托勒密和王后克裡奧帕特拉這兩個象形文字,它們可以從右到左,也可以從左到右,或者從上到下拼讀出來。商博良由此確信,象形文字中的圖形符號,總的來說,代表的是發音的輔音符號。經過努力,到了1822年,這個在1000多年期間始終令人茫然不解的埃及象形文字之謎,終于被商博良解開了。   原來,“羅塞塔碑”上的碑文是公元前196年埃及孟斐斯城的僧侶們,給當時的國王寫的一封歌功頌德的感激信。這位國王就是第十五王朝法老托勒密。他登上國王寶座后不久,取消了僧侶們欠交的稅款,并為神廟開辟了新的財源,對神廟采取了特殊的保護措施,給僧侶們帶來了一系列好處,所以很快贏得了僧侶們的敬仰。于是僧侶們寫了這封感激信,并用三種字型寫的兩種文字刻在這塊黑色玄武巖碑石上。   小小的羅塞塔城,由于有了這塊借以解開埃及象形文字之謎的碑石而舉世聞名。不過,這塊著名的碑石早已不在該城,它被收藏在倫敦的大英博物館裡了。

圣書字和字母文字

  1510年一幅記述前住伊斯帕尼奧拉島的傳教士距今約5000年,古埃及人創造了一種象形文字——圣書字。相比起來,圣書字還遠遠不及我國距今約6000年的西安半坡、臨潼姜寨、宜昌楊家灣等古文化遺址的陶文字來得成熟。但它的特別意義在于——原分布在我國伊犁河流域的閃族(賽種)因大月氏(我國古族)西進而被迫西遷到地中海沿岸,約于公元前15世紀,其中的一支即腓尼基借這種象形文字創造了歷史上第一批字母文字,共22個,只有輔音,沒有母音,這就是著名的腓尼基字母。腓尼基字母較早傳入希臘,演變成希臘字母,希臘字母孳生了拉丁字母和斯拉夫字母,成為歐洲各種字母的共同來源,為歐洲的字母文字奠定了基礎。腓尼基字母在西亞演化成阿拉米字母,成為亞洲許多文字的基礎,如阿拉伯、印加、猶太字母等。公元4世紀后,阿拉伯字母在亞洲廣為流傳。

現存

東巴文

  東巴象形文字是麗江地區納西族的文字,屬于象形表意文字類型,包括象形、會意、指事、形聲等字型。文字總數約1600個左右。   麗江東巴象形文字“愛”東巴文的表意方法主要是用一個字或幾個字代表一句話,字句從左至右,自上而下。這種文字大約產生于公元11世紀以前,是一種十分原始的圖畫象形文字,從文字形態發展的角度看,它比甲骨文還要原始,屬于文字起源的早期形態,最早是寫畫在木頭和石頭上的符號圖象,后來發明了紙,才把這些符號圖象寫在紙上,成為東巴文經典。由于東巴掌握這種文字,故稱東巴文。   隨著納西族社會的發展和民族文化的相互影響,在明末清初,麗江的一些東巴,創造了格巴文。格巴是弟子的意思,格巴文的意思是東巴什羅后代弟子創造的文字,格巴文是對東巴文的改造和發展。納西族創造了兩種古文字,而且至今還使用著這兩種古文字,它不僅是解開人類文字產生之謎的寶貴史料,而且也是豐富、發展中國古早書法和篆刻藝術的理想字型之一。東巴文被譽為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保留完整的"活著的象形文字",它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象形文字之一,是人類社會文字起源和發展的“活化石”。

水書

  水族的古文字和納西族的東巴文,是世界上最后的象形文字。水書是一種類似甲骨文和金文的文字元號系統,是記載水族古代天文、地理、宗教、法學等古老文化的典籍,可謂水族的“百科全書”。它主要靠手抄、口傳流傳至今,被譽為象形文字的“活化石”。據專家研究考證,目前在水書中發現的水族古文字約有800多個,加上異體字,水族古文字目前有2500個。   水族古文字的結構大致有以下三種類型:一是象形字,有的字類似甲骨文、金文;二是仿漢字,即漢字的反寫、倒寫或改變漢字形體的寫法,三是宗教文字,即表示水族原始宗教的各種密碼符號。書寫形式從右到左直行豎寫,無標點符號。目前見到的水族古文字的載體主要有:口傳、紙張手抄、刺繡、碑刻、木刻、陶瓷鍛造等。水書由于其結構多為象形,主要以花、鳥、蟲、魚等自然界中的事物以及一些圖騰物如龍等所撰寫和描繪,仍保留著遠古文明的信息,在水族地區仍被廣泛使用。   

納西文字

  納西象形文字為一種圖畫象形文字,共1300多字,有1000余年歷史。納西文是目前世界上保留完整的象形文字,有“文字活化石”之稱。

相關人物

中國當代象形書畫大師

  熊國英,字鶴年。號大熊;亦署“煮字澆畫生”。自幼隨父母學習國畫和書法。后從金振之、陳椿元等學習書畫篆刻及古漢字,并得到啟功、李駱公等大家指點。曾任《招商時報》,社長,總編輯;中國記者函授學院高級顧問、客座教授;中國廣告協會會員、河北省書法家協會、美術家協會首批會員。書畫作品多次參加省和全國展覽。篆書作品赴日本展出;國畫《雄獅》被聯合國郵電組織收藏。   在從事美術書法工作的五十多年間,經歷了全面繼承和“一點突破”兩個階段。前期以以“形”求“神”(見臨摹徐悲鴻《奔馬》和柳公權“玄秘塔)等書畫摹品)。后期從訓詁學和“巖畫”入手,遵循“書畫同源”之理論,深入研討用象形字創作書畫的新途徑。為揣摩漢字起源和遠古先民造字的初始及由畫到字的創造過程,將古漢字奠基書《說文解字》逐字抄錄后并用自己掌握的新資料對其做了大量修正。編寫出500萬字的《中國古象形字源流》,并出版了普及本《圖釋古漢字》。榮獲全國優秀古籍圖書獎。也正是在反復觀摩、臨寫巖畫和甲骨文、金文的過程中激發出對書畫創新的靈感。根據其載體不同,材質和時光對其消蝕造成的特殊效果,結合中國畫筆墨技巧,創造出全新的書畫形式——“象形字書畫系列”、“墨彩書畫”、“珊瑚書”和以畫釋字,以字解畫的“圖釋字系列”,使數千年古老書法終于走出了“黑白世界”,進入“彩色時空”;從遠古祖先的文化源頭開拓出一條書畫創新的道路。   首創的必然是獨有的!由于熊國英先生卓爾不群的藝術風格和開拓式的創新作品贏得了文化部門的高度稱贊。在建國60周年的紀念活動中將其首創的“象形字書畫”四大系列(《墨彩書》、《珊瑚書》、《圖釋字畫》、《象形字畫》)編入《中國書法十大名家》。并向熊國英先生頒發了《榮譽證書》。   5歲學書畫   熊國英先生5歲始隨父母學趙孟頫。12歲從張布舟學顏;同年向金振之先生學人物;后入專業學校學畫4年。用20年時間系統學習了國畫的山水、人物、花鳥等多派畫種和真草隸篆等名碑法帖(見早年臨摹徐悲鴻先生的《奔馬》和顏、柳體書法)。先后結交孫竹、關闊、范學禮、陶然等師友,并受李駱公、啟功等老師點撥。打下了堅實的書畫基礎。26歲后開始參加全國和省級展覽。1974年創作的《雄獅》被聯合國郵電組織收藏。1981年“文革”后還原省書恊、美恊時成為第一屆代表和會員。嗣后30余年重點研究古漢字,并從“書畫同源”的學說中找到新的創作途徑。   中國象形字書畫開宗立派第一人   在從事美術書法工作的五十多年間,從訓詁學和巖畫入手,深入研討用象形字創作書畫的新途徑。為揣摩漢字起源和遠古先民造字的初始及由畫到字的演變過程,將古漢字奠基書《說文解字》逐字抄錄后并用自己的研究成果對其做了大量修正。編寫出500萬字的《中國古象形字源流》,并出版了普及本《圖釋古漢字》。榮獲全國優秀古籍圖書獎。在反復觀摩、臨寫巖畫和甲骨文、金文的過程中激發出對書畫創新的靈感。根據其載體不同,材質和時光對其消蝕造成的特殊效果,結合中國畫筆墨技巧,創造出全新的書畫形式——“象形字書畫系列”、“墨彩書畫”、“珊瑚書”和 “圖釋字畫”,使數千年古老書法終于走出了“黑白世界”,進入“彩色時空”;從遠古祖先的文化源頭開拓出一條書畫創新的道路。具有開宗立派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