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壺


藤壺(Balanus),甲殼綱,藤壺科。藤壺是附著在海邊巖石上的一簇簇灰白色、有石灰質外殼的小動物。它的形狀有點象馬的牙齒,所以生活在海邊的人們常叫它“馬牙”。藤壺不但能附著在礁石上,而且能附著在船體上,任憑風吹浪打也沖刷不掉。藤壺在每一次脫皮之后,就要分泌出一種粘性的藤壺初生膠,這種膠含有多種生化成份和極強的粘合力,從而保證了它極強的吸附能力。
中文學名: 藤壺
拉丁學名: Balanus
界: 動物界
門: 節肢動物門
綱: 甲殼綱
目: 蔓足目
科: 藤壺科
分布區域: 幾乎任何海域的潮間帶至潮下帶淺水區

藤壺與膝蓋的傳說

  簡介藤壺與膝蓋這個傳說,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 一群高中生,趁著暑假到鐮倉海灘去遊玩,在遊過泳之后,他們跑到礁石上摸一些魚蝦貝殼。 其中有一名叫高橋的男生,為了能夠找到更好更漂亮的貝殼,跑到了很少有人經過的藤壺海灘,因為很少有人經過,所以海灘上到處布滿了漂亮的貝殼。 激動的高橋快步向前走著,結果,一不小心,猜到了又濕又滑的海藻上,摔倒了,膝蓋和手正好摔到了藤壺上,雖然有點疼,但是并沒有大礙,高橋也就沒有在意,仍然向前去拾貝殼。 就這樣,回到家后,高橋只是粗略的包扎了一下后就將自己摔倒的事情拋到九霄云外去了。 可是沒想到,恐怖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起先,膝蓋被摔到的部分,只是有些微微發癢,高橋還以為這是傷口已經快好的征兆,可是沒想到,持續幾天,越來越癢,揭開包扎的棉布一看,雖然傷口已經完全愈合,但是傷口的周圍卻出現了紅腫的跡象,并且觸摸上去非常堅硬,高橋有點害怕,就把這件事情告訴了父母,但是父母也沒有在意,以為只是傷口感染所產生的紅腫淤血,涂上一些藥膏就放任不管了。 但是這之后,膝蓋一天疼似一天,腫塊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堅硬,到最后已經發展到忍受不了的地步,甚至高橋就算連彎曲腿這樣一個動作也很難完成。 驚慌失措的父母,將高橋送進了醫院,通過X光檢查后,發現在高橋腿部有密密麻麻類似海螺的小圓點,醫生們也從類沒有遇到過類似的情況,但是高橋的疼痛使得他們沒有時間耽擱,最后決定立即手術。 當醫生們切開高橋的腿部皮膚后,呈現在他們眼前的是一幕非常令人惡心的景象。 密密麻麻的圓形的藤壺遍布高橋的腿部,堅硬的好像巖石一般,并且好像還有像身體其他部分發展的趨勢,仿佛他們最終要占領高橋的身體。 最后不得已,為了保住高橋的姓名,在征得了父母同意后,做了截肢手術。 高橋的命是保住了,但是在海邊生存的藤壺,為什么會附著在高橋的膝蓋上呢?他們又是靠什么在高橋的體內繁衍生息的呢? 這恐怕都是一個謎。。。。。 (都市傳說 藤壺與膝蓋)、> 移除藤壺藤壺是附著在海邊巖石上的一簇簇灰白色、有石灰質外殼的小動物。它的形狀有點象馬的牙齒,所以生活在海邊的人們常叫它“馬牙”。藤壺體表有個堅硬的外殼,常被誤以為是貝類,其實它是屬甲殼綱的動物。在動物分類上屬于動物界、節肢動物門、甲殼綱、蔓足目、藤壺科。   藤壺類的柄部已退化,頭狀部的殼板則增厚且愈合成“火山狀”。在頂部的“火山口”有4片由背板及盾板組成的活動殼板,由肌肉牽動開合,藤壺可由此伸出蔓腳捕食。組成“火山壁”的殼板并非實心構造,由底部觀察可以發現它們是由中空的隔板所組成。“火山”內的藤壺身體與茗荷類一樣,像一只仰躺的蝦子,蔓足在上朝向頂部的開口,主要捕食浮遊動物中的橈腳類及蔓足類的幼生為食。常形成密集的群落,布滿巖石表面。   藤壺對人類而言是一種“污損生物”,它不但能附著在礁石上,而且能附著在船體上,任憑風吹浪打也沖刷不掉。藤壺在每一次脫皮之后,就要分泌出一種粘性的藤壺初生膠,這種膠含有多種生化成份和極強的粘合力,從而保證了它極強的吸附能力。它們的附著對于在海水中航行的船只及抽取海水冷卻的工廠而言,都是極大的困擾與負擔,全球每年都得耗費極龐大的人力及資金在清除藤壺上,而防止藤壺附生的各種科技及涂料,也持續在研發當中。

分布

  藤壺藤壺分布甚廣,幾乎任何海域的潮間帶至潮下帶淺水區,都可以發現其蹤跡;它們數量繁多,常密集住在一起,成型后的藤壺是節肢動物中唯一行固著的動物。   在海岸邊我們所看到的藤壺外型,一般分為兩種:一是鵝頸型藤壺,它們經由一個不同長度、呈圓柱型的莖,附著在硬物上;另一種是圓椎型藤壺,它的外殼由復雜石灰質所組成,看上去像座火山縮小的外型。以上這兩種型式的藤壺開孔部,都有一個由許多小骨片所形成活動殼蓋,當水流經過孔部時,殼蓋會開啟,會由裡面伸出呈羽狀的觸手,濾食水中的浮遊生物,等到退潮后,殼蓋會緊緊地閉起,以防止體內的水份流失,及防御其它生物的侵擾。雖然藤壺有很堅硬的外殼保護,但海中的海星、海螺,及天上的海鷗,都會把它視為攝食對象。

生活習性

  藤壺藤壺是雌雄同體,行異體受精。由于它們固著不能行動,在生殖期間,必須靠著能伸縮的細管,將精子送入別的藤壺中使卵受精。待卵受精后,經三、四個月孵化;此時,剛孵化出的小幼苗即脫離母體,但常必須過幾個星期的漂浮日子,才能附物而居。在它準備附著時,會分泌一種膠質,使本身能牢牢的粘附在硬物上。   許多種類的藤壺在附著時,不會有特定的場所,從海岸的巖礁上、碼頭、船底等,凡有硬物的表面,均有可能被它附著上,甚至在鯨魚、海龜、龍蝦、螃蟹的體表,也常會發現有附著的藤壺。   海邊圓椎型藤壺的個體不大,但吸附力極強,若想用手把它從附著物上生殖拔起,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必須藉助鑿子類的硬金屬才能將它敲下來。也因為它有堅硬且附著力強的外殼,常會造成岸邊戲水者無意間的傷害。

藥用

  藤壺拉丁植物動物礦物名:Balanus albicostatus Pilsbry   藥理作用:100%藤壺水煎液20ml/kg腹腔注射,顯著提高小鼠負壓耐缺氧能力。100%藤壺水煎醇溶液作用不顯著。   科屬分類:藤壺科   主治:胃痛吞酸;水火燙傷;小兒頭癤;疔瘡腫毒   生態環境:營固著生活,群棲于巖石相潮間帶中潮區的上部,常形成白色的“藤壺帶”,尤以內灣鹽度較低,水質澄清處分布較多。   采收和儲藏:全年抱歉可采,取肉,鮮用。或取殼洗凈,除去雜質即可。   資源分布:中國南北沿海均有分布。   功效分類:制酸止痛藥;解毒療瘡藥   性味:味咸;性涼   藥材基源:為藤壺科動物白脊藤壺的肉或殼。   用法用量:內服:殼煎湯,30-60g。外用:肉適量,搗爛敷。   出處:《中華本草》

相關記載

  溫嶺市的鄰縣玉環縣的討海人,就將藤壺叫作“蛐”,敲藤壺叫作“打蛐”。也有的人則將它寫作“觸嘴”,如《玉環坎門鎮志》中就記載:“或有余暇,到海灘巖凹釣取海螺,敲取藤壺(土名‘觸嘴’),聊充菜肴。”《浙江省岱山縣藥物志》中稱“白脊藤壺”,別名“銼”“銼殼”。“常成群附著于海岸巖石或其他海產動物體外。固殼近于圓筒狀的圓錐形,殼口大,殼板厚,殼口上面有能活動的左右二對殼板。”《岱山縣志》又稱藤壺俗名“觸”。溫州平陽稱藤壺為“曲嘴 ”,《平陽漁業志》稱它“重鹽腌之,能久藏”。葉大兵編著《溫州民俗》(海洋出版社,1992年)中稱瑞安四珍包括龜腳、紅蛋曲、神眼、雪鰻四種水產,其中紅蛋曲即藤壺,“外殼近于圓筒形,內殼由三角形殼片合成,殼色帶紅紫,常成簇密集附著于海島巖礁間低潮線附近巖石上,每年農歷三月和六七月采挖,入湯燙過,敲去外殼,再加香料蒸熟,為佐餐佳肴”云云。“蛐”“觸”“銼”“蛩”,讀音都差不多。

傳說

  在海島,凡有礁巖處便會有藤壺,海底巖石任生長,陽光海水任享用,比起別的水族, 愜意得多了。關于藤壺的這一生活習性,洞頭的討海人中流傳著這樣一個挺有趣的傳說。   龍王公主想上岸觀賞人間美景,龍王擔心岸邊礁巖太滑溜,會跌壞心肝女兒,便下令在水族中招“門坎石”,鋪在礁巖上為龍王公主墊腳。誰愿承擔這一重任,海裡礁上任憑來去,不必再受管束。水族們平日老埋怨水底的日子太沉悶,有這么個好機會,都爭著報名,競爭激烈。龍頭魚憑自己沾了個“龍”字,第一個應試。它們一條挨著一條橫臥在礁巖上,讓龍王公主踩著走。可龍頭魚們平日嬌生慣養,身子虛弱,龍王公主踩上去才走了兩步,它們便吃不消了,一條條東倒西歪的,讓龍王公主摔倒了。龍王大怒,把龍頭魚們狠狠打了一頓,打得它們鱗也脫了,骨頭也酥了。水族們嚇壞了,不敢再試,只有藤壺挺身而出。這藤壺原在龍宮御膳房打雜,平日用壞的酒盅碗盞,都一一儲存著,這一回派上用場了。它們把破酒盅殘碗盞往身上一罩,一層層附在巖礁上,龍王公主踩上去穩穩當當的,一走走到了巖頂。從此,藤壺們便既能在水底又能在礁巖上生活了,時間一長,那些酒盅碗盞就成了保護身子的硬殼了。

吃法

  溫嶺人吃藤壺一般都是清水氽湯鮮吃,其法很簡單,放點姜芽,放點鹽,將水燒開了,再放入藤壺燒開就可以了,其味鮮美可口,無須再放味素,撒點蔥花,則色香味俱全。當然,也可以“重鹽腌之,能久藏”,腌了吃,味道各有千秋,也可鮮吃。

<<源氏物語>>人物

  藤壺中宮,是紫式部小說《源氏物語》的角色。她是先帝的第四皇女,父皇過世之后,和自己的兄弟姊妹一起遷出宮廷。在十四歲那年,有人身份向桐壺帝表示,先帝的第四皇女長得很像已故的桐壺更衣,因此桐壺帝便召她入宮,由于身份是先帝的第四皇女,因此被封為藤壺女御,居住在離天皇所居之清涼殿很近的飛香舍。

生活周期

  藤壺的生活周期是由浮遊性的幼體與固著性的成體時期所組成。生活周期雖然藤壺的成體無法移動,但是它們的幼生可以。這些幼生其實非常活躍,藤壺生活周期中這兩個階段區分地非常清楚。浮遊性的幼生階段,先是在水體中漂浮或遊泳,接著,在幼生的后期,尋找到合適的地點之后,便著生固定,成為不能移動的成體。絕大多數的藤壺幼生,必須經過7個階段的變態才能成為成體;其中前6個階段為「無節階段」(無節幼生naupliar larvae),最后一個階段為「腺介階段」 (腺介幼生cyprids)。無節幼生具有三對泳肢,多數以矽藻之類的植物性浮遊生物為食。有些種類的無節幼生則是儲存大量的脂質,在發育的過程中無須進食。腺介幼生為不用進食之階段,它們具有像軟體動物一般的兩片硬殼或甲殼以保護其柔軟的身體;同樣地,它們具有6對足狀的附肢用來遊泳,2對觸須及尾肢用來搜尋及選擇合適的地點以便長久固著。觸須上具有「附著盤」以便幼生能固著在底質表面。但錯誤的選擇有可能招致大禍,因此觸須上有許多稱為剛毛的器官,能夠在它們黏牢自己之前,先感應周遭自然界的化學物質,以及底質表面的物理結構。尾肢同樣能感應底質結構,環境之中有許多化學物質的訊息,能提供腺介幼生找出適當的著生地點。藤壺的腺介幼生能夠感應同種的成體或與該種經常共棲的藻類所釋放出來的化學訊息,幫助藤壺決定哪裡是適合居住的地點。在選定地點之后,腺介幼生開始從附著盤分泌一種獨特的黏著物質,能將自己牢牢地附著住,準備過一輩子的生活。固著后幼生變態成稚蟲,接著長出殼口的蓋板,然后蟲體旋轉90°并拋棄它們的兩片甲殼,6對泳肢則轉變為藤壺成體的蔓足。經過一次變態后藤壺成為稚體,此時雖然不能再移動,但它們開始成長。藤壺經由重復地脫殼而長大,脫掉身體的表皮或甲殼后,它們可以持續增大自己的體型,而體殼也可以經由鈣質持續地分泌補充體殼基部與各部位的骨板而增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