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來水


自來水

自來水是指通過自來水處理廠凈化、消毒后生產出來的符合國家飲用水標準的供人們生活、生產使用的水。它主要通過水廠的取水泵站汲取江河湖泊及地下水,地表水。并經過沉淀、消毒、過濾等工藝流程,最后通過配水泵站輸送到各個使用者。 由自來水廠按照《國家生活飲用水相關衛生標準》處理后,用機泵通過輸配水通路供給使用者使用。

自來水簡介

農村飲水工程

  目前國內惠及普通百姓的農村飲水工程,由于地形地勢的多樣性,很多地方的自來水并不采用水泵輸送,這些高山上來的自流水也屬于自來水。它是新中國一項非常出色的提高人們生活水準的舉措。這些自流的地下水大多水質好并含有大量的有益元素可以用于生產礦泉水。

原理

  由于自來水通過水泵動力或重力勢能作用輸送后,受到通路結構,特別是蓄水塔與通路的材料(不銹鋼金屬管,PVC等)的影響,由機泵通過輸配水通路供給使用者的水,往往達不到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一般情況下將其煮沸后方可飲用。受到生活用水市場的刺激,目前,在水務方面的學術研究進展較快。而且,有關方面也希望自來水提供方多承擔一些責任,讓輸送到使用者端的水也完全達到《國家生活飲用水相關衛生標準》。
  中國的自來水事業,誕生于清朝末期的1908年,得到當時慈禧太后的大力支援。2008年是北京自來水事業的百年華誕。

自來水來源

自來水處理過程

  自來水是經過多道復雜的工藝流程,通過專業設備制造出來的飲用水。自來水的處理過程如下:
  首先必須把水源從江河湖泊中抽取到水廠(不同的地區取水口是不同的,水源直接影響著一個地區的飲水質量);
  然后經過沉淀、過濾、消毒、入庫(清水庫),再由送水泵高壓輸入自來水通路,現在國家規定要用PP管,而不是以前常用的鐵管,因為時間一長鐵管就會生銹,會造成嚴重的二次污染;
  最終分流到使用者龍頭。整個過程要經過多次水質化驗,有的地方還要經過二次加壓、二次消毒才能進入使用者家庭。

消毒方法

  現在自來水消毒大都采用氯化法,公共給水氯化的主要目的就是防止水傳播疾病,這種方法推廣到至今有100多年歷史了,具有較完善的生產技術和設備,氯氣用于自來水消毒具有消毒效果好,費用較低,幾乎沒有有害物質的優點。但我們經過對理論資料了解、研究,認為氯氣用于自來水消毒還是有在一定的弊端。氯化消毒后的自來水能產生致癌物質,且目前有關方面專家也提出了許多改進措施。
  并在大約一百多年前就采用了氯化消毒方法,并沿用至今,成為一種一般消毒方法。但隨著科學技術發展,發現氯化后自來水出現一些令人遺憾的結果!經過氯化后的水會產生哪些物質?這些物質會影響人體健康嗎?如何才能得到既清潔又安全的飲用水?
  在現階段,消毒劑除氯氣外,還有二氧化氯,臭氧,采用代用消毒劑可降低有害物質的生成量,同時提高處理效率。

水的過濾消毒

  過濾后的水要進行消毒,消毒劑用氯氣。氯氣易溶于水,與水結合生成次氯酸和鹽酸,在整個消毒過程中其主要作用的是次氯酸。對產生臭味的無機物來說,它能將其徹底氧化消毒,對于有生命的天然物質如水藻,細菌而言,它能穿透細胞壁,氧化其酶系統(酶為生物催化劑)使其失去活性,使細菌的生命活動受到障礙而死亡。次氯酸本身呈中性,容易接近細菌體而顯示出良好的滅菌效果,次氯酸根離子也具有一定的消毒作用,但它帶負電荷而難于接近細菌體(細菌體帶負電荷),因而較之次氯酸,其滅菌效果要差得多,所以氯氣消毒效果要比采用漂白粉消毒更佳。
  目前世界上安全的自來水消毒方法是臭氧消毒,不過這種方法的處理費用太昂貴,而且經過臭氧處理過的水,它的保留時間是有限的,至于能保留多長時間,目前還沒有一個確切的概念。所以目前只有少數的發達國家才使用這種處理方法。

自來水原理

  通過水泵直接將水壓上高樓,或將水輸上水塔,由于水塔高于樓,利用U形管原理,使得水從每家的水管流出。
  自來水水質
  從2007年7月1日起,由國家標準委和衛生部聯合修訂出臺的《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下稱“新標準”)將正式實施,所有自來水廠都將實施更加嚴格的檢測標準。新標準中的106項指標被分為一般檢驗項目和非一般檢驗項目兩類。其中,一般檢驗項目42項,各地必須統一檢定;非一般檢驗項目64項,具體實施日期由各省級人民政府根據實際情況確定,但全部指標的實施最遲不得晚于2012年7月1日。
  城市自來水的國家標準(GB5749-85) 檢測項目 單位 國家標準
  色度 度 不超過15度
  渾濁度 NTU 不超過3度
  嗅和味 不得有異嗅異味
  肉眼可見物 不得含有
  PH 6.5-8.5
  總硬度(以CaCO3計) g/L 450
  鐵 g/L 0.3
  錳 g/L 0.1
  銅 g/L 1.0
  鋅 g/L 1.0
  揮發酚(以苯酚計) g/L 0.002
  陰離子合成洗滌劑 g/L 0.3
  硫酸鹽 g/L 250
  氯化物 g/L 250
  溶解性總固體 g/L 1000
  氟化物 g/L 1.0
  氰化物 g/L 0.05
  砷 g/L 50
  硒 g/L 10
  汞 g/L 1
  鎘 g/L 10
  鉻(六價鉻) g/L 0.05
  鉛 g/L 50
  銀 g/L 50
  硝酸鹽氮 g/L 20
  氯仿 g/L 60
  四氯化碳 g/L 3
  苯并(a)芘 g/L 0.01
  滴滴涕 g/L 1
  六六六 g/L 5
  細菌總數 個/L 100
  總大腸菌群 個/L 3
  總α放射性 Bq/L 0.1
  總β放射性 Bq/L 1.0
  余氯 g/L ≥0.30
  依據地表水水域環境功能和保護目標,按功能高低依次劃分為五類:
  Ⅰ類 主要適用于源頭水、國家自然保護區;
  Ⅱ類 主要適用于集中式生活飲用水地表水源地一級保護區、珍稀水生生物棲息地、魚蝦類產場、仔稚幼魚的索餌場等;
  Ⅲ類 主要適用于集中式生活飲用水地表水源地二級保護區、魚蝦類越冬場、洄遊通到、水產養殖區等漁業水域及遊泳區;
  Ⅳ類 主要適用于一般工業用水區及人體非直接接觸的娛樂用水區;
  Ⅴ類 主要適用于農業用水區及一般景觀要求水域。
  對應地表水上述五類水域功能,將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基本項目標準值分為五類,不同功能類別分別執行相應類別的標準值。水域功能類別高的標準值嚴于水域功能類別低的標準值。同一水域兼有多類使用功能的,執行最高功能類別對應的標準值。實現水域功能與達功能類別標準為同一含義

附錄1:北京自來水廠

建立時間

  北京自來水于1908年開建,到現在整整103年了。
  作為13億人的國都北京,從重大的國家政務活動到城市建設、運轉的方方面面,沒有一天能夠離開自來水的供應,然而,有多少人知道或曾追問:京城的自來水是怎么“來”的呢?是什么時候、在怎么樣的歷史條件下、由誰主持操辦這項工程的?
  這就要從100年前說起了
  

  建立因由 
  光緒三十三年(1907)八月的一天,慈禧太后于頤和園召見不久前由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調升北京,任軍機大臣兼外務部尚書的袁世凱,說到京城屢遭火患而問計于袁“防火有何善政?”袁世凱“以自來水對”。這是由于袁世凱在天津(直隸)為官多年,而天津早在4年前,即光緒二十九年(1903)便有了自來水,深知自來水的種種便利和優越。與此同時,袁世凱向慈禧太后舉薦周學熙入京籌辦此事。
  籌辦自來水工程的總指揮周學熙周學熙(1866-1947),安徽至德縣(今東至縣)人,出生于官宦世家,書香門第。其父周馥,是洋務派首領李鴻章的重要幕僚,官至兩江、兩廣總督,也曾任四川、直隸布政使,屬大清官場要員。周學熙本人自光緒二十七年(1901)起在袁世凱手下效力,協助袁推行“北洋新政”,成績彰顯,如周自述:“蒙袁公深賞,遂逢知遇,疊綰要差”,先后出任銀元局總辦,直隸工藝總局總辦、督辦,北洋支應局總辦,官銀號督辦,署天津道,長蘆鹽運使,直隸按察使等。經袁奏保,加“二品頂戴”,后又奉旨賞“三代正一品封典”。同時又是經營開灤煤礦,啟新洋灰公司等近代工業,亦官亦商的知名企業家。
  調周學熙入京籌辦自來水,畢竟是件公事。遂于光緒三十四年(1908),由農工商部三位大臣聯署,呈奏折稱:周學熙在直隸“歷辦工藝局廠,成績昭著”,屬“諳悉商情、聲望素孚”之員,“總理京師自來水……必能措置裕如,不負委任”。不數日即獲準。周隨即入都,派在農工商部丞參上行走,具體承辦籌建京都自來水事宜。

自來水建籌規劃書

  周學熙并沒有受過供水工程一類的專業訓練,更非精通自來水事業的行家裡手,但他憑借著對國外近代工業文明的了解,以及在直隸創辦實業所積累的經驗,以超常的速度,當月便擬就了《創設京師自來水公司大概辦法》,文不足千字,卻是一份全面的、綱要式的自來水籌建規劃書。主要內容包括:
  修建的水塔第一,公司定性為“官督商辦”,“定名為京師自來水有限公司,一切按照公司商律辦理,以符名實”。官督商辦是當年政府財力不足,于民間集資辦實業的一種時興做法,后來被概括為“官任監察保護之責,商任集股經理之事,官商協力維持,于是乃臻妥善”。
  第二,籌集建設資金。公司初創,“首以召集股本為要圖”,建立自來水是項大工程,“需款繁浩,非厚集股款決不足以濟事”。擬定募集300萬銀元,分30萬股,每股10元;又規定“專招華股”,以保護民族企業權益。為鼓勵先行投資人士,將予以優惠。所有招股事項,統由設在天津的直隸官銀號承辦;在股本未集齊前,創辦自來水公司的費用,由官銀號先行墊付。
  第三,“籌足水源為第一要務”。這是建立自來水最根本、最核心的問題,否則將成為“無米之炊”。周學熙在“連日履勘近郊水道”的實踐基礎上,確認“以安定門外沙子營迤下孫河水源尚旺”,即今位于朝陽、順義二區交界,溫榆河一帶。其上遊分別是北山沙河及西山清河,合流至孫河,“水勢頗大”,擬“就河筑大圩一區,儲水足供兩三個月之用”。另一工程為鋪設輸水管網,需請“奉辰苑(主管皇家園林、河道的機構)、民政部、步兵統領衙門”等部門協同,勘查城廂道路、溝渠、依實繪圖備用。
  第四,請求官方予以政策支援。鑒于工程成本巨大,“且事屬創舉,民間風氣未開”,猜想二三年內難保股東應得利息,故要求參照外國對民間公益事業“率由國家給予補助金”,以及近年直隸興辦實業予以官款接濟的做法,由直隸總督統籌,每年撥官款15萬兩。做“保息”之用,待公司運轉正常,再“分期繳還”。同時,要求比照鐵路建設先例,凡經“關卡暨京師崇文門,一律豁免厘稅”,以減輕建設成本。
  至于其他如招股辦事,擬定詳章,定機購料,選用員司,招募技師、工匠等,概由周學熙“分別妥籌”,全部工程猜想需時二三年。

工程的實施

  農工商部據此奏專折呈皇太后、皇上“圣鑒訓示”,遂即獲準,工程進入了實施階段。

工作配置

  首先是配置工作班子,選定辦公地點。周學熙首選同鄉、長期共事又有姻親關系的孫多森為副手,并由北洋各局借調得力人員,包括后來擔任公司總理的“候選知府”馬學庭,皆因人員熟絡,便于開展工作。暫選定東四牌樓錢糧胡同租房辦公(后遷至前門西城根新址建辦公樓)。

選擇設備

  其次,遴選設備、工程承包商。其時,我國近代制造業主要在軍火、冶煉等少數行業,新增自來水所需材料、設備都需靠外洋進口。一時在華各洋行爭相競售,乃至“巧攬強售,詭計百出。”周學熙“以鎮靜淡泊處之”,經認真考察,最后選定德商瑞記洋行承包,除因報價較合理外,也因它曾承辦天津自來水的建設,“熟悉中國北方天時地勢,且于孫河一帶水源考察有年”。最終以一百三十七萬五千兩之價,洋商承諾供應“德國著名大廠極新式而又極堅固耐久之頭等正號機器”,并“以全工告成,全城用水六個月驗收”等為條件于周學熙到任后不足兩個月,便簽訂了契約,足見其辦事效率之高。

集股籌資

  再次,關于集股籌資。在周學熙主持下,制定了招股章程,于報刊登載招股“廣告”,釋放“招股啟示”,大力宣傳諸多“利好”信息,如提前交足股金,每10股可獲贈1股;有官款承諾保息,“以昭大信”;自來水為“人人必須,日日消耗”,“取諸自然”,銷路“無滯”,一旦投資,可“坐收巨利”等九大“特色”,幾乎全無風險。經官銀號津、京、滬、漢等號及廣東日升昌8家銀號辦理,僅3天即將300萬股金全數收足。后周學熙等再三核標,認為有270萬元即敷套用,為避免資金積壓,減少股息支付,遂退回天津銀號30萬元。

意外發生

  其他如征購土地,采辦石料等事項,均有序進行。
  然而,總有預料不到的事情發生。一次施工中遇到宗室貴族一“隆君”塋地,“忽出阻止”,認為掘地壞了他家風水,甚而制造“安設水管硬刨墳墓”的謠言,故意騷擾,妨礙施工達兩個月之久。對此,除報請相關官府“會勘”外,周學熙以朝廷官員名義登報辟謠,并警告對“招搖生事之人”,將“徹究重懲,決不寬貸”。經各方調停,矛盾終于得到解決,但卻影響了工程進度。
  光緒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1908年11月14日),光緒帝載湉于瀛臺涵遠殿“崩”,時隔不足20小時,掌控國家最高權力的慈禧太后也“崩”于中南海儀鸞殿,這便成為了“全國大喪”,內務府在出殯前要組織“演習大杠”,通過內城巡警總廳下檔案,要求公司于宣統元年(1909)二月二十日前,將出殯線路(主要在內城西部景山以東,經地安門、西四牌樓、出阜成門)的路面“修理平坦”。公司調動人力突擊三晝夜,或搶工埋管,或對來不及埋管的溝槽還土填埋,墊平夯實,直到出殯后才復工重新挖溝埋管,工程一停一返,使進度大受影響。
  施工過程中還發生外商瑞記洋行不能按期供貨,所供器材與圖紙不符,以次頂好乃至發生水管炸裂等問題,經催辦、交涉,有的甚至經周學熙親自過問,才一一得到解決。
  供水前,周學熙安排人員及時擬定了包括入戶安裝專管、街市龍頭供水、試辦承包龍頭、水夫雇用等準備營業的規章制度。同時,發揮“官督”職能,經農工商部奏準,對自來水水管沿線設施,責成“地面官出示曉諭,切實保護”。對上遊清河、沙河“二十裡以內”,亦責成“該管地面官言諭居民認真防護堤岸,培植樹株,以養水源,并嚴禁侵害作踐及傾棄污穢。”

股東成立會

  京師自來水工程在周學熙的總理指揮下,經過22個月的精心規劃,悉心組織,建成了孫河、東直門兩座水廠,濁水、清水、濾沙等池18處,鋪設大小口京師自來水公司召開股東成立會,推舉馬學庭為總理,王筱汀為協理,周學熙則以農工商部丞參身徑鋼管總長370余裡,裝設街頭售水龍頭420余個。“其水源之遠,地面之廣,管線之長,遠非他埠可比。”在實收股本270萬元的資金保證下,除已支及應備善后各款外,仍凈余33萬余元,皆因“多方撙節”所致。公司決定先于內外城“繁盛之處”設4個供水點,對居民“放水奉贈”,并備“水票”免費分發,事先以廣告形式在京城數家報紙刊登,告知民眾;而正式售水時間定為宣統二年(1910)二月初十。也正是在這一年的2月,份派為監督。與此同時,周學熙還為公司今后營業提出了“勿圖速效,勿務近功”的方針,“要以設法使使用者方便,小民得利為宗旨”。應當說這一“方針”和“宗旨”,在今天也仍具有十分現實的意義。

成立初期的困難

  宣統年間的水票然而,好事多磨,新生事物往往有曲折、坎坷的遭遇。周學熙晚年回憶那段時間的問題寫道:(自來水)開辦之初,招股雖易而營業則甚難。因內城旗人謂為洋水,又道其“專走地道,不見陽光”,是“陰水”,疑畏拒飲。山東水夫又把持之,出種種阻力以相刁難。百年前的中國尚處于從長年的閉關鎖國向風氣乍開的階段過渡,對外洋的工業文明帶來的新事物多抱有:“身所未經,則以為異;目所不見,耳所不聞,則以為怪”的心態。對此,周學熙做了大量的宣傳工作,分別用文言文、白話文通過報刊廣告解疑釋惑,一方面利用旗人的皇權觀念,說辦自來水“系懔遵先朝諭旨”是“奉皇上旨意辦的”;一方面又調動人們的愛國情感,稱自來水的興辦“全集的是中國股,全用的是中國人”。同時宣傳公司“用化學法,化驗街上龍頭放出的自來水,真正是性質純良,十厘清潔”,“于人的衛生上極為有益,大家吃著,沒有不身體強健的”。此外,公司還采用經濟手段,連續3個月減價一半進行促銷。科學事物畢竟是具有強大生命力的,自來水的優越性逐漸為廣大民眾承認,不足半年,自來水的使用者或自己從街頭公用龍頭挑水回家,或由水夫挑送入戶,已十分踴躍。
  京師自來水的建成,清農工商部給予周學熙“堅苦卓絕,才力過人”,“識詣精深,心力敏銳”,“講求事業,力圖富強,求之近時,不可多得”等較高的評估。轉年,周以將出國考察為由,辭去了公司監督一職。
  就在自來水實現供水不久,宣統三年(1911),辛亥舉義,革命軍起,宣統遜位,清廷覆亡,新的共和國取代了腐朽的封建帝制。然而,由于資產階級革命的不徹底性和外國列強充當軍閥的后臺,本來應是推動社會進步的革命,卻沒有給國家、人民帶來安寧,各派政治勢力、各路軍閥,爭斗不休,政局動蕩,國運多難。在這種時代背景下,問世不久的自來水事業可謂生不逢時,失去了官方的保護,社會的無序使偷水事件屢有發生,拖欠水費者日益增多,物價不斷上漲,水費卻不能調整,加之當年投建“成本費巨”,公司領導層又不善經營,很快便出現了虧損,無法實現對股東保息的承諾。迫于情勢,于民國元年(1912)4月,召開股東會實行改組,取消代表官方的“監督”,推舉周學熙為總理,取代辭職的馬學庭,王筱汀仍留任協理。周、王二人對公司勵行整飭,強化管理,果斷實行裁員減薪,周、王本人更是率先垂范,不領取薪酬,公司經營狀況迅速改觀,當年便扭轉了虧損局面。
  不久,周學熙應袁世凱命,于1912至1914年間曾兩度出任北洋政府財政總長。因袁世凱洪憲稱帝,周“堅不附和”,遂請病假“遠嫌疑以避禍”。
  京師自來水于衰敗的清末起步,稱得上是一項邁向近代文明,普惠于民的城市建設事業,實現了“振興京師水利,便益衛生、消防為急務,思以人事補天時地利之不逮”,“既利民生,尤便民用”的宗旨。其水廠建設和所鋪設的通路,奠定了京城供水體系的初步格局。在一個世紀前國際、國內的大環境下,先人們追求近代文明的創業精神、認真敬業的工作效率,以及與時俱進的革新理念,有許多仍是值得今人效法的。

自來水博物館

館址簡介

  來水亭■館名:北京自來水博物館
  ■地址:東直門北大街甲6號
  ■特點:專題類博物館
  ■建館時間:2000年12月
  ■鎮館之寶:來水亭、煙囪等
  在東直門北大街,東、北二環路銜接的地方,有一座北京市自來水博物館。這裡中西合璧的建筑卻十分有名,已經被列為近現代優秀建筑之一,不允許擅自拆除。自來水博物館是在原京師自來水股份有限公司原址上建立的。興建京師自來水股份有限公司,始于1908年,距今已整整有一百年的歷史了。
  自來水博物館的展區分為展館展區和室外展區兩個部分。其中室外展區主要是被保護或復建的建筑以及各種大型設備。

初建水廠

  上奏慈禧太后請建京師自來水廠
  這件奏折展品背后隱藏著創辦京師自來水廠的故事。光緒34年(1908年)3月18日,農工商部大臣上奏慈禧太后和光緒皇帝,請建“京師自來水一事”,認為“京師自來水一事,于衛生消防關系最要”,并推薦“在直隸歷辦工藝局廠,成績昭著”,“諳熟商情,聲望素孚”的前署直隸按察史、長蘆鹽運使周學熙負責京師自來水事宜。不到十日,慈禧“諭允”。不久,農工商部再次上奏折,請示籌辦京師自來水公司的“大概辦法”。辦法很快被批準,公司性質為“官督商辦”,公司名稱為“京師自來水股份有限公司”,任命周學熙為公司總理。周學熙是清末民初著名的實業家,出生于清末顯宦人家。他曾任前署直隸按察史、長蘆鹽運使,并在1912年和1915年曾經兩度擔任北洋政府財政總長,是當時名聲顯赫的大官。
  北京市自來水八廠的制水工藝沙盤

水廠沙盤

  第八水廠的水取自潮白河畔
  在自來水博物館裡,有一種很有特點的展品:一些北京市大型水廠的沙盤。這些沙盤配上光電效果,使參觀者可以很明顯地了解到水廠的取水線路和工作流程,成為自來水博物館一道獨特的風景。
  進入20世紀70年代,北京市區日用水量猛增,1972年供水高峰期間降壓供水長達75天,日虧水15萬立方米,供水情勢十分嚴峻。1974年,國家投資1.5億元興建第八水廠。
  該廠位于東外亮馬橋,水源地選擇在地下水豐富的京郊潮白河流域。1979年、1981年、1982年,第八水廠三期工程先后竣工,日供水能力42.9萬立方米。建成了一次取水、二次加壓送水、三次配水的京城最大的地下水水廠。
  第八水廠的水取自牛欄山潮白河畔,打了18組機井。從水源地抽出的水通過輸水管線送到孫河加壓站,對原水加氯消毒,加壓后通過輸水管線送到配水廠,進行補氯加氨,然后通過機泵將水送入管網。
  第一號水源井井碑

井碑

  一個小小的井碑背后蘊藏的歷史事件
  東直門水廠建立于1908年,1910年3月正式投產供水。水源為當時大興縣境內的孫河水,由孫河取水廠送來清水經東直門水廠消毒送出。1940年前后因孫河水嚴重匱乏,東直門水廠改用地下水作為水源。到1949年,北京僅此一座水廠。1932年入夏以后,適逢大旱,孫河水位急劇下降,水源行將枯竭。公司幾位工程師建議打機井取用地下水。當時在如今的自來水博物館院內共打了五口水源井。圖中所展示的就是1940年開鑿的第一號水源井的井碑。
  為井碑題字的,是我國著名的藏書家傅增湘先生。他曾在五四運動中,因抵制北京政府罷免蔡元培的命令受牽連而被免職。他曾于1927年任故宮博物院圖書館館長。之所以請傅增湘為自來水廠的井碑題字,主要是因為他是袁世凱御用之人。而水廠之所以能夠在1908年被慈禧太后批準設立,主要是因為是袁世凱一派提出的建議。早在前面所展示的奏折之前,其實也有人上奏,希望在京城興建自來水廠,但是慈禧覺得上奏折之人都不適宜督辦此事,于是才擱置下來。
  袁世凱是慈禧看中的人選,因此才會在奏折上奏10天之后,就已經開始商量具體興建事宜了。一個小小的井碑題字,背后蘊藏的政治斗爭和歷史事件竟然如此繁復,現在看來,確實很有意味。
  建于1938年-1939年間的聚水井

鎮館之寶

  聚水井幫助北京度過了1938年的旱年
  北京自來水博物館有座漂亮的建筑叫來水亭,東直門水廠建成時叫“模范水亭”,與水塔、蒸汽機房都是同一年代的建筑,建成于1910年,用于接收孫河取水廠處理后的水,沉淀消毒后送入清水池。這座建筑是由天津德商瑞記洋行設計的,屬于歐式建筑,具有巴洛克風格,建筑時運用了中國古早的建筑手法糯米灌漿、磨磚對縫,因此這座建筑是中西合璧的精美建筑杰作。亭內曾經建有一尊坐北朝南的白衣觀音菩薩,身高2.7米,身后有假山,身前是凈水池。遺憾的是這尊觀音在“文革”時被拆毀。
  在綠地的西面是聚水井,建于1938年—1939年間,是日本侵華時所建。當時北京城正處于大旱時期,水源地孫河(即溫榆河)水源不足。日本人為了獲得穩定水源,便在自來水廠院內打井,開始引用地下水。當時共打了五口井,五口井的水便在這裡匯聚。這些井的井蓋都是銅制的,至今儲存完好。門口外面的方形孔是地下通道口,當閘門出現問題時,可以從這個口進入修理。
  米灌漿”的手法修建,其八角造型非常獨特

機房煙囪

  百年煙囪依然聳立
  現在的展館其實就是過去水廠的蒸汽機房,孫河水或者井水從來水亭流經清水池再送到蒸汽機房,通過燒煤產生的蒸汽把自來水加壓頂上去,然后才能順著通路流到北京城內各處。因此,在蒸汽機房旁邊必然聳立著一座高大的煙囪。由于蒸汽機房不能沒有煙囪,因此,雖然經過了近百年的滄桑,這個煙囪竟然聳立于此,未曾有過倒下的念想。此煙囪始建于1908年,由于中國此前從未建過自來水廠,于是便請來歐洲人來設計圖紙。煙囪和其他建筑也就順其自然,具有了歐洲建筑的風格。但是中國工匠建造時,卻采用了中國古早的磨磚對縫和糯米湯灌漿的建筑手法,每塊磚的底部都有刻章,很偶然地形成了現在這種中西合璧的建筑風格。
  雖然水廠的煙囪八角造型很別致,制造精良,但卻并不是當年京師自來水公司建筑群最有特色的建筑。據博物館負責人介紹,當年最有特點的建筑是自來水廠內的鐵質水塔。水塔構造是極富特色的鋼結構,塔高54米,塔身分為六層,呈六面形,鑲有12條裝飾龍,裝有風鈴,容積750立方米。1942年該塔停用,1957年拆除。目前館內根據當年德國設計師蒂諾·薩格曼先生的后裔所贈照片,以1:10的比例復制了一個水塔模型。通過模型,依然可以看出水塔造型的優雅,紋飾的精美。試想,如果當年不拆除水塔,現在它一定是北京城內一道獨特的風景,恐怕也不會比法國的埃菲爾鐵塔遜色。

自來水信息化

  2005年,北京自來水集團正式攜手武漢易維軟體完成信息化改造工程,完成20個營業所,18家商業銀行全市聯網收費工作,為2000萬市民提供全面的數位自來水解決方案,為北京奧運工程奠定堅實的基礎。
  附錄2:
  其他國家的飲用水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