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水


正常狀態下,人體腹腔內有少量液體(一般少于200ml),對腸道蠕動起潤滑作用任何病理狀態下造成腹腔內液體量增加超過200ml時,稱為腹水(ascites)。腹水僅是一種病征,產生腹水的病因很多比較常見的有心血管病、肝臟病、腹膜病、腎臟病、營養障礙病惡性腫瘤腹膜轉移卵巢腫瘤、結締組織疾病等腹水的診斷除影像學檢查外,主要依據腹部叩診法:腹水達500ml時,可用肘膝位叩診法證實;1000ml以上的腹水可引起移動性濁音,大量腹水時兩側脅腹膨出如蛙腹,檢查可有液波震顫;小量腹水則需經超聲檢查才能發現。

簡介

  腹水是多種疾病的表現,根據其性狀特點通常分為漏出性滲出性和血性三大類。漏出性腹水常見原因有:肝源性、心源性、靜脈阻塞性腎源性營養缺乏性、乳糜性等;滲出性腹水常見原因有:自發性細菌性腹膜炎,繼發性腹膜炎(包括癌性腹水),結核性腹膜炎胰源性、膽汁性、乳糜性真菌性腹膜炎等;血性腹水常見原因有:急性門靜脈血栓形成、肝細胞癌結節破裂、急性亞大塊肝壞死、肝外傷性破裂肝動脈瘤破裂、宮外孕等。
  積聚于腹腔內的遊離液體。正常人的腹腔內可以有少量液體,對內臟起潤滑作用。腹水可由心臟病、肝臟病、腎臟病、結核病、惡性腫瘤等疾病引起,是一個常見的臨床體征。依據其性質可分為漏出液或滲出液;依據其面板可分為漿液性、血性、膿性或乳糜性等。

病因

  由于全身性或局部性因素的作用,致使液體從血管與淋巴管內滲入或漏入腹腔而出現腹水。低蛋白血癥、鈉和水潴留、抗利尿激素與醛固酮等滅活功能降低、門靜脈高壓、肝靜脈阻塞、腹膜炎癥及惡性腫瘤均為引起腹水的重要因素。腹水的相關癥狀 患者有少量腹水〔300~500毫升(ml)〕時,可無明顯不適而不易被覺察;有中等量腹水(500~3000mL)時,自覺腹脹,呈膨隆的腹部外形,體檢時可有移動性濁音;有大量腹水(3000mL以上)時,可表現為呼吸困難及下肢浮腫。不同疾病引起的腹水常表現出不同的伴隨癥狀,如發熱、黃疸、貧血、肝脾臟腫大、心力衰竭等癥狀和體征。

發病機制

  腹水的形成是腹腔內液體的產生和吸收失去動態平衡的結果,每種疾病腹水的形成機制是幾個因素聯合或單獨作用所致。

全身性因素

  (1)血漿膠體滲透壓降低:血漿膠體滲透壓主要依靠白蛋白來維持血漿白蛋白低于25g/L或同時伴有門靜脈高壓,液體容易從毛細血管漏入組織間隙及腹腔,若水分漏入腹腔則形成腹水。此種情況見于重度肝功能不全、中晚期肝硬化(蛋白合成減少)、營養缺乏(蛋白攝入不足)腎病綜合征與蛋白丟失性胃腸病等情況。
  (2)鈉水潴留:常見于心腎功能不全及中晚期肝硬化伴繼發性醛固酮增多癥。肝硬化與右心衰竭時,利鈉因子活性降低使腎近曲小管對鈉的重吸收增加。近年認為近曲小管的鈉重吸收機制較醛固酮作用于遠曲小管更為重要;心功能不全及晚期肝硬化引起大量腹水使有效血容量減少,刺激容量感受器及腎小球裝腹水臨床癥狀置;交感神經活動增強激活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系統;抗利尿激素釋放增加,使腎血流量減低,腎小球濾過率下降,腎小管回吸收增加促使鈉水潴留,使腹水持續不退,因此認為腎臟的鈉、水潴留是腹水的持續因素。
  (3)內分泌障礙:肝硬化或肝功能不全時,肝降解功能減退。一方面抗利尿激素與醛固酮等滅活功能降低致鈉、水潴留;另一方面血液迴圈中一些擴血管性血管活性物質濃度增高,這些物質引起外周及內臟小動脈阻力減低,心排血量增加,內臟處于高動力迴圈狀態。由于內臟血管床擴張,內臟淤血,造成有效迴圈血容量相對不足及低血壓,機體代償性釋放出血管緊張素Ⅱ及去甲腎上腺素,以維持血壓。這樣因反射性地興奮交感神經系統釋放出一些縮血管物質,使腎血流量減低腎小球濾過率下降,加之抗利尿激素釋放,引起腎小管鈉、水回吸收增加,造成鈉水潴留并形成腹水。

局部性因素

  (1)液體靜水壓增高:因肝硬化及門靜脈外來壓迫或其自身血栓形成造成門靜脈及其毛細血管內壓力增高,進而引起腹水。
  (2)淋巴流量增多、回流受阻:肝硬化時因門靜脈及肝竇壓明顯增高,包膜下淋巴管如枯樹枝狀吸收面積縮小,淋巴液生長增加,超過了淋巴迴圈重吸收的能力引起淋巴液淤積。由淋巴管漏出經腹膜臟層或肝表面進入腹腔,加重腹水的積聚,在腹膜后腫瘤、縱隔腫瘤、絲蟲病等所引起的胸導管或乳糜池阻塞,以及損傷性破裂、乳糜漏入腹腔形成乳糜性腹水。
  (3)腹膜血管通透性增加:腹膜的炎癥、癌腫浸潤或臟器穿孔引起膽汁胰液、胃液、血液的刺激均可促使腹膜的血管通透性增加引起腹水。
  (4)腹腔內臟破裂:實質性或空腔臟器破裂與穿孔可分別引起胰性腹水膽汁性腹水、血性腹水及血腹。

臨床表現

  對腹水的體格檢查除有移動性濁音外常有原發病的體征。由心臟疾病引起的腹水查體時可見有發紺周圍水腫、頸靜脈怒張、心臟擴大、心前區震顫、肝脾腫大、心律失常心瓣膜雜音等體征。肝臟疾病常有面色晦暗或萎黃無光澤,皮膚鞏膜黃染、面部、頸部或胸部可有蜘蛛痣或有肝掌腹壁靜脈曲張肝脾腫大等體征。腎臟疾病引起的腹水可有面色蒼白,周圍水腫等體征面色潮紅、發熱、腹部壓痛,腹壁有柔韌感可考慮結核性腹膜炎患者有消瘦、惡病質淋巴結腫大或腹部有腫塊多為惡性腫瘤。

漏出性腹水

  (1)肝源性:常見于重癥病毒性肝炎、中毒性肝炎、各型肝硬化、原發性肝癌等。
  (2)營養不良性:已較少見。長期營養不良者血漿白蛋白常降低,可引起水腫及漏出性腹水。
  (3)腎源性:見于急、慢性腎炎,腎功能衰竭系統性紅斑狼瘡等結締組織病。
  (4)心源性:見于慢性右心功能不全或縮窄性心包炎等。
  (5)胃腸源性:主要見于各種胃腸道疾病造成的蛋白質從胃腸道丟失的疾病如腸結核、胃腸克羅恩病、惡性淋巴瘤、小腸淋巴管擴張癥、先天性腸淋巴管發育不良、兒童及成人乳糜瀉等。
  (6)靜脈阻塞性:常見于肝靜脈阻塞綜合征(Budd-Chiari Syndrome)下腔靜脈阻塞或受壓、門靜脈炎、門靜脈阻塞、血栓形成或受壓等。
  (7)黏液水腫性:見于甲狀腺功能減退垂體功能減退癥等所致的黏液性水腫。

滲出性腹水

  (1)腹膜炎癥:常見于結核性腹膜炎、自發性細菌性腹膜炎、腹腔臟器穿孔造成的急性感染性腹膜炎、癌性腹膜炎(包括腹腔或盆腔內惡性腫瘤腹膜轉移)、真菌性腹膜炎、嗜酸性細胞浸潤性腹膜炎等
  (2)胰源性:多見于急性壞死性胰腺炎、胰腺假性囊腫、慢性胰腺炎胰腺癌、胰管發育不良等。
  (3)膽汁性:多見于膽囊穿孔、膽管破裂,膽囊、膽管手術或膽管穿刺損傷等。
  (4)乳糜性:引起乳糜性腹水的病因較為復雜,可見于腹腔內或腹膜感染(結核、絲蟲病)、惡性腫瘤(如淋巴瘤胃癌、肝癌)、先天性腹腔內或腸淋巴管發育異常、淋巴管擴張或局部性受壓腹部外傷或腹腔內醫源性損傷及少數肝硬化門靜脈血栓形成及腎病綜合征等。

血性腹水

  雖然引起血性腹水的原因很多,但一定要有血管或毛細血管的破裂或血管滲透壓增高或有凝血機制障礙等因素存在,血液才能滲入或漏入腹腔
  (1)肝臟疾病:重癥肝炎爆發性肝衰竭、壞死后性肝硬化、肝癌晚期(主要是凝血機制障礙血液從肝包膜表面滲出),肝細胞癌癌結節破裂、妊娠期自發性肝破裂、肝動脈瘤破裂、巨大肝血管瘤破裂及肝外傷性破裂等。
  (2)腹膜疾病:結核性腹膜炎腹腔或盆腔內惡性腫瘤腹膜轉移、原發性腹膜間皮瘤、腹膜或網膜血供障礙等。
  (3)腹腔內其他病變:如腹主動脈瘤破裂、急性出血性壞死性胰腺炎外傷性或創傷性脾破裂、腹腔內其他臟器損傷、腸系膜動脈或靜脈栓塞或血栓形成、門靜脈高壓伴空、回腸靜脈曲張破裂、腹腔內淋巴瘤脾原發性淋巴瘤、胃癌與結腸癌漿膜受累、慢性腎炎、尿毒癥。
  (4)盆腔內病變:宮外孕、黃體破裂子宮內膜異位、卵巢癌或卵巢黏液囊性癌。

鑒別診斷

  1.巨大卵巢囊腫女性病人應與巨大卵巢囊腫相鑒別。卵巢囊腫在仰臥位時腹部向前膨隆較明顯,略向上移位,腹兩側多呈鼓音;卵巢囊腫的濁音不呈移動性。尺壓試驗:若為卵巢囊腫,腹主動脈的搏動可經囊腫傳到硬尺,呈節奏性跳動如為腹水則硬尺無此跳動。陰道及超聲檢查均有助于鑒別。
  2.漏出液與滲出液的鑒別,見表1。3.良惡性腹水的鑒別良惡性腹水鑒別指標較多,主要有腹水細胞學生物化學免疫學及影像學等指標,但均為非特異性指標,為減少和避免判斷失誤還應結合臨床資料綜合分析,聯合檢測,不宜過分依賴某項指標。Gerbes認為鑒別良、惡性腹水的診斷程式為:第一步是選用敏感性較高的膽固醇作為篩選,排除良性腹水膽固醇在惡性腹水中顯著增高尤其大于2.85μmol/L時,鑒別價值更大;第二步聯合使用特異性高的癌胚抗原(CEA)、乳酸脫氧酶(LDH)腹水鐵蛋白(FA)含量和細胞學檢測作為確診依據。腹水CEA>15mg/L,腹水CEA/血清CEA>1;腹水LDH>1270U/L或腹水LDH/血清LDH>1.0,腹水FA>100μg/L,腹水FA/血清FA>1,則惡性腹水可能性大若腹水中找到腫瘤細胞即可明確診斷;繼之是影像學診斷以明確病變的部位和范圍。
  4.腫瘤標志物檢測近年來已廣泛開展了血液及腹水的多種惡性腫瘤標志物檢測對鑒別良、惡性腹水有重要意義常用的標志物有以下幾種。
  (1)癌胚抗原(CEA)相關的癌癥:結腸癌、胃癌、原發性肝癌、宮頸癌卵巢癌、乳腺癌胰腺癌、肺癌、膽管細胞癌、肝轉移性腺癌。CEA是第一個胃腸道腺癌的特征性標志物。
  (2)甲胎蛋白(AFP)相關的癌癥:原發性肝癌、轉移性肝癌、胃癌、生殖腺胚胎瘤。原發性肝癌者70%~80%的AFP顯著增高。
  (3)前列腺癌相關抗原:PSA、FreePSA
  (4)乳腺癌特異性相關抗原:CA15-3或BR。
  (5)卵巢癌特異性相關抗原:CA12-5或OV。
  (6)消化道腫瘤多種特異性相關抗原:CA19-9、CA24-2、CA50。
  聯合檢測多種腫瘤標志物可提高診斷陽性率
  5.近年來研究的其他腹水腫瘤標記物
  (1)內皮素(Endotheliolysin,ET):ET產生于血管內皮細胞,具有強烈而持續的血管收縮作用,近年來研究發現它具有許多血管外功能:它是細胞促有絲分裂劑參與細胞生長代謝,對細胞DNA合成原始基因表達及細胞增殖都有一定的影響國外已將ET-1引入腫瘤學研究領域,放射免疫證實:肺癌腎癌、乳腺癌、胰腺癌等腫瘤細胞中均存在ET-1。一般認為,在結核性及惡性腹水中,內皮素水準會顯著升高。
  (2)鈣黏附素(Cadherin,Cad):現已發現有4種Cad的同種異型因子-E、N、P及L型。而突變型E-cad主要在彌漫型胃癌中表達,且與癌細胞的淋巴轉移、肝臟和腹膜轉移、血行播散以及腫瘤的預后等顯著相關。研究發現用一般免疫染色法檢測腹水沉淀細胞中突變型E-Cad的表達,鑒別良性、惡性腹水的特異性及敏感性可分別達97%和72%。
  (3)端粒酶(Teloramerase):端粒酶的激活是惡性腫瘤一個顯著的生物學特征,是腫瘤細胞區別于正常細胞之根本所在。癌性腹水中的端粒酶陽性率也顯著高于各種良性腹水,研究發現,端粒酶對良惡性腹水鑒別的敏感性和特異性分別為76%和95.7%,但也可出現假陽性。
  (4)血管內皮生長因子(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VEGF):大量研究表明,許多腫瘤組織中都有VEGF的較高表達,如乳腺癌、腦腫瘤、腎癌、卵巢癌等,與腫瘤的血管形成、發展及轉移密切相關。血清中可檢測到VEGF的升高在腫瘤發生轉移的患者中可達60%以上。46%~96%的惡性腹水標本中CEGF的含量超過675pg/ml
  (5)β絨毛膜促性腺激素(βHCG):絨毛膜促性腺激素是胎盤滋養層細胞分泌的一種糖蛋白類激素,有α和β兩個亞基。由于β亞基決定了免疫學的激素的特異性,故大多數檢測β亞基。許多惡性腫瘤的βHCG值均可升高,其鑒別良惡性腹水的敏感性特異性及準確性可分別達61%、94%及83%。
  (6)多胺檢測:多胺中精脒(spermldine,SPD)、尸胺(cadaverineCA)及總多胺(total polyamineTPA)的聯合檢測可較好地鑒別良惡性腹水多胺與細胞生長及增殖有關,對調節細胞內DNA、RNA和蛋白質的生物合成起重要作用,正常人體內含量極少,患有惡性腫瘤時,腫瘤組織及體液中多胺水準明顯增多。
  (7)IL-6、IL-2(SIL-2R)、TNF-α聯合檢測:這3種腫瘤標志物在多種惡性腹水中可有增高。國內有研究表明,三者的聯合檢測對肝硬化腹水伴自發性腹膜炎也有診斷價值,故可用于鑒別癌性腹水。
  綜上所述,雖然一些指標可較好地鑒別良惡性腹水,但迄今為止,尚無一種檢測方法可達到100%的準確,且某些檢測方法很難在臨床上推廣套用故應強調多種腫瘤標志物聯合檢測可提高對腹水鑒別的準確性。在臨床上確診惡性腹水還應結合其他方法如影像學檢查、病理檢查等。

檢查方法

實驗室檢查

  實驗室檢查常為發現病因的重要手段。肝功能受損、低蛋白血癥可提示有肝硬化大量蛋白尿,血尿素氮及肌酐升高提示腎功能受損免疫學檢查對肝臟和腎臟疾病的診斷也有重要意義。
  通過腹腔穿刺液的檢查可確定腹水的性質和鑒別腹水的原因。
  1.一般性檢查
  (1)面板:漏出液多為淡黃色,稀薄透明,滲出液可呈不同顏色或混濁不同病因的腹水可呈現不同的面板,如化膿性感染呈黃色膿性或膿血性;銅綠假單胞菌感染腹水呈綠色;黃疸時呈黃色;血性腹水見于急性結核性腹膜炎、惡性腫瘤;乳糜性腹水呈乳白色可自凝,因為屬非炎性產物故仍屬漏出液。
  (2)相對密度:漏出液相對密度多在1.018以下;滲出液相對密度多在1.018以上。
  (3)凝塊形成:滲出液內含有纖維蛋白原及組織細胞破壞釋放的凝血活素,故易凝結成塊或絮狀物。
  2.生化檢查
  (1)黏蛋白定性(qualitative test of mucin)試驗:漏出液為陰性;滲出液為陽性。定量漏出液小于0.25g/L;滲出液大于0.25g/L。
  (2)胰性腹水淀粉酶升高。
  (3)細菌學及組織細胞學檢查:腹水離心后涂片染色可查到細菌,抗酸染色可查到結核桿菌必要時可進行細菌培養或動物接種可在腹水中查瘤細胞,對腹腔腫瘤的診斷非常必要,其敏感度和特異性可達90%。

其它輔助檢查

  1.超聲及CT檢查不僅可顯示少量的腹水、還可顯示肝臟的大小、肝臟包膜的光滑度,肝內占位性病變,心臟的大小、結構心臟流入道及流出道的情況血流情況、腎臟的大小、形態、結構等。
  2.心電圖檢查可發現心律的變化、心臟供血情況。

治療方法

  由于引起腹水的病因甚多,無論是腹水呈漏出性還是滲出性,均可因多種疾病而引起因此,遇腹水患者時,應盡快地確定其腹水的性質,繼而再積極尋找病因。只有針對病因治療,腹水才可能減少或消失;如果在病因尚未明確,為了減輕大量腹水引起的癥狀(包括腹脹、呼吸受限等)可進行必要的對癥治療。此外,像晚期肝硬化肝功能嚴重受損結締組織病等所致的腹水,雖然針對病因進行了治療,但其腹水常不能完全消退,有時甚至成為頑固性腹水,這種情況下,也僅能進行綜合性治療。一般而言,腹水的治療可采取以下措施。
  1.限制水、鈉的攝入腹水患者,尤其是低蛋白血癥所致者,應嚴格控制鈉鹽的攝入量,其次是水的攝入量;飲食上宜進高糖、高蛋白、高維生素、低脂飲食;低鹽飲食也適用于所有的漏出性或滲出性腹水患者,目的是盡可能多的將體內多余的水經腎臟排出體外。
  2.套用利尿藥為了加速水分從腎臟的排出可選擇使用利尿藥。一般情況下應聯合使用保鉀和排鉀利尿藥,或者聯合使用作用于腎臟不同部位的利尿藥,以達到最佳的利尿效果,而又不發生電解質紊亂(尤其是防止出現血清鉀離子的增高或降低)。利尿藥的種類與劑量應遵循因人而異、因腹水多少而異及因原發病而異的原則一般而言,腹水可經腹膜回吸收入血液中,再經腎臟排出體外,但腹膜每天回吸收入血液中的腹水量有一定的極限,因此,并非利尿藥的用量愈大,腹水減少愈明顯為此利尿藥的用量應根據不同疾病而定并應從小劑量開始逐漸增大用量。
  3.補充白蛋白或加速蛋白合成如腹水主要是因低蛋白血癥引起血漿膠體滲透壓降低所致者,除多進蛋白含量高的食物外,還應適當靜脈補充白蛋白以提高血漿膠體滲透壓輸注白蛋白后,利尿藥的利尿作用可更好發揮尿量會明顯增加。近年來有研究發現如系肝病低蛋白血癥所致腹水者,可采用重組人生長激素(Human growth hormone recombinant;Somatropin)治療其機制是該藥可促進肝細胞對蛋白質的合成,以提高血清白蛋白的含量。
  4.放腹水治療當大量腹水影響到患者的呼吸或患者腹脹癥狀重而難以忍受時,可采取放腹水治療,以減輕癥狀。每次抽取腹水量以1000~3000ml為宜;抽完腹水后可向腹腔內注射多巴胺20mg,可增強利尿效果由于大量多次放腹水可造成蛋白質與電解質的丟失,腹水感染的機會也會增加故應避免。
  5.腹水濃縮回輸、腹水頸靜脈回流或經頸靜脈肝內門體靜脈分流術(TIPS):如腹水系失代償期肝硬化門靜脈高壓、低蛋白血癥所致,可采用腹水濃縮回輸法治療,即將腹水超濾后將腹水中的蛋白質電解質等物質經頸靜脈回輸入體內腹水頸靜脈回流術是將硅膠管從腹腔內沿腹壁、胸壁下插入到頸靜脈內,使腹水引流入頸靜脈內。TIPS方法對降低門靜脈壓力、消退腹水有較好的作用但有發生不可逆的肝性腦病并發癥,因此,近年來已較少采用
  6.套用血管擴張藥當腹水為漏出液且量大而利尿效果欠佳時,為改善腎臟的血流供應,可適當套用血管擴張藥,例如靜脈滴注川芎嗪每天100~150mg或多巴胺20~40mg有利于增強利尿效果。

中醫論述

  腹水是指水停腹腔所表現的征象。多由氣滯、血瘀、脾虛失運、濕熱蘊結等原因所致。常見于鼓脹、腹腔內癌積、癆等疾病中。
  臨床若對造成腹水的病種尚不能確定時,可以腹水待查作為初步診斷,并進行辨證論治。

辨病思路

  1.腹部脹大如鼓,腹水可隨體位變化而移動,平臥位時,腹部兩側叩診濁音,側臥位時,側臥腹部叩診濁音。腹部B超或CT檢查,可見腹腔內有積液。
  2.根據伴隨癥等進行診斷思考,如:
  1.伴腹壁青筋暴露明顯,肢體消瘦者,為鼓脹。
  2.腹腔內觸及包塊明顯者,為腹腔內癌積所致。
  3.有血吸蟲疫水接觸史,經常腹痛腹瀉,多為疫蟲病所致。
  4.有癆病病史,伴盜汗、潮熱等癥者,多為癆病所致。
  5.腹水迅速增多,形體迅速瘦弱呈惡病質者,應疑及癌病之可能。
  6.腹水伴有黃疸、口中肝臭氣者,為肝瘟。
  3.腹部X線攝片、B超、CT掃描、腹水生化及病理學檢查等,有助于鑒別診斷。
  4.一般的生化指標檢測,蛋白質定量、血脂等,對疾病的治療有指導作用。

辨證論治

  1.氣滯血瘀證:腹部水脹堅滿,脅肋攻撐疼痛,或痛如針刺,急躁易怒,面色黯黑,肌膚不榮,舌質紫暗或有瘀斑、瘀點,脈澀。理氣化瘀、利水消腫。
  2,脾虛氣滯證:腹水脹大,脅下脹滿或疼痛,飲食減少,食后作脹,噯氣不適,便溏不爽,小便短少,舌淡苔白,脈弦。理氣健脾、行氣利水。
  3.寒濕困脾證:腹大脹滿,按之如囊裹水,甚則顏面微浮,下肢浮腫,脘腹痞脹,得熱稍舒,精神困倦,怯寒懶動,小便短少,大便溏薄,舌苔白膩,脈緩。散寒除濕、利水消腫。
  4.濕熱蘊脾證:腹水堅滿,脘腹痞脹,煩熱口苦,渴不欲飲,小便短黃,大便秘結或溏滯不爽,舌紅,苔黃膩或兼灰黑,脈滑數。清熱化濕、利水消腫。
  5.脾經熱毒證:急起腹水脹滿,驟然大量吐血、下血,煩熱口渴,舌質紅絳,苔黃膩或灰黑,脈數。清脾泄熱解毒、利水消腫。
  6.肝脾血瘀證:腹水脹滿,脈絡怒張,兩脅刺痛,面色黯黑,頸胸有血痣、絲狀紅縷,手掌赤痕,唇色紫褐,但欲漱水不欲咽,大便色黑,舌質紫暗,脈細澀或芤。活血化瘀、化氣利水。
  7.脾腎陽虛證:腹脹有水,朝寬暮急,面色蒼黃或觥白,脘痞納呆,神倦乏力,畏冷肢涼,或下肢浮腫,小便短少不利,大便溏薄,舌淡胖,苔白滑,脈沉遲無力。溫補脾腎、化氣利水。
  8.肝腎陰虛證:腹大有水,青筋暴露,面色晦滯,唇紫,口燥咽干,心煩失眠,牙齦出血,時有鼻衄,小便短少,舌質紅絳,苔少無津,脈弦細數。滋養肝腎、化氣利水。

治療中成藥

  臌癥丸—-國家藥典可以消除積水無副作用的藥物
  臌癥丸使用說明書
  【藥品分類】中成藥/癌性胸水,腹水專用藥
  【藥品名稱】商品名稱:臌癥丸 通用名:臌癥丸 英文商品名:guzhengwan
  【主要成份】皂礬(醋制)、甘遂、 大棗(去核炒)、木香等
  【性 狀】該品為糖衣水丸,除去糖衣后顯褐色;味酸、澀。
  【功能主治】利水消腫,除濕健脾,用于各種腫瘤引起的腹水、胸水,胸腹脹滿,四肢浮腫,便
  秘等。大便干結,小便短赤。
  【適 應 癥】用于各種腫瘤引起的腹水 胸水,胸腹脹滿,四肢浮腫,便秘等。大便干結,小便
  短赤。
  【療 程】適量,癥狀出現時服用
  【不良反應】服用臌癥丸期間,切不可與含甘草藥物或食物同服!因為本藥所含的甘遂與甘草藥
  性相反,會與本藥產生副作用。服藥期間,應限制食鹽攝入量,每天不超過20毫克
  為宜
  【用法用量】飯前服,一次10粒,一日 3次,兒童酌減
  【生產企業】邯鄲制藥有限公司
  【包裝規格】90粒*2瓶/盒
  【批準文號】國藥準字Z19983013
  【零售價格】一般在170~190元之間

補充材料

  肝腹水時慎用利尿劑
  一般來講,早期肝硬化無腹水,即使有也是少量一過性。中期肝硬化由于白蛋白減低,可引起組織水腫,當門靜脈高壓時就會出現腹水。為減少腹水,除適量限制鹽攝入外,并給予利尿劑。使用利尿劑時,血清鈉>120毫摩爾/升,血漿滲透壓>260mOsm/L時,利尿才有效果,否則利尿效果差,還會誘發肝昏迷等并發癥。早期肝硬化發展到中期肝硬化,此時很可能血漿白蛋白很低,引起血漿滲透壓低:另外反復使用利尿劑,引起血鈉明顯減低,故使用利尿劑很難再起作用。故建議去醫院查血清鈉和白蛋白水準,若兩者均低,應補充白蛋白及適量限鹽,這樣才會使利尿劑發揮作用。每天排出的尿量僅一小部分來自腹水,大部分是組織液,故利尿劑不宜用量過大,用藥時間不宜過長:應間歇用藥,選用排鉀和保鉀利尿劑聯合,以免誘發低血鉀。晚期肝硬化失代償期,肝實質破壞嚴重,腹水量大,想借利尿劑來消除腹水是不可能的。一味盲目的使用利尿劑,無疑是“火上加油”,會造成病情惡化,故肝硬化腹水使用利尿劑應在專科醫生指導下服用。

治療設備

  哈爾濱宇航生產的TRL型體外迴圈灌注熱化療治療系統是國內首家套用體腔熱物理技術防治體腔種植轉移和治療癌性積液的新型醫療設備。此設備利用穿刺技術或術后留置導管技術,將熱灌注治療液或癌性積液在治療機內自動加熱后,通過密閉迴圈管路建立迴圈,在電腦全程動態監測和反饋調控下,實現灌注治療液在治療時間內保持恒定的溫度,對腫瘤細胞實現有效殺傷。全機制地遏制了癌性積液的反復“回潮”。成功地解決了臨床上體腔灌注溫度不恒定、體腔溫度熱勻散不理想、操作復雜等問題,避免了古早療法經常并發的包裹、粘連、腸瓶頸等系列后遺癥。

溫馨提示

  腹水患者不宜多次抽水,因為多次抽水大量的營養蛋白丟失,對免疫力造成嚴重破壞。患者抽水以后,以西醫營養支援療法,配合中醫健脾利濕,增強運化功能,使腹水不再成長或者抑制成長,達到患者臟腑功能還原,免疫功能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