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適


胡適 胡適(1891.12.17—1962.2.24),漢族,安徽績溪人。現代著名學者、詩人、歷史家、文學家、哲學家。因提倡文學革命而成為新文化運動的領袖之一。原名嗣穈,學名洪骍,字希疆,后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典故。
中文名: 胡適
別名: 嗣穈,學名洪骍,字希疆、適之
國籍: 中國
民族: 漢族
出生地: 安徽績溪縣
出生日期: 1891年12月17日
逝世日期: 1962年2月24日
職業: 學者,作家
畢業院校: 康乃爾大學,哥倫比亞大學
主要成就: 領導新文化運動
代表作品: 《文學改良芻議》,《盧山遊記》,《胡適文選》
語言: 國語、徽州話(績溪嶺北小片)

人物簡介

  胡適父親胡傳,字鐵花,官至臺灣臺東直隸州知州,后因乙未戰爭離臺;母親馮順弟,安徽省績溪縣人。   胡適5歲啟蒙,在績溪老家受過9年私塾教育,打下一定的古文基礎。早年在上海的梅溪學堂、澄衷學堂求學,初步接觸了西方的思想文化,受到梁啟超、嚴復思想的較大影響。   1904年,他到上海進新式學校,接受《天演論》等新思潮,并開始在《競業旬報》上發表白話文章,后任該報編輯。   1906年考入中 國公學,1910年考取“庚子賠款”第二期官費生赴美國留學,于康乃爾大學先讀農科,后改讀文科.這裡值得一提的是:當時庚款官費留學生只取前二百名,考試兩場,文章和雜科(政史地物理化生等),頭一場文章胡適揚揚灑灑一篇得了一百分,如此可見他的文章造化!   1915年入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師從唯心主義哲學家杜威,接受了杜威的實用主義哲學,并一生服膺。   回國后,任北京大學教授,加入《新青年》編輯部,撰文反對封建主義,宣傳個性自由、民主和科學,積極提倡“文學改良”和白話文學,成為當時新文化運動的重要人物。   同年,胡適在《新青年》上發表《文學改良芻議》,主張以白話文代替文言文,所寫的《嘗試集》是中國第一部白話詩集。且提出寫文章“不作無病之呻吟”,“須言之有物”等主張,為新文學形式作出初步構想。“五四”時期,與李大釗等展開“問題與主義”辯難;陪同來華講學的杜威,任杜威的翻譯逾兩年;與張君勱等展開“科玄論戰”,是當時“科學派”丁文江的后臺。胡適因提倡文學革命而成為新文化運動的主將之一。   從1920年至1933年,主要從事中國古典小說的研究考證,同時也參與一些政治活動,并一度擔任上海公學校長。   抗日戰爭初期,出任國民黨“國防參議會”參議員,1938年被任命為中國駐美國大使。   從1917年(25歲)夏回國擔任北大教授。胡適因提倡文學革命而成為新文化運動的領袖之一。興趣廣泛,著述豐富,作為學者他在文學、哲學、史學、考據學、教育學、倫理學、紅學等諸多領域都有深入的研究。1939年還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提名。   抗日戰爭勝利后,于1946年任北京大學校長。   1949年寄居美國,致力于《水經注》的考證等工作,后來去往臺灣。   1954年,任臺灣“光復大陸設計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1957年,出任臺灣“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院長。   1962年,在臺灣的一個酒會上突發心臟病去世。

任職經歷

  胡適歷任北京大學教授、北大文學院院長、輔仁大學教授及董事、中華民國駐美利堅合眾國特命全權大使、美國國會圖書館東方部名譽顧問、北京大學校長、中央研究院院士、普林斯頓大學葛思德東方圖書館館長、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位于臺北南港)院長等職。   2010年9月2日, 文化部長蔡武抵臺訪問第一站,即前往位在臺灣“中央研究院”的前北京大學校長胡適故居參觀,還特別步行前往胡適銅像和墓園憑吊。對于半世紀前曾遭到大陸嚴厲批判的胡適來說,蔡武的專程吊唁,不啻是一份遲來的鐵定。更重要的是,由于兩岸關系從對峙到緩和之故,讓兩岸都敬重的思想家胡適,不再因為政治理念的不同,遭到莫須有的曲解與責難。

學術思想

  胡適深受赫胥黎與約翰·杜威的影響,自稱赫胥黎教他怎樣懷疑,杜威先生教他怎樣思想。因此胡適畢生宣揚自由主義,提倡懷疑主義,并以《新青年》月刊為陣地,宣傳民主、科學。畢生倡言“大膽地假設,小心地求證”、“言必有證”的治學方法。   胡適胡適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研讀期間,師從約翰·杜威,使其終生服膺實驗主義(杜威式的實證主義)(pragmatism)哲學。北大學生對教師素來挑剔,北京大學學生顧頡剛介紹傅斯年去聽胡適上課,以決定要不要將這個新來的留學生從北大哲學系趕走。傅斯年聽了幾次課以后,他評估胡適:“這個人,書雖然讀得不多,但他走的這一條路是對的,你們不能鬧。”   胡適很喜歡“談墨”,他認為“欲知一家學說傳授沿革的次序,不可不先考訂這一家學說產生和發達的時代。如今講墨子的學說,當先知墨子生于何時。”其中的兼愛思想成了胡適一生的品德。胡適還認為“天人感應”是漢代儒教的根本教義,而這是受墨子“天志”的影響。1921年,梁啟超將作品《墨子》箋注輯為《墨經校釋》四卷,送請胡適作序。胡適在這篇長序贊美任公的貢獻,但也提出自己的看法。他認為墨子不曾見到戰國名將吳起的死——吳起死時,墨子已去世多年,而且墨學已是一種宗教。任公常說:“績溪諸胡多才,最近更有胡適之。”   胡適是個學識淵博的學者,在文學、哲學、史學、考據學、教育學、倫理學等諸多領域均有不小的造詣。

儒學研究

  就對孔子和儒學的研究而言,在1919年出版《中國哲學史大綱》(上卷)中,胡適首先采用了西方近代哲學的體系和方法研究中國先秦哲學,把孔子和儒學放在一定的歷史條件下,用“平等的眼光”與諸子進行比較研究,破除了儒學“獨尊”的地位和神秘色彩,具有開創性的影響。以后又發表長篇論文《說儒》,提出“儒是殷民族教士”,“最初的儒都是殷人,都是殷的遺民”,“靠他們的禮教知識為衣食之端,他們都是殷民族的祖先教的教士,行的是殷禮,穿的是殷衣冠”;周滅殷后,“他們負背著儲存故國文化的遺風”,“儒是柔懦之人,不但指那褒衣博帶的文縐縐的樣子,還指亡國遺民忍辱負重的柔道和生觀”;孔子是殷民族“懸記”而生的“救世主”,“他從一個亡國民族的教士階級,變到調和三代文化的師儒”,孔子的最大貢獻在于殷民族部落性的“儒”,擴大到到“仁以為己任”的儒,把柔懦的“儒”改變到剛毅進取的“儒”。孔子不是“儒”的創造者,而是儒學的中興者。孔子的學說強調個人在社會中的地位,強調教育和仁政,并以此來影響整個社會。胡適“大膽假說”的觀點在當時是驚世駭俗的,他的論證不夠充分,不過他假設“儒”在殷時代就有了被后來的甲骨文研究判為事實。   胡適并不盲目崇拜孔子和儒學,他認為,“現在大多數明白事理的人已打破了孔教的迷夢”(《新思潮的意義》)辛亥革命后的中國社會進步,“不是孔夫子之賜,是大家努力革命的結果,是大家接受一個新世界的新文明的結果。只有向前走是有希望的,開倒車是不會成功的。”(《寫在孔子誕辰之后》)對儒家強調的“三綱五常”持批判態度,說:“三綱五論”的話,古人認為是真理,因為這種話在古時宗法社會很有點用處。但現在時勢變了,國體變了……古時的天經地義現在變成廢話了。(實驗主義》)   胡適著作很多,又經多次編選,比較重要的有《胡適文薦》《胡適論學近著》《胡適學術文集》《胡適自傳》等。多部作品廣為流傳。

新文化運動

  1917年,當時胡適還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生,他在《新青年》上發表了《文學改良芻議》,這是五四新文化運動的發難文章。文章指出,文學改良應從“八事”入手,因為這“八事”每一事都是針對封建舊文學的弊端而發,故稱為“八不主義”。該文中提倡使用白話文寫作,石破天驚,引起很大反響。后來唐德剛在《胡適雜憶》中透露,胡適當時寫那篇文章,原是在美國主編的《留學生季報》用的,后來抄了一份發表在陳獨秀主持的《新青年》上。發表《歷史的文學觀念論》(1917年)、《建設的文學革命論》(1918年)等論文,認為“……死文字決不能產出活文學。中國若想有活文學必須用白話,必須用國語,必須做國語的文學”,主張“國語的文學,文學的國語”。被譽為“文學革命最堂皇的宣言”(鄭振鐸語)。1919年三月,守舊派林紓在給蔡元培的信中攻擊白話文說:“若盡廢古書,行用土語為文字,則都下引車賣漿之徒所操之語,按之皆有文法,…… 據此則凡京津之稗販,均可用為教授矣。”   1920年出版中國新文學史上第一部白話詩集《嘗試集》。《嘗試集》的新詩充滿試驗性質,并不成熟。詩人余光中認為“胡適等人在新詩方面的重要性也大半是歷史的,不是美學的”。 《嘗試集》出版后,的確引起了相當大的反響。封建復古派反對它。學衡派東南大學教授胡先骕用文言寫了長達兩萬多字的長文:《評〈嘗試集〉》。胡先骕說:“胡(適)君之《嘗試集》,死文學也。其必死必朽也。不以其用活文字之故,而遂得不死不朽也。物之將死,必精神失其常度,言動出于常軌。胡君輩之詩之鹵莽滅裂趨于極端,正其必死之征耳。”   第一個用白話寫作獨幕劇《終身大事》,確立了現代話劇的新形式。劇情裡女主角留下“孩兒的終身大事,孩兒該自己決斷”的字條,與戀人離家出走。這是受亨利·易卜生《玩偶之家》的影響。   他的小說《一個問題》開啟了中國現代小說的第一個流派“問題小說”,“問題小說”的代表作家有葉圣陶、羅家倫、楊振聲、冰心等。

哲學成就

  胡適在中國現代學術方面,是較早引入西方方法以來研究中國學術的。他首先采用了西方近代哲學的體系和方法研究中國先秦哲學。他以其博士論文《先秦名學史》為基礎,編寫了《中國哲學史大綱》(上卷),僅寫到先秦,但一生也沒有寫下卷,被譏是“善著上卷書”。   蔡元培贊揚胡適《中國哲學史大綱》的長處是“證明的方法、扼要的手段、平等的眼光及系統的研究”,稱其為“第一部新的哲學史”馮友蘭多次鐵定《中國哲學史大綱》,認為它表明“在中國哲學史研究的近代化工作中,胡適創始之功,是不可埋沒的”(《三松堂全集》第1卷,第213頁)。

古典文學成就

  胡適在古典小說《紅樓夢》《水滸傳》《西遊記》《三國演義》《三俠五義》《海上花列傳》《兒女英雄傳》《官場現形記》《老殘遊記》等十二部小說的研究皆卓然有成,著述六十萬言,結集為《中國章回小說考證》出版。   胡適是新紅學派—考據派的創始人,可以說是將小說納入了學術研究正軌的第一人,取代蔡元培為代表的 “索隱派”舊紅學。胡適在《紅樓夢考證》中說:“我現在要忠告諸位愛讀《紅樓夢》的人:我們若想真正了解《紅樓夢》,必須先打破這種牽強附會的《紅樓夢》謎學!”胡適是《乾隆甲戌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即所謂“甲戌本”)孤本的發現者和擁有者。并且接下來發現了一系列珍貴的版本比如《庚辰本》,為現代紅學研究奠定了重要的基礎。   胡適一向看不起紅樓夢。他在給高陽的信上說:“《紅樓夢》在思想見地上比不上儒林外史,在文學技術上比不上海上花、老殘遊記…”他之所以考證紅樓夢,只是為了打破周春、王夢阮、徐柳泉、蔡孑民等穿鑿附會說紅樓夢是影射什么納蘭成德、順治帝、董小宛的種種謬論;要證明紅樓夢不過是曹雪芹一家的私事而已;最終目的就是“要教人疑而后信、考而后信、有充分證據而后信”的“思想學問的方法”。

禪宗研究

  胡適在寫《中國禪宗史》的過程中接觸到神會與北宗辯論的記載,感到如果不寫神會,就難以寫好禪宗史。1926年,胡適因在巴黎、倫敦相繼發現三卷及一份殘卷,約兩萬字有關神會和尚的資料,也就是《神會和尚語錄》和《菩提達摩南宗定是非論》,又在倫敦發現了神會的《顯宗記》。他不僅“要把禪宗史全部從頭改寫”,而且強調“這位大和尚神會實在是禪宗的真正開山之祖,是《壇經》的原作者”。印順法師認為此為他的結論是不足取的,胡適略過了日本學者忽滑谷快天的部分,但在禪宗史的研究上,仍舊是有貢獻的。胡適將當時禪宗史研究的問題點,由“西天二十八祖”的傳承問題,轉為禪宗革命家本身的問題。若無胡適的論斷在先,日本學界不會有如此多的回應和研究成果,中國禪學研究將不可能達到今日之成就。是故印順法師的研究成果實受惠于胡適的先前貢獻。胡適說:“一千多年中,幾乎沒有人知道神會在禪宗史上的地位,歷史上最不公平的事,莫有過于此事的了”。1974年日本學者柳田圣山收集胡適的講詞、手稿、書信等編成《胡適禪學案》。   1926年8月間,胡適奉派到英國參加中英庚子賠款全體委員會會議,順便到大英博物館與巴黎國家圖書館尋找被斯坦因和伯希和偷走的敦煌遺卷裡的禪宗史料。胡適到了巴黎時,當時在德國柏林大學研究的傅斯年也趕來巴黎和胡適住在一起共同研究敦煌遺卷。胡適承認他的很多想法都是受到傅斯年的影響。基本上胡適的禪宗研究就是要鐵定北宗神秀的“漸修”學說而否定南宗慧能的“頓悟”說、并且證明所謂“六祖壇經”裡“五祖弘忍傳慧能法衣”的故事只是慧能的弟子神會和尚為了和北宗爭奪皇室的供養所編造出的神話。

《水經注》研究

  1942年,胡適卸任駐美大使后開始關心《水經注》研究,此后的20年間,在《水經注》版本研究上花費了巨大的精力。所謂“《水經注》案”,是指一百多年來,部分學者指責戴震偷竊趙一清《水經注》研究成果一事。對此,學術界普遍有兩種看法:一種認為戴震抄襲了趙一清的成果;一種認為趙一清、全祖望、戴震各自獨立研究,取得了大體相同的結果。   在十幾年內,胡適蒐集了四十多種《水經注》的版本,抄寫了一百多篇長篇文章和一些考證文字,用了千百個證據,推翻了“幾成定讞”的所謂戴震抄襲趙一清《水經注》校本的冤案。《戴東原的哲學》一書,是胡適研究清代思想史的一部最重要的著作。胡適認為,清代思想史中存在一個反理學的大運動,這個運動有破壞和建設兩個方面。前者是揭破理學的謬誤,打破它的壟斷地位;后者是要建設一種不同于理學的新哲學。   戴震是胡適的徽州老鄉。而胡適花了那么多功夫研究水經注來為戴震辯冤白謗,一方面是胡適一向有袒護安徽同鄉的習慣,由胡適對李鴻章的評估就看得出來;一方面也是為了要發揚戴震的“從一事一物”開始“訓練那心知之明”,以“漸漸進于圣智”的做學問的漸進法門。

個人榮譽

  胡適一、新文化運動的主將之一、中國自由主義的先驅。   二、三十二個博士頭銜(經袁同禮考證,胡適共獲得博士學位36個,有1個是自己考出來的。)   1927年3月,37歲的胡適由英國赴美國,向母校哥倫比亞大學補交了博士論文(著作)《中國古代哲學方法之進化史》(亞東書店版)100冊,完成了哲學博士學位手續,得到了第一頂博士帽。胡適的第二頂博士帽,是1935年1月5日,香港大學授予胡適的法學名譽博士學位。   1936年8月,哈佛大學授予胡適名譽文學博士學位。是為胡適的第三頂博士帽。   同年,美國南加州大學授予的名譽文學博士學位,是為胡適的第四頂博士帽。   其余的博士帽分別是:   1939年,哥倫比亞大學的名譽法學博士(6月6日);芝加哥大學的名譽法學博士(6月13日)。   1940年,美國8所大學分別授予胡適8個名譽法學博士學位,形成“博士高峰年”:韋斯爾陽大學、杜克大學、克拉大學、卜隆大學、耶魯大學、聯合學院、柏令馬學院、賓州大學。僅在三個星期內,這位博士疲于奔命,先后到這些大學出席典禮,發表演說。至此,他的博士帽有14頂了,但胡適先生卻說。“這些玩意兒,毫無用處……一個是四年苦功得來的,十三個是白送的。”   是年胡適五十歲。他老家安徽績溪為慶祝這位在海外為國效力的“博士爺”50歲大壽,由縣長朱亞云出面,制作了一塊“持節宣威”橫匾,率鄉紳們,浩浩蕩蕩送到上莊村胡氏宗祠懸掛,并將上莊村改名為“胡適村”。   1941年,胡適在美國被授予博士學位有5個,在加拿大被授有2個。前者全是名譽法學博士,分別為:加利福尼亞大學、森林湖學院、狄克森學院、佛蒙特州的密特勃雷大學、密達伯瑞學院;后者是麥吉爾大學(名譽文學博士)和多倫多大學(名譽法學博士)。   1942年是胡適拿博士帽的第二個“高峰年”,達10個之多,都是美國大學授予的。其中兩個是名譽文學博士:達脫茅斯學院、紐約州立大學;其它8個是名譽法學博士,分別是:俄亥俄州州立大學、羅切斯特大學、奧白林學院、威斯康辛大學、妥爾陀大學、東北大學、普林斯頓大學、第納遜大學。   至此,胡適已獲得博士帽31頂,而最后的5頂是:美國柏克納爾大學授予的名譽文學博士(1943年),英國牛津大學授予的名譽法學博士(1945年11月赴倫敦以中國首席代表身份出席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會議),美國柯魯開特大學授予的名譽文學博士(1949年),美國克萊蒙研究所授予的名譽文學博士(1950年),美國夏威夷大學授予的名譽人文學博士(1959年)。

家庭成員

  胡適一家人父親:胡傳,字鐵花,號鈍夫,清朝貢生,官至淞滬厘卡總巡、臺東直隸州知州,著有《臺灣紀事兩種》,1895年8月22日病歿于廈門。   母親:馮順弟。她23歲守寡,一直守了23年,受盡了人生的痛苦和折磨。而最大苦痛,莫過于許多親人的相繼死亡。這23年間,僅婆家和娘家,共死去七個親人.   妻子:江冬秀。由胡適其母包辦。在當時自由戀愛風氣興起后,胡適并未像其他青年一樣毀掉婚約,而是繼續維持,對此,胡在后來的日記中寫道:“假如我那時忍心毀約,使這幾個人終身痛苦,我良心上的責備,必然比什么痛苦都難受。”1917年成婚。   長子:胡祖望(1919-2005),旅居美國。   女兒:胡素斐,早夭。   次子:胡思杜(1921-1957),留在中國大陸,1954年被迫與胡適斷絕父子關系,但仍被斗爭,后于1957年反右中自殺身亡。遺體不予保留。胡適墓旁有其衣冠冢。

感情生活

  胡適在胡適的一生中,除了發妻江冬秀之外,還有好幾個傳聞女友。但胡適最終沒有和這些人的某一人走在一起,而是和江冬秀走到了最后,難怪蔣介石先生評估胡適是“新文化中舊道德的楷模,舊倫理中新思想的師表”。在這些“緋聞女友”當中,和胡適關系最密切的當然要數韋蓮司和曹佩聲(又名曹誠英)了。   1914年在美國小城綺色佳,胡適和韋蓮司相識。此后更多的是在離別和相思中度過,往往是盼望了幾年十幾年才能見上一面。1927年,當韋蓮司再見到胡適時,他們已經分別10年了,韋蓮司人到中年,頭上長出了白發。   在這十年裡,胡適的人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結婚生子,事業上達到巔峰,成為中國新文化運動的領導人,中國現代自由主義的先驅。   在這十年中,胡適的另一份感情開始了。他在杭州養病時,和小表妹曹佩聲愛得死去活來,胡適稱那段日子為“煙霞山月的神仙生活”。據說,《嘗試集》中后面的情詩大多為曹佩聲所作。   大陸很多學者一度為胡適與韋蓮司到底有沒有那種關系吵得不可開交,但誰也拿不出證據。很多胡適傳的胡適的美國女友作者,也因沒接觸到這些資料,對此總是語焉不詳。   1999年,周質平終止了這場爭論。他將胡適與韋蓮司的書信翻譯,并公布于眾,人們發現,他們不僅相戀了,而且非常的纏綿。今年,周質平加入了胡適晚年的情境,出版了《胡適的情緣與晚境》(黃山書社,2008年6月)。書中,狂娟的韋蓮司,情書寫得讓人看了心驚肉跳:“沒想到,我會如此愛你……胡適……我崇拜你超過所有的男人……”“我整好了我們那個小得可憐的床……我想念你的身體,更想念你在此的點點滴滴。我中有你,這個我,渴望你中有我……”   讓我難以理解的是,韋蓮司明明知道胡適和曹佩聲的戀情,可當1934年,胡適請她照顧去康乃爾大學深造的曹佩聲時,她竟然答應了。這是一種什么樣的感情?愛胡適愛到可以任他犯錯嗎?   事后證明韋蓮司對胡適的愛,愛得大度,愛得徹骨。比如,1962年胡適去世后,韋蓮司竟和江冬秀成了朋友,并忙著整理胡適給她的書信,忙著為他成立出版基金。9年之后,空候一生的韋蓮司在一個小島上孤獨地死去,遺物裡竟然完好無缺地儲存了胡適的書信和稿件。

著作書目

  著作《中國哲學史大綱》《嘗試集》《胡適文存》《胡適文存二集》《胡適文存三集》《胡適自傳》《戴東贏的哲學》《白話文學史》《胡適文選》《胡適論學近著》《四十自述》《藏暉室札記》《胡適日記》《齊白石年譜》,以及《先秦名學史》等英文論著。   此外,從1919年起,還陸續翻譯了都德、莫伯桑、契柯夫等人的短篇小說(先后編輯為兩集《短篇小說》出版),以及拜侖的長詩《哀希臘》易卜生的劇本《娜拉》(與羅家倫合譯)等。   胡適去世后,臺灣編輯出版了《胡適選集》《胡適手稿》等,大陸出版了《胡適往來書信選》《胡適書評序跋集》《胡適文集》等。1920年3月,他所寫的白話詩集出版,即《嘗試集》,這是現代文學史上最早出版的一部個人詩集,也是第一部白話詩集。

胡適故居

  胡適故居故居胡適故居在上莊村內。清光緒 二十三年(1897)建。正屋南向,磚木結構,二進三間兩廂,“回”形通轉樓。占地208平方米,建筑面積350平方米。   胡適故居坐落于績溪上莊村,這是一座典型的徽派古建筑,小青瓦,馬頭墻,三開間,兩層樓。門罩門樓,水磨磚雕。前庭有天井,兩旁有廂房,樓上為“通轉樓”,樓下是堂屋。后進為內庭,欄板隔扇,精雕細刻,梁托上一對荷花仙子栩栩如生,門窗上飾以蘭花雕板,出自胡開文墨莊制模高師胡國賓之手,反映出胡適“我從山中來,帶來蘭花草”的濃濃鄉土之情和立出風格。辟為庵堂。   胡適故居坐落在上莊村中間,占地1134平方米,四幢清未徽派建筑房子,分別為一、二、三、四展廳。   一廳為靠院落大門(東邊),原是胡適大哥房產,后代一直在這住著。1997年根據國家文物局要求,縣出面征購,經整修后展出“故居概述”和“胡適父母生平”及“胡適九年家鄉教育”有關照片、圖案等。   胡適故居二廳,為胡適父親胡鐵花所建故居為兩進二樓通轉式結構,是晚清徽派建筑的典型,歷史、藝術價值并存,特別是“蘭花板”依存更體現它的價值。占地270平方米。在故居,胡適度過了他的童年生活;1917年返故裡與江冬秀完婚,后又回故裡為母奔喪前前后后達11個春秋。故居真實客觀地記載胡適兒時的生活、學習和情感追求,是研究胡適的重要實物之一。胡適誕生百年紀念郵票(臺灣發行)故居三廳為廊房。   故居四廳為客廳,原為轎房,修繕后展出胡適國際國內部分朋友照片; 漢白玉像和蔣介石送給的挽聯:“新文化中舊道德的楷模,舊倫理中新思想的師表。”還有胡適為績溪旅臺同鄉會題的名言“努力做徽駱駝。”      上海胡適故居      1926年5月間,在滬西極司菲爾路49號租了這幢小洋房。   當年樓下是客廳、廚房、餐廳和衛生間。樓上大間是胡適和夫人江冬秀的臥室,旁側小間是其兩位公子胡祖望、胡思杜的臥室,另一側是胡適的書房。   胡適寓所的馬路斜對面(40號),住著商務印書館經理、版本目錄學家張元濟,當時,胡、張“時相過從”。   胡適在上海寓居時,接受光華大學教授聘任,同時又與徐志摩、梁實秋、邵詢美等籌辦《新月》雜志和新月書店。1927年4月30日,他就任母校中國公學校長,又兼文理學院院長。1930年9月,《胡適文存》(三集)由上海東亞圖書館出版。

墓志銘

  胡適墓志銘由知名學者毛子水撰文,金石名家王壯為先生書寫,其內容為:胡適的墓志銘“這是胡適先生的墓,生于中華民國紀元前二十一年,卒于中華民國五十一年。這個為學術和文化的進步,為思想和言論的自由,為民族的尊榮,為人類的幸福而苦心焦思,敝精勞神以致身死的人,現在在這裡安息了!我們相信形骸終要化滅,陵谷也會變易,但現在墓中這位哲人所給予世界的光明,將永遠存在。”

胡適人文講座

  胡適人文講座,是北京大學于2010年設立的一項高端學術講壇。    2010年,為慶祝北京大學中文系建系100周年,進一步支援北大中國語言文學學科的人才培養和學術研究工作,中文系系友、北京中坤投資集團董事長黃怒波再次向北大中文系捐贈人民幣200萬元,以支援設立高端學術層次的“胡適人文講座”和支援北京大學中文學系建系100周年的各項學術活動。    2010年5月24日下午,著名漢學家、哈佛大學教授宇文所安作為“胡適人文講座”首位受邀學者,在北大英杰交流中心陽光大廳開講。這是北大首次以冠名學術活動的模式,迎回已故老校長。北京大學原校長許智宏院士發表致辭并回憶了胡適先生的學術生涯、與北大的關系和為中國教育所做的貢獻。

胡適年表

  胡適扮演者:六小齡童

1891年-1899年

  1891年 一歲 十二月十七日 生于上海大東門外。   1892年 二歲 二月底 隨母馮順弟移居浦東。   1893年 三歲 二月 隨母去臺灣其父胡傳任所,先住臺南,后遷臺東。   1894年 四歲 在臺東由胡傳教認方塊漢字。   1895年 五歲 二月 因中日戰爭爆發,隨母離臺灣回上海。   三月 去祖籍安徽績溪上莊,進家塾讀書。   八月 胡傳(鐵花)病死于廈門。   1896年 六歲 在家塾讀書。   1899年 九歲 在家塾讀書。開始接觸中國古典小說。

1900年-1909年

  1901年 十一歲 在家塾讀書。《資治通鑒》中引述范縝《神滅論》片斷,對其影響極深。   吳彥祖在《建黨偉業》中扮演的胡適1903年 十三歲 在家塾讀書。開始學“反切”。   1904年 十四歲 一月 與江冬秀訂婚。   二月 從三兄洪□到上海,進梅溪學堂。   是年 讀梁啟超的《新民說》和鄒容的《革命軍》。   1905年 十五歲 春 澳進澄衷學堂,在那讀了嚴復譯的《天演論》和《群己權界論》等書。   1906年 十六歲 暑間 考取中國公學。   是年 加入“競業學會”,并在《競業旬報》上發表小說、詩歌與文章。   1907年 十七歲仍在中國公學讀書。   五月至七月 因腳病回績溪療養。   1908年 十八歲 七月 主編《競業旬報》。   九月 轉入中國新公學,兼任英文教員。   1909年 十九歲 十月 新公學解散,因失學失業,在上海過放蕩生活。

1910年-1919年

  1910年 二十歲 春在華童公學教國文。   五月 同二哥紹之去北京溫習功課。   七月 考取清華庚子賠款留學美國官費生,因用“胡適”的名字報考,此后就正式叫胡適。   八月 十六日,從上海坐船去美國。   九月 入康乃爾大學,選讀農科。   1911年 二十二歲 仍在康乃爾大學農學院學習。   七月 被舉為賠款學生會中文書記。   1912年 二十二歲 九月轉入文學院,修哲學、經濟、文學。   十一月 發起組織“政治研究會”。   十二月 代表康乃爾大學大同會,到費城參加世界大同總會,被推為憲法部干事。   1913年 二十三歲 仍在康乃爾大學文學院學習。   五月 被舉為世界學生會會長。   1914年 二十四歲 四月 被委為康乃爾大學學生學生會哲學群學部部長。   六月 十七日,行畢業式,得學士學位。   九月 被舉為《學生英文月報》主筆之一,負責國內新聞。   1915年 二十五歲 一月 九日,康乃爾世界學生會舉行十周年紀念祝典,以干事長身份作“世界會之目的”的演說。   九月 進哥倫比亞大學哲學系。系主任為杜威。   1916年 二十六歲 仍在哥倫比亞大學哲學系學習。   自二月起,與陳獨秀、朱經農、梅光迪、任鴻、楊杏佛等討論文化革命問題,并作白話詩。   1917年 二十七歲 一月二十七日,在費城演講“美國如何能協助中國之發展”。   五月 二十二日,通過哲學博士學位的最后考試。   六月起程返國,七月十日到達上海。   八月 任北京大學教授。   十二月 回安徽績溪與江冬秀結婚。   是年 參加《新青年》的編輯工作。   1918年 二十八歲 仍在北大任教。   三月 任選為北大英文部教授會主任。   十一月 二十三日,去天津與梁啟超見面。是日,母馮順弟病死。   1919年 二十九歲 仍在北大任教。   一月 被聘為《新潮》雜志顧問。   二月 參加《新教育》編輯部工作。又被選為國語統一籌備會會員。   五月一日,在上海迎接杜威來華講學。不久,與蔣夢麟去拜會孫中山,談“知難行易”學說。   六月 接辦《每周評論》,挑起“問題與主義”的論戰。   十月十二日,參加教育部及北京大學等在中山公園為杜威六十歲生日舉辦的祝壽活動。   是月,陪同杜威去山西講學。   十一月 代理北大教務長(因馬寅初教務長患眼疾請假)。   〔著〕《中國哲學史大綱》卷上 (上海,商務印書館,一九一九年;一九二九年重排收在商務印書館的“萬有文庫”,改稱《中國古代哲學史》。此重排本在一九五八年由臺灣商務印 書館印單行。)《中國哲學史大綱》卷中(中古哲學史前七章)(北平,北大出版部,一九一九年; 此本未續完。其中第七章“王充”曾在雜志上發表,后來收在黃暉的《論衡校釋》作為附錄之一。) 〔譯〕《短篇小說》第一集 (上海,亞東圖書館,一九一九年)

1920年-1929年

  1920年 三十歲 仍在北大任教。   四月 在國語講習所講“國語文學史”。   五月 和蔣夢麟聯名發表“我們對于學生的希望”。年底與《新青年》脫離關系。   〔著〕《嘗試集》 (北平,北大出版部,一九二Ο年;一九二Ο年的第二版略有增刪,一九二二年的第 四版增刪很多。)   1921年 三十一歲 春 養病在家。   七月 斑夢旦邀其去上海暫住,擬請他擔任商務印書館編譯所所長,未允,轉薦王云五。   下半年 除在大任務外,去國語講習所講了八周“國語文學史”。   〔著〕《胡適文存》一集 (北平,北大出版部,一九二一年;《胡適文存》一、二、三集與 《胡適論學近著》第一集,曾由臺北遠東圖書公司重排印作《胡適文存》四部合集,一九五 三年二月□版。這合集的四部每部都經胡先生自己刪省若干篇。)   1922年 三十二歲 仍在北大任教。   二月 十八日,被推為中教育改進社籌劃全國教育經費委員會賠款部部員。   三月二十三日,去天津南開大學講學,為時三周。   四月二十五日,當選為北大教務長及英文學系主任。   五月七日,由他主撰的《努力周報》第一期出版。十四日,與蔡元培、王寵惠等聯名發表“我們的政治主張”--“好人政治”。   七月 在濟南講“再論中學的國文教學”。   八月 出席“國語統一籌備會”第四屆年會。   九月 《努力周報》增刊--《讀書雜志》出版。月底,出席國民政府教育召開的學制會議,為起草宣言者之一。   十月 鞍濟南出席全國教育會聯合會。   〔著〕《章實齊先生年譜》 (姚名達訂補)(上海,商務印書館,一九二二年)   1923年 三十三歲   一月 向北大請假一年,到杭州煙霞洞養病。   四月二十一日離京,月底抵杭。   四月 得魯案委員會授予的三等嘉禾章。   十月 到上海商科大學講“哲學與人生”。是月,又去南京東南大學講“書院制史略”,月底回北京。   是年 任《國學季刊》編輯委員主任。   1924年 三十四歲 仍在北大任教。   六月 籌備《現代評論》。   八月 與丁文江同在北戴河避暑。   十月 推薦王國維為清華學校研究院院長。   十一月五日,致書王正廷,對馮軍包圍清宮、逐去清帝,提出抗議。   十二月 十三日,《現代評論》第一期出版。   〔著〕《胡適文存》 二集(上海,亞東圖書館,一九二四年)   1925年 三十五歲 仍在北大任教。   二月 參加段祺瑞政府召開的善后會議。   三月 應聘為“中英庚款顧問委員會”中國會員。   五月 被選為中華圖書館協會董事兼財政委員會委員、索引委員會書記。   十月 到上海治病。在此期問,至政治大學及中國公學講中國哲學,并與鄭振鐸、高夢旦同遊南京。   十一月 被推舉為北平圖書館委員會書記。   1926年 三十六歲   二月至七月中旬 參加“中英庚款顧問委員會”的“中國訪問團”,從上海到漢口、南京、杭州、北平、天津、哈爾濱等地訪問。   七月下旬至十二月中旬 經西伯利亞到英國,參加“中英庚款”全體委員會議,中間去了一下法國。   十二月 三十一日,坐輪船去美國。   1927年 三十七歲   正式取得哥倫比亞大學哲學博士學位。與徐志摩等組織成立新月書店。   一月至四月中旬 在美國紐約、費城地遊歷并演講。   四月 十二日,由西雅圖上船回國。二十四日,到日本橫濱,暫住二十三天,遊歷了京都、奈良、大阪等處。   五月底 回上海,與徐志摩等創辦新月書店。   六月 被選為中華教育文化基金董事會董事。   七月至十二月 在上海寫作與講學。   是年 按被選為中華圖書館協會董事。任新月書店董事會董事長及編輯委員會委員。   同年以重金購得《乾隆甲戌脂硯齋重評石頭記》   〔著〕《戴東原的哲學》 (上海,亞東圖書館,一九二七年) 〔編〕《詞選》 (上海,商務印書館,一九二七年)   1928年 三十八歲 二月 受上海東吳大學及光華大學之聘,作哲學講座。   三月 受聘為上海中國公學校長。   四月 與高夢旦等同遊盧山。三十日,就任上海中國公學校長,自兼文理學院院長。   五月 鞍南京出席全國教育會議。   〔著〕《白話文學史》上卷(上海,新月書店,一九二八年) 〔著〕《盧山遊記》(上海,新月書店,一九二八年)   1929 三十九歲 仍任中國公學校長兼文理學院院長   一月 鞍杭州出席中華教育基金董事會第三次常委會,辭去董事。   六月 中華教育文化基金董事會在天津舉行第五次年會,復選其為董事。   九月 鞍州參觀“西湖博覽會”。   〔著〕《人權論集》(與梁實秋等合著)(上海,新月書店,一九二九年)

1930年-1939年

  1930年 四十歲 上半年 仍任中國公學校長兼文理理學院院長。   四月十日在《我們走那條路》中提出:“要鏟除打倒的是貧窮、疾病、愚昧、貪污、擾亂五大仇敵”。   七月到南京出席中華文化教育基金委員會第六次年會,會上被聘為編譯委員會委員長。   八月 鞍青島小住。   九月 去北平,曾在北平大學演講。   十一月 月初回上上海。二十八日,全家搬至北平。   〔著〕《胡適文存》 三集(上海,亞東圖書館,一九三Ο年)《胡適文選》 (上海,亞東圖書館,一九三Ο年)《中國中古思想史長編》前九章(油印本)(吳淞,中國公學,一九三Ο年;臺北,胡適紀念館,一九七一年 印手稿本;此本未續完。其中“秦漢之間的思想”一章的兩個部分后來收在文存裡,題作“讀呂氏春秋”及“陸賈新語考”。其中“淮南王書” 的一章后來單行,即題作《淮南王書》。)〔編〕《神會和尚遺集》(校編)(上海,亞東圖書館,一九三Ο年)   1931年 四十一歲 一月九日,赴上海出席中華教育文化基金董事會第五次常會。會后回北平任北大文學院院長兼中國文學系主任。   四月二十四日,出席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第三十六次執行財政聯席會議,通過北大與中基會合作研究特款辦法。   八月 應丁文江之邀,到秦島小住。   十一月 寫信給宋子文,主張依據日本政府提出的五項原則與日本交涉東三省的善后問題。   是年 任太平洋學會在華會議的主席。   〔編〕《中國文學史選例》 卷一(北,北大出版部,一九三一年) 〔著〕《淮南王書》(上海,新月書店,一九三一年)   1932年 四十二歲 仍任北大文學院院長兼中國文學系主任。   一月到上海出席中華教育文化基金董事會第六次常會。   五月與蔣廷黻、丁文江、傅斯年等合辦的《獨立評論》出版。   七月出席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第八次年會。   十二月 去武漢大學講學,并與蔣介石先生第一次見面。   是年 德國普魯士科學院選其為通訊委員。   〔著〕《中國中古思想史的提要》 (十二講)(北平,北大出版部,一九三二年)   1933年 四十三歲 仍任北大文學院院長兼中國文學系主任。   一月 到上海出席中華教育文化基金董會第七次常會。   三月 三日,與丁文江、翁文灝密電蔣介石先生:“熱河危急…… 非公即日飛來挽教,政府將無以自解于天下”。十三日,與丁文江、翁文灝同去保定謁蔣。十九日,又找何應欽、于學忠,策動中日停戰談判。   六月十八日,在上海起程赴美國。   七月 在芝加哥演講“中國文化的趨勢”。是月中,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第九次年會聘他為國立北平圖書館委員會委員長。   八月至九月 在加拿大的班府出席太平洋學會第五次大會,并到加沙大學演講。   十月初 乘船回國。   〔著〕《四十自述》(第一冊)(上海,亞東圖書館,一九三三年)〔譯〕《短篇小說》 第二集(上海,亞東圖書館,一九三三年)   1934年 四十四歲 仍任北大文學院院長兼中國文學系主任。   二月 鞍南京出席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第九次董事常會。   五月 出席中華教育文化基會第十次董事年會   十一月 去南京出席考銓會議。   1935年 四十五歲 仍任北大文學院院長兼中國文學系主任。   一月五日,在香港接受香港大學法學名譽博士學位。九日,到廣州。十一日起,在梧州。南寧、柳州、桂林、陽朔等地演講、遊覽。二十五日,到香港,旋回北平。   四月十九日,在上海出席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第十一次董事年會。   七月初 到平綏路去旅行。   九月 七日,被選為國民政府中央研院第一屆評議會評議員。   十月 二十六日,在上海出席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第九次常會。   〔著〕《胡適論學近著》 第一集(上海,商務印書館,一九三五年;后刪省為《胡適文存》 第四集,臺北,遠東,一九五三年)〔著〕《南遊雜憶》(良友圖書公司,一九三五年) 〔編〕《中國新文學大系》 第一集:建設理論集(良友圖書公司,一九三五年)   1936年 四十六歲上半年 仍任北大文學院院長兼中國文學系主任。   七月七日,到上海。十四日,啟程赴美,出席太平洋國際學會大會。   八月室十月 在美國和加拿大大各地演講。   十一月初 在舊金山啟程回國。   1937年 四十七歲 上半年仍任北大文學院院長兼中國文學系主任。   七月八日,離北平。十一日,到盧山,得到蔣介石先生的接見,隨后參加盧山談話會。二十八日,返南京。三十一日,蔣介石先生邀其同張伯苓、梅貽琦等吃午飯。   八月十三日,被聘為國民政府“國防參政會”參議員。   九月至十二月去美國作非正式的外交工作,見過羅斯福,并在舊金山 哥倫比亞電臺發表“中國在目的危機中對美國的期望”。   1938年 四十八歲 一月至五月 在美國及加拿大遊歷及演講。   六月 被選為國民政府“國民參政會”參政員。   六月至七月 繼續在美國及君拿大遊歷及演講。   八月 轉遊法國、瑞士和普魯士。   九月 十七日,國民政府任命其為駐美全權大使。   十月 三日,由歐返抵紐約。五日,赴華盛頓就任。三十一日,作“題在自己的照片上,送給陳光甫”的詩:“做了過河卒子,只能拼向前”。   1939年 四十九歲 仍任駐美大使。   〔著〕《藏暉室札記》(上海,亞東圖書館,一九三九年) (一九四七年由商務重排出版,改稱《胡適留學日記》)

1940年-1949年

  1940年 五十歲 仍任駐美大使。   三月五日,當選為國民政府中央研究院院長候選人。   1942年 五十二歲 一月至八月 仍任駐美大使。   九月八日,辭去駐美大使職務,移居紐約,從事學術研究。   1943年 五十三歲 一月應聘為美國國會圖書館東方部名譽顧問。   1944年 五十四歲 九月 應哈佛大學之聘,前往講學。   1945年 五十五歲 四月二十五日,出任國民政府代表團表之一,在舊金山出席聯合國制憲會議。   九月被國民政府任命為北平大學校長,在回國前暫由傅斯年代職。   十一月 以國民政府代表團首席代表的身份,在倫敦出席聯合國教育、科學、文化組織會議,制訂該組織的憲章。   1946年 五十六歲 六月一日,由美國動身回國。   七月五日,抵上海。經南京時稍作逗留。月底,到北平。   九月 十一日,飛抵南京。十五日,出席國民政府的“制憲國民大會”。   十二月 二十三日,出任國民大會“憲草決議案”整理小組成員。   1947年 五十七歲 仍任北大校長春國民政府擬委他為考試院長及國府委員,未接受,說:“不入政府,則更能為政府助力”。   十二月 主編《申報·文史》周刊。   1948年 五十八歲 仍任北大校長   三月二十五日,在南京出席國民政府中央研究院評議會,當選為第一屆的人文組院士。   四月四日,“國民大會”主席團成員。   九月被選為北平研究院學術會議會員。   〔著〕《胡適的時論》 一集(六藝書局,一九四八年)   1949年 五十九歲 一月十四日,赴上海。   三月下旬 在臺灣住了七天,又回上海。   四月 六日,在上海坐船前往美國。旅美時,與張愛玲相識,結下友誼;《自由中國》創刊,胡適任名義上的“發行人”。后其負責人雷震被捕,胡適一度受到株連。   十一月 二十日,《自由中國》創刊號在臺北出版,推其發行人。   〔著〕《水經注版本四十種展覽目錄》 (北大五大周年紀念)(北平,北大出版部,一九四九年) 〔著〕《我們必須選擇我們的方向》 (臺北,自由中國社,一九四九年)(即《胡適時論》一集的增改本) 〔著〕《齊白石年譜》 (與黎錦熙、鄧廣銘合著)(上海,商務印書館,一九四九年)

1950年-1959年

  1950年 六十歲 三月初 到華盛頓出席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會議,被推為該會干事長。   五月十四日,普林斯敦大學聘他擔任葛思德東方圖書館館長,為期兩年。   九月 就任葛思德東方圖書館館長。   1951年 六十一歲 仍任葛思德田方圖書館館長。   〔編〕《臺灣紀錄兩種》 (與羅爾綱合校編)(臺灣省文獻委員會,一九五一年)(即胡鐵花先生的遺著《臺灣日記》及《臺灣稟啟存稿》,由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印作 臺灣文獻叢刊第七十一種。)   1952年 六十二歲 二月 聯合國文教組織聘其為“世界人類科學文化編輯委員會”委員。夏普林斯敦大學聘約期滿,仍任榮譽主持人。   十一月下旬至年底在臺灣作演說和講學。   。1953年 六十三歲 一月離臺經日本返美。   1954年 六十四歲 二月至三月 到臺灣參加“第一屆國民大會第二次會議”,擔任“臨時主席”,向蔣介石遞送“總統”當選證書。   四月五日,赴美。   1955年 六十五歲 在美國各地講學。   1957年 六十七歲 九月二十六日,以中國代表團代表身份出席聯合國大會,發表講演。   十一月 任臺灣"中央研究院院長"。   1958年 六十八歲 四月,離美抵臺北。   九月五日,在華盛頓主持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第二十九次年會。   1959年 六十九歲   二月一日,任臺灣“國家長期發展科學委員會”主席。   七月 出席夏威夷大學主辦的第三次東西方哲學會議,接受夏威夷大學人文博學位。   九月 在華盛頓主持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第三十次年會。   十一月 一日,主持"國家長期發展科學委員會第二次全體委員會議及第三屆評議會第六次會議"。   1960年-1962年   1960年 七十歲 仍任臺灣"中央研究院院長"。   〔著〕《丁文江的傳記》 (南港中央研究院,一九六Ο年;臺北,啟明,民國四十九縮印本)   十一月〔編〕《乾隆甲戌重評石頭記》 (影印)(臺北,自印本,一九六一年)   1962年 七十二歲 二月二十四日上午,主持臺灣"中央研究院第五次會議"。下午六時半,在歡迎新“院士”酒會結束時,因心臟病猝發而死亡,享年72歲。

影響

  與陳獨秀同為五四運動的軸心人物。   第一位提倡白話文、新詩的學者,致力于推翻二千多年的文言文。   顧頡剛先生說,他學會這套“治學方法”,是看胡適的《水滸傳考證》一文,看出來的。   三十年代,胡適獨具慧眼,提拔、任命、幫助梁實秋完成了日后號稱是梁實秋對文壇的“三大功績”之一的“翻譯莎士比亞全集”。   毛澤東建立的第一個中國共產黨黨校“湖南自修大學”就是因為胡適的提議和倡導。他寫給胡適的信中曾提到:“你的學生毛澤東……”。   季羨林不是胡適的學生(他的老師是陳寅恪),精通梵文、巴利文、吐火羅文,在他歸國初期期間,受到胡適提拔。   林語堂在其留學中,清政府取消對留學生資助,林語堂是靠著胡適的資助繼續在國外讀書的,等他回國從飛機場下來的時候,口袋裡只有1毛錢。   魯迅、陳西瀅都指責胡適的提倡“整理國故”是開現代科學倒車的作法。連胡適專家周質平也認為:“胡適所提倡的‘整理國故’,對中國自然科學的發展,可以說并沒有發生任何積極推動的作用,甚至于還把一批青年人引上了乾嘉考證的老路。   雷震在國民政府遷臺后,為了宣揚民主自由而創辦自由中國雜志,請胡適擔任發行人。自由中國雜志曾經是蔣中正施行獨裁、箝制言論自由的威權統治下唯一的民主思想重鎮,但后來也因批評蔣中正與國民黨并打算成立反對黨請胡適來領導而惹禍上身遭停刊,雷震也遭誣陷入獄,但自由中國推行胡適所提倡的民主思想和言論自由,影響到后來臺灣的黨外運動與民進黨的成立,是臺灣民主運動的播種者。

評估

  胡適既掀起了新文化運動,又是中國古典文化的研究大家。他還接受了西方文明的洗禮,蔣中正的挽聯對此進行了高度概括:   “新文化中舊道德的楷模,舊倫理中新思想的師表。   胡適在五十年代至七十年的“極左”時期的中國大陸是個受到官方批判的人物,尤其是“極左”的斯大林主義學者的攻擊對象,其時的中國大陸的教材曾一度否定他的政治思想;50年代初,曾對胡適展開大規模的批判運動。“文革”結束后,近幾十年來的研究都傾向于鐵定他應有的歷史地位;并且,胡適的《我的母親》一文也被選入大陸全日制語文教育國中課本;在大陸的報刊雜志中,亦屢見有追念胡適先生精神的文章。   魯迅曾發表過《“好政府主義”》等文,實則抨擊胡適的盟友梁實秋,卻也含蓄地批評胡適“軟弱”革命立場。   胡適晚年期的思想,與他中少年期的思想沒有什么出入,所以正如唐德剛先生所說,讀過胡適《四十自述》的人,在這一本口述(《胡適口述自傳》)中很難看到新東西。但是唐德剛先生在《胡適雜憶》提到:“所以吾人要了解晚年的胡適思想,只可在胡氏心到口到之際,于私人朋友談笑之間求之。胡先生沒有梁任公那樣憨直。對自己思想挑戰的文章,在胡氏著作裡是找不到的。”   余英時的《中國近代思想史上的胡適》稱:“對于這樣一個啟蒙式的人物,我們既不能用中國古早‘經師’的標準去衡量他,也不能用西方近代專業哲學家的水準去測度他。”《〈中國哲學史大綱〉與史學革命》也說:“他沒有深入西學固是事實,但也正因如此,他才沒有滅頂在西學的大海之中。”在《從〈日記〉看胡適的一生》又稱:“他在西方哲學和哲學史兩方面都具有基本訓練則是不可否認的。這一點訓練終于使他在中國哲學史領域中成為開一代風氣的人……我們也不能過分低估他的哲學知識,他在美國最后三四年所受到的哲學訓練已達到了當時的一般水準,足夠他研究中國哲學史之用了。”   唐德剛先生在《胡適雜憶》書中給他相當高的評估:“胡適之先生的了不起之處,便是他原是中國新文化運動的開山宗師,但是經過五十年之考驗,他既未流于偏激,亦未落伍。始終一貫地保持了他那不偏不倚的中流砥柱的地位。開風氣之先,據杏壇之首;實事求是,表率群倫,把我們古老的文明,導向現代化之路。熟讀近百年中國文化史,群賢互比,我還是覺得胡老師是當代第一人!”

不畏權貴的人生

  胡適不僅是新文化運動的開創者,更是人們眼中的自由主義斗士。即使是對被軟禁的封建帝王,也能報以人文關懷。胡適對已經退位十年有余的溥儀不卑不亢,與皇帝之間相敬如賓,“他稱我為先生,我叫他皇上”。即使卷入輿論的漩渦,他也能風骨猶存,為了自己的民主自由,甚至不惜以身試險去勸說袁世凱、吳佩孚、段祺瑞等多名軍閥。在人們狂熱的打倒一切的革命旋風中,依然能保持自己的理性思維,并提出“多研究問題,少談些主義。”胡適的一生是不卑不亢,不向權貴低頭的一生,正如他的老師,哲學家杜威一樣,是一個比較傾向于自由派的教育家,不希望向權威低頭的斗士。尤其是在1960年,蔣介石準備再次當選總統之時,胡適挺身諫言,勸說蔣介石放棄權利,不要參加選舉;并提議用不記名的投票模式選舉出新的總統。當然這些話語,卻不為蔣介石所接受。然而胡適就是胡適,永遠笑呵呵地向人們闡述他的民主、自由,和他心中的理想社會。

文化承載友誼:齊白石與胡適的忘年交

  學者胡適和畫家齊白石,有著深厚的友誼。他們兩位著名的文化人間的友誼,體現著一種沉重的文化承載,更反映了那個時代知識分子鮮活的文化靈魂和人格魅力。   1946年深秋,齊白石老人走出位于西單的跨車胡同老宅。這是他二十年前冬,購置的一座宅院,一直到終老仙逝,在此居住三十一年。那天,黃了很久的銀杏葉,在颯颯秋風中蕭蕭而落,也吹起老人滿頭白發。洋車拉到米糧庫四號胡適家門前停下,八十多歲的齊白石老人,抱著一堆生平資料,在胡適的攙扶下,走進寬大的堆滿書籍的書房。   胡適與齊白石的忘年之交,在文壇畫苑有口皆碑。齊白石對胡適的博學謙和、道德文章甚是崇敬,引為諍友。一次,齊白石偶見琉璃廠畫店,掛著自己五十歲時畫的一幅水墨珍品,不惜用兩幅新作換回,專程到米糧庫送給胡適。雖然胡適多年留學國外,對古董字畫收藏并無興趣,但還是被老人誠心誠意地丹青神品相贈,極為感動。   此次白石老人專程到胡宅,是請求胡適為他作《年譜》。老人尋思多年,胡適是完成自己夙愿的最佳人選。胡適更為老人對自己的殷殷信賴,深為感激,遂慨然答應下來。老人如愿,捋髯而笑。   斯時,胡適剛從國外歸來,雜事纏身,無力分心做此事。到來年暑假,胡適專心為白石老人作《年譜》。研究整理白石老人資料時,胡適“很喜歡白石老人自己的文章”。白石老人敘述自己童年、自己祖母、母親和妻子的文章,“都是很樸素真實的傳記文字”。認為白石老人樸素的真美文字最能感動人。齊白石出身貧寒,唯讀過半年村塾,九歲始放牛打柴,十六歲學徒雕花木匠,二十歲自學繪畫和詩文。沒有經過八股文訓練,所以他的散文記事,是舊時學過古文駢文的文人不敢作或不能作的,如:“田家供灶,常燒稻草,草中有未盡之谷粒,太君愛惜,以 衣椎椎之,一日可得谷約一合,聚少成多,能換棉花。”這等文字,生動傳神,有詩意,也有畫境。   經胡適考證,發現齊白石80歲寫的《自狀略》與他的實際年齡差兩歲。后經參與《年譜》撰寫的黎錦熙研究,“查得白石老人因相信長沙舒帖上替他算的命,怕七十五歲有大災難,自己用‘瞞天過海’,把七十五歲改為七十七歲。”老人的迷信,終于瞞不過學者的科學考證,此乃一小插曲。   蜚聲海內外的語言文學家黎錦熙,時住離白石老人家不遠的煙筒胡同四號。黎與白石老人是湘南同鄉,熟諳湘潭一帶的文物掌故,且白石老人曾寄居其家多年,幼年曾向白石老人習書畫,了解他的人生經歷。胡適還請歷史學家鄧廣銘合作《年譜》。胡適在《年譜》序中說:“我們三人都是敬愛白石老人的,我們很熱誠地把這本小書獻給他老人家。”   1949年3月,齊白石得到這本由商務印書館出版的《齊白石年譜》時,胡適已遠赴美國。重洋相隔,并沒阻斷白石老人對胡適的思念,正是“西憶故人不可見,東風吹夢到長安!”

胡適生活趣事

  胡適一生得過35個博士學位,照說智慧一流。可是他當初到美國留學時,卻被三十多種蘋果樹難倒,因而改行——胡適初到美國留學時,最先是進入紐約州康奈爾大學的農學院。胡適在康奈爾農學院必須實習各項農事,包括洗馬、套車、駕車等,還要下玉米田。胡適對這些還都有興趣,也可應付,可是到了蘋果分類時,胡適卻十分煩惱。三十多種蘋果,對這些農家出身的學生來說,二三十分鐘就可分門別類,弄得一清二楚;胡適花上了兩個半小時,卻只能分辨出20種,真是讓他十分煩惱。胡適是在宣統二年考取庚子賠款獎學金留美的,因家道中落,美國的農學院可以免學費,故學農以節省學費接濟家庭。既被蘋果難倒,自知不是學農的料子,便轉學歷史、文學,后日方得成名,正應了那句話:“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袁同禮考證過胡適的學位,胡適共得博士學位32個,但胡適自稱他有35個。   胡適名言   1、大膽的假設,小心的求證;認真的做事,嚴肅的做人。   2、身行萬裡半天下,眼高四海空無人。   3、對人事可疑處不疑,對原則不疑處存疑。   4、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想怎么收獲就怎么栽。   5、多談些問題,少談些主義。   6、美國人來了,有面包,有自由;蘇聯人來了,有面包,無自由;他們來了,無面包,無自由。   7、You can not beat something with nothing.   8、寬容比自由更重要。   9、發明不是發財,是為人類。   10、做學問要在不疑處有疑,待人要在有疑處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