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殘遊記


老殘遊記

《老殘遊記》,清末中篇小說,是劉鶚的代表作,流傳甚廣。小說以一位走方郎中老殘的遊歷為主線,對社會矛盾開掘很深,尤其是他在書中敢于直斥清官誤國,清官害民,指出有時清官的昏庸并不比貪官好多少。這一點對清廷官場的批判是切中時弊、獨具慧眼的。

作者生平

  劉鶚(è),原名夢鵬,又名孟鵬,譜名振遠,字云摶、公約,又字鐵云,別署洪都百煉生。祖籍江蘇丹徒,1857年10月18日生于江蘇六合;1909年8月23日去世于新疆迪化(今烏魯木齊)。劉鶚出身于封建官僚家庭,從小得名師傳授學業。他學識博雜,精于考古,并在算學、醫道、治河等方面均有出類拔萃的成就,被海內外學者譽為“小說家、詩人、哲學家、音樂家、醫生、企業家、數學家、藏書家、古董收藏家、水利專家、慈善家”。他涉獵眾多領域,著述頗豐,為我們留下了豐富的文化遺產。他所著《老殘遊記》備受世人贊譽,是十大古典白話長篇小說之一,又是中國四大諷刺小說之一。劉鶚本人也是富有學識又得不到抱負的人。
  劉鶚精於算學,醫學,水利,并留心西洋科學。個性放曠不拘,所見不同於流俗,觀察時事尤其犀利。早年曾於揚州行醫,后改行經商(劉鶚28歲曾在江蘇淮安開過菸草店,31歲又在上海開過書店,但都因經營不善而倒閉).光緒14年(西元1888)黃河決口於鄭州,便投效河督吳大澄,山東巡府張曜,協助治河,后因治河有功,聲譽大起,被保薦以知府任用。曾上書建議修筑鐵路,利用外資開采山西煤礦,興辦實業(指工商企業),以利民生,時人不解其用心,交相指責,視為漢奸。光緒26年(西元1900)義和團事起,八國聯軍入侵北京,太倉粟(京師官方谷倉裡的糧食)為俄兵所據,他向聯軍以低價購得太倉粟,賑濟饑民,全活甚眾,卻因被控私購太倉粟,流放新疆,住在烏魯木齊一座寺廟的戲臺底下,靠為人治病度日,最后病死於迪化(今烏魯木齊)。著有《老殘遊記》,《鐵云藏龜》,《歷代黃河變遷圖考》等書。

作品內容

  劉鶚的小說《老殘遊記》是晚清的四大譴責小說之一。全書共20回,光緒二十九年(1903)發表于《繡像小說》半月刊上,到13回因故中止,后重載于《天津日日新聞》,始全。原署鴻都百煉生著。作者在小說的自敘裡說:“棋局已殘,吾人將老,欲不哭泣也得乎?”小說是作者對“棋局已殘”的封建末世及人民深重的苦難遭遇的哭泣。小說寫一個被人稱做老殘的江湖醫生鐵英在遊歷中的見聞和作為。老殘是作品中體現作者思想的正面人物。他“搖個串鈴”浪跡江湖,以行醫糊口,自甘淡泊,不入宦途。但是他關心國家和民族的命運,同情人民民眾所遭受的痛苦,是非分明,而且俠膽義腸,盡其所能,解救一些人民疾苦。隨著老殘的足跡所至,可以清晰地看到清末山東一帶社會生活的面貌。
  在這塊風光如畫、景色迷人的土地上,正發生著一系列驚心動魄的事件。封建官吏大逞淫威,肆意虐害百姓,造起一座活地獄。小說的突出處是揭露了過去文學作品中很少揭露的“清官”暴政。作者說“贓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尤可恨,人多不知。蓋贓官自知有病,不敢公然為非,清官則自以為不要錢,何所不可?剛愎自用,小則殺人,大則誤國,吾人親目所見,不知凡幾矣”。“歷來小說皆揭贓官之惡,有揭清官之惡者,自《老殘遊記》始”(第16回原評)。劉鶚筆下的“清官”,其實是一些“急于要做大官”而不惜殺民邀功,用人血染紅頂子的劊子手。玉賢是以“才能功績卓著”而補曹州知府的。在署理曹州府不到一年的時間內,衙門前12個站籠便站死了2000多人,九分半是良民。于朝棟一家,因和強盜結冤被栽贓,玉賢不加調查,一口咬定是強盜,父子三人就斷送在站籠裡。董家口一個雜貨鋪的掌柜的年輕兒子,由于酒后隨口批評了玉賢幾句,就被他抓進站籠站死。東平府書鋪裡的人,一針見血地說出了玉賢的真相,“無論你有理沒理,只要他心裡覺得不錯,就上了站籠了”。玉賢的邏輯是:“這人無論冤枉不冤枉。若放下他,一定不能甘心,將來連我前程都保不住。俗語說的好,‘斬草要除根’。”為了飛黃騰達,他死也不肯放下手中的屠刀。老殘題詩說,“冤埋城闕暗,血染頂珠紅”,“殺民如殺賊,太守是元戎”,深刻地揭示了他們的本質。剛弼是“清廉得格登登”的清官,他曾拒絕巨額賄賂,但卻倚仗不要錢、不受賄,一味臆測斷案,枉殺了很多好人。他審訊賈家十三條人命的巨案,主觀臆斷,定魏氏父女是兇手,嚴刑逼供,鑄成駭人聽聞的冤獄。小說還揭露了貌似賢良的昏官。山東巡撫張宮保,“愛才若渴”,搜羅奇才異能之士。表面上是個“禮賢下士”方面的大員,但事實上卻很昏庸。他不辨屬吏的善惡賢愚,也判斷不出謀議的正確與錯誤。他的愛才美德,卻給山東百姓帶來了一系列的災難。“辦盜能吏”玉賢是他賞識的,剛弼也是他倚重的,更為嚴重的是他竟錯誤地采用史鈞甫的治河建議,廢濟陽以下民埝,退守大堤,致使兩岸十幾萬生靈遭受涂炭。在小說中楔入的桃花山一段插話中,著重寫了隱居在荒山中的兩個奇人□姑和黃龍子。通過兩人的言行宣揚了作者所信奉的太谷學說,同時對當時的革命運動,即所謂“北拳南革”,即北方的義和團和南方的資產階級革命派,進行了惡毒的詆毀和詛咒,攻擊他們都是“亂黨”。義和團來勢猛,他說“幾乎送了國家的性命”;革命黨起勢緩慢,他認為“莫說是皮膚小病,要知道渾身潰爛起來,也會重大的”;告誡人們不要“攪入他的黨裡去”,表現了作者落后、反動的一面。小說的第一回,就是作者對于當時政治的象征性圖解。他把當時腐敗的中國比作一艘漂浮在海上行將被風浪所吞沒的破舊帆船。船上有幾種人:一種是以船主為首的掌舵管帆的人,影指當時上層的封建統治集團。作者認為他們“并未曾錯”,只是因為是走“太平洋”的,只會過太平日子,不意遇上了風浪,所以毛了手腳,加上未曾預備方針,遇了陰天,日月星辰都被云氣遮了,所以就沒有依傍。再一種人是乘客中鼓動造反的人,比喻當時的革命派,污蔑他們都是些“只管自己斂錢,叫別人流血”的“英雄”。宣揚如果依了他們,“這船覆得更快了”。還有一些肆意搜刮乘客的“下等水手”,則是指那些不顧封建王朝大局、恣意為非作惡的統治階級爪牙。作者對他們也很反感,視為罪人。
  究竟怎樣才能挽救這只行將覆滅的大船呢?作者認為:唯一的辦法是給它送去一個“最準的”外國方向盤,即采取一些西方文明而修補殘破的國家。小說中所寫的人物和事件有些是實有其人、實有其事的。如玉賢指毓賢,剛弼指剛毅,張宮保(有時寫作莊宮保)為張曜,姚云松為姚松云,王子謹為王子展,申東造為杜秉國,柳小惠為楊少和,史鈞甫為施少卿等,或載其事而更其姓名,又或存姓改名、存名更姓。黑妞、白妞為當時實有之伎人,白妞一名王小玉,于明湖居奏伎,傾動一時,有“紅妝柳敬亭”之稱。廢濟陽以下民埝,乃光緒十五年(1889)實事,當時作者正在山東測量黃河,親見其慘狀。正如作者所自言:“野史者,補正史之缺也。名可托諸子虛,事須征諸實在。”(第13回原評)《老殘遊記》的藝術成就在晚清小說裡是比較突出的。特別在語言運用方面更有其獨特成就。如在寫景方面能做到自然逼真,有鮮明的色彩。書中千佛山的景致,桃花山的月夜,都明凈、清新。在寫王小玉唱大鼓時,作者更運用烘托手法和一連串生動而貼切的比喻,繪聲繪色的描摹出來,給人以身臨其境的感覺。所以魯迅稱贊它“敘景狀物,時有可觀”(《中國小說史略》)。
  劉鶚還曾寫有《老殘遊記》續集,作于光緒三十一年(1905)至三十三年之間。據劉大紳說,共有14回,今殘存9回。1934年在《人間世》半月刊上發表4回,次年良友圖書公司出版6回的單行本。1962年中華書局出版的《老殘遊記資料》收錄了后3回。續集前6回,雖然也有對官僚子弟肆意蹂躪婦女惡行的揭露,但主要的是通過泰山斗姥宮尼姑逸云的戀愛故事及其內心深入細微的思想活動,以及赤龍子的言談行徑,宣傳了體真悟道的妙理。后3回則是描寫老殘遊地獄,以寓其懲惡勸善之旨。
  此外還殘存《外編》4700余字,寫于光緒三十一年以后。除《老殘遊記》外,劉鶚著有天算著作《勾股天元草》、《孤三角術》,治河著作《歷代黃河變遷圖考》、《治河七說》、《治河續說》,醫學著作《人命安和集》(未完成),金石著作《鐵云藏龜》、《鐵云藏陶》、《鐵云泥封》,詩歌創作《鐵云詩存》。1980年齊魯書社出版了《鐵云詩存》,其詩清新俊逸,功力頗深,反映了他的一些行蹤和思想感情。

作品細說

生平概述

  劉鶚一生的四件大事
  1.治理黃河
  主張束水刷沙法―筑提控制水勢,使水不漫溢兩岸,再以水攻沙,直刷河底.
  2.甲骨文字的研究
  光緒25年(西元1899),居住北京,住在朋友王懿榮家中。王懿榮當時任國子監祭酒,對金石文字都有相當深入的研究。那時王懿榮生了病,看完病家人就上街把藥買回來,跟藥方核對沒錯才去煎,劉鶚在一旁看,在這些藥中有一包藥叫龜板,他覺得很奇怪便順手拿起來看看,這一看使他驚奇萬分,那些龜板上有小字,而且很明顯地看的出來字是刻上去的。王懿榮知其古老,就派人到藥店將有字的全部買下,后又到處收購,兩年間共收刻辭甲骨一千馀片
  王懿榮死后,家人為了還債,將王懿榮收藏的甲骨卜辭,大部分轉讓給了劉鶚.劉氏此時也收購刻辭甲骨,前后藏有近5000片.1903年劉鶚將收藏的刻辭甲骨搨印了1058片,在早期收集甲骨卜辭的藏家羅振玉的鼓勵下,出版了我國第一部甲骨文書籍——《鐵云藏龜》.
  雖然該書在對於甲骨文上的建樹不多,但是他卻是首度將私人收集的甲骨公諸於世,以供同好研究,這種分享的心胸與情操,使得甲骨學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有長足的進展.
  3.開山西的礦
  4.賤買太倉的米來賑濟北京難民

作者細說

  劉鶚之死
  
劉鶚與袁世凱曾在山東巡府張曜下共事過,原為自己長久不被重用而郁郁不得志,曾向劉向張請求為任,而張曜卻認為袁「才可愛而性未定,資可造而識未純」,沒有同意袁的要求,因此袁世凱以為劉鶚不肯為他出力,一直壞恨在心.后來袁進了軍機處掌握大權,蓄意報復,終於在光緒34年(西元1908),以私購太倉米和在為外國人買地的的罪名,密電江兩總督將劉鶚緝捕,發配新疆,永遠堅禁,第二年(宣統元年),因腦充血死于新疆流所.
  漢奸!
  光緒23年,劉鶚應外國人聘請到山西的一間鐵礦公司做經理,他和一些新黨人物的思想一樣,認為只有提倡科學,興辦實業才能救中國,而興辦實業的辦法就是他所想的:「國無素蓄,不如任歐人開之,我嚴定其制,令三十年而全礦鐵路歸我.如是,則彼之利在一時,而我之利在百世矣.」有人認為他這種主張在本質上是不利於國家的,難怪這時他要背負著漢奸之名了.
  為什么要寫老殘遊記
  
劉鶚會撰寫《老殘遊記》一書,原本是為了幫助朋友.在義和團亂后沒幾年,京曹中有沈虞希與連夢青二人,因素與天津日日新聞的方藥雨為友,一日,沈虞希偶將朝中事告知方藥雨,方氏將其揭露於報端,清廷獲悉后大為震怒,嚴辦泄密之人,且株連甚廣,沈氏被逮杖斃,連夢青倉皇遁走上海.連氏到上海后,家財盡失,無以為生,只依賴賣文糊口.劉鶚知其人孤介,不愿受人資助,因此動筆寫小說送他,以增加其稿費收入.
  劉鶚的寫作動機本為助人,但他生當亂世,目睹國事糜爛,再加上自己一生事業上的失敗以及政治理想的幻滅,《老殘遊記》事實上也是他個人情感的寄托.他曾在書中自敘:「吾人生今之時,有身世之感情,有國家之感情,有社會之感情,有宗教之感情,其感情愈深者,其哭泣愈痛,此洪都百鍊生所以有老殘遊記之作也.棋局已殘,吾人將老,欲不哭泣也得乎 」由此可知,《老殘遊記》為當時中國社會之縮影,更是作者一部以文字代替哭泣的著作.
  老殘遊記續集–>自序
  
人生如夢耳.人生果如夢平 抑或蒙叟之寓言乎,吾不能知.趨而質諸蜉蝣子,蜉蝣子不能決.趨而質諸靈椿子,靈椿子亦不能決.還而叩之昭明.
  昭明曰:"昨日之我如是,今日之我復如是.觀我之室,一榻,一幾,一席,一燈,一硯,一筆,一紙.昨日之榻,幾,席,燈,硯,筆.紙若是,今日之榻,幾,席,燈,硯,筆,紙仍若是.固明明有我,并有此一榻,一幾,一席,一燈,一硯,一筆,一紙亡.非若夢為烏而厲乎天
  然則人生如夢,固蒙叟之寓言也夫!吾不敢決,又以質諸杳冥.
  杳冥曰:"子昨日何為者 "對曰:"晨起灑掃,午餐而夕寐,彈琴讀書,晤對良朋,如是而已."杏冥曰:"前月此日,子何為者 "吾略舉以對.又問:"去年此月此日,子何為著 "強憶其略,遺忘過半矣."十年前之此月此日,子何為者 "則茫茫然矣.推之"二十年前,三謂之如夢,蒙更豈欺我哉
  夫夢之情境,雖已為幻為虛,不可復得,而敘述夢中情境之我,固儼然其猶在也.若百年后之我,且不知其歸于何所,雖有此如夢之百年之情境,更無敘述飼榫持?葉?鶚鮒??是以人生百年,比之于夢,猶覺百年更虛于夢也!嗚呼!以此更虛于夢之百年,而必欲孜孜然,斤斤然,
  夫此如夢五十年間,可驚,可喜,可歌,可泣之事,既不能忘;而此五十年間之夢,亦未嘗不有可驚,可喜,可歌,可泣之事,亦同此而不忘也.同此而不忘,世間于是乎有《老殘遊記續集》.
  鴻都百煉生自序

作品主題

  小說《自敘》中云:“棋局已殘,吾人將老,欲不哭泣也得乎?”劉鶚是在事業屢挫、飽嘗憂患之馀而撰此說部,是他的崩城染竹之哭。首回那在洪波巨浪之中行將沉沒的大船,便是中國的象征。橫亙在作家心頭的是“中國向何處去”的困惑。正是在這樣的社會歷史背景下,劉鶚對中國封建主義的官僚政治及其文化心態,作了相當深刻的透視和反思。小說以一個搖串鈴的走方郎中老殘為主人公,記敘他在北中國大地遊歷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感。書中觸及的社會生活面并不甚廣,但開掘甚深。《老殘遊記》的一大特色,是首揭“清官”之惡。小說成功地塑造了兩個“清廉得格登登的”酷吏典型——玉賢、剛弼。他們的“清官”、“能吏”之譽,是以殘酷虐政換來的。玉賢做曹州知府,號稱“路不拾遺”,揭開這一“美譽”的背面,則是濫殺無辜,冤案累累。于朝棟一家四口死于強盜栽贓,小雜貨店王掌柜之子因直言而賈禍,馬村集車店掌柜的妹夫慘遭捕快陷害,真是所謂“冤埋城闕暗,血染頂珠紅”。作家深刻地揭示出這些酷吏的可怕的精神世界,掩蓋在清廉之下的是無比冷酷殘忍與比貪黷更大的貪欲。玉賢點數站籠簿冊,如數家珍;剛弼刑訊魏家父女,如貓戲鼠。他們已然淪為嗜血的肆虐狂。他們剛愎自用、任性妄為,愚頑而又專橫。自以為不要錢,不問青紅皂白,放手做去,其實靈魂深處是無限膨脹的野心和權欲。老殘一語道破:“只為過于要做官,且急于做大官,所以傷天害理的做到這樣。”(第六回)他們的飛黃騰達,說明中國封建政體不只卵育貪官,也是孳生酷吏的土壤。莊宮保是又一種類型的官吏,他是所謂寬仁溫厚的“好官”,然而顢頇昏謬、平庸無能而壞事。作家以洞察中國歷史的慧眼卓識指出:“天下大事,壞于奸臣者十之三四;壞于不通世故之君子者倒有十分之六七也。”(第十四回)

作品構思

  從小說的整體構思來看,對官僚政治的批判與對文化心態的反思形成互補結構。酷吏的立身根柢便是宋儒理學。書中寫了兩個帶有反理學、反禁欲色彩的女性,即《初集》中的?姑和《二集》中的逸云。她們屬于哲理型或曰思辨型的女性,是我國古典文學中罕見的新形象,堪稱空谷幽蘭。桃花山一夕夜話,作家讓自己筆下的理想女性娓娓道出宋儒的虛偽和矯情,表現了對于壓抑個性、遏制情欲的倫理道德的深刻憎惡。此外,劉鶚顯然嘗試使作品涵納自己的政治思想以至哲學思想。首回危船一夢,以象征的手法,將晚清國勢的危殆、各派政治力量對時局的立場和態度,做了寓言式的圖解。劉鶚無疑反對“北拳南革”,他所開出的治世藥方是:補殘。所謂“三元甲子之說”,雖蒙上神秘預言色彩,實質也蘊涵著循序漸進的社會變革意識。書中桃花山夜話數回,則顯然是在弘揚太谷學派的教義,表現了對中國未來命運的預測。小說同時也是作家心靈歷程的自白。從“送他一個羅盤”至于“眾怒難犯”,概括了劉鶚一生奮斗的失敗史以及痛苦的心靈歷程:由補殘、哭世至于出世,《二集》和《外編》彌漫著佛老悲天憫人的宗教氛圍。

藝術價值

  《老殘遊記》的藝術品位甚高,留下蛻舊變新的明顯印記。首先是敘事模式的轉變,由說書人敘事轉為作家敘事。小說具有濃郁的主觀感情色彩,作家的創作個性和主體意識得到充分弘揚。小說視角也由古早的全知敘事轉為第三人稱限制敘事。其次是心理分析手法的運用。《二集》中寫斗姥宮姑子逸云講述她與任三爺熱戀的長篇自白,就是一種大膽嘗試。作家的筆鋒觸及人的潛意識中最隱秘的心弦震顫,將一個青春少女對于情欲、物欲的強烈渴求和盤托出,頗有現代心理分析的意味。而《老殘遊記》最突出的藝術特色是體現了中國小說由敘事型向描寫型的轉變。摻入詩和散文的筆法,開拓審美空間,其文筆之清麗瀟灑,意境之深邃高遠,都達到很高境界。白描自然景色,尤見藝術功力。如寫大明湖秋色,于梵宇僧樓、蒼松翠柏間點染一株半株濃艷的丹楓,頓覺秋意盎然。寫黃河冰封棱怒,則蒼莽遒勁。書中關于音樂的兩段描寫:明湖居白妞說書,精彩絕倫,妙譬連珠,極形清音瀏亮,悠揚云表之妙。第十回“驪龍雙珠光照琴瑟,犀牛一角聲葉箜篌”,則天機清妙,不同凡響,毋寧說是作家在傾訴心聲。

名人評估

  魯迅在評論《老殘遊記》時寫道:“摘發所謂清官之可恨,或尤甚于贓官,言人所未嘗言,雖作者亦甚自喜”。
  魯迅先生在《中國小說史略》中贊嘆到:“敘景狀物,時有可觀。”
  美籍華人夏志清認為“從劉鶚在《老殘遊記》中所表現出的藝術才能來看”,“不是不會撰述面面俱圓的故事”,而是他“不滿前人以情節為中心的小說,又有野心包攬更高更繁雜的完整性,以與他個人對國計民生的看法互相呼應”;又說:“《老殘遊記》文如其題,是主人翁所視、所思、所言、所行的第三人稱的遊記”,“這遊記對布局或多或少是漫不經心的,又鐘意貌屬枝節或有始無終的事情,使它大類于現代的抒情小說,而不似任何型態的古早中國小說。”,結論《老殘遊記》是“近乎革命式的成就”。
  《老殘遊記》是劉鶚的代表作,流傳甚廣。小說以一位走方郎中老殘的遊歷為主線,對社會矛盾開掘很深,尤其是他在書中敢于直斥清官誤國,清官害民,指出有時清官的昏庸并不比貪官好多少。這一點對清廷官場的批判是切中時弊、獨具慧眼的。

圖書信息

  老殘遊記
  作 者: (清)劉鄂 原著,卞岐 改寫
  出 版 社: 江蘇少年兒童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08-9-1
  開 本: 大32開
  I S B N : 9787534643736
  定價:¥9.00

內容簡介

  清末劉鶚創作的《老殘遊記》,被魯迅先生評為晚清四大“譴責小說”之一,內容豐富,意蘊深邃,取得了很高的藝術成就,翻譯成多國文字,在國內外影響巨大,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世界文學名著。
  小說以老殘的見聞為線索,描寫了晚清各種社會現象,尤其是對于所謂的清官,進行了無情的揭露,認為他們實際上是酷吏。小說結構比較松散,但有些片斷寫得很成功。全書對人物、景物描寫都很細膩生動。如大明湖的風光,黃河的冰雪,桃花山的月夜等給人留下的印象極為鮮明。《老殘遊記》的語言清新流暢、富有韻味。魯迅說它“敘景狀物,時有可觀”。作者寫景的特點是自然、逼真,有鮮明的層次和色彩,可以作為優美的散文來讀。

作品目錄

  一、夢遊蓬萊
  二、美人絕唱
  三、拒宮保雅愛
  四、酷吏惡行
  五、察訪民冤
  六、共議除害
  七、閑訪百城書
  八、桃花山遇虎
  九、荒山逢仙
  十、光照琴瑟
  十一、冰凍黃河
  十二、聞女兒酸語
  十三、大水災
  十四、客舍起火
  十五、書驅喪門星
  十六、公堂救人
  十七、救人救到底
  十八、談笑釋奇冤
  十九、重搖串鈴
  二十、冰雪返魂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