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個人咖啡


《等一個人咖啡》

《等一個人咖啡》這部青春愛情小說用超級生動幽默的筆觸,以“等一個人咖啡店”為視線,以“多種調法的咖啡”為視線延長線,勾勒出一幅催人淚下,意味深長,回味無盡,波瀾壯闊的咖啡哲學愛情的畫卷。該小說的開始從“等一個人咖啡店”說起。等一個人咖啡店裡人來人往,不同味道的咖啡正在被不同的人品味著,小小的咖啡杯裡咖啡的光暈折射出每一個人不一樣的愛情和人生,他們渴望愛與被愛,在談笑風生中等待著自己心儀的那一個人。

概述

  作者:九把刀(原名 柯景騰)
  類型:都市愛情小說
  這部青春愛情小說用超級生動幽默的筆觸,以“等一個人咖啡店”為視線,以“多種調法的咖啡”為視線延長線,勾勒出一幅催人淚下,意味深長,回味無盡,波瀾壯闊的咖啡哲學愛情的畫卷。

內容梗概

  小說的主人公李思螢上國小時因上課小便失禁被嗤笑的抬不起頭。直到有一天突然莫名其妙的發現自己不再被人譏笑了,她才步入正常人的生活。現在李思螢上高三了,在等一個人咖啡店打工。她心思敏捷,在細致地觀察著來咖啡店喝咖啡的每一個人, 她先是被已有女友的翩翩君子交通大學大學生楊澤于的儀表堂堂和紳士風度所深深的吸引,楊澤于屬于與女友喝咖啡只點和女友一樣的咖啡,而自己獨飲就點“肯亞咖啡”的那種,由此帶有神秘咖啡喝法的楊澤于因此給李思螢播下了“暗戀”的種子。在這個時候,一個叫“阿拓”的人出現在等一個人咖啡店。阿拓是一個懦弱,經常被別人嘲笑的人,一個不喜歡喝咖啡的人。關于他的一樁“重大丑事”常常被人掛在嘴邊也因此使他整天萎縮生活。李思螢開始也認為阿拓只是杯“白開水”,后來出于同情給予阿拓鼓勵,讓他重新生活在陽光裡。于是,深陷暗戀痛楚的李思螢在純粹的友誼裡與阿拓交往漸多。漸漸地喜歡上李思螢的阿拓在認真地傾聽李思螢的痛苦,并鼓勵她勇敢地追求楊澤于。為了使李思螢快樂,阿拓帶著李思螢去見很多身懷絕技的“江湖浪人”的搞笑奇怪表演,李思螢的愁苦被稀釋,但仍然一心想著她的楊澤于,只認為和阿拓的交往是出于偉大的友誼。阿拓要遠行非洲了,在他臨行的那一天,看到自己喜歡的楊思螢終于開心地和楊澤于拉起了手,他也幸福的笑著離開了家鄉。埋怨阿拓沒有辭別的李思螢后來得知自己不再被嘲笑的原因是因為阿拓曾經狠狠地教訓了傳播自己丑事的散播者,她的眼淚像小溪流淌了,這才意識到自己在拯救阿拓以前早已被阿拓所拯救,阿拓才是她要等的那一個人!于是關于李思螢和阿拓的愛情故事才剛剛開始……. 本書以超級生動幽默的筆觸,纖細深刻地詮釋著生命與愛情;巧妙的故事情節構思,幽默精辟簡練的語言將眾多出場人物中的每一個都描寫得既充滿個性又栩栩如生,并勾勒出一幅意味深長,回味無盡,波瀾壯闊的咖啡哲學愛情的畫卷。

內容提要

  九把刀 愛系列等一個人咖啡
  與往常一樣,等一個人咖啡店裡人來人往;與往常一樣,不同味道的咖啡在被不同的人品味;與往常一樣,小小咖啡杯裡咖啡的光暈折射出退然不同的愛情與人生……渴望愛與被愛,人人在談笑風生中暗自等候著自己心儀的那一個人……往常依舊是往常——但是,人和人不一樣,心情和心情不一樣。
  超級生動幽默的筆觸,纖細深刻地詮釋著生命與愛情;巧妙的故事情節構思,幽默精辟簡練的語言將每一個出場人物都描寫得既充滿個性又栩栩如生,并勾勒出一幅意味深長、回味無盡、波瀾壯闊的咖啡哲學愛情畫卷。本書榮登臺灣金石堂等暢銷書排行榜前列,并得到臺灣青春偶像劇王牌制作人柴智屏特別推薦!

作者簡介

  九把刀(Giddens),臺中東海大學研究生,網壇文學達人恐懼炸彈(九把刀成名之作)。99年以中篇小說《恐懼炸彈》在網路上一炮而紅。部分作品在臺灣新生報等媒體連載,讀者反應熱烈,目前網路文學最大站貓園中長篇小說版最具人氣的作家!被譽為“網路文學經典制造機”。
  九把刀在寫作上自創一種黑色神經喜劇的風格,用詞辛辣,奇想聯翩,好笑且誘人深省,別有一番神奇寓意。這種寫作才能在本書裡發揮的有聲有色,淋漓盡致。
  2002年,第四屆磺溪文學獎小說獎得主。
  2003年,第五屆磺溪文學獎小說獎得主。
  2004年,第一屆可米百萬電視小說獎冠軍。

目錄

  序章 等一個人咖啡
  第一章 等一個人咖啡店
  第二章 那一個人,澤于
  第三章 那一個人,阿拓
  第四章 等一個人,老板娘
  第五章 海堤煙火
  第六章 洗衣店與電影院
  第七章 寂寞的咖啡因
  第八章 交大新鮮人
  第九章 每個人的心底
  第十章 人生的脖子很長
  第十一章 九十九,仙草蜜
  第十二章 巧合的無限迴圈
  第十三章 追
  終章 大家,都很想他
  媒體評論

書摘

  幸運的,故事的起點很有趣。
  因為這個起點是個有趣的人,阿不思。
  阿不思,是我生平認識的第一個拉子的綽號,取自哈利波特裡魔法學校的校長<阿不思鄧不利多>之名。至于她為什么要自暴自棄、拿一個垂垂老矣的白胡子死老頭當作自己的綽號,她從來沒說,我
  也從來沒想過要問。
  阿不思留了一頭帥氣到不行的短發,是我在咖啡店的工作伙伴,也是早我半年進店打工的前輩,在這之前她在臺中頂頂有名的歐舍待過很長一段時間。阿不思常常叫我小妹,卻不讓我叫她大姊,她說被叫大姐很惡心,叫她阿不思就可以了。
  我們打工的這間咖啡店位于清華大學對面夜市巷子底,有個浪漫的名字,叫”等一個人”。因為實在太浪漫了,所以當時才剛剛升高三的我才會在暑假害羞地進了”等一個人”,遞上我幾乎空白、只有姓名跟家裡電話號碼的履歷表。
  身為前輩的阿不思有個特異功能,只要是咖啡,價目表上有的或沒有的,甚至是客人開玩笑信口胡謅的,阿不思都能神色自若地將咖啡調出來。這點許多老客戶、鄰近清華大學、交通大學、光復中學的學生都再清楚不過,所以阿不思常常得面臨無聊人士的突擊考試。
  記得上個月,晚上七點。
  “小姐……我……我要一杯華山論劍之……黯然銷魂特調咖啡。”一個高中男生在柜臺前囁嚅說道,臉上都是尷尬的斜線與汗水。
  長沙發座位上的五、六個顯然是同黨的高中生們轟然大笑、笑得前俯后仰,我也阿不思的身旁笑岔了氣。
  阿不思面不改色地看著這位大概是猜拳猜輸的高中生,慢慢開口:”要幾分熟?”
  那位被推派出來搗亂的高中男生表情很震驚,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華山論劍之黯然銷魂特調咖啡,你到底要幾分熟?要幾杯?”阿不思幾乎沒有表情,不愧是個冷面笑匠。
  “我……我要五分熟?六杯謝謝。”高中男生汗流浹背,不知如何是好。
  后面的無聊同黨笑得更大聲了。
  然而阿不思五分鐘后,便將六杯加了一大堆烤洋蔥的炭燒黑咖啡端到那群無聊高中生的桌上,那群高中生呆呆地看著阿不思。
  “是洋蔥,我加了洋蔥。”阿不思冷冷地說完、頭也不回地回到柜臺,留下那六個高中生愕然的表情,然后又是一陣大爆笑。
  然后是上上個禮拜日,下午兩點。
  “小姐,我要一杯蘇門達臘麝香貓咖啡。”一個穿著深色西裝,抽著雪茄的肥肚子中年男子故意說道。
  他是店裡出了名的無聊客人,每個月都要來亂點一次,我們都私下叫它”亂點王”。不過亂點王這次點的蘇門答臘麝香貓咖啡可是真有其物,而且索費不貲。
  老板娘曾經跟我提過,那種咖啡豆是位于蘇門答臘特產的一種”活生生的”、叫做”麝香貓”的貓在吃掉某種特殊咖啡豆后所排的糞便烘制而成,因為這種貓體內的腺體分泌物含有特殊香氣,所以烘培出的糞便有種濃郁的朱古力香,但麝香貓越來越稀有,因此它們的糞便可是全年全球產量不到一百磅的珍品,在日本食糞饕客的炒作之下,一杯竟要賣九百塊以上。
  這么稀有,我們這種小店當然沒有通路訂到貨,也壓根沒想過去訂。
  “嘖,那種咖啡好貴啊,先生要是想喝有濃濃朱古力香的咖啡,點熱可可咖啡或朱古力脆片拿鐵就可以了,在這種冷冷的天氣裡也是一級棒的享受喔。”
  我有些窘迫,趕緊笑容滿面地推薦一杯只要五十塊錢的熱可可咖啡、或七十元的朱古力脆片拿鐵。
  年輕的店老板娘自顧自坐在柜臺前的位子上,恍若無事地翻著她的壹周刊,沒有幫我解圍的意思。
  “叫你們家的阿不思出來,我要喝蘇門答臘麝香貓咖啡!”亂點王嘿嘿嘿怪笑,搖晃著手中的鈔票,說:”老子有的是錢。”
  我看著自以為幽默的亂點王嘆息。
  唉,誰都看得出來肚子贅了一圈肉的亂點王想泡阿不思,可惜他不曉得阿不思 是個只喜歡女生的拉子,他一點機會都沒有。
  終于阿不思拿著拖把出現了,冷冷問明了亂點王要的奢侈品后,轉身走進廚房,捧了正在吃面包的鎮店店貓”阿苦”出來,放在柜臺上。
  “蘇門答臘要大便的話,大概還要三十分鐘,加上烘培也要三十分鐘,再加上沖泡十分鐘,總共是一小時又十分,先生你要等嗎?”阿不思指著店貓阿苦。
  阿苦的嘴裡還咬著法國面包,表情癡呆地抖抖屁股。
  “阿不思你少來這套,這只貓我也認識的,叫阿苦啊!”亂點王愣了一下。
  阿不思捧著阿苦的肚子,望向坐在柜臺看雜志的老板娘。
  “唉,阿苦死了,這只貓是我們新養的,叫蘇門答臘。”老板娘頭也不抬,淡淡說完繼續看她的八卦雜志。亂點王瞪大眼睛。
  “蘇門答臘只是他的名字,他全名叫蘇門答臘·麝香。”我忍住笑意,一臉正經地說。
  亂點王瞪著無辜被改了名字的阿苦,阿苦打了個臭臭的哈欠。
  “一個小時又十分,等不等?”阿不思冷漠地看著亂點王。
  最后亂點王點了杯朱古力脆片拿鐵外帶,就恨恨落荒而逃了。
  我無法克制地在店裡哈哈大笑,但阿不思跟老板娘則酷酷地繼續她們原本正在做的事,好象一切都沒發生過似,真是搞笑界的最佳拍檔。
  不過,阿苦就比較倒霉了,他從此被改了名字,就叫蘇門答臘·麝香,簡稱蘇門答臘,好應付以后類似的胡鬧要求。
  這個故事,就從這間有趣的”等一個人”咖啡店開始吧。
  2000年,9月,那時我已經在店裡試聘了一個暑假,進入高三下學期。
  周杰倫剛剛發了他生平第一張同名專輯,默默無聞。
  “阿不思你好厲害,要是我根本就沒辦法應付那些無聊男子的無聊要求。”
  我練慣用手工打奶泡,這樣的奶泡比較溫和順口。
  “小妹,只要你待的夠久,你也能夠調出世界上所有存在跟不存在的咖啡。” 阿不思清洗著上面畫著史奴比的可愛瓷杯,事不關己地繼續說道:”至于能不能喝就不是你的責任
  了,是那些無聊的人的事。”
  “說的也是。”我又笑了起來,默背桌上英文課本裡的第一課單字。手裡的奶泡器繼續翻攪著。
  開學一個星期了,我還在調適一面晚上打工一面準備考大學這種”讓同學聽起來很帥氣”的高中女生生活。
  目前為止我自認這樣的生活很有規劃、朝氣蓬勃,不像一般高中生放學后必須去補習班繼續上學時沒打完的瞌睡、傳還沒傳完的悄悄話紙條,或是去煙霧彌漫的網咖跟虛擬世界裡的怪物搶奪霹靂無敵大寶劍或根本不能用的金幣等等。
  在香香的咖啡店打工,可以學到調煮咖啡的各種知識和品味,跟冷面笑匠阿不思共事,向深不可測的幽默年輕老板娘學習她自己發明的人生哲學,這才是健康的課后生涯。偶而有同學來店裡捧場,我也可以穿著白色的圍裙,像個小公主端出自己沖調的咖啡、跟淋上心型焦糖的熱松餅放在他們眼前,有種”看吧,我就是比你們還要獨立喔!”的虛榮感。
  “對了,你不去補習卻來這裡打工,你家裡都不會罵嗎?”
  阿不思將所有的杯子都清洗完畢,快十點半了,店也快打烊了。
  “不會呀,雖然我爸反對,不過我已經跟我媽講好了,如果我的月考全校排名沒有退步的話,我就可以在這裡賺零用錢不必去無聊的補習班啰。補習班好無聊,去補習班還不是在傳紙條,不然就是一些自以為很帥的臭男生想跟女生”做朋友”,真的是小說看太多。”我說,故意將”做朋友”加重語氣。
  高中女生討厭男生,天經地義。
  唯有他例外。
  “那你回去以后,洗個澡,多讀一點書再睡覺吧。”阿不思。
  “超酷的阿不思怎么會比我自己還擔心學校功課?”我吐舌。
  “我可不想過兩個月后,還要重新訓練新伙伴。”阿不思酷酷地笑道。
  阿不思將最后一個瓷杯收拾好,看著墻上的鐘,十點二十五分。
  還有五分鐘打烊。
  但是今天,一整天,老板娘的”老板娘每日分享”特調咖啡一杯都沒賣出去。
  所以,老板娘還在等一個人。
  店裡已沒有客人,老板娘獨自坐在柚木小圓桌旁,赤著腳盤坐在白色的絨布沙發椅上看書。
  小圓桌上,只有兩只干凈的空咖啡杯。
  “還有五分鐘。”阿不思將白色圍裙脫掉折好,點了只煙。
  只有在快下班、店裡沒客人的時候,阿不思才會抽上一根煙。
  她總是若有所思等著鐵門拉下,然后去找她還在念大學的女友吃宵夜。
  “他一定會來的。”我說,趴在柜臺上喝著剛剛打好的奶泡。
  老板娘抬頭,看著我笑笑。她也知道的。
  那個人不管白天工作多么忙碌,晚上如何狂風暴雨,就算新竹突然刮起龍卷風、下雪、落下冰雹,他也會盡一切可能趕到,喝她親手調制的、一天只與一個人分享的、口味永遠不確定的單品咖啡。然后與她聊聊。
  雖然那個人從未出現過。
  因為老板娘的故事,同樣尚未開始。

觀后感

重點是生活態度

  我發覺學歷跟人生快不快樂沒什么關系,重點是一個人生活的態度:能不能幽默地看待自己、以及這個世界。
  ————
  在sussy的blog那裡看見了等一個人咖啡,偏偏還在開頭寫到“我知道這個標題又會被阿碳說成小資,但是如果我說這是一篇寫那個“都市恐怖病”系列的家伙寫的愛情小說阿碳會不會覺得奇怪。。。”,看到這裡著實的讓我shock了一下。然后就真的找了這篇小說來看,因為實在想不出寫出那些讓我好幾個晚上惡心得沒睡好覺的變態故事的家伙能寫出怎樣的愛情小說。
  清新的小說,如咖啡香的愛情,還是很小資。似乎適宜的模式是端著一杯熱咖啡,翻開書的某一頁,讀上一杯咖啡的時間,回味著度過剩下的時間。比起來,我則少了太多情調,也不喜歡喝咖啡。這方面還是sussy和地主做得極致一些。想起吉吉某天贊賞著地主有品味說:石頭是會在深秋落葉飄搖的時節,在寢室穿著睡衣坐在電腦前,端著一杯香濃的熱咖啡看王家衛的文藝片的人。(現在想到這話還是很想笑,哈哈……)至于sussy的小資那是不用說的。阿,扯遠了。總之,我就是那么沒有情調很快的把等一個人咖啡看完了。

不錯的愛情故事

  痞子蔡的小說大多沒什么印象,高中兩節自習課翻完的槲寄生早就忘得干凈,也沒什么再看的興趣。而第一次親密接觸也只停留在對那時候小說裡很流行的奇怪病癥紅斑狼瘡和那一場足夠奢侈似乎浪漫的香水雨中。安妮寶貝的東西如罌粟花一般,看完郁悶得有把書撕掉的沖動。至于能不能歸并一類的李敖老頭的上山上山愛,在數學課偷看時,坐在前排的同學心臟病復發去了醫療室,感慨這書真是厲害。
  看等一個人的咖啡,依舊翻得很快,卻從開篇輕松快樂到了結束。雖然依舊對之前都市恐怖病那個九重人格的變態hydra耿耿于懷,但等一個人咖啡的確是個不錯的愛情故事。
  ————–
  穿插其中一個又扯又浪漫的故事:
  原來金刀嫂二十多年前可是新竹美食界響叮當的人物,手藝無雙,容貌也號稱無雙,在知名的大飯店裡當廚師,飯店還打算出資送她去日本進修學料理。
  但金刀桑,原本是個送瓦斯的臨時工,每星期總要跑三次飯店廚房,早愛慕她已久,卻苦苦沒有表達的機會。
  有一天,金刀桑又送了瓦斯桶到飯店廚房,看見她剁菜忙不過來,一回想,好像她常常因為剁菜花了不少辛苦時間。于是金刀桑回去后,郵購買了把金門出產的絕世好刀,苦練飛快剁菜的技巧,等待大顯身手的關鍵時刻。
  天可憐見,終教金刀桑等到了這天,她在廚房忙的焦頭爛額,于是他義無反顧將肩上的瓦斯桶放下,亮出家伙,在廚房裡快刀斬亂麻秋風掃落葉,什么菜都給他擺平了。
  “我的名字,為了你,從今天起叫金刀。”
  “金刀?好殺氣的名字。”
  “是的,為了你,我再多一點殺氣也甘之如飴。”
  “刀,吃過我做的菜嗎?”
  “我窮,吃不起,但總有一天我會存夠錢,等我。”
  “不必等,我去你家做給你吃。”
  從那天起,她的名字就叫金刀嫂。
  她揮別大飯店,走進一名瓦斯工人的小廚房,幾年后,瓦斯工人開了間洗衣店,她則升格當了老板娘,還有兩個孩子的媽。
  真夠浪漫,真夠扯。

九把刀小說人物客串大集結(征集中)

  僅僅同名如謝佳蕓,阿不思之類的就不算此列。
  《等一個人咖啡》中的:你認識我學長?柯宇恒?那個辦打架比賽的柯宇恒?——《語言》中的柯宇恒。
  《等一個人咖啡》中的:楊巔峰雖然伶牙俐嘴,但對方的主將也不遑多讓,正當質詢未果時楊巔峰居然笑嘻嘻走上前跟對方咬耳朵,對方聽了臉色大變,此后就一直結結巴巴不知所云。「學長,我老大的名字不管誰聽了都會嚇到尿褲子。」楊巔峰神秘地笑笑,怎么也不肯多透露一點。——《哈棒傳奇系列》中的楊巔峰,而他口中的老大當然就是哈棒了。
  《等一個人咖啡》中的計程車司機兼光影美人爛吉他手大頭龍——《00獵命師傳奇前傳·臥底》中的光影美人爛吉他手大頭龍。
  《等一個人咖啡》:地圖上多了很愛聽故事也很愛講古的計程車司機兼爛吉他手大頭龍,喜歡拖著一只大行李箱來店裡買新鮮咖啡豆的長發美女(她常常幻想行李箱裡裝了尸體)——《樓下的房客》裡的房東穎如。
  《殺手系列·貓胎人》:哈姓少年:讓他來跟我打。——不用說,自然是哈棒了。
  《愛情三好兩壞》中幻之神技的老板是肚蟲
  《哈棒傳奇》中出現了《語言》的勃起
  《愛情三好兩壞》的樹上刻著楊巔峰和謝佳蕓
  《等一個人咖啡》老板娘是《月老》裡的小咪
  《等一個人咖啡裡》出現過---楊巔峰(哈棒傳奇)大頭龍(獵命師傳奇)穎如(樓下的房客)
  《殺手月》裡拿波斯菊的畫畫女孩是《殺手鷹》裡的楊超寧
  《吉思美》裡出現過J老頭(順帶一提,慶之最后說“那即是不殺,那即是和平”明顯出自《英雄》)
  《紅線》裡幫子晴做手術的黑道醫生是怪醫秦博士
  《殺手角》的樊于期有不死兇命
  鐵塊(乳八筒)銅人(乳七索)
  《功夫》中黃俊提到的扶桑少年可能是《異夢》中的赤川
  《狼嚎》中提到的德古拉與《獵命師》中阿不思提到的德古拉
  《月老》裡邊會說中文的天使是《打噴嚏》中的王義智
  《等一個人咖啡》中阿拓的可以看到外星人的鄰居《恐懼炸彈》中的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