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蓮


潘金蓮畫像

潘金蓮。幾百年來,她一直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成為妖艷、淫蕩、狠毒的典型。但也有人同情她的遭遇,羨慕她追求自由反抗舊倫理的勇氣。這就是潘金蓮。經施耐庵初刻劃蘭陵笑笑生極度演繹而活在戲劇舞臺文學作品市井百姓茶余飯后的壞女人樣板。 潘金蓮是西門慶的第五房妾。人物是從《水滸傳》中借衍而來,但在《金瓶梅》中,其經歷、性格、生活等得到了多方面的重要的充實,從而塑造成一個既聰明伶俐、美麗風流,又是一個心狠手辣、搬弄是非、淫欲無度的典型。

中文名: 潘金蓮
國籍: 中國
民族:
出生地: 清河縣
出生日期: 1098.2.4
逝世日期: 1120.4.8
職業: 茶店老板

人物介紹

  潘金蓮是清河縣裡一個大戶人家的使女,娘家姓潘,小名喚做金蓮,二十余歲,頗有些姿色。因為那個大戶要纏他,潘金蓮去告訴主人婆,意思是不肯依從。那個大戶以此記恨于心,卻倒陪些房奩,不要武大郎一文錢,白白地把她嫁給武大郎。
  嫁給武大郎之后,清河縣裡有幾個奸詐的浮浪子弟,經常到武大郎家裡調戲她。潘金蓮是愛風流的人,見武大郎身材短矮,人物猥瑣,不會風流,就和那些浮浪子弟勾搭上了。因此街坊鄰裡都傳說她:“無般不好,為頭的愛偷漢子。”
  那些浮浪子弟還經常在武大郎家門前叫道:“好一塊羊肉,倒落在狗口裡!”武大郎在街坊鄰裡面前丟盡了臉,又是個懦弱本分的人,因此在清河縣住不牢,帶著潘金蓮搬到陽谷縣紫石街賃房居住,每日仍舊挑賣炊餅。
  潘金蓮在陽谷縣過了一段寧靜的生活,后來武松在陽谷縣做了都頭,和武大郎相認之后搬來一起住,潘金蓮見了武松又動了淫歡之心,多次主動勾引武松,武松不但不被她的美色所動,反而還說教了她一番。從此叔嬸二人關系鬧僵,武松因此搬出武大郎家,到縣衙裡去住。
  潘金蓮又過了一段寧靜的生活,但無巧不成書,有一天傍晚時分潘金蓮到門前叉簾子的時候,手裡拿叉竿不牢,失手滑將倒去,不端不正,正好打在西門慶頭巾上。被西門慶看上。經王婆撮合,與西門慶勾搭成奸。后來因被武大郎撞破,遂與王婆、西門慶合謀毒死了武大郎,被武松為兄報仇殺死。
  潘金蓮最先出現在《水滸傳》,《金瓶梅》的潘金蓮以《水滸傳》的潘金蓮形象為原型,但對潘金蓮給予了更多鐵定。近代也有一些潘金蓮題材的新作品出來:魏明倫的川劇《潘金蓮》,張宇的《潘金蓮》、何小竹的《潘金蓮回憶》和閻連科的《金蓮,你好》皆屬此類。都不產生多大影響。

武大郎與潘金蓮數百年的冤案

  武大郎本名武植,山東(今河北)清河縣武家那村人。武植雖出身貧寒,但聰穎過人,崇文尚武,中年即考中進士,出任山東陽谷縣縣令。而潘金蓮乃知州家的千金,住在距武家那村1.5公裡處的黃金莊。
  史載,武、潘二人和睦恩愛,育有四子。武大郎的墓碑銘文就是最有力證據:“武公諱植字田嶺,童時謂大郎,暮年尊愛四老,公之夫人潘氏,名門淑媛。公先祖居晉陽郡,系殷武丁后裔,后徙清河縣孔宋莊定居。公幼年歿父,與母相似,衣食難濟。少時聰敏,崇文尚武,尤喜詩書;中年舉進士,官拜七品,興利除弊,清廉公明,鄉民聚萬民傘敬之。然悠悠歲月,歷歷滄桑,名節無端詆毀,古墓橫遭毀劫,令良士賢婦飲恨九泉,痛惜武公,以示后人,是為銘記焉。” 銘文中的“孔宋莊”即武家那村。從中不難看出,武大郎雖然出身貧苦、歷經坎坷,但絕非沿街賣炊餅的平庸之輩。相反,他是造福一方的父母官;而本是名門淑媛、原本賢良的縣令夫人潘金蓮卻被后世描述成“裁縫家的窮苦女,九歲被賣做家妓”,且以美女蕩婦的形象背負千載惡名,遭到唾罵,實在是比竇娥還要冤!
  據1946年武植墓的發掘者依據比例和經驗推斷,武大郎實際身高應在1.78米以上,算的上偉岸。另外,不容忽視的是,武植墓的規模比較大,并且棺木用料是珍貴的楠木,這豈是一般人家所能做到?又豈是一般人所能享有的喪葬待遇?那么,武、潘二人的真實面貌為什么遭受歷史殘酷的“毀容”呢?據武植的24世孫武雙福等武家后人介紹,這其中另有因由: 早年貧苦的武植曾經得到過一位王姓同窗好友的資助,武植做官之后,這位王姓同窗家境敗落,便千裡迢迢來投奔武植,希望能謀得一個職位。然而,在武家一直住了大半年,仍不見為官清正廉明的武植提拔他,他憤怒之下便不辭而別。為發泄心中怨恨,他在回鄉的路上還四處編造、張貼武、潘二人的各種丑事,極盡污蔑損毀之能事(這或許就是后世各種故事的雛形)。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被不知真相的人越發傳的離譜,并且煽風點火,添油加醋,很快,有關武、潘的各種謠言便傳遍街頭巷尾,且版本頗多,令其聲譽遭受極大損毀。 而王姓書生回家以后才發現,武植早已為他重修了房舍,并購置了家當。這時,他對自己的行為感到無比的懊悔,并發瘋似地揭撕自己沿街張貼的污蔑言論,然而,謠言一旦傳開,又如何能收回呢?
  后世的文學作品,不論是《水滸傳》還是《金瓶梅》,就文學創作本身而言無疑是非常成功的,其價值和地位在中國文學史上也都舉足輕重。但是,為了創作的需要或者劇情的安排,作者都不可能也沒必要對這些道聽途說的故事藍本做史學家們一樣的確鑿考證。于是,在他們取得文學創作巨大成就的同時,也對這些原本用以污蔑詆毀的“謠言”的流傳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她與武大郎

  她一直嫌棄武大生得丑陋不說,而且為人木訥老實,在幾番勾搭不上武松后,《新水滸》中的潘金蓮則在王婆的攛掇下與西門慶勾搭成奸。被賣梨的鄆哥撞到后告與武大,武大捉奸不成反被西門一腳踹到胸口,害心疼病躺在床上半個多月。期間潘金蓮不但不管不問,反而更加變本加厲的折磨他。(武大一病五日不起,更兼要湯不見,要水不見,每日叫那婦人又不應。只見他濃妝艷抹了出去,歸來便臉紅。小女迎兒又吃婦人禁住,不得向前,嚇道:“小賤人,你不對我說,與了他水吃,都在你身上!”那迎兒見婦人這等說,怎敢與武大一點湯水吃!武大幾遍只是氣得發昏,又沒人來采問。——《金瓶梅 第五回 捉奸情鄆哥定計 飲鴆藥武大遭殃》)到后來武大實在沒法處,只得拿武松嚇她,好讓她請郎中來瞧他的心疼病,誰知潘金蓮與西門慶商議之下,一不做二不休,反將武大毒死。

她與西門慶

  她與西門慶的關系雖然看似如“蜜糖兒調”般融洽,《新水滸》中的潘金蓮但可以在西門慶死前死后看出她對西門慶是否有無真正感情。西門慶在外與家仆韓道國的老婆王六兒偷情回來,本來精疲力盡的他又被淫欲旺盛的潘金蓮強行索要,并服下過量春藥,致使西門慶脫陽而亡。就是在西門慶病重的那幾日,她也不放過,仍強行與他行房,根本不管不顧他的死活。(潘金蓮晚夕不管好歹,還騎在他身上,倒澆蠟燭掇弄,死而復甦者數次。——金瓶梅 第七十九回 西門慶貪欲喪命 吳月娘失偶生兒)到了西門慶死后,她又與西門慶的女婿陳敬濟打得火熱。可見她從始至終也不過是把西門慶當作一個泄欲的工具而已。(原來陳敬濟自從西門慶死后,無一日不和潘金蓮兩個嘲戲,或在靈前溜眼,帳子后調笑。——金瓶梅 第八十回 潘金蓮售色赴東床 李嬌兒盜財歸麗院)

她與李瓶兒

  李瓶兒也是西門慶較為寵愛的妾,特別是她懷孕到孩子出生的那一段時間,潘金蓮更是坐立不安,經常在院子裡指桑罵槐譏諷嘲罵李瓶兒,當李瓶兒臨盆時,眾人慌亂不迭,唯獨她一個人說風涼話兒:“一個婚后老婆,漢子不知見過了多少,也一兩個月才生胎,就認做是咱《水滸傳》家孩子?我說差了?若是八月裡孩兒,還有咱家些影兒;若是六月的,踩小板凳兒糊險神道──還差著一帽頭子哩!失迷了家鄉,那裡尋犢兒去?”比及聽到西門慶不住夸李瓶兒的孩子:你長大了做官好做文官,莫要象你爹一樣做武職。雖然興頭,卻不尊重。她又氣憤不已:“沒廉恥、弄虛脾的臭娼根,偏你會養兒子!也不曾經過三個黃梅、四個夏至,又不曾長成十五六歲,出幼過關,上學堂讀書,還是個水泡,與閻羅王合養在這裡的,怎見的就做官,就封贈那老夫人?怪賊囚根子,沒廉恥的貨,怎的就見的要做文官,不要象你!”又因為李瓶兒愈發受西門慶寵幸,她一個“青春婦人”,如何經得住這空房死守?于是設計害死李瓶兒的兒子,(潘金蓮見李瓶兒有了官哥兒,西門慶百依百隨,要一奉十,故行此陰謀之事,馴養此貓,必欲唬死其子,使李瓶兒寵衰,教西門慶復親于己。就如昔日屠岸賈養神獒害趙盾丞相一般。正是:花枝葉底猶藏刺,人心怎保不懷毒。——金瓶梅 第五十九回 西門慶露陽驚愛月 李瓶兒睹物哭官哥)“潘金蓮見孩子沒了,每日抖擻精神,百般稱快”,不久李瓶兒也因悲傷過度而死,她一個人更是“霸攔著漢子”連西門慶去別的房一日都不行。

影視資料

邵氏電影《潘金蓮》

  邵氏電影《潘金蓮》譯名:潘金蓮
  片名:The amorous lotus pan
  出品公司: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
  年代:1964
  國家:中國香港
  類別:劇情/黃梅調
  片長:74 Mins
  語言:國語
  色調:彩色
  字幕:繁體中文

主要演員

  張仲文 
  張 沖 
  黃 金 
  白 云 
  紅 薇

職員表

導演 周詩祿
編劇 張 徹
攝影 伍灼華
剪輯 姜興隆

電影《潘金蓮Panjinlian》(1964)

  導演:
  李翰祥 Han Hsiang Li / 周詩祿 Shilu Zhou
  主演:
  張立泰 Paul Chang
  Lee Kwan
  Diana Chang Chung Wen
  對白語言:粵語 / 漢語國語
  劇情梗概:潘金蓮天生麗質,卒被主人所污,嫁予武大為妻。武大貌丑家貧;其弟武松(張沖)卻天生神勇,醉打白額虎,更被委為都頭之職。金蓮私心仰慕,竟對松百般挑逗,松怒而遠走東京。時西門慶(白云)看上蓮之美色,買通淫媒王婆與金蓮相好。為絕后患,慶毒殺武大。松回家得知武大死訊,大悲,后查出武大是被慶毒殺,憤而為兄報仇,于獅子樓擊殺西門慶;更在武大靈前手刃金蓮。
  單表武松自從墊發孟州牢城充軍之后,多虧小管營施恩看顧。次后,施恩與蔣門神爭奪快活林酒店,被蔣門神打傷,央武松出力,反打了蔣門神一頓。不想蔣門神妹子玉蘭,嫁與張都監為妾,賺武松去,假捏賊情,將武松拷打,轉又發安平寨充軍。這武松走到飛云浦,又殺了兩個公人,復回身殺了張都監、蔣門神全家老小,逃躲在施恩家。施恩寫了一封書,皮箱內封了一百兩銀子,教武松到安平寨與知寨劉高,教看顧他。不想路上聽見太子立東宮,放郊天大赦,武松就遇赦回家,到清河縣下了文書,依舊在縣當差,還做都頭。來到家中,尋見上鄰姚一郎,交付迎兒。那時迎兒已長大十九歲了,收攬來家,一處居住。就有人告他說:"西門慶已死,你嫂子又出來了,如今還在王婆家,早晚嫁人。"這漢子扣了,舊仇在心。正是: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次日,理幘穿衣,徑走過間壁王婆門首。金蓮正在簾下站著,見武松來,連忙閃入裡間去。武松掀開簾子便問:"王媽媽在家?"那婆子正在磨上掃面,連忙出來應道:"是誰叫老身?"見潘金蓮是武松,道了萬福。武松深深唱喏。婆子道:"武二哥,且喜,幾時回家來了?"武松道:"遇赦回家,昨日才到。一向多累媽媽看家,改日相謝。"婆子笑嘻嘻道:"武二哥比舊時保養,胡子楂兒也有了,且是好身量,在外邊又學得這般知禮。"一面請他上坐,點茶吃了。武松道:"我有一樁事和媽媽說。"婆子道:"有甚事?武二哥只顧說。"武松道:"我聞的人說,西門慶已是死了,我嫂子出來,在你老人家這裡居住。敢煩媽媽對嫂子說,他若不嫁人便罷,若是嫁人,如是迎兒大了,娶得嫂子家去,看管迎兒,早晚招個女婿,一家一計過日子,庶不教人笑話。"婆子初時還不吐口兒,便道:"他在便在我這裡,倒不知嫁人不嫁人。"次后聽見說謝他,便道:"等我慢慢和他說。"
  那婦人在簾內聽見武松言語,要娶他看管迎兒,又見武松在外出落得長大身材,胖了,比昔時又會說話兒,舊心不改,心下暗道:"我這段姻緣還落在他手裡。"就等不得王婆叫他,自己出來,向武松道了萬福,說道:"既是叔叔還要奴家去看管迎兒,招女婿成家,可知好哩。"王婆道:"我一件,只如今他家大娘子,要一百兩銀子才嫁人。"武松道:"如何要這許多?"王婆道:"西門大官人,當初為他使了許多,就打恁個銀人兒也勾了。"武松道:"不打緊,我既要請嫂嫂家去,就使一百兩也罷。另外破五兩銀子,與你老人家。"這婆子聽見,喜歡的屁滾尿流,沒口說道:"還是武二哥知禮,這幾年江湖上見的事多,真是好漢。"婦人聽了此言,走到屋裡,又濃濃點了一鐘瓜仁泡茶,雙手遞與武松吃了。婆子問道:"如今他家要發脫的緊,又有三四個官戶人家爭著娶,都回阻了,價錢不兌。你這銀子,作速些便好。常言先下米先吃飯,千裡姻緣著線牽,休要落在別人手內。"婦人道
  :"既要娶奴家,叔叔上緊些。"武松便道:"明日就來兌銀子,晚夕請嫂嫂過去。"那王婆還不信武松有這些銀子,胡亂答應去了。
  到次日,武松開啟皮箱,拿出施恩與知寨劉高那一百兩銀子來,又另外包了五兩碎銀子,走到王婆家,拿天平兌起來。那婆子看見白晃晃擺了一桌銀子,口中不言,心內暗道:"雖是陳敬濟許下一百兩,上東京去取,不知幾時到來。仰著合著,我見鐘不打,去打鑄鐘?"又見五兩謝他,連忙收了。拜了潘金蓮又拜,說道:"還是武二哥知人甘苦。"武松道:"媽媽收了銀子,今日就請嫂嫂過門。"婆子道:"武二哥,且是好急性。門背后放花兒--你等不到晚了?也待我往他大娘那裡交了銀子,才打發他過去。"又道:"你今日帽兒光光,晚夕做個新郎。"那武松緊著心中不自在,那婆子不知好歹,又奚落他。打發武松出門,自己尋思:"他家大娘只叫我發脫,又沒和我斷定價錢,我今胡亂與他一二十兩銀子就是了,綁著鬼也落他一半多養家。"就把銀鑿下二十兩銀子,往月娘家裡交割明白。月娘問:"甚么人家娶去了?"王婆道:"兔兒沿山跑,還來歸舊窩。嫁了他家小叔,還吃舊鍋裡粥去了。"月娘聽了,暗中跌腳,常言"仇人見仇人,分外眼睛明",與孟玉樓說:"往后死在他小叔子手裡罷了。那漢子殺人不斬眼,豈肯干休!"
  不說月娘家中嘆息,卻表王婆交了銀子到家,下午時,教王潮先把婦人箱籠桌兒送過去。這武松在家中又早收拾停當,打下酒肉,安排下菜蔬。晚上婆子領婦人過門,換了孝,帶著新(髟狄)髻,身穿紅衣服,搭著蓋頭。進門來,見明間內明亮亮點著燈燭,重立武大靈牌供養在上面,先有些疑忌,由不的發似人揪,肉如鉤搭。進入門來,到房中,武松分付迎兒把前門上了拴,后門也頂了。王婆見了,說道:"武二哥,我去罷,家裡沒人。"武松道:"媽媽請進房裡吃盞酒。"武松教迎兒拿菜蔬擺在桌上,須臾燙上酒來,請婦人和王婆吃酒。那武松也不讓,把酒斟上,一連吃了四五碗酒。婆子見他吃得惡,便道:"武二哥,老身酒勾了,放我去,你兩口兒自在吃罷。"武松道:"媽媽,且休得胡說!我武二有句話問你!"只聞颼的一聲響,向衣底掣出一把二尺長刃薄背厚的樸刀來,一只手籠著刀靶,一只手按住掩心,便睜圓怪眼,倒豎剛須,說道:"婆子休得吃驚!自古冤有頭,債潘金蓮有主,休推睡裡夢裡。我哥哥性命都在你身上!"婆子道:"武二哥,夜晚了,酒醉拿刀弄杖,不是耍處。"武松道:"婆子休胡說,我武二就死也不怕!等我問了這淫婦,慢慢來問你這老豬狗!若動一動步兒,先吃我五七刀子。"一面回過臉來,看著婦人罵道:"你這淫婦聽著!我的哥哥怎生謀害了?從實說來,我便饒你。"那婦人道:"叔叔如何冷鍋中豆兒炮?好沒道理!你哥哥自害心疼病死了,干我甚事?"說由未了,武松把刀子(忄乞)楂的插在桌子上,用左手揪住婦人云髻,右手匹胸提住,把桌子一腳踢番,碟兒盞兒都打得粉碎。那婦人能有多大氣脈,被這漢子隔桌子輕輕提將起來,拖出外間靈桌子前。那婆子見勢頭不好,便去奔前門走,前門又上了栓。被武松大叉步趕上,揪番在地,用腰間纏帶解下來,四手四腳捆住,如猿猴獻果一般,便脫身不得,口中只叫:"都頭不消動意,大娘子自做出來,不干我事。"武松道:"老豬狗,我都知道了,你賴那個?你教西門慶那廝墊發我充軍去,今日我怎生又回家了!西門慶那廝卻在那裡?你不說時,先剮了這個淫婦,后殺你這老豬狗!"提起刀來,便望那婦人臉上撇了兩撇。
  婦人慌忙叫道:"叔叔且饒,放我起來,等我說便了。"武松一提,提起那婆娘,旋剝凈了,跪在靈桌子前。武松喝道:"淫婦快說!"那婦人唬得魂不附體,只得從實招說,將那時收簾子打了西門慶起,并做衣裳入馬通奸,后怎的踢傷武大心窩,王婆怎地教唆下毒,撥置燒化,又怎的娶到家去,一五一十,從頭至尾,說了一遍。王婆聽見,只是暗中叫苦,說:"傻才料,你實說了,卻教老身怎的支吾。"這武松一面就靈前一手揪著婦人,一手澆奠了酒,把紙錢點著,說道:"哥哥,你陰魂不遠,今日武松與你報仇雪恨。"那婦人見勢頭不好,才待大叫。被武松向爐內撾了一把香灰,塞在他口,就叫不出來了。然后劈腦揪番在地。那婦人掙扎,把(髟狄)髻簪環都滾落了。武松恐怕他掙扎,先用油靴只顧踢他肋肢,后用兩只手去攤開他胸脯,說時遲,那時快,把刀子去婦人白馥馥心窩內只一剜,剜了個血窟窿,那鮮血就冒出來。那婦人就星眸半閃,兩只腳只顧登踏。武松口噙著刀子,雙手去斡開他胸脯,扎乞的一聲,把心肝五臟生扯下來,血瀝瀝供養在靈前。后方一刀割下頭來,血流滿地。迎兒小女在旁看見,唬的只掩了臉。武松這漢子端的好狠也。可憐這婦人,正是三寸氣在千般用,一日無常萬事休。亡年三十二歲此是金瓶梅中潘金蓮結局,由于此書爭議很大,西門慶死又是桃色事件,所以僅引用此一段,告訴大家除了《水滸》還有別的書寫潘金蓮。

話劇資料

年份 話劇名稱 演員名字 飾演角色 參考資料
2008 《潘金蓮》 王紫瑄 潘金蓮

  

史上最全版潘金蓮大PK

  翻拍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滸》已成定局,各角色的出演者也倍受關心,然而最為關心的是潘金蓮一角由誰出演。相傳在定角色之前已有許多著名女星瞄準這個角色,有內地的、有香港的,更有韓國的,難道女星們的心中都有一份“潘金蓮”情結?那么,在此之前,又有多少女星演繹過潘金蓮這一角色呢?甘婷婷版潘金蓮2009年新版《水滸傳》—甘婷婷
  新版潘金蓮定位為純情加悶騷。看上去沒有了以往版本中的風騷,反而多了幾厘清純。她又被網友一致封為“最美潘金蓮”,不愧為娛樂圈的一朵奇葩。
  2008年《新金瓶梅》及《新金瓶梅2愛的奴隸》—早川瀨裡奈
  這部由港臺地區拍攝的電影,女主角大都是日本AV女星。其中潘金蓮的角色由早川瀨裡奈飾演,其身材姣好、臉蛋粉嫩。在觀眾的口碑中呼聲極高。
  2004年《水滸笑傳》—王茜
  新版《水滸笑傳》,王茜飾演的風流美麗“潘金蓮”將搞笑作為了主題。
  2001年《情義英雄武二郎》—傅藝偉
  傅藝偉所飾演的潘金蓮并未給我們留下多么深刻的印象,但我們卻記得這個80年代的第一大美女。
  1997年《水滸傳》—王思懿
  因為《水滸傳》、因為潘金蓮,王思懿從而一炮打響,走上家喻戶曉的明星道路。與此,“潘金蓮”一角也成為王思懿演藝生涯難以超越的一個角色。
  1995年《新金瓶梅》—楊思敏
  曾經具有“亞洲第一美胸”之稱的楊思敏所扮演的潘金蓮可以說是最符合國人心中你那個悲慘女性的形象。
  1994年《少女潘金蓮》—黃美貞
  潘金蓮是怎樣煉成的?本片追溯的更早,裸露的更多,只不過黃美貞的名字如今已被其他沒有她年輕沒有她暴露的潘金蓮們遮擋得嚴嚴實實。
  1991年《金瓶風月》—紀倩兒
  本片中由紀倩兒扮演的潘金蓮穿的前所未有的好看,不過也是脫的前所未有的無私。
  1989年《潘金蓮之前世今生》—王祖賢
  藉潘金蓮投胎到現代香港的故事來為古代第一淫婦翻案,不過在該部作品中王祖賢的前世表演比今生出彩。
  1980年《山東版水滸》牟霞飾演潘金蓮
  1980年《山東版水滸》牟霞飾演的潘金蓮形神具備,且人物造型及情節完全符合原著,因此被稱為史上最經典的潘金蓮。
  1973年《風流韻事》、1974年《金瓶雙艷》—胡錦
  胡錦演繹刻畫出的“風騷入骨”的潘金蓮頗合古早觀點,尤其結尾處安排那淫婦再次猙獰殺夫,不僅具備出乎意料的震撼效果,而且充滿宿命意味,不失為畫龍點睛的妙筆。
  李香蘭1955年《金瓶梅》—李香蘭
  關于李香蘭有著眾多傳奇:她是中國人收養的日本少女,她是當年的“東亞第一影星”,她從最初的“文化漢奸”轉變為促進中日友好的文化使者……不過現在以及未來的觀眾們,唯一還有機會目擊的,只剩下她演的潘金蓮了。
  黎姿扮演的潘金蓮不完全是個壞女人
  《水滸神鬼無間》是一部現代警匪劇,時空交錯地讓水滸傳的角色來到現代,包括張智霖飾演的武松、王喜飾演的林沖及黎姿飾演的潘金蓮。在《水滸神鬼無間》中,林沖和武松被編劇搞笑式地處理成與潘金蓮有一段三角戀。黎姿扮演的這個潘金蓮不完全是個壞女人,她的外表很開放,但內心卻很貞潔。
  汪萍憑潘金蓮一角收獲了那一屆金馬獎的最佳女主角
  1982年,李翰祥又導演《武松》,狄龍、汪萍、劉永、谷峰、王萊主演。也許汪萍不是所有“潘金蓮”中外表最美的,但卻是演技最高的。汪萍將潘金蓮被武松捅了一刀后欲仙欲死的表情展示得淋漓盡致時,也讓她收獲了那一屆金馬獎的最佳女主角。
  廖學秋把握住了潘金蓮的“風騷”
  廖學秋在影視方面以扮演風情女子居多,但似乎跟想象中的潘金蓮相差甚遠,不過在床戲上則非常大膽,非常逼真,至少把握住了潘金蓮的“風騷”。
  張仲文所飾演的潘金蓮突顯了角色本身的野性豪放形象
  素有“最美麗的動物”之稱的張仲文所飾演的潘金蓮突顯了角色本身的野性、豪放形象。與此,張仲文所飾演的潘金蓮也是如此之多版本中最大氣凜然的一版。
  毛舜筠飾演搞笑放蕩的“潘金蓮”
  在由高志森導演,黃百鳴、毛舜筠、沈殿霞主演的《水滸笑傳》中,毛舜筠飾演搞笑放蕩的“潘金蓮”,角色之間巨大反差,毛舜筠卻能刻畫入微,給人留下比較深的印象。
  溫碧霞飾演潘金蓮很性感
  溫碧霞所飾演的角色總會給人一種很性感的感覺,《恨鎖金瓶》中潘金蓮這一角色更是如此。或許也正是這一種性感,溫碧霞才能將潘金蓮這樣的角色詮釋的夠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