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詩丹頓


江詩丹頓 江詩丹頓( vacheron-constantin) 世界著名鐘表品牌(瑞士)江詩丹頓成立于1755年,為世界最古老的鐘表制造廠,也是世界最著名的表廠之一。江詩丹頓傳承了瑞士的古早制表精華,未曾間斷,同時也創新了許多制表技術,對制表業有莫大的貢獻。

概述

  江詩丹頓,江詩丹頓貴族的藝術品。   英文名:Vacheron Constantin   企業格言:“可行性是永遠存在的”——成為企業的格言。   歷史:1891年,Vacheron的孫子和FrancoisConstantin攜手合作,表廠的名字改為Vacheron Constantin,也就是表廠今日的名字江詩丹頓。

公司簡介

  江詩丹頓成立于1755年,為世界最古老的鐘表制造廠,也是世界最著名的表廠之一。   江詩丹頓江詩丹頓傳承了瑞士的古早制表精華,未曾間斷,同時也創新了許多制表技術,對制表業有莫大的貢獻。   江詩丹頓有256年歷史,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延續時間最長的名牌手表,每年僅僅生產2萬多只,其表盤上的如瑞士國徽般的十字標記,已經是品位、地位和財富的象征。   1755年創始人Jean-Marc Vacheron及後來加入的成員Francois Constantin,以其先知卓見及極致制表工藝,終在人文薈萃、人才濟濟的鐘表王國━瑞士,取得先機率先成立,以著重人文精神及歷史傳承而名聞遐邇的Vacheron Constantin江詩丹頓。歷經243年的時光淘洗,如今,江詩丹頓儼然為“時間”的同義詞,更是愛表人士眼中無可取代的腕上藝術品。   歷史悠久的江詩丹頓,有著多年的制表經驗,有不少的偉世經典。但,"最小批量,最優質量,最高賣價"一直是江詩丹頓的經營策略。如今,江詩丹頓在日內瓦的工廠年產量僅為6000只表。自1840年起,每只手表的生產圖紙、記錄、銷售日期及機芯表殼編號等資料,都完整無缺地保留在公司的檔案柜中。他們將超群的技術,嚴格的測試,精湛的工藝與完美的造型結合在一起,創造出一個又一個高貴典雅、令人贊嘆不已、極富收藏價值的稀奇經典之作。在漫長的制表歲月中,經久不衰地成為名貴典雅的象征。   “馬爾它十字”為江詩丹頓之標記,原是手工制表時代用來調整發條松緊的精密齒輪。唯用其象徵優越技藝與手工制表古早。

公司簡史

  1755年,由Jean-Marc Vacheron設計的銀表,琺瑯制的號碼盤鍍上羅馬數位,是江詩丹頓的第一只鐘表作品。江詩丹頓1839年,江詩丹頓研發了一套革命性的鐘表生產模式。由Mr. Leschot發明的改良式杠桿擒縱機,兩年後陸續研發成功。從此制表廠開始具備工業化的基礎,江詩丹頓進入零件用機械預先組成,并以手工加以雕琢,而制表師傅們更有充裕的時間運用藝術天份從事創作,當然江詩丹頓也居於當時鐘表界的先進地位。   1877年,鐘表的機件部份與表殼開始分開生產。   1880年,取得馬爾它十字商標,日後該商標更成為江詩丹頓的表徵。   1881年,江詩丹頓一款作品被耶魯大學列為珍品。1910年,江詩丹頓經過數年的研究實驗,決定加入腕表的生產,當時并蔚為一股新趨勢。   1928年,一只18K金打造的懷表“Grand Complication”問世,包括一分鐘計秒。而另一表面是以指針指示,有鬧鐘、萬年歷、月球盈虧顯示等功能,限量生產三只。   1929年,市場上出現一只懷表。金色的表殼上刻印一雙埃及的皇族手臂,這是瑞士在埃及殖民地送給埃及國王Fouad一 世的禮物,附有30分鐘計時,一分鐘計秒及萬年歷等功能。   1967年,江詩丹頓參與競選“最薄表選拔”,并為此推出一款自動表 ,結合4000種零件,表身僅厚2.45mm,可謂為一項新的成就。 跨越兩個世紀以來,江詩丹頓耐心仔細的典藏其過往的作品,已高達400件之多。從1755年起,江詩丹頓所制造的每只表,都分別有從機件內部及表身編號。按照這些標記,約可從檔案中辨識出2000種原始款式。這可顯示江詩丹頓制表工藝的獨特,確為今日表壇之佼佼者。   1997年12月江詩丹頓成為Vendome Luxury Group下的一員,在臺灣由卡地亞分公司負責整體營運及行銷工作。

精湛工藝

世界上最昂貴的手表

  江詩丹頓的經典之作卡裡斯泰(Kallista)是世界上最昂貴的手表。此表制作于1886年,原為沙烏地阿拉伯的哈裡德國王(Kingalid)所訂購,但在制造期間哈裡德國王撒手人寰。1986年此表制成后,被一位不知名的買家用美金350萬元買去。1987年12月3日,哈裡米再度易手,被PALM BEACH珠寶行主人皮埃爾·裡米(Piene Halini)代客買去。哈裡米聲稱,他是以美金500萬元成交的。于是,卡裡斯泰表每日升值4000美元的佳話不脛而走。不久,皮埃爾·哈裡米把這只世界上最昂貴的手表帶入美國,交與一個不愿透露姓名的買家。

卡裡斯泰(Kallista)

  表身表帶鑲滿鉆石,共用118顆經過嚴格挑選的上品藍白方鉆,重130克拉。(表面是每顆重1克拉的鉆石;表面外圍2-4克拉的鉆石共14顆,表帶部分采用每顆2克拉的鉆石)。江詩丹頓廠為制造此表,招集了最優秀的技師,經歷20個月6000小時工作才制成。"Kallista"在希臘文中是完美無暇的意思,而其成品也的確完美之至。

稀奇珍貴的Les Historique

  Les Histohques它將以往備受歡迎的款式加入摩登元素重新演繹,典雅高貴,具有返樸歸真的氣息。每款造形獨特、稀奇,價值不菲。

代表活躍進取的0versea

  Overseas標志著江詩丹頓的活躍、進取精神,它以鋼與純白金等高科技江詩丹頓的素材營造出鮮明的時代感,博得了現代人的鐘愛,并被授予榮耀的"精密計時儀"證書。

高貴優雅的Les Joaillerie

  Les Joailleries系列的Fiorenza令人矚目。全表大約鑲嵌了200多顆名貴圓鉆石。整體造型典雅清新,簡單大方,處處流露著高貴富麗。江詩丹頓將珠寶鑲嵌工藝融入制表技術之中,更顯女性的優雅嬌媚。

優秀品質保證Les Essentie11es系列

  優秀品質保證Les Essentie11es系列的Pahmony,更是以其特別豐富的內涵及嚴格的測試獨領風騷。Pakimony以超薄的機芯作賣點。盡管它的外形并不花哨,但每只表都附有優秀品質的保證書,是公認的江詩丹頓經典之作。

卓爾不凡的Métiers d’Art系列

  為紀念其與巴黎國家歌劇院的合作,江詩丹頓推出了15款非凡獨特的Métiers d’Art腕表作品。這一系列腕表表盤的圖案靈感攫取自馬克·夏加爾(Marc Chagall)創作的卡尼爾歌劇院穹頂上永恒不朽的裝飾壁畫。江詩丹頓Métiers d’Art腕表Métiers d’Art Chagall & L’Opéra de Paris系列主要采用高溫明火琺瑯工藝,這是歷史最悠久、最卓爾不凡的古早高級鐘表制作工藝之一。日內瓦制表工藝中采用的高溫明火琺瑯熔點極高,在800°C到900°C之間,因此具有無與倫比的純度和耐用性。   其中第一款腕表在卡尼爾歌劇院舉行的晚會上亮相,以慶祝巴黎歌劇院和芭蕾協會(AROP)成立30周年。這款腕表采用歷史悠久的高溫明火琺瑯工藝,真實重現夏加爾創作的整幅穹頂壁畫。黃金表殼搭配31.50毫米直徑表盤,將一幅實際200平方米的曠世杰作濃縮于有限的表盤空間,著實令人驚嘆不已,這款表盤同時也被保留在傳承系列中。   最新釋放的第二款腕表展現了以柴可夫斯基 “天鵝湖” 為主題的夏加爾壁畫,并將這一鴻篇巨制的每處細節刻畫得淋漓盡

品質識別

獨具匠心超常設計

  江詩丹頓以工藝聞名全球,擅長復雜機械表的制造。以Les Complications系列的新表Saltarello為例,表底的透明水晶,方便佩戴者欣賞到機械運作的動感美,由于制作要求高,所以此款名表限量發行。Jumpinghour的設計更是精湛,它以12時的視窗展示時間,半圓環顯示分鐘,被人們稱為"跳時表",十分罕見。

大師的琢磨,時光的考驗

  托爾比朗(Tourbillon)表系是江詩丹頓的又一杰作。那可透過水晶江詩丹頓藍寶石表面來欣賞的,造型設計精密優雅、獨特的動力儲存顯示器,充分展現了時光運動的深邃奧秘。精典之作托爾比朗完美再現了江詩丹頓的座右銘:完美就是一切。精湛工藝奠定了江詩丹頓的創造與制作原則,正因如此,江詩丹頓的每一件成品都要經過數年錘煉,那每一個刻度都體現出大師的精雕細琢。

富足的象征

  為慶祝英國王妃黛安娜與查爾斯王子的婚禮,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亞邁尼酋長特地向江詩丹頓訂制了一只最為昂貴、小巧的腕表"Lady Kalla"。這只表用30克拉共108顆柱形名貴鉆石精制而成。黛安娜王妃佩戴這只手表更顯風姿綽約,同時也向世界體現了江詩丹頓的富麗華貴。

靈魂人物

  江詩丹頓輝煌的歷史離不開三位靈魂人物,他們是Jean-Marc Vacheron、Fran?ois Constantin和Georges-Auguste Leschot。Jean-Marc Vacheron創立了江詩丹頓,Franois Constantin開拓了江詩丹頓的全球市場,而Georges-Auguste Leschot則改寫了江詩丹頓甚至是整個瑞士鐘表行業的歷史……   今年8月,江詩丹頓分別在北京和上海舉辦了名為"傳承歷史,祈愿未來"的江詩丹頓250周年名表展示會,其間展示了一系列代表江詩丹頓250年歷史成就的超過69款的經典作品,總價值約1億元人民幣。   作為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鐘表制造商,江詩丹頓同時還是一個全面的鐘表制造商,全盤掌控著從機芯研發、表型構思、零件設計到手工完工一系列的制表工藝。自1755年創立至今,江詩丹頓一直從未停止過生產。與其它成功的企業一樣,江詩丹頓也經歷過艱辛的創業期。江詩丹頓十八世紀的歐洲,那是一個動蕩的年代,同時也是一個充滿偉大發明的時代。十八世紀五十年代,啟蒙運動達到頂峰,不少人開始富裕起來,商家們開始開發具有潛力的新巿場。1745年,日內瓦鐘表業發生了劇烈且根本的變革,同業協會將本是封閉的鐘表制造業對公眾開放,甚至給予新移民以入行的機會。那時候,要成為一個能獨當一面的鐘表制造大師,鐘表學徒一般必須花五年時間“拜師學藝”,然后再實習三年,實習期間一般稱為受薪鐘表匠,而在這過程中,鐘表學徒他必須制造并交出自己的作品,如果作品受到同行業的贊許,那他便可以從事鐘表制造事業,然后開班授徒。江詩丹頓的創始人Jean-Marc Vacheron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開始了他的鐘表學徒生涯,那大約是在1745年。   Jean-Marc Vacheron于1731年在日內瓦出生,他是家中的第五個兒子,其父親是新移民,職業為織布技師。從小Jean-Marc的理想就是成為一個出色的鐘表制造師,但由于Jean-Marc是“土生兒”(所謂的生于日內瓦的外國兒童)的身份,所以這樣的機會并不是很多,但他一直沒有放棄這個愿望,終于因為社會的變革而讓他獲得了這樣的機會。   1755年,也就是Jean-Marc Vacheron入行學習了十年后之成,他終于成為了合格的鐘表制造師,并創立了cabinotier workshop,那時人們都稱呼他為“閣樓工匠”。除了傳授超卓的制表工藝外,Jean-Marc Vacheron還培養出很多鐘表行業的新人,把他對追求完美藝術的那份鍥而不舍的精神傳授給他的弟子。   Jean-Marc Vacheron的cabinotier workshop開業的時候,歐洲正經歷著社會上來自更方面的大動蕩,尤其在法國大革命期間(1789-1799年),cabinotier workshop流失了不少有錢的法國貴族客戶,其經營日益困難。1803年,Jean-Marc去世后,他的二兒子Abraham Vacheron(也是一位鐘表制造師)子承父業,開始接管cabinotier workshop,將生意繼續做大。   1800年代初,在Abraham Vacheron與Anne-Elizabeth Girod的獨子——企業家Jaques-Barthelemy Vacheron的帶領下,公司的生意不斷擴張,并開始與寶璣(Breguet)和Lepine等公司合作。1814年左右,Jaques-Barthelemy發現,自己實在無法在公司管理日常業務的同時還要分身到海外推銷產品,他知道公司若想繼續健康發展,那就必須有一個生意伙伴。1819年,一位經商經驗豐富的商人Fran?ois Constantin成為了公司的合伙人,Fran?ois Constantin主要負責銷售工作,當時公司的座右銘——悉力以赴,精益求精,正是Fran?ois Constantin為其創作的口號。   江詩丹頓   Franois Constantin的出現帶領著公司進入一個新的時期。從各方面來看,Fran?ois Constantin是一個充滿自信的人。他把工作當作一種享受,尤其是當他代表著Vacheron & Constantin到世界各地推銷產品及拓展新巿場的時候更是充滿了斗志;此外,Fran?ois Constanti還是一江詩丹頓個精明機敏的商人,他不僅懷著追求完美的信念,而且還極具說服力,尤其精于開發別人開發不到的新巿場,他出眾的運籌帷幄的能力為公司創造了一個出色的銷售網路。Jaques-Barthelemy Vacheron曾這么贊揚過Fran?ois Constantin:“我們都心折于你的才華,確信當你充份發揮你那高談雄辯的才能,將沒有任何東西能阻礙你達到目的。”   1839年,才華橫溢的Georges-Auguste Leschot加入江詩丹頓擔任技術總監,從此改寫了江詩丹頓以及整個鐘表界的歷史。Leschot不僅是一位機械天才,而且擁有非凡的遠見和豐富的想象力。他設計出首部可以重復大量生產多種鐘表零件的儀器——pantograph,為整個瑞士制表業帶來突破性的改革。在Leschot加入的短短兩年內,他便為江詩丹頓發明及制造了多種能自動生產鐘表配件的機器,其配件成品的精確程度是別的生產商從沒有做到過的,這些機器的發明為Leschot嬴得由The Societédes Arts頒發的工業重要發明大獎,也讓江詩丹頓成為了第一間擁有機械生產配件技術的鐘表制造商,讓它在同行業其它競爭對手中占有絕對的優勢;另外,由于其機器生產的配件準確性高,更新替換極為方便,所以其鐘表產品價格相當合理,所以銷量很快便超越了其它競爭對手。隨說如此,Leschot和Vacheron扔堅持著每個工序都必須以人手潤飾及完成,對江詩丹頓來說,“用心于微”的古早一直延續至今。   1854年和1863年,Franois Constantin和Jaques-Barthelemy分別相繼去世以后,江詩丹頓的幾代繼承人都在延續著公司的古早,并生產出了不少出色的多功能懷表和瑰麗優雅的腕表。在這過程中,江詩丹頓與巴黎的Verger的伙伴關系正式展開,兩家公司合作生產出多款驚世作品,其中不少是專門為世界多家華麗的珠寶場館設計制造。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江詩丹頓也面臨了不少業務上的困難。期間,Georges Ketterer成為公司的大股東,而在Georges Ketterer的帶領下,公司的生意日益興旺,很多廣為人知的作品就是在這段時期生產的。]1987年,Georges Ketterer去世,江詩丹頓并再次易手。其后,Claude-Daniel Proellochs負責管理公司的業務。1996年,江詩丹頓被Richemont Group(當時名為Vend?me Group)收購后,Claude-Daniel Proellochs繼續留任擔任行政總裁一職至今,并繼續著江詩丹頓的傳奇。   在整個二十世紀,江詩丹頓推出了多款令人難忘的鐘表。江詩丹頓的七大鐘表系列——Patrimony、Malte、Royal Eagle、Overseas、1972、Egérie以至Kalla系列,各自都具有獨特的個性。無論是簡約典雅的款式還是精雕細琢的復雜鐘表,從日常佩戴的款式到名貴的鉆石腕表,每一款江詩丹頓的產品都代表了瑞士高級鐘表登峰造極的制表工藝。   截止2010年底,江詩丹頓在全球范圍內雇用了近共350名員工,其中包括駐守瑞士的250人。公司現擁有兩間鐘表制造廠——位于日內瓦Plan-les-Ouates的總部大樓和設于Vallée de Joux的另一間廠房。   早于十九世紀起,江詩丹頓已經來到中國開拓市場。從2000年開始,江詩丹頓再次來到中國,并相繼在北京、上海、大連等多個大中型城市開設專賣店和零售網點。今年,時值江詩丹頓250周年慶,為慶祝此事,江詩丹頓在瑞士日內瓦舉行了名為《江詩丹頓250周年紀念拍賣會》的主題拍賣會,隨后并在中國的北京和上海分別舉行了250周年慶典,繼續書寫江詩丹頓的鐘表傳奇……   江詩丹頓大事記1755年——鐘表設計師Jean-Marc Vacheron于日內瓦Saint-Gervais開設首間鐘表工作室,并創制了江詩丹頓首枚鐘表,一經推出旋即成為鐘表制造商爭相仿效的目標,而江詩丹頓更因此在鐘表史上留下不朽的名字。   1819年——拿破崙戰爭結束后,Fran?ois Constantin正式加盟公司。幾十年來他不斷穿梭歐洲各地,致力開拓其它市場,將江詩丹頓優質卓越的鐘表帶到世界每個角落。   江詩丹頓   1839年——機械天才Georges-Auguste Leschot加盟江詩丹頓,他發明的首部鐘表零件制造機為鐘表零件制造業帶來嶄新突破。   1875年——由于Tour de I’lle舊建筑物的限制,江詩丹頓將Maison遷往附近的Rue des Moulins,即公司總部、博物館及專門店的所在地。   1880年——江詩丹頓正式選用“馬爾他十字”徽號為公司標志。“馬爾他十字”是機芯內其中一件十字形狀零件,可以防止避震彈弓由不規則轉動引起的走位,保持其準確轉動。   1889年——江詩丹頓于巴黎世博會展出首枚女裝腕表。   1906年——江詩丹頓在日內瓦市中心的Rue des Moulins開設專賣店。江詩丹頓1911-1912年——江詩丹頓推出首枚酒桶型腕表。   1955年——為慶祝品牌成立二百周年,推出全球最纖薄、厚度僅1.64毫米的機械機芯。   1979年——舉世矚目的杰作Kallista正式面世。它由一整塊金磗雕琢鏤通而成,并鑲嵌了130卡拉完美鉆石的。這枚制作時間超過8700小時的瑰麗鉆表,散發著一種懾人的魅力,活現了鐘表工匠的精湛技術。   1992年——推出江詩丹頓1755(三問表)和1760(陀飛輪)機芯。   1994年——江詩丹頓的私人博物館開幕,將十八世紀“閣樓工匠”工作室的面貌重現眼前。   1996年——推出充滿時代動感的Overseas運動型腕表系列。   1998年——收購位于Vallée de Joux的長期合作伙伴Haut de Gamme機芯生產廠房,雙方關系更加密切。   2000年——推出富有當代氣息的Malte系列,其中的陀飛輪款式成為此系列的標記。   2004年——全新的總部大樓落成;推出Patrimony探險家系列,展示瑰麗奪目的搪瓷工藝,令人嘆為觀止。   2005年——江詩丹頓慶祝250周年志慶。   在江詩丹頓的歷史上最具有重大意義的三個領袖人物,他們分別是Jean-Marc Vacheron、Fran?ois Constantin和Georges-Auguste Leschot。   江詩丹頓最早的旗艦店江詩丹頓全球旗艦店Maison江詩丹頓位于日內瓦Plan-les-Ouates的全新總部大樓   江詩丹頓的Tour de l’Ile是世界上第一只具備十六項精密復雜功能于一身的雙面表盤腕表江詩丹頓的Saint-Gervais腕表是世界上第一只采用四個發條盒,同時兼備陀飛輪調節器和萬年歷的腕表。   Métiers d’Art腕表系列展現江詩丹頓不斷努力鉆研的裝飾藝術閣樓工匠L’Esprit des Cabinotiers時鐘以神奇、超凡與詩意的手法展現江詩丹頓二百五十年來的藝術造詣   Jubilé1755腕表為紀念江詩丹頓二百五十周年志慶而特別推出

與中國的合作

概述

  1755年,也就是中國的清乾隆二十年,年輕的哲學家讓·馬克·瓦什隆(Jean Marc Vacheron)先生出于對哲學命題的研究而投身鐘表業,變成當時不少“閣樓工匠(cabinotiers)”中的一員,他的工作室位于瑞士日內瓦,這裡后來就是江詩丹頓品牌永久的家。1819年,經驗豐富且精力充沛的商人費朗索瓦·康斯坦丁(Francois Constantin)加入已經是老瓦什隆之孫掌管的公   江詩丹頓司,康斯坦丁以獨到的眼光遊走于歐洲各地開拓市場,把品牌精神發揚光大,他所做出的貢獻讓他的名字最終成為品牌的一部分。歷經250年的時光淘洗,以著重人文精神及歷史傳承而名聞遐邇的Vacheron Constantin,如今儼然為“時間”的同義詞,更是愛表人士眼中無可取代的腕上藝術品。   歷史悠久的江詩丹頓,有著多年的制表經驗,有不少的偉世經典。但,“最小批量,最優質量,最高賣價”一直是江詩丹頓的經營策略。如今,江詩丹頓在日內瓦的工廠年產量僅為6000只表。自1840年起,每只手表的生產圖紙、記錄、銷售日期及機芯表殼編號等資料,都完整無缺地保留在公司的檔案柜中。他們將超群的技術,嚴格的測試,精湛的工藝與完美的造型結合在一起,創造出一個又一個高貴典雅、令人贊嘆不已、極富收藏價值的稀奇經典之作。在漫長的制表歲月中,經久不衰地成為名貴典雅的象征。

大師的琢磨

  “馬爾他十字”為江詩丹頓之標記,原是手工制表時代用來調整發條松緊的精密齒輪。唯用其象征優越技藝與手工制表古早。江詩丹頓的經典之作——卡裡斯泰(Kallista)是世界上最昂貴的手表。此表制作于1886年,原為沙烏地阿拉伯的哈裡德國王(Kingalid)所訂購,但在制造期間哈裡德國王撒手人寰。此表制成后,1986年被一位不知名的買家用美金350萬元買去。1987年12月3日,Kallista再度易手,被PALMBEACH珠寶行主人皮埃爾·哈裡米(Piene Halini)代客買去。哈裡米聲稱,他是以美金500萬元成交的。于是,卡裡斯泰表每日升值4000美元的佳話不脛而走。不久,皮埃爾·哈裡米把這只世界上最昂貴的手表帶入美國,交與一個不愿透露姓名的買家。   卡裡斯泰(Kallista),表身表帶鑲滿鉆石,共用118顆經過嚴格挑選的上品藍白方鉆,重130克拉(表面是每顆重1克拉的鉆石;表面外圍2-4克拉的鉆石共14顆,表帶部分采用每顆2克拉的鉆石)。江詩丹頓廠為制造此表,招集了最優秀的技師,經歷20個月6000小時工作才制成。“Kallista”在希臘文中是完美無瑕的意思,而其成品也的確完美之至。   江詩丹頓以工藝聞名全球,擅長復雜機械表的制造。以Les Complications系列的新表Saltarello為例,表底的透明水晶,方便佩戴者欣賞到機械運作的動感美,由于制作要求高,所以此款名表限量發行。Jumpinghour的設計更是精湛,它以12時的視窗展示時間,半圓環顯示分鐘,被人們稱為“跳時表”,十分罕見。   托爾比朗(Tour billon)表系是江詩丹頓的又一杰作。那可透過水晶藍寶石表面來欣賞的,造型設計精密優雅、獨特的動力儲存顯示器,充分展現了時光運動的深邃奧秘。經典之作托爾比朗完美再現了江詩丹頓的座右銘:完美就是一切。精湛工藝奠定了江詩丹頓的創造與制作原則,正因如此,江詩丹頓的每一件成品都要經過數年錘煉,那每一個刻度都體現出大師的精雕細琢。   當年為慶祝英國王妃黛安娜與查爾斯王子的婚禮,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亞邁尼酋長特地向江詩丹頓訂制了一只最為昂貴、小巧的腕表“Lady Kalla”。這只表用30克拉共108顆柱形名貴鉆石精制而成。黛安娜王妃佩戴這只手表更顯風姿綽約,同時也向世界體現了江詩丹頓的富麗華貴。

江詩丹頓與中國

  在上個世紀初的上海,小漁村演變成冒險家的樂園,Vacheron Constantin品牌鐘表也是在這裡首次進入中國市場。至于“江詩丹頓”這四個字的來歷,據說是用上海地方方言對于品牌后半部分“康斯坦丁”的音譯,雖然音譯的不完整也不很理想,但過去近百年了,早已是約定俗成,不好再去改變。   江詩丹頓是現存歷史最為悠久的鐘表公司之一,250年的工藝積淀賦予每一款產品豐富的內涵,旗下大部分機械腕表的機芯都擁有日內瓦印記。江詩丹頓注重品牌中所有類型的產品,高復雜機械表(如萬年歷、陀飛輪和三問表)、高珠寶表、琺瑯面表、鏤空表和高級運動表等,現有款型幾乎皆為傳世佳作,欲出新品更是值得期待。很多時候江詩丹頓與百達翡麗兩個同樣來自日內瓦的品牌真可謂旗鼓相當不分高下,均代表著腕表的至高境界。而當百達翡麗至今沒有正式進入內地市場之前,江詩丹頓無可爭議地成為在北京乃至中國大陸地區能夠親眼見到的最為尊貴的時計產品。

手表參數

  非凡價值   江詩丹頓是非凡創造的代名詞。每款鐘表均以通過獨特模式體現出品牌精髓及對精細加工的嚴格要求。在這千載難逢的時刻,品牌創造出多個圍繞250周年慶祝主題的鐘表系列,展現巧奪天工的技術與美學特色。   世界上功能最復雜的腕表      Tourdel Ile是前所未有最復雜的腕表。它獨到地結合了鐘表卓越復江詩丹頓雜性與天文功能,合共十六種不同特徵:三問報時、日落時間顯示、萬年歷功能、秒針時間區、陀飛輪設計、時差顯示及夜空圖等等。這只834個零件構成的非凡的機芯,耗用了江詩丹頓設計師、工程師和鐘表師超過10000小時的研發時間精心制成。腕表名稱來源于品牌曾選用的一個廠址,位置就在小島碼頭(Quaidel?Ile)靠近如今江詩丹頓旗艦店。此系列限量發售7只。   Tourdel Ile款式特徵:   正面:拋光表殼,表圈及表殼底蓋均綴以精細的壓花紋、人手刻上“250周年”圖案、雙時區顯示、報時機械裝置轉矩、動力儲備顯示(58小時)、月相盈虧及周期顯示、日內瓦印記、18K銀色金表盤、“陀飛輪”設于6時位置、帶秒針、表圈兩側配備兩個制動器形狀設計、最佳化上弦機械裝置。   背面:日期、星期、月份及閏年顯示、日出、日落時間顯示、北半球天象圖。   展現自信完美———江詩丹頓malte系列   為迎接第三個千禧年所推出的首個腕表系列。寬闊圓潤的表殼,搭配“扇形”表耳、“劍形”指針和刻有“馬爾他十字”徽號的表冠,構成風格強烈、獨特出眾、展現自信完美的精確腕表。   malte系列飛返指針萬年歷腕表 產品編號:47031 粉紅金和鉑金表殼   Calibre1126 QPR自動上弦機芯時、分   萬年歷具日期飛返指針   星期、月份和閏年迴圈顯示   振動頻率:每小時28800次   紅寶石軸承:36枚   動力儲存:38小時   直徑:38.5毫米   可揭式表底蓋   防水深度:30米   malte系列鏤通陀飛輪腕表 產品編號:30067 粉紅金表殼   Calibre1790 SQ手動上弦機芯   時、分、6點鐘位置小秒針   日期和動力儲存顯示   振動頻率:每小時18000次   紅寶石軸承:27枚   動力儲存顯示:45小時   直徑:36毫米   防水深度:30米

全新產品

Toledo 1952

  18K玫瑰金材質/自動上煉機芯/時、分、小秒、日期、星期、月份顯示/月相盈虧顯示/36石/震頻每小時28,800次/動力儲存40小時/藍寶石水晶鏡面/鱷魚皮表帶/防水30公尺/ 重現經典款式的絕代風華   Toledo 1952復刻年歷表搭載Cal.1125自動上煉機芯,在面盤上承襲過去舊有的款式設計與古早,推出以18K玫瑰金打造的全新款式。中央時分顯示面盤上飾以精致的條狀花紋,大而顯眼的指針式日期顯示圈環繞在側,小秒針在生動的月相盈虧顯示盤上轉動著,這就是深受表迷喜愛的Toledo 1952復刻版,江詩丹頓(VACHERON CONSTANTIN)特別于新年之始推出,便是要藉由Toledo 1952的精湛工藝,重現它的絕代風華。

2010"蒔繪"腕表系列

  這個系列象征了人類的冒險精神,是探索未知的“遠方”的過程。而這層象征意義也預示著江詩丹頓與象彥合作的創新性,預示著腕表制作與古早裝飾工藝相交融的無限可能性。   忠于 Métiers d’Art 藝術大師系列的精神,“symbolique des laques 蒔繪”腕表系列將于3年內分別推出不同主題的腕表,每一年均推出一套3枚的全新腕表,限量20套。   每一套腕表均有著不同的主題,其中包括有擷取自龐大而意義深遠的遠東古早藝術寶庫。每一款設計構思來自動物、植物或礦物;它們本身蘊含某種意義,亦或與其它相融:神物或歷史英雄人物配以動物、動物與植物的結合、植物與虛構或抽象特質的結合等等。這些設計源于文學著作、詩詞或傳說等各種素材。   在腕表制作方面,江詩丹頓精選了 1003 型號,14K 白金鏤空超薄機械機芯。為了突出腕表的和諧感及精巧的蒔繪工藝,江詩丹頓甚至采用鍍釕處理,使金的自然光澤變得更為柔和,營造出高貴優雅的效果。藍寶水晶玻璃則讓人可以欣賞精美絕倫的裝飾圖案,尤其能一目了然地欣賞到品牌在日內瓦廠房完成的斜面切割工藝。   與此同時,圓形表殼的簡潔線條流露出含蓄和純凈的感覺,與“Métiers d’Art La symbolique des laques 蒔繪”腕表系列當中的禪意相呼應。

微縮面具腕表

  以日本宗教佛像面具為表盤的腕表散發出如皓月般溫柔與詳和的光輝。面具仿佛代表著阿彌陀如來,含有“無量光”或是“無量壽”之意。據說,這尊佛是五大智慧佛陀之一,專責接引壽緣盡后的信眾前往另一個世界。這款面具集獸形與擬人化的特征,來自Sepik 河口地區,外形多樣化,卻都有一個既像鷹嘴又像動物吸管般的長鉤鼻。為了逼真再現面具的陽剛氣息,江詩丹頓的制作團隊專門采用了赤金為木質面具上漆   因為原形面具是以陶土為主要材質,所以江詩丹頓的制表團隊將表面上的陶器質感完美重現,決定采用不同粗幼度的馬特浮石粉末做原料。當將其混和及抹上后,果然重現出陶器的原始質感,并且效果更覺自然真實。

Patrimony Contemporaine

  18K白金材質/自動上煉機芯/時、分、秒顯示/27石/日內瓦印記/表徑40 mm/震頻每小時28,800次/藍寶石水晶鏡面/防水30公尺/鱷魚皮表帶/   重現1950年代的經典設計   繼2004年推出手上煉款式后,江詩丹頓(VACHERON CONSTANTIN)更推出搭載3.6mm超薄機芯的Patrimony Contemporaine的自動表款,以其經典造型傳達出高江詩丹頓級腕表之美,藉由純粹的線條與大尺寸的設計,將跨越時代限制的力與美一一呈現。Patrimony Contemporaine所搭載的Cal.2450自動上煉機芯,具有日內瓦印記,在機芯的作工精致度上作了最佳的保證,而在焊接表耳、手工拋光和手工霧面面盤處理等細節上亦不馬虎,盡顯江詩丹頓(VACHERON CONSTANTIN)在制表上的用心與堅持,驕傲地向世界宣布現代古典主義的長處和精簡。   Malte女裝腕表憑借其圓潤的表殼、獨一無二的扇形表耳、亮麗的表盤設計和多切面的指針,于2002年面世之初便立即獲得一致好評。   每款Malte女裝腕表均具備一個甚至多個精密機械功能。專為女性而設的“精密”機械腕表一向甚為罕見。此款腕表便具備了月相盈虧和動力儲備顯示器,而所采用的1400機芯更獲得日內瓦印記,令它更具吸引力。   然而Vacheron Constantin江詩丹頓的設計師并不滿足于此,因此特別為它加添了一顆顆閃爍璀璨的寶石,使其更加出色、迷人。以白金或黃金制成的表殼綴以鑲滿美鉆的表圈、鉆石小時刻度、動力儲備和鑲有14顆圓形美鉆的金色月相盈虧顯示器,使白色或淡紫色天然珍珠貝母表盤表更加珍貴悅目。   Vacheron Constantin江詩丹頓推出兩款具備精密機械功能的全新Malte月相盈虧女裝白金腕表。其表圈、表框和表耳共鑲上184顆美鉆,約重1.70克拉,而以18K金制成的標準表扣也鑲有13顆鉆石,配以鱷魚皮表帶,令人為之目眩。   此款Malte腕表的內藏一枚以人手雕飾而成的優質機芯。機芯兩面和主機板的邊緣均飾以細致的餅圖紋,每一條邊和槽也都經過悉心的打磨。此外,所有橫橋和棒子也鑄上“Côtes de Genève”裝飾圖案。   不僅是機芯零件的可見部分,即使是看不到的部分,追求完美的Vacheron Constantin江詩丹頓制表大師也悉心地加以修飾!所有齒輪、小齒輪也以木制的工具打磨拋光,而所有鋼制零件也經過圓形打磨和飾以圖紋。細致扁平的螺絲帽,無論是圓形或彎曲的表面也經過打磨,因此, 每枚腕表也是一件珍貴的藝術品。   透過透明表底,可以看到Vacheron Constantin江詩丹頓制表大師、金匠和珠寶匠為展現兩個半世紀以來的制表古早時所花費的心血。

江詩丹頓 Overseas(縱橫四海)系列產品

  Overseas Chronograph Perpetual Calendar “Boutiques Exclusive” 縱橫四海萬年歷計時腕表,限量發行80枚,僅在Vacheron Constantin(江詩丹頓)遍布世界各地的27家專賣店獨家銷售。 Vacheron Constantin(江詩丹頓)新款Overseas Small Model Date Self-winding 提供兩種選擇:一款為18開玫瑰金表帶,另一款則為駝色真皮表帶并附贈一灰色硫碳橡膠表帶。為紐約首家精品店制作三款特別版腕表   為慶祝精品店開幕推出的三款特制表款有:Historiques American 1921 腕表紐約精品店、海外計時永久日歷腕表紐約精品店特別發售、以及傳承系列 calibre 2755 機芯腕表紐約精品店特別發售。海外計時系列的表盤上承載了美國國旗的顏色,歷史系列腕表喚起了對興旺的 20 年代的回憶,獨一無二的 Grand Complication 腕表具有特別雕刻的表殼,這三款獨特的腕表都很好的詮釋了江詩丹頓的歷史裡程碑并以各自不同的模式表現了該品牌豐富而古老的古早。這些為慶祝紐約精品店開幕而推出的獨特限量版表款向品牌的前衛精神致以活力四射的敬意,而品牌在 255 多年的時間裡,一直致力于用其專業性創造出完美的品質、無與倫比的優雅性和高超的技藝。   Historiques American 1921 腕表   為了慶祝其第一家美國精品店的開幕,江詩丹頓重新詮釋了其品牌的其中一款優雅腕表:“Historiques American 1921”。帶著對其品牌古早的敬意和追求卓越的理念,這款僅在紐約發售的限量版腕表(僅發售 64 只)很好地反映了位于麥迪遜大街與 64 大街交匯角的聲名顯著的新地址。這款“上等”終極腕表的新改良版將在紐約精品店的開幕盛會中推出。這款腕表具有一個直徑為 40 mm 的表殼,其獨特之處在于采用偏移設計的表盤以及位于 1 點鐘位置的表冠。這款腕表僅發行 64 只,其表殼由 18K 黃金制成,表盤上印有米黃色的阿拉伯數位和小秒針子表盤,子表盤巧妙地布置在 3 點鐘位置的數位之上。經磨砂處理的表盤上有一個印有黑色“軌道”的標度圈。底蓋上用手工雕刻了這款腕表的獨特編號和印記:“Madison and 64th”(麥迪遜大道與 64 大街)。腕表由手動上鏈的機械機芯 Calibre 4400 提供動力,此機芯的研發和制作均在江詩丹頓內部完成,更鑄有尊貴的日內瓦印記且具有時針、分針和小秒針。機芯的震動頻率為每小時 28,800 次,動力儲存約為 65 小時。該款腕表防水深度為 30 米,采用手工縫制的深咖啡色方紋鱷魚皮表帶,并配以 18K 黃金半馬爾他十字表扣。   海外計時永久日歷腕表   海外計時永久日歷紐約精品店特別發售腕表的表殼既運動又優雅,集兩大復雜功能于一身。將計時功能和永久日歷顯示功能結合于一身(兩者都是精湛機械制表工藝熱愛者高度追求的對象),這在海外系列的鐘表中還是首創,而其不銹鋼的外殼中采用了非凡的 Calibre 1136 機芯。這款海外計時永久日歷紐約精品店特別發售腕表既復雜又罕見,僅限量發行 20 只,專為紐約精品店準備.腕表中心采用 Calibre 1136 QP 機芯且帶有 228 個部件:一個平衡擺動頻率為 21,600 次每小時的機械自上鏈機芯,動力儲存約為 40 個小時。除了給 6 點鐘位置的時針、分針和小秒針提供動力之外,Calibre 1136 QP 還給計時功能與永久日歷功能提供動力,從而以 48 個月份周期顯示星期、日期和月份,且帶有閏年和月相顯示功能.為了完全與美國文化保持一致,這款腕表很自豪地在其表盤和表帶上采用了美國國旗顏色 ——紅、白、藍。其表殼尺寸為 42 mm,防水 150 米。這款腕表的特征為受馬爾他十字啟發而采用不銹鋼制成的表圈,與所有其它表殼元件類似。表殼中配有一個軟鐵籠,用于保護機械機芯免受磁場干擾。螺旋式表底蓋上刻有 “Madison and 64th”(精品店地址)的印記和 20 只限量版腕表各自的編號。每一只腕表均配有兩根表帶:一根為藍色的鱷魚皮表帶,帶有紅線,另一根為栗色小牛皮表帶。   傳承系列Calibre 2755   傳承系列 Calibre 2755 配有陀飛輪、永久日歷顯示和三問功能,向高超的制表制作古早致以敬意。這款腕表專為紐約精品店的開幕限量發行,僅有一只,它是對制造商在 255 多年間獲得的專門技藝的獻禮。此系統具有兩個平衡器,用于充當調節器旋轉軸上的制動器,從而均衡化發條盒釋放的能量。為了實現這點,該系統施用反向離心力和離心力。一旦調節器發生旋轉,離心力就會以平衡器的一端為中心向外旋轉,以使另一個平衡器充當中心軸上愈加強大的制動器的作用,由此以更緩慢、更穩定的速率進行旋轉和敲擊。這個獨創的、獲得專利的裝置絕對地安靜無聲,出于對藍寶石水晶底蓋中旋轉調節器的贊賞,鐘表迷們的好奇心可得到滿足。除了三問功能之外,這款傳承系列 calibre 2755 機芯紐約精品店特別發售腕表還具有一個陀飛輪,該陀飛輪被用于抵消引力產生的影響,從而提高機芯的精密性,同時還可通過展示該款腕表的跳動增添美感。同時,永久日歷顯示功能(對時間的機械記憶)可在不需要任何認為干預的情況下顯示公歷日期,400 年一次的日期變更情況除外。這款獨特的腕表除了具有完美而精確的技術品質,還通過明白無誤的當代語言表達了其美感:一個細長型表圈、以藍寶石水晶為架構的螺旋式表底蓋周圍有一個有花紋的圖案、梯形小時標記、“多芬納”指針和一個乳白暗灰色表盤。表殼上的手工雕刻雕帶圖案對應了紐約麥迪遜大道與 64 大街交匯處建筑的面板。底蓋上刻有 “No1/1” 和 “Madison and 64th” 字樣,表示這款腕表是專為紐約精品店制作的傳承系列 calibre 2755 機芯腕表。其約44 mm 的表殼。   馬爾他(Malte)陀飛輪鏤空珠寶腕表   江詩丹頓Malte陀飛輪鏤空高級珠寶手表。鉑金表殼,表圈鑲嵌30顆長方形切割鉆石,表身鑲嵌251顆圓形切割鉆石(共重5.66克拉),表扣鑲嵌21顆圓形切割鉆石(共重0.22克拉),1790SQ型手動上弦機芯,陀飛輪裝置,有動力儲存和日期指示功能,鏤空的18K金表盤,銀色劍形18K金指針。馬爾他系列是江詩丹頓最具代表性的系列之一,它的表耳設計受到許多表友的喜愛。江詩丹頓在1880 年取得馬爾他十字商標的使用權,后來便逐漸成為江詩丹頓的標記。這個十字形狀的標記,最初是指手工制表時代用來調整發條松緊的精密齒輪,后來演化成今天這種形象。拍賣中的這款馬爾他系列兩地時規范指針手表是江詩丹頓十年前的設計,象牙白表盤搭配38.5 毫米玫瑰金表殼,古雅而舒展。對于男人而言,復雜機械具有天生神秘吸引力。陀飛輪,這項代表了機械表制造中最高水準的工藝,已經將腕表藝術美發揮到登峰造極的地步,成為終極智慧的象征!

江詩丹頓亞太區董事買表建議

  作為江詩丹頓新任亞太區董事總經理,Julien Tornare對中國這個炙手可熱的市場有太多的期待,而他本身的作為也同樣叫人期待,他曾經領導該品牌美國市場6年,成績有目共睹,而如今的中國市場無疑是更寬廣的舞臺。 今年的巴塞爾表展上,許多品牌推出了簡約、超薄表,這成為今年鐘表的最大趨勢。而究其原因,不容忽視的一個原因是中國消費者更偏愛這一類型的外表,所以,超薄的趨勢很大程度上是為了迎合中國人的胃口,撬開中國人的錢包,這些表更被戲稱為“中國表”。但這些超薄表看起來簡約,但其實并不簡單,正如Julien Tornare所說的:“這不容易做到,它的制作工藝非常難,你需要把那多功能和零件裝到那么薄的表殼裡。” 我們想說的是,在這一趨勢之下,江詩丹頓會不會為了順應中國市場,生產更多的簡單腕表?因為這個品牌向來就是以復雜腕表著稱。   Julien Tornare的回答是:不會。“我們生產手表不僅是要取悅中國市場,而是有自己的品牌哲學,我們根據客戶的需會對產品做一些定位,但是最核心的品牌不會改變,那就是在技術上、設計上、工藝運用方面以江詩丹頓古早為主,一直延續下來。”他補充道,“每個品牌都是自己的DNA,最重要的是如何去保持它,而不是隨市場的需求去任意修改。比如有些手表品牌是以運動款著稱的,有一天它忽然做了一些超薄細小的   表,可能市場會一下子沒有辦法接受它。”

世界名表

百達翡麗;寶璣;愛彼;江詩丹頓;積家;朗格;雅典;寶珀;芝柏;勞力士;帝舵;天梭;卡地亞;浪琴;精工;歐米茄;豪雅;西鐵城;萬國;名士;斯沃琪;伯爵;艾美;西馬;真利時;雷達;漢米爾頓;沛納海;豪利時;美度;百年靈;萬寶龍;梅花;諾貝爾手表;蕭邦;卡西歐;摩凡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