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調歌頭


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 水調歌頭,詞牌名,又名“元會曲”、“凱歌”、“臺城遊”等。上下闋,九十五字,平韻(宋代也有押仄韻的)。相傳隋煬帝開汴河時曾制《水調歌》,唐人演為大曲。大曲有散序、中序、入破三部分,“歌頭”當為中序的第一章。雙調九十四字至九十七字,前后片各四平韻。宋人于前后片中的各兩個六字句,多夾葉仄韻。也有平仄互葉幾乎句句押韻的,共八體。

詞牌簡介

  唐朝大曲有“水調歌”,據《隋唐嘉話》,為隋煬帝鑿汴河時所作水調歌頭。宋樂入“中呂調”,見《碧雞漫志》卷四。凡大曲有“歌頭”,此殆裁截其首段為之。   例詞:蘇舜欽《水調歌頭·瀟灑太湖岸》   中仄仄平仄,中仄仄平平(韻)。   瀟灑太湖岸,淡佇洞庭山。   中平中仄平中,中仄仄平平(韻)。   魚龍隱處,煙霧深鎖渺彌間。   中仄平平中仄,中仄平平中仄,中仄仄平平(韻)。   方念陶朱張翰,忽有扁舟急槳,撇浪載鱸還。   中仄仄平仄,中仄仄平平(韻)。   落日暴風雨,歸路繞汀灣。   中中中,中中仄,仄平平(韻)。   丈夫志,當景盛,恥疏閑。   中平中仄,平中平仄仄平平(韻)。   壯年何事憔悴?華發改朱顏。   中仄平平中仄,中仄平平中仄,中仄仄平平(韻)。   擬借寒潭垂釣,又恐相猜鷗鳥,不肯傍青綸。   中仄中平仄,中仄仄平平(韻)。   刺棹穿蘆荻,無語看波瀾。   【注】前片第三、四句,后片第四、五句,可作上六下五,也可作上四下七。平仄可出入處頗多,須善掌握調配。

詞牌釋義

  隋唐嘉話:“煬帝鑿汴河,自制﹝水調歌﹞。”   脞說:“﹝水調﹞、﹝河傳﹞,煬帝將幸江都時所制。”   明皇雜錄:“祿山犯闕,議欲遷幸,帝置酒樓上,命作樂,有進﹝水調歌﹞者,上問誰為此曲,曰李嶠,上曰,真才子也。”   南唐近事:“元宗嘗命樂工楊花飛奏﹝水調詞﹞進酒,花飛惟唱‘南朝天子好風流’一句。”白樂天聽﹝水調﹞詞云:“五言一遍最殷勤,調少情多但有因。”   碧雞漫志:“﹝水調歌﹞,【理道要訣】所載唐樂曲,南呂宮,時號﹝水調﹞;世以今﹝水調歌﹞為煬帝自制,今曲乃宮中呂調。”綜觀以上諸說,本調創始隋唐間,為五言曲調。嬗至五代,乃有七字句。入宋,始演變新腔,而成今調。當時最為通行,詞人填者極多。吳夢窗名曰﹝江南好﹞,姜白石名曰﹝花犯念奴﹞,后遂句為本調異名。至所謂“歌頭”者,乃首章之一解也。(見【海錄碎事】)   作法:本調九十四字,重在拗句。首句五字,下三字為仄平仄,定格也。次句五字,為通常之五言句。此兩句各惟第一字平仄不拘,余無可勉強。第三句十一字,句法上六下五,或上四下七均可;此詞則作上六下五,第一三七字俱平仄不拘

典范詞作

  1.北宋·蘇軾《水調歌頭·安石在東海》   安石在東海,從事鬢驚秋。中年親友難別,絲竹緩離愁。一旦功成名遂,準擬東還海道,扶病入西州。雅志困軒冕,遺恨寄滄洲。   歲云暮,須早計,要褐裘。故鄉歸去千裡,佳處輒遲留。我醉歌時君和,醉倒須君扶我,惟酒可忘憂。一任劉玄德,相對臥高樓。   2.北宋·蘇軾《水調歌頭·落日繡簾卷》 落日繡簾卷,亭下水連空。   知君為我新作,窗戶濕青紅。   長記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煙雨,杳杳沒孤鴻。   認得醉翁語,山色有無中。   一千頃,都鏡凈,倒碧峰。   忽然浪起,掀舞一葉白頭翁。   堪笑蘭臺公子,未解莊生天籟,剛道有雌雄。   一點浩然氣,千裡快哉風。   3.南宋·辛棄疾《水調歌頭·白日射金闕》   白日射金闕,虎豹九關開。見君諫疏頻上,談笑挽天回。千古忠肝義膽,萬裡蠻煙瘴雨,往事莫驚猜。政恐不免耳,訊息日邊來。   笑吾廬,門掩草,徑封苔。未應兩手無用,要把蟹螯杯。說劍論詩余事,醉舞狂歌欲倒,老子頗堪哀。白發寧有種,一一醒時栽。   4.南宋·辛棄疾《水調歌頭·落日塞塵起》   舟次揚州,和楊濟翁、周顯先韻   落日塞塵起,胡騎獵清秋。漢家組練十萬,列艦聳高樓。誰道投鞭飛渡,憶昔鳴鶻血污,風雨佛貍愁。季子正年少,匹馬黑貂裘。   今老矣,搔白首,過揚州。倦遊欲去江上,手種橘千頭。二客東南名勝,萬卷詩書事業,嘗試與君謀。莫射南山虎,直覓富民侯。   5.南宋·辛棄疾《水調歌頭·長恨復長恨》   長恨復長恨,裁作短歌行。何人為我楚舞,聽我楚狂聲?余既滋蘭九畹,又樹蕙之百畝,秋菊更餐英。門外滄浪水,可以濯吾纓。   一杯酒,問何似,身后名?人間萬事,毫發常重泰山輕。悲莫悲生離別,樂莫樂新相識,兒女古今情。富貴非吾事,歸與白鷗盟。   6.南宋·汪宗臣《水調歌頭·候應黃鍾動》   候應黃鍾動,吹出百葭灰。五云重壓頭上,潛蟄地中雷。莫道希聲妙寂,嶰竹雄鳴合鳳,九寸律初裁。欲識天心處,請問學顏回。   冷中溫,窮時達,信然哉。彩云山外如畫,送上筆尖來。一氣先通關竅,萬物旋生頭角,誰合又誰開。官路春光早,簫落數枝梅。   7.南宋·陳亮《水調歌頭·不見南師久》   不見南師久,謾說北群空。當場只手,畢竟還我萬夫雄。自笑堂堂漢使,得似洋洋河水,依舊只流東。且復穹廬拜,會向藁街逢。   堯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應有,一個半個恥臣戎!萬裡腥膻如許,千古英靈安在?磅礴幾時通?胡運何須問,赫日自當中。   8.王少梁《水調歌頭.誓言天問》   何日能相見,醉指怒問天。烈酒千杯入肚,反增愁無數。任其風吹雨沐,酒醉不知何處,孤獨尋歸處。天水濕衣褲,相思忘回路。   憶約定,長相守,共白頭。攜手觀日東出,相擁賞日暮。執手到老,直到各自生命無路,一同入棺木。誓言難實現,痛斷心肝腸。   9.宋·林正大《水調歌頭·欲狀巴陵勝》   欲狀巴陵勝,千古岳之陽。洞庭在目,遠銜山色俯長江。浩浩橫無涯際,爽氣北通巫峽,南去極瀟湘。騷人與遷客,覽物尤長。   錦鱗遊,汀蘭香,水鷗翔。波瀾萬頃碧色,上下一天光。皓月浮金萬裡,把酒登樓對景,喜極自洋洋。憂樂有誰知?寵辱兩皆忘。   10.毛澤東《水調歌頭·遊泳》   才飲長沙水,又食武昌魚。萬裡長江橫渡,極目楚天舒。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今日得寬馀。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風檣動,龜蛇靜,起宏圖。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斷巫山云雨,高峽出平湖。神女應無恙,當驚世界殊。   11.毛澤東《水調歌頭·重上井岡山》   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岡山。千裡來尋故地,舊貌變新顏。到處鶯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高路入云端。過了黃洋界,險處不須看。   風雷動,旌旗奮,是人寰。三十八年過去,彈指一揮間。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鱉,談笑凱歌還。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   12.《水調歌頭· 瑤草一何碧》北宋 黃庭堅   瑤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溪上桃花無數,花上有黃鸝。我欲穿花尋路,直入白云深處,浩氣展虹霓。只恐花深裡,紅露濕人衣。   坐玉石,倚玉枕。拂金微。謫仙何處,無人伴我白螺杯。我為靈芝仙草,不為朱唇丹臉,長嘯亦何為?醉舞下山云,明月逐人歸。   13. 《水調歌頭·平山堂用東坡韻》南宋 方岳   秋雨一何碧,山色倚晴空。江南江北愁思,分付酒螺紅。蘆葉篷舟千裡,菰菜莼羹一夢,無語寄歸鴻。醉眼渺河洛,遺恨夕陽中。菽洲外,山欲瞑,斂眉峰。人間俯仰陳跡,嘆息兩仙翁。不見當時楊柳,只是從前煙雨,磨滅幾英雄。天地一孤嘯,匹馬又西風。   14.葉夢得《水調歌頭·秋色漸將晚》   秋色漸將晚,霜信報黃花。小窗低戶深映,微路繞鬂斜。為問山翁何事,坐看流年輕度,拚卻鬢雙華。徙倚望滄海,天凈水明霞。   念平昔,空飄蕩,遍天涯。歸來三徑重掃,松竹本吾家。卻恨悲風時起,冉冉云間新雁,邊馬怨胡笳。誰似東山老,談笑靜胡沙!   15、炎飛來《水調歌頭·塵染一孤騎》   疊影落殘日,塵染一孤騎。經年南北無數,今夕訴相離。異域今朝載酒,落拓風塵知己,夢裡不東西。長伴花憔悴,只有舊羅衣。   由得我,英雄淚,醉千杯。平生得意,穹幕長嘯白云飛。多少名流恩怨,一曲江湖如夢,寂寞是無為。明日天涯處,月照幾人歸。   16、范成大《水調歌頭·又燕山九日作》   萬裡漢家使,雙節照清秋。舊京行遍,中夜呼禹濟黃流。寥落桑榆西北,無限太行紫翠,相伴過蘆溝。歲晚客多病,風露冷貂裘。   對重九,須爛醉,莫牢愁。黃花為我,一笑不管鬢霜羞。袖裡天書颶尺,眼底關河百二,歌罷此生浮。惟有平安信,隨雁到南州。

名作賞析

名作一

  蘇軾《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水調歌頭書法(當代著名書法家聶成華書)原文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愿人長久,千裡共嬋娟。   中心思想   表達了詞人由心有所郁結到心胸開闊的樂觀放達的情懷。   寫作背景   蘇軾這首詞是宋神宗熙寧九年中秋作者在密州時所作。這一時期,蘇軾因為與當權的變法者王安石等人政見不同,自求外放,展轉在各地為官。他曾經要求調任到離蘇轍較近的地方為官,以求兄弟多多聚會。到密州后,這一愿望仍無法實現。這一年的中秋,皓月當空,銀輝遍地,與胞弟蘇轍分別之后,轉眼已七年未得團聚了。此刻,詞人面對一輪明月,心潮起伏,于是乘酒興正酣,揮筆寫下了這首名篇。詞前的小序交待了寫詞的過程:“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很明顯,這首詞反映了作者復雜而又矛盾的思想感情。一方面,說明作者懷有遠大的政治抱負,當時雖已41歲,并且身處遠離京都的密州,政治上很不得意,但他對現實、對理想仍充滿了信心;另方面,由于政治失意,理想不能實現,才能不得施展,因而對現實產生一種強烈的不滿,滋長了消極避世的思想感情。不過,貫穿始終的卻是詞中所表現出的那種熱愛生活與積極向上的樂觀精神。   注解   把酒:端起酒杯。   宮闕:宮殿。   今夕是何年:古代神話傳說,天上只三日,世間已千年。古人認為天上神仙世界年月的編排與人間是不相同的。所以作者有此一問。   乘風歸去:駕著風,回到天上去。作者在這裡浪漫地認為自己是下凡的神仙。歸去:回到天上去   瓊樓玉宇:美玉砌成的樓宇。指想象中的仙宮。   不勝:經受不住。   弄清影,意思是月光下的身影也跟著做出各種舞姿。   何似:哪裡比得上。   朱閣:朱紅色的樓閣。   綺戶:刻有紋飾門窗。   照無眠:照著沒有睡意的人(指詩人自己)。   何事:為什么。   長向別時圓:長幾位總是,向是在的意思   嬋娟:美麗的月光,代指月亮。   子由:蘇軾弟弟蘇轍的字   另注:   大曲《水調歌》的首段,故曰“歌頭”。雙調,九十五字,平韻。    丙辰:熙寧九年(1076)。蘇轍字子由。    李白《把酒問天》:“青天明月來幾時? 我今停杯一問之。”    牛僧孺《周秦行紀》:“共道人間惆悵事,不知今夕,是何年。”    司馬光《溫公詩話》記石曼卿詩:“月如無恨月長圓。”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化用李白<<把酒問月>>詩句"青天明月來幾時,我欲停杯一問之".把:握著。   起舞弄清影:在月下起舞,身影搖曳。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月光轉過朱紅的樓閣,照進雕花的窗戶,照到不眠的人.綺戶,裝飾著花紋或圖案的窗戶。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月亮不應對人間有什么遺憾,為什么總是在人離別之時圓呢   但愿人長久,千裡共嬋娟:希望人們都能身體康健,即使相隔千裡,也可共同沐浴在同樣的月光中.嬋娟,指月亮。   譯文   明月什么時候出現的?(我)端著酒杯問青天。不知道天上的神仙宮闕裡,今夜是哪一年哪一日。   我想乘御著清風回到天上(好像自己本來就是從天上下到人間來的,所以說“歸去”)   我又恐怕來到玉石砌成的美麗月宮,自己在高空中經受不住寒冷(傳說月中宮殿叫廣寒宮)。   在浮想聯翩中,對月起舞,清影隨人,仿佛乘云御風,置身天上,哪裡比得上在人間!   月兒轉過朱紅色的閣樓,低低地掛在雕花的窗戶上,照著沒有睡意的人。   明月不該對人有什么怨恨,卻為何偏偏要在親人離別之時又圓又亮?   人有悲歡離合的變遷,月也有陰晴圓缺的轉換,這種事自古來難以周全。   只希望自己思念的人健康長壽,雖然相隔千裡,也能分享這美好的月亮。   英文翻譯   "Thinking of You"   When will the moon be clear and bright   With a cup of wine in my hand,I ask the blue sky.   I don't know what season it would be in the heavens on this night.   I'd like to ride the wind to fly home.   Yet I fear the crystal and jade mansions are much too high and cold for me.   Dancing with my moon-lit shadow   It does not seem like the human world   The moon rounds the red mansion Stoops to silk-pad doors   Shines upon the sleepless Bearing no grudge   Why does the moon tend to be full when people are apart   People may have sorrow or joy,be near or far apart   The moon may be dim or bright,wax or wane   This has been going on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ime   May I alld be blessed with longevity though far apart,we are still able to share the beauty of the moon together.   中心思想:本詞是中秋望月懷人之作,表達了對胞弟蘇轍的無限懷念。詞人運用形象描繪手法,勾勒出一種皓月當空、美人千裡、孤高曠遠的境界氛圍,反自己遣世獨立的意緒和往昔的神話傳說融合一處,在月的陰晴圓缺當中,滲進濃厚的哲學意味,可以說是一首將自然和社會高度契合的感喟作品。   改編歌曲   1.根據這首詞改為一首歌,叫《但愿人長久》,鄧麗君原唱,后來許多人翻唱。   2.以《水調歌頭》為基礎的添曲,作曲、編曲由譚旋完成,合唱部分也由譚旋完成的清穿劇《宮鎖心玉》(《宮》)插曲《明月》,楊冪演唱。   具體賞析   賞析一   《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是蘇軾的代表作之一,倍受后人的贊譽和喜歡。是獨具特色,膾炙人口的傳世詞篇。一零七六年蘇軾貶官密州,時年四十一歲的他政治上很不得志,時值中秋佳節,非常想念自己的弟弟子由內心頗感憂郁,情緒低沉,有感而發寫了這首詞。其立意,構思,奇逸飄渺,以超現實的遙想,以虛無飄渺的幻想世界,表現非常現實而具體的人之常情。在這裡,詞人通過對月宮仙境的想象,在一種極富神秘色彩的探索和思考中,表現自己的思想矛盾與波折,人生體驗與認識。這種表現不僅超凡脫俗,也構成了本篇的浪漫主義色調和超曠飄逸的風格。   上片一開始“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這兩句是從李白的《把酒問月》中“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脫化而來的。“舉著酒杯詢問青天,天上的月亮是何時有的”?此句充分顯露出作者率真的性情,也隱藏著內心對人生的痛惜和傷悲。接下來兩句:“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是問的內容,把對于明月的贊美與向往之情更推進了一層。從明月誕生的時候起到現在已經過去許多年了,不知道在月宮裡今晚是一個什么日子。詩人想象那一定是一個好日子,所以月才這樣圓、這樣亮。他很想去看一看,所以接著說:“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他想乘風回到月宮,又怕那裡的凄涼,受不住那兒的寒冷,這是何等奇特的想象,這裡表達了詞人“出世”與“入世”的矛盾心情。“乘風歸去”說明詞人對世間不滿,“歸”字有神仙自喻的味道,好像他本來住在月宮裡只是暫住人間罷了。一“欲”一“恐”顯露了詞人千思萬慮的思想矛盾。真可謂“奇逸之筆”。“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與上緊密相接,寫詞人在月光下翩翩起舞,影子也在隨人舞動,天上雖有瓊樓玉宇也難比人間的幸福美好。這裡由脫塵入圣一下子轉為喜歡人間生活,起伏跌宕,寫的出神入化。   詞人最初幻想仙境,要到月宮裡去,脫離曾讓他無限煩惱的人間,但是詞人終究是現實的,對人生是熱愛的,因此,親手抹去了這種虛無的畫景。   下篇由中秋的圓月聯想到人間的離別。“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轉和低都是指月亮的移動,暗示夜已深沉。月光轉過朱紅的樓閣,低低地穿過雕花的門窗,照著屋裡失眠的人。“無眠”是泛指那些和自己相同的因為不能和親人團圓而感到憂傷,以致不能入睡的人。月圓而人不能圓,這是多么遺憾的事啊!于是詩人埋怨明月說:“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明月您總不該有什么怨恨吧,為什么老是在人們離別的時候才圓呢?這是埋怨明月故意與人為難,給人增添憂愁,卻又含蓄地表達了對于不幸分離的人們的同情。詞人思想是豁達的,他需要自我解脫,所以他一質問的語氣發泄佳節思親的情感。接著,詩人把筆鋒一轉,說出了一番寬慰的話來為明月開脫:“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人世間總有悲、歡、離、合,象天上的月亮有陰、晴、圓、缺一樣,這些自古以來都是難以周全圓滿的。此句流露出了詞人悟透人生的灑脫和曠達的性格,也是對人生無奈的一種感嘆,這裡以大開大合之筆從人生寫到自然,將各種生活加以提煉和概括,包含了無數的痛苦、歡樂的人生經驗。結束句“但愿人長久,千裡共嬋娟。”只希望人們能夠永遠健康平安,即使相隔千裡也能在中秋之夜共同欣賞天上的明月。這裡是對遠方親人的懷念,也是一種祝福。   全詞情感放縱奔騰,跌宕有致,結構嚴謹,脈絡分明,情景交融,緊緊圍繞“月”字展開,忽上忽小,一會離塵,一會入世,語句精練自然,顯示了詞人高超的語言能力及浪漫灑脫超逸的詞風。   這首《水調歌頭》歷來都受到人們的推崇。胡仔在《苕溪漁隱叢話》說:“中秋詞,自東坡《水調歌頭》一出,余詞盡廢。”認為這是寫中秋最好的一首詞,此說是一點也不過分的。這首詞仿佛是與明月的對話,在對話中探討著人生的意義。既有理性,又有情趣,很是耐人尋味。它的意境光闊,胸懷樂觀而曠達,對明月的向往之情,對人間的眷戀之意,以及那浪漫的色彩,瀟灑的風格和行云流水一般的語言,至今還能給我們一種美好的享受。   賞析二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月亮是中國古代文化的重要原型之一,中國古代詩人對月亮的歌吟單從數量而言也是無與倫比的。然而天地間總是“風雨如晦,雞鳴不已”,真正能使觀者感受到生命與自然相交融的那么一種和諧之美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就像美麗的夢一樣。蘇軾在另一首詞中說過:“對花逢酒不飲待何時”,而月亮不正是一朵高懸天際的巖石之花嗎?據有關典籍記載,東坡并不是一個能飲很多酒的人,但他喜歡與別人一起飲酒,尤其是看別人飲酒,別人的快樂也就是他的快樂,他心胸豁達,氣質清明,在如夢浮生裡,他處在醉與醒之間,既不像屈原那樣遺世而獨立,也不跟有些文人似的和其泥而揚其塵。他是他自己,沒有比他自己更接近于他自己的了。“問青天”,李白登峨眉山頂說過:“恨不得挾謝眺驚人詩來,搔首問青天耳!”屈原《問天》是一部充滿幻想的作品,共有一百多問。東坡這首詞也是對青天提出了他的疑問。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今夕何年”也就是《詩經》中所說的“今夕何夕”。劉向《說苑》中有一首“越人歌”,用越語寫成,譯成當時通行的隸書,最后一句就是“不知今夕何夕”。不同之處在于:《詩經》及《鄂君歌》中說的是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感到疑惑,仿佛把自己遺忘了一樣,不知道這個夜晚是那個夜晚了。而在東坡的詞中,則是對上天的宮闕存在著疑惑。在古代,有著“天上一日,人間一年”的說法,因此,東坡以為,天上與人間必然有著不同的計算時間的方法。人間的光陰如白駒之過隙,而天上的則是緩慢的,這裡暗寓一種對時間催人老這一自然現象的無可奈何的悲哀。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此句是上面那種悲哀心情的很自然地轉換。因為對人世間的時間是無可奈何的,因此想“乘風歸去”。這裡用了一個“歸”字,是很有深意。李白被賀知章譽為“謫仙人”,而東坡也隱然以“謫仙人”自任。他到天上,不是附驥之尾,而是再回到他所來的地方。然而,他在想入非非中,又漸漸產生了新的憂慮。“高處不勝寒”是擔心自己再也忍受不了那種純凈的寒冷。李商隱詩“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裡斗嬋娟”,“嬋娟”乃“美好貌”。青女素娥是耐得住寒冷的,因之能夠在月中霜裡比賽誰更美好。但詩人會怎樣呢?他顯然是忍耐不了,他的天堂在人間。在這裡,蘇軾賦予這首詞以非常豐富的意義。他對自己所生活的這個世界是有些厭倦的,他也渴望上升到一個更純凈的高度,然而他卻忍受不了這種寒冷。他就是這樣處在一個矛盾的情境之中。從句面的意思看,似乎是瓊樓玉宇乃耐不住高處的寒冷,而作者的真正關心的還是自己。“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一句是作者的猜度之詞,杜甫詩“斫卻月中桂,清光應更多”,桂樹在月輪中留下陰影,斫卻此桂,清光應該更多。據古代姮娥奔月的傳說,月中還有吳剛,坐在那裡斫桂。故毛澤東有《虞美人》“吳剛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廣袖”云云。   轉至下片。“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連用三個動詞,來描述月亮的運動。月亮升起來,轉過朱閣,慢慢降落,月光延伸進窗戶,照到床上無眠的人。“照無眠”有兩種解釋,月光照在人身上,而人還處在無眠狀態。也可能是月光照到床上,卻發現并無人在此睡覺。那人在何處呢?李白詩“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這是寫人在床上卻無眠的;另一首“卻下水精廉,玲瓏望秋月”,則寫人并沒有躺在床上,卻坐在窗前默默地望著月亮。詞人在這裡把月亮擬人化了。仿佛月亮也是一個與他“心有靈犀”的朋友。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何事”俗本多作“何時”,一句之中有兩個“時”字,是不太妥切的,同時也與理不通。因為上面已經把月亮當作自己的朋友,因此要跟她談談心,要向她表示最為親切的問候,這句的意思是:月亮啊,你這高處也能勝寒的“別有天地非人間”的造物,難道還如我們這些渺小而可悲的人類一樣有著什么遺恨嗎?不,你是完美無缺的,不應該有遺恨的;但你又是因為什么緣故總是在人們離別的時候團圓呢?難道你就不能在人們團圓的時候團圓,離別的時候殘缺嗎?你為什么總是要跟我們不一致呢?我們人類離別的悲哀難道就一點也贏不到你的憐憫嗎?   由上片的“把酒問青天”到此處的問月,詩人的感情有了比較大的變化,他逐漸領悟到了什么,也可以說他聽到了天外之音。“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這一句可以看成作者的領悟,也可以看成月亮的回答:月亮也不是完美無缺的,她也有著自己固有的悲痛,同人有“悲歡離合”一樣,她也有著“陰晴圓缺”,這世界本身就不是完美的,每一件事物都處在自己固有的缺憾之中。明白了這一點,再怨天尤人有什么意思呢?   最后“但愿人長久,千裡共嬋娟”,也就是“隔千裡兮共明月”的意思。這個結局是自然而然地達到的,作者最終自然會達到這一高度。但這一高度卻并不寒冷,它還是我們常人通過努力能夠達到的。蘇軾的思想境界并不如朱熹那樣的理學家高遠,他比較地有人情味,他的曠達是一種生活化了的心境,他在人間,在自己的生活之中。這首詞之所以廣為流傳,膾炙人口,其原因就在于此。我們并沒有把蘇軾當成一個膜拜的偶像,我們把他看做自己的朋友,確實,在中國文人中,你找不到比他更適合做朋友的人了。   賞析三   詞前小序說:“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丙辰,是北宋神宗熙寧九年(1076)。當時蘇軾在密州(今山東諸城)做太守,中秋之夜他一邊賞月一邊飲酒,直到天亮,于是做了這首《水調歌頭》。   在大自然的景物裡,月亮是很有浪漫色彩的,她很能啟發人的藝術聯想。一鉤新月,會讓人聯想到初生的萌芽的事物;一輪滿月,會讓人聯想到美好的圓滿的生活;月亮的皎潔,又會讓人聯想到光明磊落的人格。在月亮身上集中了人類許多美好的理想和憧憬。月亮簡直被詩化了!蘇軾是一個性格很豪放、氣質很浪漫的人。當他在中秋之夜,大醉之中,望著那團圓、嬋娟的明月,他的思想感情猶如長了翅膀一般,天上人間自由地飛翔著。反映到詞裡,遂形成了一種豪放灑脫的風格。   上片一開始就提出一個問題:明月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有的–“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蘇軾把青天當做自己的朋友,把酒相問,顯示了他豪放的性格和不凡的氣魄。這兩句是從李白的《把酒問月》中脫化而來的,李白的詩說:“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不過李白這裡的語氣比較舒緩,蘇軾因為是想飛往月宮,所以語氣更關心、更迫切。“明月幾時有?”這個問題問得很有意思,好像是在追溯明月的起源、宇宙的起源;又好想是在驚嘆造化的巧妙。我們從中可以感到詩人對明月的贊美與向往。   接下來兩句:“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把對于明月的贊美與向往之情更推進了一層。從明月誕生的時候起到現在已經過去許多年了,不知道在月宮裡今晚是一個什么日子。詩人想象那一定是一個好日子,所以月才這樣圓、這樣亮。他很想去看一看,所以接著說:“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他想乘風飛向月宮,又怕那裡的瓊樓玉宇太高了,受不住那兒的寒冷。“瓊樓玉宇”,語出《大業拾遺記》:“瞿乾佑于江岸玩月,或謂此中何有?瞿笑曰:‘可隨我觀之。’俄見月規半天,瓊樓玉宇爛然。”“不勝寒”,暗用《明皇雜錄》中的典故:八月十五日夜,葉靜能邀明皇遊月宮。臨行,葉叫他穿皮衣。到月宮,果然冷得難以支援。這幾句明寫月宮的高寒,暗示月光的皎潔,把那種既向往天上又留戀人間的矛盾心理十分含蓄地寫了出來。這裡還有兩個字值得注意,就是“我欲乘風歸去”的“歸去”。飛天入月,為什么說是歸去呢?也許是因為蘇軾對明月十分向往,早已把那裡當成自己的歸宿了。從蘇軾的思想看來,他受道家的影響較深,抱著超然物外的生活態度,又喜歡道教的養生之術,所以常有出世登仙的想法。他的《前赤壁賦》描寫月下泛舟時那種飄飄欲仙的感覺說:“浩浩乎如馮虛御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也是由望月而想到登仙,可以和這首詞互相印證。   但蘇軾畢竟更熱愛人間的生活,“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與其飛往高寒的月宮,還不如留在人間趁著月光起舞呢!“清影”,是指月光之下自己清朗的身影。“起舞弄清影”,是與自己的清影為伴,一起舞蹈嬉戲的意思。李白《月下獨酌》說:“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蘇軾的“起舞弄清影”就是從這裡脫胎出來的。這首詞從幻想上天寫起,寫到這裡又回到熱愛人間的感情上來。一個“我欲”、一個“又恐”、一個“何似”,這中間的轉折開闔,顯示了蘇軾感情的波瀾起伏。在出世與入世的矛盾中,他終于讓入世的思想戰勝了。   “明月幾時有?”這在九百年前蘇軾的時代,是一個無法回答的謎,而在今天科學家已經可以推算出來了。乘風入月,這在蘇軾不過是一種幻想,而在今天也已成為現實。可是,今天讀蘇軾的詞,我們仍然不能不贊嘆他那豐富的想象力。   下片由中秋的圓月聯想到人間的離別。“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轉和低都是指月亮的移動,暗示夜已深沉。月光轉過朱紅的樓閣,低低地穿過雕花的門窗,找著屋裡失眠的人。“無眠”是泛指那些因為不能和親人團圓而感到憂傷,以致不能入睡的人。月圓而人不能圓,這是多么遺憾的事啊!于是詩人埋怨明月說:“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明月您總不該有什么怨恨吧,為什么老是在人們離別的時候才圓呢?這是埋怨明月故意與人為難,給人增添憂愁,卻又含蓄地表示了對于不幸的離人們的同情。   接著,詩人把筆鋒一轉,說出了一番寬慰的話來為明月開開脫:“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人固然有悲歡離合,月也有陰晴圓缺。她有被烏云遮住的時候,有虧損殘缺的時候,她也有她的遺憾,自古以來世上就難有十全十美的事。既然如此,又何必為暫時的離別而感到憂傷呢?這幾句從人到月,從古到今,作了高度的概況,很有哲理意味。   詞的最后說:“但愿人長久,千裡共嬋娟。”“嬋娟”是美好的樣子,這裡指嫦娥,也就是代指明月。“共嬋娟”就是共明月的意思,典故出自南朝謝莊的《月賦》:“隔千裡兮共明月。”既然人間的離別是難免的,那么只要親人長久健在,即使遠隔千裡也還可以通過普照世界的明月把兩地聯系起來,把彼此的心溝通在一起。“但愿人長久”,是要突破時間的局限;“千裡共嬋娟”,是要打通空間的阻隔。讓對于明月的共同的愛把彼此分離的人結合在一起。古人有“神交”的說法,要好的朋友天各一方,不能見面,卻能以精神相通。“千裡共嬋娟”也可以說是一種神交了!王勃有兩句詩:“海記憶體知己,天涯若比鄰。”意味深長,傳為佳句。我看,“千裡共嬋娟”有異曲同工之妙。另外,張九齡的《望月懷遠》說:“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許渾的《秋霽寄遠》說:“唯應待明月,千裡與君同。” 都可以互相參看。正如詞前小序所說,這首詞表達了對弟弟蘇轍(字子由)的懷念之情,但并不限于此。可以說這首詞是蘇軾在中秋之夜,對一切經受著離別之苦的人表示的美好祝愿。   對于這首《水調歌頭》歷來都是推崇備至。《苕溪漁隱叢話》說:“中秋詞,自東坡《水調歌頭》一出,余詞盡廢。”認為是寫中秋的詞裡最好的一首,這是一點也不過分的。這首詞仿佛是與明月的對話,在對話中探討著人生的意義。既有理趣,又有情趣,很耐人尋味。它的意境豪放而闊大,情懷樂觀而曠達,對明月的向往之情,對人間的眷戀之意,以及那浪漫的色彩,瀟灑的風格和行云流水一般的語言,至今還能給我們以健康的美學享受。   作者簡介   蘇軾(1037~1101),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北宋眉山人。是著名的北宋文學家,唐宋八大家之一。他學識淵博,多才多藝,在書法、繪畫、詩詞、散文各方面都有很高造詣。他的書法與蔡襄、黃庭堅、米芾合稱“宋四家”;與蘇轍、蘇洵合稱“三蘇”;善畫竹木怪石,其畫論,書論也有卓見。是北宋繼歐陽修之后的文壇領袖,散文與歐陽修齊名;詩歌與黃庭堅齊名;他的詞氣勢磅礴,風格豪放,一改詞的婉約,與南宋辛棄疾并稱“蘇辛”,共為豪放派詞人。

名作二

  《水調歌頭·遊泳》   原文   毛澤東   一九五六年六月   才飲長沙水,又食武昌魚。萬裡長江橫渡,極目楚天舒。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今日得寬馀。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風檣動,龜蛇靜,起宏圖。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斷巫山云雨,高峽出平湖。神女應無恙,當驚世界殊。   背景   一九五六年六月一日,毛澤東從武昌遊過長江到達漢口。六月三日,第二次遊過長江,從漢陽穿過長江大橋橋洞到武昌。四日,第三次遊過長江,也是從漢陽到武昌。   注解   水調歌頭:水調本為一曲子,歌頭是曲子開頭部分。   才飲、又食:三國吳孫皓時欲從南京遷都到武昌,民謠曰“寧飲建業水,不食武昌魚”,即反對遷都。   子在川上曰:《論語·子罕篇》“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指時間如河水飛逝。   一橋:武漢長江大橋,該橋為長江上第一座由中國人自己建造的橋梁,是五十年代重大工程之一,于一九五五年開工,五七年建成通車。當時正在施工中,故屬“宏圖”。   天塹:南北朝時陳朝的孔范,稱長江為天塹,見《南史·孔范傳》。   西江石壁:指長江西部的一道攔河壩,或者指計畫中的長江三峽大壩。   巫山云雨:巫山有神女峰。宋玉《高唐賦》稱楚襄王夢見神女,神女曰“旦為行云,暮為行雨”   鑒賞   毛澤東一生酷愛遊泳,這是世人皆知的。1925年所作《沁園春.長沙》中的“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便是詩人青年時代奮勇進取、劈波斬浪的藝術寫照。毛澤東對長江也有著特殊的感情,繁忙的工作也難消除長江對他的魅力。他把浩瀚的長江比作天然的最好的遊泳池,多次暢遊長江。本詞便是毛澤東1956年在武漢暢遊長江時的感興之作。   起句“才飲長沙水,又食武昌魚”,翻舊時民謠,組成流水對,娓娓敘來。先記寫巡視的行蹤和心情。這裡,“才”“又”兩個副詞一氣連貫,不僅是是時間的連貫和空間的轉換,也傳達出一種風塵仆仆巡視各地的興奮而又輕快的心情;“飲”“食”兩個生活細節相映成趣,顯得興致勃勃;“水”“魚”兩種富有特色的湘湖風物,寫來則親切如見,情意拳拳。三國時民謠“寧飲建業水,不食武昌魚”,反映了一種安土重遷的封建鄉土觀念和保守意識。毛澤東稍加改動,一反原意,讀來親切自然,意趣橫生。十個字,不但生動地交代了詩人自己南巡從長沙來到武漢的行蹤,而且透露了在日理萬機之中的滿懷豪情,抒發了對社會主義祖國無限深厚的感情。   接著,便以雄健的筆勢,轉入寫遊泳。“萬裡長江橫渡,極目楚天舒”,這既是對遊泳的特定環境、空前壯舉和豪邁意志的描寫,更是一種心靈的呈現。兩句詞,萬裡江天,上下映襯,橫渡縱目,情景交融。越是寫出長江之大,就越是顯示出詞人藐視天塹的恢宏氣度。   再三句,直抒遊泳時的強烈感受:“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今日得寬馀。”這裡補寫一筆大江景象,引出一個新奇的比喻,在動靜兩種環境的強烈對比中,用三層遞進式的議論,酣暢地表達了在中流擊浪前進的壯志豪情。前兩句寫遊泳時的鎮定和從容,后一句則寫獲得“自由”后的欣喜。這是解脫束縛的暢快,是長久渴望的滿足,是俯仰自得的輕松,是駕馭風浪的喜悅。陳毅《冬夜雜詠.長江》曰:“有人雄古今,遊泳渡長江,云此得寬馀,宇宙莽蒼蒼。”正是為此詞作了主腳。“今日得不償失寬馀”是上片的感情基調,是對著次遊泳的總括。正是在這樣的基礎上,引出了上片的結句:“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毛澤東有著深厚的古典文學根底,因此他能夠非常熟練地掌握和運用古典詩詞的多種表現手法進行寫作。他不僅能將古人詩詞或其他韻文成句入詩詞,而且能以散文成句入詞。上二句便是毛澤東遊泳之際見長江逝水,聯想而及孔子之語,乃一字不易地截取了《論語.子罕》篇中的成句,賦予嶄新的意義,直接把中流搏擊風浪同社會發展的普遍規律聯系起來。這裡既有對時光流逝的慨嘆,,又有對崢嶸歲月的懷念;既有對歷史的追溯,又有對自然規律的探究;既有對生命的感悟,又有對世事人生的思索;既有感情的憧憬,又是只爭朝夕、催人奮進的號角。總之,孔夫子這兩句話的妙用,如此妥貼自然,不著斧鑿痕跡,不僅加深了詞的意境,而且意味更加雋永,這在古人詩詞裡也是十分罕見的。   詞的下片又回到了眼前的實景,自然展開了長江建設的“宏圖”。“風檣動,龜蛇靜,起宏圖。”換頭三句,以“風”字起,緊接著前片意脈,矚目兩岸景色:將上是風吹千帆齊飛動,兩岸是龜蛇二山靜相望,進而轉寫中國人民在風浪滾滾的大江上,開始了實施全面改造長江的宏偉計畫。一“動”一“靜”,相映成趣。一“起”則聳然挺拔,發起新意,充分表現了今天中國人民建設祖國,改變山河的豪邁氣概。以下又由眼前景象引起了對未來景象的展望:“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斷巫山云雨,高峽出平湖。”前兩句,先就眼前最突出的大橋建設展開,寫正在付諸實施的部分宏圖。“飛”和“變”是寫實,也是預期。寥寥兩筆,不僅寫出了大橋興建的飛快速度,和即將見到的大橋凌空的雄偉形象,而且寫出了一橋貫通大江南北的歷史意義。“更立”三句,思緒遙遠,神遊三峽,一幅壯麗神奇的理想圖景在詞中展現出   ”才飲長沙水,又食武昌魚”<<三國志.吳書.陸揩傳>>記吳忘孫皓,要徙都武昌,陸凱上書諫阻,引童謠云:寧飲建業水,不食武昌魚.寧還建業死,不止武昌居.原意是表示安土重遷.毛澤東詞句是從這首童謠前兩句點竄而成,意思是才離開長沙,又來到武昌.只用于說名行蹤;且有偉大祖國到處是名城,風物光華也到處可愛的意味.

名作三

  《水調歌頭·送章德茂大卿使虜》宋·陳亮   原文   不見南師久,謾說北群空。當場只手,畢竟還我萬夫雄。自笑堂堂漢使,得似洋洋河水,依舊只流東。且復穹廬拜,會向藁街逢。   堯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應有,一個半個恥臣戎!萬裡腥膻如許,千古英靈安在?磅礴幾時通?胡運何須問,赫日自當中。   寫作背景及賞析   這首詞是作者在孝宗淳熙十三年(1186)送章德茂出使金國去祝賀萬春節(金主生日)所作,通篇洋溢著強烈的民族自豪感和宋朝必勝的信心。   上闋對章德茂以熱情贊揚,激勵他為國爭光:   “不見南師久,謾說北群空。”雖然很久不見南方的軍隊出師北伐了,可不能說中原的人就沒有能征善戰的抗金將士了。   “當場只手,畢竟還我萬夫雄。”面對殘暴的敵人,畢竟還是你章德茂敢于勇往直前,獨當一面地表現出你氣壓萬夫的英雄本色。   “自笑堂堂漢使,得似洋洋河水,依舊只流東。”我很高興地看到你做為南宋的堂堂使節,恰如浩浩蕩蕩的向東流去的黃河一樣忠貞不渝,沖破一切阻力,為國爭光。   “且復穹廬拜,會向藁街逢。”。姑且再向金主朝拜一次,不久的將來,我們一定要征服他們,會叫他們的使臣來長安的藁街朝拜的。   下闋對一味媚敵稱臣,不思進取的南宋統治者進行猛烈抨擊,同時又滿懷豪情地激發人們的抗金斗志,對抗金前途充滿了必勝的信心:   “堯之都,舜之壤,禹之封。”廣大的中原地區,是唐堯建立的都城,是虞舜開辟的土地,是夏禹分封的神圣疆域。   “于中應有,一個半個恥臣戎!”在這歷史悠久的國度裡,總該有一個、半個恥于向金人屈辱稱臣的人啊!   “萬裡腥膻如許,千古英靈安在,磅礴幾時通。”萬裡河山竟被金人血腥踐踏了,千百年來的愛國志士的英雄豪氣在哪裡啊?浩大的抗金正氣什么時候才能得以伸張?   “胡運何須問,赫日自當中。”金國統治者失敗的命運何須多問,宋朝必將中興!偉大的祖國有如一輪光輝燦爛的紅日,前途將無限光明。   在這首詞中作者表現出了強烈的民族自豪感和誅滅金人的必勝信心。詞人以議論入詞,既酣暢淋漓,又形象可感。大義凜然,立意高遠,通篇彌漫著充斥天地的浩然正氣,洋溢著樂觀主義的精神和昂揚向上的感召力量。   作者簡介   陳亮(1143-1194)字同甫,世稱龍川先生,婺州永康(今屬浙江)人。南宋杰出的愛國主義思想家、哲學家、文學家。孝宗時曾多次上書朝廷,提出一系列改革時弊、中興圖強的主張,力主抗金,反對議和,因而遭到權貴的嫉恨,三次被捕入獄,遂憤而歸家治學十年。光宗紹熙四年(1193)狀元及第,翌年四月,病逝于赴任途中,享年五十二歲。他所作的詞風格豪放,政論尖銳鋒利,富有愛國思想。著有《龍川文集》、《龍川詞》等。

名作四

  《水調歌頭.誓言天問》 王少梁   何日能相見,醉指怒問天。烈酒千杯入肚,反增愁無數。任其風吹雨沐,酒醉不知何處,孤獨尋歸處。天水濕衣褲,相思忘回路。   憶約定,長相守,共白頭。攜手觀日東出,相擁賞日暮。執手到老,直到各自生命無路,一同入棺木。誓言難實現,痛斷心肝腸。   賞析鑒賞:   這首詞的上半闕是寫現在的狀況,下半闕都是回憶當初的誓言和約定,下半闕前幾句都很美,使人羨慕,可最后一局,把人拉入現實,也使美好盡除,取而代之的無盡的心痛。   上闕:   “何日能相見,醉指怒問天。”—不知道到什么時候才能在和你相見那?喝醉了以后,憤怒的指著天空,惡狠狠的向老天發這個問題。   “烈酒千杯入肚,反增愁無數。”—人們都說一醉解千愁,可當千杯的烈酒入肚子以后,換來的不是消除這相思之愁,反而換來無數的閑愁與相思。   “任其風吹雨沐,酒醉不知何處,孤獨尋歸處。”—任憑寒風吹襲和暴雨沐浴,因為喝多了酒,不知道現在亂走到什么地方了,只好孤獨一個人去尋找回家的路。   “天水濕衣褲,相思忘回路。”—天上的雨水已經把身上都淋得濕透了,因為剛才是因為思念你而漫無目的在雨中亂遊蕩,所以現在已經不記得回家的路了。   下闕:   “憶約定,長相守,共白頭。”—回憶著我們的約定,曾經發誓要我們要永遠的在一起,一直到頭發花白,你我都老去,也不能和你分開。   “攜手觀日東出,相擁賞日暮。執手到老,直到各自生命無路,一同入棺木。”—我們以前曾經發誓,今生我們的每一天都要,在早上手牽著手一起觀看日出東方,到傍晚我把你擁入懷裡,一起觀看夕陽西下的美景。這樣和你執手到老,觀看每一天的日出日落,直到我們生命的盡頭,到那時候,我陪你一起死,并葬在同一個棺材中。   “誓言難實現,痛斷心肝腸。”—可惜這樣的誓言,難以實現了,每次想起,我的心都好痛,真是肝腸寸斷。   作者簡介:   王少梁(出生日期1986年5月27日),河南.新鄉市人。   綽號:二郎(輝縣市同鄉和朋友稱呼)胖子(同事稱呼)   原名:王文梁. 職業:農民工. 教育程度:國小(未畢業)   百度貼吧名稱:王少梁。長篇小說《東方雙龍傳》   其它資料不詳,寫作背景不詳。

名作五

  《水調歌頭·中秋祁文利   誰把桂花酒,醉舞有情天。   輕將星宿偷換,瀟灑過流年。   雁字云行何處,閱盡魚山園景,風語慰輕寒。   心似太清月,朗照畫堂前。   望琴嶼,揚帆影,夜無眠。   英雄多恨,關山千夢幾曾圓。   葉底秋蟬彈淚,樓上明眸如水,滄海起波瀾。   苦樂人間路,巧笑對嬋娟。   《水調歌頭·太清水月》   云間太清水,月下洗清秋。   幽谷草碧石白,風竹慰別愁。   閱盡嶗峰起落,又憶八仙過海,坐地聚一休。   韻雅夢飛遠,滄海泛輕舟。   煙云路,輾轉計,欲何求。   蒲生偏愛絳雪,劉相墨香留。   我醉狂歌天下,天下誰人知我,詩酒樂忘憂。   鵲起驚仙籟,長袖舞瓊樓。   《水調歌頭·園影映月》   濤怒浪拍岸,天喜海連空。   天南地北相思,心語寄飛鴻。   長記金沙灘上,剎那凄涼煙雨,杳杳沒芳蹤。   盈盈女兒笑,猶在故園中。    白鷗輕,秋水凈,沐清風。   泣螺聲咽,水裡癡立老漁翁。   不見屠龍公子,只嘆紅塵無奈,明月照山雄。   一枕逍遙夢,千裡淚花同。    《水調歌頭·帆影追月》    明月照金闕,玉樹掩樓臺。   靜聽燕島濤生,旅思入襟懷。   自古人生易老,俗世偏多煙雨,何事費疑猜。   潮去夢還在,千帆競歸來。   落葉黃,淺草綠,浪花白。   秋風呼嘯如虎,橫掃舊塵埃。   過客熙熙多矣,知己茫茫難覓,桂子未覺哀。   梅雪萬千朵,都在海中開。   《水調歌頭·關山疊月 》   風雨關山路,舉步十重天。   層樓疊院,百花千樹匯泉灣。   一日萬國看遍,醉在眉間心上,倦鳥樂遊園。   婆娑寒枝笑,有夢舞風間。   秋潮起,金葉落,海月圓。   清輝堆雪,浪裡白發沐紅顏。   多少風流人物,都作匆匆過客,滄海幾桑田。   把酒對明月,欲訴卻無言。   《水調歌頭·魚山秋月》   山上暮云聚,山下鳥高飛。   秋蟬霸唱林間,左岸起驚雷。   此際秋光未老,劫后桃花有恨,瀟灑幾人回。   擁翠覽潮客,筆墨盡無為。    冷風吹,波心蕩,最思誰?   康生窗外如畫,碧海抱月歸。   百代江湖風雨,多少浮沉起落,人去夢相隨。   浪舞千層雪,家放一剪梅。   《水調歌頭·琴嶼雙月》    云手撫琴嶼,水靜島青青。   攜風漫步棧橋,凌浪踏歌行。   閑看鷗翔燕舞,更有多情兒女,相伴數繁星。   露重葉含淚,枝顫鳥無聲。    酒三杯,舟一葉,海千頃。   人生在世,心事豈比泰山輕?   多少如煙過往,欲訴匆匆皆夢,今古笑多情。   天后終不語,明月照孤城。   《水調歌頭·堂前明月》   風景此時好,把酒勸斜陽。   登山俯仰觀象,一海匯千江。   浩浩連天無際,豪氣驚濤萬裡,煙水兩茫茫。   天父共遠客,同在水中央。   隨魚遊,同風嘯,伴鷗翔。   光華流轉,堂前皓月耀金黃。   敢問廣寒深處,誰與謫仙對舉,牽手喜洋洋。   同覓嬋娟夢,醉舞桂花香。    《水調歌頭·賀中秋 》    望月舉清酒,風舞又中秋。    天南地北魚龍,回首話從頭。    方念牛郎織女,忽有蕭郎弄玉,天地任遨遊。    有悟碧峰嘆,無語大江流。   皆過客,嗟逆旅,謂離愁。    嫦娥何事憔悴?無處倚西樓。    彼岸遙遙如夢,此際盈盈相看,細雨意晴柔。    團聚萬家樂,逍遙醉中求。瑯玡圃叟的書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