殢無傷


永歲飄零·殢無傷

霹靂布袋戲虛擬人物。慈光之塔的孤寂劍者,滄桑冷漠,獨居在遠避人煙的寂井浮廊,唯與無衣師尹熟識,因此前來苦境。其人性疏質冷,似是凡事漠然,對特定事物卻異常偏執,執著于一場虛幻的雪中謎、以及一口滲血的墨劍鐵涎。

基礎資料

  名稱:殢無傷
  其他稱號:永歲飄零、文藝青年(道友昵稱)
  性別:男
  詩號:囚心夢牢側泉聽,回聞涓涓忒流慘,百年窅冥乎一息,永歲秋風飄零見。
  代表性名言:一息百年,永歲飄零。
  口頭禪:吾之墨劍,哀吟了。
  初登場:霹靂經武紀之梟皇論戰第18集(霹靂震寰宇之兵甲龍痕第21集出現于回憶)
  根據地:寂井浮廊、深北雪嶺·浮廊巘、雪漪谷·雪漪浮廊 
  來自:四魌界
  組織門派:慈光之塔
  戀情:即鹿(單戀)
  朋友:無衣師尹忌霞殤
  其他:劍之初 妖應封光
  武學:無咎劍法·一劍無咎
  兵器:墨劍(已斷) (墨劍誕出的鐵涎是無咎劍招的解方)
  所有物:沸雪石
  著作:無咎劍法

配樂

  劍者傳說(殢無傷角色曲)曲/編曲:黃建秦 收錄于《霹靂經武紀之梟皇論戰劇集原聲帶》
  此曲本是黃建秦老師以「守護者」為題材創作的一首優秀樂曲。在董事長聽過之后,決定殢無傷的文戲、武戲皆用同一首樂曲。而本曲也與殢無傷的文藝風格十分符合。

個人故事

  慈光之塔的孤寂劍者,乃是慈光之塔擅劍一族后裔,其族天生遺傳有怪病,活不過二九之歲,還會傳染給別人,因此整個家族被放逐于瀆生暗地。在一次因緣之下,從瀆生暗地裡看見了師尹之妹即鹿。就此傾心。而即鹿未遇到雅狄王之前,也總是會在竹花開時,來到瀆生暗地的外圍,陪殢無傷聊天,她將殢無傷視之為弟,對他推心置腹,怎料際遇弄人,當殢無傷出了瀆生暗地時,竟只見到即鹿尸體焚燒的那一幕,就此,他沉溺在自己筑起的雪中世界,獨居在遠避人煙的寂井浮廊,唯與無衣師尹熟識,并隨之來苦境。因無衣師尹對他有再造之恩,因此甘心為他所用,但又因即鹿之故,而對師尹有所敵意·····
  其劍招奇異非凡,劍之初言“其劍法之中揉雜異術,卻又不是旁門左道”,劍起瞬間四周便會形成終末之境。
  外相俊美,臉上有奇特的紋身。擅長將武學暫存于物體上(下戰帖給魔王子、考驗劍之初、傳授無咎劍法,殺符應女,救戢武王)

終末之境

  殢無傷起招運式,式式皆帶天地悲愴終末之氣,未及出招,便先奪人之生存意志,是為「終末之境」。

墨劍

  墨劍其源質本是慈光之塔最劣等的 ,殢無傷以“劍氣霜華”淬煉,并以自身之血牧劍,十年不絕,終成神兵。為天佛原鄉為圣魔之戰點中的應未來之器。

其他

  1.為一尺盈雪,寂然百年,長廊回如深井,響著初心一問,雪白的發,飄拂著蒼白的顏,眼神對著一口墨如漆夜得劍,劍下蜿蜒一道血色,流淌著歲月長歌。
  2.寂井浮廊,封埋著一則慈光之塔雪謎,謎中困住一人、一劍、一情。
  3.墨劍周圍,倏起一陣肅冷勁風,卷起層層沉雪,清蒙中,一股無形壓力透逼而來,風雪中,遙見一人,隅坐廊檐之上,乘著半規涼月,拓滿一身寂寥。
  4.吾忘了你的容顏,卻怎樣也忘不了,烈焰焚去你殘軀的那一幕,只記得你身后的竹花,漫放如雪,你一襲白衫翻飛如雪,如雪、如雪,如今,如雪的你,卻只余冰冷,日漸蠶食吾的溫度,吾困牢多年,為你步出,卻在步出那一日,陷入了另一座的牢籠,你不在了,就應該帶走一切,不該遺留下一絲讓吾牽念的影子。那個人眉目間,有幾分你的眼神,吾便殺他幾分,這雙為你學劍的手,如今要對你連根拔除了。
  5.這口劍將生死覷得浮涼,歃飲了血,才得凄艷。 吾將它負在身后,扣在心上,留在一段紛雪的三月,以血牧劍,相忘至今。
  6.朔朔黃沙地,一條清寂的人影,邁步其間,四顧的眼,似在找尋著什么。倏然,遠處送葬的人群,隊行而來,殢無傷緩步走近,穿入隊伍之中,欲感受這份切身悲痛,置身在哭亡大戲中,卻益感內心沉郁無法釋放,抹去滴濺在手心的淚,抬頭,依舊云起云淡。
  7.不知多少年月,吾放眼過去的空間,就只有卑微的淡光,透映著遍地枯骨,吾只能在一方天井下,聽著時間涓滴敗血,生存只是在等待最后一場死亡,瀆生暗地之外的高空,湛藍的讓吾生厭。
  8.即鹿是藍空下,輕飛而來的白蝶,停歇在吾之掌心,隨即又翩然飛去,吾為這剎那的柔溫,而錯覺了外界的溫度,出了暗地,才知一切的盲目。你的眉目間(指師尹),幾稀有她的影子,見到你,讓吾滿眶澀然,更讓吾恨火驟然!
  9.紅與白的漸次,生與死的分際,一道傲然劍氣揮灑,天地收聲,唯聽劍身滴滴,落地綻靨。
  10.那雙眼,似是淺水倒映人世百態,在灼灼烈日下,逐漸蒸發,如同吾,早忘了你的容顏,卻又不斷追尋記憶的味道。
  11.這世上有一種絕艷,只存在諦視眇目之間,兩個人用眼神追逐著眼神,引一睇眸光,勾著乎乎一瞬,化作脈脈暗流,沖激成一股,看穿與被看穿的角力。
  12.囚心夢牢側泉聽,回聞涓涓忒流慘;百年窅冥乎一息,永歲秋風飄零見。
  13.我,殢無傷,以劍問殺,以人請戰,誰來?!
  14.靜不下心聽一場風雪,便看不到飄迎風雪中的絕艷
  15.劍指一段分明,卻更墜牢夢之間。雪謎牽涉的情,要還予一雙仿佛的眼,是了情嗎?還是撩情?
  16.人動戰云之端,劍啟終末之境。殢無傷冷鋒無咎,揚三尺秋水之興。
  17.劍身泣雪,哀吟著一股綿不能絕的心念,殺人證劍,究竟是人入劍中魔考,或是劍著了人之心魔。
  18.心,為歃仇而躁動。劍,為乍逢敵手而凝霜。眼前背光而來的身影,糾葛著沉冤不能放。
  19.魂夢困鎖,百年不殆。疏情的人,在焚煙中永歲飄零。
  20.哀吟的劍聲,有一種迷惑人心的虛妄。吾傾耳,然后殺動。
  21.劍身上緩凝而成的血珠,淌過噬命的冷鋒,自劍尖嘔下一口又一口的血滟。時間在這一刻,縱慢。
  22.身動,意動。劍走無回之勢。冷鋒劃下,方圓無救。
  23.吾耳只聽人的眼睛所說出的話。你的幸苦,只是在等待一場收割。但可惜,吾土不長。
  24.觸眼便是無盡殺機。殢無傷眼透爍采,墨劍哀吟不輟。頓時天迸大雪。
  25.吾,允你長生。
  26.以生命點染一口血劍,余韻勾響了哀歌,放眼只賸燦花掩目。
  27.一口劍,為動殺而哀吟,一個人,為長生而立墓。石亭凍霧,滿目空白,寥寫一篇舍身渡劍之哀歌。
  28.一地血滟,圈瀲著莫名心緒。久坐石亭下的人,聽著無聲雪落。停滯許久的歲月,因一場死亡而驚詫、而流動。
  29.劍鋒再利,斬不斷傾念劍聲,凝神再靜,止不了亂緒殘影。長生何豫,何豫長生。
  30.久封記憶深處的殺戮,無聲開匣。嗜血的劍獸,封住慈光之塔一道道不及哀出的垂死悲鳴。
  31.是血綻的花開,是凋零的悲哀。劍吟幾載,記憶永埋,沉雪漸落沒尸骸。吾一直停滯不前,劍便一再沉淪。
  32.玄風回掩,透著漪亮曙光,對應著遍野晶雪,綺景如夢似幻,震懾了來者之眼。
  33.步雪而入,緩見遍谷白花。飄搖,綻落,擺衣流袖之間,輕花漫天飛舞。
  34.雪漪谷外,赫見一座長廊寂立。長廊下,寂寥的人,日日垂看墨劍吐涎。
  35.劍出終末,墨影留跡。闍魘幻境受至極意象沖擊,頓消其境。
  36.竹上霸氣對上終末之鋒,雪漪谷蕩起一片流光跡影。劍之境,人之意,這刻傾念。
  37.幾年凝形,一朝霞見雪融。
  38.殢無傷和無衣師尹對彼此的第一印象:
  殢無傷:多年相交,吾竟也淡忘了在瀆生暗地初見師尹之時的那股厭惡。他噙著暖笑,眼中卻是藏著摸不透的冷漠,吾知曉他想利用吾。
  無衣師尹:多年相交,吾應是識你最深。但你有意無意之距離,總讓吾錯覺。你對吾,只停留在最初相識之時。那宛如受傷野獸,盯視著步入警戒區的吾。
  39.是血綻的花開,是凋零的悲哀,劍呤幾載,記憶永埋,沉雪漸落沒尸骸。
  40.遺憾是一種勾情未已的韻調,結束了,卻是停不下緬懷的激念。
  41.周蝶流魂,千古一化,是夢中虛,虛中幻,易受言語挑撥,只是彰顯定心不足。
  42.提升不了靈魂的高度,來匹配自己的劍,就算斷盡天下利器又如何?
  43.重啟的過往,焚燒記憶,依然褪不下熱度。慣然的冰霜之態,已冷卻不了翻涌的心緒。
  44.墨劍哀吟未輟,人命寄劍一瞬。
  45.稻飛漫天,紛亂中,只見秋水揚快,交融出月光下的奇異劍奏。
  46.難覓的劍,難忘的人,這一刻,互駐心中。
  47.浮廊流風,花茸飛絮。殢無傷沉眠在花堆上,如斷唱的挽詩,促止在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