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蘭詩


木蘭詩,是我國南北朝時期的一首北朝民歌,選自宋代郭茂倩編的《樂府詩集》,在中國文學史上與南朝的《孔雀東南飛》被合稱為“樂府雙璧”。《木蘭詩》講述了一個叫木蘭的女孩,女扮男裝,替父從軍,在戰場上建立功勛,回朝后不愿作官,但求回家團聚的故事。熱情贊揚了這位奇女子勤勞善良的品質,保家衛國的熱情,英勇戰斗的精神。

中文名: 木蘭詩
類型: 樂府民歌
朝代: 北朝
人物: 木蘭
體裁: 敘事詩

原文

  唧(jī)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不聞機杼(zhù)聲,惟聞女嘆息。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女亦無所思,女亦無所憶。昨夜見軍帖(tiě),可汗(kè hán)大點兵。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愿為(wèi)市鞍(ān)馬,從此替爺征。
  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jiān),南市買轡(pèi)頭,北市買長鞭。旦辭爺娘去,暮宿黃河邊。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jiān jiān)。旦辭黃河去,暮至黑山頭。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燕山胡騎(jì)鳴啾啾(jiū jiū)。
  萬裡赴戎(róng)機,關山度若飛。朔(shuò)氣傳金柝(tuò),寒光照鐵衣。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
  歸來見天子,天子坐明堂。策勛十二轉,賞賜百千強(qiáng)。可汗問所欲,木蘭不用尚書郎,愿馳千裡足,送兒還故鄉。
  爺娘聞女來,出郭相扶將(jiāng);阿姊(zǐ)聞妹來,當戶理紅妝;小弟聞姊來,磨刀霍霍(huò huò)向豬羊。開我東閣門,坐我西閣床。脫我戰時袍,著(zhuó)我舊時裳(cháng)。當窗理云鬢(bìn),對鏡帖(tiē)花黃。出門看火伴,火伴皆驚惶。同行十二年,不知木蘭是女郎。 
  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雙兔傍(bàng)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木蘭詩》詩意畫

譯文

  嘆息聲一聲接著一聲傳出,木蘭對著房門織布。聽不見織布機織布的聲音,只聽見木蘭在嘆息。問木蘭在想什么?問木蘭在惦記什么?(木蘭答道)我也沒有在想什么,也沒有在惦記什么。昨天晚上看見征兵文書,知道君主在大規模征兵,那么多卷征兵文冊,每一卷上都有父親的名字。父親沒有大兒子,木蘭(我)沒有兄長,木蘭愿意為此到集市上去買馬鞍和馬匹,就開始替代父親去征戰。
  在集市各處購買馬具。第二天早晨離開父母,晚上宿營在黃河邊,聽不見父母呼喚女兒的聲音,只能聽到黃河水流水聲。第二天早晨離開黃河上路,晚上到達黑山頭,聽不見父母呼喚女兒的聲音,只能聽到燕山胡兵戰馬的啾啾的鳴叫聲。
  不遠萬裡奔赴戰場,翻越重重山峰就像飛起來那樣迅速。北方的寒氣中傳來打更聲,月光映照著戰士們的鎧甲。將士們身經百戰,有的為國捐軀,有的轉戰多年勝利歸來。
  勝利歸來朝見天子,天子坐在殿堂(論功行賞)。給木蘭記很大的功勛,得到的賞賜有千百金還有余。天子問木蘭有什么要求,木蘭說不愿做尚書郎,希望騎上千裡馬,回到故鄉。
  父母聽說女兒回來了,互相攙扶著到城外迎接她;姐姐聽說妹妹回來了,對著門戶梳妝打扮起來;弟弟聽說姐姐回來了,忙著霍霍地磨刀殺豬宰羊。每間房都開啟了門進去看看,脫去打仗時穿的戰袍,穿上以前女孩子的衣裳,當著窗子、對著鏡子整理漂亮的頭發,對著鏡子在面部貼上裝飾物。走出去看一起打仗的伙伴,伙伴們很吃驚,(都說我們)同行數年之久,竟然不知木蘭是女孩。
  (提著兔子耳朵懸在半空中時)雄兔兩只前腳時時動彈、雌兔兩只眼睛時常瞇著,所以容易分辨。雄雌兩兔一起并排跑,怎能分辨哪個是雄兔哪個是雌兔呢?

注解

  1. 唧唧(jī jī):紡織機的聲音
  2. 當戶(dāng hù):對著門。
  3. 機杼(zhù)聲:織布機發出的聲音。機:指織布機。杼:織布梭(suō)子。
  4. 惟:只。
  5. 何:什么。
  憶:思念,惦記
  6. 軍帖(tiě):征兵的文書。
  7. 可汗(kè hán):古代西北地區民族對君主的稱呼
  8. 軍書十二卷:征兵的名冊很多卷。十二,表示很多,不是確指。下文的“十二轉”、“十二年”,用法與此相同。
  9. 爺:和下文的“阿爺”一樣,都指父親。
  10. 愿為市鞍(ān)馬:為,為此。市,買。鞍馬,泛指馬和馬具。
  11. 韉(jiān):馬鞍下的墊子。
  12. 轡(pèi)頭:駕馭牲口用的嚼子、籠頭和韁繩。
  13. 辭:離開,辭行。
  14. 濺濺(jiān jiān):水流激射的聲音。
  15. 旦:早晨。
  16. 但聞:只聽見
  17. 胡騎(jì):胡人的戰馬。胡,古代對北方少數民族的稱呼。
  18. 啾啾(jiū jiū):馬叫的聲音。
  19. 天子:即前面所說的“可汗”。
  20. 萬裡赴戎機:不遠萬裡,奔赴戰場。戎機:指戰爭。
  21. 關山度若飛:像飛一樣地跨過一道道的關,越過一座座的山。度,越過。
  22. 朔(shuò)氣傳金柝:北方的寒氣傳送著打更的聲音。朔,北方。金柝(tuò),即刁斗。古代軍中用的一種鐵鍋,白天用來做飯,晚上用來報更。
  23. 寒光照鐵衣:冰冷的月光照在將士們的鎧甲上。 
  24. 明堂:明亮的的廳堂,此處指宮殿
  25. 策勛十二轉(zhuǎn):記很大的功。策勛,記功。轉,勛級每升一級叫一轉,十二轉為最高的勛級。十二轉:不是確數,形容功勞極高。
  26. 賞賜百千強(qiáng):賞賜很多的財物。百千:形容數量多。強,有余。
  27. 問所欲:問(木蘭)想要什么。
  28. 不用:不愿意做。
  29. 尚書郎:尚書省的官。尚書省是古代朝廷中管理國家政事的機關。
  30. 愿馳千裡足:希望騎上千裡馬。
  31. 郭:外城。
  32. 扶:扶持。將:助詞,不譯。
  33. 姊(zǐ):姐姐。
  34理:梳理。
  35. 紅妝(zhuāng):指女子的艷麗裝束。
  36. 霍霍(huò huò):模擬磨刀的聲音。
  37. 著(zhuó):通假字 通“著”,穿。
  38. 云鬢(bìn):像云那樣的鬢發,形容好看的頭發。
  39. 帖(tiē)花黃:帖”通假字 通“貼”。花黃,古代婦女的一種面部裝飾物。
  40. 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據說,提著兔子的耳朵懸在半空時,雄兔兩只前腳時時動彈,雌兔兩只眼睛時常瞇著,所以容易辨認。撲朔,爬搔。迷離,瞇著眼。
  41. 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兩只兔子貼著地面跑,怎能辨別哪個是雄兔,哪個是雌兔呢? 42. “火”:通“伙”。古時一起打仗的人用同一個鍋吃飯,后意譯為同行的人。
  43. 行:讀háng。
  44. 傍(bàng)地走:貼著地面并排跑。
  注:《木蘭詩》已成為語文出版社語文版七年級上第24課.八年級下第8課、人民教育出版社七年級下第10課及湖北教育出版社鄂教版七年級上第28課。

字詞句

  A.字音:機杼〔zhù〕 鞍韉〔ān jiān〕 轡〔pèi〕頭 鳴濺濺〔jiān〕 金柝〔tuò〕 阿姊〔zǐ〕 霍霍〔huò〕 可汗〔kè hán〕 貼:軍帖〔tiě〕;貼〔tiē〕黃花;字帖〔tiè〕
  通假字:
  ①.對鏡帖花黃:“帖”通“貼”,貼,貼上。
  古今異義:
  ①爺:古義指父親,e.g.:卷卷有爺名;今指阿公,即父親的父親。
  ②走:古義為跑,雙兔傍地走;今義行走。
  ③但:古義為只,副詞,e.g.: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今常用作轉折連詞。
  ④郭:古義為外城,e.g.:出郭相扶將;今僅用作姓氏。
  ⑤戶:古義為門,木蘭當戶織;今義人家、門第。
  ⑥迷離:古義為瞇著眼,今義模糊而難以分辨清楚。
  ⑦十二:古義為虛數多,今義數詞,十二。
  一詞多義:
  市:a.集市,e.g.:東市買駿馬;b.買,e.g.:愿為市鞍馬。(名詞作動詞。我愿意為此去買鞍馬。)
  買:a.買(東西), e.g.:東市買駿馬;b.雇,租,e.g.:欲買舟而下。
  愿:a愿意,e.g.:愿為市鞍馬;b希望,e.g.:愿馳千裡足。
  詞語活用:
  ①“何”疑問代詞作動詞,是什么。問女何所思。
  ②“策”名詞作動詞,登記。策勛十二轉。
  ③“騎”動詞作名詞,戰馬。但聞燕山胡騎鳴啾啾。
  成語:撲朔迷離
  原指難辨兔的雄雌,比喻辨認不清是男是女。現指形容事情錯綜復雜,難于辨別。
  特殊句式及重點句子翻譯
  ①省略句:愿為市鞍馬。(愿為‘此’市鞍馬”,“此”指代父從軍這件事。)
  愿意為此去買鞍馬。
  ②倒裝句:問女何所思(“何所思”是“思所何”的倒裝。賓語前置。)
  問一聲閨女想的是什么?
  ③萬裡赴戎機,關山度若飛。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 (木蘭)不遠萬裡,奔赴戰場,像飛一樣地跨過一道道的關,越過一座座的山。北方的寒氣傳送著打更的聲音,清冷的月光映照著戰士們的鐵甲戰袍。將軍和壯士身經百戰,歷經數年,有的戰死,有的活下來凱旋。
  ④當窗理云鬢,對鏡帖花黃:當著窗戶對著鏡子整理頭發和貼上裝飾。

編者簡介

  郭茂倩,(1041-1099),字德粲,宋朝人(《宋詩紀事補遺》卷二四),鄆州須城(今山東東平)人(《宋史》卷二九七《郭勸傳》)。勸孫,源明子。神宗元豐七年(一〇八四)時為河南府法曹參軍(《蘇魏公集》卷五九《郭君墓志銘》)。編有《樂府詩集》百卷傳世,以解題考據精博,為學術界所重視。《木蘭詩》又稱《木蘭辭》,《木蘭歌》。作者及產生時代不詳,目前學術界一般認為,(陳)釋智匠《古今樂錄》已著錄此詩,故其產生時代不會晚于陳代,可能經過隋唐文人的加工潤色。是中國南北朝時期北方的一首樂府民歌,記述了木蘭女扮男裝,代父從軍,征戰沙場,凱旋回朝,建功受封,辭官還鄉的故事,充滿傳奇色彩。

創作背景

木蘭生世

  關于木蘭身處年代的說法,主要是兩種說法:
  1.北魏太武帝向北大破柔然期間。
  2.隋恭帝義寧年間,突厥犯邊。
  關于木蘭的姓名,主要有:
  1. 木蘭,女子名,姓氏裡居不詳。
  2.一般認為姓花,名木蘭。
  3.此外,還有姓魏、朱之說,也有說“木蘭”即是姓,無名。

背景

  木蘭女扮男裝,代父從軍,征戰疆場數年,屢建功勛,無人發現她是女子。唐代追封為孝烈將軍,設祠紀念。它產生的時代眾說紛紜,但從歷史地理的條件可以判定事和詩可能產生后魏,這詩產生于民間,在長期流傳過程中,有經后代文人潤色的痕跡,但基本上還是儲存了民歌易記易誦的特色。

影響

  《樂府詩集》是古代管理音樂的機構也是最完備的一部樂府歌辭總集,后來把樂府的詩也叫樂府,其中的民歌,較生動地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生活和風土人民,分南歌、北歌兩大部分。南歌,即南朝民歌,注重抒情,語言浮華,用詞細膩,風格委婉。北歌,即北朝民歌,題材廣泛,格調雄勁、熱烈、質樸。《木蘭詩》與漢代樂府民歌中的《孔雀東南飛》合稱“樂府雙璧”。

樂府詩簡介

  繼《詩經》《楚辭》之后,在漢魏六朝文學史上出現一種能夠配樂歌唱的新詩體,叫做“樂府”,它曾大放異彩,成為中華民族優秀文化遺產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
  “樂府”本是官署的名稱,負責制譜度曲,訓練樂工,采輯詩歌民謠,以供朝廷祭祀宴享時演唱,并可以觀察風土人情,考見政治得失。中國的采詩制度有著悠久的歷史,《夏書·胤征》已有采詩的記錄。流傳至今的《詩經》,當初就要算是一部官方頒布并為社會認可的標準選本。春秋以后,禮崩樂壞,征戰不休,采詩制度無法貫徹。到了秦代,統一時間短,百廢待興,雖然已有樂府官署之名,但仍然沒有采詩之實。漢承秦制,經濟凋敝,樂府機關也只能習常肄舊,無所增更,勉強維持而已。經過六七十年的休養生息,到漢武帝時,國力變得大為雄厚,乃擴大樂府的規模,采詩夜誦。到東漢,采詩成為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光武帝曾“廣求民瘼,觀納風謠”,和帝則派遣使者“微服單行,各至州縣,觀采風謠”。此種風尚,在南北朝皆相沿襲。蕭梁時,社會上已經把“樂府”從官署的名稱轉變而為詩體。劉勰《文心雕龍》于《明詩》之外,另有《樂府》專章。昭明《文選》、徐陵《玉臺新詠》也都開辟了《樂府》專欄。其中既有文人詩歌,又有民間歌詩,亦即凡是合過樂能夠歌唱的歌詩,統統稱為“樂府”。在這兩類詩歌中,民間歌詩是精華所在,并且文人歌詩還是在民間歌詩的甘露滋潤下萌發并壯大起來的,所以我們對民間歌詩應給以高度重視。
  北朝于戰亂間隙所奉行的采詩制度,與兩漢一脈相承。儲存在郭茂倩《樂府詩集·梁鼓角橫吹曲》中的北朝樂府民歌,有的是用漢語創作,有的則為譯文,雖然只有六七十首,卻內容深刻,題材廣泛,反映了廣闊的社會生活,與南方民歌的細膩委婉清秀大相異趣,顯示出北朝的粗獷豪放的氣概,呈現出另外一種風情民俗的畫卷。由于北方各族統治者長期混戰,反映戰爭的題材就要多些,有描寫戰爭和徭役帶給人民苦難的,有歌頌剽悍的尚武精神的。特別是《木蘭詩》,滿懷激情地贊美花木蘭女扮男裝,代父從軍,是個傳奇人物,與《孔雀東南飛》一起,被譽為樂府民歌中的“雙璧”。漢魏六朝樂府是中國文學史上一支奇葩,具有強大的生命力,直接影響了中國詩壇的面貌。它不僅開拓出了五言詩的新領域,而且對七言詩、歌行體以至律絕,都起了橋梁的作用。(摘自陳緒萬、尚永亮主編《漢魏六朝樂府觀止》,陜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
  中國北方民風彪悍,不少婦女同樣豪邁尚武,北魏時期的李波小妹英勇善戰,十分著名,當時流傳著一首《李波小妹歌》:
  李波小妹字雍容,褰裙逐馬如卷蓬。左射右射必疊霜,婦女尚如此,男兒安可逢?
  可見作為北方樂府民歌代表作的《木蘭詩》,是有著一定的生活依據的。

詩詞賞析

整體把握

  《木蘭詩》是中國南北朝時期北方的一首長篇敘事民歌,也是一篇樂府詩。記述了木蘭女扮男裝,代父從軍,征戰沙場,凱旋回朝,建功受封,辭官還家的故事,充滿傳奇色彩。
  第一段,寫木蘭決定代父從軍。詩以“唧唧復唧唧”的織機聲開篇,展現“木蘭當戶織”的情景。然后寫木蘭停機嘆息,無心織布,不禁令人奇怪,引出一問一答,道出木蘭的心事。木蘭之所以“嘆息”,不是因為兒女的心事,而是因為天子征兵,父親在被征之列,父親既已年老,家中又無長男,于是決定代父從軍。
  第二段,寫木蘭準備出征和奔赴戰場。“東市買駿馬……”四句排比,寫木蘭緊張地購買戰馬和乘馬用具,表示對此事的極度重視,愿為父親分擔壓力;“旦辭爺娘去……”八句以重復的句式,寫木蘭踏上征途,馬不停蹄,日行夜宿,離家越遠思親越切。這裡寫木蘭從家中出發經黃河到達戰地,只用了兩天就走完了,夸張地表現了木蘭行進的神速、軍情的緊迫、心情的急切,使人感到緊張的戰爭氛圍。其中寫“黃河流水鳴濺濺”“燕山胡騎鳴啾啾”之聲,還襯托了木蘭的思親之情。
  第三段,概寫木蘭十來年的征戰生活。“萬裡赴戎機,關山度若飛”,概括上文“旦辭……”八句的內容,夸張地描寫了木蘭身跨戰馬,萬裡迢迢,奔往戰場,飛越一道道關口,一座座高山。“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描寫木蘭在邊塞軍營的艱苦戰斗生活的一個畫面:在夜晚,凜冽的朔風傳送著刁斗的打更聲,寒光映照著身上冰冷的鎧甲。“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概述戰爭曠日持久,戰斗激烈悲壯。將士們十年征戰,歷經一次次殘酷的戰斗,有的戰死,有的歸來。而英勇善戰的木蘭,則是有幸生存、勝利歸來的將士中的一個。
  第四段,寫木蘭還朝辭官。先寫木蘭朝見天子,然后寫木蘭功勞之大,天子賞賜之多,再說到木蘭辭官不就,愿意回到自己的故鄉。“木蘭不用尚書郎”而愿“還故鄉”,固然是她對家園生活的眷念,但也自有秘密在,即她是女兒身。天子不知底裡,木蘭不便明言,頗有戲劇意味。
  第五段,寫木蘭還鄉與親人團聚。先以父母姊弟各自符合身份、性別、年齡的舉動,描寫家中的歡樂氣氛,展現濃郁的親情;再以木蘭一連串的行動,寫她對故居的親切感受和對女兒妝的喜愛,一副天然的女兒情態,表現她歸來后情不自禁的喜悅;最后作為故事的結局和全詩的高潮,是還原女兒裝束的木蘭與伙伴相見的喜劇場面。
  第六段,用比喻作結。以雙兔在一起奔跑,難辨雌雄的隱喻,對木蘭女扮男裝、代父從軍多年未被發現的奧秘加以巧妙的解答,妙趣橫生而又令人回味。
  其詩中幾件事的描繪詳略得當,一,二,三,六,七段詳寫木蘭女兒情懷,四,五段略寫戰場上的英雄氣概。從內容上突出兒女情懷,豐富英雄性格,是人物形象更真實感人。結構上使全詩顯得簡潔,緊湊。
  這首詩塑造了木蘭這一不朽的人物形象,既富有傳奇色彩,而又真切動人。木蘭既是奇女子又是普通人,既是巾幗英雄又是平民少女,既是矯健的勇士又是嬌美的女兒。她勤勞善良又堅毅勇敢,淳厚質樸又機敏活潑,熱愛親人又報效國家,不慕高官厚祿而熱愛和平生活。一千多年來,木蘭代父從軍的故事在中國家喻戶曉,木蘭的形象一直深受人們喜愛。
  這首詩具有濃郁的民歌特色。全詩以“木蘭是女郎”來構思木蘭的傳奇故事,富有浪漫色彩。繁簡安排極具匠心,雖然寫的是戰爭題材,但著墨較多的卻是生活場景和兒女情態,富有生活氣息。詩中以人物問答來刻畫人物心理,生動細致;以眾多的鋪陳排比來描述行為情態,神氣躍然;以風趣的比喻來收束全詩,令人回味。這就使作品具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

古人評論

  詩歌
  木蘭抱杼嗟,借問復為誰。欲聞所慽慽,感激強其顏。老父隸兵籍,氣力日衰耗。豈足萬裡行,有子復尚少。胡沙沒馬足,朔風裂人膚。老父舊羸病,何以強自扶。木蘭代父去,秣馬備戎行。易卻紈綺裳,洗卻鉛粉妝。馳馬赴軍幕,慷慨攜干將。朝屯雪山下,暮宿青海傍。夜襲燕支虜。更攜于闐羌。將軍得勝歸,士卒還故鄉。父母見木蘭,喜極成悲傷。木蘭能承父母顏,卻卸巾鞲理絲簧。昔為烈士雄,今復嬌子容。親戚持酒賀,父母始知生女與男同。門前舊軍都,十年共崎嶇,本結兄弟交,死戰誓不渝。今也見木蘭,言聲雖是顏貌殊。驚愕不敢前,嘆重徒嘻吁。世有臣子心,能如木蘭節。忠孝兩不渝,千古之名焉可滅!
  一千多年來,木蘭代父從軍的故事在中國家喻戶曉,木蘭的形象一直深受人們喜愛。
  著作
  《詩藪》:木蘭歌是晉人擬古樂府,故高者上逼漢魏,平者下兆齊、梁。如“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尚協東京遺響;至“當窗理云鬢,對鏡帖花黃”,齊梁艷語宛然。又“出門看火伴”等句,雖甚樸野,實自六朝聲口,非兩漢也。
  謝榛《四溟詩話》:《木蘭詩》云“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女亦無所思……北市買長鞭。”此乃信口道出,似不經意者,其古樸自然,繁而不亂。若一言了問答,一市買鞍馬,則簡而無味,殆非樂府家數。“萬裡赴戎機,關山度若飛……”等絕似李白五言近體,但少結句耳。“雄兔腳撲朔……”此結最著題,又出奇語,若缺此四句,使六朝諸公補之,未必能道此。

今人賞析

  木蘭詩(曹道衡)
  北朝長篇敘事民歌。它的產生年代及作者,從宋代起,就有不同記載和爭議。始見于《文苑英華》,題為《木蘭歌》,以為唐代韋元甫所作。《古文苑》題為《木蘭詩》,以為“唐人詩”。宋代程大昌《演繁露》據詩中“可汗大點兵”語,認為木蘭“生世非隋即唐”;而南宋嚴羽《滄浪詩話》則認為“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之類,“已似太白,必非漢魏人詩”。此后,歷代都有人持“隋、唐人作”之說,但宋代黃庭堅已指出此詩并非韋元甫所作,而是韋“得于民間”(《題樂府〈木蘭詩〉后》)。《樂府詩集》列入《梁鼓角橫吹曲》,亦題《木蘭詩》,云是“古辭”,并引陳釋智匠《古今樂錄》說:“木蘭,不知名。”按《舊唐書·韋元甫傳》載,韋曾任浙西觀察使、淮南節度使等職(黃庭堅謂韋任朔方節度使,誤)。又據《舊唐書·音樂志》所載,可知梁代和北朝樂府歌曲中都存有“燕、魏之際鮮卑歌”,且多“可汗之辭”。因此,《木蘭詩》原先也可能是一首鮮卑歌。流傳江南,譯為漢語,曾入梁代樂府,后又散落民間,而到唐代為韋元甫重新發現,并擬作《木蘭歌》一首(《文苑英華》)。至于“朔氣”二句這樣的對偶詩句,齊、梁詩中已經習見,自是文人加工痕跡。所以現代學者大多認為《木蘭詩》產生于北魏,創作于民間。
  《木蘭詩》記述了木蘭女扮男裝,代父從軍,在戰場上建立功勛,回朝后不愿做官,但求回家團聚的故事。詩中熱情贊揚了這位奇女子勤勞善良的品質,保家衛國的熱情,英勇戰斗的精神,以及端莊從容的風姿。它不僅反映出北方遊牧民族普遍的尚武風氣,更主要的是表現了北方人民憎惡長期割據戰亂,渴望過和平、安定生活的意愿。它對木蘭的謳歌,顯然也沖擊了封建社會重男輕女的偏見。它“事奇詩奇”(沈德潛《古詩源》),富有浪漫色彩,風格也比較剛健古樸,基本上保持了民歌特色。詩中用擬問作答來刻畫心理活動,細致深刻;用鋪張排比來描述行為情態,神氣躍然;而運用精練的口語,不僅道出一個女子口吻,也增強了敘事的氣氛,更顯民歌的本色。它代表了北朝樂府民歌杰出的成就。
  《木蘭詩》的思想內容和藝術技巧,對后世都有深遠影響。宋代樂史《太平寰宇記》載,黃州黃岡縣(今湖北黃岡)有木蘭山、木蘭鄉、木蘭廟,并引杜牧《木蘭廟》為證。其后,據地方志所載,在今安徽亳州、河南商丘、河北完縣等地,都曾立廟奉祀木蘭,反映出《木蘭詩》的深刻影響。直到今天,舞臺銀幕上的木蘭形象仍然激勵人們的愛國情操。同時,早在韋元甫擬作之前,杜甫《草堂》詩抒寫遷居草堂的歡欣情景,已明顯汲取了《木蘭詩》描述全家歡迎木蘭歸來的表現手法。至于元稹《估客樂》“出門求火伴,入戶辭父兄”,以及白居易《戲題木蘭花》“怪得獨饒脂粉態,木蘭曾作女郎來”,都可見出《木蘭詩》在中唐已膾炙人口。
  《木蘭詩》的思想傾向(王淑珍)
  《木蘭詩》是中國古典詩歌中一首膾炙人口的優秀詩篇。它以濃摯的感情和鋪敘、對照、渲染的表現手法,集中地描繪了一個平凡的女子──木蘭代父從軍和她解甲還鄉的不平凡的經歷。木蘭不一定實有其人,可是,女扮男裝卻實有其事。木蘭不過是這些女子中的一個代表而已。木蘭的悲歡離合,是富有戲劇性的。因此,千百年來,她的感人的事跡在民眾中流傳不息。《木蘭詩》究竟表現了一種什么思想傾向呢?
  這首詩一開頭,它就把讀者吸引到它所描寫的場面中了。木蘭平日織布時發出的“機杼聲”,已經被她的聲聲嘆息所代替。原因是可汗“沙場秋點兵”,老父名在軍籍,家中沒有長男,怎能不使木蘭焦慮、愁悶?但她終于做出“愿為市鞍馬,從此替爺征”的勇敢的抉擇。
  木蘭從軍,是迫不得已的,也是不合法的。當她一旦做出“從軍”的抉擇,她的態度則是積極的,這從她四處購置行裝的繁忙情景就形象地表現出她的主動性和堅決性。木蘭初次遠離家園,異鄉的山山水水,都會觸動她的思親之情。詩中對此的描寫是真摯的,也是非常感人的。從軍,使木蘭得到同男子一樣可以施展智慧和才能的良機,十年的戰火考驗,使她從一個善良、熱情、能干的閨中少女,成為一名建立戰功的“壯士”,這是一個多么巨大的變化啊!
  戰爭,贏得了勝利,也贏得了和平。環境變了,木蘭何去何從?她有不可明言的苦衷,在論功行賞的大典禮中,由于她是一個女子,不配得到自己應有的榮譽。她只有辭受封爵,走上解甲還鄉的惟一道路。無名氏作者認為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所以用歡快的筆調描寫木蘭骨肉團聚的歡樂,讓她在“當窗理云鬢,對鏡帖花黃”之后,以女子的面目出現在同伴的面前。作者可貴的是,最后用兔子跑在一起,難辨雌雄的隱喻,說明女子如果有施展抱負的機會,她們的智慧、膽略和才能并不比男子遜色。
  這樣描寫木蘭的從軍與還鄉,表現了作者的進步的思想傾向。問題在于我們如何正確地去分析作者所反映出來的這種社會現象。有人認為,木蘭還鄉是她不慕功名富貴,是反映了勞動人民熱愛勞動的本色。我認為,這種看法是不正確的。
  在中國古代封建社會,“女子作男兒”,除了木蘭,還有一個黃崇嘏。謝枋得在《碧湖雜記》中把她倆的事跡當做奇聞逸事加以記敘。木蘭是在戰場上殺出來的女英雄,她“不受封爵而歸”;黃崇嘏是五代時期蜀國的女子,她女扮男裝,在蜀相周庠的府中做掾屬。因她“吏事明敏,胥吏畏服”,而被周庠看中,“欲妻以女”。弄得黃崇嘏啼笑皆非,只好講明自己是個女子,一走了之。
  女扮男裝,在封建制度下被人視為反常的現象。“男治乎外,女治乎內”是封建禮法的一條戒律。木蘭可以在非常時期秘密代父從軍,并發揮出她那潛在的智謀和才能。然而,她卻不能隨著戰爭轉入和平,繼續留在朝廷為治理國政而做出新的貢獻。不然的話,所謂“牝雞司晨”的惡名就會落在她的身上。木蘭和《木蘭詩》的作者都無法改變這種命運。
  封建禮法加在婦女身上的鐐銬是難以解脫的。清代的女詞人王筠在《鷓鴣天》中痛感自己不能像木蘭、崇嘏那樣一顯身手(“木蘭崇嘏事無緣”),只好在她的彈詞《繁華夢》裡讓女主人公登上藝術舞臺(“好將心事付夢詮”),來抒發她那埋藏在胸中的人生理想。
  由此可見,木蘭的還鄉,決非什么不慕功名富貴的問題,也不是什么熱愛勞動的問題,而是封建社會壓迫、歧視婦女的必然結局。
  《木蘭詩》的作者不可能明確地認識到這一點。但是,他從木蘭所走過的和平──戰爭──和平的曲折的生活道路,不自覺地反映了木蘭在特殊條件下所創造的奇跡,并熱情地歌頌了它。這正是作者忠于現實生活的表現,也是和勞動人民的思想感情相通的。
  《木蘭詩》的思想傾向是什么?用一句話來表述,就是它對于普通女子所稟賦的智慧和才能表示了鐵定和贊賞的態度。而且也要看到,這種態度是寓于烘托(“火伴皆驚忙”)、隱喻(“雙兔傍地走”)等描寫中自然流露的。直到明朝末年,人們才能用“海內靈秀或不鐘男子而鐘女人”這類明確的語言把它說出來。但是,在《木蘭詩》中,卻沒有明朝人那種明顯的尊女卑男、矯枉過正的傾向。而明朝人對于婦女潛在的智慧、才能和力量做出那樣大膽的猜想,除了當時的社會生活條件外,從歷史思想源流來看,《木蘭詩》是有啟蒙作用的。
  《木蘭詩》的語言特點(楊生枝)
  
《木蘭詩》具有樂府民歌的獨特風格。開篇采用的一問一答,是民歌中常見的。《木蘭詩》語言生動質樸,極少雕飾斧鑿:“小弟聞姊來,磨刀霍霍向豬羊”,流傳千百年來,至今仍是人們津津樂道的口語;除了“萬裡赴戎機”六句文字比較典雅外,其余都保留著民歌的形式和風格,連鎖、問答、排比、重疊等形式的運用,都與民歌大致相同。而且語言豐富多彩,有樸素自然的口語,有姿致諧適的排比,也有新奇幽默的比喻,這都是當時文人的擬作中所沒有的。……既然《木蘭詩》是北方民歌,篇幅頗長,又多長短句,是否被樂府機關被之管弦?在我看來,此歌是能夠入樂演唱的。單就原韻來說,篇幅較長的樂府詩歌大都是隔幾句換一個韻,很少一韻到底,這樣才能使演唱的歌曲音節復雜而有變化。《木蘭詩》一共換了七個韻,也可以說是七種曲子:“唧唧復唧唧……女亦無所憶”;“西市買鞍韉……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暮宿黑山頭……但聞燕山胡騎鳴啾啾”;“萬裡赴戎機……壯士十年歸”;“天子坐明堂……不知木蘭是女郎”;“雌兔眼迷離……安能辨我是雄雌?”這就相當于一個題下七首曲子。所不同者,這裡則是一個完整的歌子。好多民歌每韻的句數比較整齊,而《木蘭詩》的句數卻比較參差。正因為它曾為樂人所演唱,所以古往今來都被收入樂府歌中,而且直到現在,仍有評彈藝人在演唱《木蘭詩》。
  《木蘭詩》的語言繁簡(蔡厚示)
  文學作品的語言要繁簡得當,既不可貪多務得,也不能一味求簡。我們細讀《木蘭詩》,便可以悟出這個道理。
  《木蘭詩》緊緊圍繞著木蘭的形象著墨。它有時“惜墨似金”,寫得極簡;有時又“潑墨如水”,盡力鋪排。如“萬裡赴戎機,關山度若飛。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只六句三十字,便概括了木蘭十幾年出生入死、保家衛國的戰斗生涯,顯得何等簡練!其中兩句寫朔風凜冽,刁斗聲聲;月光映雪,木蘭未眠。它通過環境、景物、氛圍的描寫,渲染出木蘭思家的復雜心情和嚴守崗位的戰士氣質。盡管邊地生活是艱苦的,周圍寂靜得只聽見忽斷忽續的刁斗聲,木蘭和伙伴們卻仍然穿著甲胄,隨時準備為保衛祖國而戰。此情此景,寫得有聲(北風聲、刁斗聲)、有色(月色、雪色和鐵的反光),多么耐人尋味!真可謂字字千金,一字減它不得。而“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四句凡二十字,僅復述了上文“市鞍馬”三字的內容,驟看覺得何等呆板和累贅!但仔細品味一番,又覺得它十分靈活和簡潔。因為這么一渲染,木蘭及其一家緊張而又周密地準備戎裝的氣氛便完全烘托出來。正如劉大白在《舊詩新話》中所說:“整整的四排句,看去是很板的,其實其間層次分明。因為有駿馬而無鞍韉,不可以騎坐,所以還得買鞍韉;有鞍韉而無轡頭,不可以控御,所以還得買轡頭;有轡頭而無長鞭,不可以驅策,所以還得買長鞭。”這種東、西、南、北循序鋪排的手法,在民歌中固屬常見,但是《木蘭詩》中用得尤多且活。如“旦辭爺娘去”以下八句,“爺娘聞女來”以下六句,“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兩句,或依時間(旦、暮),或依輩分(父母、姊、弟),或依性別(雄、雌),都采用循序鋪排的模式。正是在這種很容易流于程式化的鋪敘中,《木蘭詩》卻寫得風趣橫生,興味淋漓,使情事如見,景物若畫。從這方面說,它又像是“潑墨如水”了。
  全詩著力寫木蘭出征前、征途中和回家后的心理活動,而很少寫她在戰斗中的英雄業績。從表面上看,似乎刻畫兒女之情多,而描繪英雄之氣少。但從實際效果看,詩中所刻畫的種種兒女情狀,正多方面地豐富了木蘭的英雄性格,使這一形象有血有肉,真實動人。如“旦辭爺娘去,暮宿黃河邊。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一幅少女思親圖,真是呼之欲出。木蘭以一女兒身,在多年艱苦的征戰生活中,能喬扮男裝而不被察覺,已顯得異常聰明和機警;在萬裡關山的殊死爭奪中,又能屢建戰功而奏凱歸來,更顯出無比英勇和豪健。在這裡,兒女情與英雄氣不是相得益彰了嗎?
  《木蘭詩》講述了一個怎樣的故事
  《木蘭詩》是一首長篇敘事詩歌,代表了北朝樂府民歌杰出的成就。它的產生年代及作者不詳,一般認為,它產生于北魏,創作于民間。
  《木蘭詩》講述了一個叫木蘭的女孩,女扮男裝,代父從軍,在戰場上建立功勛,回朝后不愿作官,但求回家團聚的故事。詩中熱情贊揚了這位奇女子勤勞善良的品質,保家衛國的熱情,英勇戰斗的精神,以及端莊從容的風姿。它不僅反映出北方遊牧民族普遍的尚武風氣,更主要的是表現了北方人民憎惡長期割據戰亂,渴望過和平、安定生活的意愿。它對木蘭的謳歌,也沖擊了封建社會重男輕女的偏見。它“事奇詩奇”(沈德潛語),富有浪漫色彩,風格也比較剛健古樸,基本上保持了民歌特色。
  在思想內容和藝術技巧方面,《木蘭詩》很有特點,對后世也有深遠影響。詩中用擬問作答來刻畫心理活動,細致深刻;用鋪張排比來描述行為情態,神氣躍然;而運用精練的口語,不僅道出一個女子口吻,也增強了敘事的氣氛,更顯民歌的本色。唐代大詩人杜甫《草堂》詩抒寫遷居草堂的歡欣情景,明顯汲取了《木蘭詩》描述全家歡迎木蘭歸來的表現手法。至于元稹《估客樂》“出門求火伴,入戶辭父兄”,以及白居易《戲題木蘭花》“怪得獨饒脂粉態,木蘭曾作女郎來”,可以看出《木蘭詩》在中唐已經膾炙人口。
  木蘭的故事深入人心,廣為傳頌。據《太平寰宇記》載,黃州黃岡縣(今湖北黃岡)有木蘭山、木蘭鄉、木蘭廟。據地方志所載,在今安徽亳縣、河南商丘、河北完縣等地,都曾立廟奉祀木蘭。直到今天,舞臺銀幕上的木蘭形象仍然激勵人們的愛國情操。
  《木蘭詩》中木蘭的形象
  木蘭的形象,是人民理想的化身,她集中了中華民族勤勞、善良、機智、勇敢、剛毅和淳樸的優秀品質,是一個深深扎根在中國北方廣大土地上的有血有肉、有人情味的英雄形象,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會裡尤為可貴。
  詳略得當:忠孝兩全,深明大義。
  勤勞善良又堅毅勇敢,淳厚質樸又機敏活潑,熱愛家人又報效國家,不慕高官厚祿而熱愛和平生活,表現出淳樸和高潔的情操。

文章修辭

  互文交錯
  
 (1)當窗理云鬢,對鏡帖花黃。
  (2)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
  (3)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
  (4)開我東閣門,坐我西閣床。
  (5)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
  復沓
  (1)旦辭爺娘去,暮宿黃河邊,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旦辭黃河去,暮至黑山頭,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燕山胡騎鳴啾啾。
  (2)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女亦無所思,女亦無所憶。
  頂真(頂針)
  
 (1)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
  (2)歸來見天子,天子坐明堂。
  (3)出門看火伴,火伴皆驚忙。
  (4)壯士十年歸,歸來見天子。
  排比
  (1)爺娘聞女來,出郭相扶將;阿姊聞妹來,當戶理紅妝;小弟聞姊來,磨刀霍霍向豬羊。
  (2)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
  比喻
  (1)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夸張
  (1)萬裡赴戎機,關山度若飛。
  設問
  (1)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女亦無所思,女亦無所憶。
  對偶
  (1)不聞機杼聲,惟聞女嘆息。
  (2)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
  (3)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
  (4)策勛十二轉,賞賜百千強。
  (5)旦辭爺娘去,暮宿黃河邊,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旦辭黃河去,暮至黑山頭,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燕山胡騎鳴啾啾。
  反問
  (1)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借代 
  1.愿馳千裡足,送兒還故鄉。

教學指導

  一、復述這首詩的故事情節,背誦全詩。
  本題檢查學生是否從整體上把握了詩歌內容,要求學生比較準確完整地復述課文,不僅要掌握詩中敘事的各個環節,而且要注意抓住重點,做到詳略得當。復述也是一種很好的口語練習,教師要引導學生清晰流暢有條理地表達。要讓學生在復述的基礎上熟讀成誦。
  二、翻譯下列句子,注意上下句的意思是互相交錯、補充的。
  這些句子都容易引起學生的誤解。本題可引導學生正確理解句意,并了解古詩詞中常見的“互文”現象。題干已經簡要說明“互文”的含義,教師可以明確指出并要求學生畫線加以重點標示。然后通過翻譯這四個句子,引導學生切實體會“互文”的內涵。
  翻譯這四個句子應注意兩個原則:一要理解其“互文”的含義;二要考慮本課的詩歌特征,不能為了體現“互文”而使譯文變成散文失去詩味。
  1.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
  木蘭去集市各個地方買駿馬,鞍韉,長鞭出征馬具。
  這四句的意思是到各處街市備辦鞍馬等戰具,不是一處地方買一樣東西。
  2.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
  身經百戰之后,有的將士戰死沙場,有的將士凱旋而歸。
  這兩句的意思是征戰多年,經歷很多戰斗,許多將士戰死沙場,木蘭等幸存者勝利歸來。
  3.開我東閣門,坐我西閣床。
  開啟我東屋的閨門,坐在我西屋的床上。
  這兩句的意思是每間房子都要開了門進去看看,不是開了東閣的門而不進去,然后轉到西閣的床上去坐著。
  4.當窗理云鬢,對鏡帖花黃。
  對著窗戶梳理美麗的鬢發,對著鏡子貼上好看的花黃。
  這兩句的意思是當著窗戶,對著鏡子,先理云鬢,后貼花黃。
  三、注意下列句子中加點的部分,看看這些句子各有什么句式特點,從詩中再找出一些類似的句子。
  本題旨在引導學生注意這首詩在句式上的一些民歌特色。學生只要注意到這些句子的特點即可,至于所涉及的修辭手法,可以提及,但不必深究。
  1.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
  這兩句是復沓句。復沓與疊句的區別是,復沓可以更換少數詞語,而疊句的詞語完全相同。“女亦無所思,女亦無所憶”兩句,以及“旦辭爺娘去……但聞燕山胡騎鳴啾啾”兩節八句,也是復沓。
  2.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
  這兩句是頂真句。頂真,又稱“聯珠”。“壯士十年歸,歸來見天子,天子坐明堂”“出門看火伴,火伴皆驚忙”,也是頂真。
  3.萬裡赴戎機,關山度若飛。
  這兩句是很工整的對偶句。此外,“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也是很工整的對偶句(是很古老的修辭手法,“互文”)。另有“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開我東閣門,坐我西閣床”“脫我戰時袍,著我舊時裳”“當窗理云鬢,對鏡帖花黃”“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等不甚工整的對偶句(古代稱“互文”)。
  4.爺娘聞女來,出郭相扶將;阿姊聞妹來,當戶理紅妝;小弟聞姊來,磨刀霍霍向豬羊。
  這幾句是排比句。“東市買駿馬……北市買長鞭”一節四句,也是排比句。
  四、討論:一千多年來,木蘭的形象一直深受人們喜愛,原因是什么?
  本題主要引導學生認識木蘭的形象。認識木蘭的形象要抓住兩個方面:一是人物的傳奇性,二是人物性格的豐富性。要引導學生緊密聯系課文內容,從故事情節中體察木蘭的思想感情,并加以適當概括。
  五、品析:詩中“萬裡赴戎機,關山度若飛”中的“赴”和“度”兩字用的極好,請品析它好在何處?
  “赴”字寫出木蘭不遠萬裡奔赴沙場,積極主動參加戰斗的決心和熱情。“度”用夸張的手法寫木蘭身跨戰馬像飛一樣地跨過一道道的關,越過一座座的山。寫出一位身經百戰、轉戰南北的英姿颯爽的女英雄形象。
  包含成語包含成語:撲朔迷離 磨刀霍霍
  教授建議
  一、學習古詩詞最重要的是背誦,而且要當堂背下來,不能留到課后。當堂能背,而且背得準確無誤,是本課教學成功的主要標志。這首詩長達392字,要讓學生盡快背下來,可以情節為線索并利用這首詩的形式特點。全詩共14節,除“萬裡赴戎機……壯士十年歸”“爺娘聞女來……磨刀霍霍向豬羊”“開我東閣門……對鏡帖花黃”是六句一節外,其余都是四句一節,一節一節地背,再合節為段,就比較容易成誦。利用詩中排比句、對偶句、復沓句、頂真句等句式特點,也有助于記誦。
  二、疏通文義,主要靠學生自行領悟,教師可適當點撥。
  1.本課生字詞較多,可讓學生在預習中看注解或查工具書,教師在課上檢查。
  2.對詩中涉及的一些修辭現象,可提醒學生注意,點到為止,不必細講。例如“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開我東閣門,坐我西閣床”是互文,學生很可能誤解,但只要略加提示,學生并不難理解。
  3.要求學生在疏通文義的基礎上,從整體上把握故事情節,理清故事的基本脈絡。
  三、要讓學生注意這首詩的鋪排手法。例如,“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以及木蘭購鞍馬東南西北都跑遍等,都不是在說廢話,而是起著渲染氣氛、烘托人物形象的作用。全詩大半是類似的鋪排式的語句。運用這種鋪排手法,使這首詩的人物刻畫、感情意蘊、音韻節奏等都具有濃郁的民歌情味,增強了藝術感染力。
  四、可引導學生結合詩句展開聯想和想像,以補充詩歌留下的空白。可讓學生體會木蘭的思想感情,例如停機嘆息時的心境,奔赴前線途中的心情,還鄉后與親人團聚、重著女兒裝時的感情,等等;也可以讓學生延伸詩中的畫面,例如家人喜迎木蘭一節,爺娘、姊、弟看似各主一事,其實不然,姊、弟豈有不出郭相迎之理,爺娘恐怕也有不少事要做,但寫詩只能如此,想得細致一些,可以更好地體會到木蘭全家的喜慶情景。詩中的故事情節總的來說是寫得比較簡括的,這就為學生提供了聯想和想像的廣闊空間。

相關問題解答

  1.比興手法
  北朝民歌《折楊柳》中有一首,前面六句是“敕敕何力力,女子當窗織。不聞機杼聲,唯聞女嘆息。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木蘭詩》開頭六句用的就是《折楊柳》這六句。古代民歌往往用同樣的起興、比喻,有的詞句相近甚至相同(《詩經》中民歌就不乏其例),因為口耳相傳,詞句相同,容易記憶。這不是抄襲,因為題材、內容可以完全不同。《木蘭詩》的開頭,很可能也是“敕敕何力力”,經后人改為“唧唧復唧唧”的。“敕敕何力力”沒有什么具體意義,像“呀呵嗨”“呀唯子喲”一樣,是表聲的字。
  (石聲淮《關于〈木蘭詩〉》,華中師院《語文教學與研究》1979年第1期)
  2.“可汗”與“天子”
  “可汗”是古代西北民族對君主的稱呼,“天子”是封建社會漢族對君主的稱呼。可是在這首詩中“可汗”卻成了“天子”的同義詞,不能再按照《廣韻》中所謂“蕃王稱”的本義了。這只能看做在《木蘭詩》時代漢語裡已有了外來語的成分。否則木蘭去時是應“可汗”之征,而歸來卻受“天子”之賞,那不是前后矛盾了嗎?
  (康蘇《從教學角度談〈木蘭詩〉的一些問題》,《山東師院學報》1978年第6期)
  由于木蘭詩出自北朝,而木蘭是北朝人氏,便可以考證出木蘭并非漢人可能性極大,其君主自然也是北朝少數民族割據政權領袖,而南北朝又正是中國歷史上的一次民族大融合時期,漢族與少數民族文化相互影響,其中不少民族與漢族雜居通婚最終相互融合,例如曾經強大的鮮卑族政權北魏。那么最有可能的一種假設就是:北朝的少數民族政權領袖受漢文化影響也樂于接受“天子”這個稱呼。
  ——從歷史角度分析“可汗”與”天子“
  3.“十二”是虛數
  “軍書十二卷”“同行十二年”與“壯士十年歸”──這三句中的兩個“十二”與一個“十”字都是虛數。習慣上這類數位都表示“多”的意思。“同行十二年”與“壯士十年歸”兩句中的“十二年”與“十年”都是說十多年的意思,如作實數理解,前后便矛盾不可解了。“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旨在強調木蘭的父親這次非出征不可。清人汪中作了一篇《釋三九》,提出了三、九等虛數的用法法則,把前人有關數位問題的考證與爭論都搞清楚了。(康蘇《從教學角度談〈木蘭詩〉的一些問題》,《山東師院學報》1978年第6期)
  4.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
  “東市買駿馬”等句中的“東、南、西、北”便都是虛位而非實指。這裡只是夸張地來形容木蘭出發前做準備的緊迫情況,照實來講反而不合情理。下文的“開我東閣門,坐我西閣床”的“東”和“西”也是虛位,照實來講就不通了。這些方位詞的連用,很多是為了造成某種氣氛,而非實指。這種“虛位”也和上面所談的“虛數”一樣,是古漢語中的一種習慣上的法則。
  (康蘇《從教學角度談〈木蘭詩〉的一些問題》,《山東師院學報》1978年第6期)
  5.當窗理云鬢,對鏡帖花黃
  “當窗”和“對鏡”是互文。“理云鬢”和“帖花黃”同是當窗對鏡來做的。這種用法在古代詩歌中,特別是在古代格律詩中是常見的。如唐王昌齡詩中的“秦時明月漢時關”就是一例。
  (康蘇《從教學角度談〈木蘭詩〉的一些問題》,《山東師院學報》1978年第6期)
  “帖花黃”是北魏婦女的面飾。有兩說:一說“元魏時民間婦女不得施粉黛;自非宮人,皆黃眉黑妝。故《木蘭詩》中有‘對鏡帖花黃’之句。”(《谷山筆塵》)另一說,將金黃色的紙,剪成星、月、花、鳥等形狀,貼在額上。
  (竇忠文《〈木蘭詩〉教學中的若干問題》,山西師院《語文教學通訊》1978年第4、5期)
  6.關于此詩的主題思想
  1.在封建社會中,婦女是無地位的。木蘭是一個“當戶織”的勞動婦女,代父從軍,“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男人能做到的,木蘭能做到;男人不能做到的,木蘭也能做到。木蘭這一英雄形象的本身,就是對封建社會中歧視婦女的古早觀念的無情嘲弄。
  2.在封建社會中,追求功名利祿是占統治地位的古早思想,多少人夢寐以求。而木蘭經過十年的緊張戰斗之后,凱旋而歸,卻拒封辭賞,愿意解甲歸田,重過勞動人民的耕織生活,這充分反映了勞動人民質樸謙遜的品質。木蘭的這一行為本身就是對熱衷功名利祿的封建士大夫的有力諷刺。
  (竇忠文《〈木蘭詩〉教學中的若干問題》,山西師院《語文教學通訊》1978年第4、5期)
  3.《木蘭詩》的主題思想,其實在詩歌裡面就已直接點明。便是:婦女并不亞于男子,她們的才能智慧,膽略見識,是決不在男子之下的。這就是這首詩的主題思想。若用一句話來概括則是:贊頌勞動人民出身的婦女英雄。
  (劉彬榮、華雪《須知木蘭是女郎》,《河南師大學報》1979年第6期)
  4.《木蘭詩》的主題,不是歌頌尚武精神,而是反映人民對和平生活的向往。不過,《木蘭詩》并不像上述北朝民歌那樣用愁苦的情調、悲劇的形式來表達,而是別開生面地用女子代父從軍的喜劇的形式來表達。當然,故事情節本身使詩在客觀上有可能起到歌頌女子英雄精神的作用,但是歌頌英雄這個問題在詩中比之主題所反映的問題畢竟是居于次要的,它只能算是詩所包含的一個思想內容,不能說就是主題。
  (錢文輝《〈木蘭詩〉主題芻議》,《昆明師院學報》1980年第6期)
  7.“唧唧復唧唧”究竟是什么聲音?
  對此歷來說法不一。大致有三種:織機聲、嘆息聲、蟲鳴聲。
  ① 織機聲。如果理解為織機聲,將有如下情境。詩歌一開始,就出現不停不息的織機聲,人未出場聲先聞。然后才交代這是木蘭正在對門而織,一個勤勞的姑娘形象躍然紙上。但織著織著,有節奏的織機聲聽不到了,傳來的是一陣陣長吁短嘆。這究竟是為什么?木蘭啊,木蘭,是什么事兒讓你如此發愁呢?于是轉入后面的情節。這樣的理解當然是合情合理的。
  ② 嘆息聲。有學者對此做如下解讀:“當戶而織,說明木蘭是一個勞動女性,而不是侯門小姐。本應該聽到她的織布的聲音,但聽到的卻是‘唧唧復唧唧’的嘆息聲。一個‘唧唧’就已經說明是在嘆息了,又重之以‘復唧唧’,作者還覺得意猶未足,最后又‘惟聞女嘆息’,作者這樣反復強調,是要告訴我們木蘭的憂思之深,木蘭是停機長嘆,而不是邊織邊嘆。作者沒有寫木蘭的愁容,也沒有寫木蘭停機長嘆的舉動,作者只是繪聲,通過接連不斷的聲聲嘆息,刻畫出一個充滿憂愁苦悶的木蘭女的形象。”(張燕瑾《繁而有味,簡能傳神——讀〈木蘭辭〉》,《漢魏六朝詩歌鑒賞集》,人民文學出版社1985年版)
  ③ 蟲鳴聲。如果將“唧唧”理解為蟲聲,在我們眼前就會出現這樣一幅畫面——夜深人靜,四下闃無人聲,只有蟲兒在夜幕中“唧唧”鳴唱。接著再寫木蘭姑娘正對門坐在織機旁織布,可是她為什么手握織機不織布,卻坐在那兒長吁短嘆呢?四野的蟲聲與木蘭的嘆息聲交相應和,渲染出一個女孩兒將要做出一個重大決定之前的心境和氣氛。總之,詩無達詁,合乎情理合乎文意即可。
  8.“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的問話人是誰?
  一說是父母在問,認為只是父親在問或只是母親在問的,也屬此說。的確,父母如果聽到女兒的嘆息,一定會發出這樣關切的詢問。一說是敘事人在問,因為《木蘭詩》是口頭集體創作的民歌,而民歌是可以配樂歌唱的,歌唱者能以敘事人的身份進行擬問。這兩種說法其實并不矛盾。在民間講唱文學中,演唱者往往有敘事人和故事人物的雙重身份,敘事人的語言與故事人物的語言有時是相融合一的。因此,這首詩中的“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以及“女亦無所思……從此替爺征”可視為父母與女兒的問答,也可視為敘事人的擬問擬答。此外,這首詩中常以第一人稱來敘事,既可以看做木蘭的自述,也可以看做敘事人的轉述。
  9.“雄兔腳撲朔”等四句該如何理解?
  第一,應該先明確這是一個生動的比喻。
  第二,應該進一步思考作者為什么要用這樣一個比喻句結束全詩。首先,這個比喻十分形象地解釋了“伙伴”們的驚訝,同時也是對讀者必然產生的疑問做出一個合情合理的解答。其次,可以將這四句話看做是木蘭對“伙伴”的回答。從這四句俏皮風趣的回答,我們可以看到木蘭富有機趣智慧而又充滿自豪的神態表情,還有什么能比這四句話更有趣巧妙呢?真是個錦心繡口的木蘭姑娘!再次,用雄兔雌兔來比喻人之男女,恰是民歌語言運用的特點。這一機巧的比喻,使全詩為之增色,錦上添花。
  此外,這四句詩被認為是吟唱者即敘事人對木蘭的贊詞,這種說法與將其視為木蘭對“火伴”的回答的看法并不矛盾。
  10.如何理解《木蘭詩》中的繁簡處理?
  必須明確以下三點:《木蘭詩》中何處繁,何處簡?這樣的繁簡處理產生了什么樣的效果?作者為什么要進行這樣的處理?
  ① 繁筆的運用:木蘭當戶織時的心事重重,木蘭準備行裝時的活動,木蘭奔赴戰場時的心態,木蘭回家后家人的歡樂,木蘭重著“女兒裝”時的欣喜等內容,都寫得不厭其繁,細致入微。
  例如,木蘭采買鞍馬一事,就通過東西南北的排比鋪寫,渲染了戰前準備的緊張和忙碌,讀者似乎可以看到木蘭的奔波和繁忙,也可以想見一身戎裝的木蘭是何等的英姿颯爽!
  又如,寫木蘭奔赴戰場時反復提及“不聞爺娘喚女聲”,其實正是木蘭此時心態的真實寫照:當夕陽西下,暮色沉沉時,木蘭獨自露宿在黃河之畔時,耳聽黃河流水嘩嘩作響,心中卻時時回響著父母的聲聲呼喚,漸行漸遠,父母呼喚女兒的聲音早已聽不見了,但這聲音卻時時回蕩在女兒的耳畔心頭!征程漫漫,何時能再聽到那溫暖女兒內心的爺娘親切的呼喚呢?
  再如,末段寫木蘭將回家鄉時爺娘姐弟等人的不同行動,通過同樣的句調作三次反復重疊,生動表現了親人們十年離別后終于得到團聚時的喜悅心情和歡樂氣氛。
  而對木蘭重入閨房,再著“女兒妝”的一段描寫,更是淋漓盡致地渲染了木蘭的熱愛生活、美麗可愛的女兒情態。
  ② 簡筆的運用。至于簡筆,主要是對戰斗過程的描寫力求其簡,十年生活,只用了幾句話就交代完了。
  為什么要如此安排呢?作者不惜筆墨描繪的往往都是他所要著力突出的。這首詩所要突出的正是對木蘭的孝敬父母、勇于擔當重任的性格的頌揚,所以,對殘酷的戰爭,一筆帶過,而對能夠反映美好心靈的內容則不惜筆墨。另外,這種繁簡安排似乎還隱含了作者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祝福,對戰爭的冷淡和遠離。
  一個女孩兒在戰場上拼殺了十年之久,立下了赫赫戰功——“策勛十二轉,賞賜百千強”,其勇武強悍可知。但是作者和廣大讀者喜愛的并不是一個沒有女性特點的女超人,所以,戰場上的廝殺作者幾筆帶過,而把“木蘭是女郎”作為構思的核心,所以,著力寫木蘭作為女孩兒對父母的牽掛,寫她的入閨房、巧梳妝,寫她打扮得娉娉裊裊光彩照人的風姿神韻。人們向來不稀罕赳赳武夫式的“顧大嫂”之流,中國也不乏嬌滴滴鶯聲燕語般的“崔鶯鶯”這樣標準的美人,但既有女兒的嬌美又有男子的剛健的女性,在中國文學史上,卻只有木蘭這獨特的一個!這樣的繁簡安排就起到了突出人物特征、表現作者傾向的作用。

相關成語

  【撲朔迷離】
  出自《木蘭詩》 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 解釋:指難辨兔的雌雄。形容事情錯綜復雜,難以辨別清楚。
  造句:敵軍始終撲朔迷離,不知我軍主力所在。
  偵探小說中撲朔迷離的情節讓我一頭霧水,完全忘記了如何思考。
  【磨刀霍霍】 解釋:原意用力磨刀,發出霍霍聲響。常用來形容為做好某一件事而提前做充分的準備、躍躍欲試的樣子。也形容敵人在行動前頻繁活動。 出處 《樂府詩集·木蘭詩》:“小弟聞姊來,磨刀霍霍向豬羊。” 造句:這路敵人磨刀霍霍,馬上就要行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