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宮圖


明清春宮圖

春宮圖是指以男女交合為主題的繪畫,又名秘戲圖、春宮畫,日本稱為“春畫”。春宮畫起源很早,根據荷蘭漢學家高羅佩考證,《漢書》中“坐畫屋為男女裸交接,置酒請諸父姐妹飲,令仰視畫。”,其中所述男女裸交合畫,就是后日的春宮圖。

  春宮圖

簡介

  東漢科學家、詩人張衡在所作《同聲歌》一詩中有詩句:“衣解金粉御,列圖陳枕張。素女為我師,儀態盈萬方。”,其中用作樣板的圖乃是春宮圖,“素女”指房中術《素女經》。將春宮畫與小姐觀看的習慣,在中國古典文學中也有描寫。唐代詩人白行簡《天地陰陽交歡大樂賦》就說到《素女經》畫冊。清代李漁《肉蒲團》中的未央生,為了陶養一位如泥朔木雕、毫無生趣的絕色女子,“到書畫鋪買幅絕精絕巧的春宮冊子,是本朝學士趙子昂的手筆,共有三十六套,唐詩上三十六宮都是春色的意思,拿去放在閨閣之中,好于玉香小姐共同翻閱。”可見在中國古代,春宮畫主要是作為進行性教育的媒介。 漢、唐的春宮畫已不存,宋代曾流行《春宵秘戲圖》、元代畫家趙子昂畫的三十六幅、十二幅春宮畫也不存世。現存世的最早的篋底畫是日本平安朝時代日本畫家住吉慶恩描臨自9世紀的作品。明清春宮圖

歷史

  春宮畫起源很早,《漢書》中“坐畫屋為男女裸交合,置酒請諸父姐妹飲,令仰視畫。”,其中所述男女裸交合畫,就是后日的春宮圖。東漢張衡在所作《同聲歌》一詩中有詩句:“衣解金粉御,列圖陳枕張;素女為我師,儀態盈萬方”,其中用作樣板的圖乃是春宮圖,“素女”指房中術《素女經》。將春宮畫與小姐觀看的習慣,在中國古典文學中也有描寫。唐代詩人白行簡《天地陰陽交歡大樂賦》就說到《素女經》畫冊。清代李漁 《肉蒲團》中的未央生,為了陶養一位如泥朔木雕、毫無生趣的絕色女子,“到書畫鋪買幅絕精絕巧的春宮冊子,是本朝學士趙子昂的手筆,共有三十六套,唐詩上三十六宮都是春色的意思,拿去放在閨閣之中,好與玉香小姐共同翻閱。”可見在中國古代,春宮圖的作用之一是作為進行性教育的媒介。除此以外,春宮圖還作為“避火圖”、“護書”和“嫁妝畫”在民間大量流行。明、清兩代,天津楊柳青等地的一些婦女每年春節前將春宮畫當做年畫銷售,這就是有名的“女兒春”。
  春宮圖中將男女性愛生活赤裸裸地描繪出來的,稱為“明春宮”;描繪男女穿著衣服,行為親昵的,稱為“暗春宮”。“暗春宮”比較含蓄,著重于男女性心理的刻畫,往往更有意境。
  由于年代久遠,漢、唐的春宮畫已不存,宋代《春宵秘戲圖》、元代畫家趙子昂畫的春宮畫也不存世。現存世的大多為為明、清時的作品。

明代的春宮畫

  明代畫家仇英曾畫有一套稱為《十榮》的春宮圖,已不存。畫家唐伯虎的春宮畫很有名,傳世的臨摹本有《退食閑宴》、《競春圖卷》、《花陣六奇》。明代流行以唐伯虎等畫家所作春宮圖為藍本的各種臨摹本,最有名的包括《花營錦陣》、《風流絕暢》、《鴛鴦秘譜》、《風月機關》、《青樓剟景》、《勝蓬萊》等。因為春宮畫主要用于閨閣之內,春宮畫沒有掛軸,而以絹制手卷或畫冊形式流行。

內容

  中國古代春宮畫描繪男女性生活的方方面面,內容十分豐富。例如描繪了男女不同的性交體位,不同的體位起什么作用,有些甚至連今人也不能完全理解;描繪男女性交的“性前嬉”和“性后嬉”;描繪不同的性交場所,如馬背上的性交,這可能是塞外的一種性風俗;還有一些“戲嬰圖”,即夫妻在嬰兒旁性交,這可能是將性和生殖聯系在一起了。還有些春宮畫則描繪了一些性少數人群的性生活,如同性戀、戀物癖者等。

細節

  春宮圖畫上的女人凡在席子上或有侍女可以看見的地方性交,總是穿著鞋子和扎著裹腳。鞋子和裹腳只有在遮有帳幔的床上才脫下,裹腳布也只浴后才更換。(參見:高羅佩:《中國古代房內考》)
  余世存的《非常道》記載清代葉德輝的圖書中,往往夾入春宮圖,名曰“避火”。日本人北慎言《梅園日記》載:“青藤山人《路史》云:‘有士人藏書甚多,每柜必置春畫一冊。’人問之,曰:‘聚書多惹火,此物可厭火災也。’青藤山人即明代書畫家徐渭,其著《路史》兩卷,恐士人藏書必置春畫所言非虛。”

特點

  《花營錦陣》配詞
  中國古代春宮畫多以工筆、彩繪為主,還有的畫于瓷器上。少數春宮畫不用彩繪,而用水墨,頗為雅致,別有風味。到了近代,受西洋畫的影響,人體有了明暗面,增強了立體感,同時人物體型比例也更準確。
  中國古代春宮畫還以牙雕和木版畫的形式表現。象牙浮雕的春宮圖十分精致,立體感很強,多為官宦人家、鉅賈富賈所把玩。木版畫則以《花營錦陣》為代表。它出現于明代晚期,全套24圖,印成紅、黃、藍、綠、黑五色,每圖以行書配詞一首。《花營錦陣》的畫面生動而質樸,詞牌的選擇和詞的內容對畫面起到了烘托的作用。詞的風格混合了文學語言和通俗口語,充滿了詼諧和幽默,這使得《花營錦陣》具有雅俗共賞的特點。中國古代春宮畫多以畫卷、冊頁的形式出現,很少有大幅者,這是為了便于把玩。春宮畫的主要用途是提供性欣賞和激發性興趣。

影響

  在古代,中國的春宮畫對印度和日本影響很大。古印度盛行性雕刻,其中11世紀前后修建的卡杰拉霍神廟群,幾十座神廟的外墻和內壁布滿了形態各異的性愛雕塑。相比而言,日本的“浮世繪”受明代春宮畫影響更大。
  “浮世繪”是日本描寫民間日常生活的一種藝術形式,其中有不少性的內容。與明代春宮畫相比,日本“浮世繪”的內容夸大而富于幻想,對男女的性器官描繪十分突出,有些畫卷還采取連環畫的形式,這些在中國是十分罕見的。

文獻

  最早系統地研究秘戲圖歷史的是荷蘭漢學家高羅佩。源因他收藏一套稀世的《花營錦陣》,打算寫一篇序文,將其刊行于世,豈知一查中外文獻,空空如也,不得不從頭做起,查古書,收集材料,越寫越長,最后變成了一本書,取名《秘戲圖考-附論漢代至清代的中國性生活》,其中包括按原圖大小精印的《花營錦陣》24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