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


新詩,是指五四運動前后產生的、有別于古典詩歌的、以白話作為基本語言手段的詩歌體裁。 在中國文學發展過程中,詩歌(包括詩、賦、詞、曲等)曾取得很高的成就。但到了近代,古典詩歌的創作逐漸走向僵化,“濫調套語”充斥,“無病呻吟”的傾向相當普遍,古典詩歌所使用的辭彙與現代口語嚴重脫節,它在形式上(包括章法句式、對仗用典以及平仄韻律上)的種種嚴格限制,對詩歌表現不斷變化而日益復雜的社會生活,表達人們真實的思想感情,造成極大的束縛。因此,新詩革命成了“五四”新文學運動最先開始的、也是最重要的組成部分。

詞語釋義

基本信息

  【詞目】新詩   【拼音】xīn shī   【詞性】名詞   【英文】   1.a new poem   2.a Chinese free verse

詞語解釋

  1. 新的詩作。   晉張華《答何劭詩》之一:“良朋貽新詩,示我以遊娛。” 唐杜甫《解悶》詩之七:“陶冶性靈存底物?新詩改罷自長吟。” 清黃遵憲《奉命為美國三富蘭西士果總領事留別日本諸君子》詩:“海外偏留文字緣,新詩脫口每爭傳。”   2. 指“五四”以來的白話詩。   毛澤東《關于詩的一封信》:“詩當然應以新詩為主體。” 李一氓《<阿英文集>序》:“你寫新詩,我填舊詞,也是個詩人高唱的時代。”

詩體

詩體概述

  新詩草創階段的努力,以廢除舊體詩形式上的束縛,主張白話俗語入詩,以表現詩人的真情實感為主要內容。因此,當時也稱新詩為“白話詩”“白話韻文”“國語的韻文”(錢玄同《〈嘗試集〉序》、胡適《談新詩》、康白情《新詩底我見》)。1917年2月,《新青年》2卷6號刊出胡適的白話詩詞8首,是中國新詩運動中出現的第一批白話新詩。第一本用白話寫的詩集是胡適的《嘗試集相關書籍》(1920)。而最早從思想藝術上顯示一種嶄新面貌,并為新詩地位的確定做出重大貢獻的,是郭沫若的《女神》(1921)。   新詩在建立和發展過程中,受到外國詩歌較大的影響。這對新詩藝術方法的形成起了積極的作用。許多詩人在吸取中國古典詩歌、民歌和外國詩歌有益營養的基礎上,對新詩的表現方法和藝術形式,進行了多方面的探索,產生了現實主義、浪漫主義、象征主義多種藝術潮流,出現了自由體、新格律體、十四行詩、階梯式詩、散文詩等多種形式。眾多詩人的探索和一些杰出詩人的創造,使新詩逐漸走向成熟和多樣化。從五四運動以來,新詩一直成為中國現代詩歌的主體。

發展歷程

  “五四”新文化運動,新詩是中國現代詩歌主體。   最早新詩刊物《新青年》,此刊最早新詩作者:胡適,劉半農,沈尹默。   到1918年底 胡適是第一本新詩集《嘗試集》的作者。   1918-1919年劉,大白,俞平伯,康白情,葉紹鈞,宗白華,田漢等相繼創辦《星期評論》,《新潮》,《少年中國》等刊物。   1921年1月,中國第一個新文學社團“文學研究會”在北京宣告成立。它不僅把“五四”前后一批詩人集合在一起,還扶植了一批后起之秀:周作人,謝冰心,戴望舒,朱自清,鄭振鐸,王統照,徐玉諾,劉延陵,郭紹虞,梁宗岱,朱湘,徐志摩,徐雉,梁實秋等。他們以真情實感“表現社會人生”(文研會的主張)。   冰心以《繁星》《春水》開創小詩一派。   1921年朱自清,葉紹鈞,俞平伯,劉延陵在杭州組織了中國第一新詩社“中國新詩社”。   葉紹鈞、朱自清等創辦新詩雜志 - 《詩》   1922年1月15日,出版了第一本新詩刊物《詩》創刊,在創刊號上發表了汪靜之的《蕙的風》等七首詩,葉紹鈞、朱自清、劉延陵任主編輯、,中華書局印行。是文學研究會的刊物之一。   《 詩》是中國第一份新詩雜志,主要撰稿人有朱自清、胡適、周作人、俞平伯、劉延陵、葉紹鈞、王統照、鄭振鐸、徐玉諾、陳南士、汪靜之、馮雪峰、潘訓(潘謨華)等。   1923年5月15日停刊,共出17期。   此后,又發表了馮雪峰,潘漢華,應修人的小詩。在《詩》月刊中,他們并不引人注目,但這四個年輕詩人于1922年春在杭州成立了湖畔詩社,這是中國第二個新詩社,他們的合集《湖畔》和《春的歌集》以請新自由的格調,歌唱美與愛,成為當時別具異彩的湖畔詩派。   郭沫若1921年7月創造社在日本東京成立,先后加入該社的詩人有郭沫若,成仿吾,穆木天,鄧均吾,王獨清等人,其中最具影響的是郭沫若,他從1919年9月開始在上海《時事新報》副刊發表詩作,1921年8月出版《女神》,以磅礴的氣勢,浪漫的色彩,創造的精神,在中國詩壇上如“一枝異軍突起”(朱自清語)創造社詩人各有特徵,如成仿吾的哀婉,鄧均吾的清醇,穆木天的朦朧,王獨清的頹廢等,但他們走的大抵是郭沫若開創的浪漫主義路子。   1926年4月6日徐志摩在北京《晨報》編了十一期《詩鐫》。主要作者有聞一多,朱湘,劉夢葦,于賡虞,饒孟侃等。1928《新月》創刊,以后又出版《詩刊》,在這幾個刊物上發表的,還有孫大雨,陳夢家,邵洵美,林徽音等。這些都被稱為新月派詩人,大多傾向浪漫主義,其共同藝術主張就是要試驗建立無固定格律的現代格律詩。聞一多提出:詩的實力不獨包括音樂美(音節),繪畫的美(辭藻),并且還有建筑的美(節的勻稱與句的勻齊)。他的第二本詩集《死水》就是這一主張的實踐,徐志摩實踐的體制最多,并以柔美流麗的抒情風格為人稱道。   從法國回來的李金發于1925出版《微雨》,標志著新詩中象征派的誕生。他的詩意象雜陳,冷峻生澀,常為人所詬病。目之以“詩怪”,與此同時,后期創造社的王獨清,穆木天,馮乃超也轉向象征主義。   戴望舒也從法國象征派汲取營養,由于他在《現代》雜志(1932創刊)發表的詩作引起很大的反響,且在該雜志發表的許多詩都有追求“純詩”的藝術傾向。文史學家把三十年代出現的這一群體稱為“現代詩派”。1936戴望舒主編《新詩》雜志,把這一詩派的藝術成就推向頂峰,但同時也意味著它開始走向沒落,抗日戰爭的炮聲打斷了他們在幽齋裡的內心抒情獨白。他們中大多數詩人走向了新的起點,開始新的藝術追求。   1930年3月,中國左翼作家聯盟成立,在它主辦的刊物《拓荒者》《盟芽月刊》《北斗》上出現了一個以詩歌為戰斗武器的詩人群體,包括蔣光慈,錢杏村,胡也頻,洪靈菲等,其中最有才華的是殷夫。   1932年,蒲風,任鈞,王亞平,柳倩,曼晴等人組織成立“中國詩歌會”,創辦《新詩歌》雜志,他們熱情關心著時代情緒,企圖用詩來喚起民眾,使現實主義詩歌有了更廣闊的發展。   然而,20世紀30年代,更能展現現實主義詩歌藝術實績的,是以描寫中國農民苦難命運著稱的詩人臧克家,以短促緊張的節奏傳達時代的經神。   田間被聞一多稱為“擂鼓的詩人”。   艾青主張“給思想以翅膀,給感情以衣裳,給聲音以色彩,給顏色以聲音,使流逝變幻者凝形”。被稱為吹蘆笛詩人。   抗日戰爭暴發,艾青田間來到戰地,以詩傳達中華民族覺醒的心聲,卞之琳,何其芳,柯仲平,高蘭,嚴辰,鄒荻帆,力揚,公木等等。帶著各自藝術色彩,為詩壇增添豐碩力作。   20世紀40年代,胡風主編的《七月》雜志和《七月詩叢》周圍,形成一個被稱為七月詩派的詩人群,他們主張詩人用真誠的態度去把時代的脈搏,達到藝術的真實,詩集《白色花》選編了其中主要成員魯藜,孫鈿,阿垅,綠原等二十人作品。   在北方戰地,從1939——1942年出現兩個詩刊:《詩建設》和《詩戰線》,其主要成員有田間,邵子南,方冰,魏巍,丹輝,陳輝,袁勃,史輪,曼晴等。被稱為晉察冀詩派。他們主張“更深入地接觸生活,投入斗爭,把新的血的戰爭的現實寫入詩裡”(陳輝語)。   20世紀40年代后期,在上海出版了《詩創造》《中國新詩》兩個詩刊,成員有穆旦,陳敬容,鄭敏等九人,因其詩會集《九葉集》被稱為九葉詩派。他們把現代派的藝術技巧引入現實主義的詩歌創作,詩風偏于蘊藉深沉,同樣反映了時代的情緒和民眾的希求。   20世紀40年代活躍在北方的詩人,大多重視向民歌汲取營養,出現了李季的《王貴與李香香》,阮章競的《漳水河》,張志民的《死不著》等民歌體新詩力作,為新詩民族化,民眾化開辟了一條新道路。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告成立,中國新詩的發展躍入一個新時代。許多經歷了戰亂歲月的詩人告別苦難的過去,對新的世界,新的生活寄與熱望。賀敬之,徐遲,呂劍,聞捷,蔡其矯等等,都有真摯熱觀,激昂爽朗的力作問世。一大批有才華的青年詩人,包括李瑛,公劉,未央,白樺,邵燕祥,嚴陣,流沙河等等,以或清新自然,或激越豪邁,或樸實淳厚的歌聲,引起廣泛的注目。   如果說建國后的十七年是頌歌的年代,那么,1966—1976的十年動亂則是悲歌的年代。   1976年10月,動亂結束,中國新詩進入歷史轉折的新時期,以真實的表現時代情緒和人民愿望為特色的現實主義古早得到還原與發展,在詩人們噴發的激情中增加了對歷史的反思和對現實的理性思考。一大批新人進入詩壇:舒婷,北島,梅紹靜,傅天琳,楊牧,周濤,雷抒雁,章德益等。他們帶著各自的舒情個性,為提高詩藝進行勇敢探索,為詩壇增填了新聲。   新時期的詩歌,在藝術風格和表現手法上逐漸走向了多樣化。現實主義,浪漫主義,象征主義和其他創作方法,都有人在借鏡,探索。既有成功的創造,也有失敗的嘗試,但作為整體的新詩是在發展,在前進。   1894—1945年,臺灣處于日本占據之下。從二十年初,臺灣文學就在“五四”影響下得到發展。1925年張我軍的《亂都之戀》出版,是臺灣第一部新詩集。具有多方面才華的賴和,這時也有新詩問世。三十年代的陳虛谷,楊華,毓文,王錦江等等,進一步顯示了新詩的實績。   日據時期的臺灣新詩,除少數受日本現代詩影響者外,大多數走的是現實主義路子。   1935年2月,曾和戴望舒一起編過《新詩》的紀弦(路易士)創辦了《現代詩》,到1956年發展成為“現代派”詩社。1954年,曾在三十年代參加過“新詩歌運動”的覃子豪和鐘鼎文,余光中等發起成立“藍星詩社”。同年,由痖弦,洛夫和張默等發起成立“創世紀”詩社。盡管他們各有不同的藝術見解,有“主知”,有“主情”,有講“超現實”,但都共同向西方現代派尋找詩的出路。其影響所及,五、六十年代,現代派成為臺灣詩壇主流。   1964年6月,桓夫(陳千武)、林亨泰、白荻、杜國清等二十位臺灣籍詩人發起成立“笠”詩社他們提出詩的民族性(走中國道路)和社會性問題。經過20世紀70年代的“鄉土文學論爭”,笠詩社同人和許多新生代詩人推動現實主義潮流發展。一些現代派詩人也注意到現代詩背棄古早,脫離現實的偏頗,詩風有所改變。   20世紀60年代以來,臺灣詩人大多注意用詩來探索人生,表現現代人存在的情緒。現代社會中常見的孤絕感與失落感也成為詩歌中常見的主題。隨著民族意識覺醒,失落感發展成為具有豐富內涵的鄉愁詩。與之相伴的是寫愛情與親情的“純情”詩,尤其是一些女性詩人如蓉子、張香華、席慕蓉等所作,常以七情深意摯,如珠如玉而動人心弦。   同屬于中國新詩的香港詩歌,和大陸,臺灣詩歌自有其相同之處。然而由于其環境的特殊性,詩的性質與形態也顯示了自己的特色。香港詩人也從古典詩詞和“五四”以來的新詩汲取營養,但沒有大陸詩人那么深沉的歷史反思,而是以更濃的現代意識觀察現實。他們也從西方現代派借鏡藝術技巧,但在表現手法上較臺灣現代派詩人更為平實。   如犁青、吳正、何達、古蒼梧、藍海文、傅天虹、梁秉均等都寫過不少力作。   就整體而言,澳門詩歌和香港詩歌有著相似特色。   旅居海外的華人詩歌,其精神狀貌與內涵感情和海峽兩岸的詩也有一致性。   中國新詩已有近百年歷史,它有如青松翠竹,卓然而立于世界詩歌之林。新詩的主流是現實主義,而浪漫主義與現代主義則時隱時現,與之互補而共存。

主要流派

  1.湖畔派——因該流派詩人多聚集在西子湖畔而得名,是中國新詩最早的一個流派。愛情,是湖畔派吟唱的主要內容。   代表詩人是馮雪峰、汪靜之、應修人、潘漠華等。代表作品:馮雪峰《伊在》《賣花少女》,汪靜之《蕙的風》《我是死寂的海水》,應修人《含苞》,潘漠華《離家》等。   2.新月派——提倡為藝術而藝術的唯美寫作。   代表詩人是徐志摩、方令儒、朱湘、陳夢家、聞一多、林徽音等。代表作品:徐志摩《沙揚娜拉》《再別康橋》,聞一多《死水》《靜夜》,朱湘《采蓮曲》等。   3.象征派——早期現代詩歌的一個分支,更具有獨立的象征主義特征。   代表詩人是李金發、王獨清、穆木天、馮乃超、胡也頻、蓬子等。代表作品:王獨清《但丁墓旁》,李金發《棄婦》《我背負了……》《裡昂的車中》,胡也頻《曠野》,穆木天《落花》《煙雨中》等。   4.現代派——這一流派的詩歌成就較大,對后世的影響也比較深遠。他們堅持“純詩”的概念,主張借鏡西方現代藝術手法,重視詩的思維、情緒,但并不注重詩的音樂性和外在的格律形式。   代表詩人有卞之琳、戴望舒、何其芳、廢名、徐遲、林庚、金克木、玲君、施蟄存、路易士等。代表作品:卞之琳《斷章》,戴望舒《雨巷》《我用殘損的手掌》,何其芳《預言》《花環》,廢名《十二月十九夜》等。   5.七月派——這一流派的詩人大多經歷過人生的重大起落沉浮,深陷政治冤獄幾十年,新時期得以“鮮花重放”,是跨越了三個時代的詩歌流派。   代表詩人有牛漢、艾青、羅洛、曾卓、綠原、魯藜、彭燕郊、鄒荻帆、胡風等。代表作品:牛漢《我的家》《半棵樹》《華南虎》,艾青《大堰河——我的保姆》《雪落在中國的土地上》《礁石》,鄒荻帆《花與果實》《走向北方》,曾卓《欄桿與火》《懸崖邊的樹》,胡風《為祖國而歌》,綠原《驚蟄》,魯藜《泥土》,彭燕郊《冬日》等。   6.九葉派——顧名思義由九位詩人組成。他們努力融合中國古典詩歌和西方現代詩歌的語言風格,追求詩歌的現實性、象征性和哲理性,注重詩人內心獨特的感受。   代表詩人有辛笛、陳敬容、鄭敏、杜運燮、唐祈、穆旦、袁可嘉等。代表作品:陳敬容《珠和覓珠人》,穆旦《贊美》《森林之魅》等。   此外,民主革命時期詩歌流派或詩群還有早期寫實派(馮至、冰心、劉半農、胡適等)、早期浪漫派(郭沫若、田漢等)、中國詩歌會(蘆荻、王亞平、蒲風等)、晉察冀詩派(田間、陳輝等)等,這些流派影響不是很大,或沒有形成相對穩定的詩學主張。   7.現實浪漫派——這個命名有些牽強,也許源出于毛老人“革命的現實主義與革命的浪漫主義相結合”的寫作原則吧。從建國后到七十年代末期,遵循的是一條專制文學道路,即所謂的遵命文學或革命文學,文學主體地位退位給了政治或集團利益。在近三十年的歷史跨度裡,詩歌的調式驚人的統一。   代表詩人有郭小川、聞捷、賀敬之、張志民、田間、李瑛、李季、嚴辰等。代表作品:郭小川《甘蔗林,青紗帳》,賀敬之《桂林山水歌》,李瑛《酒肆》《魯迅》,聞捷《蘋果樹下》李季《王貴與李香香等。   8.朦朧詩派——新時期第一個也是最大、影響力最深遠的詩歌流派,伴隨著“三個崛起”理論,迅速登入中國詩壇。它的崛起,終結了專制寫作時代,開啟了中國新詩的新紀元。包括后朦朧詩潮在內,朦朧詩派被稱作第二個新文化運動,推動了中國詩歌的新生。   主要代表詩人有北島、舒婷、顧城、楊煉、江河、梁小斌、王小妮、芒克、李鋼、食指、多多、王家新、黑大春、傅天琳、車前子等。代表作品:北島《回答》《一切》《宣告》《十年之間》《黃昏,丁家灘》,舒婷《神女峰》《致橡樹》《墻》,顧城《一代人》《遠和近》《感覺》《弧線》《小巷》,梁小斌《雪白的墻》《中國,我的鑰匙丟了》,楊煉《諾日朗》《大雁塔》,江河《紀念碑》,食指《相信未來》,王小妮《印象》,王家新《潮汐》,車前子《我的雕像》,李鋼《藍水兵》等。   9.第三代詩群——繼朦朧詩后出現的一個詩歌群體,以顛覆朦朧詩、解構古早、解構崇高為理論基礎,主張“詩到語言為止”。   代表詩人是于堅、韓東、楊克、周倫佑、楊黎、李亞偉、海男、歐陽江河等。代表作品:于堅《尚義街6號》《蕓蕓眾生4·羅家生》,韓東《有關大雁塔》,楊克《在地面與天空之間》,李亞偉《中文系》,歐陽江河《蝴蝶》等。   10.中間代詩群——這是一個比較尷尬的命名,收羅了部分六十后出生的詩人,沒有相對成熟的流派主張,但部分詩人的創作成就是可圈點的。   代表詩人有沈葦、汗漫、葉匡政、老刀、楊子、路也、李輕松、馬永波、余怒、樹才、格式、安琪、趙麗華等。代表作品:沈葦《新柔巴依》《黑的雪》,汗漫《水之書:守望黃河》,葉匡政《城市書》,老刀《關于父親萬偉明》,路也《江心洲》《牌坊街》《文史樓》,李輕松《母獸》《馬》《鴉王》,馬永波《電影院》等。   11.七十后詩群——不用說,也是個年代概念。   代表詩人是劉春、孫磊、劉川、胡續冬、聶迪、魏克、李郁蔥、夢亦非、黃金明、胡軍軍、遠人等。代表作品(略)。   12.口語詩派——也稱民間寫作。口語寫作消解了古早的經驗行寫作,給詩壇帶來了一股清新鮮活的詩風,有些近乎原生狀態。但無節制的口語泛濫,使一些詩寫淪為口水或夢囈,破壞了良性的詩歌生態,詩壇對此毀譽不一。   代表詩人是伊沙、徐江、侯馬、阿翔、秦巴子、魯西西、馬非、謝湘南、巖鷹、賈薇等。代表作品:伊莎《餓死詩人》《車過黃河》《結結巴巴》,徐江《豬淚》,侯馬《金別針》《精神病院的花園》等。   13.知識分子寫作——也稱新學院詩派,與民間寫作相對立,是世紀之交“盤峰論劍”的產物。主張詩歌的人文結構、貴族化。   代表詩人是西川、臧棣、翟永明、肖開愚、歐陽江河、孫文波、張曙光、西渡、桑克、蔣浩等。代表作品:西川《在哈爾蓋仰望星空》《夕光中的蝙蝠》,翟永明《獨白》,歐陽江河《玻璃工廠》等。   14.八十后寫作——同樣是一個年代概念。是當下詩壇最活躍、最前衛的詩歌群落。代表詩人有春樹、三米深、鄭小瓊、吾桐樹、唐不遇、水晶珠鏈、蘭逸塵、遠觀、雪馬、八零、莫小邪、蘇瓷瓷、嘎代才讓等。   15.第三條道路——這是一個無派之派,收攏了一批詩歌的散兵遊勇,扯起旗號,旗下也有不少實力詩人。代表詩人有莫非、娜夜、盧衛平、十品、凸凹、谷禾、李南、譙達摩、林童等。   16、韻腳詩派    韻腳詩的特點之一句尾韻腳,出道于2000年之后,屬于最新詩體,典型代表為方文山作品《關于方文山的素顏韻腳詩》。   韻腳詩隸屬于駕馭在現代詩歌之上的新詩體,在尊重現代詩歌提倡的“一、形式是自由的,二、內涵是開放的,三、意象經營重于修辭”的前提下,又新添了一項步驟,那就是每一行詩的結尾均須押韻,使中國現代詩歌在追求自由和豪放的同時,又繼承古體詩歌韻律流傳千年的寶貴血脈,倡導詩人要表達經過加工的具有鮮明節奏的非自然語言,更加強調追求真情實感和韻腳的規范形式,為詩歌的創作和發揮制定一項行之有效的標準介面,最大程度地避免了其倒向現代詩歌自由散漫和無章法可循的口語化寫作,讓詩歌創作有章可依,有律可循,從而使現代詩歌的創作更加規范地發展和成長,并以更加良性更加持久的姿態堅忍不拔地在文學道路上永久生存下去。   現代韻腳詩最初受方道文山流素顏韻腳詩的深刻影響,甚至可以說集現代普通詩體與素顏韻腳詩之大成,通過吸收兼并而構建起來的新詩體,它不僅包容了人們對于古典詩歌的音樂韻律之美的追求,同時兼并現代詩歌的創作手法,使古典詩韻與現代詩歌完美融合而并駕齊驅。現代韻腳詩后世或將淘汰其它流派而成為中國詩歌命脈的唯一向導和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