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嶺


成功嶺度假村

臺灣省成功嶺臺灣軍營,是臺軍的新兵訓練中心 成功嶺位于臺灣省大肚山東南方的軍事基地,在連線王田交流道的省公路龍即可見到“成功嶺”基石矗立?每年寒、暑期大專青年在此受訓,因此每逢探親假日,成為烏日鄉定期涌現熱鬧氣氛的時刻。

地理位置

  臺灣省成功嶺臺灣軍營,是臺軍的新兵訓練中心 成功嶺位于臺灣省大肚山東南方的軍事基地,在連線王田交流道的省公路龍即可見到“成功嶺”基石矗立。

社會意義

獨一無二

  全世界將近兩百個國家或地區中,像臺灣當局一般有大專兵訓練營的,大概絕無僅有。大專生為什么要接受軍事訓練,這樣的訓練,對他們有什么意義或影響?
  而實施四十年的成功嶺大專集訓,在2010年二月四日這一梯次學生結訓后,旋即拉下鐵門。四十年來,曾有一百三十余萬名的青年,在這裡接受軍事洗禮,留下了他們的汗水、淚水及歡笑無數。
  “國旗在飛揚,聲威浩壯,我們在成功嶺上,鐵的紀律使我們鍛煉成鋼,愛的教育給我們心靈滋養,驚奇、震撼、緊張,替生命開礦,團結、合作、創造、讓智慧發光。……”
  雄壯嘹亮的歌聲,從成功嶺四面八方響起,一萬二千多張似嫌白皙臉孔的“大專寶寶”,經過二周的基本訓練后,在國軍野戰服和鋼盔的襯托下,顯得精神煥發,士氣高昂。

眼鏡也成了裝備

  “民國”六十年代,還是“行政院長”的前“總統”經國先生巡視成功嶺,看來頗滿意眼前體魄強健的大學生。曾幾何時,眼鏡成了新兵的必要裝備?(成功嶺訓練中心提供)
  介壽廣場上,四四方方的學生隊伍,像一塊塊切好的豆腐干鋪展開來,橫看、縱看、前看、后看都是整整齊齊。學生的動作整齊劃一,立正、稍息的姿勢也比初報到時俐落多了。從授槍、宣誓、軍人讀訓,到唱“成功嶺之歌”、喊口號,處處充滿陽剛之氣,置身其中,全身血脈為之賁張。
  這是元月十八日大專集訓班開訓典禮雄壯、威武的一幕,這也是成功嶺最后一梯次的大專集訓。

耳孰能詳的成功嶺

  對國人而言,“成功嶺”三個字,幾乎人人耳熟能詳。尤其是大專青年男生們,更是充滿了好奇與向往。無數曾在它懷抱中接受革命洗禮的學子,去時的畏懼、離別時的難舍,成了人生中最值得回憶的一段時光。
  “我一輩子都忘不了成功嶺,它除了教導我們戰斗的技能外,更喚起原本就該有的堅強意志,以及強壯我們的體魄,”連同自己和陪學生、總共上過三次成功嶺的臺大政治系教授盧瑞鐘說。成功嶺的軍事訓練,是莘莘學子對自我的一種挑戰和考驗。

打造“文武合一”的青年

  從“毋忘在莒”到“成功嶺”,一代又一代的大專男生在嚴格的軍訓生活中淬煉成長,寫下人生難忘的樂章。
  父子兩代前后去成功嶺受訓的例子不少。作家小野二十多年前考取師大生物系時曾到成功嶺受訓,今年他的兒子李中也到成功嶺接受革命的洗禮。小野認為,青春期的孩子能夠到成功嶺接受嚴格的軍事訓練,對他的身體及做人方面有很大的幫助,是人生難得的一次機會。
  每一個時代,都有一個特色,“成功嶺大專集訓班”就是歷史前進中自然形成的面貌,它含有時代的要求和使命。
  “民國”四十七年七月,正值“八二三炮戰”前夕,臺海對峙情勢升高,“教育部”為貫徹先總統蔣公一向對青年“文武合一”的期許,特會同“國防部”、“救國團”、省政府等有關單位,研擬訂定“大專學生暑期集訓”辦法,分由陸軍各訓練中心施訓。
  辦法中規定,大專學生在畢業前一年的暑假均應參加為期十二周的暑訓,以完成預備軍官訓練的入伍教育。大專集訓經期末測驗成績及格者,俟其畢業接受預備軍官訓練時,即不再接受入伍教育。可以說,初期,大專集訓是預官的養成教育。值得一提的是,大專集訓有一項嚴格規定:在校軍訓不及格者,應于暑訓前補考,補考后仍不及格,不得參加暑訓,也喪失預官的權利。

訓練“縮水”

  成功嶺的團體生活對許多學生來說可是第一遭,有勞班導教導如何標示自己的衣物。不過早年受訓的人一看照片就說:以前都穿寬大的平口布內褲,現在學員的內衣褲還真講究!(成功嶺訓練中心提供)
  由于受訓場地分散,不易集合,再加上大專生日漸增加,“民國”五十三年十二月十六日,“國防部”在臺中縣設立陸軍后備兵訓練指揮部,七十八年更名為“成功嶺訓練中心指揮部”。原本一年一次的暑訓,不夠容納逐年增加的大專生,最后增加為三次(寒訓一次,暑訓二次)。受訓時間則從原來的十二周縮短為八周,“六十一年”又改為六周,“八十二年”五周,“八十五年”四周,直到今天。
  當年大專生只要在校軍訓成績良好,通過成功嶺的期末測驗,畢業即以預官任用的措施,因為大專生大量增加而于“五十五年”取消。日后成功嶺只單純地負責大專生集訓工作,訓練也沒有早年嚴格。
  “合理的是訓練,不合理的是磨練。”每一個從成功嶺出來的學子,都能體會這句話的涵意。
  大專生集訓訓練的主要課程包括:“愛國”教育、生活教育與軍事教育。學生一進入成功嶺的大門,生活教育就立刻展開,從縫名牌、整理內務到摺出有棱有角的棉被,都是生活教育的一環。特別是摺棉被,不知道折煞多少英雄好漢,經常有人半夜三點就爬起來摺棉被。

震撼教育

  短短四周,卻有學不完的東西,新入營的大專兵顯得有些憂心。
  整肅儀容 、端正姿勢、革除不良習性……,在接下去的課程裡紛紛出籠。在家裡太嬌貴的、懶散慣的學生吃不消、受不了而暗自埋怨哭泣的不是沒有。再加上班代有意無意透露,期末測驗成績欠佳者要留訓,嚇得學生上課不敢打馬虎眼,因為太緊張,一個星期不上“大號”的大有人在。
  最累人的自然是軍事教育,從基本教練、戰斗教練、兵器訓練、實彈射擊到學生又害怕又期待的“震撼教育”--機關槍在頭頂掃射,學生握著槍在低矮的鐵絲網下匍匐前進。近年大專集訓的訓練時間雖然縮短,但主要課程仍然保留。
  三、四十年前,成功嶺是一片荒山野地,沒有房舍,沒有道路,更無水喝。當時國家窮,軍隊也窮,老百姓更窮,一切生活條件都要靠自己。成功嶺周遭及營區的道路、樹木、草皮,就是靠著軍士官兵一雙雙長了老繭的手,一斧一鑿地修建出來。
  槍上膛、目標靶場紅心,真希望下一世紀的人類永遠無需兵戎相見。

灌水計畫

  最苦的是沒有水喝。想想看,在酷熱的夏天,幾千名受訓學生等著喝水、洗澡,一天要用掉多少水?當年擔任預備第一師第三團團長的苗中英中將回憶:“每天由山下抽水到山上,不但耗電,而且兩個小時后就滴水不剩,學生叫苦連天!”為了應付龐大的日常用水量,只好建地下水塔,大量儲水,改用自來水還是民國六十年以后的事。
  震撼教育是成功嶺結訓前的高潮戲,能通過也不簡單,今年有九十三位大專寶寶因身體因素而不敢參加呢!
  上過成功嶺的人都記得,因為水源得來不易,長官三令五申告訴大家要節約用水;而由于臺灣地區地處亞熱帶及熱帶交界,學生在烈日下操練,中暑時有所聞。民國八十年有三位暑訓大專生因中暑死亡,均是飲水不足。因此,自那個時候起成功嶺的暑訓特別擬定“灌水計畫”,每天從起床、晨間活動、操課前、下午操課、就寢前,都列好要喝多少水,不許偷懶,總計一天要喝下一萬 CC 的水。

“戰斗澡”走入歷史

  穿越障礙?簡直是特技表演,現在可是成了過河卒子,只能拼命向前了。
  洗“戰斗澡”是每位學子最緊張的時刻,班代一聲令下,上百多名班兵一絲不掛地沖進澡堂,心驚肉跳地拼命用臉盆從蓄水池中裝水往身上潑。三分鐘一到,又拚命往外沖,顧不得身上的肥皂尚未沖洗干凈,也不管內衣褲是否穿好。經常發生隊伍已在外面集合,手腳慢的學生,光著身子、拿著臉盆遮住重要部位,從浴室沖出來的狼狽狀。
  如今,嶺上每間寢室都有通風設備,夏天還有大型電扇伺候,生怕學員太熱睡不著覺。至于洗澡,據成功嶺新聞官仝漢霖透露,現在嶺上沒有人洗戰斗澡,主要是擔心學員太過緊張而摔倒。洗澡分成三梯次,時間也較寬裕,甲隊先洗,另外兩梯次分別吃飯及整理衣物。另外,結訓前舉辦的行軍,也因為擔心學員眾多,路上交通不安全而取消。

成功嶺-戰斗營-夏令營?

  投擲手榴彈也是震撼教育的一環,雖然只是練習啞彈,大家還是有點緊張。
  成功嶺越來越“人性化”,也是時空變化下的不得不然,據在成功嶺督導訓練大專寶寶已十余年的楊少校說,現代家庭都只有一、二名子女,家長舍不得孩子受“苦”,而這一代的孩子養尊處優,對挫折的忍耐力降低了許多,因此難以適應講究團隊精神的軍旅生活,自然軍中也必須因應時勢,調整受訓模式和課程內容。但也因此引來批評,成功嶺大專集訓愈來愈像“夏令營”,早已不能與早年的大專集訓相比。
  早年,大專生少,“成功嶺”代表著榮譽、光彩,家中如果有人上成功嶺接受大專班集訓,被視為是一件無上光榮的事。為了讓父母安心,成功嶺每個梯次中都會安排的懇親會,讓家長與愛子齊聚一堂,同時也讓家長看看營中進步的一面。
  那個年代,家長都是搭火車來成功嶺探望愛子,但是隨著國民所得增加,幾乎家家都是開車上基地探親,使得成功嶺附近的交通每逢假日便動彈不得。以“民國”八十年七月為例,受訓學生有一萬二千名,懇親會當天共有六萬多民眾、二萬輛小汽車、四百多輛大客車,涌進成功嶺,造成高速公路彰化至王田,后裡至豐原南下北上車道大塞車,后來受訓時間越縮越短,探親的人便減少了許多。

社會影響

  成功嶺大專集訓最遭人詬病的是,足足剝奪了新鮮人一個月的課程,造成“在成功嶺受訓是否比在學校上課重要?”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吳惠林就曾為文指出,大一學生剛由高中進入完全不同氣氛,不同學習態度和環境的大學,最需要時間來適應,而且大一的課程很多是基大學部目,正常的學期都擔心教不完,如何能失掉一個月的時間,這也是后來改受訓時間的一個考慮。
  “我終于做到了!”走過成功嶺,多少意味著從男孩頓成頂天立地的男人。
  也有不少人認為,每年參加寒暑訓的大專生多達四、五萬人,畢業后僅十分之一能擔任預官,短短數周訓練,對未來服役根本談不上任何助益。
  在這種情況下,“國防部”評估現行大專生寒暑訓制度,對國家精實案的落實,兵源戰力的提升,效果有限,于是對外宣布“民國”八十八年寒訓結束后,即停辦成功嶺大專集訓,實施四十年的大專集訓成為絕響。
  多年來,成功嶺總計培訓了一百三十三萬六千多位青年,其中有二百一十位是女生,這是前“教育部長”吳京在“民國”八十六年一月所辦理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大專女生集訓,當時曾引起各界正反兩極的議論,因此也就只辦了這么一次。
  對于曾上過成功嶺軍事洗禮的人來說,成功嶺停訓象征著“集體經驗的喪失”,但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時代的巨輪向前捲動,就讓成功嶺的酸甜苦辣成為這代人的特殊印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