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箭


古代以弓發射的具有鋒刃的一種遠射兵器。弓由彈性的弓臂和有韌性的弓弦構成;箭包括箭頭、箭桿和箭羽。箭頭為銅或鐵制,桿為竹或木質,羽為雕或鷹的羽毛。是中國古代軍隊使用的重要武器之一。

由來與發明

  1963年,在中國山西朔縣峙峪村的舊石器時代晚期遺址中發現了一枚用燧石打制的箭鏃。該遺址的年代約為距今2.8萬年。這個發現確鑿地證明了中國先民在距今約2.8萬年已經使用弓箭。
  弓箭的發明是人類技術的一大進步,說明了人們已經懂得利用機械存儲起來的能量:當人們用力拉弦迫使弓體變形時,就把自身的能量儲存進去了;松手釋,,弓體迅速還原原狀,同時把存進的能量猛烈地釋放出來,遂將搭在弦上的箭有力地彈射出去。恩格斯說:“弓、弦、箭已弓箭經是很復雜的工具,發明這些工具需要有長期積累的經驗和較發達的智力。”而且弓箭的發明或許與音樂的起源也有某種關系。英國科技史家貝爾納(J.D.Berrnal)曾說:“弓弦彈出的汪汪粗音可能是弦樂器的起源。所以弓對于音樂的科學方面和音樂的藝術方面,都有貢獻。”
  關于弓箭的發明,中國古人有獨特的理論,即“弓生于彈”(《吳越春秋·勾踐陰謀外傳》)。彈指彈弓。在甲骨文中,彈字寫作B ,為一張弓,弦中部有一小囊,用以盛放彈丸。這種形狀的彈弓,在中國一直廣為流行。近代北京天橋的雜耍藝人中有打彈者,有的就使用這種彈弓,而西雙版納和緬、泰北就的傣族人,可能至今仍用這種的竹彈弓。也許,先民最初發明的只是發射小石子或泥彈丸的彈弓,之后進一步摸索,才將弓用于射箭,于是產生了弓箭。
  據說是黃帝之孫——“揮”所發明,他任監管制造弓箭的官職“弓正”。 據傳說正因為揮發明的“弓箭”使黃帝的政權更加強大,黃帝打敗了蚩尤,就有“弓箭”的功勞。揮也是張姓的始祖,因他發明“弓”而得到張的封姓,所以張也就是有一個“弓”和“長”組成。

歷史發展

  在冷兵器時代,弓箭是最可怕的重大武器。弓箭出現的時間,也許可以上溯到遙遠的神話時代。后羿射九曜的傳說,向來膾炙人口,這也是關于弓箭威力的最有效的廣告—— 一個半人半神的英雄,居然將天上的十個太陽射掉九個!弓箭商代甲骨文中“弓”字的原型,明顯地是一個“反弓”的形象。這就引出了一個直接的結論,即這是一張復合弓。復合弓在保持弓身短小的情況下增大了力量,而在狹小的環境中,例如馬車或馬背上,弓身必須短小。戈也是馬車上使用的專門武器。
  另一個例子來自《詩經》中的“骍骍角弓”。這首詩有可能是東周早期的作品。詩中不僅清楚地提到了角制的弓,而且還提到了反弓的特點。制造角弓異常復雜,但是它們在發射力量方面與普通木弓相比并不占優勢,角弓只是占用的空間更小。在馬背上或馬車內需要的就是這樣的弓。由此得出的結論是,商周戰場射術的貴族古早是同駕馭馬車的技術密切相關的。在靜止的戰車上使用高技術的角弓射箭,只有富有的貴族階層才能負擔得起。
  東周時期的制弓業的發展難以考證。雖然弩的發展和套用脈絡清晰,但是東周弓的性質和發展卻難以確考。考古發掘出土過角弓,但是由于缺失太多而無法拼湊出原來的形狀。雖然歷史文獻中有很多有關楚弓的評論,但是出土文物表明,它們只是涂漆的木質長弓,或是由竹篾制成的弓。許多出土文物都清楚地證明,斯基臺人或薩加人的弓在中國北部和東部邊境非常流行。西周禮器上的圖案顯示許多步兵手持劍和短弓,立姿射箭,待用的箭箭頭朝下,插入周圍地面。同時,中國人很快從他們的北方鄰居那裡學會了騎射技術,而保留反角弓有利于騎射。
  漢代的圖案仍然反映了騎射和使用弩的情景。但是,根據從科霍坦地區的景厥和樓蘭附近區域出土的弓,可以發現東漢后期和西晉初期引進了一種樣式與以前大不相同的弓。這種弓設計獨特,特別適合在在馬背上使用,尤其是兩軍酣戰之時,因為這時無法使用更多的騎射技術。
  明弓制型圖:左是開無弓,中是小梢弓,右是兩番木弓
  從唐代到明代,曾經有過成排使用弩手的紀錄。弩手共分為三排,前排射擊,中排準弓箭備,后排上箭。在出土的唐代弩的機械裝置圖中,瞄準對象中就有跪拜的西方人的形象,表明弩是用來對付西部的突厥人的。元、明朝代,是人們廣泛采用的不是蒙古弓而是突厥弓。突厥人在巴勒斯坦用這種弓矢對付過十字軍。據說這是蒙古人大量雇用突厥雇傭軍的結果。在明代李呈芬和高穎的作品中,還能發現在14世紀歐洲的阿拉伯禁衛軍的文獻中提到的技術,甚至能發現他們整句整句地引用文獻中的話。明代軍隊偏好使用輕裝甲的輕騎兵,這一兵種強調速度和在飛奔中迅速取箭和搭箭。
  清朝建立后,明代使用的突厥弓被棄用,取而代之的是重型的弓和具備穿甲能力的長箭。清朝使用的弓在前代弓的基礎上發展而來,已有千年歷史。這種弓的拉力很大,達到30公斤以上,弓身也長,達到1.8米。這樣設計的目的是用特別長且重的箭來對付裝甲,即使它不能射穿裝甲,三十米內還是能夠輕而易舉地將對手射落馬下。實際上,清代武舉考試的必考科目之一,就是要看能否把放在樁上的重球射落地面。
  弓箭僅有一種型制,按等級的高低分為皇帝、親王郡王、侍衛和職官兵丁用等;按用途分為打獵行圍、檢閱部隊以及實戰用。各種弓箭只在選材裝飾上有區別,所配之箭計有41種之多。弩有4種,分別是如意弩、雙機弩、雙機貫鳧神弩和射虎弩,但是未見實際使用的記錄。這些弓弩雖然受到火器的強烈沖擊,卻仍然隨著八旗兵在戰場上縱橫馳騁,表現出了頑強的生命力。但是清中后期滿清八旗因承平日久而逐漸腐化,騎射之古風蕩然無存,加之鴉片戰爭后閉關鎖國的舊中國大門被開啟了,中國官吏發現了更先進的火器,并很快用它們裝備了自己的部隊,像曾國藩的湘軍、李鴻章的淮軍等團練武裝中根本見不到弓箭的身影了。至此,伴隨著中**事發展走過漫長歷史歲月的古弓弩終于像西山落日那樣,不可挽回地消失在軍事革命的地平線以下。
  今天,體育比賽所用的弓和箭都用先進復合材料制成,準確性和射擊距離都大大超過前人。箭加裝了鏃還有羽翼,提高了穿透力和穩定性。同時弓也得到發展,由單體弓(一條木頭或竹子為弓臂)最后發展到了復合弓(由竹木干材加上動物角組成的多層弓臂)。
  遠在3萬年以前的舊石器時代晚期,在中國境內的人類就開始使用弓箭了。最早的箭很簡單,用一根樹棍或竹竿,截成一定長度的箭桿,在一端削尖就是箭。而矢的真正起源應是原始社會石器時代,人們把石片、骨或貝殼磨制成尖利的形狀,安裝在矢桿一端,這就制成了有石鏃、骨鏃或貝鏃的矢了,比起單用木棍竹竿削的箭可算進了一大步。 由于遠古的箭桿難以儲存至今,所以出土實物中往往僅留下箭鏃。新石器時代的石、骨、蚌鏃,有棒形、葉形、三角形等多種,有些已有鏃莖和逆刺。河南省偃師縣二裡頭遺址中最先出土了商朝早期的青銅鏃。商周時期,青銅鏃的主要式樣是有脊雙翼式。春秋戰國時,三棱式鏃盛行,戰國時此類鏃多裝鐵鋌,以節省銅材。漢以后銅鏃開始向鐵鏃過渡,這個過程經歷了約200年。河北省滿城縣出土的西漢前期的三翼式或四棱式鐵鏃,仍系模鑄成型,鋒利程度不及銅鏃;而四川省新繁縣牧馬山出土的東漢鐵鏃呈扁平的銳角三角形,既適合鍛造,又有較強的殺傷力。這種形制遂為后代長期使用的點鋼鏃所承襲。
  箭桿多用竹制,也有木制的。先秦時期,在南方的云夢澤和肅慎族聚居的東北地區,均產制矢之楛。直至明、清,華南制箭還用竹桿,華北用萑柳,東北、西北多用樺木桿。為了較準確地命中目標,必須把握住箭在飛行中的方向,于是人們在箭桿的尾部裝上羽毛,使箭的形制趨于完善。
  箭的飛行速度和準確性與尾羽的關系密切。箭羽太多,飛行速度慢;太少,穩定性差。為了使之有恰當的比例,在《考工記》中載有將箭浮沉部分的長短,以求出裝尾羽之比例的方法。箭羽以?翎為最上,角鷹羽次之,鴟梟羽又次之。裝雁鵝羽的箭遇風易斜竄,質量就更差了。在宋朝,當優質羽供應不足時,曾發明風羽箭。據《宋史·兵志》記載,慶歷四年(1044),宋廷“賜鄜延路總管風羽子弩箭三十萬”,可見風羽箭也是一種實戰兵器。這種箭將箭尾安羽處剔空兩邊,利用向內凹進的空槽產生渦流阻力使箭保持飛行穩定,其設計思想是相當科學的。
  為增大箭的殺傷效力,后漢時耿恭發明了“毒箭”。三國時,關羽攻打樊城,遭到曹仁500名弓弩手的亂箭阻擊,右臂中一弩箭,箭頭有毒,毒已入骨,右臂青腫,不能運動,遂請華倫醫治。神醫華倫曰:“此乃弩箭所傷,其中有烏頭之藥,直透入骨,若不早治,此臂無用矣。”烏頭是一種藥用植物,中草藥名叫“附子”,其莖、葉、根均有毒。那時少數民族慣用的弓弩箭頭多帶劇毒,中箭者,皮肉爛,爛到五臟而死。可見毒箭的致殘、致死率是很高的。隨著金鎧鐵甲的出現,要求箭更具穿透力。晉代多用鋼鐵箭鏃。唐代箭分為竹箭、木箭、兵箭、弩箭四種,前兩種用于狩獵,后兩種用于戰斗。用于戰斗的箭鏃用鋼制成,刃部較長,能穿透堅甲。除了毒箭以外,還有在箭桿上縛有縱火物(油脂或火藥)的火箭(中國古代火箭),在戰爭中廣泛套用。
  明清時代,出現了一種飛行中帶響的箭叫“鳴鏑”。據《前漢演義》描述,這種箭出自匈奴國太子冒頓之手。冒頓為爭王位,欲收服民心,以便為所欲為,便發明了一種骨箭,上面穿孔,發射時有聲,稱為“鳴鏑”,由他專用。遂傳令部眾:“汝等看我鳴鏑所射,便當一齊射箭,不得有違,違者立斬!”此后,冒頓常率部眾外出狩獵,只要他鳴鏑一發,部眾萬矢齊攢,稍有延遲,立斃刀下。眾人甚是畏懼,不敢怠慢。一日,冒頓牽出自己心愛的好馬,用鳴鏑射馬,部下亦爭相競射,冒頓見狀喜笑顏開,遍加獎賞。然而冒頓并不因此而滿意,又先后用鳴鏑射殺自己的愛妻,射殺了國王頭曼的好馬,部眾聞聲急射,稍有遲疑者,立即喪命。從此,只要嗚鏑一響,眾箭飛至,無一敢違。冒頓認為時機已成熟,這一日,請國王一同出獵,自己隨在馬后,用鳴鏑對準頭曼射去,部眾隨聲同射,匈奴國王頭曼斃于亂箭之下,冒頓弒父自立為王。明清時的“鳴鏑”是在箭鏃上加了一個用骨或獸角制成的小哨。箭的發展,是隨弓弩的不斷改進而發展的,強弓大弩的出現,要求箭具有良好的貫穿力,所以對箭鏃的要求也不斷提高。

制作材料

  春秋戰國之際的《考工記》中專有“弓人為弓”一篇,對制弓技術作了詳細的總結。在此后的兩千年內,中國,或者說亞洲的復合弓制造技術制弓術與考工記相比沒有什么根本性的變化。弓箭《考工記》對于弓的材料采擇、加工的方法、部件的性能及其組合,都有較詳的要求和規定,對工藝上應防止的弊病,也進行了分析。《考工記》中認為制弓以干、角、筋、膠、絲、漆,合稱“六材”為重要。
  六材之干
  “干”,包括多種木材和竹材,用以制作弓臂的主體,多層疊合。干材的性能,對弓的性能起決定性的作用。《考工記》中注明:干材以柘木為上,次有檍木、柞樹等,竹為下。這些木頭的材質堅實無比,任憑推拉也不會輕易折斷,發箭射程遠殺傷力大。南方弓與北方弓在材質上明顯不同,南方多用竹子為干,而北方,特別是東北一帶尤其以這種硬實木為主。這也是中國古代戰爭中,北方軍隊總能占得先機的原因之一。
  六材之角
  “角”,即動物角,制成薄片狀,貼于弓臂的內側(腹部)。據《考工記》,制弓主用牛角,以本白、中青、未豐之角為佳;“角長二尺有五寸(近50厘米),三色不失理,謂之牛戴牛”,這是最佳的角材(一只角的價格就相當于一頭牛,即牛的頭上頂著的不是牛角,而是兩頭“牛”)。中國北方多是黃牛,看不到水牛的影子,只好用羊角來代替,從這一點講,這又是南方弓的長處。
  六材之筋
  “筋”,即動物的肌腱,貼于弓臂的外側(背部)。筋和角的作用都是增強弓臂的彈力,使箭射出時更加勁疾,中物更加深入。據《考工記》,牛筋是最常用的“六材”,選筋要小者成條而長,大者圓勻潤澤。
  六材之膠
  “膠”,即動物膠,用以粘合干材和角筋。《考工記》中推薦鹿膠、馬膠、牛膠、鼠膠、魚膠、犀膠等六種膠。膠的制備方法“一般是把獸皮和其他動物組織放在水裡滾煮,或加少量石灰堿,然后過濾、蒸濃而成。據后世制弓術的經驗,以黃魚鰾制得的魚膠最為優良。中國弓匠用魚膠制作弓的重要部位,即承力之處,而將獸皮膠用于不太重要的地方,如包覆表皮。
  六材之絲
  “絲”,即絲線,將縛角被筋的弓管用絲線緊密纏繞,使之更為牢固。據《考工記》,擇絲須色澤光鮮,如在水中一樣。
  六材之漆
  “漆”,將制好的弓臂涂上漆,以防霜露濕氣的侵蝕。一般每十天上漆一遍,直到能夠起到保護弓臂的作用。

制作技巧

  弓箭的制造并不復雜,孩子們大多自己動手,無須大人代勞。先上山覓得一弓箭段大小適中、堅韌柔軟的小樹,將其砍伐下來,去掉枝葉,慢慢彎成一弓形,為了防止其伸直復原,有必要用柴火燎一燎。倘若一時找不到合適的樹木,竹片或藤條均可代用。弓做成了,弦也不難,用麻繩系上即可。但麻繩的彈性不強,影響了弓箭的射程以及力量,弓弦最好用橡皮筋充當。那種扁平的橡皮筋,多用于大人系褲子之用,孩子心癢難禁,索性將褲子上的橡皮筋扯下,拿來做了弓弦。剩下的就是箭矢,最常用的有甘蔗葉梗、蘆葦稈或黃麻稈。這些東西相對要軟一點,萬一射在別人的身上,也不至于造成多大的危害。至于箭壺呢,將塑膠筷筒裡的筷子倒出,裝入箭矢,便是一個再好不過的箭壺。但這不是真正的弓箭,只不過是一種玩具,充其量也只是一種仿制品。當然,其原理是一樣的,但用它不是為了傷人,而是作為一場戰爭遊戲的有力武器。
  弓和箭是臨時所能制備的最好武器,也很易于制備。 只需花上很短時間,你就會在使用它們時成為受益者。 有完全干燥結實的彈木材料當然更好,沒有時你應有能力制出好弓。如果你預計在所在地會呆上數月,你就應該貯存一些上等彈木以備用。其他彈木壽命會短一些,你 可以多做幾張弓,失去彈性時,再換一張使用。
  紫杉是理想的制弓材料--所有古老的英格蘭長弓都 由紫杉木制成。在北半球分布著五種紫杉樹,但繁種并不都常見。其他如橡樹、柳樹、山核桃樹、雪松、鐵樹、百 榆、檜樹、樺木和鐵杉木都是很理想的制弓材料。
  彈木挑選
  應選擇彈韌性都很好的易彎曲材料用來制作弓柄。一 般長約120厘米,但可根據個人情況加以取舍。
  選擇適于自己使用的弓柄: 右手放在腰部一側,握住彈木一端,左手洞弓箭棍向前斜 舉伸直,并握住彈木,作好標識,取這段彈木作為弓柄, 長度會很適合。這可作為弓型大小的標準(使用長弓需要 更多的技巧)。
  弓柄的加工
  弓柄中部寬約5厘米,兩端漸窄,直至1.5厘米。 在距離柄尾約1.25厘米處刻上凹槽(a),以便固定 弓弦。先剝去樹皮,弓柄削成形后,外表涂抹一層油脂。
  弓弦的安裝
  用生牛皮制作弓弦最理想。可切成寬3毫米的堅韌長 條。其他各類繩索在應急時也可以選用。老蕁麻樹皮具上 好的粗纖維,可搓成結實的弓繩。如果弓柄彈性很強,可 能需要相對較短的弓弦。在固定弓弦時弓柄只可稍繃緊- -只有在拉開弓時,弓柄才進一步彎曲緊繃,提供相當大 的彈力。
  先將弓弦在弓柄凹槽上扣上一環,然后繞兩圈半。如 果作弓柄的材料沒有干透,在放置不用時應放開弓弦的一 邊,否則容易使弓柄變形。 一柄制備精良的硬弓會比一個彈性隱阱更有效率,也 能更精確地命中目標--但是失去彈性后的弓就不要再用 了。再換一張弓。
  箭的制備
  任何直木都可用作箭桿材料,但樺木無疑是最好的材 料之一。箭桿長約6是拉弓射箭時套在右手拇指上的保護用具0厘米,寬6厘米,應該絕對很直( 兩定點間系緊一根彈繩可作為直尺標準),也應盡可能光 滑。箭桿末端應刻有凹槽,以便支在弓弦上。 檢查每根箭桿末端凹槽寬度是否足以容納你的弓弦。
  羽箭 
  為了提高精確度,可以制作羽箭。羽毛是選材料,但 其他材料也可選用--紙、輕布料,甚至削成一定形狀的 葉子。
  a:從頂端開始,撕開羽毛,至羽毛管中央。
  b:羽毛兩端各留有20毫米寬的羽毛管,以便系在
  箭桿上。
  c:將箭桿圓周三等分,系上相互對稱的三根羽管。
  箭頭
  箭桿前端可以直接削尖,淬火。用附加的鋒利箭頭系 緊在桿上,效果會更好。馬口鐵就很棒:燧石磨尖也可制 成真正鋒利的箭頭。箭桿前端從中央部分剖個裂口,插入 箭頭后緊緊縛牢。肌腱是很好的捆綁材料--濕潤時用, 干后會收縮,緊緊縛住箭頭。

組成結構

  最初的弓僅用單片木材或竹材彎曲而成,縛上動物筋、皮條或麻質的弦,最初的箭只是削尖子的細木棍或細竹棍,即《易·系辭下》所說的“弦木為弧,剡木為矢”。中國邊遠地區的許多少數民族,在本世紀初還使用著類似的弓箭。松花江下流的赫哲族,以“水曲梨”樹為原料(他們稱聚元號弓箭制作技藝之為“布勒肯”)制弓,修整成形后,彎曲而縛上用魚膘或鹿筋制成的弦。外興安嶺的鄂倫春族人,用單根落葉松或榆木制造弓體,鹿犴筋為弦,箭以樺木制成,早先只是把木桿的一頭削尖,后來才有了石鏃和骨鏃,并在箭尾夾置天鵝或大雁的羽翎。西南一些少數民族所用的竹箭,則僅把細竹棍前端修削成尖峰,尾部插置竹葉折成的羽翼,為提高殺傷力,或在箭鋒上刻出螺旋形的淺槽,蘸以毒藥。
  復合弓由三部分組成, 木, 角及腱。 未上弦線的復合弓向外彎曲, 弓背(面向目標的一面)為木制。 弓背亦包括三部分: 一對弓臂及一個弓弝。 木制部分大多采用槭樹(楓樹)、山茱萸或桑樹, 或同時采用多種木材。
  金銀絲緞櫜鞬 清乾隆 櫜長37cm 鞬長76cm
  弓面(面向射手的一面)
  為角制,角被來加強弓臂部分。遊牧民族會選用水牛角或野山羊角。 因為水牛的角相對于其他動物的角比較有彈性, 而且較長,所以兩者以水牛角最受遊牧民族歡迎。遊牧民族會用魚膠將動物的腿后腱(來自牛、鹿等)黏在木制的弓背部分。原因是腱像橡皮圈, 經拉扯后能夠迅速地回到本來位置, 大大加快箭的飛行速度。一對木制弓臂的末端裝有弓弰。大部分史家認為這是匈奴人的發明。弓弰增強弓弦的蓄勢及減低需要拉弦的力,使經復合弓發射的箭有更強的殺傷力。
  弓弦
  遊牧民族利用動物的腱、馬鬃、或葡萄藤制造弦線。塞西亞人甚至曾用牛腸制造弦線。至于土耳其人, 他們以采用蠶絲制的弦線而聞名。
  
  
飄泊于大草原的遊牧民族所制造的箭大部分箭鏃有針,有別于在歐洲流行有套的箭鏃。有史家指出這是為了自衛。假如箭鏃只是被插入箭桿,會減低箭桿吸收沖擊力的能力,箭桿很容易折斷,因此騎弓手能夠防止對手使用自己的箭反擊。不過,適合制作箭桿的材料在大草原很缺乏,遊牧民族不大可能為了自衛而大量浪費箭。比較合理的解釋是這種箭鏃的制造方法不但簡單,而且所需時間較短,對人力物力不多的遊牧民族很有好處。
  箭桿通常用蘆葦稈或竹來制造,白樺木及山茱萸木亦是制造箭桿的材料。箭羽會用水鳥的羽毛來制造,例如鵝及鴨的羽毛都是上佳的材料。箭桿有二至四片箭羽,令箭飛行時更穩定。
  拉弦工具
  騎弓手都會戴上拇指環(或稱扳指),防止拇指被弦線割傷。中緯度草原的遊牧民族用皮、骨、角、金屬或石制造拇指環。為了加快射箭的速, 拇指環的內側通常有槽或凹處用來扣著弦線。
  弓袋及箭箙
  塞西亞的騎弓手會將弓袋與箭箙結合,這種袋名叫gorytos。 Gorytos的前側有一個袋,專門用來放箭。塞西亞的騎弓手用鉤將gorytos吊在腰帶上。早期的薩爾馬提亞人都是采用這種設計。

分類

  弓有牛角弓,復合弓和滑輪弓,后兩種弓都是現代材料制成,一般是作為比賽用器具。牛角弓是中國古代弓箭的巔峰之作,到目前為止也不亞于現代材料制作的弓。牛角弓由牛角,竹木胎,牛筋,動物膠等材料經過百十道工序加工而成,技術難度高,制作周期長,卻不能長期儲存,最長也就能儲存百十年。弓箭作為古代戰上的重要武器,最終被槍炮所淘汰,古早弓箭文化從此成為歷史,現如今會制作古早弓箭的人寥寥無幾,可能就只有北京聚元號和曲阜徐弓坊的幾位師傅會做了。
  英國人皮特·裡費斯(Pitt-Rivers)按弓體構造,將世界各民族的弓區分為單體弓、加強弓(又稱合成弓、背襯弓或疊片弓)、復合弓三種。制弓術的一般演進道路是由單體而加強而復合。在東亞、西亞和歐亞草原地區,都是按照這個順序發展的,當然也有例外,歐洲大部分地區就長期使用單體弓。
  單體弓以英國長弓為其代表。復合弓的代表有西亞三角弓和雙曲反彎復合弓,后者因為由古代斯基泰人在公元前七世紀左右傳入歐洲,古羅馬人稱之為“斯基泰弓”(Scythicus bow),這個名稱一直沿用到今天。中國最早在公元前兩千年,即商代晚期,在大量使用加強弓的基礎上,就已經發明了雙曲反彎復合弓,到了戰國時期,開始成為軍隊裝備弓具的主體。

主要用途

  弓箭的發明和改進使得人們能夠在較遠的距離準確而有效地殺傷獵物,而且攜帶、使弓箭用方便,可以預備許多箭,連續射擊。如果說,任何工具和武器都是人手的延長,那么,弓箭堪稱是火器誕生之前,人手的最偉大的一次延長。恩格斯說:“弓箭對于蒙昧時代,正如鐵劍對于野蠻時代和火器對于文明時代一樣,乃至決定性的武器。”如此評估弓箭,仍嫌不足。因為即使在“野蠻時代”,也沒有任何一種青銅或鋼鐵兵器(包括鐵劍),能與弓箭的作用相匹敵。可以說,直至火器誕生,弓箭都是決定性的武器。

使用技巧

  搭箭手式
  搭箭的手式主要有兩種。一種是地中海式,主要流行于西方使用單體弓的區域。這種模式,是以食指、中指和無名指勾住弓弦,右手勾弦,則箭桿在弓弣左側。第二種是蒙古式,主要流行于普遍使用復合弓的東方世界。這種模式,是以拇指勾弦,用食指和中指壓住拇指,右手勾弦,則箭桿在弓弣右側。使用蒙古式拉弦法,則必須在拇指上套上指環,中國古稱“抉”,后世稱為“扳指”。抉一般用玉、骨或皮革制成。
  射箭術
  拉弓搭箭,弓部中央與視線平行。左手握弓,右手扶 箭,沿水準方向朝后拉滿弦,然后釋放--箭會自由急速 飛出,射向目標。多多練習。弓套裡多裝幾枚箭,可以快速連發。
  防止被箭磨傷
  許多射手發現,箭在飛離弓弦時,常會磨傷臉頰和手 部的皮膚。臉頰部可用頭巾或其他布料遮擋,手腕部帶上 皮革護套。

古早老字號

  北京聚元號弓箭制作技藝已歷經300多年。清朝時期,聚元號弓箭鋪位于北京東四十字路口西南角的原弓箭大院內。這一時期的弓箭大院屬于皇家特設的兵工場(皇家作坊),那裡的弓箭鋪均屬皇家專有,從業者大多為皇親,并以滿族為主,其產品均上交兵部、禮部、戶部等,不得外賣。清末,弓箭作為弓箭兵器已被洋槍洋炮取代。清朝國庫空虛,這些皇家弓箭工場淪為民間作坊。這時執掌聚元號的是第七代店主王氏(同行稱其為小王)已無心經營弓箭鋪,最終山窮水盡,只好將其祖業變賣給楊家。
  民國時,弓箭大院裡,只剩“聚元”、“天元”、“廣生”、“隆生”、“全順齋”、“天順成”和“德紀興”7家。由于弓箭制作工藝繁雜,要求又高,到現在只剩下楊福喜一個傳人了。
  聚元號楊氏制弓世家早年曾榮獲巴拿馬萬國博覽會獎項。出于對弓箭古早技藝的熱愛和文化傳承的自覺,楊福喜毅然放棄了原有工作,改從其父楊文通學藝,全面繼承了聚元號清代皇家弓箭作坊的全套技藝。聚元號制作弓箭所用原料、工具、技法與《考工記》、《夢溪筆談》、《天工開物》所載相近,所制各類弓箭品質精善,深受各界好評,曾應邀赴香港參與亞洲射藝交流活動。

未來發展

  弓箭以及古早弓箭在現在社會也展現了旺盛的生命力,目前一些專業的古早弓箭論壇和網站如(中華弓箭社)在迅速發展之中,古早射箭隊弓箭館也在各地成立,弓箭是靜與動的完美結合的一個體育運動項目,是一項現代的新的貴族運動,古早弓箭在現代社會越來越散發出獨特的魅力。

樂趣遊戲

  鄉村男孩很喜歡玩打仗或戰爭的遊戲,而玩打仗得需要道具,譬如木刀、木槍諸如此類一應俱全,孩子們手執刀槍,模仿著戲臺上的演出,大呼酣戰,威風八面。而在諸多“兵器”之中,孩子們對弓箭情有獨鐘,背挎長弓,腰掛箭壺,儼然飛將軍再世;或彎弓搭箭,百步穿楊,宛若小李廣復生,真是神氣活現,其樂無窮!
  玩弓箭的遊戲開始了,玩法之復雜多樣,并不亞于玩石子。其中最簡單的一樣是,劃一界線,眾人站在界線后射擊,箭矢嗖嗖射出,遠者為勝。這個規則跟投標槍有點類似。這種玩法還有一個變式,就是向天射去,高者為勝,連界線也不用劃。這些玩法比試的實際上是孩子制作弓箭的手藝,弓箭的力度以及速度,往往取決于弓弦的彈性,當然,弓也要有一定的分量。而打靶就可以考量孩子的箭法。
  但既然作為一種兵器,哪怕僅是兵器的模擬物,孩子們豈有不大玩打仗之理?于是,孩子們分成兩組,張弓搭箭,躥高伏低,互相射擊。或利用障礙物拒敵,或放冷箭傷人,雙方大呼小叫,箭如飛蝗,真是熱鬧非凡。這種玩法,跟今天年輕人愛玩的打野戰,實有異曲同工之妙,而更具野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