廟會


廟會,又稱“廟市”或“節場”。是指在寺廟附近聚會,進行祭神、娛樂和購物等活動,是中華文化古早的節日風俗。廟會是中國民間廣為流傳的一種古早民俗活動。民俗是一個國家或民族中被廣大民眾所創造、享用和傳承的生活文化,廟會就是這種生活文化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它的產生、存在和演變都與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關。

簡介

  廟會,又稱“廟市”或“節場”。這些名稱,可以說正是廟會形成過程中所留下的歷史“廟會軌跡”。作為一種社會風俗的形成,有其深刻的社會原因和歷史原因,而廟會風俗則與佛教寺院以及道教廟觀的宗教活動有著密切的關系,同時它又是伴隨著民間信仰活動而發展、完善和普及起來的。
  廟會是漢族民間宗教及歲時風俗。也是我國集市貿易形式之一,其形成與發展和地廟的宗教活動有關,在寺廟的節日或規定的日期舉行,多設在廟內及其附近,故名。流行于全國廣大地區。古代,“日中為市”,進行集市貿易。至南北朝時,統治者信仰佛教,大造寺廟,菩薩誕辰、佛像開光之類盛會乃應運而生,商販為供應遊人信徒,百貨云集,遂成廟市。北宋時開封大相國寺廟會極有名,女詞人李清照曾與其夫趙明誠相偕至廟會。
  早期廟會僅是一種隆重的祭祀活動,隨著經濟的發展和人們交流的需要,廟會就在保持祭祀活動的同時,逐漸融入集市交易活動。這時的廟會又得名為“廟市”,成為中國市集的一種重要形式。隨著人們的需要,又在廟會上增加娛樂性活動。于是過年逛廟會成了人們不可缺少的過年內容。但各地區廟會的具體內容稍有不同,各具特色。

由來

  裝扮廟會上海辭書出版社1980年版《辭海》這樣解釋:“廟會亦稱‘廟市’。中國的市集形式之一。唐代已經存在。在寺廟節日或規定日期舉行。一般設在寺廟內或其附近,故稱‘廟會’。《北平風俗
  類征·市肆》引《妙香室叢話》:‘京師隆福寺,每月九日,百貨云集,謂之廟會。’這一歷史上遺留下來的市集形式,解放后在有些地區仍被利用,對交流城鄉物資,滿足人民需要,有一定的作用。”
  廟會的源泉在于遠古時期的宗廟社郊制度——祭祀。在遠古時期,祭祀是人們生活中一件經常而又具有重大意義的事情,所以《左傳?成公十三年》中說,“國之大事,在祀與戎”,意思是說祭祀和戰爭一樣,都是國家生活中的頭等大事。早期的祭祀主要是祭祀祖先神和自然神。在祭祀祖先神和自然神的過程中,人們聚集在一起,集體開展一些活動,如進獻供品、演奏音樂、舉行儀式等,這種為祭祀神靈而產生的集會可以看作是后世民間廟會的雛形。實際上,從“廟會”兩個漢字本身也可以看出這點,“廟”最初就是指供奉神靈尤其是祖先神靈的建筑。
  廟會起源于寺廟周圍,所以叫“廟”;又由于小商小販們看到燒香拜佛者多,在廟外擺起各式小攤賺錢,漸漸地成為定期活動,所以叫“會”。久而久之,“廟會”演變成了如今人們節日期間,特
  廟會上的活動別是春節期間的娛樂活動。
  東漢時期佛教開始傳入中國。同時,這一時期的道教也逐漸形成。它們互相之間展開了激烈的生存競爭,在南北朝時都各自站穩了腳根。而在唐宋時,則又都達到了自己的全盛時期,出現了名目繁多的宗教活閑話廟會動。如圣誕慶典、壇醮齋戎、水陸道場等等。佛道二教競爭的焦點,一是寺廟、道觀的修建。二是爭取信徒,招徠民眾。為此在其宗教儀式上均增加了媚眾的娛樂內容,如舞蹈、戲劇、出巡等等。這樣,不僅善男信女們趨之若鶩,樂此不疲,而且許多凡夫俗子亦多愿意隨喜添趣。為了爭取民眾,佛道二教常常用走出廟觀的模式擴大影響。
  北魏時佛教盛行的“行像”活動就是如此。所謂“行像”,是把神佛塑像裝廟會上的表演活動上彩車,在城鄉巡行的一種宗教儀式,所以又稱“行城”、“巡城”等。北魏孝文帝太和九年(公元485年)遷都洛陽后,大興佛事,每年釋迦牟尼誕日都要舉行佛像出行大會。佛像出行前一日,洛陽城各寺都將佛像送至景明寺。多時,佛像有千余尊。出行時的隊伍中以避邪的獅子為前導,寶蓋幡幢等隨后,音樂百戲,諸般雜耍,熱鬧非凡。唐宋以后廟會的迎神、出巡大都是這一時期行像活動的沿襲和發展。并漸次推廣到四川、湖廣、西夏各地。元、明以后,行像之風才衰落,很少見于記載。
  除了佛、道二教的“行像”,他們還在寺、觀中舉辦道場,定期進行一些法事或佛事活動,坐等信徒俗眾前往齋戒聽講,頂禮膜拜。

歷史沿革

  廟會是中國古早的節日形式之一,反映著民眾的心理和習慣。從名稱即可得知廟會這一風俗與宗教活動有著密切的關系,它是伴隨著民間信仰活動而發展、完善和普及起來的。它的淵源,可以一直上溯到古老的社祭。

遠古

  最初的廟會起源于遠古時代的宗廟社郊制度。為了求得祖先及神靈的保佑,先民們選擇了在宮殿或房舍裡通過供奉與祭祀的模式,與之進行對話。每逢祭祀之日,為渲染氣氛,人們還會演出一些精彩的歌舞,即社戲,也稱廟會戲,廟會便由此形成[1]。

秦漢

  廟會上的文化活動與其它民俗一樣,廟會是社會發展的產物,而隨著社會的發展能夠體現出時代的色彩。在秦代時期,廟會的內容仍然單一而穩定,即祭祀祖先與神靈。在西漢時期,道教開始初步形成。廟會受到了宗教信仰的影響,內容開始出現了多元化的色彩,各種習俗也開始初步形成。如《西京雜記》一書中,描述了當時的祠廟祭祀習俗:“漢制宗廟,八月飲酎,用九醞,太牢”、“京師大水,祭山川以止雨,丞相御史二千石,禱祠如求雨法”。書中京師是指長安一地,從中可以管窺中原地區廟會文化的基本內容。
  東漢時期,佛教開始傳入中國。與此同時,道教也已逐漸成形。兩教之間展開了激烈的競爭并相互影響。

兩晉及南北朝

  兩晉時期,社會動蕩,政治黑暗,使得原本較為興盛的儒教開始衰落。飽經戰亂和欺壓的百姓,與政治遭受壓抑的名士紛紛皈依佛教或道教。而佛教又有了水路傳經[2],隨著理論的相關深化,佛道二教都獲得了較大的發展并開始系統化。在南北朝時各自都已站穩腳根。
  廟會風車攤位前六朝以后,佛教寺院,道教宮觀日漸增多,于是附于佛寺、道觀的廟會也就逐漸興盛了起來。北魏時佛教盛行的“行像”活動就是如此。所謂“行像”,是把神佛塑像裝上彩車,在城鄉巡行的一種宗教儀式。北魏孝文帝太和九年(公元485年)遷都洛陽后,每年釋迦牟尼誕日都要舉行佛像出行大會。佛像出行前夕,洛陽城內各寺院都將千余尊佛像送至景明寺。沿途寶蓋幡幢,音樂百戲,諸般雜耍,非常熱鬧。
  唐宋以后廟會的迎神、出巡大都是這樣沿襲和發展。并漸次推廣到四川、湖廣、西夏各地。

唐宋

  到唐宋時期,兩教均達到了全盛時期,對社會產生了空前的影響。名目繁多的宗教活動出現了,如圣誕慶典、壇醮齋戒、水陸道場等等。其后在宗教儀式上慢慢加了娛樂內容,如舞蹈、戲劇、出巡等等。這樣,不僅吸引了信眾,更讓其他非信徒愿意參觀。
  佛教文化出現空前的大影響,甚至成為統治階級文化及政治生活中最重要的內容,無論是南方還是北方,佛教廟寺林立,石窟大興,佛事盛行,崇佛成為民間信仰的主流,佛事滲入廟會,使廟會文化呈現出更大的宗教特征。

元朝

  元朝以喇嘛教為國教,其他宗教均受到打壓,佛道之間矛盾激化并引發辯論,行像之風開始衰落。

明代

  明代時期,許多廟會已經開始向市集的性質上轉變。大多數是遊玩觀光或購買商品,真正進行祭祀或拜謁的人并不多。

清代

  到了清代,廟會已經分為所謂的“多內涵型廟會”與“迎神賽會”。前者在宗教、娛神的同時有遊樂等活動,而后者則是把神像抬出廟外巡行,是沒有集市但有表演的廟會,如北京妙峰山廟會。同時也有部分地方無廟有市而也稱廟會,如北京著名的廠甸廟會,這些也統稱之為廟會。

演變

  早期的廟會僅是一種隆重的祭祀活動,而后來原屬于民間信仰的酬神活動,紛紛與佛道兩宗教互相結合,使廟會成為重大的宗教節日活動。
  廟會在各地方不同的廟會上,亦有祈子、祈福求財、求醫祛病、卜問吉兇等活動。隨著經濟的發展,廟會就在保持祭祀活動的同時,逐漸融入集市交易活動,會有商人販賣民間玩具和小食,使這些活動中的商貿氣息隨著民眾性、娛樂性的加強而相應增加,因此廟會又稱為廟市,成為中國市集的一種重要形式。后來又在廟會上增加娛樂活動,如雙簧及高蹺等。自此逛廟會成了人們過年不可缺少的活動。

特征

  民間的廟會有自己的核心特征,即在經濟技術方面是百貨交易;在社會組織方面是“社”或“會”;在意識形成方面是禮神娛神。這便是我國廟會能夠長期傳承的經濟基礎和民俗慣制。
  廟會是把寺廟的節日變成了地方性的節日,把宗教的節日變成了世俗的節日。所以,那些獨特的地方性求神活動、非宗教性的娛樂休息活動及集市活動才得以自然而然的融入廟會。因此,與其說廟會是宗教活動倒不如說廟會是地方性民眾節日活動,更能準確地反映廟會的本質屬性。所以說準確地講這種多內涵型廟會可稱為節日型廟會。

風俗

  廟會還是一種綜合性的民俗活動,關系到宗教信仰、商業民俗、文藝娛樂等諸多方面。這是由各地的歷史地理物質條件、民俗古早和人們的審美標準決定的。各地的廟會又各有其特點,在幾個方面各有所側重,這就形成了各種廟會互不相同的生活美,但都分別表現了當時當地條件下人們認為是最美好的生活模式。
  在廟會上,有不少民俗活動,諸如:摸石猴、窩風橋打金錢眼等。在白云觀廟門內的弧形石雕下方,有一石猴浮雕,老百姓認為摸一下石猴可以去病消災、延年益壽,于是競相觸摸;窩風橋下的橋洞裡吊著一枚大銅錢,銅錢孔中有一只小銅鐘,上書“鐘響兆福”四字,你若是能用手中的硬幣投中銅鐘,就能心想事成,這兩項是廟會上最熱鬧的活動。

祭神儀式

  廟會風俗與佛教寺院以及道教廟觀的宗教活動有著密切的關系,往往需要舉行祭神儀式。例如“行像”活動。“行像”是把神佛塑像裝上彩車,在城鄉巡行的一種宗教儀式,所以又稱“行城”、“巡城”等。北魏孝文帝太和九年(公元485年)遷都洛陽后,大興佛事,每年釋迦牟尼誕日都要舉行佛像出行大會。佛像出行前一日,洛陽城各寺都將佛像送至景明寺。多時,佛像有千余尊。出行時的隊伍中以避邪的獅子為前導,寶蓋幡幢等隨后,音樂百戲,諸般雜耍,熱鬧非凡。唐宋以后廟會的迎神、出巡大都是這一時期行像活動的沿襲和發展。并漸次推廣到四川、湖廣、西夏各地。元、明以后,行像之風才衰落,很少見于記載。

祈子活動

  廟會廟會一開,八方來拜,敬神上香,祈愿還家。這是圍繞“廟”和所祭之神而展開的活動,是古早廟會的主題。其中帶有巫術意味的祈子活動,最典型地反映了中國古早文化的核心,這是由中國農業社會的性質決定的。幾千年的封建社會,人們的生存環境基本上沒有發生改變,子孫后代的繁衍成為千百年來的頭等大事。所以,祈子這種遠古的巫術形式,便會附著于各種集會形式展現出來。這方面比較典型的廟會有河南淮陽的人祖廟會、天津的媽祖(天后宮)廟會、山西平遙的雙林寺廟會、北京的妙峰山和白云觀走會等。
  淮陽祭祀女媧和太昊伏羲的人祖廟會可以說是最具有原始宗教和巫術意味的廟會了。淮陽城北的人祖廟,是傳說中埋藏太昊和伏羲頭骨的地方,因此也稱太昊陵。每年的農歷二月二日至三月二日舉辦為期一個月的人祖廟會,其主要活動是祭拜人祖和“拴娃娃”。已婚未育的婦女,都要在廟會期間掏象征生育之門的“子孫窯”,并買回一些當地的泥玩具“泥泥狗”,以求早日得子。這些用黃土捏成的泥玩具,有造型各異的“人面猴”,當地人稱為“人祖猴”,也有各種怪異有趣的動物玩具如兜肚猴、猴頭燕、雙頭虎、牛、豬、馬、羊等。婦女們除了用它們供祭人祖外,還將它們拿回家給孩子們當玩具。

演出

  廟會是與文化娛樂有關的節日活動,有各類民間藝人進行表演營生。
  其中主要有:秦腔戲、扁擔戲(即木偶戲)、相聲、雙簧、魔術(我國古稱“幻術”,俗稱“變戲法”)、數來寶、耍中幡、秧歌、高蹺等。

民間玩具

  北京廟會上的面塑民間廟會以其特殊的魅力,深深吸引了市井百姓。廟會上的玩具市場最為花哨。在民間兒童玩具攤上,擺滿了假面、戲劇木人、小車、刀矛、竹龍。廟會中的民間玩具種類繁多,制作精巧,件件都稱得上是手工藝品。
  主要有:扯玲、撲撲登、走馬燈、鬃人、吹糖人、畫糖人、塑糖人、面塑、九連環、撥浪鼓。
  賣玩具的方法有多種,例如:
  套圈。攤主在地面擺一些玩具,值錢的在遠處,價廉的在近處。顧客從攤主手中買下竹套圈,在規定地點把圈擲出,套中何物,何物就歸自己。
  搖彩。置一帶指針的木盤,盤內放玩具若干。顧客花點錢,用按扭發動指針。指針停止運行后,指著什么玩具,該玩具就歸顧客。
  打槍。置一立柜,柜上有若干小門,門內分別裝有玩具,門口都設有靶。顧客向攤主購買軟木子彈,用槍擊靶。如擊中,小門自動開啟,裡面的玩具便歸顧客。

內容

時間

  廟會有的是一年一度,有的一個月內就有數天,會期除固定的,還有不定天數的。比如清末民初的會期:每月逢九、十、一、二是隆福寺,逢三是土地廟,逢五、六是白塔寺,逢七、八是護國寺。再加上正月初一開廟的東岳廟和大鐘寺(一般開廟10天到半月),初二的財神廟,十七、十八的白云觀,三月初三的蟠桃宮等等。各類廟會幾乎天天有,有時一天還不只一處,所以說北京又是廟會的天下.想把所有的廟會詳盡地統計起來實在是不太容易。
  廟會的慶祝時間最初是在舉行各種宗教節日(佛道二教為主)慶典時,后來發展為某些固定日期,現代舉辦時間則多為春節、元宵節等節日。

地方

  主要分布在古時的各個寺廟周圍,如北京的隆福寺(已被拆除)和白云觀,京都的賀茂御祖神社。也有無廟而會的地方,北京的龍潭湖、廠甸以及大部分唐人街狀況都是如此。
  原來屬于民間信仰的報賽酬神活動,紛紛與佛道神靈相結合。其活動也由鄉間裡社逐漸轉移到了佛寺和道觀中進行。在佛、道二教舉行各種節日慶典時,民間的各種社、會組織也主動前往集會助興。這樣,寺廟、道觀場所便逐漸成了以宗教活動為依托的民眾聚會的場所了。

經費

  古代時,除由平時的香油錢收入做為支出,地方上還會依每戶男丁數認捐,俗稱收丁錢,由爐主或頭家挨家挨戶收取。在中國大陸,現代的廟會由于已發展成為一種集市,所以會有專門的管理者來組織和管理各個經營者及其商鋪,并收取一定的費用。春節前的攤位招商,據報道有的攤位拍賣經營權賣到數萬元。在唐人街,各種廟會是由當地華團組織。

地區實例

  與國外熱舞加遊行的狂歡節相比,咱中國人的廟會更具地域特色。
  客家“走古事
  福建龍巖連城縣羅坊鎮的客家人,每年正月十五都要舉辦盛大的“走古事”活動。“走古事”雖是北方“特產”,卻在明朝被常遭旱澇兩災的羅坊鎮百姓引進,以此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被譽為“山區的狂歡節”。
  正月十五,以戲曲裝扮的幾個10歲左右的男孩立于轎臺之上,由青壯年抬著,在彩旗、鼓樂隊的簇擁下,先在旱地裡奔跑,隨后向村頭的河裡狂奔。誰先到達終點誰就贏,來年就會福氣連連。
  寶豐馬街書會
  馬街位于河南西南部,是伏牛山脈下的一個小村莊。每年正月,來自安徽、河北、山東等地的民間曲藝藝人都會云集于此,參加在村東的田野上舉行的馬街書會。
  正月十一、十二日是書會的前奏,正月十三為正會。這天,藝人們要先到火神廟祭祀火神,然后就各自選定場地,打木樁,掛喇叭,取琴、清嗓、開唱。每年的馬街書會還要把說得最好、書價最高、最受歡迎的藝人,評為當年的“書狀元”。在這裡,雖然沒有西方狂歡節的張揚,卻成為古早文化演繹的獨特狂歡節。
  延安定親廟會
  延安地區有趕廟會定親的習俗。定親廟會一般一年舉行兩次,第一次在農歷四月初八,第二次在農歷七月二十二日。
  趕廟會時,男女兩家被媒人約到廟會上,男方家要帶上西瓜、蘋果等禮品。兩家人席地而坐,由男方家把帶來的食品擺出來,請女方家人品嘗。大人們談天說地,拉家常。如果男女青年互生愛慕,就會另找僻靜地方談情說愛去了。等談得差不多了,雙方家長會請媒人出面,議訂婚約。

北京廟會

  北京的廟會之所以得以流傳,是因為它的存在適應了社會的需求。廟會的形成發展最初與寺廟的宗教活動有關,廟會在寺廟的節日或規定的日期舉行,附設一些商業活動。久而久之,廟會主要成了老百姓的購貨逛廟會市場,以滿足一般市民的生活需要,宗教活動倒是次要的了。 老北京“過日子”的家庭主婦們大都不愿光顧大街上林立著的大商場和百貨公司,就像現在買菜到農貿市場一樣,她們到廟市上去買東西,挑選方便,價錢又便宜,廟會的商販們盡量地滿足她們的需求。首先貨物種類齊全,鍋盆碗箸,日用百貨,衣帽鞋襪等應有盡有。貨物質量不要求多么精致,只要結實、便宜。主婦們選購了必需品之后,一般能滿足幾天的需求,所以,同一個地區不必天天有廟會。廟會的商販們,也在一個廟會結束前,又把全部家當搬到另一個廟會。因此北京的廟會雖然地方不同,內容卻又大同小異,經常逛廟會者都知道,走到哪裡全都是這些人。
  北京的廟宇中,有幾處的宗教活動是極富特色的。 如正月初八的弘仁寺、十五日的黃寺、二十三的黑寺、三十日的雍和宮等。

江陰集場

  江陰的廟會(江陰集場),大多數是因為廟會興起的。據說有一千多年的歷史了!古時候的寺廟因為要增加人氣,借此提升寺廟的聲望,選定一個時日,杜撰一個名目。每逢這個節日,就會有全國各地蜂擁而來的信徒們趕來慶祝,有許多老百姓也來湊鬧熱,商販們就抓住商機,這樣就無形中由廟會形成了集場!
  過了元宵節,江陰各地就陸續開始集場了!從農歷二月初八到八月二十八,江陰大大小小有40多個集場(廟會)。
  每逢江陰集場,家家親朋盈門。人們呼朋引伴,往往方圓十裡數十裡,條條大道人來人往,個個身上衣著一新,走親眷,遊節場。親朋們歡聚一堂,借酒助興,高談闊論,或縱論天下大勢,指點江山人物;或交流商品信息,企業管理經驗;或直面談買論賣,當場拍板成交。歌謠“萊花蟲蟲嗡嗡響,搖紗織布嘸心相,一心要想去遊集場”,正反映了當年廟會集場期間少女們渴望遊節場的心情。

都城隍廟

  都城隍廟中供奉著守護北京城池的神仙–城隍老爺。在今西城區成方街一帶。清末一場大火,將廟燒毀。然而這座古廟于老北京的經濟發展有著密切的關系,是北京廟會的誕生地。
  在明代都城隍廟的廟會規模相當可觀。明代的《燕都遊覽志》說:“廟市者,以市于城西之都城隍廟而名也,西至廟,東至刑部街,約三裡許,大略與燈市同。每月以初一、十五、二十五開市,較多燈市一日耳。”明代一年一度的燈市,可轟動九城,能與燈市相比的都城隍廟廟會,其盛況可想而知了。
  清代除了每月三天的廟會外,每年農歷五月十一日還由太常寺官員在此舉行祭祀城隍的盛大活動。屆時,香客遊人絡繹不絕,小商小販云集此地,高聲叫賣,熱鬧非凡。"鬧市口"即是記載當時廟會盛況的地名。由于廟會上"遊上填塞,故多草竊剪綹之事",少不了打架斗毆事件的發生,因而留下"鬧市口常鬧事,太平橋不太平"的諺語。
  隨著社會的發達,都城隍廟的廟會逐漸衰落,被廣安門裡的報國寺廟會取代。不久琉璃廠市場又取代了報國寺廟會。

土地廟

  土地廟也叫"都土地廟",在宣武門外下斜街路西,廟的規模不大,但廟會的規模不小。每月逢三有廟會,以商業活動為主。《光緒順天府志》說:"每旬之三有廟市,遊人雜沓,與護國、隆福兩寺并稱勝。"能與號稱"東西二廟"的廟會"并稱勝",可見盛況不一般。商販貨攤和文藝演出場地多在廟的四周,春秋旺季攤位可以一直擺到廣安門大街上。土地廟周圍多是普通城市勞動階層和菜農、花農,因此土地廟的廟會上,多是一般市民所需要的日用器皿,鍋碗瓢盆,中小農具,種籽秧苗,而很少看到珍寶翠鉆、古玩字畫等有錢人喜歡的東西。廟會上的鮮花買賣,是土地廟廟會的一項主要特色,因其于花鄉–豐臺十八村毗鄰,所以這裡的鮮花遠勝其他廟會。鮮花的品種又多又鮮,而且還不乏奇花異草。土地廟的廟會上還有一種商品特別多,這就是雞毛撣子。舊北京老百姓用它們打掃衛生,還是室內不可缺少的擺設。尤其是春節前,雞毛撣子是各家各戶不可缺少的工具。
  建國初期北京的土地廟會還興旺過一個時期,現在廟會已不存在,但是廟的建筑還在,只是早已作為民居,面目全非了。

白塔寺

  白塔寺在北京阜成門內大街路北。正名妙應寺,是北京名剎,因寺內有座"以鎮都邑"的藏式佛塔,通體皆白,故俗稱白塔寺,而正名妙應卻不大提及了。 白塔寺的廟會在農歷每月五、六兩日舉行,也是北京主要廟會之一 白塔寺的廟會與護國寺廟會基本相同,因白塔寺與護國寺不但位置相鄰,而且廟會的日期也相近。 廟會期間,除與其他廟會類似的山貨、百貨、食品、玩具和農副產品等貨攤外,木碗貨攤是其特色

護國寺

  護國寺位于北京西城西四牌樓之北,護國寺街西口內路北。廟會定在農歷每月七、八兩日。
  護國 寺廟會上貨攤多,貨物齊,在這裡不僅買貨,還可以聽聽相聲,看看雜耍,是吃、穿、用、玩應有盡有。《京都竹枝詞》中云:“東西兩廟貨真全,一日能消百萬錢,多少貴人間至此,衣香猶帶御爐煙。” 護國寺廟會上玉器攤很盛。北京是數代帝都,很多高超的工匠集中北京,使北京成為玉器產地,廟會期間,達官顯貴多愛逛玉器攤。餑餑鋪和扇子鋪在廟會上也是個大行業。扇子有便宜的蒲扇,中檔的羽毛扇,高檔的折扇和團扇。有的折扇和團扇上不僅雕花刻紋,還鑲嵌珠寶玉石,扇面上有畫師作畫,大家題字,往往一把扇子就是一件珍貴的藝術品。

隆福寺

  隆福寺位于北京東城東四牌樓之西,是北京名剎之一,當初廟裡的香火十分興旺,是"東西兩廟"之東廟。每旬九、十有廟會。因此地繁華,遊人眾多,有的攤販為多賺錢,九、十兩天之后不走,繼續營業一兩天,這樣隆福寺的廟會就由每旬兩天變為逢九、十、一、二這4天了。隆福寺廟會的規模居京城廟會之首位。《日下舊聞考》中?說“……每月之九、十有廟市,百貨駢闐,為廟市之冠。”《燕京歲時記》云:“九、十開東廟,開廟之日,百貨云集,凡珠玉、綾羅、衣服、飲食、古玩、字畫、花鳥、魚蟲以及尋常日用之物,星卜、雜技之流,無所不有。乃都城內一大市會也。”該廟會上珠寶玉器、文玩古董很多。雕漆買賣在這裡也很興旺。最具特色的是隆福寺小吃,多種多樣,隨季變換,至今這裡的小吃店還頗有名氣,保留著一些古早品種,受到老北京人的歡迎。廟會上洋煙畫攤前也常常是擠滿了人,過去有蒐集洋畫片的,和現在集郵相似,因此產生了交換洋煙畫的"自由市場"。
  解放后政府將各種攤販集中在廟前的大棚內,固定攤位,獨自經營。名曰"東四人民市場",后改為國營百貨商場。80年代又把前面只有一層的營業大棚拆掉,換了一座高八層的商業大廈,改名為"隆福大廈",原隆福寺廟的建筑已蕩然無存。

廠甸

  廠甸位于北京和平門外琉璃廠一帶。每年農歷正月初一至十五有廟會,是老北京春節期間遊人最多,最熱鬧的地方,當時很少有人不去逛趟廠甸的。明嘉靖間為了皇宮和皇族的安全,把原在東華門、燈市口一帶的燈市部分移到琉璃廠附近。上元節時這時搭棚懸燈,熱鬧非凡。宣武門外是各省會館集中之地,各省考生常居于此,暇時多愿到琉璃廠逛逛,對促進琉璃廠書肆和文物、南紙店鋪的發達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清代中晚期,社會上一些暴發戶附庸風雅,不讀書也大量購買書籍,放在家裡擺樣子。不懂文物的人,也買名人字畫,名瓷和青銅器,也促進了琉璃廠的古籍、文物行業的興盛。
  廠甸廟會是由看燈逐漸形成廟會的,從乾隆年間就規模相當可觀了。廟會上幾乎無所不有、無所不包,各色貨物五花八門,逛廟會的人是工農兵學商,各行各業的人都有。無論男女老少到廠甸都能各有所獲。 今天的廠甸廟會是北京城內唯一的開放式廟會,琉璃廠也被還原成為名符其實的文化街。

白云觀

  白云觀位于北京西便門外,復興門外白云路之東。每年農歷正月初一至十九日有廟會。以宗教活動為主。白云觀是北京最大的道觀,號稱"全真第一叢林"。白云觀正月開廟的主要活動有山門"摸石猴",窩風橋上"打金錢眼",元辰殿十二生肖二十四孝圖前“尋找命星”等等。
  其中“摸石猴”,除山門上這只石猴外,還有兩只石猴隱藏在其他石刻的花紋中,名曰“三猴不見面”,后二猴知道的人不多,所以白云觀還有“鐵打白云觀,三猴不見面,”的說法。窩風橋據傳是佛道相爭的產物,原橋在“文革”期間被拆毀改為防空洞。現在的橋是一九八八年又依舊樣重建的。道教文化中,天干地支配合,每六十年重復一次,叫一個花甲子,每年都有一位對應星宿當值。元辰殿中塑有以六十年花甲子為順序的六十位星宿像,順星就是遊客到元辰殿找到自己的本命星宿,在塑像前跪拜,燒香、布施之后,即可保佑自己一年順遂。
  喇嘛廟宗教儀式:由喇嘛們扮演鬼怪;長教喇嘛手執法器,遊轉之后,將“鬼”除之。再如城隍廟的“城隍出巡”也是單純的宗教活動,每年五月初一,東城的大興縣城隍廟和四月二十二城西的宛平縣城隍廟都有"城隍出巡"。屆時,將廟內城隍的塑像抬出,不但前呼后擁的儀仗執事,還有若干"馬童"和裝扮成各式模樣的善男信女們,一直走到都城隍廟,出巡之時,大街上觀看者如潮似海。每年十月二十五的白塔燃燈、七月十五中元日的燒法船、正月初八的星燈等,宗教氣氛極為濃烈,有些活動只屬宗教范疇,而且沒有廟會市場伴隨。其他的廟會期間,雖然也都是該廟舉行宗教活動的時間,但由于特色不濃,往往不被人們所重視。

陜西廟會

  陜西省各地廟會很多, 僅周至一縣就有782個村辦過廟會。其中中型古會 (歷史悠久的廟會也叫“古會”)、廟會有100多個,有萬人以上趕會的大型廟會29個。全省著名的廟會,有華陰縣“西岳廟會”、臨潼縣驪山廟會、西安市八仙庵廟會、周至縣樓觀臺廟會、武功縣舊城教稼臺“河灘會”、白水縣倉頡廟廟會、蒲城縣堯山廟會、隴縣龍門洞廟會、耀縣藥王山廟會、漢中市天臺山廟會、勉縣武侯祠廟會、留壩縣張良廟廟會等等。
  白云山廟會。白云山廟,在佳縣城南5公裡的白云山上,建立于明朝萬歷四十三年(1605),是陜北最壯麗的古建筑群。歷代每逢農歷四月初一至初八日,舉行廟會。在此期間,蒙、漢人民來此朝山貿易者絡繹不絕,盛極一時。建國后,白云山廟會的規模進一步擴大,每逢會期,來自陜西、山西、內蒙古、寧夏、甘肅的成千上萬遊客云集于此,一邊朝山觀景,一邊交流物資。1984年,佳縣人民政府將古會改為物資交流大會。大墳灘廟會。會址在榆林城東北50公裡處的金雞灘鄉大墳灘村。這裡無廟,只有一座金剛寶座式磚塔,內葬成吉思汗的后裔小徹辰薩囊臺吉。此人是清朝乾隆年問內蒙古鄂爾多斯右翼前旗(今烏審旗) 蒙古部落的一個王子。 他著的《蒙古源流》一書,有蒙、滿、漢三種版本,與《元朝秘史》、《蒙古黃金史》并稱為有關蒙古民族的三大歷史著作。每年農歷五月十三日在此舉行廟會。值得注意的是,這個日子與內蒙古自治區伊金霍洛旗成吉思汗陵的廟會日期相同。每年廟會期間,烏審旗的蒙族同胞騎馬而來,拜掃墓塔,并舉行賽馬大會。來自榆林、神木和內蒙古的商販,紛紛攜帶各種各樣的貨物,來此擺攤銷售。這一廟會,是蒙、漢兩族人民同遊同樂的盛會,也是兩族之間的物資交流大會。
  卷阿周公廟廟會。卷阿,在岐山縣城北7公裡處,廟為紀念西周政治家周公姬旦而建。自北宋以來,每年農歷三月十二日至二十二日,西自甘肅,南到四川,東自河南的遊客商賈,便如潮水般涌向周公廟。廟內從早到晚鞭炮聲不絕,香煙彌漫。他們或進香祈求孕育,或觀光遊覽,或收集古玩,或易物獻藝。地方雜貨、日用土產品比比皆是,泥玩具隨處可見。靈山會。靈山,在風翔縣城西。山上的凈慧寺臥佛殿,有釋迦牟尼佛涅槳像。靈山會相傳始于唐代。每年從農歷四月初一日起,鳳翔、千陽、隴縣、興平、武功的善男信女赴凈慧寺拜佛者,數日不散。這五縣的商販輸送山貨、土產、民問工藝品及農具、日用品參與交易。建國后,靈山會時停時盛。十年內亂中,寺院盡毀。近年來,風翔及千陽、隴縣等地鄉民又募捐修廟數座,其會又盛,日聚數萬人。

沈陽皇寺廟會

  沈陽實勝寺又名皇寺,位于和平區皇寺路206號。建立于1636年(清崇德元年),是沈陽市一座規模較大,歷史較早的喇嘛廟。
  寺院坐北朝南,呈長方形,占地面積約7000多平方米,建筑面積1000余平方米。原有建筑,最南東西大道上有一對飛檐斗拱的木牌樓。正南是三楹黃綠琉璃瓦頂山門。門內兩側東為鐘樓,西為鼓樓,中有天王殿,后有大殿。在天王殿和大殿之間,東西都有配殿。在天王殿后兩側各有一座碑亭,內立滿、漢、蒙、回四體文字碑。
  皇太極征服蒙古,所得這尊金佛最為重要,可惜于1946年金佛被盜,至今下落不明。解放后,1952年國家撥款對該寺的主要建筑進行了維修,1962年1月、1963年9月沈陽市、遼寧省人民委員會先后公布為市、省級文物保護單位。現寺廟歸佛教協會管理。1985年以來市政府撥款,對山門、大殿和瑪哈噶拉樓進行修復。
  濃郁的古早民俗特色是廟會的魅力所在。具有北市民俗風情的清兵守關巡街、皇家抬花轎、拉洋片、拉洋車、錫伯族祭祖慶典演繹、福祿壽喜吉祥鐘、饒福樹等民俗活動和具有古早文化特色的糖畫、吹糖人、葫蘆工藝、手工繩藝、草編等民間工藝成為廟會的點睛之筆。
  品種多樣、雅俗共賞的旅遊文化活動更加關心民生、貼近百姓,深受遊客的喜愛。沈陽市演藝集團及和平區五環社區國劇團等專業團體和業余團隊參加了演出活動,使廟會舞臺更加絢麗多彩。趙本山弟子的二人轉、模仿秀、滑稽表演、絕活絕技表演等民眾喜聞樂見的表演受到了百姓的歡迎。
  黃金周期間皇寺廟會成為沈城一大旅遊亮點,日均接待15萬人次左右,廟會舉辦期間的遊客量達160萬人次以上,首次占據沈陽市黃金周期間各景點接待人數之首,成為沈陽最熱景點之一。具有民俗風情和古早韻味的廟會豐富了百姓節日生活,促進了區域旅遊經濟的發展。皇寺廟會的成功舉辦標志著皇寺廟會成為沈陽市的旅遊品牌,全國四大品牌廟會之一、中國熱點旅遊勝地的美譽更使皇寺廟會聞名遐邇,享譽全國。

現狀

內地

  在中國大陸,廟會主要在春節期間舉行,主要內容是大量的各色小吃,各種小商品和遊樂項目。廟會在中國北方保留的較為完好,在南方則在1949年后逐漸消逝,似乎僅蘇州、武漢、成都等地尚存。以北京為例,廟會中典型的小吃、商品、以及娛樂主要有糖葫蘆、爆肚、風車、兔爺和套圈、射擊等。后來,隨著經濟的發展,來自全國各地的小吃也都融入廟會。如羊肉串和牛丸等小吃也十分受歡迎。表演則為旱船、秧歌、舞龍舞獅。部分廟會還有與其相關的表演,如北京地壇廟會上會有皇帝祭地的演出,北京大觀園廟會會有元春省親的表演。每逢春節,遊園人數極多,乃至一天有數十萬人。至于廟會形式上改不改革、上不上新項目,主辦者似乎并不特別在意。當然,也有一些廟會著手進行改革與創新,多以展示各民族風情為主。

香港

  2009年黃大仙祠的廟會香港著名的大角咀廟會,以供奉中國南方海神的古廟洪圣廟為中心推出的一個具有香港特色的大型活動。內容除了古早的特色攤位和廟會巡遊等娛樂以外,還涵蓋街頭時裝表演每屆吸引數萬人前來觀賞。

臺灣

  臺灣的廟會非常之盛,大小廟宇逢神明誕辰、成道日,一年到頭都有不同規模的繞境、進香、刈香等祈福活動。廟會繞境的區域,往往呈現該廟宇的祭祀圈或信仰圈,而分靈廟回祖廟或莊廟前往人群廟進香,則代表不同廟宇的互動關系。
  在廟會活動中、除各廟宇神轎外,會有儀仗、藝閣、陣頭,常綿延數公裡之長。各藝閣、陣頭除職業表演團體外,仍有相當數量由各地方民眾組織而成。目前亦有各陣頭資深藝師前往國中、國小、大學或社區傳授宋江陣、十二婆姐、牛犁陣、官將首、八家將等古早民俗陣頭。
  在臺灣南部盛行王爺信仰,廟會常結合王船醮儀舉行,如著名的南瀛五大香、東港王船祭,南鯤鯓代天府逢王爺誕辰則有連月的進香熱潮。臺灣中部則以大甲媽祖繞境進香活動最為著名,北部則以艋舺青山王誕辰、霞海城隍廟廟會最為著名。 全世界各地的唐人街和華人社區在春節期間均有大型活動,以文藝遊行為主,廟市為輔。文藝表演主要為鑼鼓腰鼓、張燈結彩、舞龍舞獅、古裝遊行等。由于遠離故土,春節這一古老而鼎盛的節日能帶來歸依感,唐人街廟會上的節日氣氛相比大中華顯得更為濃烈。

馬新

  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在春節期間有新春花市和燈會。

歐洲

  法國巴黎市13區、3區及4區和19區等唐人街均有由華團組織的文藝遊行。表演包含鑼鼓腰鼓、舞龍舞獅隊、秧歌旱船、跑驢龍舟等[10]。 英國的倫敦、愛丁堡和曼城等地亦有春節廟會,其中以倫敦規模最為龐大。舉辦地從最初的唐人街擴大到娛樂中心萊斯特廣場,2002年起更是進入大型活動中心特拉法加廣場舉辦。2008年參與人數約30萬,涵蓋藝術表演及民眾演出、特色工藝品小商品、各種小吃等。

美洲

  每逢新春,美國紐約的三大華人區(包括曼哈頓中國城、皇后區法拉盛和布魯克林區第八大道)都會舉行活動,但主要為花車遊行。其中法拉盛的韓裔因同賀春節亦會加入到活動中來。美國西海岸的舊金山和洛杉磯除遊行以外有廟會街市,出售小吃和其他小工藝品[10]。 拉美墨西哥城和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在節日期間也有廟會。

大洋洲

  在澳大利亞這個多元文化的國家,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都可以盡情慶祝自己的節日,中國的春節也是必不可少的。雪梨、堪培拉、昆士蘭以及達爾文等城市都建有大規模的面積唐人街。每逢春節,這些地區將舉行大型的廟會,其中包括表演國劇民歌、舞龍舞獅、民俗小吃、燃放爆竹和龍舟賽等,歡慶新年的到來。深受亞洲文化影響的達爾文則確實存在著中國寺廟,華人在新年到來之時會去那裡祈福許愿。春節時期,在南半球實際是夏季,所以別有一番情致。
  紐西蘭在春節期間會有新春花市。

南非

  在南非的約翰內斯堡有春節廟會。1990年代之前的華人在很大程度上已接納了當地習俗,對華人古早的春節不怎么重視。而近年來的慶祝活動,則是由于南非華僑的不斷增多和影響增大才變得愈發熱鬧。

泰國

  在泰國曼谷,有由華社舉行的隆重盛大的鬧新春活動。各種節慶物品沿街兜售,各族人民蜂擁而來。泰國國家電視臺甚至進行電視直播,連泰國的王室也會出席這一慶祝活動。詩琳通公主殿下曾前往唐人街恭賀新年。

朝鮮半島

  朝鮮半島受到中華文化的影響,也有廟會這一節日活動。在其廟會的發展歷程中融入朝鮮自身的文化,成為較為與眾不同的朝鮮廟會。韓國人在春節時主要是拜年送禮,沒有廟會。但其他節日會有廟會,韓國人稱之為亂場(??),比如端午節和上元節。

日本

  日本原來也是同中國一樣慶祝農歷春節并舉辦廟會,日語把廟會中的攤販稱為“的屋”。日本明治維新五年后的1873年棄用農歷,改用格裡歷,元日隨之改為格裡歷1月1日。雖然如此,除了日期的改變外,日本仍然依照古早模式慶祝古早節日。節日的慶祝活動稱之為“祭”。每逢節日,均有各種廟會。但日本的廟會相對于中國的古早廟會在形式上略有不同。較大的廟會有京都三大祭(葵祭、祇園祭、時代祭)。因最初均為神道教節日,所以舉辦地都在神社。三大祭較為隆重,規模龐大。人們著舊時裝束,有巡遊、騎馬、舞蹈等表演。

越南

  越南各地街頭、公園和公共娛樂場所,在新春期間都會舉行各種文娛活動,演出越南古早戲劇、歌舞、雜技、武術、摔跤等,還有蕩秋千、下人棋、斗雞、斗鳥等民間活動。

特色

  廟會原是寺廟的一種宗教活動,人們在廟內燒香禮佛,廟外還有各種飲食攤、貨攤,還有一些助興的雜耍曲藝表演,從而形成以民俗文化表演為主的活動。近年來,隨著時代變化,古老的廟會亦增添了不少新內容,如借廟會之時洽談生意等,但展示民俗一直是廟會最主要的特色。圓明園皇家廟會內容有舞獅、古早民族花會、現代舞、北京民俗人物造型、古早商業“幌子”展、老北京老照片展、民間手工藝展、特價書市和國劇、武術、雜技專場等。廟會集旅遊觀光、休閑娛樂、購物餐飲為一體,具有鮮明的古早民族特色。

小吃

  在各種廟會的小吃中,最值得一提的是歷史悠久的北京小吃,它既有在地古早的漢族風味,又融和了滿族和回族的民族風味,還有傳自宮廷的御膳小食。如今的北京小吃,則匯集了南北各地的風味,創新之作層出不窮。在地壇廟會和龍潭湖廟會上,特辟美食一條街,匯聚了當今有代表性的全國各地小吃。
  19世紀末,民間畫工繪制的風俗圖中,涉及到的小吃有茶湯、豆腐腦、仙草、糖瓜、糖餅、吊爐燒餅、豌豆糕、煎餅、烤白薯等等。這些常見的街頭食攤,廟會期間皆有售賣。
  老北京廟會的八款經典小吃:
  豆汁、扒糕、灌腸、茶湯、油茶、愛窩窩、老豆腐、豌豆黃

豆汁

  有人說,豆汁是老旗人的吃食,其實喜歡喝豆汁的并不局限于民族,也不拘貧富。舊時,有穿戴體統者,如果坐在攤上吃灌腸或羊霜腸,就會被人恥笑,但在攤上喝豆汁則不足為恥。
  賣豆汁的照例是從粉房將生豆汁躉來,挑到廟上,就地熬熟。前邊設個長條案,上擺四個大玻璃罩子,一個放辣咸菜;一個放蘿卜干;一個放芝麻醬燒餅、“馬蹄”(此系另一種形式的燒餅,狀如馬蹄,故名。有椒鹽馬蹄、兩層皮的水馬蹄之分);一個放“小焦圈”的油炸果。案上鋪著雪白桌布,掛著藍布圍子,上面扎有用白布剪成的圖案,標出“×記豆汁”字樣。夏天還要支上布棚,以遮烈日。經營者通常為一、二人,不停地向遊人喊道:“請吧,您哪!熱燒餅、熱果子,裡邊有座兒哪!”

扒糕、仙草

  扒糕是用蕎麥面和榆皮面做成的小圓坨,如燒餅大,蒸熟后,夏天放在冰上鎮著;冬天則放在爐鐺上,加油炒熱,謂之熱炒扒糕。夏天賣扒糕的多是與仙草一起賣,有粉塊、粉皮、還有小撥魚兒。都浸在盛有冷水的大木盆裡(該盆系扁圓形,直徑二尺,深不足半尺)。與賣灌腸、豆汁的一樣,搭棚設座。案上擺著佐料罐:用花椒油□過的醬油、芝麻醬、醋、蒜汁、芥茉、辣椒油、□胡蘿卜絲等。等到有顧客來吃時,才臨時著上這些調料。經營者僅一、二人,不停地吆喚:“筋道的扒糕,酸辣的仙草啦,請吧您哪!”

灌腸

  灌腸本應是用豬大腸灌上碎肉和淀粉,蒸熟后削片在鐺上用大油煎烙。如后門橋華安居、福興居所賣,質量甚精。但廟會上所賣的灌腸卻只用淀粉點上紅□,作成腸形(即粉坨子)削成小塊在鐺上用極次的湯油半煎半烙,使其外焦裡嫩,然后澆上蒜汁鹽水,用竹簽扎著吃。

茶湯、油茶

  茶湯是炒熟的糜子面,放上紅糖,用滾開的水一沖即成。油茶是用牛油或素油將面粉炒熟,放上糖,用滾開的水一沖。茶湯和油茶都有所謂“八寶”之說。其實就是加上山楂條、青紅絲、葡萄干、核桃瓤、瓜子仁等一些果料,使之香甜可口,別有風味。經營此業的多兼營“藕粉”。 經營此業者,通常是設一把紫銅的大茶湯壺,保證隨時有開水可用。

炸丸子

  這是以豆面加上碎粉條炸出的丸子。其吃法有兩種,一種是清湯五香白煮的,還要加上些炸豆腐泡兒,謂之炸丸子炸豆腐。吃的時候放些醋、香菜末和辣椒油。另一種是用煮肉的湯勾上芡,成為鹵煮丸子。吃的時候放些蒜泥。因為吃主兒都是勞動人民,故老北京謂此為“洋車丸子”。后者,有兼營山東大鍋餅的。

老豆腐

  通常是把磨好的豆漿放在鍋裡,點上適量的石膏,便成了很嫩的老豆腐(有如南豆腐)。然后放上芝麻醬、韭菜花、鹵蝦醬、辣椒油等調料。

豌豆黃

  豌豆黃兒:豌豆黃分粗、細兩種。北海公園仿膳、漪瀾堂賣的是細豌豆黃兒。廟會上賣的則是粗豌豆黃兒。這是用沙鍋將豌豆煮爛成泥,加上小棗,淀成粉坨,扣出,切成像切糕一樣的菱形塊,用手推車運至廟會上兜售。由于大多出現在春天的廟會上。因此,人們聽了他們吆喚:“哎,這小棗的豌黃兒大塊的咧!”就感到有新春的意味。因為此種吃食不太衛生,所以是個被禁止的品種。現已絕跡。北京鐘鼓樓邊的姚記還有賣。

艾窩窩

  這是新正食品愛窩窩是將蒸熟的江米搟成小餅,包上冰糖渣兒、山楂糕、芝麻、青梅、摶成元宵形,裹上糯米粉,使之不粘在一起。一般有白糖、澄沙、棗泥的數種。為區別起見,上邊都做了紅點記號。廟會上賣艾窩窩的往往也賣元宵、年糕。
  此外,還有面茶、杏仁茶、江米粥、炸糕、炸腸、炸蛋、帶湯的糖豌豆。不一而足。 以上這些品種,除羊霜腸、粗豌豆黃等個別品種外,大部分都保留下來了,已見諸于近年春節的新型“廟會”上。

廟會貿易

  廟會,亦稱廟市。是一種歲時風俗,是與市場交易、民間信仰、文化娛樂有關的節日活動,一般設在廟內或其附近。從唐代起,它作為我國的集市形式之一,一直延續至今。廟會上,商品的數量、品種都比通常集市多出幾倍。有的廟會,一夜之間能召來幾十個鄉、縣甚至幾個省、自治區的民眾來助興。
  一、名稱、日期、祭神儀式
  廟會的名稱,一般以廟的名稱命名,如城隍廟廟會、關帝廟廟會,等。但是也有例外,如華縣高塘鎮每年農歷十月一日廟會,由于出售的古衣特別多,故名“賽古會”。又如該縣城東南福成山,每年二月初八有祭祀少華山山神的廟會。當地農副產品,如耙杖、锨把等均集中在此銷售,號曰“杖把會”。
  廟會的日期,在寺廟節日舉行。例如,相傳藥王孫思邈生于二月初二,耀縣藥王山便從此日起舉行為期10天的廟會。又如相傳太上老君生于二月十五日,西岳大帝生于三月十八日、東岳大帝生于三月二十八日,各地的老君廟、西岳廟、東岳廟便分別在這些日子舉行廟會。我們的祖先,把這些神佛的“生日”有意安排在農閑時間,或年初,或年終,或春播夏種之間,或秋收冬藏之后,其目的,除了祈禱吉慶之外,就是為了便于開展貿易活動。
  舊時的廟會,在開展貿易活動之前,要舉行祭神儀式。例如,蒲城縣永豐鎮每年六月初六的后稷廟會,使用的是宮廷儀式,莊嚴肅穆。會時清晨,從地方官員到有身份的鄉紳,都要沐浴更衣,穿戴整齊,進入后稷廟,跪拜農神——后稷的塑像。大家共唱《永豐之章》:“先農播谷,克配彼天。粒我蒸民,于斯萬年。農祥神正,協風滿壇。日子小子,宜稼于田。”有樂班和歌班配合。
  祭神儀式之后,貿易活動才能自由展開。
  二、土產品市場
  土產品市場,是廟會貿易的主體市場。土產品種類很多:
  農具。以木制者居多,如犁、耱、木锨、木叉、扁擔、架子車、大車及鐮刀、鋤頭、鍘刀等。例如,在戶縣廟會上,人們喜歡購買“西羊村的‘端錯錯’(指木锨把)、南羊村的‘板板薄,(指锨板子)、東羊村的‘眼眼多’(指竹篩子)。”
  日用品。如盆、甕、鍋、鐓、碗、碟、棒槌等。其中韓城的鐵鍋、掃帚,白水的菜刀,留壩的手杖,商南的砂鍋,南鄭的藤椅、棕箱,另外還有許多其它產品,都深受顧客歡迎。
  家禽家畜。如牛、馬、騾、驢、羊、豬、犬、雞等。有些地方,將廟會稱作“騾馬大會”。
  三、飲食市場
  廟會具有明顯的遊樂性質,和平時集市相比,飲食市場特別發達。
  廟會期間,臨時建成的飯館、酒館、茶館林立。它們一般在布棚、席棚中營業,也有設在露天的。主要經銷大眾食品,如漿水面、大刀面、麻什、臊子面、糊辣湯、水盆羊肉、羊肉泡饃、小籠蒸餃,等等。其中最受農民歡迎的,是賣粉湯羊血、紅肉煮饃的飯館。從前,農民趕會時,為了省錢,一般自帶干糧。他們進了這種飯館后,將干糧掰成小塊,由對方加工。農民們說,到這種館館吃飯,“花錢不多,吃得煎火,”(“煎火”是關中方言,即熱火。)賣黃桂柿子餅的,講究把餅在案板上剁成塊,再用鑷子揭開其中一塊的表皮,讓顧客看包的是什么餡(一般是綿白糖、核桃仁、青紅絲、黃桂醬、玫瑰醬),借以招徠顧主。賣油餅的,講究用繩子將餅串起,讓顧客提走。

活動意義

  廟會最早是隆重的祭祀活動,隨著社會的發展,特別是經濟的發展,廟會和集市交易融為一體,成為人們祭祀神靈、交流感情和貿易往來的綜合性社會活動。
  北京廟會現代廟會主要在春節期間舉行。這些名稱,可以說正是廟會形成過程中所留下的歷史“軌跡”。作為一種社會風俗的形成,有其深刻的社會原因和歷史原因,而廟會風俗則與佛教寺院以及道教廟觀的宗教活動有著密切的關系,同時它又是伴隨著民間信仰活動而發展、完善和普及起來的。

相關研究

  作為古早中國民眾生活的典型側面,廟會及其歷史引起了學界關心。廟會最活躍的主體是普通民眾,廟會最基本的活動根植于民間土壤,廟會最真實的場景呈現于社群境域。但在斑駁的廟會生活棱鏡中,特定的社群規則常常令學者們為之目眩。而社群生活的實態運作,將廟會中的信仰、交換和休閑諸因素融匯一體,在內外世界和層際社會的互動中不斷地變軌。由此可見,廟會(史)研究的最大困難在于準確索隱民眾生活的內在理路。讀到2002年8月由人民出版社推出的小田新著《在神圣與凡俗之間——江南廟會論考》(以下簡稱《論考》),我以為,其原創性正在于此。
  以發生學的眼光,廟會屬于民眾宗教的范疇。對于民眾宗教生活,法國學者涂爾干(Durhkeim)指出,在宗教生活中,“整個世界被劃分為兩大領域,一個領域包括所有神圣的事物,另一個領域包括所凡俗的事物,宗教思想的顯著特征便是這種劃分。”兩者之間的“異質性”是絕對的(《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
  然而,廟會不只是表現為信仰生活,而是包括了市場和休閑等多重生活內容的綜合體,而且,當涉及到某個具體廟會型式時,各個綜合體內部的要素比重還存在著很大的差異。對此,《論考》作者全面考察了英國人類學家馬林諾夫斯基(B.Malinowskil)和埃得蒙·利奇(Edmund Leach)以及卡爾·馬克思等人的”神圣-凡俗”世界的理論,以及貫穿其間的學科范式,汲取了其中的有益養分,特別是恩格斯的辯證分類思想。據此,《論考》認為,辯證分類的根本依據是事物“內部所固有的次序”;對于分析的對象,要把它看作“單個的運動形態或一系列相互關聯和互相轉變的運動形態”(恩格斯語),簡單地說,要動態地看待事物。
  研究對象的內部矛盾是《論考》原創的動力。倘以上述學理“二分法”機械地裁剪江南廟會,作者發現,“神圣與凡俗”兩種性質常常奇異地結合在一個廟會之中,難分彼此。類似的情形,近代美國心理-哲學家威廉·詹姆士(william James)似乎也曾遇到過,但他的態度是:“彼此的界限總是模糊的” 宗教形式“就不值得我們研究”(《宗教經驗之種種》),面對廟會的“模糊界限”,《論考》不但研究了,而且以此成為原創的起點。
  《論考》的原創性不在于概念的重新創造,也不僅僅在于成功地把不同思想流派組合起來,而更在于將這些思想融會貫通,并依此高屋建瓴,準確揭示了廟會生活的特質所在:作為民眾集合的產物,廟會常常是混合性的而不是純然性的。現實的廟會類型可以從典型的神圣廟會到典型的凡俗廟會排列成一個續譜。位于續譜一端的所謂典型的神圣廟會,并不是超然物外的神圣,而是凡俗中的神圣;而位于續譜另一端的所謂典型的凡俗廟會,準確地說,也是神圣中的凡俗。更多的廟會都可以在續譜中找到自身的位置。特定廟會在續譜中的位置取決于廟會的動機和時機,會眾的虔誠程度,廟會存在環境,特別是實際運作過程中產生的相對神圣強度。
  江南廟會的整體架構便從這種神圣-凡俗系譜(continuum)中索引而出,令人耳目一新。事實上,《論考》以豐富的文獻和口碑資料為基礎,經過艱深的證考,整體架構中的各部分,由此而有了全新的闡釋。

文化警惕

  廟會文化是一種復合形態,具有明顯的兩重性,常常是民間藝術精萃與封建迷信糟粕交織在一起,魚龍混雜影響著客群。雖然各級有關部門始終對廟會進行著有針對性地疏導和管理,但是由于我國農民尚有2億多文盲半文盲,受到文化修養、精神貭素和人生觀的局限,廟會文化的負面影響仍具有相當大的市場。
  廟會為封建迷信活動提供了公開的場所
  新中國成立后,各種封建迷信活動受到嚴格限制,失去了公開兜售、傳播的市場。偶爾沉渣泛起,也只是在街頭巷尾偷偷摸摸進行。近些年,為了加速經濟發展,開發廟會的經濟功能成為一時熱點。這樣,本來已不復存在的廟宇、道觀,又被人為復建、擴建,為迷信的死灰復燃埋下了火種。我們看到,在大多古早廟會中,供奉香火的隊伍摩肩接踵,從早一直到晚,有的不惜早起,花費10幾個小時,去登山朝拜。祈求祛病消災,懇望養兒傳宗,期許姻緣圓滿,企盼升學提拔,希冀經商發財,有的甚至帶上幾歲的孩童,在幼小的心靈中烙下迷信的印痕。
  焚香供佛、頂禮膜拜的心態盡管多種多樣,但有一點是現實的,確確實實創造了一種對迷信虔誠、篤信的氛圍,從而左右著客群的心理和行為,進而對更多的人施加影響,“見怪不怪”,最后參與其間。
  迷信品畸形生產與消費形成互動
  廟會上迷信品和冥品的消耗,產生了一種畸形的需求。這種文化消費直接誤導了生產和流通領域,生產的激增反過來又刺激了這種精神消費的攀升。使本來并不富裕的山老邊窮少地區的農民增加了經濟負擔。
  焚香上供,敬神祭祖,迷信品和冥品是必不可少的,一些廟會消費數目驚人。南岳衡山每年朝山進香者燒掉的香紙就達1億多元。在農村消費市場低迷的情況下,這種畸形的消費走勢,對生產者和商家帶來了極大的誘惑,在廟會所在的區域,很快出現了頗具規模的迷信品、冥品的生產和行銷行業。有些則是具有相當規模的廠家,掉轉船頭轉產制造起成龍配套的“財神”、“觀音”,并且將銷售半徑不斷延長,從一個地區延伸到全國。從潮州制造的這些“神靈”,已在全國各地的商阜駐足,繼而被請入千家萬戶。這時,廟會已不僅僅是一個供迷信活動的場所,而是一個傳播的中樞與集散地,從一個中心輻射發散到無數個點,無數個點又匯集成無垠的面。結果是更多的消費者、生產者、行銷者參與其間,虔誠地敬神信鬼參與封建迷信活動。消費與生產、生產與消費的相互推波助瀾,使善男信女們的精神生活與物質生活陷入了惡性迴圈的怪圈。
  宗族勢力成為廟會的潛在或直接主宰
  從廟宇、寺觀的建筑上看,有相當數量的廟會是在近幾年興起籌建。組織統籌者一般是具有威望的族長;資金來源于廟觀輻射范圍的農家或者企業大戶,捐款姓名和數額刻于功德碑,以示昭彰;施工勞力主要由出資困難的普通農戶分攤。有錢出錢,沒錢出力。利用這樣的機制,河北深縣農民在幾年間就集資建起了十幾座教堂。廟宇建成后,建筑的所有權和支配權仿佛就自動歸屬于族長。
  從廟會的組織上看,起會的日期,朝拜慶典的程式和內容,參與的各路人馬,秩序的維持,內外事務的處理,供品的收存等等,均由會頭或族長安排。 從廟會的資金收支上看,可謂鑼鼓一響,“黃金萬兩”。源源不斷的人流、數以百計的攤點,占地費、借宿費、看車費、租賃費、功德費,都是由族長主持收支。這些對于普通農民來說,主辦者權威性驟增,信任度隨之增固。而這種影響力通過廟會一直延伸到日常的農家生活之中。以致在一些地方,農事生產要為廟會讓路,鄉村規劃必經會頭同意,甚至鄉鎮政府下達的任務,也要族長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