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津義弘


島津義弘(公元1535年—公元1619年),日本戰國時代九州薩摩大名。曾率領薩摩軍團輔佐父親島津貴久及兄長島津義久統一整個九州,時人稱之為“鬼島津”、“鬼石曼子”。后豐臣秀吉討伐九州,其兄義久投降后隱居,由其繼任家督一職。豐臣秀吉發動侵朝戰爭時,島津義弘也參與其中。關原合戰中從屬西軍,西軍敗陣后,義弘血戰逃脫。戰后,德川家臣井伊直政極力求情,,才得以免罪。

中文名: 島津義弘
外文名: しまつよしひろ
別名: 鬼島津、鬼石曼子
國籍: 日本
出生地: 日本薩摩國
出生日期: 1535年8月21日
逝世日期: 1619年8月30日
主要成就: 木崎原合戰、泗州合戰、露梁海戰

個人介紹

  姓名: 島津義弘(1535 — 1619 )
  假名 しまづよしひろ
  羅馬字 ShimazuYoshihiro
  日本別名: 兵庫頭,忠平,又四郎,義珍.
  道號:維新齋.
  官位: 兵庫頭,左近衛中將
  島津義弘身份:島津貴久次男.
  傳:率領勇猛的薩摩軍團,輔助父貴久,兄島津義久統一九州。人稱"鬼島津"的名將.。

人物履歷

  1554年,大隅巖劍城攻城戰,首次上陣.
  1572年,木岐原之戰,以少數兵力擊破伊東軍. 耳川之戰,水俁城之戰,居功至偉.
  1587年,島津家降服豐臣家后繼任家督.
  關原會戰中從屬西軍.西軍敗陣時,義弘血戰逃脫.戰后,德川家臣井伊直政極力求情, 得以免罪。

人物簡介

  說到薩摩島津氏,大家反應出來的第一個印象就是島津家義久這四兄弟,能夠出色的發揮兄弟們的能力,保持家中始終的團結,是島津家九州制霸過程中最不可缺的一個條件。這兄弟四人的能力,在歷史上的評估也都很高。四人中人氣最旺者,當屬老二島津義弘。人稱“鬼石曼子”,“鬼島津”的島津義弘,是島津一門中最出色的戰將。義弘性格堅強,遇事能冷靜分析、處驚不亂,個人的人格魅力也是在家中無人能比的,這一切都注定了義弘日后將成為九州乃至全國的頭號名將。 島津義弘(1535年8月21日—1619年8月30日)是日本安土桃山時代的大名,島津氏第十七代當主,島津貴久的次男,母親是雪窗夫人。幼名又四郎,官位為兵庫頭、待從、參議。其后更被贈回正三位。育有兒子久保、忠恒、萬千代丸以及忠清。 戰國有語:“島津無暗主。”以慣出名君良將而著稱的戰國島津氏,從來不缺乏優秀的人才,貴久之運籌,義久之方略,歲久之智謀,家久之兵伐,無一不是一時之豪俊。而島津義弘能從一門武將中名聲鵲起,脫穎而出,進而威震日本,名揚海外者,在其一生飽經惡戰,每每能于置之絕地,革滅殆盡之時扭轉乾坤,創下一個又一個令后世瞠目結舌的戰爭奇跡。
  義弘于薩摩國伊作龜丸城出生,幼名又四郎,最初因為義昭的諱名改名義珍,后來改名義弘,第一場的戰爭是與附近大的聯合軍在巖劍城交戰。其后在木崎原之戰以少數的兵力擊破敵軍。1587年秀吉進行九州征伐時,當兄長義久,義弘曾主張與豐臣秀吉抗戰,最后義久遊說,最終繼承了家督(近年的研究,有否定義弘曾當過家督的說法)。
  之后,他為秀吉參與對朝鮮的攻略,文祿和慶長兩次戰役也有參與,前線的戰功也有不少,以鬼石最自稱(石曼子日語中與島津讀法相同),當中以露梁海戰最為激烈,朝鮮水軍大將李舜臣在此戰役被島津隊在混下戰死,部隊得以安全回國。關原之戰本來支援東軍的行動,但是在出發后打算進入伏見城,但是被城主鳥居元忠拒絕,義久決定投靠西軍,但是在關原戰場中,一直沒有交戰直到西軍幾乎瓦解的時候才作出突圍,雖然義弘是次突圍使他失去了多名主力,例如是島津豐久以及是長壽丸盛淳,但是東軍追擊的井伊直政及松平忠吉受傷,使追擊速度緩慢,最終義弘成功突圍,從伊勢街道撤離回到薩摩。至于領地的問題,最終在其兄的干涉下,以純粹是義弘的行動,保住了領地,由忠恒繼承家督。
  自此,他在加治木隱居,入道改稱惟新,于1619年死去,一共有13名家臣跟他自盡。法名為妙圓寺殿松齢自貞庵主。

人物詳解

  島津義弘(しまつよしひろ):1535年—1619年。島津貴久次子,島津義久之弟。
  由第十五代家督島津貴久時代開始,島津家逐漸擴張自己的勢力,而貴久的四個兒子島津義久、島津義弘、島津歲久、島津家久也都是優秀的人才,并且始終保持家中團結,不但統一了薩、隅、日三州,還擊敗了九州名族大友氏,幾乎占領了整個九州。
  島津義弘1554年初陣蒲生合戰開始,為父親的三州(薩摩、大隅、日向)統一做出貢獻。1578年耳川合戰中大敗大友軍,與兄長義久一起踏上九州制霸的道路。1587年島津家降伏秀吉后,義弘繼任家督之位,但實際上是與義久共同執政。侵略朝鮮的戰爭中在泗川合戰、露梁海戰中立下大功。關原合戰中屬于西軍,在西軍敗局已定的情況下,率領一千五百名左右島津士兵突破敵陣,以犧牲侄子豐久和家臣的代價平安返回領地。
  島津義弘一生征戰無數,其中最為著名的是木崎原合戰、侵朝戰爭中的泗州合戰和關原合戰。

初陣巖劍城

  天文二十三年(1554)七月,西大隅的豪族蒲生范清不甘接受島津家的統治,糾合祁答院良重、入來院重嗣等國人眾勢力,以及真幸院的北原兼守、大口的菱刈隆秋等形成反島津同盟,隔月即舉兵進攻已歸附島津家的肝付兼演的加治木城。島津當代家督島津貴久為了救援肝付兼盛,巧使圍魏救趙之策,直接進攻蒲生范清的支城要塞巖劍城。此戰被視為島津家存亡的關鍵一戰,島津一族幾乎全部出動,貴久的次男,20歲的島津義弘也在此時迎來了初陣的機會。
  巖劍城位于姶良郡南面的巖劍山上,山高150余米,北、西、東三面都是斷崖,有難攻不落的“險城”之稱。就連島津家身經百戰的老家督島津忠良看到巖劍城天然形成的險要地勢,也不禁對義弘等兄弟發出“要攻下巖劍城,你們三兄弟大概要有一人陣亡(「三兄弟のうちの誰かが死なねば落ちまい」)”的感嘆。城中駐守的是由以勇力聞名大隅的城主祁答院良重和蒲生家大將西俁盛家率領的五百城兵。(《三州諸家史/薩州満家院史/蒲生町郷土志》)
  島津家軍分為二路,一隊由島津貴久之弟島津忠將率領,攻打巖劍北面的帖佐城以牽制蒲生兵力,主力則由薩摩內城出發,于九月十二日推進至巖劍城北的狩集布陣,同時派遣伊集院忠朗等一部分兵力至巖劍城東北的日當平設立分陣。(《巖劍御合戰記》)
  九月十三日晨,義久、義弘兄弟率隊從狩集向鹿兒島灣西岸脇元、平松村一帶的白銀坂推進。家中大將梅北宮內大輔和宅間與八衛門等鹿兒島眾和川邊眾焚燒了白銀坂附近的村莊,刺激守軍出戰。果然一部分守軍中計出擊,被義久、義弘兄弟擊退。
  十三日夜,雨后的戰場上產生了大霧,據說此夜在島津本陣附近出現了“狐火”。島津家世代傳說,家祖忠久乃是初代幕府將軍源賴朝的私生七男,其母丹后局曾因北條政子迫害而逃亡攝津,被一群狐貍所救,因此視狐貍為家族守護神。此次臨戰之前發現了代表祥瑞的“狐火”,一時軍心大振。
  九月十四日晨,由帖佐城迂回而來的島津忠將用兵船50余艘逆巖劍川而上在城東登入,慌亂中移兵補防的守軍被忠將裝備了種子島鐵炮的鐵炮隊攻擊,并也以鐵炮還擊,形成了日本有史以來的第一次鐵炮實戰。(《祁答院町史/入來町史/三州諸家史》)頗受損失的祁答院軍重整防務,依仗地勢和島津軍展開了相持拉鋸戰。
  九月二十日,在城東麓待機的島津義弘率先取得突破。他以五百足輕佯作割取城下農田中秋熟的禾稻,吸引守軍出城爭搶,然后由埋伏的三百鐵炮和弓箭手施以攻擊,成功的奇襲擊潰守軍一部。義弘此戰使用的伏擊戰法“麥刈”,被認為是日后島津家著名戰術“釣之野伏”的雛形。
  二十九日晚,義久、義弘兄弟奉命潛至帖佐城附近的星原,義弘故技重施,再次以“麥刈”誘出帖佐城守軍予以痛擊,受重創的守軍逃回帖佐閉門不出,義弘兄弟成功切斷了帖佐對巖劍的增援。
  此時,得知巖劍城危在旦夕的蒲生范清匆忙放棄對加治木城的圍攻,率兵二千返回救援。早有所料的貴久得知蒲生援軍逼近,即率義久、義弘兄弟主力撤圍應敵。
  十月一日夜,蒲生范清趕到池島布陣,與城兵呼應意圖夾擊島津軍,沒想到島津軍也是分兩隊迎戰,雙方遂在巖劍城北的平松展開激戰。島津義弘一馬當先,冒著敵軍的弓箭和鐵炮率先殺入敵陣,將援軍大將祁答院重經(祁答院良重長男)追到高桶川加以斬殺。此戰島津軍大獲全勝,祁答院重經以下,城將西俁盛家等五十多位名武士被討死,蒲生范清逃回居城。(《三州諸家史/薩州満家院史/蒲生町郷土志》)
  巖劍城守軍在得知援軍慘敗的訊息之后,士氣低落,島津軍趁機再次發動攻勢。十月二日,義弘在叔父尚久的掩護下縱火攻破了城西口,破城已僅是時間問題。
  當晚,義久至城下向守軍勸諭投降,未獲答復,但祁答院良重卻帶著殘兵在黑夜中棄城而逃。十月三日,貴久率大軍進入空城,并舉行了慶祝酒會。(《島津國史.卷十七》)至此,巖劍城攻略以島津完勝告終。
  由于義弘在此役的優秀表現,貴久任命義弘為巖劍城守城城番。巖劍城從此成為島津攻略大隅的前哨,義弘亦經常的成為島津出陣的先鋒。

攻略大隅

  天文二十四年(1555)一月,貴久中了北村城主北村清康的詐降之計兵敗北村城,奮勇殿后的弟子丸播磨守、指宿豐后守,以及敷板、福崎、浜田、青山、名越、池井等多位島津家名武士戰死。
  三月,島津家調集忠將、義弘、尚久等部攻打蒲生支城帖佐城。義弘和大將喜入季久猛攻破城,守將祁答院良重不支敗走,此后,得到蒲生范清支援的良重曾嘗試重奪帖佐,但在義弘親自率軍的攻擊下終于再次敗逃,四月二日,帖佐城落入島津手中。(《祁答院町史/入來町史/三州諸家史》)
  弘治二年(1556)三月,貴久派遣義弘兄弟各率千余兵力輪番對蒲生氏另一支城松坂城展開猛攻,在燒光城外建筑后,義弘搶先突入城內,守將中村織部氏節被討死,10月18日松坂落城。但在此戰中一直身先士卒的義弘也身負重傷。
  面對島津的連續猛攻,蒲生范清守衛本城的四座支城已去其三。貴久得勢不讓人,連連發動攻擊,栴野城、松元城、本南陣、遠江ケ塁、尼ケ城、馬立、貝皿、七由等一個個要塞據點先后被攻取,對蒲生龍城的合圍已漸形成。
  十二月,菱刈重豊率大軍前來援助范清,在北村布陣以牽制島津軍,兩軍開始對峙。相持一直持續到次年四月,老家督忠良親臨前線督戰,貴久趁菱刈軍長期滯留松懈之機,突然襲擊菱刈重豊在北村境內矢筈城的本陣。
  五千島津軍勢向菱刈陣線發起猛攻,慣打先鋒的義弘再次當先突破敵陣,討取了菱刈方大將楠原的首級,自己的鎧甲上連中五箭,重傷之下猶然奮戰。在他的激勵下,島津軍威大振,菱刈軍全線崩潰,菱刈重豊自刃而死。四月十五日,北村城落。五天后,情知大勢已去的范清焚毀了苦心經營半生的居城,逃往祁答院領。至此,西大隅完全歸入了島津家版圖。(《三州諸家史/薩州満家院史/菱刈町郷土史/大口市郷土史》)
  此時在日向方面,豐州島津庶家島津忠親面對伊東家與肝付家的聯合進攻疲于應對,不堪重負,開口向貴久求助。永祿2年(1559)4月,忠親將與伊東家鄰接的末吉獻于貴久,次年三月,更收義弘為義子,借用其勇力對抗伊東,島津的勢力開始進入日向。
  就在島津的發展擴張順風順水之時,大變徒生,永祿四年(1561)四月,肝付兼續突然出兵屬于島津同族的廻城,貴久派其弟忠將前往援救,竟然中伏戰死。此事令貴久大受打擊,不得不于永祿五年(1562)二月召回駐在日向的島津義弘。
  義弘一去,伊東義祐旋即卷土重來,3月即拿下了忠親所守的飫肥城。此后雙方陷入你來我往的拉鋸戰,9月,忠親再次奪回飫肥城,永祿6年(1563)2月貴久出征飫肥,與伊東軍在三山交戰大勝。永祿7年(1563)5月底,伊東再次進犯,襲擊島津方的今城,而守備此地區的飯野城主北原兼親出現叛離跡象,義弘急忙趕赴日向,11月17日義弘進入飯野城,監視兼親。以后義弘作為島津的守護代,以飯野城·加久藤城為據點,擔任日向治理的先鋒。巖劍周邊情勢圖永祿九年(1566年)二月貴久把家督之位讓予島津義久。同年十月義久兄弟出兵進攻伊東義祐在真幸院的三山城,因島津義弘受創而撤退。永祿十年(1567年)十一月,義久兄弟等人以報回一敗之仇為名出兵三山城,但是經過般若寺時卻急轉直攻北薩國人眾菱刈隆秋的馬越城,展開薩摩平定戰。十一月二十四日攻陷馬越城,菱刈隆秋逃往牛山城。附近的市山、橫川、曾木、羽月、山野、平泉、青木、湯尾等城當夜盡入島津氏版圖之中。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市山城的市來家利進攻牛山城,反遭菱刈隆秋打敗,進而攻打市山城。翌年正月島津義久與島津義弘出兵救援市山城,菱刈隆秋雖然有相良氏的援軍相助,但仍被島津義久在堂崎擊敗。永祿十二年(1569年)五月島津義久在天神尾再次擊敗菱刈隆秋,八月十八日兵圍牛山城與菱刈鶴千代達成和議,菱刈鶴千代向島津義久請降。翌年正月五日,薩摩領內涉谷一族的入來院重嗣等人向島津義久投降,島津義久終於成功統一薩摩。

血戰木崎原

  1572年的木崎原合戰則是島津義弘的成名之戰。此戰中島津義弘以不到五百的兵力沉著應戰,伊東義佑大軍無功而返,義弘繼而趁其撤退發動突襲大破伊東軍。從此伊東家失去了與島津家抗衡的能力,為島津家掃除了統一九州的一個絆腳石。 元龜二年(1571)六月,島津貴久歿、國內不穩,大隅肝付氏便又開始蠢蠢欲動,伊東義祐也發函密約肥后相良義陽夾擊飯野城。元龜三年(1572)五月初,以伊東祐安為總大將,伊東家一門眾武將伊東新次郎祐信、伊東又次郎及老臣落合源左衛門等率領的三千名伊東軍從三山城出發直撲飯野城。這支部隊的總兵力雖不算多,但多是由日向各地選拔的血氣方剛的年輕武士,是名副其實的“精兵”。而防守方僅是義弘的飯野城三百守軍,以及廣瀨夫人(義弘之妻)和川上忠智所在加久藤城的五十余名足輕。
  五月三日夜,伊東軍兵分兩路,主力駐扎于飯野城南木崎原附近的桶平,伊東新次郎祐信、伊東又次郎則率領另一路經白鳥山麓直趨加久藤城,準備一舉拿下這座兵微將寡的小小支城。巖劍城今昔但是,戰事的進展卻遠不如想象中那樣順利。由于道路狹窄崎嶇,加上夜色昏暗,攻擊者居然把附近修行僧人樺山常陸坊凈慶的宅邸的石垣搞當成通向城堡本丸的小道,糊裡糊涂的發動了攻擊,結果招致僧侶們的鉄炮還擊。(《小林地元郷土史》)
  加久藤城的守衛者雖然只有五十余人,卻表現得極為頑強,猛將川上忠智不僅用鉄炮居高臨下轟擊敵人,還親率敢死隊利用夜色和地形的掩護突擊伊東軍側翼,加之義弘派遣的遠矢下總守率六十人來援,激戰一夜,伊東軍不但沒有分毫進展,大將宗右衛門反而中鉄炮身死。天明后,身心疲憊的攻城部隊退至飯野城南的池島川岸邊休整,同時等待與肥后相良氏的援兵匯合。
  伊東軍的一舉一動,都沒有逃過義弘精心布下的情報網的偵查。從伊東軍到達飯野,義弘就在積極地調兵遣將。
  除去增援加久藤的遠矢下總守,義弘還命富永萬左右衛門在飯野城北面的山林中遍插旗幟,前來挾擊島津的七百相良軍看到旗幟,懾于義弘的威名,居然不戰而走,溜回了肥后。
  此外,五代右京亮率領的四十人已埋伏在伊東軍背后的白鳥山麓野間門,大口的新納忠元援軍也正在緊急趕來。而義弘自己,除留下有川雅樂貞真帶領五十人留守飯野城外,已親率主力一百三十人趕往木崎原。
  此時由于天氣暑熱,不少伊東軍將兵都脫下盔甲,開始準備早飯,甚至還有跳到池島川裡洗澡的。見此情景,義弘令心腹大將鐮田政年帶八十人迂回伊東本陣的側后,自己則親率五十精騎從正面向毫無防備的三千伊東大軍發起了突擊!木崎原合戰示意圖驟然遇襲令伊東軍勢頓時一片大亂,許多士兵不及披甲執械便被砍倒,義弘的小部隊左沖右殺,如入無人之境。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伊東軍的人數優勢逐漸顯露了出來。伊東又次郎、落合源左衛門重新整隊,開始夾擊義弘,義弘的小部隊且戰且走,向川內川對面的三角田撤退。但由于切入敵軍核心太深,一時竟不得脫身。
  此時,島津隊中六名武士相互顧言:“我六人死守此地,便能令本隊有時間重整軍勢。”六人挺立原地奮力死戰,不久即全部討死。
  忽然之間鉄炮大作,伊東總大將加賀守祐安一頭栽下馬來。迂回的鐮田隊,埋伏的五代隊紛紛從側后殺來,遭到幾面同時夾擊的伊東軍不知敵人有多少,總大將又突然陣亡,登時陷入了不可抑止的大混亂中。這,就是島津家日后揚名日本的戰術——釣之野伏!眼看敗局難挽,殺紅眼的伊東新次郎祐信不退反進,一馬沖至義弘身邊,舉槍就刺,關鍵時刻,義弘的坐騎卻恰巧跌倒,令對方一槍刺空,義弘趁機挺槍反刺,洞穿祐信的胸膛,左右旋即割取其首級。接著,頭戴日之丸前立筋兜的伊東家知名勇將長峰彌四郎又狂掄太刀劈來,義弘從者見主人遇險,急以木楯掩護,竟然被連楯帶盔一起劈開!島津側近武士蜂擁而上,彌次郎亦因眾寡不敵而終被討殺。木崎原實景此后,加久藤的川上、遠矢隊,大口的新納忠元隊先后趕來投入戰斗,伊東軍兵敗如山倒,號稱“日州第一槍突”的猛將柚木丹后守和家中另一勇士比田木玄齋奮力斷后,雙雙壯烈戰死。此戰東軍戰死者高達七百人以上,其中大將五人,各外城的奉行、地頭竟有二百五十余人,伊東的骨干戰力遭到空前大損,從此一蹶不振。
  而獲勝的島津方亦有二百五十七人陣亡,在《惟新公御自記》中,義弘也感嘆說此戰實乃前所未有之惡戰。
  木崎原合戰,島津義弘以寡凌眾,擊敗十倍于己的大軍,此戰作為以少勝多的經典戰役,被與織田信長的桶狹間之戰相提并論,被稱為“九州的桶狹間”。島津義弘亦因此戰而名震九州,跨入了戰國名將的行列。

文祿慶長之役時的"鬼石曼子"

  豐臣秀吉發動的侵朝戰爭在開戰之初進展順利,在戰爭爆發兩個月零兩天后,朝鮮的三都十八道全部陷落,兩個朝鮮王子被俘,逃到義州的朝鮮國王只得向明朝求救。
  在朝鮮軍隊陸上潰散之時,只有一個將軍帶領他的軍隊在海上取得了勝利,這個人就是朝鮮名將李舜臣。在他的帶領下朝鮮海軍優勢明顯,日軍連戰連敗失去了部分制海權,但是這些勝利并不能扭轉朝鮮半島的整體戰局。不過在明朝派遣四萬精銳進入支援朝鮮后,日軍逐漸失去了優勢戰爭陷入膠著期。慶長之役后期,明軍路上三路大軍齊頭并進。
  萬歷二十三年九月二十八日夜,明軍領董一元率中路明軍兩萬六千名攻打泗川城。日軍兩萬人分守內外二城。董一元部負責進攻盤踞在泗州的島津義弘部,起初進展順利董一元拿下了晉州和泗州,擊斃日軍大將相良豐賴,主將川上忠實身負重傷,率領一百余人逃進內城。島津義弘只得背海筑起臨時工事防守。明軍數日連攻不下,調來大將軍炮、紅尊炮對日軍陣地開炮,眼看日軍就要潰散時,明軍后部彈藥失火爆炸,軍心動搖。明軍以為后路被日軍偷襲,紛紛逃竄,給了島津義弘可乘之機,擊敗了混亂中的明軍并奪回泗州,是為泗州合戰。(所謂"鬼石曼子",不過是運氣好而已)
  1598年豐臣秀吉病故,日軍從朝鮮撤軍,但明朝聯軍封鎖了出海要道,使日軍第二軍小西行長等部無法撤退,島津義弘率領日軍第五軍主力打通了海路,使小西行長等部勉強撤離。此戰日軍第五軍主力幾乎被全殲,島津士兵陣亡近萬。

關原合戰舍身突破

  1600關原合戰爆發前,島津義久堅持中立政策,而義弘卻認清了合戰的本質,知道這場決定天下大戰的勝利者在戰后不會允許中立者的存在,因此執意參戰并參加了西軍。(義弘本跟家康密約,代為守衛伏見城,結果城裡的人未接通報,不但沒有開門,還放了幾槍。換了別人,無非是找德川家康告一狀,可這位就不同了,二桿子精神再起操著家伙連夜投奔石田三成去也。)因為義久反對參戰、侵朝戰爭的損傷、伊集院忠真叛亂等多種因素,造成島津義弘只能帶兵一千五百人參戰。
  因為主將石田三成一意孤行,對島津義弘夜襲東軍陣地的建議不與理睬,并因島津士兵數較少輕視島津家等緣故,關原合戰開始后島津軍采取觀望政策,接近島津陣地的士兵不論東西一并射殺。小早川秀秋戰場倒戈西軍潰散后,島津義弘輾轉乘船,狼狽的返回薩摩。為了保住義弘,義弘的侄子島津豐久、軍師長壽院盛淳等紛紛斷后,最終他們雖保住了義弘,卻都為此喪命。
  之后因為義久義弘戰后的外交舉措,使家康最終沒有處罰島津家。值得一提的是,要不是因追擊島津義弘中槍于第二年病亡的井伊直政為義弘求情,恐怕義弘的腦袋已經和石田三成等人一起搬家了。
  關原合戰后義弘將家督之位讓給兒子島津忠恒,自己醉心佛學不問世事,于1619年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