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進酒


這是一個多義詞,請在下列義項中選擇流覽

  1. 1.唐代詩人李白創作古體詩
  2. 2.唐代詩人李賀創作古體詩
  3. 3.初山微畫雕
  4. 4.羅大佑演唱歌曲

1.唐代詩人李白創作古體詩

作品信息

  【名稱】《將進酒》   【注音】qiāng jìn jiǔ   【年代】盛唐時期   【作者】李白   【體裁】古體詩   【出處】《全唐詩》:卷162_8

作品原文

  將(qiāng)進酒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   李白將進酒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盡還[huán]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   與君歌一曲, 請君為我傾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愿長醉不復醒。   古來圣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 千金裘,   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注解譯文

  【注解】   ⑴將進酒:屬漢樂府舊題。將(qiāng):請。將進酒選自《李太白全集》。這首詩大約作于天寶十一年(752)。距詩人被唐玄宗“賜金放還”已達八年之久。當時,他跟岑勛曾多次應邀到嵩山(在今河南登封市境內)元丹丘家裡做客。   ⑵君不見:樂府中常用的一種夸語。天上來:黃河發源于青海,因那裡地勢極高,故稱。   ⑶高堂:指的是父母。青絲:黑發。此句意為年邁的父母明鏡中看到了自己的白發而悲傷。   ⑷得意:適意高興的時候。   ⑸會須:應當。會,須,皆有應當的意思。   ⑹岑夫子:指岑(cén)勛。丹丘生:元丹丘。二人均為李白的好友。   ⑺杯莫停:一作“君莫停”。   ⑻與君:給你們,為你們。君,指岑、元二人。   ⑼傾耳聽:一作“側耳聽”。   ⑽鐘鼓:富貴人家宴會中奏樂使用的樂器。饌(zhuàn)玉:美好的食物。形容食物如玉一樣精美。饌,吃喝。玉,像玉一般美好。   ⑾不復醒:也有版本為“不用醒”或“不愿醒”。(現高中教材之人民教育出版社—普通高中課程標準實驗教科書—中國古代詩歌詩歌散文欣賞中是—-但愿長醉不愿醒)   ⑿陳王:指陳思王曹植。平樂:觀名。在洛陽西門外,為漢代富豪顯貴的娛樂場所。恣(zì):放縱,無拘無束。謔(xuè):玩笑 。   ⒀言少錢:一作“言錢少”。   ⒁徑須:干脆,只管。沽(gū):通“酤”,買或賣,這裡指買。   ⒂五花馬:指名貴的馬。一說毛色作五花紋,一說頸上長毛修剪成五瓣。   ⒃爾:你。銷:同“消”。   ⒃圣賢:一般指圣人賢士,又另指古時的酒名。   【譯文】   你沒見那黃河之水從天上奔騰而來,   波濤翻滾直奔東海,再也沒有回來。   你沒見那年邁的父母,對著明鏡感嘆自己的白發,   年輕時候的滿頭青絲如今已是雪白一片。   人生得意之時應當縱情歡樂,   莫要讓這金杯無酒空對明月。   每個人只要生下來就必有用處,   黃金千兩一揮而盡還能夠再來。   我們烹羊宰牛姑且作樂,   一次痛飲三百杯也不為多!   岑夫子和丹丘生啊!   快喝吧!別停下杯子。   我為你們高歌一曲,   請你們都來側耳傾聽:   鐘鳴饌(zhuàn)食的豪華生活有何珍貴,   只希望長駐醉鄉不再清醒。   自古以來圣賢無不是寂寞的,   只有那喝酒的人才能夠留傳美名。   陳王曹植當年宴設樂平觀你可知道,   斗酒萬錢也豪飲賓主盡情歡樂。   主人呀,你為何說我的錢不多?   快快去買酒來讓我們一起喝個夠。   牽來名貴的五花馬,取出價錢昂貴的千金裘,   統統用來換美酒,   讓我們共同來消融這無窮無盡的萬古長愁!

作品鑒賞

  黃東雷草書《將進酒》李白詠酒的詩篇極能表現他的個性,這類詩固然數長安放還以后所作思想內容更為深沉,藝術表現更為成熟。《將進酒》即其代表作。   《將進酒》原是漢樂府短簫鐃歌的曲調,題目意繹即“勸酒歌”,故古詞有“將進酒,乘大白”云。作者這首“填之以申己意”(蕭士赟《分類補注李太白詩》)的名篇,約作于天寶十一載(752),他當時與友人岑勛在嵩山另一好友元丹丘的潁陽山居為客,三人嘗登高飲宴(《酬岑勛見尋就元丹丘對酒相待以詩見招》:“不以千裡遙,命駕來相招。中逢元丹丘,登嶺宴碧霄。對酒忽思我,長嘯臨清飆。”)。人生快事莫若置酒會友,作者又正值“抱用世之才而不遇合”(蕭士赟)之際,于是滿腔不合時宜借酒興詩情,來了一次淋漓盡致的抒發。   詩篇發端就是兩組排比長句,如挾天風海雨向讀者迎面撲來。“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潁陽去黃河不遠,登高縱目,故借以起興。黃河源遠流長,落差極大,如從天而降,一瀉千裡,東走大海。如此壯浪景象,定非肉眼可以窮極,作者是想落天外,“自道所得”,語帶夸張。上句寫大河之來,勢不可擋;下句寫大河之去,勢不可回。一漲一消,形成舒卷往復的詠嘆味,是短促的單句(如“黃河落天走東海”)所沒有的。緊接著,“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恰似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如果說前二句為空間范疇的夸張,這二句則是時間范疇的夸張。悲嘆人生短促,而不直言自傷老大,卻說“高堂明鏡悲白發”,一種搔首顧影、徒呼奈何的情態宛如畫出。將人生由青春至衰老的全過程說成“朝”“暮”之事,把本來短暫的說得更短暫,與前兩句把本來壯浪的說得更壯浪,是“反向”的夸張。于是,開篇的這組排比長句既有比意——以河水一去不返喻人生易逝,又有反襯作用——以黃河的偉大永恒形出生命的渺小脆弱。這個開端可謂悲感已極,卻不墮纖弱,可說是巨人式的感傷,具有驚心動魄的藝術力量,同時也是由長句排比開篇的氣勢感造成的。這種開篇的手法作者常用,他如“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宣城謝朓樓餞別校書叔云》),沈德潛說:“此種格調,太白從心化出”,可見其頗具創造性。此詩兩作“君不見”的呼告(一般樂府詩只于篇首或篇末偶一用之),又使詩句感情色彩大大增強。詩有所謂大開大闔者,此可謂大開。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春夜宴從弟桃李園序》),悲感雖然不免,但悲觀卻非李白性分之所近。在他看來,只要“人生得意”便無所遺憾,當縱情歡樂。五六兩句便是一個逆轉,由“悲”而翻作“歡”“樂”。從此直到“杯莫停”,詩情漸趨狂放。“人生達命豈暇愁,且飲美酒登高樓”(《梁園吟》),行樂不可無酒,這就入題。但句中未直寫杯中之物,而用“金樽”“對月”的形象語言出之,不特生動,更將飲酒詩意化了;未直寫應該痛飲狂歡,而以“莫使”“空”的雙重否定句式代替直陳,語氣更為強調。“人生得意須盡歡”,這似乎是宣揚及時行樂的思想,然而只不過是現象而已。詩人“得意”過沒有?“鳳凰初下紫泥詔,謁帝稱觴登御筵”(《玉壺吟》)——似乎得意過;然而那不過是一場幻影,“彈劍作歌奏苦聲,曳裾王門不稱情”——又似乎并沒有得意,有的是失望與憤慨。但并不就此消沉。詩人于是用樂觀好強的口吻鐵定人生,鐵定自我:“天生我材必有用”,這是一個令人擊節贊嘆的句子。“有用”而“必”,非常自信,簡直像是人的價值宣言,而這個人——“我”——是須大寫的。于此,從貌似消極的現象中露出了深藏其內的一種懷才不遇而又渴望入世的積極的本質內容來。正是“長風破浪會有時”,應為這樣的未來痛飲高歌,破費又算得了什么——“千金散盡還復來!”這又是一個高度自信的驚人之句,能驅使金錢而不為金錢所使,真足令一切凡夫俗子們咋舌。詩如其人,想詩人“曩者遊維揚,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萬”(《上安州裴長史書》),是何等豪舉。故此句深蘊在骨子裡的豪情,絕非裝腔作勢者可得其萬一。與此氣派相當,作者描繪了一場盛筵,那決不是“菜要一碟乎,兩碟乎?酒要一壺乎,兩壺乎?”而是整頭整頭地“烹羊宰牛”,不喝上“三百杯”決不甘休。多痛快的筵宴,又是多么豪壯的詩句!   至此,狂放之情趨于高潮,詩的旋律加快。詩人那眼花耳熱的醉態躍然紙上,恍然使人如聞其高聲勸酒:“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幾個短句忽然加入,不但使詩歌節奏富于變化,而且寫來逼肖席上聲口。既是生逢知己,又是酒逢對手,不但“忘形到爾汝”,詩人甚而忘卻是在寫詩,筆下之詩似乎還原為生活,他還要“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以下八句就是詩中之歌了。這著想奇之又奇,純系神來之筆。   “鐘鼓饌玉”意即富貴生活(富貴人家吃飯時鳴鐘列鼎,食物精美如玉),可詩人以為“不足貴”,并放言“但愿長醉不復醒”。詩情至此,便分明由狂放轉而為憤激。這裡不僅是酒后吐狂言,而且是酒后吐真言了。以“我”天生有用之才,本當位至卿相,飛黃騰達,然而“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行路難》)。說富貴“不足貴”,乃出于憤慨。以下“古來圣賢皆寂寞”二句亦屬憤語。詩人曾喟嘆“自言管葛竟誰許”,所以說古人“寂寞”,也表現出自己“寂寞”。因此才愿長醉不醒了。這裡,詩人已是用古人酒杯,澆自己塊壘了。說到“唯有飲者留其名”,便舉出“陳王”曹植作代表。并化用其《名都篇》“歸來宴平樂,美酒斗十千”之句。古來酒徒歷歷,而偏舉“陳王”,這與李白一向自命不凡分不開,他心目中樹為榜樣的是謝安之類高級人物,而這類人物中,“陳王”與酒聯系較多。這樣寫便有氣派,與前文極度自信的口吻一貫。再者,“陳王”曹植于丕、睿兩朝備受猜忌,有志難展,亦激起詩人的同情。一提“古來圣賢”,二提“陳王”曹植,滿紙不平之氣。此詩開始似只涉人生感慨,而不染政治色彩,其實全篇飽含一種深廣的憂憤和對自我的信念。詩情所以悲而不傷,悲而能壯,即根源于此。   剛露一點深衷,又回到說酒了,而且看起來酒興更高。以下詩情再入狂放,而且愈來愈狂。“主人何為言少錢”,既照應“千金散盡”句,又故作跌宕,引出最后一番豪言壯語:即便千金散盡,也當不惜將出名貴寶物——“五花馬”(毛色作五花紋的良馬)、“千金裘”來換取美酒,圖個一醉方休。這結尾之妙,不僅在于“呼兒”“與爾”,口氣甚大;而且具有一種作者一時可能覺察不到的將賓作主的任誕情態。須知詩人不過是被友招飲的客人,此刻他卻高踞一席,氣使頤指,提議典裘當馬,幾令人不知誰是“主人”。浪漫色彩極濃。快人快語,非不拘形跡的豪邁知交斷不能出此。詩情至此狂放至極,令人嗟嘆詠歌,直欲“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情猶未已,詩已告終,突然又迸出一句“與爾同銷萬古愁”,與開篇之“悲”關合,而“萬古愁”的含義更其深沉。這“白云從空,隨風變滅”的結尾,顯見詩人奔涌跌宕的感情激流。通觀全篇,真是大起大落,非如椽巨筆不辦。   《將進酒》篇幅不算長,卻五音繁會,氣象不凡。它筆酣墨飽,情極悲憤而作狂放,語極豪縱而又沉著。詩篇具有震動古今的氣勢與力量,這誠然與夸張手法不無關系,比如詩中屢用巨額數目字(“千金”、“三百杯”、“斗酒十千”、“千金裘”、“萬古愁”等等)表現豪邁詩情,同時,又不給人空洞浮夸感,其根源就在于它那充實深厚的內在感情,那潛在酒話底下如波濤洶涌的郁怒情緒。此外,全篇大起大落,詩情忽翕忽張,由悲轉樂、轉狂放、轉憤激、再轉狂放、最后結穴于“萬古愁”,回應篇首,如大河奔流,有氣勢,亦有曲折,縱橫捭闔,力能扛鼎。其歌中有歌的包孕寫法,又有鬼斧神工、“絕去筆墨畦徑”之妙,既非鑱刻能學,又非率爾可到。通篇以七言為主,而以三、五十言句“破”之,極參差錯綜之致;詩句以散行為主,又以短小的對仗語點染(如“岑夫子,丹丘生”,“五花馬,千金裘”),節奏疾徐盡變,奔放而不流易。《唐詩別裁》謂“讀李詩者于雄快之中,得其深遠宕逸之神,才是謫仙人面目”,此篇足以當之。

作者簡介

  李白像李白(701-762)字太白,號青蓮居士。祖籍隴西成紀(今甘肅天水附近),先世于隋末流徙西域,李白即生于中亞碎葉(今巴爾喀什湖南面的楚河流域,唐時屬安西都護府管轄)。幼時隨父遷居綿州昌隆(今四川江油)青蓮鄉。他一生絕大部分在漫遊中度過。公元742年(天寶元年),因道士吳筠的推薦,被召至長安,供奉翰林。文章風采,名動一時,頗為唐玄宗所賞識。后因不能見容于權貴,在京僅三年,就棄官而去,仍然繼續他那飄蕩四方的流浪生活。公元756年,即安史之亂發生的第二年,他感憤時艱,曾參加了永王李璘的幕府。不幸,永王與肅宗發生了爭奪帝位的斗爭,失敗之后,李白受牽累,流放夜郎(今貴州境內),途中遇赦。晚年漂泊東南一帶,依當涂縣令李陽冰,不久即病卒(也有文獻稱其捉月而亡,見《唐才子傳·李白》)。   李白詩歌以抒情為主。他真正能夠廣泛地從當時的民間文藝和秦、漢、魏以來的樂府民歌吸取其豐富營養,集中提高而形成他的獨特風貌。他具有超異尋常的藝術天才和磅礴雄偉的藝術力量,一切可驚可喜、令人興奮、發人深思的現象,無不盡歸筆底。李白是屈原之后最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有“詩仙”之稱。與杜甫齊名,世稱“李杜”。存詩千余首,有《李太白集》三十卷。   李白祖籍隴西成紀(今甘肅省靜寧縣),隋朝末年,遷徙到中亞碎葉城(今吉爾吉斯斯坦北部托克馬克附近),李白即誕生于此。他的一生,絕大部分在漫遊中度過。五歲時,其家遷入綿州彰明縣(今四川江油)。二十歲時只身出川,開始了廣泛漫遊,南到洞庭湘江,東至吳、越,寓居在安陸(今湖北省安陸市)。他到處遊歷,希望結交朋友,干謁社會名流,從而得到引薦,一舉登上高位,去實現政治理想和抱負。可是,十年漫遊,卻一事無成。他又繼續北上太原、長安,東到齊、魯各地,并寓居山東任城(今山東濟寧)。這時他已結交了不少名流,創作了大量優秀詩篇,詩名滿天下。天寶初年,由道士吳人筠推薦,唐玄宗召他進京,命他供奉翰林。不久,因權貴的讒言,于天寶三、四年間(公元744或745年),被排擠出京。此后,他在江、淮一帶盤桓,思想極度煩悶。   天寶十四年(公元755年)冬,安祿山叛亂,他這時正隱居廬山,適逢永王李遴的大軍東下, 邀李白下山入幕府。后來李遴反叛肅宗,被消滅,李白受牽連,被判處流放夜郎(今貴州省境內),中途遇赦放還,往來于潯陽(今江西九江)、宣城(今安徽宣城)等地。代宗寶應元年(公元762年),病死于安徽當涂縣。   李白生活在唐代極盛時期,具有“濟蒼生”、“安黎元”的進步理想,畢生為實現這一理想而奮斗。他的大量詩篇,既反映了那個時代的繁榮氣象,也揭露和批判了統治集團的荒淫和腐敗,表現出蔑視權貴,反抗古早束縛,追求自由和理想的積極精神。在藝術上,他的詩想象新奇,構思奇特,感情強烈,意境奇偉瑰麗,語言清新明快,氣勢雄渾瑰麗,風格豪邁瀟灑,形成豪放、超邁的藝術風格,達到了我國古代積極浪漫主義詩歌藝術的高峰。存詩900余首,有《李太白集》,是盛唐浪漫主義詩歌的代表人物。   代表作有:七言古詩(《蜀道難》,《行路難》,《夢遊天姥吟留別》,《將進酒》,《梁甫吟》等,五言古詩(《古風》59首);有句漢魏六朝樂府民歌風味的《長干行》,《子夜吳歌》等,七言絕句(《望廬山瀑布》,《望天門山》,《早發白帝城》等都成為盛唐的名篇。李白在唐代已經享有盛名。他的詩作「集無定卷,家家有之」。為中華詩壇第一人

2.唐代詩人李賀創作古體詩

將進酒

作品信息

  【名稱】《將進酒》   【年代】中唐   【作者】李賀   【體裁】古體詩

作品原文

  將進酒   琉璃鐘,琥珀濃,小槽酒滴真珠紅。   烹龍炮鳳玉脂泣,羅幃繡幕圍香風。   吹龍笛,擊鼉鼓;皓齒歌,細腰舞。   況是青春日將暮,桃花亂落如紅雨。   勸君終日酩酊醉,酒不到劉伶墳上土!

作品鑒賞

  李賀這首詩以精湛的藝術技巧表現了詩人對人生的深切體驗。其藝術特色主要可分以下三點來談。   一、多用精美名物,辭采瑰麗,且有豐富的形象暗示性,詩歌形式富于繪畫美。   此詩用大量篇幅烘托及時行樂情景,作者似乎不遺余力地搬出華艷詞藻、精美名物。前五句寫筵宴之華貴豐盛:杯是“琉璃鐘”,酒是“琥珀濃”、“真珠紅”,廚中肴饌是“烹龍炮鳳”,宴庭陳設為“羅幃繡幕”。其物象之華美,色澤之瑰麗,令人心醉,無以復加。它們分別屬于形容(“琉璃鐘”形容杯之名貴)、夸張(“烹龍炮鳳”是對廚肴珍異的夸張說法)、借喻(“琥珀濃”“真珠紅”借喻酒色)等修辭手法,對渲染宴席上歡樂沉醉氣氛效果極強。妙菜油爆的聲音氣息本難入詩,也被“玉脂泣”、“香風”等華艷詞藻詩化了。運用這么多詞藻,卻又令人不覺堆砌、累贅,只覺五彩繽紛,興會淋漓。其奧妙乃是因詩人懷著對人生的深深眷戀,詩中聲、色、香、味無不出自“真的神往的心”(魯迅),故詞藻能為作者所使而不覺繁復了。   以下四個三字句寫宴上歌舞音樂,在遣詞造境上更加奇妙。吹笛就吹笛,偏作“吹龍笛”,形象地狀出笛聲之悠揚有如瑞龍長吟——乃非人世間的音樂;擊鼓就擊鼓,偏作“擊鼉鼓”,蓋鼉皮堅厚可蒙鼓,著一“鼉”字,則鼓聲宏亮如聞。繼而,將歌女唱歌寫作“皓齒歌”,也許受到“誰為發皓齒”(曹植)句的啟發,但效果大不同,曹詩“皓齒”只是“皓齒”,而此句“皓齒”借代佳人,又使人由形體美見歌聲美,或者說將聽覺美通轉為視覺美。將舞女起舞寫作“細腰舞”,“細腰”同樣代美人,又能具體生動顯示出舞姿的曲線美,一舉兩得。“皓齒”“細腰”各與歌唱、舞蹈特征相關,用來均有形象暗示功用,能化陳辭為新語。僅十二字,就將音樂歌舞之美妙寫得盡態極妍。   “行樂須及春”(李白),如果說前面寫的是行樂,下兩句則意味“須及春”。鑄詞造境愈出愈奇:“桃花亂落如紅雨”,這是用形象的語言說明“青春將暮”,生命沒有給人們多少歡樂的日子,須要及時行樂。在桃花之落與雨落這兩種很不相同的景象中達成聯想,從而創出紅雨亂落這樣一種比任何寫風雨送春之句更新奇、更為驚心動魄的境界,這是需要多么活躍的想象力和多么敏捷的表現力!想象與聯想活躍到匪夷所思的程度,正是李賀形象思維的一個最大特色。他如“黑云壓城城欲摧”、“銀浦流云學水聲”、“羲和敲日玻璃聲”等等例子不勝枚舉。真是“時花美女,不足為其色也;牛鬼蛇神,不足為其虛荒誕幻也”(杜牧《李長吉歌詩敘》)。   由于詩人稱引精美名物,運用華艷詞藻,同時又綜合運用多種修辭手法,使詩歌具有了色彩、線條等繪畫形式美。   二、筆下形象在空間內作感性顯現,一般不用敘寫語言聯絡,不作理性說明,而自成完整意境。   詩中寫宴席的詩句,也許使人想到前人名句如“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王翰《涼州詞》),“蘭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來琥珀光”(李白《客中作》),“紫駝之峰出翠釜,水晶之盤行素鱗。犀箸厭飫久未下,鸞刀縷切空紛綸”(杜甫《麗人行》),相互比較一下,能更好認識李賀的特點。它們雖然都在稱引精美名物,但李賀“不屑作經人道過語”(王琦《李長吉歌詩匯解序》),他不用“琥珀光”形容“蘭陵美酒”——如李白所作那樣,而用“琥珀濃”取代“美酒”一辭,自有獨到面目。更重要的區別還在于,名物與名物間,絕少“欲飲”、“盛來”、“厭飫久未下”等等敘寫語言,只是在空間內把物象一一感性呈現(即有作和理性說明)。然而,“琉璃鐘,琥珀濃,小槽酒滴真珠紅”,諸物象并不給人脫節的感覺,而自有“盛來”、“欲飲”、“厭飫”之意,即能形成一個宴樂的場面。   省略敘寫語言,不但大大增加形象的密度,同時也能啟迪讀者活躍的聯想,使之能動地去填補、豐富那物象之間的空白。   三、結構奇突,有力表現了主題。   此詩前一部分是大段關于人間樂事的瑰麗夸大的描寫,結尾二句猛作翻轉,出現了死的意念和“墳上土”的慘淡形象。前后似不協調而正具有機聯系。前段以人間樂事極力反襯死的可悲,后段以終日醉酒和暮春之愁思又回過來表露了生的無聊,這樣,就十分生動而真實地將詩人內心深處所隱藏的死既可悲而生亦無聊的最大的矛盾和苦悶揭示出來了。總之,這個樂極生悲、龍身蛇尾式的奇突結構,有力表現了詩歌的主題。這又表現了李賀藝術構思上不落窠臼的特點。

作者簡介

  李賀像李賀   (790—816)唐代詩人。字長吉,福昌(今河南宜陽西)人。唐皇室遠支,家世早已沒落,仕途偃蹇,僅曾官奉禮郎 。因避家諱,被迫不得應進士科考試,韓愈曾為之作《諱辯》。和沈亞之友善。其詩長于樂府,多表現政治上不得意的悲憤,對宦官專權、藩鎮割據的現實,也有所揭露、諷刺。又因其多病早衰,生活困頓,詩中于世事滄桑、生死榮枯,感觸尤多。善于熔鑄詞采,馳騁想象,運用神話傳說,創造出新奇瑰麗的詩境,在詩史上獨樹一幟,嚴羽《滄浪詩話》稱為“李長吉體”。但也有刻意雕琢之病。后世有人稱之為“詩鬼”。有《昌谷集》。

3.初山微畫雕

初山微畫雕《將進酒》又名《黃河之水天上來》,是用一塊質如凝脂,微透明、以白和深灰色為主的高山凍石雕刻而成。作品力圖創作一個“酒逢知己千杯少”的“將進酒”場景,并借助李白古詩歷史資料,巧妙地利用色澤,把白色部分作為黃河之水和蒼穹,而將深灰色部分精細地雕刻成“登嶺宴碧霄”的畫面。采用微畫雕技法,夸張地把黃河之水從天而降,一瀉千裡的壯浪景象融匯入酒杯裡,企望直觀地把“將進酒”短簫鐃歌的曲調有聲有色地浮現在我們面前,使得其奔涌跌宕的感情激流與李白詩句融為一體,引發共鳴。

作品基本信息

  初山微畫雕《將進酒》(四周)【名稱】將進酒    【材質】高山凍石    【規格】16.0×12.0×10.0㎝    【技法】微畫雕    【作者】初山    【年代】2007年   【編碼】S256

作品賞析

融詩情畫意于一體,構思上不落窠臼

  黃河之水天上來“石不能言最可人”,作品采用初山微畫雕技法,以畫面夸張地把黃河之水描繪得格外壯觀,但見黃河源遠流長,從天而降,東走大海。黃河,中華民族古代文化的搖籃,千百年來始終在震撼著人們的心扉,啟迪著智者對人生的感悟。   如此壯浪景象,為幾位好友“登嶺宴碧霄”鋪墊了助酒場景,使得借酒抒情的感情激流也洶涌奔騰。人生快事莫若置酒會友,俗話說:“酒逢知己千杯少”,藝術作品《將進酒》力圖與李白詩句融為一體,引發共鳴。

人生達命豈暇愁,且飲美酒登高樓

  俯視“與爾同銷萬古愁”亙古遠景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大河之去,勢不可回,而生命又是如此渺小脆弱。喝得醉醺醺一群好友,借著酒興大發對人生、對社會的感慨。“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但這都是自然規律,非人為所能扭轉的喔,“人生達命豈暇愁,且飲美酒登高樓”。這群好友相互勸酒,用樂觀好強的口吻相互鐵定和鼓勵:“天生我材必有用”,不可就此消沉呢,于是為這樣的未來而痛飲高歌。   作者還刻意用焦點透視法從高處俯視“與爾同銷萬古愁”的亙古遠景,把李白古詩“將進酒”引入畫面,更突出了“將進酒”的深遂內涵。   作品精細地用圖像化筆觸,把幾位好友登高飲宴的場面刻畫得如此逗真,不由得讓我們也要加入他們的宴席,與他們一起端起酒杯…

杯中乾坤大,壺底日月長

  借酒興攀登節節石階仰望蒼芎: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這是一場難得的盛筵,不喝上“三百杯”豈能甘休?多痛快的筵宴,又是多么豪壯的場景!   既是生逢知己,又是酒逢對手,“忘形到爾汝”,狂放之情更趨高潮。微畫雕作品“將進酒”,用畫面在啟迪著人們對人生的感悟。   “杯中乾坤大,壺底日月長”,可以想像,這群好友要借助酒興沿著節節石階向上攀登,欲尋找黃河之源頭。實令人感動而嗟嘆!   作品在上半部分是以朦朧的醉眼仰望著蒼穹的畫面,留給人們諸多懸念。天黑的,酒也醉了,可也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呢?…

古來圣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懷禪微刻:李白古體詩《將進酒》全文俯視“與爾同銷萬古愁”亙古遠景作品在創作時就有意留下一塊空白處,由懷禪先生微刻了李白古體詩《將進酒》全文,更顯珍貴。   微刻李白古體詩《將進酒》全文和也以“將進酒”為藝術作品題名,不能不說是作者別出心裁。   《將進酒》原是漢樂府短簫鐃歌的曲調,結構奇突,這讓我們想到:作品正嘗試以詩情畫意讓人們一邊聽著這優雅的曲調,一邊相互勸酒,那種場合真個“酒未醉人人先醉”呵!

作者簡介

  初山,曾用名邵山,出生于福州馬尾朏頭村,現已退休居福州市鼓樓區。 八十年代開始便致力于微觀雕刻藝術的研究,走出一條用現代畫技巧來表現文化、歷史、社會、人生和科普知識的微畫雕技法。題材廣泛,寓意深刻,每個作品都流露出鮮明的個性。其作品文化底蘊深厚,深受藝術愛好者推崇和喜愛。 代表作有《神女雕》、《三山繾綣幾千秋》、《虎踞龍盤話古城》、《霧裡月裡看峨眉》、《白牡丹養生瓶》等。(詳見初山_百度百科)

4.羅大佑演唱歌曲

將進酒

基本信息

  歌曲:將進酒   歌手:羅大佑   詞/曲/編:羅大佑   專輯:之乎者也   發行公司:滾石唱片   發行時間:1982年   語言:國語

歌曲歌詞

  將進酒—羅大佑   潮來潮去, 日落日出   黃河也變成了一條陌生的流水   江山如畫, 時光流轉   秦時的明月漢時關   雙手擁抱是一片國土的沉默   少年的我迷惑   攤開地圖, 飛出了一條龍   故國回首明月中   風花雪月, 自古依然   祖先的青春刻在竹板上   愛情如新, 愛情不在   圣賢也擋不住風流的情懷   多愁善感的你已離我遠去   酒入愁腸成相思淚   漠然回首, 想起我倆的從前   一個斷了翅的諾言   光陰似箭, 日月如梭   童年的文章如此做   青春不再, 往日情懷   我未曾珍惜的我不再擁有   親愛的朋友, 你的心事重重   何處是往日的笑容   莫再提起那人世間的是非   今宵有酒今宵醉   莫再提起那人世間的是非   今宵有酒今霄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