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


密室 《密室》乃法國哲學家薩特于1944年創作的劇本。 《密室》劇情發生的地點是一間第二帝國時代風格的客廳,劇中有三個鬼魂:被處決的女叛徒伊乃斯,被做了別人情婦的妻子趕走而自殺的男人迦爾洵,溺死了私生子的艾斯苔爾。三個鬼魂生活在同一間房子裡,相互交往,但這種交往是一種互相的折磨和糾纏。只要有兩個鬼魂在一起表示親近,第三個就會過來破壞。

基本資料

  密室   mìshì   〖aroomusedforsecretpurpose〗用于秘密活動的房間   密室垂簾。——《聊齋志異·促織》

詳細解釋

  隱秘的房間。《晉書·藝術傳·鳩摩羅什》:“乃飲以醇酒,同閉密室。” 唐 裴铏 《傳奇·孫恪》:“吾有寳劍,亦 干將 之儔亞也。凡有魍魎,見者滅沒,前后神驗,不可備數,詰朝奉借,倘攜密室,必覩其狼狽,不下昔日 王君 攜寳鏡而照 鸚鵡 也。” 清 蒲松齡 《聊齋志異·局詐》:“﹝得古琴﹞喜極,若獲拱璧,貯以錦囊,藏之密室,雖至戚不以示也。” 許地山 《無憂花》:“飯后,市長領她到一間密室去。”   在推理小說中有專門的分類“密室殺人”,一般指在密閉(譬如門窗上鎖等)無法供人進出的房間內發生命案,其詭計重點在于兇手的逃脫抑或利用讀者盲區使兇手消失(具體請見后文“密室講義”),后衍生出雪地殺人(尸體周圍無足跡)等密室殺人的變種。

劇本簡介

  他們總是勾心斗角,始終無法擺脫別人的注視和牽制而自由行動。一個鬼魂感嘆道:原來這就是地獄。我萬萬沒有想到…你們的印象中,地獄裡該有硫磺,又熊熊的火焰,又用來烙人的鐵條…啊!真是天大的笑話!用不著鐵條。地獄,就是他人。尤其是這句“地獄,就是他人!”成為薩特最為人熟知的一句話之一。   這部戲劇生動地表達了薩特關于自由的極端排他性的觀念,即如果我們渴望真正的自由,我們就必須排斥他人。因為我們的自由受他人限制,他人的自由也必受我們的限制,并企圖把我們變成他們自由的奴隸。就如薩特所言:每個人僅僅在反對他人的時候才是自由的。

相關詞語

  密語   mìyǔ   〖cipher〗∶秘密的通額度語。也叫“暗語”   〖talksecretly〗∶秘密交談   低頭密語   密謀   mìmóu   〖conspire;scheme;plot〗秘密地謀劃,也指秘密地計畫   榮祿密謀。——清·梁啟超《譚嗣同傳》   密排   mìpái   〖solidmatter〗行與行之間不加鉛條的排版模式,或者在機械排版時活字按字型本身的大小澆鑄   密切   mìqiè   〖close;intimate〗彼此間關系親近;使關系接近   經濟、政治和法律原則的密切關系   密切   mìqiè   〖carefully;closely〗慎密,仔細   密切注視   密商   mìshāng   〖holdprivatecounsel;discusssecretly〗秘密地商榷計議   密商計策   密室逃脫   mishitaotuo   逃出封閉的房間.比如現在網上很流行的密室逃脫小遊戲

密室講義

密室介紹

  “嗯!哈!現在,你的包廂有一個門,一扇窗戶,以及堅固的墻壁。在門窗皆關閉的前提下,要討論逃脫的方法之前,所謂有秘密走廊通往密室這類的低級伎倆(而且,現在已經很少見了),我就不提了。這種故事設計,讀者是無法接受的,因此凡是自重的作者,甚至不需聲明絕無秘密通道之事。至于一些犯規的小動作,我們也不討論了,像是壁板間的縫隙,寬到可伸進一只手掌;或是天花板上的栓孔,居然被刀子戳過,塞子也神不知鬼不覺地填入栓孔,而上層的閣樓地板上還灑了塵土,布置成似乎無人走過的樣子。這動作雖小,卻同樣是犯規行為。無論秘密洞穴是小到如裁縫用的頂針,或大到如谷倉門,基本準則決不改變,通通都是犯規。關于合理的類型,你們隨便抄下來就好,佩特斯先生……”   “很好,”露齒而笑的佩特斯說道,“請繼續。”

密室殺人

  “首先,有一種密室殺人,案發現場的房間真的是完全緊閉,既然如此,兇手沒從房間逃出來的原因,是因為兇手根本不在房裡。解釋如下:一、這不是謀殺,只是一連串陰錯陽差的巧合,造成一場像謀殺的意外。先是,房間尚未上鎖之前,裡面可能發生了搶劫、攻擊打斗,有人掛彩受傷,家具也遭到破壞,情況足以讓人聯想到行兇時的掙扎拼斗。后來,受害人因意外而被殺,或是昏迷于上鎖的房間內,但所有事件卻被當作發生于同一時間。在這個例子中,引起死亡的方法,通常是腦部破裂。一般的推測是棍棒造成的,實際上卻是家具的某個部位,也許是桌角或是椅子突出的邊緣,不過最常見的對象,其實是鐵制的壁爐罩。總之,自從歇洛克·福爾摩斯的冒險故事《駝背人》問世以來,這個殘忍的爐罩,著實殺害了不少人,而且在某種程度上,這些死亡事件都貌似謀殺。此類型的情節中,包括解開兇手之謎在內,解答部分最令人滿意的作品,要屬加斯頓·勒魯的《黃色房間的秘密》,堪稱是史上最佳的偵探故事。   二、這是謀殺,但受害人是被迫殺他自己,或是誤打誤撞走入死亡陷阱。那可能是一間鬧鬼的房間所致,也可能被誘引,較常見的則是從房間外頭輸入瓦斯。不管是瓦斯或毒氣,都會讓受害人發狂、猛撞房間四壁,使得現場像是發生過困獸之斗,而死因還是加諸于自己身上的刀傷。另一種從中延伸的變體范例,是受害人將樹枝形燈架的尖釘穿進自己的腦袋,或是用金屬絲網把自己吊起來,甚至用雙手把自己勒死。   三、這是謀殺,方法是透過房間內已裝置好的機關,而且此機關難以察覺,它隱藏在家具上頭某個看似無害的地方。這個陷阱的設計,可能是某個死去多年的家伙一手完成,它可以自動作業,或是由現任使用者來重新設定。它可能是現代科技所延伸的邪惡新發明。譬如說,話筒裡面藏著手槍機械裝置,一旦受害人拿起話筒,子彈就會發射,并貫穿他的腦袋。還有一種手槍,板機上面系著一條絲線,一旦水結冰凝固時,原先的水就會膨脹,如此隨即拉動絲線。我們再舉鬧鐘為例,當你為這個鬧鐘上緊發條時,子彈便會射出來;或者(鬧鐘是受人歡迎的兇器),我們有另一種精巧的大型掛鐘,它上端安放了可怕的鏗鏘鈴聲裝置,一旦吵鬧聲響起,你想要靠近去關掉它時,只要你一觸碰,便會擲出一把利刃,當場劃破你的下腹。此外,有一種重物,可從天花板擺蕩下來,只要你做上高背椅,這個重物的威力,包準敲得你的腦袋唏巴爛;另有一種床,能釋放重大的瓦斯;還有會神秘消失的毒針、會——”   “你們明白了吧,”費爾博士以雪茄指著每個人,“當我們研究了這些五花八門的機關陷阱之后,才真正進入了‘不可能犯罪’的領域,而上鎖的房間可就算是小兒科了。這種情況可能會永續發展,甚至還會出現電死人的機關。置于一排畫像前的細繩,可以接上電;棋盤可以充電;甚至手套也可以讓人通電致死。家具之中的任何對象,包括茶壺在內,都能置人于死地。不過這些伎倆,現在似乎沒人用過。所以,我們接著說下去。   四、這是自殺,但刻意布置成像是謀殺。某人用冰柱刺死自己,然后冰柱便融化了!由于上鎖房間裡找不到兇器,因此假定是謀殺。或者,某人射殺他自己,所用之槍縛系于橡皮帶尾端——當他放手時,槍械被拉入煙囪而消失不見。此伎倆在非密室的情形下,可改成槍枝系著連線重物的絲線,射擊后槍枝被迅速拉過橋梁欄桿,隨即墜入水中;同樣的模式,手槍也可以猛然拂過窗戶,然后掉入雪堆裡。   五、這是謀殺,但謎團是因錯覺和喬裝術所引起的。譬如,房門有人監視的情形下,受害人被謀殺橫尸于室內,但大家以為他還活著。兇手裝扮成受害人,或是從背后被誤認為受害人,匆忙地走到門口現身。接著,他一轉身,卸下所有偽裝,搖身一變,換回原本的樣貌,并且立刻走出房間。由于他離去時,曾走過別人身邊,因而造成了錯覺。無論如何,他的不在場證明已成立;因為后來尸體被發現時,警方推定的案發時間,是發生在冒牌受害人進房之后。   六、這是謀殺,兇手雖是在房間外面下手的,不過看起來卻像是在房間裡犯下的。”   “為了方便解釋,”費爾博士中斷分類的話題,“我把這種犯罪歸類,通稱為‘長距離犯罪’或‘冰柱犯罪’,反正不管它們怎么變化,都是基本雛形的延伸。我剛說過冰柱的案例,你們應該都明白了。門是上鎖的,窗戶小到兇手無法穿過去;但受害人顯然是在房間內被刺殺,而且兇器也下落不明。好啦,冰柱仿如子彈一般從房間外面發射進來——然后它融化地無影無蹤。我相信,AnnaKatherine Green(1846-1935,美國推理女作家先鋒)是偵探小說中使用此詭計的第一人,她的那本長篇小說名為《Initials Only》(1911)。(順便一提,某些詭計會發展成各支流派,她的確是居功厥偉。五十多年前,她發表的首部推理小說中,就創造了兇殘秘書殺死雇主的故事,而且我認為,從今日的統計資料可以證明,秘書仍是小說中最常見的兇手。而當今最受歡迎的推理作家,正是有樣學樣,也以‘好人’來稱呼他的兇手角色。不過這些時日以來,只要有大宅存在,秘書仍然是最危險的人物。)   繼續冰柱的話題。它的實地運用,得拜麥第奇(Medici,十五至十六世紀中,義大利佛羅倫斯市望族,對文藝、美術的保護頗有貢獻)之賜,而且在一篇令人贊賞的《Fleming Stone》故事裡,引用了一首關于戰爭的諷刺詩,內容提及第一世紀的羅馬衰亡路,冰柱在其間提供了亡國的原因。藉由十字弓的助力,冰柱被發射、投擲、拋出,在Hamilton Cleek(《Forty Faces》書中的迷人角色)的冒險故事裡,也有異曲同工的元素,可溶解的投射彈、鹽塊子彈,甚至還有凍結血液所制成的子彈。   冰柱犯罪理論證明了我的觀點:屋內的兇案,可以是屋外的某人干的。這裡還有一些其它可能。受害人被刺,兇器可能是內藏薄刃的手杖,它可以穿過夏季別墅周遭盤繞的編織物,一擊得手就收回;或者,受害人可能被刀刃所刺,由于刀身過于細薄,因此他毫無知覺自己受傷,然后當他走入另一個房間時,才猝然倒地斃命。抑或是,受害人被引誘探頭出窗;從下面無法爬到這扇窗戶,但是從上方呢,冰塊卻能夠下墜,并狠狠重擊他的頭。腦袋被砸得開花,但兇器卻找不到,因為它老早就融化了。   在這個標題之下(其實放到第三項標題之下,也很合適),我們還可以列舉出利用毒蛇或昆蟲來殺人的手法。蛇不但能隱匿于衣柜和保險箱,也可以靈巧地躲藏在花盆、書堆、枝形吊燈架以及手杖中。我記得一個非常夸張的個案——   把琥珀制的煙斗柄,刻成古怪得蝎子形狀,受害人正要把它放入嘴裡,雕刻物居然活過來,變成一只活生生的蝎子。不過,若說到上鎖房間命案中最驚人的長距離謀殺手法,各位,我向你們推薦一篇偵探小說史上最精采的短篇故事(事實上,還有幾篇非常出色、同樣齊名的第一流杰作,如Thomas Burke的《The Hands ofMr Ottermole》、切斯特頓的《通道上的男人》、雅克·福翠爾的《十三號囚房的難題》。)它就是Melville Davisson Post《The Doomdorf Mystery》——這位從長距離之外行兇的刺客,即是太陽。太陽光穿過上鎖房間的窗戶,照射在都多爾夫擺于桌上的酒瓶,由于瓶內裝的是未加工的甲醇白酒,因而形成了火鏡(即集中陽光而生熱的凸透鏡),而掛在墻上的槍經由光線一射,正好點燃了雷管:因此躺在床上的可憎家伙,胸膛自然被轟的血肉模糊。還有……且慢!阿哈,我最好適可而止了;現在,我就以最后一個標題,來為分類工作劃下完美的休止符吧。   七、這是謀殺,但其詭計的運作方法,剛好和第五項標題背道而馳。換句話說,受害人被推定的死亡時間,比真正案發時間早了許多。受害人昏睡(服了麻醉藥,但沒有受傷)在上鎖房間裡。所以用力撞門,也叫不醒他,這時兇手開始裝出驚恐的模樣,先強行開啟門,接著一馬當先沖進去,刺殺或切斷被害人的喉嚨,同時讓其它在場的人覺得看到了其實沒看到的東西。發明這種詭計的Israel Zangwill,應可獲得無上的榮耀,因為后人仍舊在沿用他的創意,只是形式各有不同。這種詭計曾用在(通常是刺殺)船上、陳年老屋、溫室、閣樓,甚至是露天戶外。在這些地方,受害人先是失足絆倒,然后昏迷不醒,最后才是刺客俯身靠近他。所以……”   “煙囪嘛,抱歉得很,”費爾博士繼續說道。一旦專注精神,他便還原原本的神氣模樣,“抱歉,在偵探小說中,煙囪是不受到青睞的逃脫途徑;當然,秘密通道除外。我來舉一些重要的例子。例如中空的煙囪后頭,有個秘密房間;壁爐的背面,可以像帷幔一樣展開;或是壁爐可以旋轉開啟;甚至在砌爐石塊下,藏著一間密室。此外,許多帶有強烈毒性的玩意兒,都能穿過煙囪管掉下來。不過,兇手爬上煙囪而逃亡的案例,倒是少見。一來是幾乎不可能辦得到,二來是這種舉動比起在門窗上動手腳,還更加卑鄙無恥。在門和窗這兩種首要類型中,門顯然是較受歡迎的。

詐術案例

  我們來舉一些經過變造,以使門像是能從內反鎖的詐術案例:   一、將插于鎖孔裡的鑰匙動些手腳。這種古早方法相當受到歡迎。但是到了今天,由于其各種變化的手法都廣為人知,所以很少人真去使用。可以拿一只鉗子夾住鑰匙柄,并且轉動它;我們就用過這種方法開啟葛裡莫書房的門。還有一種非常實用的小技巧,只需一跟兩吋長的細薄金屬條,某一端系上極長的結實細繩。在離開房間前,先將金屬條插入鑰匙頭的小洞,一端朝上,另一端朝下,如此便可行使杠桿作用;細繩垂落于地,然后從門底下拉至房間外頭。接著從門外關起房門。只消拉動細繩,在杠桿原理的作用下,鑰匙被轉動而將房門上鎖;這時再抖動細繩,使金屬條松脫,一旦等它落地,你就可以從門底下把它拉出來。于相同的原理下,可以有各種不同的套用,但細繩絕對是不可或缺。   二、不破壞鎖和門栓的情形下,輕松移開房門的鉸鏈。這種手法干凈俐落,大部分男學生都熟悉個中技巧,尤其是想偷上鎖櫥柜裡的東西時,便可派上用場;不過,前提是鉸鏈得裝置在門外才行。   三、在門栓上動手腳。細繩再度出場;這一回用到的技巧是衣夾和補綴用針,衣夾附著于房門內設計成杠桿裝置,藉此在門外關上門栓,這時再從鎖孔拉出細繩即可。我得像費洛·范斯舉帽致敬,他為我們做了最佳示范。還有一些手法比較簡單但效率不高的模式,但一條細繩是少不了的。你可以在長細繩的一端打個不牢固的結——只要猛然一拉,繩結就會松脫——并且扣成一個環套。此環套纏繞于門栓的握柄,細繩部分則向下垂落,且穿過門底下。此刻房門已被關上,這時,往左右兩邊任一方拉動細繩,即可閂上門栓。接著再使勁抽動細繩,繩結便從握柄上脫落,然后就可以拉出細繩。埃勒裡·奎因也曾示范了另一種手法,他利用死人玩了這一招。但是,他的謎團解說過于簡單枯燥,聽起來又太離奇古怪,因此對精明的讀者來說,此詭計的安排著實不公平。   四、在可滑落的栓鎖上動手腳。通常做法是,于栓鎖的下方墊著某樣東西,然后從門外關上房門,在抽掉墊在裡頭的支撐物,讓栓鎖滑落且上鎖。說到這個支撐物,隨時能派上用場的冰塊,顯然是最佳工具,用冰塊撐起栓鎖;等它溶解之后,栓鎖便會掉下來。另外,在某個案例中,光憑關門的力道夠大,都足以讓門內的栓鎖自己滑落。   五、營造出一種錯覺,簡單卻有效。兇手殺了人之后,從門外將房門上鎖,并把鑰匙帶在身上。然而,大家還以為鑰匙仍插于房內的鎖孔裡。兇手就是第一個裝出驚慌失措、并且發現尸體的人,他打破房門上層的玻璃鑲板,把鑰匙藏于自己手中,然后‘鑰匙’插在鎖孔上,再藉此開啟房門。若需要打破普通木門上的壁板時,這種伎倆也行得通。

密室建造

  密室的設計與建造,歷來是一個比較復雜的問題。目前,國內專業從事密室設計與建造的公司數量不多。像簡單的墻體移動及旋轉,在一些專業的裝飾設計公司,有時可以設計的出來,但是在建造的時候會遇到各種各樣的細節問題。這一直以來是限制國內密室設計建造的瓶頸。   據一項權威調查顯示:在國外,資產超過200萬的家庭中,有10%的擁有屬于自己的密室。不管處于怎么樣的建造動機,在喧囂的都市中,在龐大的公共環境中,有那么一塊,專屬于自己的、與世俗隔離的小天地,那將是放松身心的一個不錯選擇!   據說合肥目前有一家專業從事于密室設計與建造的公司,服務態度不錯,做出來的作品口碑不錯!

圖書信息

書籍信息

  書 名: 密   室   作 者:(荷)波姆,周天和 譯   出版社: 新世界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10-1-1   ISBN: 9787510407666   開本: 16開   定價: 25.00元

內容簡介

  《密室》講述了柯麗·鄧·波姆一家人的在二戰期間的真實經歷。1971年英純文字檔案問世后,遂和安妮·弗蘭克的《安妮日記》、托馬斯·肯尼利的《辛德勒方舟》(后改編為電影《辛德勒的名單》)一起,成為20世紀反映世界反法西斯運動的三本獨特的著作。   本書真實還原了淪陷中的荷蘭的城市風貌和市民生活,許多猶太人“失蹤”,繼而受到肆無忌憚的公開迫害、大規模抓捕、轉移直至屠殺。柯麗煥發了前所未有的勇氣、智慧與忍耐,與她的家人以及其他荷蘭地下工作者一起,收容、接濟、轉移這些猶太人。她因此被關入了集中營,而她的父親嘉士伯和大姐碧西也死在集中營裡。   《密室》的故事不僅關乎正義和幫助,也關乎愛和饒恕。戰后的柯麗,廣泛傳講她在集中營裡的經歷以及她從中學到的關于神的信息,她的故事撫慰了許多在戰爭中受創的荷蘭人、美國人甚至那些德國人。這不僅僅是柯麗一個人或她一家人的生命經歷,更是上帝在那個慘無人道的時代依然掌權的見證。因為柯麗在集中營裡學到的最寶貴的信息正是:耶穌能將失敗轉變成榮耀。

作者簡介

  柯麗·鄧·波姆(1892-1983年),生長于荷蘭的一個基督教家庭,是一名鐘表匠。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她和她的家人幫助、收容了許多受到迫害的猶太人,并因此被送入了納粹的集中營。她的父親和大姐都死在集中營裡,而幸存下來的柯麗則在戰后四處演講她在戰時的經歷以及上帝的恩典和引領。她的見證感動并安慰了許多人,也包括那些曾經迫害過她的德國人。1971年,由她與約翰·謝裡爾、伊麗莎白·謝裡爾合著的自傳《密室》問世;1975年同名的電影全球發行。 柯麗·鄧·波姆榮獲了荷蘭女王授予的爵士封號,并獲得了以色列授予的國家正義獎。1983年,在她91歲生日當天,在美國去世。

圖書目錄

  序一   序二   第一章 百年紀念會   第二章 往事   第三章 初戀   第四章 鐘表鋪   第五章 入侵   第六章 密室   第七章 住客遊西   第八章 陰云密布   第九章 突襲   第十章 入獄   第十一章 藍斯中尉   第十二章 武德營   第十三章 賴文集中營   第十四章 藍色毛線衣   第十五章 三個異象   后記

電視劇《密室》

演員表

  胡老爺——劉晨   胡清琳——何杜鵑齊悟明——姬晨牧   葉昆生——張軼   胡清枚——王歡   胡清星——姜少東   上官燕——包勤勤   香 兒——張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