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


這是一個多義詞,請在下列義項中選擇流覽

  1. 1.各國傳承的總稱
  2. 2.2009年英武編著的圖書
  3. 3.圖書《密宗》(西藏人民版)

1.各國傳承的總稱

秘密大乘佛教

  秘密大乘佛教,又稱為怛特羅佛教密宗秘密教秘密乘密乘金剛乘真言乘瑜伽密教真言宗,是大乘佛教的一個支派,為印度后期佛教的主流。這一系的佛教,有不許公開 臺灣五智山光明王寺
  的秘密傳 授,及充滿神秘內容的特征,因而又被稱為密教;而相對于密教,之前的佛教流派,包括大乘、小乘,則被稱顯教。密教叩密突是因為不能向有分別念的人傳授.在中國沒落的唐密從民國初年已從日本傳臺灣和大陸。

密宗的特點

  佛教是唯一的最講平等的教育(宗教),佛法認為:任何有情本具有佛性,任何人通過正確的修行,都可以悟道成佛,了脫生死。“迷”即是凡夫,“覺”即是佛。然而,這個從凡夫到佛的過程,道路有多種多樣,如可以學禪宗、凈土宗、密宗等等,成就的速度有快也有慢,其中最快, 最究竟的就是密宗了。正象我們要想到達一個目的地,可以有多種選擇,或步行或乘車、或坐飛機,顯然坐飛機是最快的選擇,但并非人人都可以有坐飛機的條件,如經濟條件等。同樣學修密法除了需要有上師的傳承作為外部條件外,還需要有累世的修行因緣作為內部的條件。
  密宗
  密宗的修行方法(簡稱密法),雖然在西藏得以保留完整,并廣為流傳,但在漢地卻如鳳毛麟角,甚至被人誤解。近年來隨著全民健身熱的興起,“密宗”隨著“藏密氣功”的概念,被人所知,但是大多數人對這種佛教古老的修行方法的認識只是停留在“功法”的一般概念上,一知半解。密宗黑帽系活佛舍利密宗之所以“密”,不僅僅是因為修法秘密賴以師徒口耳相傳為傳承模式,而更主要是由于層次和知見上,更為直接,更為一針見血。佛經上說:一個人修顯教要經過三大阿僧祗劫(一個相當長的歷史時期)才能成佛,而修密宗則可以“即身成佛”。佛說:“一切諸佛以持真言而得成就。”持真言者,密法修持者也,金剛手菩薩的化身諾那活佛對密法的殊勝有這樣的解釋:“密宗能夠即生證佛之理,譬如一個極堅固塞口之玻璃瓶,佛為瓶外空氣,眾生是瓶內空氣,佛之所以為佛,眾生之所以為眾生,只因為一層極堅且厚之心垢玻璃為之隔絕也。密宗行人以大菩提心為因,并得金剛上師心傳密法,以我之三密,與佛之三密感應道交,恰如用大錘,將堅固的心垢“玻璃”擊得粉碎,立使瓶內空氣與瓶外空氣融合交通,故得即生成佛。 密宗又分為各種教派,如格魯派、寧瑪派、噶舉派等。在修法上各有其特點。無論何種教派,無論哪一種修行方法,在修法上無有高下之分,在知見上也沒有根本區別,都是諸佛菩薩應眾生不同的因緣而創立的,因而具有以下共同的特點。
  第一、以佛陀的心印傳承為理論根據。即以流傳了近三千年的佛教的真知灼見為依據。
  第二、以佛法的中觀見為究竟正見。即世界上的一切事物的本性是“真空”,即非“空”亦非“有”;既非“非空”,亦非“非有”,由此認識宇宙的萬物都是從“真空”顯現出來的“妙有”。“妙有”是顯現,“真空”是本性。開元三大士——善無畏祖師第三、以諸祖上師的口訣為修行法則。即以三密相應:手結印契,口持真言,意作妙觀貫穿整個修行過程,使身、口、意構成的自性與咒、印、觀所構成的佛性相應,產生法性,掃蕩有始以來的浮躁垢習,得大安樂自在。
  第四 、以勝義菩提心為究竟發心。即眾生皆有佛性,在他們未成佛以前,都顯現出凡夫相,為自己的私利造業,故而處于輪回之中受無量苦。因此在覺悟自己的同時,還必須以大悲、大愿、大行的菩提心來救度他人,覺我覺他,覺行圓滿。
  第五、以上師灌頂,師徒口耳相傳為傳承模式。上師是佛與菩薩的化身,他們擔負著代法之責,為佛的代言人,起著承上啟下的作用,確保佛陀的思想代代相傳。
  第六、以密乘十四戒律為根本戒律。一切修密之人,都需要用戒律來規范和修改自己的行為,持戒,守戒。而密乘教戒更因它的傳承特點規定了不得叛離、誹謗依止上師作為根本戒律。
  以上六點是密法的根本,離開了以上特點就不是真正的密宗密法。對于那些社會上流傳的所謂的“大密宗”“觀音法”等等各種功法,宣揚拋棄身、口、意,甚至拋棄上師,本尊,從根本上背離了密法的原則。孰真孰偽,很易判斷了。我們學修密法,應把它當是掃除障礙,徹底斷除煩惱,渡過人生苦海到達智慧彼岸的“渡河之舟”;而不應懷 有一顆貪心,舍本求末,去追求修密過程中的“副產品”,開“天門”啦,“會飛”啦等等,甚至把密法當成是發財致富的門路。以此“貪心”學修密法,必入魔境!必墮地獄!

密宗非常注重傳承

  密宗黑帽系活佛舍利
  因為密宗非常注重傳承,而且一定要口傳,目的就是為了避免假冒之法的出現。
  “密法在藏地得到了弘揚,而且可以鐵定地說,藏密的傳承是非常清凈的。因為密宗非常注重傳承,而且一定要口傳,目的就是為了避免假冒之法的出現。有些密宗故意用很多奇怪的名詞,外人無法理解,只有證悟的金剛上師們才能解釋,同樣也是考慮到魚目混珠的問題。另外,藏傳佛教還有一個特別之處,就是辯論,通過辯論可以澄清很多問題,無論任何一句話,都可以一直追溯,直到認定為佛陀親口所說為止,因此,藏密的教義不會有任何問題。

釋義

  密宗的源起甚早,許多儀式與修行模式可以追蹤到早期的印度教古早(佛陀時代已有念咒古早),但真正興起 靜慈園阿阇黎親筆“唐密”二字
  的時間則是印度大乘佛教晚期(神咒乘),多數學者皆認同它是因為印度教復興,大乘佛教修行者吸納了印度教修行模式而形成的特殊教派。其特色是充滿神秘色彩,重視神通、鬼神、及神秘體驗,以密續(又稱怛特羅),取代原先“修多羅”(義譯為“經”)的地位,并以這些秘密教典作為修行的主要依據,在師徒間秘密傳授。
  密續的內容極為龐雜,漢傳佛教分為三部,雜密、胎藏界、金剛界。雜密部多為儀軌、咒語,講究神通與驅使鬼神等內容,缺少高深的義理,是密宗最早的雛形。
  藏傳佛教,依宗喀巴大師《密宗道次第廣論》則分為四部:事續(所作怛特羅)、 行續(行怛特羅)、 瑜伽續(瑜伽怛特羅) 前三個史稱老密、無上瑜伽續(無上瑜伽怛特羅)史稱‘新密’。漢傳的三部,與藏傳的前三部相當:雜密,相當于事續;胎藏界,相當于行續;金剛界,則相當于瑜伽續。
  由時間上來看,無上瑜伽續的發展最晚,只有少部份在宋代傳入中國內地,并沒有造成大的影響,主要是在印度及西藏地區流傳,成為藏傳佛教中最有力的一只傳承。無上瑜伽續之下,又分成“父續”、“母續”(也有分“父續”、“母續”、“無二續”的),父續中包含“密集”、“閻曼德迦”、“無上幻網”。母續中包括了“時輪”、“勝樂”、“喜金剛”、“幻頂座”等多個支派。在喇嘛教內部,無上瑜伽是指男女雙身修法。
  藏傳佛教中,又以金剛乘、果金剛乘或果秘密金剛乘作為密宗的別稱。金剛乘(Vajrayana),源自梵文的Vajra(金剛)及yana(即工具或通道的意思)。金剛乘是秘密大乘佛教用以與大乘、小乘作區別而創造出的名稱,因金剛(今天所說的鉆石)是極堅硬、極完美的代表,代表了密宗的教法如同鉆石一般完美,而且可以摧破一切外道錯誤的想法。嚴格來說,金剛乘是指無上瑜伽部的通稱,有時專指時輪續,稱為時輪金剛乘。

源流發展

印度密宗

  密教來源有二說法,一是來自吠陀與奧義書,一是佛說秘密教門,密教的梵文叫怛特羅,意思是紡織時的經線,重述萬物歸一的哲學。密教也說人體是宇宙的縮影。

陀羅尼密教:密教的原始階段

  雜密,意思為不純或不系統的密法。開元年間,開元三大士譯出胎藏界與金剛界密續之后,這兩部密續被稱為純密。相對于純密,在它們之前譯出的密教經典與咒語,都被稱為雜密。
  雜密部多為儀軌、咒語,講究神通與驅使鬼神等內容,缺少高深的義理,是密宗最早的雛形。在胎藏界與金剛界密續(此二部稱為純密)出現之后,它的地位慢慢被取代。
  藏傳佛教,稱呼它為事續,因為它需要倚靠外部的儀軌及咒語才能夠得到相應。
  它的內容極為豐富,包括祈福、祈雨、治病、安家、息災,乃至于驅使鬼神、詛咒敵人,包羅萬象。與印度古早的婆羅門教,中國古早的道教,西藏的苯教,與中亞的薩滿教,有許多相似與相關之處。
  現在主流密宗有,藏密,(西藏),蒙密,(蒙古)東密,(日本)而密宗還分六大派,分別是寧瑪派 噶當派,格魯派,薩迦派,噶舉派,覺囊派.而覺囊派現在已經很少有人修習了.密宗五教就是指以上的五大派,也叫五教.紅教.白教.黃教.黑教.花教.

持明密教:密法體系的初步形成

真言密教:《大日經》體系

瑜伽密教:金剛乘

大瑜伽密教:金剛乘的進一步發展

無二瑜伽:時輪乘

  根據唐密的傳說,密宗最早傳承印度龍樹菩薩〈或稱為龍猛菩薩〉,關于這個龍樹是否真有其人,若有其人是否與《中論》作者為同一人,尚有爭議。關于密宗的傳承,亦有人推源到佛陀的十大弟子之一的目犍連。從現在可得的資料分析,密宗于7世紀東印度的波羅王朝時期興起,以《大日經》等的形成為代表,以那爛陀寺、歐丹多富梨寺、超巖寺等寺院為中心,各自活動發展。其中,早期的密教,通過開元三大士等人傳入中國形成了唐密。中晚期密教以秘密集會、喜金剛、時輪金剛等法門為代表則主要進入了西藏。由于印度教的興盛,佛教僧團日益衰敗,內部派系紛爭不已,從而日趨式微。后來又由于伊斯蘭教和德裡蘇丹國的興起,重要寺院被毀,僧徒星散,13世紀初,趨于消亡。密教大師把印度新密帶到了高原。 新密無上瑜伽,主張即身成佛,,新密主張‘樂空雙運’以證明即身成佛之可能。印度密宗曾經向南傳播,錫蘭、緬甸(阿利僧派)、爪哇等地都留下來密教的痕跡。中國密宗的創始人之一金剛智,在來到中國之前曾經把密教傳播到錫蘭,不空也曾帶弟子二十七人前往該島;在緬甸曾經出土過多羅菩薩像和雙身擁抱的壁畫,被認為和密宗有關;爪哇夏蓮特拉王朝諸王,信仰密教,建立婆羅浮屠等多家寺院。但由于種種原因,密教傳承在這些國家全部斷絕了(全部成為小乘佛教)。

漢傳密宗

  雜密傳入時代
  開元三大士——善無畏祖師
  在成體系的密宗形成之前,稱為“雜密”的一些密法已經就傳入中國,最早見于三國吳黃龍二年(西元230年)竺律炎譯出《摩登伽經》,支謙譯《華積陀羅尼神咒經》,《無量門微密持經》。 還有金光明最勝王經。

密宗的形成

  公元8世紀唐玄宗時代,印度高僧善無畏、金剛智、不空來華,史稱〝開元三大士″。三位密宗大師,在大唐皇室的扶持之下,于長安的大興善寺(位于今西安市)譯出大量密教經典,宏揚密法。最重要的是于洛陽大福先寺由一行協助譯出《大日經》,視為密宗“宗經”,此后逐漸確立了“密宗”的佛教宗派,現今則被稱為唐密,又稱真言陀羅尼宗、真言宗、金剛頂宗、毗盧遮那宗、開元宗。
  唐開元八年,南印度密教高僧金剛智經南海、廣州抵洛陽,大弘密法。金剛智于開元十一年至十八年,先后在長安資圣寺、大薦福寺譯出《金剛頂瑜伽中略出念誦法》等經4部。其弟子不空曾奉師命赴獅子國(今斯裡蘭卡)學習密法,回中國后先后在長安、洛陽、武威等地譯出《金剛頂經》、《金剛頂五秘密修行念誦儀軌》等11部,143卷。《金剛頂經》后亦為密宗所依的主要經典。他們的傳授以金剛界密法(智)為主。不空著名弟子有金閣寺含光,新羅慧超,青龍寺惠果,崇福寺慧朗,保壽寺元皎、覺超,世稱“六哲”。而以惠果承其法系。惠果曾任代宗、德宗、順宗三代“國師”。其弟子有爪哇僧辯弘、日僧空海等。
  漢傳密宗主要的道場包括長安的大興善寺、青龍寺和扶風縣的法門寺。古早上,以開元三大士傳入的胎藏界《大日經》,與金剛界《金剛頂經》合稱二部大法,稱為“純密”,而稱以前所譯出的為“雜密”。

密教的通俗化:觀音崇拜

  中國的觀音崇拜大約始于四世紀時,法顯留學印度時,只見一處大乘教徒,崇拜觀音,而玄奘(629?645)至印度時,看見許多的觀音像供奉著,大概朝拜佛跡圣地回來的人,不無助進觀音崇拜的貢獻。
  補陀落迦即是觀音所住的圣地,在印度河口的赦罪(Pa-panasam)島上,每年不少善男信女,南來沐浴,希望圣地的泉水,能夠洗去他們的罪孽(浙江定海縣的普渡山,梵名亦為補陀落迦)。 在中國,不少關于觀音有興味的故事。南北朝時,年年刀兵,人民處于水深火熱之中,惟有念《觀音經》,以求大悲之解救。同時,產生了不少關于神跡的故事;而觀音像的形式,也并不一致。我們知道,觀音的原始,是個陰性的神。不過無論說其是男神或是女神,總是一個觀音;一個觀音有多數不同的化身。且說唐太宗為了姓李的緣故,把老子當作祖先而重道教。僧法淋不以為然,他說皇室原屬鮮卑,本沒有漢姓。皇帝怒,定其死罪;限其用七天工夫,在牢監裡呼求觀音之名,且看他所信仰的菩薩來救他不救。第七日,他求見皇帝。皇帝問他是否天天求告菩薩,他說:“這七天內,我一心只呼求陛下。因為陛下實在是觀音的化身,所以人民在這強盛而公平的大國裡必不致無辜受死。”于是皇帝發動慈心,免其死,將他放逐到嶺南去。佛教徒當這件事為神跡。喇嘛教徒公認西藏的達賴喇嘛,為觀音的化身。 中國與日本佛教藝術所表現的觀音,可以列舉出七種來:
  (一)圣觀音(大慈觀音)。原始的最佛教化的觀音,左手拿著蓮花,右手放在胸部,是代表佛教的純凈和特殊性。
  (二)馬頭觀音(師子無畏觀音)。他有馬的頭,一對伸出口外的長牙,和八只臂,其中的兩只,握著Vaira和蓮花,他代表佛教進步與非常的能力。
  (三)十一面觀音(大光普照觀音)。有十一個面孔,前面的三個是慈善的,左面的三個是忿怒的,右面的三個是訓誨的,一個向上,是心平氣和,泰然自若的態度。又有四只手,一只拿著念珠,一只拿著蓮花,一只拿著水瓶,另一只手手掌向外舉著。他顯示對人類的關切,四面八方普照著。
  (四)如意輪觀音(大梵深遠觀音)。普通都是二只手臂的,少數也有六個手臂的。是在深思的樣子,頭有些向右轉,右手支腮,左手扶膝。如果有六只手,則其余四只拿著希望石,輪子,念珠與蓮花。他滿足人類的需求。
  (五)準提觀音(天人丈夫觀音)。一個三眼十八臂的女性,代表光明與智慧。
  (六)千手觀音(大悲觀音)。面上有三只眼睛,身上四十或三十八只手臂,每個手心上有眼睛一只。他拿著刀,劍,斧等物,是最受尊崇的菩薩之一。
  (七)不空索觀音(與不空鉤觀音同體)。三面,八臂,手裡拿著繩子。 在中國最受普遍崇拜的是圣觀音,白衣觀音,柳枝水瓶觀音。在印度,水瓶與柳枝是家家必用的東西。每天早晨,印度人折柳枝來刷牙,刷完就丟棄。牙刷印度人不喜歡用,厭它不潔。至于觀音的柳枝,是奇妙不過的,是普濟眾生的象征。 此外,還有魚籃觀音,送子觀音,與青頸觀音。關于魚籃觀音有這樣的一個傳說:海龍王的女兒,化了一條魚在水中遊玩,不留神,被漁翁捉獲。觀音見了,發動慈心,從座而降,將她買過來放生。從此這龍王的女兒,因感激觀音的恩典而精修。 送子觀音,在日本叫做子安觀音,是生命的賜予者。婦女最崇拜她,有將她供奉在臥室裡的。 青頸觀音的來歷,也有一種說法。有個乳海,充滿了生命的奶。惡魔起惡意,想倒一碗極猛烈的毒藥下去。觀音為欲解救這苦難,親自將毒藥飲盡。毒發,頭頸就變藍了。

佛頂尊勝信仰

  尊勝佛頂,一名佛頂尊勝,亦名除障佛頂。是五佛頂之隨一,尊勝陀羅尼之本尊,即釋迦如來由佛頂現出之輪王形,為佛頂尊中之最尊,故名尊勝佛頂,能除一切惑業,故名除障佛頂。尊勝佛頂修瑜伽法儀軌下曰:‘一切佛頂中,尊勝佛頂能除一切煩惱業障故,號為尊勝佛頂心,亦名除障佛頂。’同下曰:‘釋迦牟尼如來,結跏趺坐,作說法相。(中略)爾時世尊慈悲愍念,便入除障三摩地,從如來頂上發生惹耶三摩地,狀若輪王之像,白色,首戴五佛寶冠,手執金剛鉤,項背圓光,通身如車輪狀,暉曜赫奕。現此三摩地時,十方世界六種震動,十方世界一切地獄六趣眾生應墮惡道者,皆悉滅除,一切惡業不復受,若便生天及十方清凈國土。為此善住天子七返惡道之身一時消滅,是故號為除障佛頂輪王,即是五佛頂輪王之一數,并通三佛頂八大頂輪王也。’佛頂尊勝陀羅尼念誦儀軌曰:‘即于山間空閑處,或于凈室,畫本尊尊勝陀羅尼像安于東壁,持誦者以面對之。’

毗沙門天王

  毗沙門天王又名北方多聞天王,為佛教護法之神,四天王之一。據說,他是古代印度教中的天神俱毗羅別名施財天(意思是"財富的贈予者"),早在印度古代偉大史詩《瑪哈帕臘達》等書中就已出現過。又說吉祥天女和他關系密切,是他的妹妹或妻子。在古代吠陀神話中,毗沙門天王本是帝釋天的部下。后因帝釋天在神話流傳中的地位越來越低,盡管佛教傳說中還保留其名,然勢已微弱,毗沙門天王等便逐漸脫離了他,獨樹一幟。在中國早期佛教中,他們之間的關系就已若即若離了。
  更有甚者,在唐不空譯《北方毗沙門天王隨君護法儀軌》中還記述說:天寶元年(742年),安西城被蕃軍圍困,毗沙門天王于城北門樓上出現,大放光明。并有"金鼠"咬斷敵軍弓弦,三五百名神兵穿金甲擊鼓聲震三百裡,地動山崩,蕃軍大潰,安西表奏,玄宗大悅,令諸道州府于城樓西北隅置天王像供養。一時毗沙門天王聲威大震,香火極盛。

古早信仰的密教化

  由蔥嶺通向龜茲的第一大都是疏勒。疏勒之傳進佛教。理應早于龜茲。《后漢書?西域傳》載,元初(114-120)中,疏勒王舅臣盤被徙于月氏;及至疏勒王死,月氏送臣盤歸國,立為疏勤王。《西域記》載,迦膩色迦王兵威至于蔥嶺以東,“河西蕃維畏送質子”。迦王為此質子住處建立專門伽蘭。有學者認為,此質子當就是臣盤。臣盤后回國為王,在疏勒推廣佛教是當然的事。據后人歷次遊歷疏勒的記載,此地供養“佛浴床”、“佛缽”、“佛唾壺”、“佛袈裟”等佛遺物非常突出,明顯地保留著早期佛教的特色,所以僧人也盡是小乘學者,偶爾才有外來的大乘僧人出現。國王大都是佛教的提倡者。
  在大月氏北部的康居,佛教也頗流行。到3世紀,康居的譯經者來漢地已有不少,如漢靈帝時的康巨、獻帝時的康孟祥、曹魏時的康僧鎧、孫吳時的康僧會等,所譯經典大小乘都有。他們大都是隨其先人或經商,或進亂輾轉進到漢地的,有的在漢地定居已經數代,因此,他們譯出的經典不能完全代表康居的佛教。但他們都信奉佛教,是由康居帶來的古早。
  準提法 (一) 準提法是一門無上甚深的妙密法,亙古相傳,有無量、無數、無邊的古佛,皆以修習此法門而成就。
  (二) 它是顯密圓通成佛的心要,融合了禪宗心法、密教精要、貫通了觀心、觀音,念佛諸法門,并結集了天臺宗、大小止觀、禪密要法、不凈觀、白骨觀等佛法精髓于一體。茲分別略釋如次:
  ⒈ 顯教(凈土宗):就教理而言,準提法所探討的是一個人生命的根本,目的在轉化人生的煩惱。它同時包含持名念佛、觀想念佛和實相念佛、并以“自性彌陀(自性光明-無量壽、無量光)、唯心凈土”來強調信、愿、行。
  ⒉ 密宗:就修行上言,準提法以修氣、修脈、修明點來做為修證的架構。明點與氣脈息息相關,如果只談修氣、修脈、講究氣功,那就與道家沒有兩樣。但密宗的可貴處即在“修明點”,“明點”是智慧的一種表征,用功到某種程度,三輪七脈自己都會知道,對色身的轉化(健康)是可以鐵定的。
  ⒊ 準提法是心地法門,與禪宗心法,般若正觀等無差別。所謂“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準提法“圓滿次第”即等于“實相念佛”。心月輪觀由開始至純熟,從有相到無相、大而無外、小而無內、真空妙有,皆與整個法界相應。
  ⒋ 準提法門也具備了小乘的修行門路,如不凈觀、白骨觀皆是準提法門的基礎入手處;同時,準提法也是華嚴法界觀,必須福慧雙修、解行并進才得契入。
  (三) 禪、凈、律、密各有所長,亦各有所短,而準提法則綜合了各宗各派之所長,將見地、修證、行愿皆融會貫通于一爐,堪稱為真正的大圓滿。
  (四) 準提法門統合了文殊、普賢、觀音三大菩薩的精神:
  ⒈ 文殊菩薩表征智慧光明,在一切境界中放得下,了無掛礙,與“空、無相、無我”相應。修持準提法門相當于“南無(皈依)七俱胝大佛母準提王菩薩”,而佛母乃諸佛之母,大佛母乃大般若。故準提法門即是大般若--般若正觀的法門,修至“圓滿次第”即證入一真法界、毗盧性海。所以準提法門含攝了文殊菩薩的大智慧。
  ⒉ 普賢菩薩表征法界重重無盡的大愿海,象征一個人有著大氣魄、大力量。他的精神啟示我們要在任何境界中提得起、切得斷、踏實踐履、勇于承擔、開擴心量、包容一切、敬人敬事、廣結善緣、培福修德。而準提法實際上即是華嚴境界,它所顯現的就是佛陀的本懷,和每個人的在地風光。故唯有在日常生活中,待人處世上,實際行持六波羅密,心中常保清凈無礙,才能與法相應,當然森羅普賢菩薩的大行大愿了。
  ⒊ 觀世音菩薩大慈大悲,成就耳根圓通,尋聲救苦,普渡眾生,利樂有情。而準提法門的金剛念誦念得純熟了,即可以達到“耳根圓通法門”所講的“初于聞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動靜二相,了然不生”的效果,讓我們契入“心氣合一、能所雙亡”的境界,與“空、無相、無我”相應。
  總而言之,準提法門是一個道道地地真修實證的法門,也是一個含藏無盡寶藏的法門。從心靈的開發,到色身上、氣質上的轉化,乃至讓我們明心見性,成就無上菩提的大業,它可說都為我們勾勒出了一幅非常美妙的修證藍圖。所以只要你具足信心,依教奉行,鍥而不舍,驀直修練,則功德自在其中,福慧亦將不斷成長,而改善健康,消災免難更是理所當然了。

準提法十八般成佛的功德

  一、身無失。二、口無失。三、念無失。四、無異想。五、無不定心。
  六、無不知已舍。七、欲無滅。八、精進無滅。九、念無滅。十、慧無滅。
  十一、解脫無滅。十二、解脫知見無滅。十三、一切身業隨智慧行。
  十四、一切口業隨智慧行。十五、一切意業隨智慧行。
  十六、智慧知過去世無礙。十七、智慧知未來世無礙。十八、智慧知現在世無礙。
  無上瑜伽經典的傳譯和中斷 無上瑜珈就是安祥。
  密宗最高的是‘無上瑜伽’的心態,它和上帝、佛是一樣的。現在這個法失傳了。
  安祥就是‘無上瑜伽’,至高無上!沒有比安祥更高的。這是正法,很難遇。
  現在密宗有三系:一個是‘藏密’,蓮花生大師從印度傳來的;一個就是‘臺密’,五臺山的密宗,最高級的是止觀法,是唐朝五臺山的祖師傳來的法,如白衣神咒等;第三個,日本佛法回流的‘東密’(東洋的密宗)。三者的軀殼融為一個的使命和發展,使之成熟的要領就是無上瑜伽。
  諾那活佛說:‘禪是大密宗!’大密宗就是‘安祥’-‘無上瑜伽’。
  無上瑜伽和其它瑜伽的區別在于,它更注重對心的要求,即把修心放在首位,它認為只有我們更好的控制自己的心態即對意志的控制,才能最終達到無上的境界;什么是無上境界,就是無欲無求,直至心如止水,意識外放,最終達到生即是死,死即是生,善即是惡,惡即是善,好即是壞,壞即是好的至高境界;從而達到佛陀所說的眾生平等,人人可渡之無上心態。
  唐朝后期,唐武宗下令取締佛教,代之以道教,佛教各教派遭受沉重打擊,深受皇室器重的唐密也不能幸免,雖然唐宣宗繼位后立即宣布還原佛教,但唐密已逐漸式微,系統性的兩部大法傳承趨于隱沒,主要原因是合格的阿阇梨闕如,壇場儀軌也很難完備。至宋初,雖稍有復興跡象,但僅限于譯經,不過,這并不意味著唐密開始消逝,因唐密的許多真言、本尊法門和別尊曼茶羅已逐漸融入到其它宗派之中,如《藥師法》、《準提法》、《孔雀明王法》、《穢跡金剛法》、《瑜伽焰口施食法》等一直廣為流傳,許多真言密咒被列入日常課誦,一并被廣泛運用于佛教法事活動至今。因此,有專家稱唐密已成為隱身于佛教各宗派中的“寓宗”。

日本密教的回傳中國

  唐密借助東瀛之地得以完好儲存,并反哺華夏,早在七祖惠果和尚的預料之中。據史料記載:
  惠果和尚乍見空海,含笑喜告曰:“我先知汝來,相待久矣,今日相見,大好大好。報命欲竭,無人付法,必須速辦香華,入灌頂壇。”于是,三個月將兩部大法傳承完畢,又囑空海曰:
  “……早歸鄉國,以奉國家,流布天下,增蒼生福。則四海泰,萬人樂,是則報佛恩師德,忠于國孝于家也。義明供奉,弘法于禹域,汝其行矣,傳之東國,努力努力!”
  “義明供奉,弘法于禹域”,意思是說,應當明白有義務、有責任供奉兩部大法,并弘法于華夏。
  這是惠果祖師的預言與期待,也是華夏有情的心愿與期望。

第一節 民國時期的一時復興

  唐密在盛唐時期盛極一時,然至晚唐已露衰微端倪。到了宋代,雖尚有法賢、施護、法天、天息災等一批譯師繼續譯出大量密部經論,然在教理上已無多發明。元代所弘傳者非純正密教,乃是印度后期密教和藏地風俗結合后形成的藏密,明清兩代亦大體如此,且主要是基于政治上的考慮,同時,其流傳也僅限于宮廷和貴族階層,民間不得隨意傳授。因此,總起來說,唐密自元代以后,在中國內地基本上是中斷了。而這中斷的唐密,卻在民國時期得到一時復興,成為當時佛教界的一大奇觀。
  最早赴日學密的是江西的桂伯華。他大約于清末的1906年前后赴日本留學,到民國四年即1915年三月病逝于東京時止,計有十余年,但其在國內影響甚微。隨后,出家僧中赴日學密的逐漸增多,先后有大勇、持松、顯蔭、曼殊揭諦(純密)、談玄等在東密根本道場高野山學習密法后帶回中國。居士界則有顧凈緣、程宅安等。
  當時的佛教界領袖太虛大師對此十分關心,曾說:“諸師接踵東渡,人才濟濟,絕學有重光之望矣。……考其數人中,于教理素有研究者,只大勇、持松、顯蔭諸師耳,故真能荷負吾國密宗復興之責任者,亦唯其三人耳。”(太虛《中國現時密宗復興之趣勢》,文載《海潮音文庫》二編《真言宗》) 
  大勇法師于1919年依太虛法師出家,1922年冬入日本真言宗高野山大學,專修密法,經一年左右,得阿阇黎位,乃于1923年10月回國,僅三、四個月即先后在上海、杭州、武漢等地開灌頂壇十余次,皈依及學法者達數百人之多。一時,中斷千年之久的唐密,頓顯重興之勢。然佛法深奧,有情體悟各殊。由于當時學法時間短,且側重事相,忽視教相,大勇對密法的理解受到其依止上師金山穆韶大阿阇梨的批評。金山穆韶大阿阇梨在《弘法大師之佛教觀》中說:“然嗣后于支那刊行之《海潮音》之雜志,見有大勇法師發表于關于密教之論文,似于弘法大師之佛教觀,有不充分納得大師教義之處,甚為遺憾焉。由是,余草一文,欲匡法師之謬見。”后來他轉而入藏,惜中途病故。
  顯蔭法師于1923年冬到達日本高野山的,次年春回到上海,然僅過半年即因病圓寂了,年僅二十四歲。顯蔭法師天資聰明,慧解過人,可惜未能展其雄才,驟而英年早逝。
  持松法師與大勇法師一同東渡,于高野山依金山穆韶大阿阇梨修學古義真言宗密法,得三寶院流五十一世傳法阿阇梨位,1924年春回國。先于上海傳法,后于是年夏應邀至武漢任洪山寶通寺住持,并開壇傳法,并在寶通寺內建造法界宮、瑜祗堂、五輪塔,購置各種法器,請人繪制諸尊曼陀羅,使洪山寶通寺一時成為唐密重興之根本道場。后法師又乘赴日出席亞洲佛教大會之機,續留東瀛學法,再得新義真言宗傳法院流、古義真言宗中院流兩個阿阇梨位,并專習臺密儀軌,于事相教相均融會貫通,影響甚巨(詳見第二節)。
  整體來看,上世紀的“密宗熱”對社會重新接觸認識密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無庸諱言,也產生了一系列問題,其中問題的癥結要么是“不如法”(越三昧耶傳授、非器傳授),要么是缺乏大小乘根基,要么對密典歪曲理解,還有非常重要的一條就是失去了大乘戒律的制約。這也是民國時期密法熱不能持久的根本原因。因此,唐密回傳的歷史任務也就無法圓滿完成,期待著后來者再續前緣。

第二節 顯密圓通的持松法師

  持松法師(公元1894-1972年),現代高僧。俗姓張,法名密林,因慕名玄奘,自號師奘沙門,因修密受灌頂,又號入入金剛。法師出生于湖北省荊門縣(現荊門市)沙洋的一世代書香門第。17歲時感人生之無常,投鐵牛寺出家,后往遠安縣觀音洞居住。1913年往漢陽歸元寺求戒。戒期后,往禪堂,一心參禪。1914年,適聞月霞法師在上海辦華嚴大學,欣然投試,被錄取,師事三載,對大小乘經論,各宗教義,深有所得。1917年隨月霞法師赴歸元寺及宜興、盤山。七月隨居常熟興福寺。半年后,月霞法師示寂,次年二月,嗣法月霞法師接任興福寺住持。五年中:償還積債,贖回寺產;兩次傳戒;設華嚴預科學校;授課之余,撰《攝大乘論義記》十卷,《釋迦如來一代記》一卷。1921年,受太虛法師之邀于杭州凈慈寺講《八識規矩頌》,再次傳戒,度僧百人。次年春,先赴漢口九蓮寺學校,講《攝大乘論》,旋至武昌佛學院,講授《觀所緣緣論》、編《觀所緣緣論講要》一卷。后杖錫安慶迎江寺,講《十二門論》。1922年冬,因閱《法輪寶懺》,深感瑜伽宗密義難解,且原在我國盛行于唐,久已不傳,而今仍盛行于日本,遂立志挽回千載之絕學,毅然辭去興福寺方丈之職,孤身東渡日本,禮高野山五十世阿阇黎金山穆韶,習古義真言宗,得五十一世阿阇黎位,上師賜灌頂,號入入金剛。后因東都地震,加之川資告磬,遂歸國,旋赴杭州菩提寺為信眾結緣灌頂。1924年春,武漢佛教界暨兩湖巡閱使蕭珩珊(蕭耀南)、李香庭、湯鄉明、李開先、陳元白等迎請來鄂主持武昌洪山寶通寺。法師來此,講經傳法灌頂幾無虛日,其《自述》說:“兩年中,先后受灌頂者數萬人,是五代以來所未有也”。
  1925年秋,法師隨中國佛教代表團赴日本東京參加亞洲佛教大會。會后至新瀉縣,從權田雷斧大僧正受新義真言宗各流灌頂,得“新義真言宗傳法院流相承血脈──密林第四十九世阿阇梨位”。次年,赴京都比睿山延歷寺,習臺密儀規。卒業后,再赴高野山依金山穆韶再受三寶院安祥寺各流傳授及口訣,兼習梵文文法,得“高野山古義真言宗中院流引方血脈──密林第六十四世阿阇梨位”,盡得鐵塔正傳血統一脈。1927年歸國。抗日期間,法師蟄居歐陽竟無大居士所購贈之上海圣仙寺,杜門謝客,拒敵偽之所誘,如是數載。1947年3月,上海靜安寺還原十方叢林選賢制,法師被推為住持,兼任靜安寺佛學院院長。次年創辦《學僧天地》月刊,擔任名譽社長。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先前有人勸持松法師去臺灣,為其婉拒,隨繼續住持靜安寺。1953年,在靜安寺設立唐密道場,還原在我國失傳已久的唐密。此后,被選為中國佛教協會常務理事,上海佛教協會副會長、會長;上海市人民代表。1956年,隨中國佛教代表團赴尼泊爾參加第四屆世界佛教大會。1957年,率中國佛教協會代表團赴高棉參加釋迦牟尼涅般2500年周年紀念慶典。1964年,隨中國宗教代表團出席在日本召開的第一屆世界宗教徒和平會議,并多次出訪尼泊爾、緬甸、日本、印度尼西亞、高棉等國。1972年法師自感來日不長,墨書毛主席詩詞、法華碑文、圣教序、蘭亭集序等饋送諸友。11月16日,于入寢定中安然圓寂。法師示寂于上海,而塔于常熟虞山興福寺,并設紀念堂于靜安寺,世壽七十有九,戒臘五十。
  持松法師愛國愛教、愛人民、愛和平,功德無量,高山仰止,受到了人們的普遍尊敬,他被選為人民代表,多次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每次國慶節都應邀登上觀禮臺,參加檢閱典禮,他和海內外許許多多為祖國為人民鞠躬盡瘁的精英誠摯交往,以其學識廣博,待人真誠,富有智慧,贏得了許多高級知識分子和廣大信眾的稱贊與敬重。
  持松法師生前結緣灌頂人次眾多,超曄等居士得到良好法理熏陶,并培育指導多名優秀唐密行者。

唐密回傳臺灣

一、五智山光明王寺--悟光上師

  悟光上師,法名悟光,字全妙,傳臨濟宗竹溪寺眼凈老和尚暨日本佛教真言宗高野山派金剛峰寺中院流法脈,為臺灣佛教真言宗五智山光明王寺第一代傳燈大阿阇梨, 上師俗姓鄭,臺灣高雄縣內門鄉人,生于民國七年(十二月五日,離開娘胎落地之時,即頸纏臍帶、兩膝跪地、雙手握拳,有如僧人頸懸念珠,雙手合掌拜佛之勢,實慧根夙備乘愿再來者也。
  上師幼學時,即聰慧過人,靈動機巧,同儕間嬉戲,每裝扮佛道禮拜儀式模樣,顯現出善根宿植。于國校五年級時,即向當時學校日籍老師預言:將來收音機會如香煙盒般大,可置于口袋;在家中高坐即能欣賞電影,不必去戲院;打電話不必經交換機接線,全世 界到處都可以通話,并看到對方真面目;電線將全面地下化;又言會發明人體分解術,將人光化,瞬間往返各地,誠輕而易舉事,所言之語全證諸事實,無 不令人訝其巧思慧心,不與俗同之獨特卓見。
  上師力慕高遠,志切宏博,勤閱藏經,苦參禪法,諸方耆宿,莫不贊獎。其后隨貢噶老人 – 申書文,再習藏密。然而上師虛懷自御,不自滿意,竟而獨入六龜深山,結茅荒澗,抑志深修,持咒閱藏窮研諸家典籍,親證歷代法案,于禪錄之外,兼及語疏,復及密部。悟密旨所寄,不在簡冊,若欲求融,應當另行筑求。
  上師于六龜深山閉關閱藏時,知有絕傳于中國之真言宗,廣布日本已達千余年,期間國內頗多高士欲赴日習法,或不得其門而入,或未獲其堂奧,雖于民國年間或有弘傳,然以中輟。故發心親往日本求法,遂于民國六十年六月遠渡東瀛,入日本高野山金剛峰寺,依中院流宣雄大阿阇梨攻習金胎兩部,三昧五觀,刻苦修證,獲阿阇梨位,并嫡傳中院流,登第五十四世傳法大阿阇梨位,從此真言法脈再回流此土。
  民國六十一年,上師獲授‘大阿阇梨’位,返回臺灣,勤于弘法教化。先后分別蒙高野山真言宗管長大僧正‘高峰秀海’頒授‘大僧都’之位,管長大僧正森寬紹 ,再授‘少僧正’之位,并應允披紫色衣之榮耀。民國七十年,以【生活禪】一書,獲美國聯合大學夏威夷太平洋學院頒贈‘榮譽哲學博士’學位。
  上師六十一年返臺后,隨即于竹溪寺‘一真蘭若’(后易名‘妙明精舍’)開壇傳授真言教法,并成立‘佛教布道所’,展開各地講經弘法工作。翌年,首創道場于臺南,適有信眾捐贈‘龍山內院’為密教布教所,經整修后,于民國六十三年落成啟用,即為今日之‘真言宗光明王寺臺南分院’。民國六十九年,因信眾日益涌增,又于高雄市左營購屋創立‘真言宗光明王寺高雄分院’。民國七十年,于美濃鎮建‘造化廬’為龍肚道場,真言宗總本山籌建工作因之露出曙光。上師愿力弘深,佛力加被,民國七十三年,有人建言,內門旗山交界,向稱明秀,識者許為圣域,既謀弘大法,可藉以為基地,故請之臨鑒。 上師乃偕五智山光明王寺眾往觀親視,登臨展望,大加贊許,且說偈言:
  左旗右鼓峙楠仙 涼傘高聳入西巔
  龍吟雨化圓潭月 虎嘯風云岫口煙
  玉梳撓起東方日 祿馬交騁護八邊
  威音留下空王地 鎮在五智山中天
  吟畢,告示隨眾:我初得法之時,于東瀛金剛峰寺發愿,誓持所學,歸還我土,重興密法,追繼唐朝開元盛期;及歸國以來,開教所、設講院、立道場、不遺余力,今日遇此佳壤,堪充瑜伽密教重振之基,何其幸運!希望諸君共同于此創立密宗根本梵剎,為我密宗開別生面。上師遂將此地命名為‘五智山’,全名為‘五智山真言宗光明王寺’臺灣總本山。隨眾遵聆教言,連袂奮起,集資糾力,開荊辟棘,合力墾植。于七十九年三月動工,十年間,光明王寺從地涌出,萬佛寶塔凌空顯姿,民國八十八年十月大殿工程畢竣。上師于開山期間,為弘法利生亦奔走各地,先后又于臺北、香港二地分別設立了‘光明王寺臺北分院’、‘光明王寺香港分院’。

二、臺北大毗盧寺--成觀大法師

  成觀法師:臺灣大毗盧寺住持、美國遍照寺住持。臺北市人,1947年生,1988年7月于美國紐約莊嚴寺住持天臺宗第45代傳人顯明老和尚座下披剃,同年于臺灣基隆海會寺受三壇大戒。
  學歷:
  國立臺灣師范大學英語系畢業
  臺大外文研究所肄業
  美國德州克裡斯汀大學英研所研究員。
  佛學經歷:
  美國德州閉關三年(1984--1987年)
  俄亥俄州閉關半年(1990年)
  日本高野山真言宗第五十三世傳法灌頂阿阇黎(1996年)
  大毗盧寺系由釋成觀法師于民國八十年 (1991年) 六月創辦,當時名為“大毗盧弘法院”,院址設在北投溫泉路,并向中國佛教會登記為團體會員。同年十月,即由北投遷至臺北市文山區(景美)現址迄今。其后于民國八十四年(1995年)本寺于第一次內部整修后,即改名為“大毗盧寺”。
  本寺所修之法門,以禪密為主體,而兼容他宗。所修密宗者,則系真言宗,即俗稱之“東密”,此即唐朝日本弘法大師(大師出家法號空海,“弘法大師”之號乃日本天皇所賜)渡海到中國長安、青龍寺,由惠果阿阇梨親傳的“三國傳燈”之正統如來密教 (三國者,印、中、日也) 。此密教在中華即稱為“唐密”,弘法大師傳入日本后,發揚光大,傳承至今不斷,即稱為“東密”(以其最初設壇灌頂系在京都之“東寺”,故名)。惜乎在唐武宗毀佛之后,密教在中國即一蹶不振,幾乎斷絕,逮至明太祖昭令禁止設立密壇,密教馀緒可說完全中斷。兼以元、清兩代內廷提倡喇嘛教,更使正統密教的真面目鮮人得知。成觀法師于1990年前后,于美、臺各地參學藏密、唐密、東密,并于1991年開始,至日本真言宗的總本山、高野山(弘法大師所創之真言宗總本山),修學真言宗密法。六年之間辛勤往返,終于完成學業,于1996年8月8日入壇受金胎兩部大法傳法灌頂,得阿阇梨位,是為三國傳燈真言宗第五十三世阿阇梨。

日本密宗

  因唐朝中期中日交流的密切,唐密由日本弘法大師空海傳入日本創立真言宗,又因以東寺為發源地,故稱為東密。另有臺密,為同期入唐交流僧最澄大師所創,亦稱理秘密教。東密體系于空海大師已大體完備,臺密體系是于最澄法子法孫繼續赴唐交流而成。由此瑜伽密教盛行于日本。

東密

  東密因其是大日如來的真實言教,故稱真言宗。開祖為弘法大師空海(774-835),根本經典為《大日經》(善無畏譯)、《金剛頂經》(不空譯),稱為兩部大經。另又依《蘇悉地經》、《瑜祗經》、《釋摩訶衍論》、《菩提心論》、《大日經疏》等經軌與論釋。此外,空海大師自撰之《十住心論》、《秘藏寶鑰》、《辨顯密二教論》、《即身成佛義》、《聲字實相義》、《吽字義》、《般若心經秘鍵》等亦極為重要。其教義大綱系講說六大(體)、四曼(相)、三密(用)等三大圓融,建立兩部曼陀羅,而以‘即身成佛’為其主旨,自空海極力弘傳,依據顯密二教判與十住心而建立橫豎二判之純密教,以表示勝于其它諸宗。可見,東密完全承襲唐密,也就是說,東密就是原汁原味的唐密,同時,十分重視空海大師的思想。密宗雖衰絕于印度、唐密不顯中國,卻于日本直傳至今,實乃不幸中之大幸。
  延歷二十三年(804年),空海和尚入唐,師事七祖惠果,惠果大阿阇梨將密法無遺地傳于空海和尚,是為唐密八祖。空海大師于大同元年(806年)返國后,先于高雄山寺造壇灌頂(弘仁元年,810年),又于高野山建立真言宗根本道場(弘仁七年),后再得賜東寺(即教王護國寺),建立灌頂道場(弘仁十四年),遂又稱真言宗為東密。
  東密門人甚多,以真濟、真雅、實慧、道雄、圓明、真如、杲鄰、泰范、智泉、忠延等十人最為杰出,或媲美為世尊之十大弟子。空海與此等門人大揚宗風,而予日本平安時代社會各階層以之影響。空海寂后百年頃,事相之傳承分成小野、廣澤兩大流派。然中世以來,一些真言宗的僧眾提出,大日如來的在地身不說法,說法的是大日如來的加持身,這一見解有別于古早法義,由此形成了新義真言宗一派,相應稱堅持古早法義者為舊義真言宗。究其實質,新舊義的區分緣于對佛法特別是密法欠缺真正體悟,只是執著于文字相,于修證沒有絲毫意義。

漢傳密教三昧耶戒

  在純密傳入中國的唐代,密僧們仍然保持著重視戒律的古早。而且為了適應密宗復雜的事相,規定實行密法咒術的次序儀軌,專門的密教律也應運而生。善無畏翻譯了含攝密教戒律的《蘇悉地揭羅經》與《蘇婆呼童子請問經》,并為《蘇悉地經》作供養法,使之廣泛流播。
  密教的戒律稱為三昧耶戒。“三昧耶”在梵語中,是“誓言”的意思,而廣義的說,它有平等、本誓、除障、驚覺四種含義。
  三昧耶戒之含義(見《大日經·具緣品》、《大日經疏》卷九、胎藏入理鈔)

平等 身、語、意三密平等、圓融、無礙,稱為三三昧耶,故又稱三平等。行者初發心時,知三三平等之理,安住佛地三昧道,照見心、佛及眾生三無差別。
本誓 既以三平等之理為緣,乃起大誓愿,修大悲,行四無量、四攝等,能利益眾生。
除障 本誓發得三三平等之戒體時,能除滅過去、現在、未來的惡業罪障。
驚覺 自驚察身心,制止放逸懈怠。

  三昧耶戒的戒體是眾生本有的清凈菩提心;行相為法界無量萬德;而戒相則為《大日經·具緣真言品》列舉的四種重戒。
  四種三昧耶重戒清單

名稱 解釋 相當于何種三聚凈戒 相配于何種菩提心
不應舍正法戒 如來一切正教,皆當修行受持讀誦,應如海納百川,而無厭足之心。 攝律儀戒 三摩地菩提心
不應舍離菩提心戒 菩提心為三昧耶戒的根本。菩提心存,則三昧耶戒存;菩提心失,則三昧耶戒失。學密行人雖然具有菩提心,但由于他們處于因位,沒有圓滿,不免有遠離之虞。因此三昧耶戒在此告誡學人不應遠離此心。 攝善法戒 勝義菩提心
不應慳吝法戒 諸勝法皆是如來在因位時,勤苦修行,捐棄身命,甚至為他人僮仆、床座而得,因此一切佛法,乃一切眾生父母的遺產,不能為一人獨有。因此,即便一個人能不舍正法,不離菩提心,但于正法慳吝,見機不惠施,則也犯下了盜三寶物相同的罪。  攝眾生戒 行愿菩提心
饒益行戒 這是菩提心根本所決定。修學佛法者應普攝一切眾生,為入道因緣。

  此后,四重禁戒又發展成密教十重戒,在不同的經典裡有不同的說法,但只是條文開合的不同,內容上并無太大區別。
  密教十重戒的兩種說法

《大日經疏》第十七卷的說法 善無畏《無畏三藏禪要》的說法
不舍佛寶 不應舍三寶皈依外道,是邪法故
不舍法寶 不應退菩提心,妨成佛故。
不舍僧寶 不應毀謗三寶及三乘教典,背佛性故。
不舍菩提心 于甚深大乘經典不通解處不應生疑惑,非凡夫境故。
不謗一切三乘教法 若有眾生已發菩提心者,不應說如是法令退墮,趣向二乘,斷三寶種故。
不慳吝一切法 未發菩提心者,亦不應說如是法,令彼于二乘之心,違本愿故。
不起邪見 對小乘人及邪見人前,不應輒說深妙大乘,恐彼生謗獲大殃故。
不阻止他發大心,亦不得見其懈退而不勸發 不應發起諸邪見等法,令斷善根故。
不差機說法 于外道前不應自說我具無上菩提妙戒,令彼以嗔恨心求如是物不能辦得,令退菩提心,二俱有損故。
不施一切不饒益他物 但于一切眾生有所損害及無利益者,皆不應作及教人作、見作隨喜,于利他法及慈悲心相違背故。

  總攝上說,漢傳密教三昧耶戒之戒相可歸納為如下十戒條文:

(一)不退菩提心。 攝律儀戒與攝善法戒
(二)不舍離三寶,不皈依外道。
(三)不毀謗三寶,及三乘佛法。
(四)不應舍正法,不疑大乘法。
(五)不應起邪見,不撥無因果。
(六)于法不慳吝,不差機說法。 攝眾生戒
(七)不應向大心,說法令退墮。
(八)不應向小根,輒說微妙法。
(九)不應向外道,自說具妙戒。
(十)必饒益有情,不作損害行。

  在《大日經疏》 卷九中,列舉了違背三種違背三昧耶戒的重罪:

罪名 行為
退三昧耶 受三昧耶戒之后,退失本誓而不修行
破三昧耶 已受密法,卻對密藏產生疑謗之念
越三昧耶 未得阿阇梨允許,恣意見聞圣教口訣

西藏密教

  自唐文成公主下嫁西藏(貞觀15年)佛教也隨而導入西藏,興建佛寺。但該時所謂的《金光明經》大概都是為了除災、護國、正法治國等思想,無論如何皆以王室、貴族為中心來展開。與其說西藏貴族對佛教深邃的思想體系有深湛的認識,不如說是重視咒術的機能為其主體。只求現世利益與死后冥福,成為以王室為中心的上層階級的貴族佛教,所以說明護國思想的《金光明經》最受西藏的崇拜,此點與日本的容受佛教類似。
  763年代西藏的政治軍力大振,王室采信佛教,雖然期間也有排佛派出現,但王室仍派遣學僧于印度那爛陀寺迎請有名聞的寂護入藏。寂護對于密教造詣深高,宣講十善等顯教思想,后來崇佛思想隆盛,繼由寂護介紹迎請蓮花生入藏,蓮花生善于咒術,咒縛上著邪神而調伏之。善顯神變而為西藏人民所崇隆。蓮花生的咒法有佛教基盤與地方舊有宗教的結合,并攝受融合下層階級的信仰,隨成為寧瑪派。
  779年西藏從印度迎入十二名有部律僧,在貴族中選出六名秀才出家,這是西藏僧侶之始,由當時中國輸入的印度經典,受王室的擁護也由此開始,同時對地方土教用密教咒法極力壓制,確立了中央集權的政治體制。當時為了維護貴族的封建社會體制,因此西藏貴族則盡力采取密教修法中的息災法、增益法。但是在印度興隆的無上瑜伽部密教和都認為破壞其體制的降伏法、咒詛法都極力避免輸入。其經軌除敕許以外,皆禁止翻譯。
  792-794年,印度僧之代表蓮花戒與中國佛教代表摩訶衍在西藏王前舉行對論,當時蓮花戒得到勝利,西藏遂成為印度系的佛教天下。歷代國王為維護正法治國起見,宣說佛教的十善業道與十善戒,強調無念無作。當時王朝采取印度漸悟佛教而放棄中國僧摩訶衍的頓悟佛教。當時所翻譯經典雖然有密教佛典,但是屬于瑜伽部的經典卻是很少。后來迎請印度阿底峽后,才漸漸呈小型密教傾向,佛教與民眾也漸漸融合,而不可分。最后西藏受了印度無上瑜伽部密教的影響,其后期佛教出了不少優秀大德,并且與其弟子集團各形成了不同宗派,而各派均受民族集團之支援而確立了教團基礎。十二世紀以后,教團參與政治,遂成教權與政權一手掌握之宗派出現,后來佛教各派內部對于前期的戒律主義思想漸趨頹敗,以致引起佛教之改革運動。
  在經典之翻譯上也漸次攝取了無上瑜伽部密教。其代表性的翻譯有般若、母旦特羅經典,其中“時輪”系葛支派馬爾巴等瑜伽修法均陸續出現。但是西藏樹立了新教學的是阿底峽,他著有《菩提道燈》,聲聞緣覺(小乘)、波羅密(大乘)、真言(密教)三乘,都是現存且價值性頗高,自成一體系的組織者。在判教上,以無上瑜伽部密教為其最高位。由此聯帶的提升了波羅密與真言乘的要諦而取菩提心教說,這是菩提心與般若方便融合不二的無住涅盤的理論,但事實上也是一切佛教者的歸結點。故若將菩提心當做佛教的究極原理以做為佛教者的自覺根本條件來看,則無上瑜伽部密教的修道與戒律甚至大乘佛教思想,非加以提升不可。所以顯教從中觀,密教則般若、母旦特羅。其后,西藏又有馬爾巴等所起之葛支派薩迦耶派等各派人才輩出。馬爾巴受法于印度那爾巴,梅特利巴、帝爾巴,歸回西藏獨成一派,那爾巴之六法對葛支派的影響很大,葛支派之教義,修道法上,具有無上瑜伽部之般若,母旦特羅的濃厚色彩。葛支派是經馬爾巴的弟子密勒日巴、甘波巴,并集加丹派教義以大成。甘波巴的弟子童遜劍巴重新創立葛爾瑪派,繼承了葛支派古早,此后西藏佛教,給長期演變,遂形成了化身喇嘛的制度,信仰當代之喇嘛為先代之轉生,由此相續了其化身喇嘛的教團。以迄于今。薩迦耶派與葛支派一樣,都宗奉般若、母旦特羅。薩迦耶派還許可帶妻,代代父子傳承。
  西藏黃教的宗喀巴,在其教學中,把握了戒律與大乘根本思想的特色,而以密教無上瑜伽部為其學習條件。其代表著作有《菩提道次第》與《真言道次第》。《菩提道次第》是通達小乘、大乘及般若上中下人士之道,以大乘止觀為上位,最后一切歸入《真言道次第》,即密教立場的最終目的。宗喀巴尊重阿底峽的教學,但其密教觀卻受葛支派的影響。宗喀巴創立的宗派,稱為清凈派或黃帽派,以嚴格的戒律與獨身主義為其標榜而宗風大振。或有人云其避免所謂信仰“兜率天”之快樂主義的暗示而改稱為清凈派。黃帽派是對紅帽派(即西藏寧瑪派)而言的名稱。宗喀巴沒有宗派執著,隨從很多大德,學了很多佛學。以比丘的立場,宣揚三乘并存之佛學是值得贊嘆的。
  其他,有如白教系,則相承于那魯巴以至于貢噶獅子。傳有大手印道,為其修道之至極。實修中有父母雙融法,均從父母續展開,歷代皆有成就者出,如噶瑪巴大寶法王都是先代的喇嘛轉世者(呼必勒汗)。民國締造后傳教于各國,備受尊重者他一人也。
  西藏佛教完全密教化,遠傳至蒙古,也甚受歡迎。如章嘉承受黃教,也是化身喇嘛。在中國地位頗高,與甘珠并肩而出皆為一代名僧。

藏傳佛教和道教

  中國古籍中所說的四海,不同的古籍、不同的時代所指不同。《爾雅·釋地》將中原周邊地區泛稱為四海,曰:"九夷、八狄、七戎、六蠻,謂之四海。"《太上洞淵神咒經》將四海移到境外,用它泛稱中國周邊地區。
  東海和北海與本文關系不大,本文只對南海和西海感興趣。《太上洞淵神咒經》將中國的疆域大致確定在漢代強盛時期的范圍。其卷20曰:"中國,長安是也。東至海隅,南至吳楚之外郊,西至ji罽賓,北至沙漠,悉是中國之名也。"
  據此我們很容易知道它說的南海和西海的范圍。南疆外,從東南到西南橫著看過去,南海當包括西南端今天的孟加拉灣、孟加拉國、尼泊爾和印度西部等。唐代僧人義凈赴印度取經,寫了一部書就命名為《南海寄歸內法傳》。西疆外,從西北到西南豎著看下來,西海當包括西南端今天的阿拉伯海和印度東部等。總之,南海和西海的范圍將古印度包括了進去。
  所謂"水人"或"水中人",當指討海人、船民以及水下采珠工人等。他們生活在島上、船上或水邊,善于遊泳,以水為生,故《太上洞淵神咒經》稱之為水人或水中人,并加上了"居在水下"、"往來水下"之類的神話描寫。印度東面為孟加拉灣,西面為阿拉伯灣,大陸上流淌著印度河、恒河、布拉馬普特拉河等,不乏"水人"。
  《太上洞淵神咒經》說西海也有夫婦之道,行道異于中國之人。印度婆羅門教主張滿足愛的情感或性欲,方法與道教房中術不同。
  總之,《太上洞淵神咒經》說南海人來中國受道,三洞大經布流于西海,神仙去南海、西海化人等等,大概描寫了晉代印度有人來中原學習道教,道教經典傳入印度,道士赴印度傳道等事實。天人和玄女是道經中常見的夫妻神。尤其是玄女,作為房中女神可謂大名鼎鼎。王方平是著名的男性神仙,女神仙麻姑在古代也家喻戶曉。《太上洞淵神咒經》讓他們出雙入對,顯然也賦予他們共同教授房中術的使命。這兩個神話是將道士的行為神化的結果。
  有學者苦心尋覓道教功法于歷史上載入印度的交通路線。荷蘭漢學家高羅佩(R·H·Van Gulik)博士推測,金剛乘所吸收的道教的東西,當是經阿薩姆邦從中國傳入印度的[3]。中國學者張毅研究員說道教是經由滇緬線傳入東印度的[4]。

2.2009年英武編著的圖書

密宗

圖書信息

  書 名:密宗
  作 者:英武
  出版社: 巴蜀書社
  出版時間: 2009年12月
  ISBN: 9787807525103
  開本: 16開
  定價: 26.00 元

內容簡介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若以宗教所含的神秘性與他力性而言,密宗無疑是人類宗教發展史上的最高成就。《佛教入門:密宗》將密宗在印度的興起與傳承,在中國的流傳,其主要經典、教相、行果、文化等內容用通俗的語言進行概要的表述,帶領讀者一窺最奧妙之神秘密教!

圖書目錄

  總序
  前言
  第一章 密宗在印度的興起與傳承
  第二章 密教在中國的流傳
  第三章 密宗的主要經典
  第四章 密宗之教相
  第五章 密宗之行果
  第六章 密宗文化
  ……

3.圖書《密宗》(西藏人民版)

密宗

基本信息

  書名:密宗(西藏佛教神秘文化)
  作者:尕藏加著
  市場價: ¥18.8 元
  ISBN:7223009446
  出版社:西藏人民出版社
  1996-08-01 第1版
  1996-08-01 第1次印刷
  開 本:32開 平裝
  頁 數:291頁
  類 別: 哲 學 -> 哲 學 -> 宗教

內容提要

  本書依據大量的第一手藏文資料,并利用巳掌握的古今研究成果,僅就藏族宗教文化中最引人注目的藏傳佛教密宗(以下簡稱藏密)文化的歷史淵源、理論結構、實踐步驟及其主要特色等作比較系統地論述。特別對藏密文化中最奧妙、最核心的部分,比如藏密四級獨立門戶之金剛大法、藏密三位一體之秘密修持法、藏密人佛合一法等進行重點剖析。
  藏密素以派系眾多、修法特異所著稱,為此,本書對藏密中最重要、最有影響、最具代表性的各個法門,諸如寧瑪派的“大圓滿”法、噶舉派的“大手印”法、薩迦派的“道果”法、噶當派的“三士道”法、希解派的“墳墓瑜伽”法、覺囊派的“六支瑜伽”法、格魯派的“顯密貫通”法等秘密修持法,從高深的理論到具體的實踐都一一作詳細、明了的介紹。
  本書旁及藏密豐富多彩、蘊含深長的教規禮儀,以及超常的宗教藝術或文化智慧等方面。最后對藏民族的一些特異信仰,尤其對藏密文化與藏族人之間的密不可分的信仰關系進行分析說明。
  總之,本書將盡可能全面而又概要地揭示藏密文化的來龍去脈;剖析藏密文化所蘊含的深奧理論和實踐智慧;詳細介紹藏密諸派精湛的秘密修持法。作者將盡全力將本書寫成一部熔學術性、知識性為一爐的藏傳佛教密宗文化專著。
  本書目錄
  緒論:藏族宗教文化的歷史進程
  一、苯波教的漫長歲月
  二、藏傳佛教的形成與發展
  三、活佛轉世
  四、密宗文化
  第一章 佛教密宗的由來及其特點
  一、密宗的由來
  A、初期雜密
  B、后期密教
  二、密宗的特色
  A、象征陽剛之氣的金剛 
  B、陰陽的特徵:方便與智慧
  C、通向圣潔之路
  第二章 藏傳密宗的興起、發展及其現狀
  一、藏傳密宗的起源
  二、藏傳密宗的新舊之說
  三、密教的隆盛與宗派林立
  四、歷代藏族密宗大師
  A、毗盧遮那
  B、卓彌·釋迦益西
  C、瑪爾巴·卻吉洛哲
  D、米拉日巴
  E、噶瑪噶舉黑帽系活佛
  F、噶瑪噶舉紅帽系活佛
  G、女密宗大師——瑪久拉珍
  五、活躍在當今世界的藏傳密宗
  第三章 藏密四級獨立門戶之金剛大法
  一、外境動功
  二、內外相透
  三、陰陽雙運
  四、圓融無分別
  第四章 藏密三位一體之秘密修持法
  一、身密
  二、語密
  三、意密
  第五章 藏密人佛合一法
  一、阿彌陀佛本尊修習法
  二、象征的奧妙
  三、心與光明
  A、根光明
  B、道光明
  C、果光明
  第六章 藏密神圣禮儀
  一、接受神力——威儀
  二、心誠則靈——磕長頭
  三、舍己為人——發菩提心
  第七章 藏密特異信仰
  一、神奇的六字真言信仰
  A、六字真言為什么會出現在西藏
  B、無邊無盡的功德
  C、圣字功法
  二、功德的源泉——對佛教三寶的信仰
  三、人神之媒介一—對喇嘛的信仰
  第八章 藏密諸派及其理論與實踐
  一、寧瑪派及其“大圓滿”法
  A、寧瑪派簡說
  B、“大圓滿法”
  二、噶舉派及其“大手印”法
  A、噶舉派簡說
  B、“大手印法”
  三、薩迦派及其“道果”法
  A、薩迦派簡說
  B、“道果法”
  四、噶當派及其“三士道”法
  A、噶當派簡說 
  B、“三士道’的修煉次第及其深遠意義
  五、覺囊派及其“他空見”與六支瑜伽法
  A、覺囊派簡說
  B、“他空見”
  C、如何修六支瑜伽法
  D、表示過去、現在、未來三時的時輪金剛 
  六、希解派及其“墳墓瑜伽”法
  A、希解派簡說
  B、奇妙的“墳墓瑜伽”法
  七、覺域派及其“苦行”法
  A、覺域派簡說
  B、神秘的“苦行”法
  八、格魯派及其“顯密貫通”法
  A、格魯派簡說
  B、宗喀巴大師的理論貢獻
  C、宗喀巴大師的修止法
  D、最高大法大威德金剛法
  第九章 藏密藝術智慧
  一、奧妙的宗教藝術
  A、寶吉祥S
  B、生存圈
  C、曼陀羅
  二、多功能的藏式佛塔
  A、藏式佛塔的由來與早期發展
  B、藏式佛塔的種類
  C、具有雙重功能的靈塔
  D、素有“塔中寺”或“十萬佛塔”之稱的塔中之最 
  E、塔群——一百零八本書其它參考書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