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


詞,詩歌的一種。因是合樂的歌詞,故又稱曲子詞、樂府、樂章、長短句、詩余、琴趣等。始于唐,定型于五代,盛于宋。宋詞是中國古代文學皇冠上光輝奪目的一顆巨鉆,在古代文學的閬苑裡,她是一座芬芳絢麗的園圃。她以姹紫嫣紅、千姿百態的風神,與唐詩爭奇,與元曲斗艷,歷來與唐詩并稱雙絕,都代表一代文學之盛。后有同名書籍《宋詞》。

簡介

  宋詞宋詞是宋代最有特色的文學樣式上詞,它兼有文學與音樂兩方面的特點。每首詞都有一個調名,叫做“詞牌”,依調填詞叫“依聲”。詞別名“長短句”(在宋代以后,可以說長短句是詞的別名,但是在北宋時期,長短句卻是詞的本名;在唐代,長短句還是一個詩體名詞)。   宋詞遠從《詩經》、《楚辭》及《漢魏六朝詩歌》裡汲取營養,又為后來的明清戲劇小說輸送了養分。直到今天,她仍在陶冶著人們的情操,給人們帶來很高的藝術享受。

發展歷程

起源

  “曲于詞”源自民間,俚俗粗鄙乃是其天然傾向。由于敦煌石窟中大量的“曲子詞”被重新發現,詞源于民間俗文學的觀點已得到廣泛承認。隋唐之際發生、形成的曲子詞,原是配合一種全新的音樂–“燕樂”歌唱的。“燕”通“宴”,燕樂即酒宴間流行的助興音樂,演奏和歌唱者皆為文化貭素不高的下層樂工、歌妓。且燕樂曲調之來源,主要途徑有二:一是來自邊地或外域的少數民族。唐時西域音樂大量流入,被稱為“胡部”,其中部分樂曲后被改為漢名,如天寶十三年(754)改太常曲中54個胡名樂為漢名。《羯鼓錄》載131曲,其中十之六七是外來曲。后被用作詞調的,許多據調名就可以斷定其為外來樂,如《望月婆羅門》原是印度樂曲,《蘇幕遮》本是龜茲樂曲,《贊浦子》又是吐蕃樂曲等等。《胡搗練》、《胡渭州》等調,則明白冠以“胡”字。部分曲調來自南疆,如《菩薩蠻》、《八拍蠻》等等。部分曲調直接以邊地為名,表明其曲調來自邊地。《新唐書·五行志》說:“天寶后各曲,多以邊地為名,如《伊州》、《甘州》、《涼州》等。”洪邁《容齋隨筆》卷十四也說:“今樂府所傳大曲,皆出于唐,而以州名者五:伊、涼、熙、石、渭也。”伊州為今新疆哈密地區,甘州為今甘肅張掖,涼州為今甘肅武威,熙州為今甘肅臨洮,石州為今山西離石,渭州為今甘肅隴西,這些都是唐代的西北邊州。燕樂構成的主體部分,就是這些外來音樂。二是來自民間的土風歌謠。唐代曲子很多原來是民歌,任二北先生的《教坊記箋訂》對教坊曲中那些來自民間的曲子,逐一做過考察。如《竹枝》原是川湘民歌,唐劉禹錫《竹枝詞序》說:“余來建平(今四川巫山),裡中兒聯歌《竹枝》,吹短笛擊鼓以赴節。歌者揚袂睢舞,以曲多為賢。聆其音,中黃鐘之羽,卒章激訐如吳聲。”又如《麥秀兩歧》,《太平廣記》卷二百五十七引《王氏見聞錄》言五代朱梁時,“長吹《麥秀兩歧》于殿前,施芟麥之具,引數十輩貧兒襤褸衣裳,攜男抱女,挈筐籠而拾麥,仍和聲唱,其詞凄楚,及其貧苦之意。”宋代民間曲子之創作仍然十分旺盛,《宋史·樂志》言北宋時“民間作新聲者甚眾”,如《孤雁兒》、《韻令》等等。燕樂曲調的兩種主要來源,奠定了燕樂及其配合其演唱歌辭的俚俗淺易的文學特征。歌詞在演唱、流傳過程中,以及發揮其娛樂性功能時,皆更加穩固了這一文學創作特征。歌詞所具有的先天性的俚俗特征,與正統的以雅正為依歸的審美古早大相徑庭。廣大歌詞作家所接受的古早教育,歷史和社會潛移默化之賦予他們的審美觀念,皆在他們欣賞、創作歌詞時,發揮自覺或不自覺的作用。努力擺脫俚俗粗鄙、復歸于風雅之正途,便成了詞人們急迫而不懈的追求。

發展

  宋詞以描寫艷情為主。張炎說:“簸弄風月,陶寫性情,詞婉于詩。蓋聲出于鶯吭燕舌間,稍近乎情可也。”(《詞源》卷下)就是對這方面特征的一個總結。宋詞是中國文學發展史上第一個抒寫艷思戀情的專門文體,“詩言志詞言情”、“詞為艷科”都是宋詞這種創作主流傾向的歸納。宋詞的題材集中在傷春悲秋、離愁別緒、風花雪月、男歡女愛等方面,與“艷情”有著直接或間接的關系。被后人推尊為“豪放詞”開山祖的蘇軾,其絕大多數詞仍屬“艷科”范圍。即使是“艷情”之外的題材,也要受到主流傾向的滲透,或多或少地沾帶著“艷”的情味宋詞創作的主流傾向,正屬于被孔子屏棄的淫靡的“鄭衛”之聲一流,與風雅篇什背道而馳。它只有表層次上的享樂生活追求,決沒有深層的意蘊供回味。所以,宋詞人們一面沉湎于聲色的快樂享受,另一面又自我掩飾,自我辯解,“自掃其跡”。后人“為尊者諱恥,為賢者諱過”,也為其曲意解釋。貪圖享受,人所難免,興發情動,形諸歌詠。事后又覺得不合雅趣,有失顏面。這種矛盾普遍存在于歌詞的創作之中。如能將艷情的表述含蓄化、朦朧化,似有興寄,讓接受者產生無限言外托喻之想。且將字面、句子、聲韻皆加以鍛煉,使其具有典麗高雅之風貌,豈不是兩全其美?基于這樣的立場,“去俗復雅”作為宋詞創作的主要努力方向,從不自覺到自覺,從零星的努力到形成創作流派,從創作的實踐到出現較完整.

高峰

  蘇軾是文人抒情詞古早的最終奠定者。陳師道用“以詩為詞”評估蘇詞,道中蘇詞革新的本質。從整體上觀照,詞的“雅化”進程,某種意義上也是詞逐漸向詩靠攏的一個過程,努力跨越“言志”與“言情”界限的過程,所以,陸輔之才說:“雅正為尚,仍詩之支流。不雅正,不足言詞。”蘇軾以前,這個過程是漸進的,至蘇軾卻是一種突飛猛進的演變。首先,蘇軾詞擴大了詞境。蘇軾之性情、襟懷、學問悉見之于詩,也同樣融之于詞。劉辰翁《辛稼軒詞序》說:“詞至東坡,傾蕩磊落,如詩如文,如天地奇觀。”他外出打獵,便豪情滿懷地說:“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江城子》)他望月思念弟弟,便因此悟出人生哲理:“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水調歌頭》)他登臨古跡,便慨嘆:“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念奴嬌》)五彩紛呈,令人目不暇接。劉熙載《藝概》卷四概括說:“東坡詞頗似老杜詩,以其無意不可入,無事不可言也。”其次,蘇軾詞提高了詞品。蘇軾的“以詩入詞”,把詞家的“緣情”與詩人的“言志”很好結合起來,文章道德與兒女私情并見乎詞,在詞中樹堂堂之陣,立正正之旗。即使寫閨情,品格也特高。《賀新郎》中那位“待浮花浪蕊都盡,伴君幽獨”的美人,可與杜甫《佳人》“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之格調比高。胡寅《酒邊詞序》因此盛稱蘇詞“一洗綺羅香澤之態,擺脫綢繆宛轉之度,使人登高望遠,舉首高歌,而逸懷豪氣超乎塵埃之外。”詞至東坡,其體始尊。再次,蘇軾改造了詞風。出現在蘇軾詞中的往往是清奇闊大的景色,詞人的曠達胸襟也徐徐展露在其中。古早區分宋詞風格,有“婉約”、“豪放”之說,蘇軾便是“豪放”詞風的開創者。凡此種種“詩化”革新,都迅速地改變著詞的內質,況周頤因此鐵定說:“熙豐間,詞學稱極盛,蘇長公提倡風雅,為一代山斗。”(《蕙風詞話》卷二)劉熙載轉換一個角度評估說:“太白《憶秦娥》,聲情悲壯,晚唐、五代,惟趨婉麗,至東坡始能復古。”(《藝概》卷四)東坡的復古,正是詞向詩的靠攏,突出“志之所之”,也是向唐詩的高遠古雅復歸。至此,詞之“雅化”也取得了本質性的突破。

詞的類別

  大致有5種:   1.按長短規模分,詞大致可分小令(58字以內)、中調(59一90字以內)和長調(91字以上,最長的詞達240字)。一首詞,有的只有一段,稱為單調;有的分兩段,稱雙調;有的分三段或四段,稱三疊或四疊。   2.按音樂性質分,詞可分為令、引、慢、三臺、序子 、法曲、大曲、纏令、諸宮調九種。   3.按拍節分,常見有四種:令,也稱小令,拍節較短的;引,以小令微而引長之的;近,以音調相近,從而引長的;慢,引而愈長的。   4.按創作風格分,大致可以分為婉約派和豪放派。   5.按詞牌來源分。 關于詞牌的來源,大約有下面的三種情況:   ⑴本來是樂曲的名稱。例如《菩薩蠻》,據說是由于唐代大中初年,女蠻國進貢,她們梳著高髻,戴著金冠,滿身瓔珞(瓔珞是身上佩掛的珠寶),象菩薩。當時教坊因此譜成《菩薩蠻曲》。據說唐宜宗愛唱《菩薩蠻》詞,可見是當時風行一時的曲子。《西江月》、《風入松》、《蝶戀花》等,都是屬于這一類的。這些都是來自民間的曲調。   ⑵摘取一首詞中的幾個字作為詞牌。例如《憶秦娥》,因為依照這個格式寫出的最初一首詞開頭兩句是 “簫聲咽,秦娥夢斷秦樓月” ,所以詞牌就叫《憶秦娥》,又叫《秦樓月》。《憶江南》本名《望江南》,又名《謝秋娘》但因白居易有一首詠“江南好”的詞,最后一句是“能不憶江南”,所以詞牌又叫《憶江南》。《如夢令》原名《憶仙姿》,改名《如夢令》,這是因為后唐莊宗所寫的《憶仙姿》中有“如夢,如夢,殘月落花煙重”等句。《念奴嬌》又叫《大江東去》,這是由于蘇軾有一首《念奴嬌》,第一句是“大江東去”。又叫《酹江月》,因為蘇軾這首詞最后三個字是“酹江月”。   ⑶本來就是詞的題目。《踏歌詞》詠的是舞蹈,《舞馬詞》詠的是舞馬,《唉乃曲》詠的是泛舟,《漁歌子》詠的是打魚,《浪淘沙》詠的是浪淘沙,《拋球樂》詠的是拋繡球,《更漏子》詠的是夜。這種情況是最普遍的。凡是詞牌下面注明“本意”的,就是說,詞牌同時也是詞題,也就不再另擬題目了。

詞牌名稱

  詞有詞牌,即曲調。有的詞調又因字數或句式的不同有不同的“體”。比較常用的詞牌約100個。詞的結構分片或闋,不分片的為單調,分二片的為雙調,分三片的稱三疊。按音樂又有令、引、近、慢之李清照別。“令”一般比較短,早期的文人詞多填小令。如《十六字令》、《如夢令》、《搗練子令》等。“引”和 “近”一般比較長,如《江梅引》、《陽關引》、《祝英臺近》、《訴衷情近》。而“慢”又較“引”和“近”更長,盛行于北宋中葉以后,有柳永“始衍慢詞”的說法。詞牌如《木蘭花慢》、《雨霖鈴慢》等。依其字數的多少,又有“小令”、“中調”、“長調”之分。據清代毛先舒《填詞名解》之說,58字以內為小令, 59—90字為中調,90字以外為長調。最長的詞調《鶯啼序》,240字。   一定的詞牌反映著一定的聲情。詞牌名稱的由來,多數已不可考。只有《菩薩蠻》、《憶秦娥》等少數有本事詞。詞的韻腳,是音樂上停頓的地方。一般不換韻。有的句句押,有的隔句押,還有的幾句押。象五、七言詩一樣,詞講究平仄。而仄聲又要分上、去、入。可以疊字。

音樂文學

  詞是一種音樂文學,它的產生、發展,以及創作、流傳都與音樂有直接關系。詞所配合的音樂是所謂燕樂,又叫宴樂,其主要成分是北周和隋以來由西域胡樂與民間裡巷之曲相融而成的一種新型音樂,主要用於娛樂和宴會的演奏,隋代已開始流行。而配合燕樂的詞的起源,也就可以上溯到隋代。宋人王灼《碧雞漫志》卷一說:“蓋隋以來,今之所謂曲子者漸興,至唐稍盛。”詞最初主要流行于民間,《敦煌曲子詞集》收錄的一百六十多首作品,大多是從盛唐到唐末五代的民間歌曲。大約到中唐時期,詩人張志和、韋應物、白居易、劉禹錫等人開始寫詞,把這一文體引入了文壇。到晚唐五代時期,文人詞有了很大的發展,晚唐詞人溫庭筠以及以他為代表的“花間派”詞人以李煜、馮延巳為代表的南唐詞人的創作,都為詞體的成熟和基本抒情風格的建立作出了重要貢獻。詞終于在詩之外別樹一幟,成為中國古代最為突出的文學體裁之一。進入宋代,詞的創作逐步蔚為大觀,產生了大批成就突出的詞人,名篇佳作層出不窮,并出現了各種風格、流派。《全宋詞》共收錄流傳到今天的詞作一千三百三十多家將近兩萬首,從這一數位可以推想當時創作的盛況。詞的起源雖早,但詞的發展高峰則是在宋代,因此后人便把詞看作是宋代最有代表性的文學,與唐代詩歌并列,而有了所謂“唐詩、宋詞”的說法。

宋詞派別

  宋詞是繼唐詩之后的又一種文學體裁,基本分為:婉約派、豪放派兩大類,還有一種為花間派。   花間派的代表人物:溫庭筠等。

婉約派

  代表人物    柳永、晏殊、晏幾道、周邦彥、李清照、秦觀、姜夔、吳文英、李煜、歐陽修等。   代表作   柳永:雨霖鈴(寒蟬凄切)、蝶戀花(佇倚危樓風細細)   晏殊:浣溪沙(一曲新詞酒一杯)、浣溪沙(一向年光有限身)   晏幾道:臨江仙(夢后樓臺高鎖)、鷓鴣天(彩袖殷勤捧玉鐘)   周邦彥:蘭陵王(柳陰直)、蝶戀花(月皎驚烏棲不定)、   李清照:如夢令(常記溪亭日暮)、醉花陰(薄霧濃云愁永晝))   姜夔:揚州慢(淮左名都)、暗香(舊時月色)   吳文英:鶯啼序(殘寒正欺病酒)、風入松(聽風聽雨過清明)   李煜: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時了)、相見歡(林花謝了春紅)   主要特點    婉約派的特點,主要是內容側重兒女風情。結構深細縝密,重視音律諧婉,語言圓潤,清新綺麗,具有一種柔婉之美。內容比較窄狹。由于長期以來詞多趨于宛轉柔美,人們便形成了以婉約為正宗的觀念。就以李后主、柳永、周邦彥等詞家為“詞之正宗”,正代表了這種看法。婉約詞風長期支配詞壇,直到南宋姜夔、吳文英、張炎等大批詞家,無不從不同的方面承受其影響。

豪放派

  代表人物    辛棄疾、蘇軾、岳飛、陳亮、陸遊、張孝祥、張元干、劉過等。   代表作   蘇軾:《念奴嬌.赤壁懷古》(大江東去)、《江城子·密州出獵》   辛棄疾:《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千古江山)   張元干:賀新郎(夢繞神州路)   張孝祥:六州歌頭(長淮望斷)   岳飛:滿江紅(怒發沖冠)   主要特點    豪放派的特點,大體是創作視野較為廣闊,氣象恢弘雄放,喜用詩文的手法、 句法和字法寫詞,語詞宏博,用事較多,不拘守音律,北宋黃庭堅、晁補之、賀鑄等人都有這類風格的作品。南渡以后,由于時代巨變,悲壯慷慨的高亢之調,應運發展,蔚然成風,辛棄疾更成為創作豪放詞的一代巨擘和領袖。豪放詞派不但屹然別立一宗,震爍宋代詞壇,而且廣泛地沾溉詞林后學,從宋、金直到清代,歷來都有標舉豪放旗幟,大力學習蘇、辛的詞人。   宋詞配畫

宋詞選讀

  浣溪沙 晏殊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   念奴嬌 赤壁懷古 蘇軾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杰。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發。   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   定風波 蘇軾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狽,余獨不覺,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蝶戀花 蘇軾   花褪殘紅青杏小。   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   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墻裡秋千墻外道。   墻外行人,墻裡佳人笑。   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江城子 密州出獵 蘇軾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   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   為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郎。   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   持節云中,何日遣馮唐?   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江城子 乙卯年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蘇軾   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自難忘。   宋詞欣賞千裡孤墳,無處話凄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   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水龍吟 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蘇軾   似花還似非花,也無人惜從教墜。   拋家傍路,思量卻是,無情有思。   縈損柔腸,困酣嬌眼,欲開還閉。   夢隨風萬裡,尋郎去處,又還被、鶯呼起。   不恨此花飛盡,恨西園、落紅難綴。   曉來雨過,遺蹤何在,一池萍碎。   春色三分,二分塵土,一分流水。   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   水調歌頭 蘇軾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愿人長久,千裡共嬋娟。   訴衷情 陸遊   當年萬裡覓封候,匹馬戍梁州。   關河夢斷何處?塵暗舊貂裘。   胡未滅,鬢先秋,淚空流。   此生誰料,心在天山,身老滄洲!   釵頭鳳 陸遊   紅酥手,黃縢酒,滿城春色宮墻柳。   東風惡,歡情薄。   一懷愁緒,幾年離索。   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   桃花落。閑池閣。   山盟雖在,錦書難托。   莫!莫!莫!   釵頭鳳 唐婉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干,淚痕殘,   欲箋心事,獨語斜闌。   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聲寒,夜闌珊,   怕人尋問,咽淚裝歡。   瞞,瞞,瞞!   青玉案(元夕) 辛棄疾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裡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踏莎行 秦觀   霧失樓臺,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   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裡斜陽暮。   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   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   鵲橋仙 秦觀   纖云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浪淘沙 李煜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   羅衾不耐五更寒。   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   別時容易見時難。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虞美人 李煜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   小樓昨夜又東風,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   問君能有幾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相見歡(一) 李煜   林花謝了春紅,   太匆匆,   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胭脂淚,   相留醉(留人醉),   幾時重,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相見歡(二) 李煜   無言獨上西樓,   月如鉤,   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   理還亂,   是離愁,   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雨霖鈴 柳永   寒蟬凄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裡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是,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蝶戀花 柳永   佇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草色煙光殘照裡。無言誰會憑闌意。   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憶帝京(南呂調) 柳永   薄衾小枕天氣。乍覺別離滋味。展轉數寒更。起了還重睡。畢竟不成眠,一夜長如歲。   也擬待、卻回征轡。又爭奈、已成行計。萬種思量,多方開解,只恁寂寞厭厭地。系我一生心,負你千行淚。   木蘭花慢(三之二·南呂調) 柳永   拆桐花爛漫,乍疏雨、洗清明。正艷杏澆林,緗桃繡野,芳景如屏。傾城。盡尋勝去,驟雕鞍紺(巾憲)出郊坰。風暖繁弦脆管,萬家競奏新聲。   盈盈。斗草踏青。人艷冶、遞逢迎。向路傍往往,遺簪墮珥,珠翠縱橫。歡情。對佳麗地,信金罍罄竭玉山傾。拚卻明朝永日,畫堂一枕春酲。   玉蝴蝶(五之一·仙呂調) 柳永   望處雨收云斷,憑闌悄悄,目送秋光。晚景蕭疏,堪動宋玉悲涼。水風輕,蘋花漸老,月露冷、梧葉飄黃。遣情傷。故人何在,煙水茫茫。   難忘,文期酒會,幾孤風月,屢變星霜。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念雙燕、難憑遠信,指暮天、空識歸航。黯相望。斷鴻聲裡,立盡斜陽。   定風波(林鐘商) 柳永   自春來、慘綠愁紅,芳心是事可可。日上花梢,鶯穿柳帶,猶壓香衾臥。暖酥消,膩云亸。終日厭厭倦梳裹。無那。恨薄清一去,音書無個。   早知恁么。悔當初、不把雕鞍鎖。向雞窗、只與蠻箋象管,拘束教吟課。鎮相隨,莫拋躲。針線閑拈伴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光陰虛過。   傾杯樂(仙呂宮) 柳永   禁漏花深,繡工日永,蕙風布暖。變韶景、都門十二,元宵三五,銀蟾光滿。連云復道凌飛觀。聳皇居麗,嘉氣瑞煙蔥茜。翠華宵幸,是處層城閬苑。   龍鳳燭、交光星漢。對咫尺鰲山開羽扇。會樂府兩籍神仙,梨園四部弦管。向曉色、都人未散。盈萬井、山呼熬抃。顧歲歲,天仗裡、常瞻鳳輦.   望海潮(仙呂調) 柳永   東南形勝,三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煙柳畫橋,風簾翠幕,參差十萬人家。云樹繞堤沙。怒濤卷霜雪,天塹無涯。市列珠璣,戶盈羅綺競豪奢。   重湖疊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裡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釣叟蓮娃。千騎擁高牙。乘醉聽簫鼓,吟賞煙霞。異日圖將好景,歸去鳳池夸。   八聲甘州(仙呂調) 柳永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漸霜風凄慘,關河冷落,殘照當樓。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嘆年來蹤跡,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妝樓颙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爭知我、倚闌于處,正恁凝愁。   鶴沖天(黃鐘宮) 柳永   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明代暫遺賢,如何向。未遂風云便,爭不恣狂蕩。何須論得喪。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   煙花巷陌,依約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尋訪。且恁偎紅翠,風流事、平生暢。青春都一餉。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滿江紅 岳飛   怒發沖冠,憑闌處、瀟瀟雨歇。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裡路云和月。   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憾,何時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   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待從頭、收拾舊河山,朝天闕。   滿江紅·登黃鶴樓有感 岳飛   遙望中原,荒煙外、許多城郭。   想當年、花遮柳護,鳳樓龍閣。   萬歲山前珠翠繞,蓬壺殿裡笙歌作。   到而今、鐵蹄滿郊畿,風塵鍔。   兵安在,膏鋒鍔。民安在,填溝壑。   嘆江山如故,千村寥落。   何日請纓提銳旅,一鞭直渡清河洛。   卻歸來、再續漢陽遊,騎黃鶴!   小重山 岳飛   昨夜寒蛩不住鳴。   驚回千裡夢,已三更。   起來獨自繞階行。   人悄悄,簾外月朧明。   白首為功名,舊山松竹老,阻歸程。   欲將心事付瑤琴。   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寶刀歌 岳飛   我有一寶刀,   深藏未出鞘。   今朝持贈南征使,   紫蜺萬丈干青霄。   指海海騰沸,   指山山動搖。   蛟鱷潛形百怪伏,   虎豹戰服萬鬼號。   時作龍吟似懷恨,   咻得盡剿諸天驕。   蠢爾蠻蜑弄竿梃,   倏聚忽散如群猱。   使君拜命仗此往,   紅爐熾炭燎氄毛。   奏凱歸來報天子,   云臺麟閣高瞧嶢。   噫嘻!   平蠻易,自治勞,   卒犯市肆,馬躪禾苗。   將躭驕侈,士狃貪饕。   虛張囚馘,妄邀金貂。   使君一一試此刀,   能令四海烽塵消,   萬姓鼓舞歌唐堯。

寫詞名人

  李清照,歐陽修,蘇軾, 周邦彥 ,辛棄疾, 王安石 ,晏幾道,晏殊 ,柳永,姜夔,陸遊 ,李煜 宋徽宗,朱熹,文天祥,李綱,楊萬裡,蘇門四學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