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智波鼬


宇智波鼬

宇智波鼬是日本漫畫家岸本齊史作品《火影忍者》中的人物,木葉忍者村的忍者家族“宇智波一族”的精英忍者,宇智波佐助的哥哥。在得知宇智波一族將要發動叛亂之時,考慮到木葉忍者村的長久和平而接受了將一族滅門的任務,但卻放過了弟弟佐助,之后加入了“曉”組織。第二部中,鼬與一心為一族復仇的佐助交戰,在此戰中死去。

基本資料

  姓名:宇智波鼬(うちは イタチ,Uchiha Itachi)
  其他譯名:宇智波伊太刀(臺灣舊版單行本翻譯);內輪鼬太知(香港單行本翻譯)
  聲優:(日語)石川英郎;(粵語)蘇強文;(國語)陳宏瑋→何志威
  性別:男
  出身:火之國·木葉忍者村(暗部)
  終屬
:曉
  忍者登記號碼:012110
  出生日期:6月9日(雙子座)
  年齡:第一部17-18歲;第二部21歲(終年)
  身高:第一部175.2cm;第二部178cm
  體重:第一部57.1kg;第二部58kg
  血型:AB型
  性格:溫柔,聰明,果斷,處處為弟弟著想,自我犧牲
  家人:宇智波富岳(父)、宇智波美琴(母)、宇智波佐助(弟)
  喜歡的食物:三色丸子、納豆、甜食、飯團(海苔)、卷心菜和昆布飯團
  討厭的食物:烤肉
  喜歡的話:和平
  最重要的人:佐助
  興趣:逛甜品屋、回想以前愉快的事情
  忍者學校畢業年齡:7歲
  中忍升級年齡:10歲
  任務經驗:D級53次,C級152次,B級134次,S級1次
  查克拉屬性:火、水
  戒指(佩戴位置):朱(右手無名指)
  代號:朱雀
  叛變原因:宇智波一族策劃政變,宇智波鼬為了維護木葉村的和平,接受了木葉高層下達的滅族這個絕密任務。從而踏上叛忍的道路。
  生日花:小檠[qíng](Barberry)
  花語:善與惡(Good and Evil)
  《者之書》的評估:隱藏夙愿,編織虛實 —— 以血紅的雙眸望穿三界。
  最新動態:眼睛被佐助換上形成永恒萬花筒,漫畫550話,鼬脫離藥師兜的“禁術·穢土轉生”,把佐助托付給鳴人。幫助鳴人封印了長門,告訴鳴人并不是“成為了火影就能被大家認可”,而是“被大家認可的人才能成為火影”。現在去找藥師兜,想結束穢土轉生。

忍者生涯

  7歲—忍者學校畢業
  8歲—寫輪眼開眼
  10歲—升為中忍
  11歲—加入暗部
  13歲—升為暗部分隊長。宇智波止水被團藏秘密暗殺,右邊被團藏奪走,左眼于死亡前托付給鼬代管。之后鼬接受絕密任務滅宇智波一族,后加入“曉”組織臥底。
  21歲—因萬花筒寫輪眼反噬效果 長期作用于身體,造成身體異常,在與弟弟佐助交戰中身體虛弱而死。
  

角色介紹

  宇智波一族與宇智波止水齊名的少年天才,7歲以全校第一的成績從忍者學校畢業,8歲便會使用寫輪眼,宇智波佐助的哥哥。
  13歲接受木葉上層的任務滅族(原因是宇智波一族和木葉的長期不和間隙橫生造成叛變)以后離開木葉加入曉,目的是從組織內部監視其動作,起初與大蛇丸搭檔,大蛇丸退出“曉”后,與干柿鬼鮫搭檔.
  在第一部的時候,似乎負責收集“九尾”的工作,兩度與鳴人、卡卡西交手,均獲勝。
  第二部則在與其弟戰斗中身亡(據斑所說這其實是鼬早就精密設計好的一場戰斗,且當時身患重病)。
  生前與斑是亦師亦友亦敵的關系,雖然他不喜歡斑,可是斑卻在他死后高度評估他的行為。
  
  死亡原因
  
在動畫357、358集,當時身患重病的情況下和佐助戰斗最后力竭死亡。為了使佐助回歸木葉和宇智波一族的榮譽而故意死在佐助手中,(讓佐助獲得“萬花筒寫輪眼”)戰斗中鼬根本沒有將佐助置于死地的想法。最后鼬在死前將瞳力注入佐助眼中,使佐助得以使用“天照”。
  鼬以弟弟的生命為條件而選擇背負“叛徒”之名離開村,但又以“永不進攻木葉”為條件加入了“曉”,可見這兩者之間他是無法抉擇的。死前問鳴人如果有一天佐助進攻木葉,他將如何選擇,鳴人固執的選擇了既保全木葉,也保全佐助,鼬雖然嘲笑他的天真,還是將力量烏鴉分給了鳴人,對他說“給予你我的力量,但希望你永遠都不要用到。”,烏鴉的眼睛是止水的萬花筒寫輪眼,可以發動“別天神”,是一種中招的人無法察覺的強大幻術。他也猜到弟弟可能會鉆牛角尖,自愿踏入斑的計畫與圈套中,說佐助是“像白紙一樣的家伙”,希望鳴人能實現諾言,既保全佐助,又保全最愛的木葉。也許這只有鳴人才能做到。可見鼬對于這個執著于將佐助帶回木葉的人也懷揣著希望。

成長經歷

經歷

  在戰亂的一段時間過后,宇智波一族生活在了木葉村。但由于他們的成員并不允許干涉國家大事,也很少與外界交流,就慢慢被人們所淡化和遺忘,木葉高層要求將其家族遷離。其中就有人不甘于現在的生活,想要還原家族的名聲和地位,有了叛變的企圖,其中就以鼬的父母為首。但當時鼬已經成木葉的暗部成員之一,同時也了解到了家族人計畫發動政變的事情,并將其計畫告訴團藏,木葉高層(三代火影并不知情)要求他阻止這場叛亂,即命令他殺死全族人。在一族與木葉村乃至于整個忍者世界的和平之間,鼬接受了這個機密任務,因為他不想讓更多人受到戰爭的傷害。可以想像,當時鼬的心情。因為他要執行的任務是殺掉和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同族人,還有自己深愛的親人,甚至有自己摯愛的弟弟佐助。
  因為鼬從小就看到過因戰亂而造成的傷害,培養了他那一顆熱愛和平的心。此時此刻他正面臨和平與摯親之間的選擇,最終他忍痛割愛,選擇了為和平殺死族人。
  隨后宇智波鼬找到宇智波斑要他與自己一起計畫謀密,于是宇智波鼬與宇智波斑在一夜之間將宇智波一族全族的人殺死,惟獨留下了他摯愛的弟弟,并故意讓弟弟看見族人和父母倒在血泊中,但又因無法向年幼的佐助說明實情,就故意騙他說是自己為了測試自己的器量殺死族人,原因是,他想讓佐助仇恨自己,報著殺死自己的決心,在今后的殘酷的戰爭中生存下來,而鼬自己卻愿意背負一切惡名,成為木葉的叛忍。在漫畫第403話裡佐助的回憶中,原來,在鼬在離開的時候被佐助追上,佐助看到一族遭到全滅,內心深受刺激,而佐助的寫輪眼也因此開啟!佐助用苦無將正在離開的鼬的護額射下,鼬拾起護額,重新戴上。在那時,佐助看到了——鼬,他的哥哥,流下了眼淚。后來佐助因之前的傷勢而昏了過去,鼬從此也就離開了木葉忍者村,加入“曉”(加入曉的目的也是監視曉不能攻打木葉村。根據斑的描述,鼬在曉的時候常會回憶起村子還有他最愛的弟弟)。
  首先明確一點,鼬是偉大的,他用他的一生來維護和平,并為自己的弟弟付出了一切。(漫畫寫著:即使是在絕望的盡頭,那眼光(指佐助)依然映著唯一的希望。) 
  殺宇智波一族,正是因為當時的宇智波一族策劃要背叛木葉,而對于經歷的真正的戰爭的慘痛,鼬當然知道這會引起怎么的后果。 
  而他作為宇智波一族最厲害的天才,又是唯一與木葉連線的人,年輕的他早已肩負太多。
  團藏正是利用了鼬的這一點,命令他滅族。作為雙重間諜,他選擇了木葉。無法想象,在殺一族的時候他是什么樣的心情。可是唯一的失敗就是,他殺不了他的弟弟,佐助。 
  距今為止用過四次月讀(已知的)卡卡西一次,佐助三次(佐助小時候的回憶,在自己看到親人都被殺死后在房間裡中了鼬的月讀;在鼬找到鳴人的時候在旅館對佐助又用了一次;兄弟大戰時最后用了一次)。
  鼬死亡前,曾對佐助輕聲說了一些話。在后面佐助與斑的談話中,揭示了是:“原諒我吧…佐助…這是最后一次了…” 
  他最后的戳額頭一方面是為了將瞳術注入佐助的體內,是因為對佐助懷著深深的愛,希望借此保護佐助不被斑所害。另一方面,是想最后一次戳佐助的額頭,回憶起年少時溫馨的畫面。含笑而終。

代表意義

  宇智波鼬代表的是日本圣獸之一——八咫鴉(在日本傳說中三只腳的鼬的初登場妖怪烏鴉,在中國古代的傳說中這種三只腳的烏鴉卻是太陽之子的化身,后羿射日的時候射下來的就是這種太陽神鳥)!
  先了解一下八咫鴉。八咫鴉是傳說中居住在三重縣熊野深山中,長著三只爪子的妖怪烏鴉,擁有三大神器之一的八咫鏡。日本神道教中將世界分為現世(陽間)和常世(陰間),而八咫鏡就是連線現世和常世的門。八咫鴉的能力是超度亡靈和復仇。任務是把鼬之淚已經死去又逗留在現世送往常世,或是將違反熊野誓紙契約的人處決。它是生與死界限的管理者,與死亡共存。只要世上還有死亡,它就不會消失。無論受多大傷害都可以還原,即使死亡也能在下一代身上重生。
  八咫鏡最早來源于中國。在中國三國時期,曹魏與日本進行過貿易,中國的銅鏡大量賣到了日本。當時的日本還沒有金屬拋光技術,所以認為能映出自己影像的鏡子是具有神秘力量的物品。有一些鏡子在中國本來就是用于祭祀的,背面刻畫著代表太陽的三足金烏。這正好符合疾風傳初登場了日本太陽崇拜的古早。不過,日本方面可能在貿易中漏掉了一個字,把“三足金烏”當成了“三足烏”。也就是三條腿的烏鴉。
  現在,聯系到鼬身上,鼬總是放烏鴉幻術。現世的管理者是天照大御神,常世的管理者是月讀命神,素盞鳴尊(須佐之男)曾憑十拳劍斬殺八岐大蛇,從其尾部抽出草薙劍。但是,須佐之男并沒有八咫鏡,那么這個八咫鏡是誰的呢。
  宇智波鼬正是八咫鴉的化身,穢土轉生重新歸來扭轉了戰局,指引著忍者聯盟軍們前進。

實力

  在官方最新推出的《者之書》中完全披露了鼬的真正實力,和自來也并列第一位。

各項參數

  ○賢:表示知識的多少和IQ的高低
  ○精:表示作為查克拉基礎的“精力”。
  ○印:表示印以及手印的精通及熟練度。
  ○體:表示精通體術的能力以及熟練使用的能力。
  ○忍:表示精通忍術的能力以及熟練使用的能力。
  ○幻:表示精通幻術的能力以及熟練使用的能力。
  ○速:表示速度以及動作和反應的靈敏度。
  ○力:以腕力和足力為始,來表示全身的體力
  忍(10):擁有寫輪眼的鼬,是宇智波一族最優秀的天才,有把寫輪眼的力量發揮到超越宇智波一族任何人的能力,能輕松復制他人忍術并熟練使用(血繼界限與秘術不可復制)。
  幻(10):幻格全滿更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擁有寫輪眼的鼬,能夠通過將虛像的原理照映于眼中,將效果完全反彈給敵人完美破解敵人的幻術,同樣的,若是敵人看到鼬的寫輪眼,就有可能置身于鼬的幻術之中任其擺布,是連大蛇丸也無法抵御的強大幻術,且最令人驚訝的是,鼬在幻術上的造詣令他發動普通幻術時不僅可以只使用一根手指發動而且可以利用完美的烏鴉分身來發動幻術烏鴉分身將承繼召喚者的能力并且十分難以破解。
  印(10):印格全滿也是不足為奇,在鼬與其弟佐助對戰之時,一邊能夠“快、準、狠”地擲出手裡劍,同時還能以寫輪眼也看不見的速度飛快結印釋放豪火球,可見其結印速度之快。最重要的是,鼬的結印速度是連三代、大蛇丸等印為滿格的影級忍者也無法與之媲美的。
  速(10):作為速度為滿格的忍者,鼬的反應速度及動作靈敏度是極其高的,其高低可以從鼬與木葉三上忍一戰以及穢土重生對戰八九尾中可以看出,且速度通過寫輪眼洞察眼的輔助也另有加成。
  體(9):鼬的基本功非常扎實,在佐助的回憶之中,佐助纏著哥哥要學手裡劍的時候,曾提到“因為哥哥比爸爸厲害嘛”。鼬十三歲的時候在手裡劍上的造詣便已經超過了父親,除了他異乎常人的天分之外,更有著守護所愛之人的信念,所以付出的艱辛努力也是少不了的,在大蛇丸臨死前的回憶中可以看出,11歲左右的鼬修習手裡劍時達到了眾多優秀忍者都無法達到的領域(大蛇丸語),而體術的能力可以通過寫輪眼的加成達到滿格。鼬的體術雖無法與少數因為其他方面較弱而窮盡一生來修習體術的忍者(如邁特凱)相比,但是在與之同等級的忍者中相較,鼬的體術已近巔峰。
  力(7):我們知道鼬是最典型的“巧”型忍者,并且,忍、幻、賢、印都是至高點,力量的大小和人的體重也有關系,與差不多同體重范圍的忍者相比,鼬的力量絕對是“狂野型”的等級,而8已經是屬于怪力的級別,鼬無法與專修怪力的忍者相比(如綱手),7已經是極限。
  精(5):精,即是查克拉量,“精”的等級與細胞的密度成正比,巧型的忍者的“精”都不高,如卡卡西只有6,鼬的弟弟佐助也只有7,鼬因為罹患絕癥所以身體不好,精5已是極限,但是鼬對忍術所需查克拉使用量的精準控制令他可以把精5運用至尋常人精7-精10的水準(例如影分身被置換成只需要少量查克拉的烏鴉分身等)。
  賢(10):賢即是指懂得知識的多少以及智商的高低,這裡分兩部分說明:
  一、鼬懂得知識的多少。從鼬在兄弟之戰中對佐助所說的“每個人都依靠自己的知識和認識,卻又被之所束縛,還將這些稱之為現實。但知識和認識是非常曖昧的東西,那個現實也許只不過是鏡花水月,人們都生活在自我意識之中。”和過去曾經對族人所說的器量的理解以及在鬼鮫犧牲以后的回憶中他對忍者自我犧牲的見解中可以看出,他的生死觀是建立在他所走過的殘酷道路之上的。由于4歲親歷第三次忍界大戰,11歲以后又生活在雙重臥底的罅隙中,鼬對世界觀、人生觀以及價值觀產生了更深刻于常人的己知,并且在多年殘酷的叛忍生涯中不斷地提高自己戰斗智商。
  二、鼬智商的高低。智商不僅僅包括對人生觀價值觀的理解,同時還包括了戰斗智商,從他每場戰斗的冷靜估算與應對模式來看,鼬的戰斗智商在火影中是非常出色的,鼬的恐怖實力不在于運用血繼界限和神器進行大招的釋放,而在于發揮出色的戰斗智商嫻熟地結合各類“花色”忍術,如“替身術”“五行遁術”“實體分身”等與手裡劍之術來使用,料敵于先機,制敵于不意,如在第一部中與三上忍對戰,以手裡劍為掩護,乘機用水遁攻擊卡卡西的腳底……穢土轉生之后,鼬更是把他出色的戰斗智商與手裡劍之術運用到極致,用攻擊速度最快的須佐能呼做掩護救出鳴人和比的同時,本人更是利用完美的手裡劍之術極快地從死角攻破完全體長門的視覺分享封住修羅道的行動,之后更是在第一次見到地爆天星的情況下短短幾秒鐘之內精準分析出地爆天星的弱點并帶領鳴人和比破解了地爆天星。

戰斗生涯

  1.滅族及以前大大小小的任務。
  2.入曉以后用幻術勝于大蛇丸(在對大蛇丸的時候使用了金縛幻術,再用苦無砍掉了大蛇丸的左手)和迪達拉(使用幻術使迪達拉被迫加入曉)。
  3.在木葉郊區以月讀瞬間擊敗卡卡西。
  4.在旅館內破千鳥,刺激佐助。
  5.從自來也蛤蟆腸道逃脫的惟一一人。
  6.使用過四次月讀:對卡卡西(第一部)、對佐助用過三次(第一部和疾風傳都有)。
  7.使用過兩次天照(對自來也和對佐助)、二次須佐之男(對佐助)(對長門)。
  8.用30%的查克拉虛體就拖住卡卡西、春野櫻、鳴人、千代組成的小隊,并且施術后還可以用手指施放幻術,但最終被鳴人以大玉螺旋丸擊敗。
  原諒我吧...佐助...這是最后一次了...9、在與佐助對戰之中,除了為我們所展現的高超的手裡劍技巧和體術,而且使用了幻術,豪火球之術等一般招術及月讀、天照、須佐之男等絕招。
  10.在于佐助對戰的最后,精疲力竭倒在佐助身邊,并對佐助留下暗語——在日后佐助的回憶裡,謎底揭曉:原諒我吧…佐助…這是最后一次了…
  11.被穢土轉生的鼬在與奇拉比和鳴人的戰斗中由于使用了萬花筒瞳術,觸發了留給鳴人的烏鴉(烏鴉的眼睛是止水的萬花筒寫輪眼,可以發動“別天神”,是一種中招的人無法察覺的強大幻術),并因為“別天神”
  而擺脫兜的控制。最后與鳴人和奇拉比一起打敗長門,并封印(十拳劍)。
  現在鼬親自出馬,去阻止兜的穢土轉生。

常用忍術

忍具

  手裡劍、苦無、武士刀等。

火遁

  豪火球
  將體內的查克拉轉化成火焰,然后吐出巨大火球的一種忍術。攻擊范圍會應查克拉量而改變,火焰會包裹著對手,連地面也幾乎被燒成灰燼!
  鳳仙火
  如同一碰就飛彈而出的原仙花種子一樣,從施術者口中吐出的火焰向四面八方散開,襲擊敵人!而且所有火焰都是由查克拉控制著,要悉數避開并不是容易。除了極富視覺效果之外,威力也很驚人。
  鳳仙花爪紅
  鳳仙火的加強版,在鳳仙火的火焰中隱藏手裡劍進行攻擊。
  豪炎球(PS2原創技能)
  吐出大火球并在一定距離時爆炸,威力驚人。

水遁

  水牙彈
  這是運用由水中生出的水塊,來給予敵人物理傷害的術。將壓縮過的水再加上旋轉,就能增強殺傷力。只要活用從任何角度都能發動攻擊的特徵,在水上戰斗時并用其他的術,就能在誘敵或擾敵方面發揮功效。
  水分身
  利用水制造分身的一種忍術!水分身有著實體,同樣具有施術者的體術等方面的能力,而且可同時制造多個分身,可說是非常有效的忍術,是再不斬最擅長的忍術。

幻術

  鏡天地轉
  將敵人施展在自己身上的幻術破解,并將術的效果完全反彈給敵人!雖然是反彈幻術的一種,但是要瞬間看透幻術、反彈給對手,就需要藉由“寫輪眼”的能力。將本來用來擾亂敵人的幻術,完全反彈回去,會讓對方的精神受到極大的打算。不夠完美的幻術,全都會被“寫輪眼”這個鏡子反彈回去!
  魔幻·枷杭
  
“寫輪眼”擁有的“催眠眼”的幻術能力之一。在術者構筑的精神世界裡,被捉之人的四肢會有一種被打進楔子的感覺,身體的自由也完全喪失,同時還伴有物理痛感的錯覺!發揮出拷問般的強大效果。
  泡沫(PS2原創技能)趁敵人身中幻術時,瞬身到敵人面前給予重大一擊。
  不知火(PS2原創技能)

血繼限界

  寫輪眼
  木葉忍者村中最優秀的家族——“宇智波一族”,其血統內的“血繼限界”,只有部分族人會顯現這種特異能力,它的特征是瞳孔內有蝌蚪形狀的印記。它除了有看穿一切的洞穿眼和催眠眼的能力外,還有復制對手忍術的能力。卡卡西對付再不斬時,眼睛就像是看到未來似得能夠預知對手的行動。若施術者能夠好好運用,寫輪眼的力量將會更大。
  “寫輪眼”的瞳孔中所具有的洞察眼能力,可說是瞳術之中最具威力的。它能夠看穿所有忍術、體術和幻術的系統,更可預見對手的攻擊行動來及早防御,大大提高施術者的戰斗力;其可怕的力量可稱為“天眼”!
  除了極具威脅力的“洞察眼”外,“寫輪眼”的真正力量是能夠復制對手的忍術,包括查克拉和結印……以及驅動那種忍術的理念,都會在瞬間被施術者記下來及運用。當然施術者本身必需具有相當的查克拉和能力,但擁有“宇智波”血統的人是沒有不可能的!
  萬花筒寫輪眼
  萬花筒寫輪眼是寫輪眼的最高級模式。這種寫輪眼和普通寫輪眼的樣子有所區別。一般的寫輪眼是三個分開的勾玉,而萬花筒寫輪眼的三個勾玉連在一起,類似一個回旋鏢的樣子。萬花筒寫輪眼可以有不同的樣子而且增加了攻擊模式,不過長期使用會失明。其被稱為“最強”的緣故,是因為它是能夠看穿三界的極致天眼,其中,不論是洞察眼還是催眠眼都具有最強的效力。并且萬花筒寫輪眼的開眼者,能夠使用“天照”“月讀”“須佐能乎”等固有的瞳術。
  月讀
  “寫輪眼”中具有“洞察眼”、“催眠眼”的能力,而“催眠眼”中的至上幻術就是“月讀”。本來存在于這世上的所有東西,都會受時間、引力、空間等等的限制,如何在這種限制之中發揮能力,就是贏家與輸家的差別。“月讀”就是把對手拖進施術者所構架的精神世界裡,進而控制那些“受限制”的術!也就是說在幻術創造出來的環境中,外界的任何常識都沒有作用,敵人也無法反抗施術者。被“月讀”束縛住的人,會在這個不知道什么時候會結束的無窮異界中,被施術者掌控著命運,又是受到地獄般的虐待,有時會看到如地獄般的光景……最后這個可憐的對手,就只能走上精神崩潰之路。不論是多么強悍的肉體,或是多么敏捷的速度,在面對這個術時都是無力的。因此“月讀”才會被稱為最強的術,并為大家所懼。
  月讀的破解:只有擁有相同血繼限界的寫輪眼的使用者才有可能破解月讀。
  天照
  本來意味這“手持能夠操控火焰之扇子的人”的“宇智波一族”,擅長使用的就是古早的火遁忍術,但連“宇智波一族”以外的人,都根本不知道有其存在的術……
  這就是“天照”。這種術所使出來的火焰外表是漆黑的,而且火焰的溫度就跟太陽一般炙熱,據說使出這招后,火焰就會燃燒七天七夜,因此這種術就被取名為代表著“太陽神”的名字,但是在使用術的時候,必須要使用到“萬花筒寫輪眼”,因此學會這種術的人并不多,術的詳細資訊目前也還是不明……
  須佐能乎
  須佐能乎是萬花筒寫輪眼開眼者在覺醒了代表“精神界與暗”的月讀以及“物質界與光”的天照兩種瞳術之后才可使用的攻守兼備,完美無缺的神之力量,鼬的須佐左右手握著的是非凡靈驗的無雙神器(沒有實體),以十拳劍攻擊,以可以反彈一切攻擊(包括實體攻擊,靈魂攻擊,物理攻擊或是各種忍術)的盾——八咫鏡為防守,施術者等于進入無敵模式。551話中第三神器“八尺瓊勾玉”登場,配合鳴人的螺旋手裡劍,和奇拉比的尾獸玉擊破長門的地爆天星,威力驚人,是鼬的須佐之男的最強遠程攻擊。
  轉寫封印·天照
  以“萬花筒寫輪眼”為媒介,把瞳術封印到人的眼中。(封印天照到佐助左眼時使用的封印術)
  別天神之“守護木葉”
  關于別天神:關于別天神:是以日本第一代主神的總稱來命名的,被稱為宇智波止水萬花筒寫輪眼的最強幻術,其暗示性可以讓被施術者在不知不覺中中術進而被控制。
  關于“守護木葉”:“守護木葉”是鼬獲得止水的萬花筒寫輪眼之后,在別天神原術的基礎上加以改造的幻術,即是改造后的別天神(守護木葉),鼬在穢土轉生之中曾經借由此術擺脫兜的控制,并成功扭轉了戰局。
  關于“守護木葉”的發動條件:守護木葉是被動技能,只有以止水左眼的萬花筒寫輪眼為媒介針對特定之人(鼬)的萬花筒寫輪眼并且擁有千手柱間猶如尾獸般龐大的查克拉才可發動。
  三神器
  十拳劍:具有封印能力,且沒有實體的靈劍,是草薙劍的一種,傳說所有被刺中的東西均會被吸入“須佐之男”的酒葫蘆內,永久的封印于夢境之中,鼬正是使用它封印了佐助體內的大蛇丸和穢土后的完全體長門。
  八咫鏡:沒有實體的神盾,可以反彈一切攻擊,擁有一切的性質變化,根據攻擊的屬性來改變自身的屬性,令攻擊無效化。與十拳劍配合使用后,能使鼬幾乎達到攻防一體的無敵狀態。
  八尺瓊勾玉:是鼬的最強遠距離攻擊武器,其形狀是用繩連線的三枚勾玉,鼬正是利用八尺瓊勾玉,和鳴人、比一起打破了長門的地爆天星。

其他

  影分身術
  這是另一種制造實體的忍術,是普通的“分身術”不同的是,這種分身是有實體的,能夠攻擊,可套用于各種忍術上。
  烏鴉分身術
  把自己的查克拉投影到數十只“鳥”身上,并做成分身的忍術。應為是鳥作為媒介而使出的分身術,所以比影分身之術所消耗的查克拉量要小。
  分身大爆破
  運用“影分身”當做誘餌來誘敵。被“要打倒敵人就要發動攻擊”之行動原理所利用的獵物,就會被強大的爆炸打倒……如果能看穿影分身,說不定就能閃躲爆破。但是多重的伏線,會讓獵物確實地落入這個術。
  變身術
  分身術
  替身術
  瞬身術

經典臺詞

  優秀也是有煩惱的,力量過于強大就會被人孤立,也會變得傲慢起來。就算剛開始時被寄予了最大的期望。也是一樣。不過,你是我這世上唯一的兄弟,作為你必須超越的壁壘,我會和你一起共存下去,即使是被你所憎恨,這就是所謂的哥哥。(129集 355集)
  對不起,殺死止水的真的不是我,但屢次口出狂言,為此我感到抱歉。(129集 355集)
  你也是和我一樣可以讓寫輪眼開眼的人,但必須有條件……那就是殺死自己最親密的朋友!(131集 355集)
  我的能力,已經對這個平庸的家族絕望透頂。只有渺小之人才會對此如此執著,所以才會略過真正重要的東西。真正的變化是無法被規則所制約,被預感和想象所局限的。(129集 355集)
  宇智波鼬者之書資料你很弱,為什么會這么弱。就是因為你對我的仇恨。還不夠深。(85集 128集)
  你沒有殺的價值。愚蠢的弟弟啊,想要殺死我的話,就仇恨我,憎恨我吧。然后丑陋地活下去,不斷地逃避,不斷地逃避。茍且偷生。然后,當你擁有了和我一樣眼睛的時候,就來我的面前吧。(131集 355集)
  第一個大聲吼叫的家伙就是他了!(238集)(對迪達拉和蝎形容鳴人)
  你的寫輪眼,還能看多遠?(355集 361集)
  每個人都依靠自己的知識和認識,卻又被其所束縛,還將這些稱之為現實。但知識和認識是非常曖昧的東西,那個現實也許只不過幻覺。人們都活在自我意識之中,你不這么認為嗎?(356集 361集)
  忍者之所以為忍者,就是因為其經常要被迫作出殘酷的抉擇……(372集)
  佐助很單純,像一張白紙什么顏色都能輕易染透……要是真的走到這一步,你能在兩者的天平上取舍嗎?(與佐助戰斗前,對鳴人所說)(372集)
  原諒我吧,佐助,這是最后一次了。(死前對佐助的遺言)(361集)
  對不起,佐助,下次再教你吧(小時候每次佐助要鼬教他什么東西的時候,鼬總會說這句然后點一下他額頭)
  還是不要僅憑外表和臆測去判斷一個人比較好。你們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所以完全不了解我的實力,才會倒在那裡。(129集 355集)
  佐助,你對我來說就是新的光明,你就是我的備用眼睛。宇智波一族本來就是為了得到萬花筒寫輪眼,不惜同伴之間自相殘殺;為了得到永恒的瞳力不惜父子反目、手足相殘,并一直以得到此力量為榮的被玷污的一族。而在你出生在這一族之中的那是開始,你也注定要被這血淋淋的命運卷入其中。好,來吧,我的弟弟,我要將你殺死,并從一族的宿命之中解放出來,進而得到真正的變化,脫離束縛,從自己【器量】中將自己解放出來。我們是各自的備用眼睛,這正是宇智波一族兄弟間的羈絆。(356集)
  那些對自己同伴刀劍相向的人都會死的很慘……我們不知道我們到底是什么樣的人,直到我們死前的那一刻,但當死亡降臨的時候你就會了解真正的你,這就是死亡的意義你不這么覺得嗎?(漫508話)
  但我們是人,不是鯊魚(漫畫508話)
  對叉尾貓)總有一天我弟弟會來到這裡,那時請你使出全力做他的對手。以你的力量,現在我弟弟還不是你的對手。所謂成長就是超越自己的極限,要注意到這一點,也算修行。(409集)
  對鳴人)并不是成為火影的人就會被大家所認可,而是被大家所認可的人才能成為火影。
  我的能力對這無聊的一族已經絕望。一族這種東西,只有渺小之人才會對此如此執著。卻會丟失真正重要的東西。
  摔傷腳的家伙,笑什么呢。
  你很討厭我么,討厭也沒關系。所謂的忍者便是活在別人的憎恨中,這是理所當然的。

讀者筆錄

  ——『給我們最愛的鼬』——
  從你眼中投射的光可以融化冰雪
  血紅色的眼蘊涵著一種淡然,一種孤寂
  所有人都不曾堅定地站在你的身邊,包括你最愛的弟弟。
  你默默地做完許多事情,再默默地離去用你的生命去實現你的誓言,保護木葉,保護佐助。愚蠢的人們啊,愚蠢的佐助,他們被你的真心欺騙了。他們不知道在多少個日子裡咒罵你,那個滅了全族人的你再次出現在木葉的一刻,為何風吹拂你斗笠上的風鈴,聲音會那樣的清脆?那清脆的聲音把我震得迷失了方向,那一刻真正愛上你了么?
  那些個笨蛋妄圖抓住你,他們沒發現么,你的出手已經輕之又輕;他們還不了解么,他們非要等你用死來證明自己的深愛才能明白么?我一個局外人至始至終相信你,包括你假裝要奪取佐助眼睛時把自己說的很惡很惡,我也相信你,雖然心顫了一下,但我還是相信你,為什么他們不相信?你是想和他戰斗,讓他用寫輪眼記住你精湛的忍術么?這是你唯一能給他的么?
  我知道當你知道你無能為力幫助你愛的人時,你該多么痛苦,像走失了的小孩子
  我該怎么辦?我該說什么?我不知道,隨著你倒下去的一瞬間,我的心終于轟 然倒塌了。你的世界我進不去,幫不到你啊
  謝謝你陪我走過的3年,留下了許多美麗的遐想回憶。我一點也不恨那些害死你的人,因為他們是你愛過的人。
  請你回來好不好,不要再一個人承擔那么多。
  ————————————————————————————————————————————————鼬與佐助——『揮動黑翼的天使-致逝去的宇智波鼬』——
  修羅之道是什么,它通往何方?在火影忍者中,有如此一人,他便在此道上踏歌而行.在他之后,留下了無盡之血與火:在他前方,只有看不見盡頭的黑暗;而他紅中泛黑的雙瞳中,對應出了太多的死亡與破滅。
  未來沒有救贖,只有滅亡,抱著此覺悟,宇智波鼬——即使在宇智波這個原本就自悲劇中誕生的家族之中也是最具悲劇色彩的男人,背負了太多詛咒與怨恨,在名為終結的黑色的華爾茲舞曲中艱難而孤傲的獨舞. 而他最渴望得到的,卻是外人看來大義凜然得甚至低俗的世界和平。這就是宇智波鼬,一位揮動黑翼的天使。
  其實,他只是一名忍者。
  何為忍者,伴隨著黑暗而生,潛伏在夜晚的孤獨戰士。無論立場如何,是否有自己的大義,作為忍者都有其共同之處——低調、神秘是他們的行事風格,只求目的、不問手段是他們做事的手法。基本而言,殺戮與欺騙,構成了一名出色忍者的生命的全部。毫無疑問,《火影忍者》作為一部國民級別熱血少年漫畫,對于主要角色的刻畫,無論是熱血沖動的主角鳴人,還是看似玩世不恭的人氣角色卡卡西,都是非常成功的。但是,這些角色的性格其實與真正意義上的忍者相去甚遠。不錯,忍者是一個黑暗的職業,而木葉村裡的每一個忍者——暗部除外——雖然都身懷絕技,但從性格上來說其實都并不適合做忍者。即使是以黑暗著稱的逃忍組織曉的成員,也大多數是崇尚暴力與破壞的危險分子,而不能算真正的忍者。只有宇智波鼬,可以當之無愧地稱為忍者。
  毫無疑問,宇智波鼬擁有身為忍者最基本資格的強大忍術。擁有宇智波一族血繼限界的鼬生來便是戰斗的天才,他的萬花筒寫輪眼在戰斗開始的瞬間就讓同樣被稱為“天才忍者”的旗木卡卡西陷入恐怖的月讀世界,他的天照之黑焰灼穿了“傳說三忍”之一的自來也召喚出來的巨大蛤蟆的食道。光擁有強大的力量并不代表是合格的忍者,可貴的是擁有超強實力的鼬并沒有將此作為自傲的本錢,而依舊淡定如水地忠實執行他作為忍者的本職工作——這才是一名忍者。
  縱觀火影中的眾多角色,各有其性格,而其性格都通過其面相展現出來——有的熱血,有的狂傲,有的懶散,有的殘暴,有的孤僻。惟有鼬是個例外,他并非沒有感情,而只是將所有感情都完美地封印在心中,留給大家的,只是一張冷若冰霜,毫無表情的臉。對于以執行任務為優先的鼬來說,這是最明智的選擇。正因為如此,他從頭到尾都未失去其作為忍者冷靜的判斷力,而籠罩在黑色長衣下面的毫無表情的臉,本身就如同暗部的面具一樣,遮掩起了他的一切,讓敵人絲毫找不到破綻,亦使他從未失去其本分,堪稱火影中最成功的忍者。
  其實,他只是一個天使
  宇智波鼬是黑是白?是滅亡家族不惜背叛木葉的罪人還是背負著怨恨與詛咒忍辱 負重的英雄?這個問題,自鼬出現之日起,就成為眾多火影迷爭論的焦點。諷刺的是,在他生前,他得不到任何人的理解,連他最疼愛的弟弟,也把殺掉他作為自己前進的動力;在他死后,反而經由他亦師亦友,卻又是他最想殺掉的最大反派BOSS宇智波斑口中,我們得知了鼬那籠罩在無盡黑暗中的凄慘身世。
  第三次忍界大戰時,鼬只有4歲,卻目睹了許許多多的人接二連三地死去。這根本不是應該經歷戰爭的年齡,卻受到了如此精神上的重創。然而童年的陰影并未使鼬消沉陰暗,從此墮入魔道,反而讓他變成了厭惡戰爭喜愛和平的男人。進入木葉暗部后,鼬成了宇智波一族安插在木葉高層的間諜。但是見過多次修羅地獄的鼬卻比任何人都珍惜美好的事物。因此鼬并未被宇智波一族的牢籠所限制,而是深愛著木葉,一切行為準則以村子的安定為優先。不幸的是,村子的高層利用了這點,交付給了鼬極秘任務——抹殺宇智波一族全員。
  如果說幼年時的鼬見識的到是戰爭的殘酷,那么少年時的他見識到的卻是人心的丑惡。接到命令時鼬是怎么樣的心情,無人得知。偏向木葉還是偏向宇智波一族,鼬被迫進行兩難的選擇,他理應答復無法對同胞出手。但是像宇智波這種級別的忍者發動內戰的話,會極大地動搖木葉,甚至是火之國,很有可能成為第四次忍界大戰的導火索。因為宇智波一族利己的思想,會讓許多與忍者的世界無關的人受牽連而死。鼬會怎么做?之后,鼬做了決定,用自己的手將本族的歷史落幕。并非憎恨宇智波一族而背叛,而是犧牲自己,將這一切獨自扛起。無法想象宇智波一族那血腥的一夜,鼬是否用沾滿族人鮮血的雙手拭去心中的淚水。但可以知道的是,從此之后,為了讓更多的人能得到救贖,鼬離開了自己深愛的木葉村,加入了曉。無可質疑的是,盡管被地獄的熾焰所包圍,痛苦在善與惡的邊緣所掙扎,但鼬卻依然驕傲地揮動著他圣潔的天使之翼。
  其實,他只是一位哥哥
  一切為了任務,一切為了木葉。作為殺害族人的兇手,作為背叛木葉的逃忍,為了這個見不得光的任務,鼬可以背負一切,也可以舍棄一切,唯一放不下的,卻只有自己的弟弟——佐助。這是他作為一名合格的忍者,唯一的破綻;卻也是他作為一個人,在灰暗的人生中唯一擁有的珍貴的回憶。
  曾記否,在佐助心目中的鼬,是那樣的高大卻又溫和,那樣的完美,是佐助人生的憧憬與追逐的目標。直到那一夜,昔日溫和的笑容換成滿臉的猙獰,記憶中珍藏的美好照片被鮮血浸透,被烈火焚盡。剩下的,只有名為復仇的無窮怨恨。鼬在執行任務時故意漏掉了自己的弟弟——佐助,卻又讓他看到最血腥的一幕。看似殘酷,卻是鼬在無比痛苦的抉則中唯一想到的愛自己的弟弟的模式——正如斯巴達傳說中雄獅將幼獅推下山崖只是為了將其磨礪得更加強大,自修羅道一路走賴的鼬能給予佐助唯一的愛,卻是讓他目睹地獄的景象,然后背負痛苦,背負仇恨,以殺死鼬為目的,變得更強。這樣的愛或許是被扭曲的,這樣的愛讓佐助在孤獨與仇恨的陰影下度過不幸福的童年與少年時代,直到遇到了鳴人,遇到了卡卡西。也正是這楊的愛,讓佐助在7年后能夠變得如此強大,強大到終于能一付出復仇”之名,站在自己那昔日無比愛戴,如今卻無比憎恨的哥哥面前,與他展開對決。而在對決的最后,鼬用自己的生命為代價,倒在佐助的面前,留給佐住的卻是最寶貴的禮物——萬花筒寫輪眼,要靠殺死至親至愛才能得到的萬花筒寫輪眼。這一切,只是因為他是一位哥哥,一位深愛著自己的弟弟的哥哥。
  逝者已去,來者難追。宇智波鼬,這個把整個人生獻給黑暗,卻永遠留下一顆最潔白心靈的男人。愿你逝去之后,在沒有戰火與殺戮的天堂中,永遠幸福!

背叛

  這是一種背叛嗎?正如大和民族曾經因為奇襲珍珠港的盲目中舉國狂歡時,真正指揮奇襲的山本五十六卻在暗自哀嘆“一條猛龍被炸醒了。”
  當一個民族和一個群體,只有少部分人清醒時,要想喚醒盲目的大多數如螳臂當車,不僅毫無疑義還有可能自毀其身。宇智波鼬宇智波鼬的選擇是多么的艱難,滅掉全族這并不是什么痛快的事。為了得到萬花筒寫輪眼竟然不惜互相殘殺,卑鄙無恥的行徑,在這個充滿熱血嘗試把宇智波 一族發揚光大的天才忍者身上,這就如同一個委身下嫁的姑娘卻發現自己所愛的人是個流氓的痛苦。
  天才往往是招人嫉妒的,眼看著宇智波一族往日的光輝已經不在,他對自己族的努力,不但得不到支援反而迎來的是懷疑、誹謗。他和宇智波斑一樣選擇了離開,不過我想他們都是痛苦的,一個壯志未酬(宇智波斑)一個憤世哀嘆(宇智波鼬)。

謎團

  宇智波鼬身上的部分迷題已被解開了,以曉的首領宇智波斑的描述,他為了保護木葉而不得不把自己偽裝成一個壞人。使佐助不得不使用殘忍手段去使佐助憎恨他。
  宇智波鼬的存在是偉大的。
  作為佐助的哥哥,鼬是隱藏了太多秘密的人物。
  鼬,宇智波家族乃至木葉都公認的天才忍者,13歲就成為暗部分隊長的人。寫輪眼的真正繼承人,寫輪眼終極奧義的掌握者,一個在實力上超越大蛇丸的人。
  月讀,天照,這就是火影裡鼬留給大家最深刻的印象。
  見到鳴人之時,他留給鳴人的是什么?為什么說最好沒有用上它的那一天。
  鼬故意刺激佐助,激發他成長,為了保護佐助把瞳力灌輸到佐助體內。將自己眼睛的所有力量都給了佐助。
  斑在360話說他是“為了忍者世界,為了木葉,以及為了最重要的弟弟而賭上了一切的——你的哥哥宇智波鼬的一生”。
  不少人很關心在佐助和班的對話中,斑說:“為了和平,鼬殺死了他的族人,他的父母,他的戀人”那么他的戀人又會是誰?
  斑在360話說他是為了任務而滅族,這一解釋使人對木葉內部有了更深的思考。
  鼬是接到木葉的命令才去滅族的,知道這件事的有四個人分別是木葉的兩個長老、三代火影還有團藏。
  在連載361話:遺言 中,我們得知鼬最后一句遺言:“原諒我,佐助,這是最后一次了……”可見他是一個多么偉大的哥哥。而正是因為鼬的愛,他倒下前用最后的力氣把自己的瞳術注入了佐助體內。
  加入曉是為了不讓斑對木葉出手.并同時監視曉的行動.
  鼬所做的一切全是為了宇智波佐助,而得到的回報是世人的不解和弟弟的憎恨。
  作為「曉」
  為了將給佐助看的虛像在現實中繼 續,鼬不得不成為叛離村子襲擊鳴人的壞人。因此鼬服從著曉的任務。這就是他現在的現實…
  兄弟的誓約
  對佐助是突然來到的復仇之日,對鼬來說卻是從慘劇的那晚就約定好的日子。在那晚失去的自己的夢和未來…全部都托付給了佐助,鼬與弟弟訣別…
  完成
  被復仇的黑暗囚禁,委身于邪惡力量的佐助,鼬認識到把弟弟從這個邪惡的束縛中解放出來,就是自己最后的使命…
  把佐助逼至極限而出現的蛇,被靈劍?十拳劍完全地封印住。與一直垂涎宇智波身體的大蛇丸的因緣,也終于畫上了句號。
  鳴人
  在身為曉成員的行動中,鼬對某件事有了確信。那就是鳴人要救佐助,也要解救村子。因此把想法托付給了鳴人……
  萬花筒寫輪眼
  犧牲了自己,讓弟弟看到這個死亡的景象,讓佐助獲得六芒星萬花筒寫輪眼—— 『我會繼續與你共在』…鼬即使是死了也打算要保護佐助。
  逝者已去,來者難追。宇智波鼬,這個把整個人生獻給黑暗,卻永遠留下一顆最潔白心靈的男人。愿你逝去之后,在沒有戰火與殺戮的天堂中,永遠幸福!

解讀宇智波鼬的26個英文字母

  A:action
  行動.作為佐助最崇拜的,最愛的大哥,行動……執行任務,為了村子不惜犧牲了性命……這就是宇智波鼬!
  B:brother
  兄.佐助和鼬的兄弟之情,是絕對感人,絕對真實,絕對溫暖的,寧愿犧牲自己,也要讓佐助變的更強….更強….也許是每一位兄長都是的吧.這就是所謂的兄長!
  C: cactus
  仙人掌.有沒有這樣的感覺?鼬很像仙人掌.剛毅的外表下是不為人知的溫柔的心.
  D: deadly
  致死.對鼬來說,最致死的傷害的什么呢?作為喜歡鼬的你,一頂知道吧.不過也有很多,佐助的死亡…..呵呵,感覺真的覺得很諷刺.
  E: eagerness
  急切的心情.在鼬的身邊,只有曉,真的不太清楚該說什么,真的,不過啊,鼬的心,一定是急切的,因為他在默默地支援一個人啊
  F: feeble
  虛弱的.我感覺鼬是屬于虛弱的的人的一種,不是忍術,而是感情,記得鼬和佐助的回憶,真的好美喔,虛弱的,當然是鼬的感情,為了想守護某一樣東西,卻要欺騙自己最愛的人
  G: gain
  所得.鼬為佐助做的一切,沒有得到任何,反而失去的更多.但,默默付出的鼬從來未曾后悔,未有怨言……
  H: haggard
  憔悴.鼬所做的…..然而知道現在他已經是很憔悴了,不是嗎?
  I: ice-bound
  冰封的.在曉中,我總覺得鼬是冰封的一把火,在佐助心中,也是
  J: jettison
  拋棄.鼬拋棄了一切,為的只是佐助,如果佐助知道的話,他會做什么呢?死?還是對鼬說:對不起.還是…….不管怎么說,鼬可以拋棄一切,就是不能拋棄佐助
  K:keep
  堅守.無論自己要承受如何的重負,鼬始終守護著那些,他所珍視的,哪怕早已遍體鱗傷……
  L: lachrymose
  令人流淚的.鼬是我可以為之流淚的其中一位.他對佐助啊,實在太好了.
  M: macerate
  衰弱.雖然不想承認,但鼬的實力一定會比從前差很多,特別是視力
  N: narrator
  .敘述者.火影忍者的動人故事,有一半是鼬引起的,不是嗎?
  O: objurgate
  嚴責.雖然受到了許多人的嚴責,但鼬還是在為了佐助活著,鼬我永遠支援你!
  P: pact
  條約.看過了許多的關于鼬的秘密之類的東西,如果是真的,那也很美,不是嗎?
  Q: quail
  沮喪.面對佐助的恨,本該是很沮喪的他,卻還一直那樣做,真的很偉大
  R: reactionary
  保守. 保守秘密是很辛苦的,鼬還得保守那種秘密……..他真的很累…..很累了
  S: sad
  (使人)悲傷的.這個不用說了吧,使人悲傷的人——–宇智波鼬
  T: taboo
  戒律.打破戒律的人本該是最可恥的,但鼬,恰恰相反
  U: ultimately
  最終.鼬最終的結局會是什么呢,雖然真的不想說,但我的心裡也很明白——–死.而且是死在自己的弟弟手裡.不過,這并不是終結,佐助就是鼬賦予厚望的新生!
  V: valor
  英勇.我的心中啊,鼬是最英勇的,為了佐助,鼬甘愿……
  X: Xeon
  至強.作為宇智波一族的天才,不容否認鼬有這至強的實力,因此用這一詞來形容他真是再恰當也不過了!
  Y: yesterday
  昨天. 昨天鼬和佐助是一對親密無間的兄弟,而后,是一對對手,曾幾何時,又成為了佐助最重要的人.恩怨情仇,請當它是過眼云煙吧.
  Z: zero
  零. 零是結束,也是開始………..

軼事

  《斗之書》后面舉辦了一次“最理想的老師”投票
  鼬排在第四名 得票98張
  官方批語是:
  ここで意外な伏兵登場! 普通の先生では教えてくれないようなことを、教えてくれるかも!
  人生の闇をクールに說く!
  “厳しくても、力がつきそう。”
  真是個意外的結果 是否會教授與正常老師教的不一樣的東西呢?
  是要冷酷地訴說人生的黑暗嗎?
  投票者說:“很冷酷,也非常有實力”
  《者之書》舉辦的“最理想的老師”投票中鼬排在第二名
  在“最希望誰做你的哥哥”的投票中排名第一
  兄弟之戰被讀者評為最精彩的戰斗

花語

  你的黑色,你的紅色,你的溫柔,你的冷艷… 鼬君,你該是什么花呢?鼬君之花,曼珠沙華鼬君之花,應該是盛開在黑夜,殷紅若血的曼珠沙華吧。
  曼珠沙華(Stonegarlic),又稱彼岸花。一般認為是生長在三途河邊的接引之花。花香傳說有魔力,能喚起死者生前的記憶。彼岸花,花開開彼岸,花開時看不到葉子,有葉子時看不到花,花葉兩不相見,生生相錯。相傳此花只開于黃泉,是黃泉路上唯一的風景。就好像鼬君一直與他最愛的弟弟相逢邂逅又相錯一樣啊,兄弟二人,卻從未相互理解。他們,活在兩個世界。
  曼珠沙華,出自法華經:本名摩訶曼陀羅華曼珠沙華,意思是,開在天界之紅花,又叫做彼岸花、天涯花、舍子花,它盛開在陰歷七月,花語是“悲傷的回憶”。鼬君的回憶,大家都很清楚了吧。傷痛,血腥,冷漠,孤獨…岸本齊史為何將鼬君描繪得如此凄涼?
  開在黃泉之路的彼岸花啊,希望你能用火紅的色彩,為我們的鼬君鋪出一條明亮的火照之路,讓孤單的人不再寂寞吧!鼬!呼喚、鼬!
  傳說,很久很久以前,城市的邊緣開滿了大片大片的彼岸花——也就是曼珠沙華。守護在彼岸花身邊的是兩個妖精,一個是花妖曼珠,一個是葉妖沙華。花妖善舞,葉妖善歌。花妖每天都在河邊起舞,葉妖每天都在河邊高歌。他們守候了幾千年的彼岸花,可是因為神的命令,所以他們從來無法親眼見到對方……因為彼岸花花開無葉,花開時看不見葉子;而有葉子時卻看不見花。花葉之間,始終不能相見,生生相錯。可是,他們相愛著,他們瘋狂地想念著彼此,并被這種痛苦深深地折磨著。終于有日,他們違背了神的規定,偷偷地見一次面。那一年,曼珠沙華紅艷艷的花被惹眼的綠色襯托著,開得格外妖艷美麗。
  但是這件事,神知道后,卻怪罪了下來。曼珠和沙華被打入輪回,并被詛咒永遠也不能在一起,生生世世都要在人間受到磨難。從那以后,這種花叫做彼岸花,又叫曼珠沙華意思是開放在天國的花,花的形狀像一只只在向天堂祈禱的手掌,可是再也沒有在城市出現過。
  從此,這花只開在黃泉路上的,曼珠、沙華每一次的輪回轉世時,在黃泉路上聞到彼岸花的花香時,就能想起前世的自己,然后發誓不再分開,卻又會再次跌入詛咒的輪回……
  佛經記載有“彼岸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登場記錄

漫畫

  初登場:6卷,佐助和大蛇丸第一次遇上時的回憶。
  第二次:佐助的回憶中,15卷。
  第三次:16卷141話-17卷149話。
  第四次:20卷的173話。
  第五次:21卷的186話。
  第六次:219話-225話。
  第七次:447話。
  第八次:501話。
  229話*,232話*,234話,237話*,238話*,255話-263話,
  332話*,344話*,345話,352話-353話,359話,
  363話-367話,380話,383話-394話,396話-403話,
  477話*,484話*,501話*,502話*,508話,548話-552話
  注:帶“*”:只是出現一個鏡頭或者一頁的非重要情節。
  此后在489,498,515,548-552中登場

動畫

登場次數 具體動畫集數
第一次登場 80-85集
第二次登場 128-131集
第三次登場 232-236集
第四次登場 333-334集
第五次登場 341集
第六次登場 343-344集
第七次登場 345-346集
第八次登場 354-362集
第九次登場 372集(鳴人的回憶裡)
第十次登場 409集
第十一次登場 416(佐助的回憶裡)
第十二次登場 423
第十三次登場 429-431集
第十四次登場 441.穢土鼬首次登場

遊戲人物

  小小忍者鼬外套適合選擇國家:非五行技能加強的外套,國家可隨意
  鼬介紹小小忍者鼬外套技能搭配:幻術加強的話,幻術最后一個奈落見術是典型的燒藍技能,建議燒藍戰術,就是 最基本燒藍三連擊八卦掌+奈落見術+查克拉手術刀。至于其他搭配隨自己喜好了:暗殺,色誘,替身都是非常好用的技能。
  小小忍者鼬外套屬性介紹:
  1.幻術大師:幻術技能效果提高15%
  2.力量附加23(+1.25)12點力量增加1%攻擊和1點格擋
  敏捷附加27(+1.35)10點敏捷增加1%速度和1點敏捷
  耐力附加20(+1.20)22點耐力增加1%體力和1%查克拉
  3.合成價值:42。
  4.需求等級:1級。
  5.武器選擇:銳器。
  小小忍者佐助外套獲得模式:藍外套合成、橙外套洗練、外套轉換、市場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