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


佛教(Buddhism):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由公元前6-前5世紀古印度的迦毗羅衛國(今尼泊爾境內)王子所創,他的名字是悉達多 (S.Siddhārtha, P. Siddhattha),他的姓是喬達摩(S. Gautama, P. Gotama)。因為他屬于釋迦 (Sākya)族,人們又稱他為釋迦牟尼,意思是釋迦族的圣人。廣泛流傳于亞洲的許多國家。西漢末年經絲綢之路傳入我國。

佛教簡介

  佛教與基督教、伊斯蘭教并稱為世界三大宗教,為喬達摩。悉達多創立。
  佛教意為佛陀的教法。佛教在歷史上曾對世界文化傳播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至今依然深深的影響著世界上的很多人。但同時,佛教對人文社會也有著良好的影響。
  大毗婆沙論一百二十六卷十一頁云:佛教云何?乃至廣說。問:何故作此論?答:為止于非佛教起佛教想故。如今有言:我說佛教,我聞佛教。彼于非佛教中,起佛教想。為欲遮止如是想故;及為顯示佛所說者,是真佛教;余所說者,非真佛教,故作斯論。問:今時何故有作是言:我說佛教,我聞佛教?答:彼依根本,故作是說。謂今所說染凈縛解生死涅槃因果等法根本,皆是佛所說故。有說:彼依相似而說。謂佛先依如是次第名句文身,為他演說;今亦復依如是次第名句文身而宣說故。有說:彼依隨順而說。謂佛先依如是隨順名句文身,為他演說;今亦復依如是隨順名句文身而宣說故。有說:彼依辦事處同,故作是說。謂如佛邊,親聞法要,入圣得果,離染盡漏;聞今所說,亦辦斯事。佛教云何?答:謂佛語言唱詞評論語音語路語業語表,是謂佛教。問:何故佛教,惟是語表;非無表耶?答:生他正解,故名佛教。他正解生,但由表業;非無表故。有說:佛教,耳識所取。非無表業可耳識取,故非佛教。有說:佛教,二識所取。諸無表業,惟一識取;故非佛教。有說:世尊三無數劫,精勤苦行,求佛語表;今得成滿。非無表故。謂佛世尊,昔于無量正等覺所,精勤苦行,求無上智,為他說法,依蘊界處,求蘊界處,展轉相續,今得成佛,為諸有情演說法要,令舍生死,得般涅槃。此事皆由佛語表業。是故佛教惟佛語表。問:如是佛教,以何為體?為是語業?為是名等?若是語業;次后所說,當云何通?如說佛教名何法,答:謂名身句身文身,次第行列,次第安布,次第連合。伽他所說,復云何通?如說:欲為頌因,文即是字,頌依名轉,造者為依。若是名等;此文所說,當云何通?如說:佛教云何;謂佛語言,乃至語表;是謂佛教。答:應作是說:語業為體。問:若爾;次后所說,當云何通?如說佛教名何法;答:謂名身句身文身,乃至廣說。答:后文為顯佛教作用,不欲開示佛教自體。謂次第行列安布連合名句文身,是佛教用。問:伽他所說,復云何通?答:有于名轉,有于義轉。此中且說于名轉者。有說:佛教,名等為體。問:若爾;此文所說,當云何通?如說:佛教云何,謂佛語言,乃至廣說;是謂佛教。答:依展轉因,故作是說。如世子孫,展轉生法。謂語起名,名能顯義。如是說者;語業為體。佛意所說,他所聞故。如彼廣說。
  二解 發智論十二卷十五頁云:佛教云何?答:謂佛語言評論唱詞語音語路語業語表,是謂佛教。佛教當言善耶,無記耶?答:或善或無記。云何善?謂佛善心所發語言,乃至語表。云何無記?謂佛無記心所發語言,乃至語表。佛教名何法?答:名身,句身,文身,次第行列,次第安布,次第連合,契經,應頌,記說,伽他,自說,因緣,譬喻,本事,本生,方廣,希法。

佛的定義

  (術語)Buddha,佛陀之略,又作休屠、佛陀、浮陀、浮圖、浮頭、勃陀、勃馱、部陀、母陀、沒馱。譯言覺者,或智者。覺有覺察覺悟之二義,覺察煩惱,使不為害,如世人之覺知為賊者,故云覺察,是名一切智。覺知諸法之事理,而了了分明,如睡夢之寤,謂之覺悟,是名一切種智。自覺復能覺他,自他之覺行窮滿,名為佛。自覺者,簡于凡夫,覺他者簡于二乘,覺行窮滿,簡異于菩薩。何則?以凡夫不能自覺,二乘雖自覺而無覺他之行,菩薩自覺覺他而覺行未為圓滿故也。又以知者既具足二智而覺知一切諸法,了了分明故也。南山戒本疏一曰:“佛,梵云佛陀,或云浮陀、佛馱步他、浮圖、浮頭。蓋傳者之訛耳。此無其人,以義翻之為覺。”宗輪論述記曰:“佛陀梵音,此云覺者,隨舊略語,但稱曰佛。”佛地論一曰:“于一切法,一切種相,能自開覺,亦開覺一切有情。如睡夢覺醒,如蓮華開,故名佛。”智度論二曰:“佛陀秦言知者,有常無常等一切諸法,菩提樹下了了覺知,故名佛陀。”同七十曰:“佛名為覺,于一切無明睡眠中最初覺故,名為覺。”法華文句一曰:“西竺言佛陀,此言覺者、知者,對迷名知,對愚名覺。”大乘義章二十末曰:“佛者就德以立其名,佛是覺知,就斯立稱。覺有兩義:一覺察,名覺,如人覺賊。二覺悟,名覺,如人睡寤。覺察之覺對煩惱障,煩惱侵害事等如賊,唯圣覺知不為其害,故名為覺。涅槃云:如人覺賊,賊無能為,佛亦如是。覺悟之覺對其知障,無明昏寢事等如睡,圣慧一起,朗然大悟,如睡得寤,故名為覺。既能自覺,復能覺他。覺行窮滿,故名為佛。言其自覺簡異凡夫,云覺他者明異二乘,覺行窮滿彰異菩薩。”善見律四曰:“佛者名自覺亦能覺他,又言知,何謂為知?知諦故,故名為佛。”仁王經上曰:“一切眾生,斷三界煩惱果報盡者名為佛。”

入佛知見

  《華嚴經》開示:
  
“佛子!如來成正覺時,于其身中普見一切眾生成正覺,乃至普見一切眾生入涅槃,皆同一性,所謂:‘無性。’”
  又,“佛子!菩薩摩訶薩應知自心念念常有佛成正覺。何以故?諸佛如來不離此心成正覺故。如自心,一切眾生心亦復如是,悉有如來成等正覺,廣大周遍,無處不有,不離不斷,無有休息,入不思議方便法門。佛子!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知如來成正覺。”
  《華嚴經》開示什么是信佛?“佛子!何等為菩薩摩訶薩信藏?此菩薩信一切法空,信一切法無相,信一切法無愿,信一切法無作,信一切法無分別,信一切法無所依,信一切法不可量,信一切法無有上,信一切法難超越,信一切法無生。”

何為正法

  《增一阿含經》卷四十四云(大正2·787b)∶‘阿難白佛言∶設如來滅度之后,正法存世當經幾時?佛告阿難曰∶我滅度之后,法當久存。’
  《勝天王般若波羅蜜經》卷五〈證勸品〉:爾時,佛告治世圣王言:‘大王,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通達一切法名為正法,所謂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分、八圣道分、空、無相、無愿,通達平等名為正法。’
  “治世圣王白佛言:‘世尊,菩薩摩訶薩云何行般若波羅蜜于大乘中恒得勝進而不退墮?’
  “佛告治世圣王言:‘大王,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因正信故而得勝進。何者正信?知一切法不生不滅自性寂靜,常能親近正行之人,不應作法終不造作,心離散亂聽受正法,不見說者,不見我聽,勤修精進令得神通,身心輕舉教化眾生,不見我有神通、能化、眾生受化。何以故?大王,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不見我,不見眾生,二處平等,則得勝進而不退墮。大王,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攝護諸根不令取著,一切資生起無常想,知法寂靜命如假借。大王,菩薩摩訶薩如是行般若波羅蜜,于大乘中心不放逸。大王,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于其夢中尚不忘失菩提之心,教化眾生令修佛道,一切善根回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見佛神力歡喜贊嘆。大王,菩薩摩訶薩如是行般若波羅蜜,則能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大王,當勤精進莫生放逸,菩薩摩訶薩欲求法者勿著五欲。大王,一切凡夫于欲無厭,得圣智者則能舍棄。人身無常壽命短促,是故,大王,應離世間求出世道。大王,今者供養如來所得善根,應作如是四種回向——自在無盡、法無盡、智無盡、辯才無盡,此四回向與般若波羅蜜同,皆悉無盡。大王,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應凈身口意戒。何以故?為聞思修故,以方便力教化眾生,以般若力降伏諸魔,愿力成就行不違言。’

佛教之詮釋與正名

  一、佛非人非眾生
  大般涅槃經卷第二十、梵行品第八之六中有經文:“見佛性者。非眾生也。” 
  大般涅槃經卷第四、如來性品第四之一中佛說:“我已久住是大涅槃種種示現神通變化。于此三千大千世界百億日月百億閻浮提種種示現。如首楞嚴經中廣說。我于三千大千世界或閻浮提示現涅槃。亦不畢竟取于涅槃。或閻浮提示入母胎令其父母生我子想。而我此身畢竟不從淫欲和合而得生也。我已久從無量劫來離于淫欲。我今此身即是法身。隨順世間示現入胎。善男子。此閻浮提林微尼園。示現從母摩耶而生。生已即能東行七步唱如是言:我于人天阿修羅中最尊、最上。父母人天見已驚喜生希有心。而諸人等謂是嬰兒。而我此身無量劫來久離是法。如來身者即是法身。非是肉血筋脈骨髓之所成立。隨順世間眾生法故示為嬰兒。南行七步示現:欲為無量眾生作上福田。西行七步示現:生盡永斷老死,是最后身。北行七步示現:已度諸有生死。東行七步示:為眾生而作導首。四維七步示現:斷滅種種煩惱、四魔種性。成于如來應正遍知。上行七步示現:不為不凈之物之所染污,猶如虛空。下行七步示現:法雨滅地獄火。令彼眾生受安隱樂。毀禁戒者示作霜雹。
  我于閻浮提示現出家受具足戒,精勤修道。得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果。眾人皆謂是阿羅漢果易得不難。然我已于無量劫中成阿羅漢果。為欲度脫諸眾生故,坐于道場菩提樹下,以草為座,摧伏眾魔。眾皆謂我:始于道場菩提樹下,降伏魔官。然我已于無量劫中久降伏已。為欲降伏剛強眾生故現是化。我又示現大小便利,出息入息。眾皆謂我有大小便利、出息入息。然我是身,所得果報,悉無如是大小便利、出入息等。隨順世間故示如是。我又示現受人信施。然我是身都無饑渴。隨順世法故示如是。我又示同諸眾生故,現有睡眠。然我已于無量劫中。具足無上深妙智慧遠離三有。進止威儀。頭痛、腹痛、背痛、木槍、洗足、洗手、洗面、漱口、嚼楊枝等。眾皆謂我有如是事。然我此身都無此事。我足清凈猶如蓮花。口氣凈潔、如優缽羅香。一切眾生謂我是人、我實非人。我又示現受糞掃衣,浣濯縫打。然我久已不須是衣。眾人皆謂:羅睺羅者是我之子。輸頭檀王是我之父。摩耶夫人是我之母。處在世間受諸快樂。離如是事出家學道。眾人復言:是王太子瞿曇大姓。遠離世樂,求出世法。然我久離世間淫欲。如是等事悉是示現。一切眾生咸謂是人,然我實非。
  二、佛教是無分別應機破見教
  三祖《信心銘》云:“不用求真,唯須息見;二見不住,慎莫追尋。才有是非,紛然失心。”
  《佛說凈業障經》:“若有菩薩觀于犯戒即是不犯。觀非毗尼即是毗尼。觀于系縛即是解脫。觀于生死即涅槃界。是則名為凈諸業障。”
  譬如:外道不吃豬肉,看到吃豬肉的就被境轉了,種種情緒隨之生起,指責大怒甚至要殺人,他分別啊!
  外道把一切絕對化。教條絕對。戒律絕對。甚至語言都絕對。一切外道皆是持戒著戒見。而佛教只破你的見,佛教徒知道你見重,故隨順你的迷心;佛教徒觀一切都是心的顯現,故慈悲你的迷。
  佛教名無分別教。名破見教。諸佛所謂的分別都是從無分別中自然流出的,如回響聲,如影隨形般的對治你的迷。
  《維摩詰所說經》 珠頂王菩薩曰:“正道、邪道為二。住正道者,則不分別是邪是正,離此二者,是為入不二法門。”《圓覺經》:“菩薩、外道所成就法,同是菩提。”菩薩覺他故如回響聲般破斥違背此法則的邪師外道。
  什么是外道?什么是正道?透過《維摩詰所說經》和《圓覺經》的開示佛子當自覺。
  辨證而言:佛教徒已知菩薩外道所成就法同是菩提,這就是名言上的正見;而外道卻不信菩薩外道所成就法同是菩提。這就是名言上的邪見。信諸法一相。不分別佛說邪說。名佛教徒;反之即是所謂外道。教無定相。法無定相。戒無定相。我佛教是。
  達摩祖師開示:
  佛有三身者;化身報身法身;化身亦云應身。若眾生常作善時即化身,現修智慧時即報身,現覺無為即法身。常現飛騰十方隨宜救濟者,化身佛也。若斷惑即是雪山成道,報身佛也。無言無說,無作無得,湛然常住,法身佛也。若論至理一佛尚無,何得有三?此謂三身者,但據人智也。人有上中下說,下智之人妄興福力也,妄見化身佛;中智之人妄斷煩惱,妄見報身佛;上智之人妄證菩提,妄見法身佛;上上智之人內照圓寂,明心即佛不待心而得佛智,知三身與萬法皆不可取不可說,此即解脫心,成于大道。經云:佛不說法,不度眾生,不證菩提。此之謂矣!
  六祖開示:無一法可得,方能建立萬法。若解此意,亦名佛身,亦名菩提涅盤,亦名解脫知見。見性之人,立亦得,不立亦得。去來自由,無滯無礙。套用隨作,應語隨答。普見化身,不離自性,即得自在神通,遊戲三昧,是名見性。
  如來舉足下足舉動進止皆如回響聲利益眾生。禪宗祖師也是如此,機鋒對答如回響聲毫無遲滯,若有絲毫猶豫即非如回響聲。即非佛教。釋迦牟尼佛如回響聲示現在婆娑世界也是如此,是善根成熟的眾生共業所感。
  無一法可得,方能建立萬法。若解此意,亦名佛身,亦名菩提涅盤,亦名解脫知見。心無能所是。見性之人,無分別心是。去來自由,無滯無礙。套用隨作,應語隨答。如回響聲是。普見化身。普見一切色聲香味觸法是。
  黃檗祖師開示:
  問。諸佛如何行大慈悲。為眾生說法。師云。佛慈悲者無緣。故名大慈悲。慈者不見有佛可成。悲者不見有眾生可度。其所說法無說無示。其聽法者無聞無得。譬如幻士為幻人說法。這個法若為道我從善知識言下領得。會也悟也這個慈悲。若為汝起心動念學得他見解。不是自悟本心。究竟無益。
  如今學道人,不悟此心體,便于心上生心,向外求佛,著相修行,皆是惡法,非菩提道。供養十方諸佛,不如供養一個無心道人。
  諸佛如回響聲無作無心, 如同山谷應你聲音,你若以為山谷有心答你, 即名業障愚癡,佛亦復如是,如回響聲隨你迷心顯現一切。
  可見,佛教非佛教,佛不說法不度眾生故;佛教名佛教如回響聲故。
  圓覺經:若諸眾生,雖求善友,遇邪見者,未得正悟,是則名為外道種性,邪師過謬,非眾生咎,是名眾生五性差別。
  所謂邪師語言絕對。教法絕對。正如凈宗八祖蓮池大師,曾對執一經一法者提出忠告:修凈土者,豈能執一經而廢盡三藏十二部!依文解意,三世佛冤。正如蓮宗九祖藕益大師則說:“必須真解、圓解、然后將此圓解,專念阿彌陀佛,求生凈土!”
  不僅凈土法門如此,一切法門皆如此。不真解,念佛即是念魔,外道邪教是;不圓解念佛即是念魔,附佛外道是。真解,魔佛無二,應機破見頓教大乘是;圓解,佛魔一如,如回響聲大乘圓教是。
  佛的身體也與凡夫不同,《大般涅盤經》云:“如來之身非雜食身。”《秘密不可思議經》中也說佛身體無有內臟,猶如金丸。既然佛陀不需要飲食,為什么還要顯現化緣乞食?大慈大悲的佛陀是為了使眾生積累資糧而行乞食的。
  三。佛早已成佛
  《大般涅槃經》開示:“善男子。若有經律作如是言。如來正覺久已成佛。今方示現成佛道者。為欲度脫諸眾生故。示有父母依因愛欲和合而生。隨順世間作是示現。如是經律當知真是如來所說。若有隨順魔所說者是魔眷屬。若能隨順佛說經律即是菩薩。”

精神與特色

釋迦牟尼佛生而知之

  《大莊嚴經卷四》
  佛告諸比丘。菩薩年始七歲。是時以備百千吉祥威儀之事。欲將菩薩往詣學堂。十千童男一萬童女圍遶翊從。車一萬乘載以珍羞并諸寶物。于迦毘羅城四衢道中及諸廛裡。處處散施。復有百千音樂同時俱作雨眾天花。復有無量百千婇女。眾寶瓔珞莊嚴其身。或在樓閣軒檻。或處殿堂窗牖瞻望菩薩。以眾妙花。而遙散之。復有百千天諸婇女。莊嚴其身。各執寶缾píng盛以香水。于前灑道。天龍夜叉干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等。各于虛空出現半身。手執花鬘瓔珞珠寶。垂懸其上。一切釋種前后圍遶。隨輸檀王。而將菩薩詣于學堂。爾時菩薩將升學堂。博士毘奢shē蜜多。見菩薩來威德無上。自顧不任為菩薩師。生大慚懼迷悶躃地。時兜率天子名曰妙身。扶之令起安置座上。身升虛空。而說頌曰
  所有世間眾伎藝 于無量劫已修習
  為欲成熟諸童子 隨順俗法升學堂
  復欲調伏諸眾生 令入大乘真實法
  善解因緣知四諦 能滅諸有得清涼
  天中之天為最尊 施甘露者無能勝
  一切眾生心行異 于一念中悉能知
  寂滅之法猶能悟 況復文字而須學
  爾時天子說此偈已。即以天妙香花供養菩薩。忽然不現。時輸檀王敕諸童子及諸保母。瞻侍菩薩。王還本宮。菩薩爾時手執天書栴檀之簡。涂以天香摩尼明璣以為嚴飾。而問師言。有梵寐書 佉qu1盧虱底書 布沙迦羅書 央伽羅書 摩訶底書 央瞿書 葉半尼書 娑履迦書 阿波盧沙書 沓毘羅書 罽羅多書 多瑳那書 郁伽羅書 僧只書阿跋牟書 阿奴盧書 達羅陀書 可索書支那書 護那書 末提惡剎羅書 蜜怛羅書 弗沙書 提婆書 那伽書 夜叉書 干闥婆書 摩睺羅書 阿修羅書 迦婁羅書 緊那羅書 密履伽書 摩瑜書 暴磨提婆書 安多力叉提婆書 拘耶尼書 郁單越書 弗婆提書 沃[甜/心]婆書 匿憩波書 般羅憩波書 婆竭羅書 跋闍羅書 戾佉qū缽羅底隸書 毘憩波書 安奴缽度多書差舍薩多婆書 竭膩那書 嗚差波書 匿差波書 波陀戾佉qū書 地怛烏散地書 夜婆達書 缽陀散地書 末提訶履尼書 薩婆多增伽訶書 婆尸書 比陀阿奴路摩書 尼師答多書 乎盧支磨那書 陀羅尼閉瑳書 伽伽那必利綺那書 薩婆沃殺地[仁-二+爾]產陀書 娑竭羅僧伽訶書 薩婆部多睺婁多書如上所說六十四書。欲以何書而相教乎。是時毘奢shē蜜多聞所未聞。歡喜踴躍自去貢高。而說頌曰希有清凈勝智人 已自該通一切法
  示人學堂從下問 所說書名昔未聞
  無見頂相極尊高 面貌威嚴莫能視
  智慧神力最第一 當以善巧教詔我
  顧己微淺焉能學 徒聽書名實未知
  是為最上天中天 于世間中無有二
  我等大師釋迦牟尼如來無量劫早已成佛。早已遍知一切法。是示現婆娑世界耳。

無有涅槃佛

  華嚴經:
  佛子!諸佛如來為令眾生生欣樂故,出現于世;欲令眾生生戀慕故,示現涅槃;而實如來無有出世,亦無涅槃。何以故?如來常住清凈法界,隨眾生心示現涅槃。佛子!譬如日出,普照世間,于一切凈水器中影無不現,普遍眾處而無來往,或一器破便不現影。佛子!于汝意云何,彼影不現為日咎不?”答言:“不也。但由器壞,非日有咎。”“佛子!如來智日亦復如是,普現法界無前無后,一切眾生凈心器中佛無不現,心器常凈常見佛身,若心濁器破則不得見。佛子!若有眾生應以涅槃而得度者,如來則為示現涅槃,而實如來無生、無歿、無有滅度。楞伽阿跋多羅寶經:
  世間離生滅 猶如虛空華 智不得有無 而興大悲心
  一切法如幻 遠離于心識 智不得有無 而興大悲心
  遠離于斷常 世間恒如夢 智不得有無 而興大悲心
  知人法無我 煩惱及爾焰 常清凈無相 而興大悲心
  一切無涅槃 無有涅槃佛 無有佛涅槃 遠離覺所覺
  
若有若無有 是二悉俱離 牟尼寂靜觀 是則遠離生
  是名為不取 今世后世凈

一切法無生無有造作者

  此有故彼有。無所從來是。此滅故彼滅無所從去是。
  夢中眾生從何而來?無所從來。名此有故彼有。夢中眾生從何而去?無所從去。名此滅故彼滅。
  迷在六道夢裡的眾生亦復如是。無所從來無所去。顛倒迷心戲論有無。
  眼睛有病的人看空中有個老虎。空中老虎是誰造的?無有造作者,本來無老虎故。正如《寶積經》所開示:“大王。譬如夢中夢見國中最勝女人。是夢所見。亦非曾有非當有非今有。是色體性。亦復如是。非曾有非當有非今有。如是受想行識體性。亦復如是。非曾有非當有非今有。大王。譬如石女夢見生子。是夢所見。亦非曾有非當有非今有。是色體性。亦復如是。非曾有非當有非今有。如是受想行識。亦復如是。非曾有非當有非今有。大王。色無所依。乃至識亦無所依。大王。譬如虛空無所依。如是大王。色無所依。乃至識亦無所依。大王。色無有生。乃至識亦無有生。大王。色無有滅。乃至識亦無有滅”
  《華嚴經》說:‘一切法無生,一切法無滅,若能如是解,諸佛常現前。…凡夫見諸法,但隨于相轉,不了法無相,以是不見佛。
  又“若住于分別,則壞清凈眼,愚癡邪見增,永不見諸佛。若能了邪法,如實不顛倒,知妄本自真,見佛則清凈。有見則為垢,此則未為見,遠離于諸見,如是乃見佛。
  《凈土圣賢錄》卷七引《寶積經》卷76節錄:佛在迦毗羅國尼居陀林,敕弟子迦盧陁夷,往化父王。迦盧陁夷至迦毗城,以神通力,于虛空中跏趺而來,為凈飯王,贊嘆如來希有功德。王起敬信心,率諸釋種,往詣佛所。佛既為天龍八部各授記已,因為王廣說三解脫門。復言,一切諸法,皆是佛法。王言,若一切法是佛法者,一切眾生亦應是佛。佛言,若不顛倒見眾生者,即是其佛。所言佛者,如實見眾生也。如實見眾生者,即是見實際。實際者,即是法界。一切法無生,此是陀羅尼門。可于此法中,而安其心,勿信于他。爾時凈飯王等七萬釋種,聞法解悟,得無生法忍。佛現微笑,而說偈曰。釋種決定智,是故于佛法,決定心安住。人中命終已,得生安樂國。面奉無量壽,無畏成菩提。(詳細見寶積經76)
  《首楞嚴經》云:“持犯但束身。非身無所束。元非遍一切,云何獲圓通?”法句經云:“戒性如虛空。持者為迷倒。” 這兩段經文文殊菩薩指出了著身相持戒輩的相貌。
  《大寶積經》開示破戒者相貌:又大迦葉。四種破戒比丘似善持戒。何謂為四。有一比丘具足持戒。大小罪中心常怖畏。所聞戒法皆能履行。身業清凈口業清凈。意業清凈正命清凈。而是比丘說有我論。是初破戒似善持戒。復次迦葉。有一比丘誦持戒律。隨所說行身見不滅。是名第二破戒比丘似善持戒。復次迦葉。有一比丘具足持戒。取眾生相而行慈心。聞一切法本來無生心大驚怖。是名第三破戒比丘似善持戒。復次迦葉。有一比丘具足修行。十二頭陀見有所得。是名第四破戒比丘似善持戒。
  邪見罪重。你不是取我相。就是取眾生相啊。要不就是取佛相。如:放生本是好事,然攀緣放生豈不是取眾生相而行慈心?豈不是破戒?這樣的放生為佛所呵責,為魔所歡喜。

無緣大慈普應一切是諸佛教

  宋嘉祐八年,有僧惟先,修殿掘地,得衣如新。像在高泉寺,祈禱輒應。
  有僧舉臥輪禪師偈曰。
  臥輪有伎倆 能斷百思想
  對境心不起 菩提日日長
  師聞之曰。此偈未明心地。若依而行之。是加系縛。
  因示一偈曰。
  惠能沒伎倆 不斷百思想
  對境心數起 菩提作么長
  宣化上人開示:
  有一位和尚,或者此和尚是個無名和尚,或者是不好名的和尚。他念臥輪禪師的偈頌說:‘臥輪有一本領,能斷百種思想,不生思想。可是有這能斷百種思想,就已經落到第二、第三,而非第一義諦。他說對著什么境界都不起念,故菩提一天比一天長得高,長得大。'
  六祖大師一聽就說:‘此偈還未明白真正的心地法門。為什么呢?若依此偈修行,等于是自己把自己束縛住了。'故六祖大師說出另一偈頌:‘惠能我什么本領也沒有,我不需要斷百思想,連斷百思想的念都沒有。對著什么境界就事來則應,事去則凈,所以隨便它興,隨便它去,我也不管它菩提長不長。這就像前邊所說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道理一樣,我根本就是清凈,又何必拂拭呢?'
  外道問佛:樹上有幾片葉?佛即答有幾片。準確無誤。覺一切故。佛這樣的答即是如回響聲。即是對境心數起。任境來。任境去。普應一切。無作無心。套用圓滿。一無錯謬。
  對境界心數起。正是佛普應一切境。一切眾生心。無緣大慈普應一切是諸佛教。

大乘佛教無末法時代

  大般涅槃經梵行品(節錄):
  
迦葉復言:“世尊,我今始知菩薩摩訶薩不可思議,佛、法、眾僧、《大般涅槃經》及受持者、菩提、涅槃不可思議。世尊,無上佛法當久近住幾時而滅?”
  “善男子,若《大般涅槃經》乃至有是五行,所謂圣行、梵行、天行、病行、嬰兒行,若我弟子有能受持、讀誦、書寫、演說其義,為諸眾生之所恭敬、尊重、贊嘆、種種供養,當知爾時佛法未滅。善男子,若《大涅槃經》具足流布,當爾之時我諸弟子多犯禁戒,造作眾惡,不能敬信如是經典。以不信故,不能受持、讀誦、書寫、解說其義,不為眾人之所恭敬,乃至供養。見受持者,輕毀誹謗:‘汝是六師,非佛弟子。’當知佛法將滅不久。”
  迦葉菩薩復白佛言:“世尊,我親從佛聞如是義:迦葉佛法住世七日,然后滅盡。世尊,迦葉如來有是經否?如其有者,云何言滅?如其無者,云何說言《大般涅槃經》是諸如來秘密之藏?”
  佛言:“善男子,我先說言唯有文殊師利乃解是義。今當重說,至心諦聽。善男子,諸佛世尊有二種法:一者世法,二者第一義法。世法者則有壞滅,第一義法則不壞滅。復有二種:一者無常無我無樂無凈,二者常樂我凈。無常無我無樂無凈則有壞滅,常樂我凈則無壞滅。復有二種:一者二乘所持,二者菩薩所持。二乘所持則有壞滅,菩薩所持則無壞滅。復有二種:一者外,二者內。外法者則有壞滅,內法者則無壞滅。復有二種:一者有為,二者無為。有為之法則有壞滅,無為之法無有壞滅。復有二種:一者可得,二者不可得。可得之法則有壞滅,不可得者無有壞滅。復有二種:一者共法,二者不共法。共法壞滅,不共之法無有壞滅。復有二種:一者人中,二者天中。人中壞滅,天無壞滅。復有二種:一者十一部經,二者方等經。十一部經則有壞滅,方等經典無有壞滅。善男子,若我弟子受持、讀誦、書寫、解說方等經典,恭敬供養,尊重贊嘆,當知爾時佛法不滅。
  同經卷第二十五、光明遍照高貴德王菩薩品第十之五:“爾時世尊。告光明遍照高貴德王菩薩摩訶薩言:善男子。若言如來得廣長舌。當知如來于無量劫已離妄語。一切諸佛及諸菩薩。凡所發言,誠諦無虛。善男子。如汝所言。波旬往昔啟請于我入涅槃者。善男子。而是魔王真實不知涅槃定相。何以故?波旬意謂:不化眾生,默然而住,便是涅槃。善男子。譬如世人,見人不言,無所造作。便謂是人,如死無異。魔王波旬亦復如是。意謂:如來不化眾生,默無所說,便謂如來入般涅槃。善男子。如來不說佛法眾僧無差別相。惟說常住、清凈二法無差別耳。善男子。佛亦不說佛及佛性、涅槃無差別相。惟說常恒不變,無差別耳。善男子。佛亦不說涅槃實相、無差別相。惟說常有實不變易、無差別耳。善男子。爾時我諸聲聞弟子生于諍訟,如拘睒彌。諸惡比丘違反我教,多犯禁戒。受不凈物,貪求利養。向諸白衣而自贊嘆:我得無漏。謂須陀洹果,乃至我得阿羅漢果。毀辱于他,于佛法僧、戒律、和上不生恭敬。公于我前言如是物,佛所聽畜。如是等物,佛不聽畜。我亦語言:如是等物,我實不聽。復反我言:如是等物,實是佛聽。如是惡人不信我言,為是等故,我告波旬。汝莫悒遲,卻后三月,當般涅槃。善男子。因如是等惡比丘故,令諸聲聞受學弟子不見我身、不聞我法。便言:如來入于涅槃。惟諸菩薩能見我身,常聞我法。是故不言:我入涅槃。聲聞弟子雖復發言:如來涅槃。而我實不入于涅槃。善男子。若我所有聲聞弟子說言:如來入涅槃者。當知是人非我弟子,是魔伴黨。邪見惡人,非正見也。若言:如來不入涅槃。當知是人真我弟子,非魔伴黨。正見之人,非惡邪也。善男子。我初不見弟子之中有言:如來不化眾生,默然而住,名般涅槃也。善男子。譬如長者,多有子息,舍至他方。未得還頃,諸子并謂:父已死矣。而是長者,實亦不死。諸子顛倒,皆生死想。聲聞弟子亦復如是,不見我故。便謂如來,已于拘尸那城娑羅雙樹間,而般涅槃。而我實不般涅槃也。聲聞弟子生涅槃想。善男子。譬如明燈,有人覆之。余不知者,謂燈已滅。而是明焰,實亦不滅。以不知故,生于滅想。聲聞弟子亦復如是。雖有慧目,以煩惱覆。令心顛倒,不見真身,而便生于滅度之想。而我實不取滅度也。
  善男子。如生盲人不見日月。以不見故,不知晝夜、明闇之相。以不知故,便說無有日月之實。實有日月,盲者不見。以不見故,生于倒想:言無日月。聲聞弟子亦復如是。如彼生盲,不見如來。便謂如來入于涅槃。如來實不入于涅槃。以倒想故,生如是心。善男子。譬如云霧覆蔽日月。癡人便言:無有日月。日月實有,直以覆故,眾生不見。聲聞弟子亦復如是。以諸煩惱覆智慧眼,不見如來。便言:如來入于滅度。善男子。直是如來現嬰兒行,非滅度也。善男子。如閻浮提日入之時。眾生不見,以黑山障故。而是日性,實無沒入。眾生不見,生沒入想。聲聞弟子亦復如是。為諸煩惱山所障故,不見我身。以不見故,便于如來生滅度想。而我實不趣滅度也。”
  《勝天王般若波羅蜜經》開示:勝天王答善思惟菩薩言。善男子。般若波羅蜜一切諸佛之所護持。何以故。文字所說般若波羅蜜。如是文字不生不滅無有隱沒。字所顯義亦不生不盡無有隱沒。善男子。諸佛如來甚深般若波羅蜜亦不隱沒。何以故。法不生故。若法無生此則無滅。即是如來秘密之教。若佛出世若佛不出性相常住。是名法界。亦曰如如。名不異際隨順因緣而不違逆。是為正法。其性常住無有隱沒。
  圓教大乘無末法時代,聲聞邪路人野干叫罷了!

佛經由來

  佛陀入滅后,第一個夏季,在阿阇世王的絕對保護下,五百阿羅漢會聚于王舍城七葉巖,以大迦葉為首,舉行第一次結集。這時的法,即是經,由阿難誦出,律由優波離誦出。阿含經的淵源,即導源于此時。律與經為同一淵源,故其取材諸多相同。佛滅百年頃,因東印度吠舍離比丘提倡新佛教,遭保守派反對,于吠舍離城,會集七百僧眾,以耶舍為上首,舉行第二次結集。這次結集以討論律為中心。佛滅后二百三十年頃,于波咤利弗城,依阿育王命,以目犍連帝須(不是神通第一的那個目犍連,此大師名為目犍連帝須)目為上首,舉行第三次結集,于是三藏教法始行完成。
  了義由來請參考如是我聞詞條。

創立

  相傳釋迦牟尼14歲那年曾駕車出遊,在東南西三門的路上先后遇著老人、病人和死尸,親眼看到那些衰老、清瘦和凄慘的現象,非常感傷和苦惱。
  最后在北門外遇見一位出家修道的沙門,從沙門那裡聽到出家可以解脫生死病老的道理,便萌釋迦牟尼佛出遊圖發了出家修道的想法。29歲(一說19歲)時,他不顧父王的多次勸阻,毅然離開妻兒,舍棄王族生活,出家修道。
  離家之后,釋迦牟尼先到王舍城郊外學習禪定,后又在尼連禪河畔的樹林中獨修苦行,每天只吃一餐,后來七天進一餐,穿樹皮,睡牛糞。 6年后,身體消瘦,形同枯木,仍無所得,無法找到解脫之道。于是便放棄苦行,入尼連禪河洗凈了身體,沐浴后接受了一個牧女供養的乳糜,還原了健康。之后他渡過尼連禪河,來到伽耶城外的蓽缽羅樹(后稱菩提樹)下,沉思默想。
  經過七天七夜,終于恍然大悟,確信已經洞達了人生痛苦的本源,他認為人的生老病死都是苦的,苦的根源在于人有欲望,因此只有消滅欲望,忍耐順從,刻苦修行,才能達到“極樂世界”。這標志著他覺悟成道,成了佛。佛即佛陀,意為覺者 、知者。這一年釋迦牟尼35歲。
  釋迦牟尼成佛后,開始他的傳教活動。首先在鹿野苑找到曾隨他一道出家的阿若陳如等5個侍從,并向他們講說自己獲得徹悟的道理,佛教史上稱這次說法為初轉法輪,釋迦牟尼不久又旅行各地,足跡遍布恒河流域。
  所到之處,專心講道。奠定了原始佛教基本教義,并組成了傳教的僧團。常隨弟子據說有1250人,著名的有大迦葉、舍利弗、目犍連、阿難陀、優婆離等十大弟子。佛、法、僧這佛教的三寶已具備,佛教正式形成。

發源及其發源地

  佛教發源于約公元前1026年的古印度(天竺、身毒),距今約3000多年。當時印度有八個小國,其中一國王名凈飯王,有太子名悉達多。悉達多太子見眾生輪回生老病死,生起大悲心,19歲時舍棄王位,出家修行,為了尋求解脫眾生生老病死煩惱的辦法,苦行六年,而后圓滿究竟覺悟人生真諦宇宙真相,是名為佛陀,意為覺者。后來佛陀應周圍的弟子、國王、大臣、人民百姓的請問,而為闡明人生真諦宇宙真相,為說解脫生老病死苦煩的辦法,后來被其弟子記錄下來,是為經典。
  佛陀于世間說法四十九年,說大乘佛法經典約三千部,小乘經典約二千部。佛陀于八十歲時,度緣已盡,即入涅盤。
  之后約1000年,于漢明帝時,佛經傳入中國。之后中國歷朝皆有人往印度取經。
  流傳入中國的多數為大乘經典,流傳入泰國、緬甸、越南等東南亞國家的多為小乘經典。隨后又將佛經傳往日本朝鮮等國。現在全世界的大乘佛法主要集中在中國。
  佛教是現今世界三大宗教中最早的宗教。佛教是世界上唯一不參與政治、軍事的宗教,是世界上唯一不與其他宗教信仰的地區和國家發生沖突和爭端及戰爭的宗教。佛教是唯一主張平等慈悲和最早提出因果報應的宗教。佛教是唯一主張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皆可以修行成佛的宗教。

傳入中國

過程

  東漢永平十年公元67年,佛教正式由官方傳入中國
  明帝永平十年(67年)明帝夜夢金人飛行殿庭,明晨問于群臣。太史傅毅答說:西方大圣人,其名曰佛;陛下所夢恐怕就是他。帝就派遣中郎將蔡愔等十八人去西域,訪求佛道。蔡愔等于西域遇竺法蘭,攝摩騰兩人,并得佛像經卷,用白馬馱著共還洛陽。帝特為建立精舍給他們居住,稱做白馬寺。于是摩騰與竺法蘭在寺裡譯出《四十二章經》。這幾乎是漢地佛教初傳的普遍說法,也為中國歷史教科書所采用。 
  佛教傳入中國之后,到了后漢末葉桓靈二帝的時代(147—189年),記載才逐漸翔實,史料也逐漸豐富。其時西域的佛教學者相繼來到中國,如安世高、安玄從安息來,支婁迦讖、支曜從月氏來,竺佛朔從天竺來,康孟詳從康居來。由此譯事漸盛,法事也漸興。
  一、漢人出家之始:漢人由信佛而出家修道的,如贊寧《僧史略》卷上《東夏出家》題下,有“漢明帝聽陽城侯劉峻等出家,僧之始也;洛陽婦女阿潘等出家,尼之始也”等語。按劉峻等出家事出《漢法本內傳》。《內傳》偽書,不足置信。可是《高僧傳.佛圖澄傳》中,有“往漢明感夢,初傳其道,唯聽西域人得立寺都邑以奉其神,其漢人皆不得出家”等語,似乎其時已經有漢人出家,然后才有此項禁令。而漢人出家為沙門見于載籍的,是從嚴佛調開始,如《出三藏記集.安玄傳》中稱“沙門嚴佛調”,又說他“出家修道”;《出三藏記集》又轉載《沙彌十慧章句序》,下題“嚴阿祇黎(即阿奢黎)浮調所造”。然而《釋氏稽古略》說,在佛調以后八、九十年的朱士行,是漢土最初為沙門的;《歷代三寶記》也稱佛調為清信士。這大概是因為從漢代以來,雖然佛法已經流行,但道風未純,比丘出家只以剪落須發作區別,未稟律儀;到魏嘉平二年(249年),中天竺沙門曇柯迦羅(法時)來到洛陽,建立羯磨法,創行受戒,中土才有正式的沙門,而登壇受戒的朱士行為最早,因此把他作為中土沙門之始。
  二、民間建寺造像之始:《后漢書.西域傳》中敘述桓帝奉佛之后說,“百姓稍有奉佛者,后遂轉盛”,可見當時民間的奉佛也由少數而逐漸增多;但其具體情況,只笮融奉佛一事見于現存的文獻。據《后漢書。陶謙傳》和《吳志.劉繇傳》說:獻帝時,丹陽人笮融聚眾數百人,往依徐州牧陶謙,謙使督廣陵、下邳、彭城三郡的運漕。融于是斷三郡的委輸,“大起浮屠寺,上累金盤,下為重樓,又堂閣周回可容三千余人。作黃金涂像,衣以錦彩。每浴佛輒多設飲飯,布席于路,其有就席及觀者且萬余人”。又依《出三藏記集》所載《般舟三昧經記》載,說明獻帝時洛陽也有佛寺。從《吳志。劉繇傳》所述笮融事看起來,后漢末民間的奉佛,有其種種原因,這和宮廷中只以求長壽祈福為目的者有所不同。

禪宗

  禪宗以菩提達摩為中國始祖(達摩大師是印度禪宗第28代祖師,中國禪宗始祖),故又稱達摩宗;因其得佛心印為佛陀之正統法脈,又稱為佛心宗。達摩于北魏末活動于洛陽,倡二入四行之修禪原則,以《楞伽經》授徒。傳法弟子為二祖慧可,慧可之傳法弟子為三祖僧璨,其傳法弟子為四祖道信。道信傳法弟子為五祖弘忍,立東山法門,為禪宗五祖。門下分赴兩京弘法禪宗始祖菩提達摩,名重一時。其中有神秀 、傳法弟子六祖惠能二人分立為北宗漸門與南宗頓門。神秀住荊州玉泉寺,晚年入京,為三帝國師,弟子有嵩山普寂、終南山義福;惠能居韶州曹溪寶林寺,門下甚眾,以惠能為六祖。后為禪宗正宗。皇帝親賜六祖慧能大師謚號為大鑒禪師,其傳法弟子頗多,如:南岳懷讓禪師、青原行思禪師、永嘉玄覺禪師等,證悟者40余人,開悟者不計其數。之后南岳懷讓禪師之得法弟子,馬祖道一禪師對中國佛教有著極大的貢獻,他確立了叢林制度,規范了道場,馬祖道一禪師之傳法弟子百丈懷海禪師更制定清規規范門人,故佛教稱之為“馬祖建叢林,百丈定清規”,直到今天依然大體上不變,每天之早晚二課,也是始于這個時候。百丈懷海禪師之傳法弟子有黃檗希運禪師及仰山靈佑禪師,都是至今還影響著佛教界的祖師大德!自六祖后不再傳大位,也就是說沒有第七祖,因為禪宗真正要傳的法脈不是衣缽而是心印,心印延續至今,不曾斷絕,一代代的祖師大德們,至今都延續著六祖的頓教大法!
  六祖慧能是禪宗的發揚光大者,提倡心性本凈、佛性本有、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慧能以后,禪宗廣為流傳,于唐末五代時達于極盛。禪宗使中國佛教發展到了頂峰,對中國古文化的發展具有重大影響。

凈土宗

  凈土宗,佛教宗派之一。因專修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凈土的念佛法門,故名。該法門以信愿念佛為正行,凈業三福、五戒十善為輔助資糧。凈土信仰是佛教的基本信仰,大乘各宗多以凈土為歸。佛法西來,東晉,慧遠大師在廬山東林寺建立蓮社,提倡專修該往生凈土的念佛法門,又稱蓮宗。唐代善導大師也是凈宗重要倡導與推動者,被奉為凈宗第二代祖師。凈宗歷代祖師并無傳承法統,很多還是宗門教下的大祖師,均為后人據弘揚凈土貢獻推戴而來。中國凈宗十三祖分別是:慧遠、善導、承遠、法照、少康、延壽、省常、祩宏、智旭、行策、實賢、際醒及印光大師。

主要節日

  文殊菩薩、彌勒菩薩在佛經中都是和佛同一時代示現的菩薩。《勝天王般若波羅蜜經》卷第五節選:“爾時,勝天王白佛言:“世尊,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現何色貌教化眾生?”
  佛告勝天王言:“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示現色形無有定相。何以故?隨諸眾生心之所樂,即見菩薩色貌,如是或現金色,或現銀色,或玻瓈色,或琉璃色,或瑪瑙色,或硨磲色,或真珠色、青色、黃色、赤色、白色,或日月色、火色、焰色、帝釋色、梵王色、霜色、雌黃色、朱色、薝卜伽色、須摩那色、婆利師迦色、波頭摩色、拘勿頭色、分陀利色、功德天色、鵝色、孔雀色、珊瑚色、如意珠色、虛空色,天見是天,人見是人。
  “大王,十方恒河沙世界中,一切眾生色形相貌,菩薩摩訶薩悉現如是。何以故?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不舍一眾生故遍能攝取。何以故?一切眾生心各不同,是故菩薩種種示現。何以故?菩薩摩訶薩過去世中有大愿力,隨諸眾生心所樂見而受化者,即為示現所欲見身。大王,如凈明鏡本無影像,隨諸外色若好、若丑種種悉現,亦不分別我體明凈能現眾色;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亦復如是,無功用心隨眾生樂,種種示現悉令悅彼,而不分別我能現身。
  “大王,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于一座中隨諸聽眾,或見菩薩說法,或見佛說法,或見辟支佛說法,或見聲聞說法,或見帝釋,或見梵王,或見摩醯首羅,或見圍紐天,或見四天王,或見轉輪圣王,或見沙門,或見婆羅門,或見剎利,或見毗舍、首陀,或見居士,或見長者,或見坐寶臺中,或見坐蓮華上,或見行在地上,或見飛騰虛空,或見說法,或入三昧。大王,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為度眾生,無一形相及一威儀不示現者。”
  可見這些佛菩薩的生日是利益眾生的一種示現。積極入世與眾結緣,聽聞佛法開示愚蒙,吃齋放生孝親念佛等是佛教節日特色。究竟而言,時時依教奉行,時時都是佛教的節日。至于基督教、伊斯蘭教的平安夜、圣誕節、宰牲節等都是以殺害眾生性命為代價的節日,佛與《僧伽吒經》中已經開示了:“佛告優波迦:“若邪盛大會系群少特牛、水特、水牸及諸羊犢,小小眾生悉皆傷殺;逼迫苦切仆使作人,鞭笞恐怛悲泣號呼,不喜不樂眾苦作役,如是等邪盛大會,我不稱嘆,以造大難故。若復大會不系縛群牛……乃至不令眾生辛苦作役者,如是邪盛大會,我所稱嘆,以不造大難故。” 不增不減經:“舍利弗。一切愚癡凡夫不如實知一法界故。不如實見一法界故起邪見心。謂眾生界增眾生界減。舍利弗。如來在世我諸弟子不起此見。若我滅后過五百歲。多有眾生愚無智慧。于佛法中雖除須發。服三法衣現沙門像。然其內無沙門德行。如是等輩實非沙門自謂沙門。非佛弟子謂佛弟子。而自說言。我是沙門真佛弟子。如是等人起增減見。何以故。此諸眾生以依如來不了義經。無慧眼故。”綜合上述經論可知觀世音菩薩及祖師大德都隨著眾生的善根示現在地球上。
  佛教節日正解:
  佛誕節:
  
又作灌佛。乃為紀念釋尊誕生,佛寺舉行誦經法會之儀式。佛陀降生后,天降香水為之沐浴。根據此一傳說,于每年四月八日舉行法會,用花草作一花亭、亭中置誕生佛像,以香湯、水、甘茶、五色水等物,從頂灌浴,此外還舉行拜佛祭祖、供養僧侶等慶祝活動。此一法會,即稱灌佛會,亦稱佛生會、浴化齋。佛誕節因此又稱浴佛節。在印度及西域則是將誕生佛像置于車內,遊行市區。中國唐、宋時代亦盛行此種法會。傳到日本后,日本亦從承和七年(840)開始,每年四月八日均在皇宮中舉行灌佛,此種浴佛法會,稱為花祭,以后一般寺廟亦廣為流行。又浴佛時所唱之頌文稱為浴佛偈。
  此外,依般泥洹后灌臘經載,以佛誕日及七月十五夏滿日舉行灌佛,稱為灌臘。或依譬喻經,而有臘八之浴佛。禪林中,于十二月初八佛成道日亦行灌佛儀式。浴佛所用之香湯,其內應以牛頭栴檀、紫檀、多摩羅香、甘松、芎藭、白檀、郁金、龍腦、沉香、麝香、丁香等種種妙香互滲而成,其后置于凈器。浴佛儀式中,既以香湯灌灑佛頂,應以凈水繼灌浴之。有關浴佛之由來,在印度一般寺廟每天均舉行浴佛,此乃起因于印度氣候炎熱,需每日淋水,故南海寄歸內法傳卷四、大宋僧史略卷上均謂浴佛原非僅行于佛之誕生日,然至后世漸成一年一度之儀式。[浴佛功德經、釋氏要覽卷中、敕修百丈清規卷二佛降誕條、禪林象器箋報禱門]p4162
  涅槃節:
  
即于每年佛陀入涅槃之日所舉行之法會。又稱常樂會、涅槃忌、佛忌。所謂涅槃,以梵語書寫經典之北方佛教,如中、韓、日等國之大乘佛教,一般認為佛陀于二月十五日入滅,是日稱為涅槃節。故每年于該日懸掛釋迦涅槃圖,并念誦涅槃經、佛遺教經等,舉行追思佛陀之法會。中國有關涅槃會之最早記載為佛祖統紀卷三十三(大四九·三一九中):“如來于周穆王五十三年二月十五日入滅,凡在伽藍,必修供設禮,謂之佛忌。”于日本,涅槃會通常附修涅槃講、羅漢講、遺跡講、舍利講等四個法會,其較簡略者,亦須修四講中之一座。[大唐西域記卷一梵衍那國條、廣弘明集卷二十八、釋氏要覽卷下、敕修百丈清規卷二佛成道涅槃條、禪林象器箋報禱門]p4155
  盂蘭盆節:
  
(行事)佛弟子目連尊者,見其母墮餓鬼道,受倒懸之苦。問救法于佛。佛教于每年七月十五日(僧安居竟之日),以百種供物供三寶。請其威,得救七世之父母。因起此法會。盂蘭盆經曰:“是佛弟子修孝順者,應念念中憶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憶所生父母,為作盂蘭盆,施佛及僧,以報父母長養慈愛之恩。”佛祖統紀三十三曰:“盂蘭此翻解倒懸,言奉盆供于三寶福田,用以解饑虛倒懸之急。”漢土于梁武帝大同四年,初設盂蘭盆齋。
  臘八節:
  
中國佛教徒依禪宗之習,于臘八(陰歷十二月八日)以米及果物煮粥供佛,稱作‘臘八粥’,后演變成民間習俗。《敕修百丈清規》卷二云(大正48·1116a)︰‘臘月八日,恭遇本師釋迦如來大和尚成道之辰,率比丘眾,嚴備香、花、燈、燭、茶、果、珍饈,以伸供養。’日本亦于此日獻粥上供,《瑩山清規》卷下云(大正82· 449a)︰‘十二月八日,稱成道會,公界隨力,辦供具,四節儀皆一如。’
  藏傳佛教節日
  
傳大召
  是藏傳佛教一種儀式,意為“大祈愿”法會。法會從藏歷正月初三至二十四日,拉薩三大寺僧眾及衛藏、安多和康區各地信眾(多至數萬人)齊集大昭寺進行各種宗教活動。正月十五日夜拉薩八角街陳列酥油燈、酥油花,歌舞慶祝,稱為燈節。法會上舉行辯經,考選藏傳佛教最高學位——格西。法會最后以送鬼儀式結束。
  傳小召
  藏歷每年二月下旬,為期十天,進行有關宗教活動。法會期間三大寺僧侶在大昭寺參加辯經,選拔二等格西,由于規模小于傳大召法會,故名。
  附:
  正月初一日:彌勒佛圣誕
  正月初六日:定光佛圣誕
  二月初八日:釋迦牟尼佛出家
  二月十五日:釋迦牟尼佛涅盤
  二月十九日:觀世音菩薩圣誕
  二月廿一日:普賢菩薩圣誕
  三月十六日:準提菩薩圣誕
  四月初四日:文殊菩薩圣誕
  四月初八日:釋迦牟尼佛圣誕
  四月十五日:佛吉祥日——釋迦牟尼佛誕生、成道、涅盤三期同一慶(即南傳佛教國家的衛塞節)
  五月十三日:伽藍菩薩圣誕
  六月初三日:護法韋馱尊天菩薩圣誕
  六月十九日:觀世音菩薩成道——此日放生、念佛,功德殊勝
  七月十三日:大勢至菩薩圣誕
  七月廿四日:龍樹菩薩圣誕
  七月三十日:地藏菩薩圣誕
  八月廿二日:燃燈佛圣誕
  九月十九日:觀世音菩薩出家紀念日
  九月三十日:藥師琉璃光如來圣誕
  十月初五日:達摩祖師圣誕
  冬月十七日:阿彌陀佛圣誕
  臘月初八日:釋迦如來成道日
  臘月廿九日:華嚴菩薩圣誕

佛教禮儀

  1.入寺:入寺門后,不宜中央直走,進退俱當順著個人的左臂迤邊行走,入殿門裡,帽及手杖須自提攜,或寄放為佳,萬不可向佛案及佛座上安放。
  2.拜佛:大殿中央拜墊是寺主用的,不可在上禮拜,宜用兩旁的墊凳,分男左女右拜用,凡有人禮拜時,不可在他的頭前行走。
  3.閱經:寺中若有公開閱覽的經典,方可隨便坐看,須先凈手,放案上平看,不可握著一卷,或放在膝上。衣帽等物尤不可加在經上。
  4.拜僧:見面稱法師,或稱大和尚,忌直稱為"出家人"、"和尚"。與僧人見面常見的行禮模式為兩手合一,微微低頭,表示恭敬,忌握手、擁抱、摸僧人頭等不當禮節。向他頂禮時,假若他說一禮,不可再繼續強拜,凡人禮佛、坐禪、誦經、飲食、睡眠、經行、入廁的時候,俱不可向他禮拜。
  5.法器:寺中鐘鼓魚磬,不可擅敲,錫杖衣缽等物,不可戲動。
  6.聽經:隨眾禮拜入座,如己后到,法師已經升座,須向佛頂禮畢,向后倒退一步,再向法師頂禮,入座后,不向熟人招呼,不得坐起不定、咳嗽談話,如不能聽畢,但向法師行一合十,肅靜退出,不得招手他人使退。

佛教畫

  佛教畫的種類可以分為"圖"和"像"兩大類。
  "圖"是指一幅畫中以一尊像為主體,或多尊像共同構成主體,其中有主有伴,共同體現一個故事。例如:"十八羅漢像"是在一幅畫中或多幅畫中畫十八羅漢,但只是繪出每位羅漢的儀容形貌,或降龍、或伏虎,各個羅漢不相聯系。至于"十八羅漢過海圖"便是在一幅畫中繪出十八羅漢共同渡越滄海的不同動作。"像"是指一幅畫中單獨畫一像,或一幅畫中雖畫有多像,其內容都只是側重在表現每一像的儀容形貌,別無其他的意義。佛經畫就其內容可分有七類,即:佛、菩薩、明王、羅漢(包括緣覺類)、天龍八部、高僧、曼陀羅。佛圖就其內容來分有六類:佛、本、經變、故事、山寺、雜類。此外還有“水陸畫”,是由像和圖混合組成的佛畫集。

佛教與漢字

  東漢初,佛教從印度傳入中國,許多佛教典籍陸續被翻譯成漢語。由于佛教是一個外來的完整的宗教體系,其中不少內容,漢語字型檔裡難以找出恰當、吻合的書寫形式來表現,為了適應這一情況,人們需要創造。于是,在龐大的漢字家族中又增添了一些新“成員”。這些漢字現在人們一般已經不知道它們的來歷,舉例如下:佛。“佛”在《詩經》中是輔佐的意思,后來出現在連綿詞“仿佛”中,都和佛教的“佛”沒有任何意義上的聯系。而“佛陀”是古吐火羅文“but”的音譯,在佛經中一般作為釋迦牟尼的尊稱;“佛”則是“佛陀”的 簡化,泛稱一切能做到“覺行圓滿”的修行者。
  菩薩。這是“菩提薩(bodhi-sattva)”的簡稱。“菩提”是覺悟的意思。“菩薩”指能成就佛果的修行者。
  釋。這是梵語“Sakya(釋迦)”的音譯簡稱。釋迦是種族姓。東晉以后,中國僧人法名都統一以“釋”為姓,而“釋子”、“釋迦子”也就成了佛教出家信徒的統稱。
  梵。這是梵語俗語“Brahman”的音譯簡稱。“梵”的本義是清凈、寂靜、離欲,后來指與佛教有關的事物,如梵典、梵剎;或指印度等地的事物,如梵土、梵字。
  曇。這是梵語俗語“Dharma”的音譯簡稱。“曇”的本義是法。有一種花“曇花”,佛經裡說它三千年開一次花,且要等佛出世時才開,比喻希有、難得之物。現在人們常用的成語“曇花一現”就來源于此。
  魔。這是梵語“Mara”的音譯簡稱。漢語本來沒有“魔”字,開始翻譯佛典時,人們只好借用“磨”字表示。“Mara”的本義是擾亂、破壞、障礙,指一切煩惱、疑惑、迷戀等妨礙修行的心理活動。漢語所說的“魔鬼”來源于佛家所謂的“四魔”之一的“死魔”。后來,產生了一批由“魔”構成的詞:魔王、魔界、魔宮、魔道、魔戒、魔力、魔術、魔法等。
  塔。漢字原本沒有“塔”字,它是魏晉以后造出的。“塔”的梵文是“tupa”,原指半圓覆缽形的大土冢。
  袈裟。這是梵語“Kasaya”的音譯。袈裟指佛家的法衣。
  缽。這是梵語“Patra”的音譯簡稱。缽指僧人吃飯用的器皿。
  剎那。這是梵語“Ksana”的音譯。佛典中“剎那”指“時之極微者”,即非常短的時間。“剎那無常”、“剎那生滅”、“剎那三世”等也是佛教用語。現在人們還常用“一剎那”、“剎那間”等。
  彼岸。“彼”是梵語“Para”的音譯。佛家中的“彼岸”指得到正果的最高境界。
  茉莉。這是梵語“Malika”的音譯簡稱。出產于印度的一種花。佛經裡最初翻譯成“抹莉”。
  果。這是梵語“Bimbara”的音譯。最初翻譯成“頻果”。

佛像圖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