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音樂


佛教音樂,中國佛教寺院和信眾在舉行宗教儀式時所用的音樂。佛教認為,音樂有“供養”、“頌佛”作用。形式有聲樂和器樂等多種。

概述

  佛教音樂      Buddhist music

起源

  佛教音樂由梵唄發展而來的音樂。始自三國,源于印度五明之聲明,通俗講就是僧侶念經的聲音。是指佛教音樂(梵唄徽標)用清凈的言語贊嘆諸佛菩薩三寶功德,意為清凈、離欲、贊頌、歌詠。屬于“三學”的“定學”范疇,后來逐漸引申為佛教儀式中各種唱念的通稱。   聲明隨佛教傳入中國,起初一直存在“梵音重復,漢語單奇”之予盾。三國魏太明帝太和四年(230)陳思王曹植,曾遊魚山,感魚山之神制,依《太子瑞應本起經》“撰文制音,傳為后式”使得佛經在唱誦時天衣無縫,“貴在聲文兩得”始創 “以為學者之宗,傳聲則三千有余,在契則四十有二。”的《魚山梵》或《魚山唄》后世簡稱“梵唄”或“魚山”,唐初傳至日本,謂之“魚山” 聲明,并后世留有唐朝《魚山聲明集》、《魚山私抄》、《魚山目錄》等手抄本。傳至韓國,稱之“魚山”,至此,聲明得以中國化。現全稱“魚山梵唄”。   有了曹植的經驗,其后歷經支謙、康僧會、覓歷、帛法橋、支曇鑰、曇遷、僧辯、慧忍、蕭子良、梁武帝等僧俗名家的創作和提倡,便開始嘗試著進一步用中國民間樂曲另創新聲和改編佛曲,使古印度的聲明音樂逐步與中國古早文化相結合,中國梵唄從此走上了繁榮、發展的道路,興盛至今。由此得知古之“佛曲”、今之“佛教音樂”均由梵唄發展而來的音樂。故歷史上尊稱曹植為中國佛教音樂創始人——梵唄始祖。   佛教音樂起源于印度吠陀時期,佛陀根據其中記述梨俱吠陀歌詠方法之娑摩吠陀而制定伽陀,伽陀即 指偈頌,方便宏揚佛法。佛教音樂被稱為梵音,又名梵唄。梵,來自印度語,是“梵覽摩”的略稱。根據《佛佛光大辭典光大辭典》:“梵,表清凈之義。”“唄,又作唄匿、婆陟、婆師。意譯為止息、 贊嘆。以音韻屈曲升降,能契于曲,為諷詠之聲,乃梵土之法曲,故稱梵唄。”中國佛教音樂發展是由陳思王曹植魚山梵唄開始的(唐密和顯教)。梵,是印度語“清凈”的意思。唄是印度語“唄匿”的略稱,義為贊頌或歌詠。梵唄,亦稱贊唄、梵樂、梵音、念唱、佛曲、佛樂等,是佛教徒(確切的說:是指出家人或主持)舉行宗教儀式時在佛菩薩前歌誦、供養、止斷、贊嘆的頌歌,后世梵唄是魚山梵唄為標準的簡稱,泛指為古早佛教音樂。(梵唄注冊徽標說明,佛光普照的“花開見佛”是以兩片碧綠的“蓮葉”捧起敲打著凈化人心的木魚、放出奇異彩虹的五明圓滿“佛光”瑞相,光環上,顯現映出“南無阿彌陀佛”五線譜的音韻。音符倒有“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的一番風味;整體構成一尊“佛光普照”似“如意蓮花”的吉祥“禪定坐佛”,象征佛陀“宣說神咒”的梵唄,響徹凈化整個宇宙的真理,正是包涵“一日一月一世界,一花一聲一如來”之境界。清凈智慧、吉祥圓滿,梵唄“花開見佛”見聞者當受持熄滅萬緣,清凈身、口、意、三業,智慧圓滿。以蓮葉,木魚,佛光構成吉祥如意,佛光圓滿的花開見佛禪定圖。聲光一體,可謂是珠聯璧合,渾然天成。寓意深妙,智慧之智,耐人尋味.(梵唄傳承人永悟法師設計)。)

發展簡史

創立

  公元前6~前5世紀,佛祖釋迦牟尼在印度創立釋迦牟尼佛教時就使用音樂,以“清凈和雅”的吹唱來演說經法,約在公元前 3世紀后,佛教音樂隨著佛教逐步向亞洲和世界各地流傳。由于民族、地域各異,佛教音樂在流傳過程中,吸收著不同的民族民間音樂,從而產生不同風格的佛教音樂。

傳播

  約在東漢明帝年間(58~75)佛教傳入中國。使來自印度與西域的佛教音樂,摻雜了中國民族民間音樂的因素,因而中國佛教音樂既含有中國民族音調,又含有印度或西域少數民族音調。《西河詩話》曰:“李唐樂府有普光佛曲、日光明佛曲等八曲,入娑陀調;釋迦文佛曲、妙華佛曲等九曲,入乞食調;大妙至極曲、解曲,入越調;摩尼佛曲入雙調;蘇密七具佛曲、日騰光佛曲,入商調;婆羅樹佛曲等四曲,入羽調;遷星佛曲,入般涉調;提梵入移風調。”說明這些佛曲已具有中國民族民間的風格特色。到隋唐時期,隨著佛教各宗派的繁榮,佛教音樂也達鼎盛階段。

保護

  非物質文化遺產   2008年,江蘇省常州市參與申報的“佛教音樂(天寧寺梵唄唱誦)”   山東省東阿縣參與申報的“佛教音樂(魚山梵唄)”   河南省開封市參與申報的“佛教音樂(大相國寺梵樂)”   西藏自治區墨竹工卡縣參與申報的“佛教音樂(直孔噶舉派音樂)”   甘肅省夏河縣參與申報的“佛教音樂(拉卜楞寺佛教音樂道得爾)”   青海省興海縣參與申報的“佛教音樂(青海藏族唱經調)”   寧夏回族自治區平羅縣參與申報的“佛教音樂(北武當廟寺廟音樂)”   入選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古早音樂項目類別,序號637。

發展?

  2006年,北京智化寺京音樂和山西五臺山佛教音樂進入國務院公布的《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保護體系中。   “這一事件標志著佛教界本身和社會各界佛教音樂保護意識的覺醒。佛教音樂在近2000年的發展過程中,始終根植于中國古早音樂之中并隨著中國古早音樂的發展而傳承。中國的佛教音樂實際上是中國古早音樂中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理應成為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一部分。?

在中國的發展歷程

三國

  自佛教傳入至三國時,來自印度、西域的一些高僧在漢地傳播、翻譯佛經的同時,也帶來了印度、西域的佛教音樂。月氏人支謙據《無量壽經》、《中本起經》制成《菩薩連句梵唄》三契;康僧會亦曾制此曲,又傳《泥洹唄聲》。此外,作“胡唄三契、梵響凌云”的帛尸黎密多羅也是西域人;月氏人支縣南“裁制新聲,梵響清美”,傳“六言梵唄”于后世。“原夫經震旦,夾譯漢庭。北則些(法)蘭,始直聲而宣剖;南惟(康)僧會,揚曲韻以諷通。”(宋贊寧《宋高僧傳》)他們所傳梵四,應該是西域風格的佛曲。然而,這些異國風味的“胡唄”并沒有廣泛流傳開來。    相傳我國最早創作梵唄的是曹魏時代陳思王曹植,他嘗遊魚山(一作漁山,今山東阿縣境),聞空中有一種梵響(巖谷水聲),清揚哀婉,細聽良久,深有所悟,乃摹其音節,根據《瑞應本起經》寫為梵唄,撰文制音,傳為后式。其所制梵唄凡有六章,即是后世所傳《魚山梵》(亦稱《魚山唄》見《法苑珠林》)。”。[唐] 釋道世撰《法苑珠林》卷三十六載曰:“植每讀法苑珠林佛經,輒流連嗟玩,以為至道之宗極也。遂制轉贊七聲,升降曲折之響,世人諷誦,咸憲章焉,嘗遊魚山,忽聞空中梵天之響,清雅哀婉,其生動心,獨聽良久,而侍御皆聞,植深感神理,彌悟法應,乃摹其聲節,寫為梵唄,撰文制音,傳為后式,梵聲顯世始于此焉。”謝安“寓居會稽,與王羲之及高陽許詢、桑門之遁遊處,出則漁戈山水,入則言詠屬文,無處世意”。由此看來“曹子建遊魚山,聞巖谷水聲寫之,制梵唄之譜,當為東土梵唄之始”。釋慧皎《高僧傳.十三經詩論》載曰:“始有魏陳思王曹植深愛聲律,屬意經音,既通般遮之瑞響,又感魚山之神制;于是冊治《瑞應本起》,以為學者之宗,傳聲則三千有余,在契則四十有二。”又云:“昔諸天贊唄,皆以韻入弦管,五眾與俗違,故宜以聲曲為妙。原夫梵唄之起,亦肇自陳思。始著太子頌及啖頌等。因為之制聲,吐納抑揚,并法神授,今之皇皇顧惟,蓋其風烈也。”   曹植將音樂旋律與偈詩梵語的音韻與漢字發音的高低相配合,使得佛經在唱誦時天衣無縫,“貴在聲文兩得”。采取以梵語發音為基礎與新制偈頌相結合的方法,解決了用梵音詠漢語“偈迫音繁”;以漢曲諷梵文偈頌,“韻短而辭長”的問題。有了曹植的經驗,歷代僧人們便開始嘗試著進一步用中國民間樂曲改編佛曲或另創新曲,使古印度的梵唄音樂逐步與中國古早文化相結合,梵唄從此走上了繁榮,發展的道路。其后支謙、康僧會、覓歷等高僧結合當時中國民間音樂以及正統文學開創和初步形成了中國佛教音樂體系——中國梵唄。六朝的齊梁時代,佛教徒開始吸取民間文藝形式(如“轉讀”“唱導”等)。此時是我國梵唄發展的重要時期。《樂府詩集·雜曲歌辭》(卷七七八年)載有齊王融《法壽樂歌》十二首,每首均五言八句,內容歌頌釋迦一生事跡,從其歌辭體制來看,無疑是用這種華聲梵唄來歌唱的。

隋唐

  時代,佛教不僅盛行俗講音樂(講唱經文及佛教故事),而且由于西域交通的發展,西域方面的梵唄也漸漸傳入漢地。此外還有從其他佛教國家傳入的佛曲梵唄,有些梵唄還為朝廷樂府所用,所有這些都對中國梵唄的發展產生了重要影響,可以說中國梵唄從此進入了一個輝煌時期。陳旸《樂書》卷159載“胡曲調”,記錄唐代樂府所采用的梵唄就有《普光佛曲》《彌勒佛曲》《日光明佛曲》《大威德佛曲》《如來藏佛曲》《釋迦牟尼佛曲》《燒香佛曲》《十地佛曲》《觀音佛曲》等26曲。現存的唐代佛教歌贊資料有善導《轉經行道愿往生凈土法事贊》《依觀經等明般舟三昧行道往生贊》和法照撰的《凈土五會念佛誦經觀行儀》《凈土五會念佛咯法事儀贊》。所用曲調當仍是梵唄聲調,唐代流行的變文也是梵唄的音韻。敦煌經卷所載唐代佛曲就有《悉曇頌》《五更轉》《十二時》等多種音調。

宋元

  ,我國器樂演奏的形式非常盛行,佛教也較多地采用了這一通俗的形式來供養佛菩薩,并以此來接近民眾,以此來接收更多的佛教信徒。同時也大量吸取了南北民間曲調和曲牌,各地寺院相繼產生了各具地方特色的梵唄。但主要是南北之別,佛樂史上頗有影響的《諸佛世尊如來菩薩尊者名稱歌曲》一書,就是采用南北曲的各種曲調填寫的,本書50卷,明永樂十五年至十八年(1417—1420)編。   據有關資料不完全統計,現在一般常用的梵唄中所用的南北曲調近二百曲。除了六句贊多用《華嚴會》外,其余如《掛金鎖》《豆葉黃》《望江南》《柳含煙》《金學經》《金磚落井》《破荷葉》以及《寄生草》《浪淘沙》等都是最常見的。近年來,聞北京、江西、天津、廈門等地相繼成立了佛教音樂團,已整理、出版、發行中國梵唄的音響磁帶。在古早梵唄的基礎上又大膽創新,已將電子琴等現代樂器用于佛門梵唄,在物質文明及精神文明高度發達的今天,中國梵唄這一古老的佛教古早文化也遇到了挑戰,但只要有佛界及音樂界等各界同仁的努力,它會隨之得到進一步的發展和充實,并會使之流傳百世。

用途

  梵唄主要有三種用途。首先是講經儀式,通常行于講經前后。其次是六時行道,即寺院每日作朝暮課誦之用。最后就是經懺法會,譬如“觀音菩薩圣誕”、“梁皇寶”、“水陸法會”。根據《長阿含五阇泥沙經》,“時梵童子告忉利天曰:其有音聲,五種清凈,乃名梵聲。何等為五?一者其音正直,二者其音和雅,三者其音清澈,四者其音得滿,五者其音遍周遠聞,具此五者,乃名梵音。”另外,《薩婆多毗尼勒迦》 卷六記載:“瓶薩婆多毗尼勒迦內容沙王信佛法,往詣佛所,白佛言:世尊,諸外道八日,十四日,十五日集一處唄誦,多得利養,眷屬成長,愿世尊聽諸比丘。佛言:聽諸比丘八日, 十四日,十五日集一處唄誦說法。”可見當時的梵唄已經在印度各地佛所中流行。佛教音樂的曲目,有些尚保留在當今寺院中。在敦煌雜曲中還保留一部分佛教鼎盛時期的作品。   眾所周知,歌曲最容易被傳唱,更重要的是,歌曲由于韻律,容易被記住。 因此,佛教音樂對傳播佛教起到了很大作用。

分類

  佛教音樂可以分為贊、偈、咒、誦四大類。贊,有祈禱和歌頌佛祖之意。贊同詞為韻體體裁,以八句、六句或四句為一組。譬如《戒定真香》、《佛寶贊》戒定真香、《楊枝凈水》等。偈,梵文唱,有五字型和七字型之分,有八句復唱,也有四句復唱。咒,即是咒文,由梵音轉讀,只可意會而不可解讀。無韻咒常以木魚單點伴擊;有韻咒則常以磬、鈴、鐺來伴奏。誦,即唱誦,與贊同是韻體體裁,但更富音樂性。   佛教音樂梵唄是中國佛教音樂的原聲,源于印度聲明學.中國漢語佛曲的發展是由陳思王曹植魚山梵唄開始的(唐密和顯教)。梵,是印度語“清凈”的意思。唄是印度語“唄匿”的略稱,義為贊頌或歌詠。梵唄,亦稱贊唄、梵樂、梵音、念唱、佛曲、佛樂等,是佛教徒(確切的說:是指出家人或主持)舉行宗教儀式時在佛菩薩前歌誦、供養、止斷、贊嘆的頌歌,后世梵唄是魚山梵唄為標準的簡稱,泛指為古早佛教音樂。

意義及功德

  《十誦律》云:如聽梵唄,其利有五:一者身體不疲,二者不忘所憶,三者心不懈怠,四者音聲不壞,五者諸天歡喜。   相傳昔時有僧諷誦《大佛頂首楞嚴神咒》,天上的天神聞聲,長跪合掌恭敬諦聽,直待咒文誦完始起身離去。   《長阿含經》中記載:音聲具足五種清凈,乃名梵音:一、其音正直。二、其音和雅。三、其音清徹。四、其音深滿。五、周遍遠聞。   《法華經》云:若使人作樂,擊鼓吹角貝,簫笛琴箜篌,琵琶鐃銅鈸,如是眾妙音,盡持以供養,或以歡喜心,歌唄頌佛德,乃至一小音,皆已成佛道。法華經《南海寄歸傳》:能知佛德深遠,體制文之次第(能體悟佛法),能令舌根清凈,能得胸臟開通,能處眾不惶不懼,能長命無病。   在梵唄的伴奏方面,以法器磬、鐺、鉿、鈴、鼓、魚等為主,也配以簡單的管樂器。如《翠黃花》《掛金鎖》《水洛因》《八句贊》《準提咒》《普庵咒》等。其中《普庵咒》不僅為寺院所用。琴樂、琵琶曲和管弦合奏都有同名曲。全曲由《釋章談句》《初起咒》《香贊》《<蓮臺現瑞》《二起咒》《鐘聲》《鼓聲》《鐘鼓同聲》《鳴鐘和鼓》《清江引》等組成,是一組特別優美的梵曲。

寺院殿堂形式用途

梵唄在寺院中主要用于三方面:

  一,講經儀式。   二,六時行道(即朝暮課誦、齋供)。   三,道場懺法。在這些法事活動中舉唱焚唄,稱為作梵,佛教認為梵音具有止息喧亂、便利法事進行的作用,所以教徒按照梵唄初梵、中梵、后梵這三節的不同要求,在法事活動的前邊、中間、后邊選擇作梵。但近世在講經傳法時已將古早的《如來梵》《云何梵》《處世梵》改呼《鐘聲偈》:“鐘聲傳三干界內,佛法揚萬億國中;功勛祈世界和平,利益報檀那厚德”以及“天上法王法,法王法如是”等梵唄。   六時行道梵唄,為古來各宗所共遵行。無論何宗何派,均受持誦習朝暮課誦。如逢朔、望日以及佛菩薩祖師誕服及紀念日,在功課的前邊、中間另加有梵唄。六時行進梵,一般最流行者是六句贊及八句贊。六句贊是南北通行的贊詞,其贊由六句29字構成,故稱為六句頭贊。北方還有一種贊譜名《迓古令》,贊詞共有十條,亦名十供養贊,即香、花、燈、涂、果、樂、茶、食、寶、衣各系一譜,第一贊《清凈妙香》共四句20字,可用六句贊譜唱念,八句贊系由八句贊詞構成,多在誦經之后,法經中間唱之,亦稱大贊。如《三寶贊》《彌陀贊》《觀音贊》等都以八句構成。   道場懺法,其旨在化導俗眾,即“諸佛善權方便,立悔罪之儀”,所以其儀式尤為重視歌詠贊嘆,道場懺法的內容可謂豐富多彩。最常用的有《蒙山施食》《瑜伽焰口》《水陸》《梁皇寶懺》《大悲懺》《三昧水懺》等。在這些佛事活動中,梵唄的內容極為豐富,但多以《四大祝延》《八大贊》為主。即《唵嘛呢叭* (左口右彌)吽》《唵捺嘛巴葛瓦帝》《唵阿穆伽》《佛寶》《西方》《十供養》等贊唄,除此以外,佛教徒在每堂懺法結束時,加一些俗調贊詞來慨嘆人生無常,勸世人早日覺悟,回頭是岸,如《青山無雨嘆人忙》《春宵夢》《南柯一夢熟黃粱》等。或者贊嘆西方極樂世界妙境,祈亡者靈魂勿戀紅塵,回向西方,同登極樂彼岸。   經過歷代高僧的倡導,贊唄在古代許多宗教儀式中被普遍運用。首先,在講經時必用贊唄,這類贊唄一般行于講前講后。據宋元照《四分律行事鈔資持記》卷三十九所記講經應遵行的節目稱:初禮三寶、二升高座、三打磬靜眾、四贊唄、五正說、六觀機進止、七說竟回向、八復作贊唄、九下座禮辭。另據圓仁《入唐求法巡禮行記》卷二所記講經順序是:打講經鐘,大眾上堂;講師上堂登高座間,大眾同音稱嘆佛名;登座畢,一僧開始“作梵”,唱“云何于此經”一偈;梵唄訖,講師唱經題目,講經;講畢,大眾同音長音贊嘆,贊嘆語中有回向詞;講師下座,一僧唱“處世界,如虛空”偈。其次,六時行道必用贊唄,這是古來名宗各派共同遵行的。近世寺院的朝暮課誦,猶可見其遺風(詳見“課誦”)。再次,道場懺法因其旨在化導俗眾,所以其儀式尤其重視贊唄。據隋智□《法華三昧懺儀》第八“明行道法”所記行道次序稱:行道欲竟,稱三寶名,燒香正念作契唄,唄竟,唱“三皈依文”。最后,在一般齋會時亦常行贊唄。據載,唐大歷中(766-779)宋州刺史徐向等在本州設“八關齋會”,曾飯千僧于開元寺,其余官民各設一千五百人、五百人、五千人的齋會,當時“法筵等供,仄塞于郊坰;贊唄香花,喧填于晝夜”(《金石萃編》卷九十八顏真卿撰《八關齋會報德記》),可見,贊唄當時在民間亦是相當盛行的。   贊唄在中國流傳之后,因為中國地域廣大,故其音調亦因地域不同而有所差別,大體說來,主要有南北之異。據道宣記載唐代的情況說:“地分鄭衛,聲亦參差。然其大途,不爽常習。江表(指長江以南地區–引者注)關中(指北方長安地區–引者注),巨細天隔,豈非吳越志揚、俗好浮綺,致使音頌所尚,唯以纖婉為工?秦壤雍冀音詞雄遠,至于詠歌所被,皆用深高為勝。”(《續高僧傳?雜科?聲德篇》卷四十),可見南北梵音各有特長。宋代贊寧亦論梵音有南北二體,并指出這是由于授受淵源不同所造成的,他說:“原夫經傳震旦,夾譯漢庭。北則竺蘭,始直聲而宣剖;南惟僧會,揚曲韻以弘通。蘭乃目氏之生,會則康居之族。……部類行事不同,或執親從佛聞,更難厘革;或稱我宗自許,多決派流。致令傳授各競師資,此是彼非,我真他謬;終年矛盾,未有罷期。”(《宋高僧傳?讀誦篇論》卷二十五)   就贊嘆純文字檔案而言,唐代以前流行的主要有《如來唄》、《云何唄》和《處世唄》三種。《如來唄》有二偈,出《勝鬘經》。其一為“如來妙色身,世間無與等;無比不思議,是故今敬禮”;其二為“如來色無盡,智慧亦復然;一切法常住,是故我歸依”。此二偈均為行香贊佛時所唱,故又稱為《行香梵》。《云何唄》亦有二偈,出《涅盤經》。其一為“云何得長壽,金剛不壞身?復以何因緣,得大堅固力?”;其二為“云何于此經,究竟到彼岸?愿佛開微密,廣為眾生說”。《處世唄》出《超日明經》,即“處世界,如虛空,如蓮花,不著水;心清凈,超于彼,稽首禮,無上尊”。其中,《云何唄》與《處世唄》至元代仍然流行于寺院(見《敕修百丈清規》卷五《沙彌得度》儀式)。但到近世,講經時已改唱《鐘聲偈》、《回向偈》以代替上述兩個贊唄了。   后世于課誦、祝延等時舉唱的贊唄,一般最為流行的是六句贊及八句贊。六句贊是南北通行的贊詞,其贊由六句共二十九字構成,故稱六句贊。其代表作品為“爐香乍爇”《香贊》,其余佛菩薩、韋馱、伽藍等贊詞亦多用六句形式,故此贊韻調流行最廣。六句贊多于法事開始時唱之,目的是啟請諸佛。八句贊亦稱為大贊,一般由八句構成。其代表作有《三寶贊》、《彌陀佛贊》、《藥師佛贊》等。八句贊多于誦經之后或法事中間唱之。近世佛教寺院于佛誕、安居等時往往唱“四大祝誕”、“八大贊”等名贊。唱念時通常只用點板記譜,以鐺鉿等敲唱,其音量之大小、音準之高低以及旋律過板等,均依口授而無定則。   公元 230年曹植登臨魚山,聞巖洞內傳有梵音歌唱,便擬寫音調并依《太子瑞應本起經》的內容編撰唱詞填入曲調,后被稱為第一唄“魚山梵唄”。1996年6月19日,日本東寺真言宗“中國?魚山參拜團”來到山東東阿縣竭誠參拜中國佛教音樂的創始人曹植的陵墓,并在魚山示范演奏了曹植當年創作的佛教音樂–魚山唄。原來,在1200余年前的唐代貞觀年間,日本真言宗創始人弘法大師空海(774–835)、圓仁慈覺大師來中國求法,并將魚山唄傳到日本,流傳至今。魚山唄,在日本稱之為“聲明”。日本佛教界不忘根源所在,派友好代表團來中國魚山參拜,朝山拜祖。充分表達了日本人民對中國人民的深情厚意。通過日本多紀道忍法師口傳及音像資料遺留,梵唄寺永悟法師多年數次與其再傳弟子夢江(83歲)、其愛徒正明等梵唄學人的交流與參學。由于佛教興盛衰敗、佛宗派區分和修行法門等原因,原始的魚山梵唄一一被分散在中國佛教各個大小佛事活動中。在著名音樂學家田青及袁靜芳教授等教學兩界的努力合作下,通過永悟法師帶頭認真查找收集,發現大部分魚山梵唄健在。并將魚山梵唄原有的“五音、五行、五氣”與現在保留的“一板三眼”完美的結合還原了魚山梵唄的基本原始面貌。不但得到了繼承還使發揚有了新的裡程碑。相信在大家的關心努力下,不久的將來梵唄會重輝人間。

評估

  當代佛門泰斗本煥長老命名題為“梵唄祖庭”,中國佛教協會會長一誠長老題梵唄寺名,等多位長老關心。少林寺曹洞正宗三十三代入室接法傳人釋永悟禪師發宏誓愿,持戒修行,農禪并重。 率四眾弟子以“音聲做佛事,用梵唄唱和諧”的宗旨,共同攜手成就勝緣,弘揚人間佛教造福人類!2006年成功的舉辦了中國魚山梵唄文化節!組織日本、美國、臺灣等地交流.將梵唄進入一個新的裡程碑.2008年被國務院批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保護單位。直到今天魚山梵唄興盛世界,舉目共睹。   距今1777年的今天,2007年9月8日梵唄寺住持永悟法師在東阿迎接了全國佛教界、學術界、文藝界等5000余人的朝山法會。由山東省佛教協會、中央音樂學院、魚山梵唄寺等單位舉辦的中國魚山梵唄節盛況空前。

魚山梵唄寺釋永悟法師贊:

  東阿王植公,降生曹魏王宮。云高天籟連竺中,魚山接長空   瑞應本起得刪治,七步詩八斗雄。和平妙音世界同,梵唄源真宗.   載自國家宗教文化出版社《中國魚山梵唄文化節論文集》釋永悟〈綜述〉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