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孝


懷橘遺親 《二十四孝》全名《全相二十四孝詩選》,是元代郭居敬編錄,一說是其弟郭守正,第三種說法是郭居業撰。由歷代二十四個孝子從不同角度、不同環境、不同遭遇行孝的故事集而成。由于后來的印本大都配以圖畫,故又稱《二十四孝圖》。為中國古代宣揚儒家思想及孝道的通俗讀物。《二十四孝》的故事大都取材于西漢經學家劉向編輯的《孝子傳》,也有一些故事取材《藝文類聚》、《太平御覽》等書籍。   基本簡介    “二十四孝孝”是中國古代重要的倫理思想之一,元代郭居敬輯錄古代24個孝子的故事,編成《二十四孝》,序而詩之,用訓童蒙,成為宣傳孝道的通俗讀物。以后,又有人刊行《二十四孝圖詩》、《女二十四孝圖》等,流傳甚廣。在古早的木雕、磚雕和刺繡上,常見這類題制的圖案。   版本一    二十四孝包括下面二十四個故事,不同說法通常僅僅是不同順序的排列:   一、孝感動天   二、戲彩娛親   三、鹿乳奉親   四、百裡負米   中國二十四孝五、嚙指痛心   六、蘆衣順母   七、親嘗湯藥   八、拾葚異器   九、埋兒奉母   十、賣身葬父   十一、刻木事親   十二、涌泉躍鯉   十三、懷橘遺親   十四、扇枕溫衾   十五、行傭供母   十六、聞雷泣墓   十七、哭竹生筍   十八、臥冰求鯉   十九、扼虎救父   二十、恣蚊飽血   二十一、嘗糞憂心   二十二、乳姑不怠   二十三、滌親溺器   二十四、棄官尋母   版本二    甘肅境內已清理發掘的數十座宋金時期的墓葬中均有磚雕或彩繪的“二十四孝”人物故事,計三十個,主要集中在隴西縣宋墓、蘭州中山林金墓、榆中金墓、臨夏金墓以及近年陸續發掘的永登連城、會寧、清水縣的白沙電峽、賈川董灣等宋金墓葬中。它們不僅是珍貴的藝術品,而且是研究當時人們崇尚孝道的實物資料。敦煌遺書中的各類孝子傳、孝子變文中有關孝子的事跡也很多,主要集中于《孝子傳》、《詠孝經詩》、《古賢集》、《搜神記》、《故圓鑒大師二十四孝押座文》等。許多孝子故事與墓磚孝子故事相同。   1、虞舜孝感動天   2、閔子騫單衣奉親   3、老萊子戲采娛親   4、睒子鹿乳奉親   5.曾參行孝   6.魯義姑姊舍子救侄   7.原谷拖輿諫父   8.文帝親嘗湯藥   9.淳于緹縈舍己救父   10.劉平舍子救侄   11.董永賣身葬父   12.紫荊復萌(或田真兄弟)   13.姜詩孝母   14.蔡順拾葚供親   15.趙孝舍己救弟   16.曹娥哭泣   17.茅生殺雞   18.江革行傭供母   19.郭巨埋兒   20.王祥臥冰   21.丁蘭刻木事親   22.陸績懷桔   23.孟宗哭竹   24.王裒聞雷泣墓   25.鮑出行孝   26.楊香扼虎救父   27.劉殷哭澤生堇   28.伯瑜泣杖   29.王武子(妻)行孝   30.劉明達賣子行孝

版本一介紹

一.孝感動天

  虞舜,瞽孝感動天瞍(ɡǔ sǒu)之子。性至孝。父頑,母囂,弟象傲。舜耕于歷山,有象為之耕,鳥為之耘。其孝感如此。帝堯聞之,事以九男,妻以二女,遂以天下讓焉。   隊隊春耕象,紛紛耘草禽。嗣堯登寶位,孝感動天心。   舜,傳說中的遠古帝王,五帝之一,姓姚,名重華,號有虞氏,史稱虞舜。相傳他的父親瞽叟及繼母、異母弟象,多次想害死他:讓舜修補谷倉倉頂時,從谷倉下縱火,舜手持兩個斗笠跳下逃脫;讓舜掘井時,瞽叟與象卻下土填井,舜掘地道逃脫。事后舜毫不嫉恨,仍對父親恭順,對弟弟慈愛。他的孝行感動了天帝。舜在厲山耕種,大象替他耕地,鳥代他鋤草。帝堯聽說舜非常孝順,有處理政事的才干,把兩個女兒娥皇和女英嫁給他;經過多年觀察和考驗,選定舜做他的繼承人。舜登天子位后,去看望父親,仍然恭恭敬敬,并封象為諸侯。

二.戲彩娛親

  周老萊子,至孝,奉二親,極其甘脆,行年七十,言不稱老。常著五色斑斕之衣,為嬰兒戲于親側。又嘗取水上堂,詐跌臥地,作嬰兒啼,以娛親意。   老萊子,(東周)春秋時期楚國隱士,為躲避世亂,自耕于蒙山南麓。他孝順父母,盡揀美味供奉雙親,70歲尚不言老,常穿著五色彩衣,手持撥浪鼓如小孩子般戲耍,以博父母開懷。一次為雙親送水,假裝摔倒,躺在地上學小孩子哭,二老大笑。   戲舞學嬌癡,春風動彩衣。雙親開口笑,喜色滿庭鬧。

三. 鹿乳奉親

  鹿乳奉親周郯(tán)子,性至孝。父母年老,俱患雙眼,思食鹿乳。郯子乃衣鹿皮,去深山,入鹿群之中,取鹿乳供親。獵者見而欲射之。郯子具以情告,以免。   郯子,春秋時期人。父母年老,患眼疾,需飲鹿乳療治。他便披鹿皮進入深山,鉆進鹿群中,擠取鹿乳,供奉雙親。一次取乳時,獵人看到了他以為是麋鹿,想射殺他,郯子急忙掀起鹿皮現身走出,將擠取鹿乳為雙親醫病的實情告知獵人,免除了 被誤殺的危險。   親老思鹿乳,身掛褐毛衣。若不高聲語,山中帶箭歸。

四.百裡負米

  周仲由,字子路。家貧,常食藜藿(lí huò )之食,為親負米百裡之外。親歿,南遊于楚,從車百乘,積粟萬鐘,累茵而坐,列鼎而食,乃嘆曰:“雖欲食藜藿,為親負米,不可得也。”   仲由,字子路、季路,春秋時期魯國人,孔子的得意弟子,性格直率勇敢,十分孝順。早年家中貧窮,自己常常采野菜做飯食,卻從百裡之外負米回家侍奉雙親。父母死后,他做了大官,奉命到楚國去,隨從的車馬有百乘之眾,所積的糧食有萬鐘之多。坐在壘疊的錦褥上,吃著豐盛的筵席,他常常懷念雙親,慨嘆說:“即使我想吃野菜,為父母親去負米,哪裡能夠再得呢?”孔子贊揚說:“你侍奉父母,可以說是生時盡力,死后思念哪!”(《孔子家語·致思》)   負米供旨甘,寧辭百裡遙。身榮親已歿,猶念舊劬(qú)勞。

五.嚙指痛心

  周曾參,字子輿,事母至孝。參嘗采薪山中,家有客至。母無措,望參不還,乃嚙其指。參忽心痛,負薪而歸,跪問其故。母曰:“有急客至,吾嚙指以悟汝爾。”   曾參,字子輿,春秋時期魯國人,孔子的得意弟子,世稱“曾子”,以孝著稱。少年時家貧,常入山打柴。一天,家裡來了客人,母親不知所措,就用牙咬自己的手指。曾參忽然覺得心疼,知道母親在呼喚自己,便背著柴迅速返回家中,跪問緣故。母親說:“有客人忽然到來,我咬手指盼你回來。”曾參于是接見客人,嚙指痛心以禮相待。曾參學識淵博,曾提出“吾日三省吾身”(《論語·學而》)的修養方法,相傳他著述有《大學》、《孝經》等儒家經典,后世儒家尊他為“宗圣”。   母指才方嚙,兒心痛不禁。負薪歸未晚,骨肉至情深。

六.蘆衣順母

  周閔損,字子騫,早喪母。父娶后母,生二子,衣以棉絮;妒損,衣以蘆花。父令損御車,體寒,失纼(zhèn)。父查知故,欲出后母。損曰:“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單。”母聞,悔改。   閔損,字子騫,春秋時期魯國人,孔子的弟子,在孔門中以德行與顏淵并稱。孔子曾贊揚他說:“孝哉,閔子騫!”(《論語·先進》)。他生母早死,父親娶了后妻,又生了兩個兒子。繼母經常虐待他,冬天,兩個弟弟穿著用棉花做的冬衣,卻給他穿用蘆花做的“棉衣”。一天,父親出門,閔損牽車時因寒冷打顫,將繩子掉落地上,遭到父親的斥責和鞭打,蘆花隨著打破的衣縫飛了出來,父親方知閔損受到虐待。父親返回家,要休逐后妻。閔損跪求父親饒恕繼母,說:“留下母親只是我一個人受冷,休了母親三個孩子都要挨凍。”父親十分感動,就依了他。繼母聽說,悔恨知錯,從此對待他如親子。   閔氏有賢郎,何曾怨晚娘?尊前賢母在,三子免風霜。

七.親嘗湯藥

  前漢文帝,名恒,高祖第三子,初封代王。生母薄太后,帝奉養無怠。母常病,三年,帝目不交睫,衣不解帶,湯藥非口親嘗弗進。仁孝聞天下。   漢文帝劉恒,漢高祖第三子,為薄太后所生。高后八年(前180年)即帝位。他以仁孝之名,聞于天下,侍奉母親從不懈怠。母親臥病三年,他常常目不交睫,衣不解帶;母親所服的湯藥,他親口嘗過后才放心讓母親服用。他在位24年,重德治,興禮儀,注意發展農業,使西漢社會穩定,人丁興旺,經濟得到還原和發展,他與漢景帝的統治時期被譽為“文景之治”。   仁孝臨天下,巍巍冠百王。莫庭事賢母,湯藥必親嘗。

八.拾葚異器

  漢蔡順,少孤,事母至孝。遭王莽亂,歲荒不給,拾桑葚,以異器盛之。赤眉賊見而問之。順曰:“黑者奉母,赤者自食。”賊憫其孝,以白米二斗牛蹄一只與之。   蔡順,漢代汝南(今屬河南)人,少年喪父,事母甚孝。當時正值王莽之亂,又遇饑荒,柴米昂貴,只得拾桑葚母子充饑。一天,偶遇赤眉軍,赤眉軍士兵問道:“為什么把紅色的桑葚和黑色的桑葚分開裝在兩個簍子裡?”蔡順回答說:“黑色的桑葚供老母食用,紅色的桑葚留給自己吃。” 赤眉軍憐憫他的孝心,送給他二斗白米,牛蹄一個,以示敬意。   黑葚奉萱闈,啼饑淚滿衣。赤眉知孝順,牛米贈君歸。

九.埋兒奉母

  埋兒奉母漢郭巨,家貧。有子三歲,母嘗減食與之。巨謂妻曰:“貧乏不能供母,子又分母之食,盍埋此子?兒可再有,母不可復得。”妻不敢違。巨遂掘坑三尺余,忽見黃金一釜,上云:“天賜孝子郭巨,官不得取,民不得奪。”   郭巨,東漢隆慮(今河南安陽林州)人,一說河內溫縣(今河南溫縣西南)人,原本家道殷實。父親死后,他把家產分作兩份,給了兩個弟弟,自己獨取母親供養,對母極孝。后家境逐漸貧困,妻子生一男孩,郭巨擔心,養這個孩子,必然影響供養母親,遂和妻子商議:“兒子可以再有,母親死了不能復活,不如埋掉兒子,節省些糧食供養母親。”當他們挖坑時,在地下二尺處忽見一壇黃金,上書“天賜郭巨,官不得取,民不得奪”。夫妻得到黃金,回家孝敬母親,并得以兼養孩子。   郭巨思供給,埋兒愿母存。黃金天所賜,光彩照寒門。

十.賣身葬父

  漢董永,家貧。父死,賣身貸錢而葬。及去償工,途遇一婦,求為永妻。俱至主家,令織縑[音jian]三百匹,乃回。一月完成,歸至槐陰會所,遂辭永而去。   董永,相傳為東漢時期千乘(今山東高青縣北)人,少年喪母,因避兵亂遷居安陸(今屬湖北)。其后父親亡故,董永賣身至一富家為奴,換取喪葬費用。上工路上,于槐蔭下遇一女子,自言無家可歸,二人結為夫婦。女子以一月時間織成三百匹錦緞,為董永抵債贖身,返家途中,行至槐蔭,女子告訴董永:自己是天帝之女,奉命幫助董永還債。言畢凌空而去。因此,槐蔭改名為孝感。   葬父貸孔兄,仙姬陌上逢。織縑償債主,孝感動蒼穹。

十一. 刻木事親

  刻木事親漢丁蘭,幼喪父母,未得奉養,而思念劬[qú]勞之因,刻木為像,事之如生。其妻久而不敬,以針戲刺其指,血出。木像見蘭,眼中垂淚。蘭問得其情,遂將妻棄之。   丁蘭,相傳為東漢時期河內(今河南沁陽一帶)人,幼年父母雙亡,他經常思念父母的養育之恩,于是用木頭刻成雙親的雕像,事之如生,凡事均和木像商議,每日三餐敬過雙親后自己方才食用,出門前一定稟告,回家后一定面見,從不懈怠。久之,其妻對木像便不太恭敬了,竟好奇地用針刺木像的手指,而木像的手指居然有血流出。丁蘭回家見木像眼中垂淚,問知實情,遂將妻子休棄。   刻木為父母,形容在日時。寄言諸子侄,各要孝親闈。

十二.涌泉躍鯉

  漢姜詩,事母至孝;妻龐氏,奉姑尤謹。母性好飲江水,去舍六七裡,妻出汲以奉之;又嗜魚膾[kuai],夫婦常作;又不能獨食,召鄰母共食。舍側忽有涌泉,味如江水,日躍雙鯉,取以供。   姜詩,東漢四川廣漢人,娶龐氏為妻。夫妻孝順,其家距長江六七裡之遙,龐氏常到江邊取婆婆喜喝的長江水。婆婆愛吃魚,夫妻就常做魚給她吃,婆婆不愿意獨自吃,他們又請來鄰居老婆婆一起吃。一次因風大,龐氏取水晚歸,姜詩懷疑她怠慢母親,將她逐出家門。龐氏寄居在鄰居家中,晝夜辛勤紡紗織布,將積蓄所得托鄰居送回家中孝敬婆婆。其后,婆婆知道了龐氏被逐之事,令姜詩將其請回。龐氏回家這天,院中忽然噴涌出泉水,口味與長江水相同,每天還有兩條鯉魚躍出。從此,龐氏便用這些供奉婆婆,不必遠走江邊了。   舍側甘泉出,一朝雙鯉魚。子能事其母,婦更孝于姑。

十三.懷橘遺親

  懷橘遺親后漢陸績,年六歲,于九江見袁術。術出桔待之,績懷桔二枚。及歸,拜辭墮地。術曰:“陸郎作賓客而懷桔乎?”績跪答曰:“吾母性之所愛,欲歸以遺母。”術大奇之。   陸績,三國時期吳國吳縣華亭(今上海市松江)人,科學家。六歲時,隨父親陸康到九江謁見袁術,袁術拿出橘子招待,陸績往懷裡藏了兩個橘子。臨行時,橘子滾落地上,袁術嘲笑道:“陸郎來我家作客,走的時候還要懷藏主人的橘子嗎?”陸績回答說:“母親喜歡吃橘子,我想拿回去送給母親嘗嘗。”袁術見他小小年紀就懂得孝順母親,十分驚奇。陸績成年后,博學多識,通曉天文、歷算,曾作《渾天圖》,注《易經》,撰寫《太玄經注》。   孝悌皆天性,人間六歲兒。袖中懷綠桔,遺母報乳哺。

十四.扇枕溫衾

  后漢黃香,年九歲,失母,思慕惟切,鄉人稱其孝。躬執勤苦,事父盡孝。夏天暑熱,扇涼其枕簟;冬天寒冷,扇枕溫衾以身暖其被席。太守劉護表而異之。   黃香,東漢江夏安陸人,九歲喪母,事父極孝。酷夏時為父親扇涼枕席;寒冬時用身體為父親溫暖被褥。少年時即博通經典,文采飛揚,京師廣泛流傳“天下無雙,江夏黃香”。安帝(107-125年)時任魏郡(今屬河北)太守,魏郡遭受水災,黃香盡其所有賑濟災民。著有《九宮賦》、《天子冠頌》等。   冬月溫衾暖,炎天扇枕涼。兒童知子職,知古一黃香。

十五.行傭供母

  后漢江革,少失父,獨與母居。遭亂,負母逃難。數遇賊,或欲劫將去,革輒[音zhe]泣告有老母在,賊不忍殺。轉客下邳[音pi],貧窮裸跣[音xian],行傭供母。母便身之物,莫不畢給。   江革,東漢時齊國臨淄人,少年喪父,侍奉母親極為孝順。戰亂中,江革背著母親逃難,幾次遇到匪盜,賊人欲殺死他,江革哭告:老母年邁,無人奉養,賊人見他孝順,不忍殺他。后來,他遷居江蘇下邳,做雇工供養母親,自己貧窮赤腳,而母親所需甚豐。明帝時被推舉為孝廉,章帝時被推舉為賢良方正,任五官中郎將。   負母逃危難,窮途賊犯頻。哀求俱得免,傭力以供親。

十六.聞雷泣墓

  魏王裒,事親至孝。母存日,性怕雷,既卒,殯葬于山林。每遇風雨,聞阿香響震之聲,即奔至墓所,拜跪泣告曰:“裒在此,母親勿俱。”   王裒,魏晉時期營陵(今山東昌樂東南)人,博學多能。父親王儀被司馬昭殺害,他隱居以教書為業,終身不面向西坐,表示永不作晉臣。其母在世時怕雷,死后埋葬在山林中。每當風雨天氣,聽到雷聲,他就跑到母親墳前,跪拜安慰母親說:“裒兒在這裡,母親不要害怕。”他教書時,每當讀到《蓼莪》篇,就常常淚流滿面,思念父母。   慈母怕聞雷,冰魂宿夜臺。阿香時一震,到墓繞千回。

十七.哭竹生筍

  晉孟宗,少喪父。母老,病篤,冬日思筍煮羹食。宗無計可得,乃往竹林中,抱竹而泣。孝感天地,須臾,地裂,出筍數莖,持歸作羹奉母。食畢,病愈。   孟宗,三國時江夏人,少年時父亡,母親年老病重,醫生囑用鮮竹筍做湯。適值嚴冬,沒有鮮筍,孟宗無計可施,獨自一人跑到竹林裡,扶竹哭泣。少頃,他忽然聽到地裂聲,只見地上長出數莖嫩筍。孟宗大喜,采回做湯,母親喝了后果然病愈。后來他官至司空。   淚滴朔風寒,蕭蕭竹數竿。須臾冬筍出,天意報平安。

十八.臥冰求鯉

  晉王祥,字休征。早喪母,繼母朱氏不慈。父前數譖之,由是失愛于父母。嘗欲食生魚,時天寒冰凍,祥解衣臥冰求之。冰忽自解,雙鯉躍出,持歸供母。   王祥,瑯琊人,生母早喪,繼母朱氏多次在他父親面前說他的壞話,使他失去父愛。父母患病,他衣不解帶侍候,繼母想吃活鯉魚,適值天寒地凍,他解開衣服臥在冰上,冰忽然自行融化,躍出兩條鯉魚。繼母食后,果然病愈。王祥隱居二十余年,后從溫縣縣令做到大司農、司空、太尉。   繼母人間有,王祥天下無。至今河水上,一片臥冰模。

十九.扼虎救父

  晉楊香,年十四歲,嘗隨父豐往田獲杰粟,父為虎拽去。時香手無寸鐵,惟知有父而不知有身,踴躍向前,扼持虎頸,虎亦靡然而逝,父子得免于害。   楊香,晉朝人。十四歲時隨父親到田間割稻,忽然跑來一只猛虎,把父親撲倒叼走,楊香手無寸鐵,為救父親,全然不顧自己的安危,急忙跳上前,用盡全身氣力扼住猛虎的咽喉。猛虎終于放下父親跑掉了。   深山逢白虎,努力搏腥風。 父子俱無恙,脫離饞口中。

二十.恣蚊飽血

  恣蚊飽血晉吳猛,年八歲,事親至孝。家貧,榻無帷帳,每夏夜,蚊多攢膚。恣渠膏血之飽,雖多,不驅之,恐去己而噬其親也。愛親之心至矣。   吳猛,晉朝濮陽人,八歲時就懂得孝敬父母。家裡貧窮,沒有蚊帳,蚊蟲叮咬使父親不能安睡。每到夏夜,吳猛總是赤身坐在父親床前,任蚊蟲叮咬而不驅趕,擔心蚊蟲離開自己去叮咬父親。   夏夜無帷帳,蚊多不敢揮。恣渠膏血飽,免使入親幃。

二十一.嘗糞憂心

  南齊庚黔婁,為孱陵令。到縣未旬日,忽心驚汗流,即棄官歸。時父疾始二日,醫曰:“欲知瘥劇,但嘗糞苦則佳。”黔婁嘗之甜,心甚憂之。至夕,稽顙北辰求以身代父死。   庾黔婁,南齊高士,任孱陵縣令。赴任不滿十天,忽覺心驚流汗,預感家中有事,當即辭官返鄉。回到家中,知父親已病重兩日。醫生囑咐說:“要知道病情吉兇,只要嘗一嘗病人糞便的味道,味苦就好。” 黔婁于是就去嘗父親的糞便,發現味甜,內心十分憂慮,夜裡跪拜北斗星,乞求以身代父去死。幾天后父親死去,黔婁安葬了父親,并守制三年。   到縣未旬日,椿庭遺疾深。愿將身代死,北望起憂心。

二十二.乳姑不怠

  唐崔山南曾祖母長孫夫人,年高無齒。祖母唐夫人,每日櫛洗,升堂乳其姑,姑不粒食,數年而康。一日病,長幼咸集,乃宣言曰:“無以報新婦恩,愿子孫婦如新婦孝敬足矣。”   崔山南,唐代博陵(今屬河北)人,官至山南西道節度使,人稱“山南”。當年,崔山南的曾祖母長孫夫人,年事已高,牙齒脫落,祖母唐夫人十分孝順,每天盥洗后,都上堂用自己的乳汁喂養婆婆,如此數年,長孫夫人不再吃其他飯食,身體依然健康。長孫夫人病重時,將全家大小召集在一起,說:“我無以報答新婦之恩,但愿新婦的子孫媳婦也像她孝敬我一樣孝敬她。”后來崔山南做了高官,果然像長孫夫人所囑,孝敬祖母唐夫人。   孝敬崔家婦,乳姑晨盥洗。此恩無以報,愿得子孫如。

二十三. 滌親溺器

  宋黃庭堅,元符中為太史,性至孝。身雖貴顯,奉母盡誠。每夕,親自為母滌溺器,未嘗一刻不供子職。   黃庭堅,北宋分寧(今江西修水)人,著名詩人、書法家。雖身居高位,侍奉母親卻竭盡孝誠,每天晚上,都親自為母親洗滌馬桶,沒有一天忘記兒子應盡的職責。   貴顯聞天下,平生孝事親。親自滌溺器,不用婢妾人。

二十四.棄官尋母

  棄官尋母宋朱壽昌,年七歲,生母劉氏,為嫡母所妒,出嫁。母子不相見者五十年。神宗朝,棄官入秦,與家人決,誓不見母不復還。后行次同州,得之,時母年七十余矣。   朱壽昌,宋代天長人,七歲時,生母劉氏被嫡母(父親的正妻)嫉妒,不得不改嫁他人,五十年母子音信不通。神宗時,朱壽昌在朝做官,曾經刺血書寫《金剛經》,行四方尋找生母,得到線索后,決心棄官到陜西尋找生母,發誓不見母親永不返回。終于在陜州遇到生母和兩個弟弟,母子歡聚,一起返回,這時母親已經七十多歲了。   七歲生離母,參商五十年。一朝相見面,喜氣動皇天。

版本二介紹

1、虞舜孝感動天

  《孟子》、《荀子》、《史記·五帝本紀》均載:舜大孝,父頑、母囂、弟傲,他忍辱行孝,“順適不失子道。”“舜耕歷山。”漢·劉向首輯《孝子傳》載其孝行,但未言象、鳥助耕事。敦煌變文《舜子變》載,舜至歷山,“見百余頃空田,心中硬咽。種子犁牛,無處取之。天知至孝,自有群豬(象)與(以)嘴耕地開垅,百鳥銜子拋田,天雨澆溉。”比較完整地表現了虞舜孝行的故事情節,并以詩贊曰:“孝順父母感于天,舜子濤(淘)井得銀錢。父母拋石壓舜子,感得穿井東家連”。電峽墓磚雕表現的是后母虐待舜及舜扶犁驅象耕地、群鳥為之助耕一事,與敦煌《舜子變》文所載略有不同。另在河南東漢寧孝子墓刻石、山西北魏瑯琊王司馬金龍墓木板漆畫中有虞舜行孝故事情節。宋·林同《孝詩》贊云:“孩提知所愛,妻子俱而衰。大孝終身榮,子于舜見之。”(《四庫全書》“別集”三,下引《孝詩》同此)。元·郭居敬《二十四孝》列其為孝子之一,并序詩曰:“隊隊春耕象,紛紛耘草禽。嗣堯登寶位,孝感動天心。”

2、閔子騫單衣奉親

  閔子騫(前515–?),《史記》有傳,名損,春秋魯國人,孔子弟子。《論語·學而》載:“子曰:‘孝哉閔子騫!人不間于其父母昆弟之言。’”蕭廣濟、師覺授《孝子傳》均載其孝行之事。敦煌遺書《孝子傳》載:“閔子騫,名損,魯人也。父娶后妻,生二子。騫供養父母,孝敬無怠。后母嫉子,所生親子,衣加棉絮,子騫與蘆花絮衣,其父不知。冬月,遣子御車,騫不堪甚,騫手凍,數失韁靷,父乃責之,騫終不自理。父密察之,知騫有寒色,父以手扶之,見衣甚薄,毀而觀之,始知非絮。后妻二子,純衣以棉。父乃悲嘆,遂遣其妻。子騫雨淚前白父言:‘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單,愿大人思之。’父慚而止,后母改過,遂以三子均平,衣食如一,得成慈母。孝子聞于天下。……”(王重民等編《敦煌變文集》下冊卷八《孝子傳》,下引同此)

3、老萊子戲采娛親

  老萊子,周楚國人,事二親至孝。師覺授首列其為《孝子傳》人物之一,傳曰:“老萊子者,楚人。行年七十,父母俱存,至孝蒸蒸。常著斑爛之衣。為飲,上堂腳跌,恐傷父母之心,僵仆為嬰兒啼。孔子曰;‘父母老,常言不稱老,為其傷老也。若老萊子者,可謂不失孺子之心矣’”。敦煌遺書《孝子傳》所載略同,只是更為形象生動。《孝詩》有贊;“七十已中壽,人生似此稀。絕憐老萊子,猶反作兒戲”。

4、睒子鹿乳奉親

  睒子,又作剡子、閃子、郯子,春秋魯國人,孔子弟子。關于他的孝行故事最早見于郭居敬《二十四孝》中。實物雕刻表現較早的則是山西省壺關南村北宋元祐二年(1087年)墓和洛陽北宋崇寧五年(1106年)石棺線刻“二十四孝”圖。在敦煌寫本中有睒子行孝事跡的記載,但這裡的睒子卻是印度迦夷國人,他孝養二盲父母的故事,見于多種佛經記載,主要有《佛說睒子經》、《六度集經》卷五《睒道士本生》等。作為佛教藝術題材的睒子本生故事則在新疆克孜爾千佛洞、云岡石窟第9窟、敦煌莫高窟第428窟、麥積山第127窟等北朝或以前的石窟壁畫中有較多的表現。佛教傳入中國后,與中國古早儒學相結合,表現孝道思想的睒子為當時的人們所利用,并借之以提倡古早孝道文化。甚至在隋唐之際,佛教徒借重儒學孝悌觀,創作《父母恩重經》偽經,借以宣傳孝道思想。敦煌遺書《父母恩重經》號14、闕40寫本附孝子事跡記載:“……迦夷國王入山遊獵,挽弓射鹿,誤傷閃(睒)胸,二父母仰天悲嗶。由閃至孝,諸天下藥涂瘡,閃子還活。父母眼開,明睹日月。不慈不孝,天不感應。閃子更生,父母開目。人之孝順,百行為本” 。唐·智升《開元釋教錄》卷18引錄《父母恩重經》內容與此相同。郭居敬《二十四孝》載:“父母年老,俱患雙眼,思食鹿乳,剡子乃衣鹿皮,入鹿群內取鹿乳供親,獵者見而欲射之,剡子俱以情告,乃免。”

5.曾參行孝

  曾參,又稱曾子(前505~前405年),春秋魯國人,與其父曾點同為孔子弟子。《史記·仲尼弟子列傳》載:“曾參,南武城人,字子輿,少孔子四十六歲。孔子以為能通孝道,故授之業。作《孝經》,死于魯”。蕭廣濟首將其列入《孝子傳》中,但未言具體孝行。虞盤佑《孝子傳》曰:“樂正者,曾參門人也,來候參。參采薪在野,母嚙右指,旋頃走歸,見正不語,人跪問母何患。母曰:‘無’。參曰:‘負薪右背痛,薪墮地,何謂無?’母曰:‘向者客來無所使,故嚙指呼汝耳。’參乃悲然”。《太平御覽》卷412“孝上”引《論語·孔子家語》記載有曾參為孝母而辭去在齊國做官的機會一事。

6.魯義姑姊舍子救侄

  魯義姑姊,春秋魯國人,史籍稱其為“村野之婦人”。漢·劉向《古列女傳》卷五、明·解縉《古今列女傳》均載:齊國攻打魯國,魯義姑姊為救兄之子而置己子于不顧,齊將問其故,魯義姑姊以大義陳之,齊軍感悟而不再攻打魯國,“魯君聞之,賜婦人束帛百端,號曰義姑姊”。畫面所表現的是齊將與魯義姑姊問答的情節,婦人所抱小兒與身后站立的一小兒應為一人,即兄之子,前立小兒為己子。她不但以義行救了自己一家,而且保全了魯國的安全,其義大哉。

7.原谷拖輿諫父

  原谷,實名元覺,又稱圓覺、袁覺,清水電峽宋墓題記作“元角行孝”。雜《孝子傳》載:“原谷者,不知何許人。祖年老,父母厭患之,意欲棄之。谷年十五,涕泣苦諫,父母不從,乃作輿舁棄之。谷乃隨收輿歸。父謂之曰:‘爾焉用此兇具?’谷乃曰:‘恐后父老,不能更作,得是以取之耳’。父感悟愧懼,乃載祖歸供養。尅己自責,更成純孝。谷乃純孫。”此段記載又見于《太平御覽》卷519。敦煌遺書《搜神記》引《史記》曰:“孫元覺者,陳留人也。年始十五,心愛孝順。其父不孝,元覺祖父年老,病瘦漸弱,其父憎嫌,遂縛筐舉舁棄深山。元覺悲泣諫父。父曰:‘阿年老,雖有人狀,昏耄如此,老而不死,化成狐魅。’遂即舁父棄之深山。元覺悲泣大哭,隨祖父歸去于深山,苦諫其父。父不從。元覺于是仰天大哭,又將輿歸來。父謂覺曰:‘此兇物,更將何用?’覺曰:‘此是成熟之物,后若送父,更不別造’。父得此語,甚大驚愕:‘汝是吾子,何得棄我?’元覺曰:‘父之化子,如水之下流,既承父訓,豈敢違之。’父便得感悟,遂即卻將祖父歸來,精勤孝養,倍于常日。孔子嘆曰:‘孝子不違其親,此之為也。”

8.文帝親嘗湯藥

  文帝,即漢文帝劉恒,高祖第三子。《漢書·文帝紀》載:初封代王,生母薄太后常病,三年帝目不交睫,衣不解帶,親供粢盛。坐罪不及父母,下哀矜之語,仁孝聞天下。郭居敬《二十四孝》列入孝子之一,并序詩曰:“仁孝臨天下,巍巍冠百王。莫庭事賢母,湯藥必親嘗”。

9.淳于緹縈舍己救父

  淳于緹縈,《史記》、《漢書》有傳。《太平御覽》、《藝文類聚》分別引《史記》、《漢書》傳為孝女:“淳于緹縈者,齊人也。父淳于意為太倉令,生女五人,縈最小。父犯罪當刑,乃罵其女曰:‘生女不生男,緩急非有益也’。緹縈自傷涕泣。隨父至長安,詣北闕上書言:‘父為吏,齊中皆稱廉平。今坐法當刑,妾傷死者不可復生,刑者不可復續。雖欲改過自新,其道無由。妾愿沒為官奴,以贖父之刑,使得自新。’漢文帝悲憐其意,原其父罪”。(《太平御覽》卷415)。畫面表現的正是緹縈隨父至長安為父贖罪的情形。林同《孝詩》贊曰:“仁矣文皇詔,悲哉孝女書。至今民受賜,非但活淳于。”

10.劉平舍子救侄

  劉平,字公子,東漢楚郡彭城人,本名曠,顯宗后改為平。《后漢書》、《東觀漢紀》均有傳,王莽時任郡吏,守葘丘長,后舉孝廉,拜濟陽郡丞,九江郡全椒長。“更始時,天下亂,平弟仲為賊所殺。其后賊忽復至,平扶侍其母,奔走逃難。仲遺腹女始一歲,平抱仲女而棄其子,母欲還取之,平不聽,曰:‘力不能兩活,仲不可以絕類’,遂去不顧”。《東觀漢紀》卷l7載劉平“以仁孝著聞”。他不但孝順父母,而且仁義救侄而棄己子。《孝詩》贊曰:“弟類那容絕,吾雛聽自生。劉平端為母,伯道特沽名。”

11.董永賣身葬父

  董永與仙女的故事見諸于許多文獻記載,劉向《孝子傳》稱他為“前漢董永。”三國魏曹植《靈芝篇》贊道:“董永遭家貧,父老財無遺。舉假以供養,庸作致甘肥。債家填門至,不知用何歸。天靈感至德,神女為秉機。”《法苑珠林》卷六二引劉向《孝子傳》載有較完整的情節:“董永者,少偏孤,與父居,乃肆力田畝,鹿車載父自隨。父終,自賣于富公以供喪事。道逢一女,呼與語曰:‘愿為君妻。’遂俱至富公,富公曰:‘汝為誰?’答曰:‘永妻,欲助償債’。公曰:‘汝織三百匹,遣汝。一旬乃畢,女出門謂永曰:‘我天女也,天令我助子償人債耳。’語畢,忽然不見”。敦煌遺書記載董永及其孝行故事的有《父母恩重經》、《孝子傳》、《古賢集》,并有專門的《董永變文》。《孝子傳》除引詳細的董永事跡外,還說“天子征永,拜為御史大夫”。《古賢集》也云:“董永賣身葬父母,感得天女助機絲。”《董永變文》唱文長達一百三十四句,其中也有董永拜別仙女一事,與墓葬雕繪情節一致。唐末五代時,董永傳說極盛,至宋代時又有小說《董永遇仙記》,董永行孝的故事已十分完善。

12.紫荊復萌(或田真兄弟)

  周景式《孝子傳》最早記載“荊樹連陰”的故事:“古有兄弟忽欲分異,出門見三荊樹株接葉連,陰嘆曰:‘木猶欲聚,況我兄弟而欲殊哉!’遂還,相為雍和也。一曰田真兄弟。” 《太平御覽》卷416、959及《藝文類聚》卷89、《初學記》卷17所引與此同。唯《御覽》卷421“義中”引《續齊諧記》稍詳,與墓葬雕刻內容更為接近,并指出田真為西漢人,成帝時官至太中大夫,“田真兄弟三人,家巨富,殊不睦。忽共議分財。金銀珠物各以斛量,田業生貲,平均如一。唯堂前一株紫荊樹花葉美茂,共議欲破為三,人各一分,待明就截之。爾夕樹即枯死,狀火燃,葉萎枝摧,根莖焦焠。真至,擕門而望之,大驚,謂語弟曰:‘樹木同株,聞雷分析,所以焦悴,是人不如樹木也。’因悲不自勝,便不復解樹。樹應聲遂更青翠,華色繁美。兄弟相感,更合財產,遂成純孝之門”。畫面表現的正是兄弟三人見樹枯死而感悟痛哭的情景。敦煌遺書《二十四孝押座文》載有“共樹共枝爭判割,同胞同乳忍分張”,當指此事。

13.姜詩孝母

  姜詩,字士遊,東漢廣漢雒(今四川廣漢縣)人。《東觀漢紀》卷17載:“詩性至孝,母好飲江水,令兒常取水,溺死。夫婦痛,恐母知,詐曰遊學。歲歲作衣,投于扛中,俄而涌泉出舍側,味如江水,旦生鯉一雙。”《后漢書·姜詩妻傳》所載略同,言詩妻亦“奉順尤篤”,并記有姜詩遣妻一事。敦煌遺書引《孝女傳》所載與此基本相同。林同《孝詩》贊曰:“日常供鯉鲙,旦輒汲江流。兒溺言遊學,妻還感珍羞”。清水電峽墓將死去的姜詩雕刻出來以表示姜詩的孝行,實則其妻亦屬孝婦。郭居敬列其為二十四孝之一。

14.蔡順拾葚供親

  蔡順,字君仲,汝南安城(今河南汝縣東南)人,“以至孝稱”。《后漢書》有傳。《東觀漢紀》卷16記:“王莽亂,人相食。順取桑椹,赤黑異器。賊問所以,云:‘黑與母,赤自食’。賊異之,遺鹽二斗,受而不食”。《孝子傳補遺》所載與此基本相同,也與墓葬雕刻完全一致。但是,雜家《孝子傳》所記又與前不同:“……母飲酒吐嘔顛倒,恐母中毒,嘗母吐驗之”。是為《初學記》所記“蔡順嘗毒”之事。林同《孝詩》記有其孝行事四件:‘賊疑拾椹異,母怪棄薪還。雷震輒圜冢,火飛因伏棺”。敦煌遺書引《后漢書》亦記有“拾椹”、“嘗毒”、“火起伏棺”、“雷震圜冢”四件孝行。查《后漢書·蔡順傳》記載并無拾椹供親之事,而記“心痛悟母”、“聞雷哭墓”二事,與前述曾參“心痛悟母”及后述的王裒“聞雷泣墓”頗為相似。

15.趙孝舍己救弟

  趙孝,又名趙孝宗,山西長子縣石哲金墓榜題“趙孝宗”。《后漢書》有傳,沛國蘄(今安徽宿縣)人,父善,王莽時為田禾將軍,任孝為郎,傳曰:“及天下亂,人相食。孝弟禮為餓賊所得,孝聞之,即自縛詣賊,曰:‘禮久餓羸瘦,不如孝肥飽。’賊大驚,并放之。”《東觀漢紀》卷17、《初學記》卷17、《藝文類聚》卷20均有載,并記有“趙孝食蔬”的故事。墓中表現的均為其舍己救弟的情節。

16.曹娥哭泣

  曹娥,《后漢書·曹娥傳》曰:“孝女曹娥者,會稽上虞人也。父盱,能弦歌,為巫祝。漢安二年五月五日,于縣江訴濤(迎)婆娑神,溺死,不得尸骸。娥年十四,乃沿江號哭,晝夜不絕聲,旬有七日,遂投江而死。至元嘉元年,縣令度尚改葬娥于江南道傍,為立碑焉”。《太平御覽》卷415“孝女”引《會稽典錄》與此相同。《孝詩》有贊詩。

17.茅生殺雞

  茅生,即茅容,《后漢書》有傳,字季偉,東漢陳留人。《藝文類聚》卷20“孝”、《太平御覽》卷414“孝下”均引《郭林宗別傳》記曰:“茅容,……年四十余,耕于野。時與等輩避雨樹下,眾皆夷踞相對,容獨危坐愈恭。林宗行見之而奇其異,遂與共言,因請寓宿。旦日,容殺雞為饌,林宗謂為己設,既而以供其母,自以草蔬與客同飯。林宗起拜之曰:‘卿賢乎哉!’因勸令學,卒以成德。”畫面表現的正是茅生殺雞的情節。《孝詩》贊曰:“雞乃為母設,蔬惟與客同,賢哉茅季偉,誤矣郭林宗。”

18.江革行傭供母

  江革,字次翁,漢代齊國臨淄人(今山東臨淄),《后漢書》、《東觀漢紀》均有傳。晉陶潛《孝傳》有錄。傳曰:“江革,齊人也。漢章帝時,避賊負母而逃,賊賢之,不害,而告其路。竭力庸債,以致甘暖,和顏悅色,以盡歡心。欲親之安,自挽車以行。鄉人歸之,號曰江巨孝。位至五官中郎將,天子嘉焉,寵遇甚厚。告歸,詔書褒美。就家禮其終身,以顯異行。” ]敦煌遺書《孝子傳》有載,較略:‘江草(革)字次翁,齊國臨淄人也。老母年邁,次載母不使牛馬,乃自居轅中,挽車令不動搖,恐母不安。后漢人也。”所記為其“行傭供母”的情節,并未證“負母逃難”事。墓葬所刻則為其負母避賊逃難的情節。郭居敬列其為二十四孝之一。

19.郭巨埋兒

  郭巨,河內溫(今河南溫縣西南)人。漢劉向首輯郭巨入《孝子傳》中。宋躬《孝子傳》亦有載。敦煌遺書中發現附有孝子事跡的《父母恩重經》寫本中有“郭巨至孝,天賜黃金”之句。另有多件寫本單獨記其事,較劉向所記稍詳,但基本一致,并指出郭巨為東漢人。其中《搜神記》記其孝行曰:“昔有郭巨者,字文氣,河內人也。家貧,養母至孝。巨有一子,年始兩歲,巨語妻曰:‘今饑貧如此,老母年高,供勤孝養,恐不安存。所有美味,每減與子,今母饑羸,乃由此小兒。兒可再有,母難重見。今共卿殺子,而存母命。’妻從夫言,不敢有違。其妻抱子往向后園樹下,欲致子命。巨身掘地,欲擬埋之,語其妻曰:‘子命盡未?’妻不忍即害,必稱已死。巨掘地得一尺,乃得黃金一釜,釜上有銘曰:‘天賜孝子之金。郭巨殺子存母食,遂賜黃金一釜。官不得奪,私不得取。’……” 敦煌《孝子傳》S.389(乙卷)序詩云:“郭巨專行孝養心,時年饑險苦來侵,每被孩兒奪母命,生埋天感賜黃金。”又《古賢集》曰:“郭巨夫妻生葬兒。”郭居敬列其為二十四孝之一。

20.王祥臥冰

  王祥,字休微,東漢瑯琊(今山東諸城縣東南)人,官至漢光祿勛,晉武帝拜為太保,賜爵為公。《晉書·王祥傳》載:祥性至孝,繼母朱氏不慈,猶令掃除牛下,祥愈恭謹,“父母有疾,衣不解帶,湯藥必親嘗,母常欲生魚,時天寒冰凍,祥將解衣剖冰求之,冰忽自解,雙鯉躍出,持之而歸。……有丹奈結實,母命守之,每風雨,祥輒抱樹而泣。其篤孝純至如此”。晉蕭廣濟首將其列入《孝子傳》中,《孝詩》贊其孝行曰:“風李應難守,冬魚未易求。剖冰不辭凍,抱樹可勝愁。”有的墓將此兩件孝行同時刻出。敦煌遺書《孝子傳》引《魏書》僅記其“守樹”、未言“臥冰求鯉”事。郭居敬列其為二十四孝之一。

21.丁蘭刻木事親

  丁蘭,漢代河內(今河南武陟縣西南)人。《太平御覽》卷414“孝下”、“祿養”條引《孫盛逸人傳》曰:“丁蘭者,河內人也。少喪考妣,不及供養,乃刻木為人,仿佛親形,視之若生,朝夕定省……。”曹植《靈芝篇》贊曰:“丁蘭少失母,自傷早孤焭。刻木當嚴親,朝夕致三牲。暴子見陵侮,犯罪以無形。木人為泣血,免淚全其名。”敦煌遺書中有“丁蘭木母,以靈感應”之句。敦煌寫本《孝子傳》記載甚詳。另P.3680寫本記曰:“丁蘭(刻)木作慈親,孝養之恩感動神,圖舍忽然修斬如,血流灑地真如人。”《孝詩》也有贊。郭居敬列其為二十四孝之一。

22.陸績懷桔

  陸績,字公紀,吳郡吳人,仕吳為郁林太守,博學善政,見稱當時。《后漢書》、《三國志·吳書》均有傳。傳曰:“績年六歲,于九江見袁術。術出桔,績懷三枚,去,拜辭墮地,術謂曰:‘陸郎作賓客而懷桔乎?’績跪答曰:‘欲歸遺母。’術大奇之。”其孝順如此!《初學記》卷17亦引《吳志》記有“陸績懷桔”事。其故事畫最早見于北魏洛陽寧懋石室。《孝詩》贊曰:“陸郎作賓客,懷桔欲何為。遺母當然事,袁公乃稱奇。”

23.孟宗哭竹

  孟宗,字恭武,三國吳江夏(今湖北漢陽縣之魯山)人,本名宗,避孫皓字,易名仁。任吳令、鹽池司馬,累遷光祿卿、司空。《三國志·吳書》引《楚國先賢傳》曰:“宗母嗜筍,冬節將至。時筍尚未出,宗入竹林哀嘆,而筍為之出,得以供母,皆認為至孝之所致感。” 白居易《白氏六貼》亦稱:孟宗后母好筍,令宗冬月求之,宗入竹林慟哭,筍為之出。敦煌遺書《孝子傳》所載更略。又敦煌遺書《古賢集》有“孟宗冬筍供不闕” 之句。《孝詩》贊曰:“萬象死灰色,千林號怒聲。何人苦哀泣,凍竹強抽萌。”郭居敬列其為二十四孝之一。

24.王裒聞雷泣墓

  王裒,字偉元,三國魏城陽營陵(今山東臨淄西北)人。《晉書·王裒傳》載其孝行曰:“廬于墓側,旦夕常至墓所跪拜,攀柏悲號,涕淚著樹,樹為之枯。母性畏雷,母沒,每雷,輒至墓曰:‘裒在此’。乃讀《詩》至‘哀哀父母,生我劬勞’,未嘗不三復流涕。門人受業者并廢《蓼莪》之篇。”《孝子傳補遺》、《孝詩》所記與此略同。敦煌寫本伯.2621(原卷)亦記王裒孝行,但無“泣墓”事。S.5776(甲卷)、伯.3536(丙卷)記載較詳。丙卷序詩曰:“王裒慈母怕雷聲,每至春間不得寧,乃至百年亡沒后,語墳猶怕阿娘驚。

關于孝道

  雖然孝道是古代封建-帝王社會宗法禮儀的一個重要組成,《二十四孝》的最初目的也是維護禮教。但是作為中華民族的古早美德之一,孝,還是值得我們學習、繼承和發揚的。   其中雖不乏過時的、落后的、乃至不合情理的東西,但作為孝親的精神還是可借鏡的。另外如“為親負米”、“親嘗湯藥”、“親滌溺器”等,作為孝親之情,也是應該學習和提倡的。

元代圖書

  書名。元人郭居敬集。先后有人為之序詩、作圖,刊行多種版本。該書為民間流   傳甚廣的童蒙讀物。內容為自上古至唐宋二十四個孝親故事。增補   《二十四孝》 謹在原二十四孝故事基礎上,增補了主人公的部分遺事,以便于讀者全面、正確理解古人的孝道。 俗話說:“堂上二老就是佛”。你拜廟上的菩薩,沒有孝敬好自己的父母,菩薩是不喜歡的。你孝敬好堂上二老,佛菩薩才歡喜。你孝敬好父母,再拜佛菩薩,那就更好了。 為人子女者,如果能學習古人二十四孝,多感念父母的恩情,不要計較父母的錯誤,那么孝道就能完全了。社會風氣也會逐漸扭轉了,和諧社會指日可待。 倘社會已經父慈子孝,人世間的真情必然感天動地。天地神靈必加持世人以更大的福報、消除他們的災禍。和諧社會,指日可待。

名家書畫

  今日流傳的以二十四孝為主題的名家書畫,有清代王素繪的《二十四孝圖冊》和已故國畫大師陳少梅的《二十四孝圖》。   王素(1794-1877),字小梅,號遜之,江蘇揚州人,擅長畫人物、花鳥,尤工人物,所作南北斗星君像,稱譽一時。   陳二十四孝賣身葬父少梅(1909—1954),名云彰,號升湖。祖籍湖南衡山,世居北京。他所畫的《二十四孝圖》完成于1938年,正是畫藝步入成熟期且精力旺盛的時期。因當時日軍占領天津,陳少梅避居倫敦路(今成都道)世界裡1號,專情投注藝術,終日潛心作畫,《二十四孝圖》正是在這時完成的。長期以來,人們對陳少梅的這幅作品只聞未見,此卷也在半個世紀中數易其主,幸得天津文物公司征集到這件長達20多米的書畫珍寶,于2004年春奉獻于廣大書畫愛好者面前。綜觀此卷,以王素所畫《二十四孝圖冊》為底本摹寫而成,人物情節基本為原貌,但在每個人物的塑造細節上又有所不同,展現了陳少梅個人的繪畫特色。   此兩套二十四孝書畫,正可以為廣大書畫愛好者作學習和對比研究之用。   舊社會所宣揚的二十四個極盡孝道的典型人物。舊有《二十四孝》一書不著撰人。集虞舜、漢文帝、曾參、閔損、仲由、董永、郯子、江革、陸績、唐夫人、吳猛、王祥、郭巨、楊香、朱壽昌、庾黔婁、老萊子、蔡順、黃香、姜詩、王褒、丁蘭、孟宗,黃庭堅二十四人孝行,序而詩之,用訓童蒙。以后,又有人刊行《二十四孝圖詩》、《女二十四孝圖》等,流傳甚廣。在古早的木雕、磚雕、刺繡和陶瓷上,常見這類題制的圖案。   現藏于首都博物館5層   附錄:王祥臥魚   漢末(185-269),拒馬河畔就留傳著王祥臥魚的故事。王詳,字休征,父親早亡,家境貧寒,母子相依為命,旅居拒馬河邊一個村子裡,王祥對母親極為孝順。一年臘月,母親得重病,臥床不起,求醫調治,醫生說:“藥好買,只是引子難求——一條活鯉魚。”時至隆冬,冰天雪地,哪去找活魚呢!母親垂危,孝子王祥心急如焚,急中生幻,來到拒馬河邊,臥在堅硬的冰層上,夢想冰化得魚。孝心感動河神,冰化托出活魚,王祥為之一驚,喜出望外,急忙拿回家去,給母親煎湯熬藥,服后病愈,康復如常。   拒馬河四十裡永不結冰,盡管三九嚴冬,也是煙霧彌漫,熱氣騰騰,相傳為王祥臥魚所至。   張志真——引自河北省《定興縣志》第591頁文化篇。

魯迅眼中的《二十四孝圖》

  原文:我總要上下四方尋求,得到一種最黑的咒文,先來詛咒一切反對白話,妨害白話者。即使人死了真有靈魂,因這最惡的心,應該墮入地獄,也將決不改悔,總要先來詛咒一切反對白話,妨害白話者。   自從所謂“文學革命”以來,供給孩子的書籍,和歐、美、日本的一比較,雖然很可憐,但總算有圖可說,只要能讀下去,就可以懂得的了。可是一般別有用心的人們,便竭力來阻遏它,要使孩子的世界中,沒有一絲樂趣。北京現在常用“馬虎子”這一句話來恐嚇孩子們。或者說,那就是《開河記》上所載的,給隋煬帝開河,蒸死小兒的麻叔謀;正確地寫起來,須是“麻胡子”。那么,這麻叔謀乃是胡人了。但無論他是什么人,他的吃小孩究竟也還有限,不過盡他的一生。妨害白話者的流毒卻甚于洪水猛獸,非常廣大,也非常長久,能使全中國化成一個麻胡,凡有孩子都死在他肚子裡。   只要對于白話來加以謀害者,都應該滅亡!   這些話,紳士們自然難免要掩住耳朵的,因為就是所謂“跳到半天空,罵得體無完膚,——還不肯罷休。”而且文士們一定也要罵,以為大悖于“文格”,亦即大損于“人格”。豈不是“言者心聲也”么?“文”和“人”當然是相關的,雖然人間世本來千奇百怪,教授們中也有“不尊敬”作者的人格而不能“不說他的小說好”的特別種族。但這些我都不管,因為我幸而還沒有爬上“象牙之塔”去,正無須怎樣小心。倘若無意中竟已撞上了,那就即刻跌下來罷。然而在跌下來的中途,當還未到地之前,還要說一遍:——   只要對于白話來加以謀害者,都應該滅亡!   每看見國小生歡天喜地地看著一本粗細的《兒童世界》之類,另想到別國的兒童用書的精美,自然要覺得中國兒童的可憐。但回憶起我和我的同窗小友的童年,卻不能不以為他幸福,給我們的永逝的韶光一個悲哀的吊唁。我們那時有什么可看呢,只要略有圖畫的本子,就要被塾師,就是當時的“引導青年的前輩”禁止,呵斥,甚而至于打手心。我的小同學因為專讀“人之初性本善”讀得要枯燥而死了,只好偷偷地翻開第一頁,看那題著“文星高照”四個字的惡鬼一般的魁星像,來滿足他幼稚的愛美的天性。昨天看這個,今天也看這個,然而他們的眼睛裡還閃出蘇醒和歡喜的光輝來。   在書塾之外,禁令可比較的寬了,但這是說自己的事,各人大概不一樣。我能在大眾面前,冠冕堂皇地閱看的,是《文昌帝君陰騭文圖說》和《玉歷鈔傳》,都畫著冥冥之中賞善罰惡的故事,雷公電母站在云中,牛頭馬面布滿地下,不但“跳到半天空”是觸犯天條的,即使半語不合,一念偶差,也都得受相當的報應。這所報的也并非“睚眥之怨”,因為那地方是鬼神為君,“公理”作宰,請酒下跪,全都無功,簡直是無法可想。在中國的天地間,不但做人,便是做鬼,也艱難極了。然而究竟很有比陽間更好的處所:無所謂“紳士”,也沒有“流言”。   陰間,倘要穩妥,是頌揚不得的。尤其是常常好弄筆墨的人,在現在的中國,流言的治下,而又大談“言行一致”的時候。前車可鑒,聽說阿而志跋綏夫曾答一個少女的質問說,“惟有在人生的事實這本身中尋出歡喜者,可以活下去。倘若在那裡什么也不見,他們其實倒不如死。”于是乎有一個叫作密哈羅夫的,寄信嘲罵他道,“……所以我完全誠實地勸你自殺來禍福你自己的生命,因為這第一是合于邏輯,第二是你的言語和行為不至于背馳。”   其實這論法就是謀殺,他就這樣地在他的人生中尋出歡喜來。阿爾志跋綏夫只發了一大通牢騷,沒有自殺。密哈羅夫先生后來不知道怎樣,這一個歡喜失掉了,或者另外又尋到了“什么”了罷。誠然,“這些時候,勇敢,是安穩的;情熱,是毫無危險的。”   然而,對于陰間,我終于已經頌揚過了,無法追改;雖有“言行不符”之嫌,但確沒有受過閻王或小鬼的半文津貼,則差可以自解。總而言之,還是仍然寫下去罷:——   我所看的那些陰間的圖畫,都是家藏的老書,并非我所專有。我所收得的最先的畫圖本子,是一位長輩的贈品:《二十四孝圖》。這雖然不過薄薄的一本書,但是下圖上說,鬼少人多,又為我一人所獨有,使我高興極了。那裡面的故事,似乎是誰都知道的;便是不識字的人,例如阿長,也只要一看圖畫便能夠滔滔地講出這一段的事跡。但是,我于高興之余,接著就是掃興,因為我請人講完了二十四個故事之后,才知道“孝”有如此之難,對于先前癡心妄想,想做孝子的計畫,完全絕望了。   “人之初,性本善”么?這并非現在要加研究的問題。但我還依稀記得,我幼小時候實未嘗蓄意忤逆,對于父母,倒是極愿意孝順的。不過年幼無知,只用了私見來解釋“孝順”的做法,以為無非是“聽話”,“從命”,以及長大之后,給年老的父母好好地吃飯罷了。自從得了<<孝子>>這一本教科書以后,才知道并不然,而且還要難到幾十幾百倍。其中自然也有可以勉力仿效的,如“子路負米”,“黃香扇枕”之類的。“陸績懷桔”也并不難,只要有闊人請我吃飯。“魯迅先生作賓客而懷橘乎?”我便跪答云,“吾母性之所愛,欲歸以遺母。”闊人十分佩服,于是孝子就做穩了,也非常省事。“哭竹生筍”就可疑,怕我的精誠未必會這樣感動天地。但是哭不出筍來,還不過拋臉而已,到“臥冰求鯉”,可就有性命之虞了。我鄉的天氣是溫和的,嚴冬中,水面也只結一層薄冰,即使孩子的重量怎樣小,躺上去,也一定嘩喇一聲,冰破落水,鯉魚還不及遊過來。自然,必須不顧性命,這才孝感神明,會有出乎意料之外的奇跡,但那時我還小,實在不明白這些。   其中最使我不解,甚至于發生反感的,是“老萊娛親”和“郭巨埋兒”兩件事。   我至今還記得,一個躺在父母跟前的老頭子,一個抱在母親手上的小孩子,是怎樣地使我發生不同的感想呵。他們一手都拿著“搖咕咚”。這玩意兒確是可愛的,北京稱為小鼓,蓋即 鼗也,朱熹曰:“鼗,小鼓,兩旁有耳;持其柄而搖之,則旁耳還自擊,”咕咚咕咚地響起來。然而這東西是不該拿在老萊子手裡的,他應該扶一枝拐杖。現在這模樣,簡直是裝佯,侮辱了孩子。我沒有再看第二回,一到這一頁,便急速地翻過去了。   那時的《二十四孝圖》,早已不知去向了,目下所有的只是一本日本小田海儇所畫的本子,敘老萊子事云:“行年七十,言不稱老,常著五色斑斕之衣,為嬰兒戲于親側。又常取水上堂,詐跌仆地,作嬰兒啼,以娛親意。”大約舊本也差不多,而招我反感的便是“詐跌”。無論忤逆,無論孝順,小孩子多不愿意“詐”作,聽故事也不喜歡是謠言,這是凡有稍稍留心兒童心理的都知道的。   然而在較古的書上一查,卻還不至于如此虛偽。師覺授《孝子傳》云,“老萊子……常衣斑斕之衣,為親取飲,上堂腳跌,恐傷父母之心,僵仆為嬰兒啼。”(《太平御覽》四百十三引)較之今說,似稍近于人情。不知怎地,后之君子卻一定要改得他“詐”起來,心裡才能舒服。鄧伯道棄子救侄,想來也不過“棄”而已矣,昏妄人也必須說他將兒子捆在樹上,使他追不上來才肯歇手。正如將“肉麻當作有趣”一般,以不情為倫紀,誣蔑了古人,教壞了后人。老萊子即是一例,道學先生以為他白璧無瑕時,他卻已在孩子的心中死掉了。   至于玩著“搖咕咚”的郭巨的兒子,卻實在值得同情。他被抱在他母親的臂膊上,高高興興地笑著;他的父親卻正在掘窟窿,要將他埋掉了。說明云,“漢郭巨家貧,有子三歲,母嘗減食與之。巨謂妻曰,貧乏不能供母,子又分母之食。盍埋此子?”但是劉向《孝子傳》所說,卻又有些不同:巨家是富的,他都給了兩弟;孩子是才生的,并沒有到三歲。結末又大略相象了,“及掘坑二尺,得黃金一釜,上云:天賜郭巨,官不得取,民不得奪!”   我最初實在替這孩子捏一把汗,待到掘出黃金一釜,這才覺得輕松。然而我已經不但自己不敢再想做孝子,并且怕我父親去做孝子了。家境正在壞下去,常聽到父母愁柴米;祖母又老了,倘使我的父親竟學了郭巨,那么,該埋的不正是我么?如果一絲不走樣,也掘出一釜黃金來,那自然是如天之福,但是,那時我雖然年紀小,似乎也明白天下未必有這樣的巧事。   現在想起來,實在很覺得傻氣。這是因為現在已經知道了這些老玩意,本來誰也不實行。整飭倫紀的文電是常有的,卻很少見紳士赤條條地躺在冰上面,將軍跳下汽車去負米。何況現在早長大了,看過幾部古書,買過幾本新書,什么《太平御覽》咧,《古孝子傳》咧,《人口問題》咧,《節制生育》咧,《二十世紀是兒童的世界》咧,可以抵抗被埋的理由多得很。不過彼一時,此一時,彼時我委實有點害怕:掘好深坑,不見黃金,連“搖咕咚”一同埋下去,蓋上土,踏得實實的,又有什么法子可想呢。我想,事情雖然未必實現,但我從此總怕聽到我的父母愁窮,怕看見我的白發的祖母,總覺得她是和我不兩立,至少,也是一個和我的生命有些妨礙的人。后來這印象日見其淡了,但總有一些留遺,一直到她去世——這大概是送給《二十四孝圖》的儒者所萬料不到的罷。   評論:魯迅先生從自己小時閱讀《二十四孝圖》的感受入手,重點描寫了在閱讀“老萊娛親”和“郭巨埋兒”兩個故事時所引起的強烈反感,形象地揭露了封建孝道的虛偽和殘酷。

新24孝

  1、定期給父母打電話,不要掛斷父母電話   2、清楚父母年齡   3、遠行時一定要及時向父母報平安   4、知道父母的生日,并且在父母生日的時候送上你的祝福   5、有耐心聽母親嘮叨,理解父親的沉默   6、理解父母不可改變的節儉甚至吝嗇的習慣   7、節假日期間回家探望父母   8、吃飯時給父母主動端飯,夾菜   9、鼓勵父母的生活情趣   10、家裡的事情盡量聽父母的   11、尊重父母喜歡的生活模式   12、陪父母散步   13、讓父母知道你常常因他們自豪   14、像關心孩子一樣關心父母的健康   15、有機會時坐在父母身邊聽他們講古,或講古給他們聽   16、不埋怨父母做的飯菜   17、不對父母發脾氣   18、經常贊美父母   19、不定期為父母買點小禮物   20、偶爾在父母面前撒嬌   21、學習和工作的事情可以多和父母交流   22、當自己的意見和父母不一致的時候絕對不要和父母發生沖突   23、自己有時間的時候,主動做家務事,如:自己的衣服盡量學著自己洗,可以試著幫父母洗衣服,學著主動買菜做菜   24、不要對父母撒謊,自己犯錯之后無論如何要主動向父母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