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頂鶴


丹頂鶴

丹頂鶴是長壽的象征,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也叫仙鶴、白鶴(其實白鶴是另一種鶴屬鳥類)、鴜鷜,中國古籍文獻中對丹頂鶴有許多稱謂,如《爾雅翼》中稱其為"仙禽",《本草綱目》中稱其為"胎禽"。

中文學名: 丹頂鶴
拉丁學名: Grus japonensis
別稱: 仙鶴
界: 動物界
門: 脊索動物門
亞門: 脊椎動物亞門
綱: 鳥綱
亞綱: 今鳥亞綱
目: 今顎總目、鶴形目
科: 鶴科
屬: 鶴屬
種: 丹頂鶴
分布區域: 中國的三江平原的松嫩平原、俄羅斯的遠東和日本等地。
英文名: Red-crowned Crane

簡介

  
  丹頂鶴是鶴類中的一種,因頭頂有“紅肉冠"而得名。它是東亞地區所特有的鳥種,因體態優雅、顏色分明,在這一地區的文化中具有吉祥、忠貞、長壽一級保護動物。

外形特征

  丹頂鶴影子丹頂鶴具備鶴類的特征,即三長——嘴長、頸長、腿長。成鳥除頸部和飛羽后端為黑色外,全身潔白,頭頂皮膚裸露,呈鮮紅色。
  傳說中的劇毒鶴頂紅(也有稱鶴頂血)正是此處,但純屬謠傳,鶴血是沒有毒的,古人所說的“鶴頂紅”其實是砒霜,即不純的三氧化二砷,鶴頂紅是古時候對砒霜隱晦的說法。丹頂鶴的尾脂腺被粉(冉羽)。幼鳥體羽棕黃,喙黃色。亞成體羽色黯淡,2歲后頭頂裸區紅色越發鮮艷。

地域分布

  丹頂鶴(圖3)丹頂鶴繁殖地在中國的長江下遊的江蘇鹽城、東北平原的松嫩平原(黑龍江扎龍濕地自然保護區、吉林向海自然保護區)和三江平原(黑龍江洪河自然保護區)、在云南也有少量野生種群分布俄羅斯的遠東和日本等地。它在中國東南沿海各地及長江下遊、朝鮮海灣、日本等地越冬。
  歷史上丹頂鶴的分布區比現在要大得多,越冬地更為往南,可至福建、臺灣、海南等地。由于這種鳥在文化中的特殊地位,地方志書中一直有著詳細的記載,為研究它的分布提供了詳實的資料。
  在沼澤地中生存。

生活習性

  丹頂鶴丹頂鶴(圖4)每年要在繁殖地和越冬地之間進行遷徙,只有在日本北海道是當地的留鳥,丹頂鶴(圖1)不進行遷徙,這可能與冬季當地人有組織的投喂食物,食物來源充足有關。丹頂鶴的棲息地是沼澤和沼澤化的草甸,食物主要是淺水的魚蝦、軟體動物和某些植物根莖,以季節不同而有所變化。丹頂鶴成鳥每年換羽兩次,春季換成夏羽,秋季換成冬羽,屬于完全換羽,會暫時失去飛行能力。丹頂鶴的鳴聲非常嘹亮,作為明確領地的信號,也是發情期交流的重要模式。丹頂鶴屬于單配制鳥,若無特殊情況可維持一生。每年的繁殖期從3月開始,持續6個月,到9月結束。它們在淺水處或有水濕地上營巢,巢材多是蘆葦等禾大學部植物。丹頂鶴每年產一窩卵,產卵一般2~4枚。孵卵由雌雄鳥輪流進行,孵化期31~32天。雛鳥屬早成雛。
  丹頂鶴總是成群結隊遷飛,而且排成“人”字形。“人”字形的角度是110°。更精確的計算還表明“人”字形夾角的一半——即每邊與鶴群前進方向的夾角為54°44′8″(與金剛石結晶體的角度相同)。
  丹頂鶴為雜食性。春季以草籽及作物種子為食,夏季食物較雜,動物性食物較多,主要動物性食物有小型魚類、甲殼類、螺類、昆蟲及其幼蟲等,也食蛙類和小型鼠類,植物型食物有蘆葦的嫩芽和野草種子等。

繁殖情況

  丹頂鶴屬于單配制鳥,若無特殊情況可維持一生。每年的繁殖期從3月開始,持續6個月,到9月結束。它們在淺水處或有水濕地上營巢,巢材多是蘆葦等禾大學部植物。丹頂鶴每年產一窩卵,產卵一般2~4枚。孵卵由雌雄鳥輪流進行,孵化期31~32天。雛鳥屬早成雛。丹頂鶴(圖2)繁殖期求偶伴隨舞蹈、鳴叫,營巢于具一定水深的鹵蘆葦叢、草叢中,每產1- 2卵,孵化期30–33天,早成鳥,2歲性成熟,壽命可達50-60年。
  4月中、下旬開始營巢產卵,筑巢于周圍環水的淺灘上的枯草叢中,每窩產卵2枚,雌雄鳥輪流孵卵,孵化期20~33天。待幼鳥學會飛行,入秋后,丹頂鶴從東北繁殖地遷飛南方越冬。我國在丹頂鶴等鶴類的繁殖區和越冬區建立了扎龍、向海、鹽城等一批自然保護區。在江蘇省鹽城自然保護區,越冬的丹頂鶴最多一年達600多只,成為世界上現知數量最多的越冬棲息地。
  北京動物園1954年首次飼養展出丹頂鶴,1964年繁殖成功。

歷史研究

  丹頂鶴由于體形大、顏色分明,很容易辨認。人們對丹頂鶴的知識很早就有了一定的積累。中國的地方志書對其有連續的記錄,丹頂鶴很早就被人們所飼養,唐宋年間尤為盛行。現在許多地方都有飼養的丹頂鶴供觀賞之用。
  1980年代后,對丹頂鶴的專項研究展開,至今已對其分布、繁殖地和越冬地的生態和行為、遷徙等掌握的一定的信息。目前丹頂鶴的人工繁殖和人工授精技術已經成熟。1990年代以后,根據環志研究和人造衛星跟蹤技術,丹頂鶴的遷徙路線已經明確。
  曾用名:
  Ardea(Grus) japonensis P.L.S. Müller, 1776
  Grus japponensis Gmelin, 1778
  Antigone montignesia Bonaparte, 1854
  Megalornis japonensis Wilder&Hubbard, 1938

文化意義

  其實,傳說中的仙鶴,就是丹頂鶴,它是生活在沼澤或淺水地帶的一種大型涉禽,常被人冠以“濕地之神”的美稱。它與生長在高山丘陵中的松樹毫無緣份。
  東亞地區的居民,用丹頂鶴象征幸福、吉祥、長壽和忠貞。在各國的文學和美術作品中屢有出現,殷商時代的墓葬中,就有鶴的形象出現在雕塑中。春秋戰國時期的青銅器鐘,鶴體造型的禮器就已出現。道教中丹頂鶴飄逸的形象已成為長壽、成仙的象征。
  目前,中國國家林業局已經把丹頂鶴作為唯一的國鳥候選鳥上報國務院。
  鶴是棲息于沼澤地的鳥,把它繪在松樹上,從科學的觀點看,是一個笑話。當然從文化意義上看,則另當別論。
  鶴是卵生的,古時有人以它為仙禽,就說成是胎生的(見鮑照《舞鶴賦》)。但鶴胎生說法的錯誤早就被人洞曉了。《墨客揮犀錄》有一段記載說:“劉淵材迂闊好怪,嘗蓄兩鶴。客至,夸曰:‘此仙禽也,凡禽卵生,此禽胎生。’語未卒,園丁報曰:‘鶴夜半生一卵。’淵材呵曰:‘敢謗鶴耶!’未幾延頸伏地,復誕一卵。淵材嘆曰:‘鶴亦敗道,吾乃為劉禹錫嘉話所誤。’”

保護狀況

  丹丹頂鶴(圖5)頂鶴是大型涉禽,在濕地環境中屬于食物鏈的上層,是濕地生物多樣性的關鍵種。日本北海道的阿依努人把生活在釧路濕地的丹頂鶴稱為“濕地之神”。目前它們面臨的威脅主要有:
  棲息地的破壞。在中國東北和遠東地區人類活動對濕地的破壞在1960年代以后急劇加重,對濕地的圍墾不僅侵占了原有的棲息地,還使原本連通的水系阻斷,再加上近些年遠東地區氣候干旱化趨勢明顯,水域面積縮小嚴重。人類活動引入的污染也威脅著丹頂鶴的生存,此外如燒荒等開墾方法,對丹頂鶴的巢材和掩蔽處毀壞嚴重,致使其分布更為狹窄。
  偷獵:由于自古東亞地區對丹頂鶴就有著對其羽毛和器官的需求,獵殺就難以避免。雖然近些年隨著保護法規的建立,直接的獵殺很少發生,但是投毒用來獵捕其他水禽的方法,已成為丹頂鶴的重要死因。
  目前,丹頂鶴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在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的紅皮書中記載的物種是瀕危物種,在瀕危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中列入附錄一。

具體壽命

  丹頂鶴壽命長達50年一60年,人們常把它和松樹繪在一起,作為長壽的象征。丹頂鶴數量稀少,我國已把它列為一級保護動物。

其他相關

  鮑照《舞鶴賦》全文內容
  散幽經以驗物,偉胎化之仙禽。鐘浮曠之藻質,抱清迥之明心。指蓬壺而翻翰,望昆閬而揚音。澘日域以回騖,窮天步而高尋。踐神區其既遠,積靈祀而方多。精含丹而星曜,頂凝紫而煙華。引員吭之纖婉,頓修趾之洪姱。疊霜毛而弄影,振玉羽而臨霞。朝戲于芝田,夕飲乎瑤池。厭江海而遊澤,掩云羅而見羈。去帝鄉之岑寂,歸人寰之喧卑。歲崢嶸而愁暮,心惆悵而哀離。
  于是窮陰殺節,急景凋年。骫沙振野,箕風動天。嚴嚴苦霧,皎皎悲泉。冰塞長河,雪滿群山。既而氛昏夜歇,景物澄廓。星翻漢回,曉月將落。感寒雞之早晨,憐霜雁之違漠。臨驚風之蕭條,對流光之照灼。唳清響于丹墀,舞飛容于金閣。始連軒以鳳蹌,終宛轉而龍躍。躑躅徘徊,振迅騰摧。驚身蓬集,矯翅雪飛。離綱別赴,合緒相依。將興中止,若往而歸。颯沓矜顧,遷延遲暮。逸翮后塵,翱翥先路。指會規翔,臨岐矩步。態有遺妍,貌無停趣。奔機逗節,角睞分形。長揚緩騖,并翼連聲。輕跡凌亂,浮影交橫。眾變繁姿,參差洊密。煙交霧凝,若無毛質。風去雨還,不可談悉。既散魂而蕩目,迷不知其所之。忽星離而云罷,整神容而自持。仰天居之崇絕,更惆悵以驚思。
  當是時也,燕姬色沮,巴童心恥。巾拂兩停,丸劍雙止。雖邯鄲其敢倫,豈陽阿之能擬。入衛國而乘軒,出吳都而傾市。守馴養于千齡,結長悲于萬裡。
  故事
  有一個美麗的女大學生,名叫徐秀娟,她的父親是扎龍自然保護區的一位鶴類保護工程師。徐秀娟小時候常幫著父親喂小鶴,潛移默化中也愛上了丹頂鶴。徐秀娟常年累月地與丹頂鶴生活在一起,許多的丹頂鶴都成了她的朋友,其中有只丹頂鶴總是喜歡粘著她,她叫它“賴毛子”。有一天,有個割蘆葦的人突發盜獵之念,當賴毛子毫不戒備地接近他時,卻突然被一把抓住脖子,且欲置它于死地。幸好路經此地的徐秀娟聽到它凄慘的叫聲,并不顧一切地沖了過去,與那個人展開了拼死搏斗,才最終讓它撿回了一條生命。從此,賴毛子對徐秀娟更親熱和依戀了……
  徐秀娟大學畢業后,留在了鹽城自然保護區工作。鹽城自然保護區是丹頂鶴的主要越冬地,如果能在那裡建立一個不遷徙的丹頂鶴野外種群,那將是保護瀕臨絕跡的丹頂鶴種群的一個重要突破。徐秀娟為了事業,含淚揮別親人,不遠萬裡前往鹽城。在這次遠行中,作為禮物,她帶了兩只丹頂鶴趕往鹽城。有一天,平一般律性很強的這兩只丹頂鶴在天黑之時沒有按時歸巢,因為害怕它們發生意外,不敢大意的徐秀娟找了它們兩天兩夜。可誰又能想到,她卻在尋找它們的過程中,滑進了沼澤地,再也沒上來過。生命的脆弱總是讓人很是無奈,一瞬間的別離,也許就是一世。當這兩只貪玩的丹頂鶴飛回時,它們再也沒見不到曾挽救過它們生命的徐秀娟了,它們只能在她的身邊徘徊,不停地低下帶著紅冠的頭,用長長的喙整理著她濕淋淋的衣服……也許因為失去了這么好的一位朋友而感到難受且自責,從此以后,這兩只丹頂鶴再也不夜不歸宿了。當徐秀娟的遺體下葬在保護區的灘涂上后,它們至今仍是喜歡站在徐秀娟的墳頭上“嗝啊……嗝啊”地叫著,似乎向她傾訴著心中的思念。
  更令人吃驚的是,從徐秀娟去世的那天起,遠在扎龍自然保護區的賴毛子就從此變得郁郁寡歡,“茶飯不思”,總是一天到晚地朝著南方悲鳴,不久后,也無疾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