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衛生組織


世界衛生組織標識 世界衛生組織(簡稱世衛組織或世衛),是聯合國屬下的專門機構,國際最大的公共衛生組織,總部設于瑞士日內瓦。世界衛生組織的宗旨是使全世界人民獲得盡可能高水準的健康。該組織給健康下的定義為“身體、精神及社會生活中的完美狀態”。世界衛生組織的主要職能包括:促進流行病和地方病的防治;提供和改進公共衛生、疾病醫療和有關事項的教學與訓練;推動確定生物制品的國際標準。截至2005年5月,世界衛生組織組織共有193個成員國。現任總干事為香港人陳馮富珍。

概述

  世界世界衛生組織會徽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簡稱WHO)是聯合國下屬的一個專門機構,只有主權國家才能參加,是國際上最大的政府間衛生組織,現有193個會員國。1946年國際衛生大會通過了《世界衛生組織組織法》,1948年4月7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成立。于是每年的4月7日也就成為全球性的“世界衛生日 ”。

組織簡介

  世界衛生組織 (簡稱“世衛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 WHO) 是聯合國下屬的一個專門機構,其前身可以追溯到1907年成立于巴黎的國際公共衛生局和1920年成立于日內瓦的國際聯盟衛生組織。戰后,經聯合在瑞士日內瓦萬國宮舉行第62屆世界衛生大會國經社理事會決定,64個國家 的代表于1946年7月在紐約舉行了一次國際衛生會議,簽署了《世界衛生組織組織法》。1948年4月7日,該法得到26個聯合國會員國批準后生效,世界衛生組織宣告成立。每年的4月7日也就成為全球性的“世界衛生日 ”。同年6月24日,世界衛生組織在日內瓦召開的第一屆世界衛生大會上正式成立,總部設在瑞士日內瓦。   世界衛生組織的宗旨是使全世界人民獲得盡可能高水準的健康。該組織給健康下的定義為“身體、精神及社會生活中的完美狀態”。世衛組織的主要職能包括:促進流行病和地方病的防治;提供和改進公共衛生、疾病醫療和有關事項的教學與訓練;推動確定生物制品的國際標準。截至2009年5月,世衛組織共有193個成員國。   世衛組織是聯合國系統內衛生問題的指導和協調機構。它負責對全球衛生事務提供領導,擬定衛生研究議程,制定規范和標準,闡明以證據為基礎的政策方案,向各國提供技術支援,以及監測和評估衛生趨勢。

會徽意義

  世界衛生組織會徽是由1948年第一屆世界衛生大會選定的。該會徽由一條蛇盤繞的權杖所覆蓋的聯合國標志組成。長期以來,由蛇盤繞的權杖系醫學及醫學界的標志。它起源于埃斯科拉庇俄斯的故事,古希臘人將其尊崇為醫神,并且其崇拜涉及蛇的使用。(隨便提及,埃斯科拉庇俄斯如此成功地拯救生命,以致傳說地獄閻王哈德斯向至高無上的神宙斯抱怨他,由于害怕醫者可能使人永生,宙斯用雷電殺死了埃斯科拉庇俄斯。)   希臘是蛇徽的發源地,從古到今,蛇徽遍布希臘各地。到了近代,美國、英國、加拿大、德國以及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都用蛇徽作為自己的醫學標志。50年代前中國中華醫學會的會徽上也有蛇徽。1948年4月出版的《中華醫學雜志》,封面就是一個赫然醒目的蛇徽。   直到今天,蛇在西方仍是醫務工作者的標記。一些醫科學校的校徽上有蛇的形象,便是緣於此。在歐洲城市街頭建筑物上,常可見到這樣一個奇特的標記:一條蛇纏繞在一只高腳杯上。這就是歐洲藥店的標志。這種標志與「蛇繞舞蹈杖」有異曲同工之妙。歐洲各國的藥店為什麼要以蛇為標志呢?原來,幾千年之前,人類就知道了毒蛇的藥用價值,并有目的地收集毒蛇,提煉成藥,用於治病救人。古羅馬畫家、藝術家的作品中,幾乎都有描繪健康之神手拿杯子餵蛇的場面。無論在實際生活中,還是在藝術創作中,蛇與醫藥結下了不解之緣。所以,從中世紀開始,歐洲各國的藥店就開始出現這種標志。蛇象徵著具有救護人類的能力,高腳杯則代表人類收集蛇毒的工具。“蛇繞拐杖”--醫學的標志和徽記,人們稱之為“蛇徽”。

組織機構

世界衛生組織大會

  它是世衛組織的最高權力機構,每年5月在日內瓦召開一次。主要任務是審議總干事的工作報告、規劃預算、接納新會員國和討論其他重要議題。執委會是世界衛生大會的執行機構,負責執行大會的決議、政策和委托的任務,它由32位有資格的衛生領域的技術專家組成,每位成員均由其所在的成員國選派,由世界衛生大會批準,任期三年,每年改選三分之一。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君子協定,聯合國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是必然的執委成員國,但席位第三年后輪空一年。常設機構秘書處下設非洲、美洲、歐洲、東地中海、東南亞、西太平洋6個地區辦事處。

執行委員會

  為WHO最高執行機構,每年舉行兩次全體會議

秘書處

  為WHO常設機構

地區組織

  WHO分6個地區委員會及地區辦事處

駐國家代表或規劃協調員

  世界衛生組織的專業組織有顧問和臨時顧問、專家委員會(咨詢團有47個,成員有2600多人,其中中國有96人)、全球和地區醫學研究顧問委員會和合作中心。   世界衛生組織的規劃和經費。WHO的工作規劃分為中期和年度規劃。   WHO的經費來源:一是會員國交納的會費,構成“正常預算”。二是泛美衛生組織、促進組織志愿基金、兒童基金會、控制藥品濫用基金、環境規劃署、緊急活動、難民事物告急專員署、救災署、世界銀行等提供的專款及其他收入。

組織任務

  1.指導和協調國際衛生工作。   2.根據各國政府的申請,協助加強國家的衛生事業,提供技術援助。   3.主持國際性流行病學和衛生統計業務。   4.促進防治和消滅流行病、地方病和其他疾病。   5.促進防治工傷事故及改善營養、居住、計畫生育和精神衛生。   6.促進從事增進人民健康的科學和職業團體之間的合作。   7.提出國際衛生公約、規劃、協定。   8.促進并指導生物醫學研究工作。   9.促進醫學教育和培訓工作。   10.制定有關疾病、死因及公共衛生實施方面的國際名稱。   11.制定診斷方法的國際規范的標準。   12.制定不發展食品衛生、生物制品、藥品的國際標準。   13.協助在各國人民中開展衛生宣傳教育工作。

參與成員國

  所有接受世界衛生組織憲章的聯合國成員國都可以成為該組織的成員。其他國家在其申請經世界衛生大會簡單的投票表決,多數通過后,就可以成為世界衛生組織的成員國。在國際關系事務中不能承擔責任的地區,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成員國或其他能夠對該地區的國際關系承擔責任的權威基于該地區自身利益制定的申請,該地區可以作為預備成員進入世界衛生組織。世界衛生組織成員國按照區域分布(現在共有193個成員國,6個觀察員)。

非洲地區辦公室(ARFO)

  阿爾及利亞,安哥拉,貝南,波劄那,布吉納法索,蒲隆地,喀麥隆,維德角,中非共和國,查德,葛摩,剛果,剛果民主共和國,象牙海岸,赤道幾內亞,厄立特裡亞,衣索比亞,加彭,甘比亞,迦納,幾內亞,幾內亞比索,肯亞,賴索托,利比裡亞,馬達加斯加,馬拉維,馬裡,毛裡塔尼亞,毛裡求斯,莫三比克,納米比亞,尼日,奈及利亞,盧安達,圣多美及普林西比共和國,塞內加爾,塞席爾,塞拉裡昂,南非,史瓦濟蘭,多哥,烏干達,坦尚尼亞共和國,尚比亞,辛巴威。

美洲地區辦公室(PAHO)

  安地卡及巴布達,阿根廷,巴哈馬,巴貝多,貝裏斯,玻利維亞,巴西,加拿大,智利,哥倫比亞,哥斯大黎加,古巴,多米尼加共和國,厄瓜多,薩爾瓦多,格拉納達,瓜地馬拉,蓋亞那,海地,宏都拉斯,牙買加,墨西哥,尼加拉瓜,巴拿馬,巴拉圭,秘魯,波多黎各(預備成員),聖克裏斯多福及尼維斯,圣文森特和格納丁斯,蘇裡南,千裏達托貝哥共和國,美國,烏拉圭,委內瑞拉。

東南亞地區辦公室(SEARO)

  孟加拉人民共和國,不丹,印度,印度尼西亞,馬爾地夫,緬甸,尼泊爾,斯裡蘭卡,泰國。

歐洲地區辦公室(EURO)

  阿爾巴尼亞,安道爾共和國,亞美尼亞,奧地利,亞塞拜然,白俄羅斯,比利時,波斯尼亞-黑塞哥維亞,保加利亞,克羅埃西亞,捷克共和國,丹麥,愛沙尼亞,北愛爾蘭,芬蘭,法國,喬治亞,德國,希臘,匈牙利,冰島,愛爾蘭,義大利,哈薩克,拉托維亞,立陶宛,盧森堡,馬爾他,摩納哥,荷蘭,挪威,波蘭,葡萄牙,俄羅斯聯邦,摩爾多瓦共和國,聖馬利諾,斯洛伐克,斯羅文尼亞,黑山,塞爾維亞,西班牙,瑞典,瑞士,塔吉克,馬其頓,土耳其,土庫曼,烏克蘭,英國,烏茲別克。   非成員國觀察者:羅馬教廷,列支敦斯登,馬爾他騎士團。

東地中海地區辦公室(EMRO)

  以色列,阿富汗,巴林,塞普勒斯,吉布提,埃及,伊朗,約旦,科威特,黎巴嫩,Libian Arab Janahiriya,摩洛哥,阿曼,巴基斯坦,卡達,沙烏地阿拉伯,索馬裡,蘇丹,敘利亞,突尼西亞,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葉門。   非成員國觀察者:巴勒斯坦。

西太平洋地區辦公室(WPRO)

  澳大利亞,汶萊,高棉,中國,庫克群島(新),斐濟,日本,基裡巴斯,寮國人民民主共和國,馬來西亞,馬紹爾群島,密克羅尼亞聯邦,蒙古,諾魯,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紐西蘭,紐埃(新),帛琉,巴布亞紐幾內亞,菲律賓,韓國,中華臺北,新加坡,索羅門群島,托克勞(預備成員),湯加王國,吐瓦魯,萬那杜,越南,西薩摩亞群島。   非成員國觀察者:國際紅十字會。

組織出版物

  主要出版物有:《世界衛生組織月報》,每年6期,英、法、阿、俄文;《疫情周報》,英、法文;《世界衛生統計》,季刊,英、法、中、阿拉伯、俄、西班牙 文;《世界衛生》,月刊,英、法、俄、西、德、葡、阿文。   書名:《防止二手煙暴露:政策建議》   作者: 世界衛生組織   頁數: 50   出版日期: 2007年   語言: 中文,英文   ISBN: 9789241563413   簡介:   科學證據已明確指出,二手煙暴露沒有所謂的“安全水準”并可對成人和兒童造成多種疾病。實施“100%無煙環境”是唯一能夠有效保護人群免遭二手煙危害的手段。到目前為止,已有多個國家和地區成功地實施了相應法律,要求工作和公共場所實現“完全無煙化”。根據它們的經驗,無煙環境不僅可行,而且在實施前后都受到人們普遍的歡迎。

規劃和經費

  WHO的工作規劃分為中期和年度規劃。WHO的經費來源:   ●會員國交納的會費,構成"正常預算"。   ●泛美衛生組織、促進組織志愿基金、兒童基金會、控制藥品濫用基金、環境規劃署、緊急活動、難民事物告急專員署、救災署、世界銀行等提供的專款。   ●其他收入……

運作歷史

  1830 霍亂席卷歐洲。   1851 第一次國際衛生會議在巴黎召開,目的是制定國際衛生公約,但是沒有成功。   1892 控制霍亂的國際衛生公約被采用。   1897 另一個國際公約–處理鼠疫的預防性方法被采用。   1902 國際衛生局,后來更名為泛美衛生局,以后改為泛美衛生組織,在華盛頓成立。它是今天的泛美衛生組織(PAHO)的前身,同時是世界衛生組織的美洲地區辦公室。   1907 國際公共衛生辦公室 (OIHP)成立于巴黎,具有穩定的秘書處和由成員國政府的高級公共衛生官員組成的穩定的委員會。   1919 同盟國成立,在其他任務之中 ,負責解決國際關心的疾病預防與控制事務。同盟國的衛生組織在日內瓦成立,與(OIHP)是平行的。   1926 提供天花和斑疹傷寒的預防被修入國際衛生公約中。   1935 航空國際衛生公約開始生效。   1938 最后一次國際衛生會議在巴黎舉行。在亞歷山大的Conseil衛生、航海等檢疫被移交到埃及。(世界衛生組織的東地中海地區辦公室是它的直系后代)。   1945 在舉行的關于國際組織的聯合國會議上,一致通過由巴西和中國建立一個嶄新的自治的國際衛生組織。   1946 紐約國際衛生會議通過世界衛生組織(WHO)憲章。   1947 WHO度委員會組織赴埃及協助遏制霍亂流行   1948 當4月7日61個成員國中的第26個成員簽署完認可簽名時,WHO憲章在 4月7日(現在作為每年的世界衛生日)開始生效,稍后,第一屆世界衛生大會在日內瓦舉行,有53個政府的代表參加,后來成為該組織的成員。   1951 新增國際衛生規章正文被第四屆世界衛生大會采用,代替前一國際衛生公約。   1969 這些更名的國際衛生規章,去掉了虱傳斑疹傷寒和回歸熱,僅保留霍亂、鼠疫、天花和黃熱病。   1973 來自執行委員會的報告表明對衛生服務存在著普遍的不滿,需要作出根本性的改變。第二十六屆世界衛生大會決定WHO將與其成員國合作而不是幫助,共同發展國家衛生保健體系的實踐性的指導方針。   1974 WHO發起意在保護兒童不受小兒麻痹癥、麻疹、白喉、百日咳、破傷風和肺結核等疾病侵襲的擴大免疫計畫。   1977 第三十屆世界衛生大會確立目標:到本世紀末下個世紀初達到衛生保健水準:2000年人人享有衛生保健。所有人將過上在社會地位和經濟上富裕的生活。   1978 WHO/UNICEF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蘇聯阿拉木圖聯合國際會議采用一個關于以初級衛生保健為關鍵最后達到2000年人人享有衛生保健的目標的聲明。   1979 聯合國會員大會、第三十二屆世界衛生大會重健康是社會經濟與和平發展的強大杠桿。   1979 全世界批準證明全世界根除天花 ,最后一個天花自然病例發生在1977年。   1981 2000年人人享有衛生保健全球策略被采用,并且由聯合國會員大會簽署,要求其他有關的國際組織與WHO合作。   1987 聯合國會員大會表示關心艾滋病流行。有關艾滋病的全球計畫在WHO內發起。   1988 慶祝WHO成立四十周年紀念。第十一屆世界衛生大會決定2000年消滅小兒麻痹癥。   1993 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聯合國開發計畫署,世界銀行和洛克菲勒基金會共同發起兒童主動免疫疫苗。   1996 WHO衛生發展中心在日本神戶成立。   1998 世界衛生組織公約簽署50周年紀念。   2006年12月12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和聯合國人口基金(UNPF)共同采納了兩種抗人類乳頭狀瘤病毒(HPV)的新疫苗,這為該疫苗在開發中國家的推廣使用提供了機遇。HPV是引起女性子宮頸癌的罪魁禍首。 2007年1月4日,陳富馮珍博士正式就任WHO總干事。1月9日,陳富馮珍博士任命Anarfi Asamoa-Baah博士為WHO新副總干事。Anarfi Asamoa-Baah博士在1998年就已經是WHO的資深官員。他在HIV、結核病、瘧疾等傳染病的控制以及藥物與醫療技術、對外事務等各個領域具有豐富的經驗,他的成就和業績也得到了廣泛的承認與尊重。   2007年1月16日,世界衛生組織報道了一項在肯亞開展的HIV控制項目取得了重大進展。該項目采用電子登記系統即時記錄HIV患者的檢測和治療信息,這徹底變革了HIV的治療模式。埃爾德利特(肯亞地名)的Moi大學和美國Indiana州立大學在WHO的協助下,利用這套系統完成了近70,000例患者的治療。

與中國的關系

  中國是世衛組織的創始國之一。1945年4月25日至6月26日,在舊金山召開的聯合國成立大會上通過的“聯合國憲章”中只字未提衛生工作的內容,也沒提及要建立一個國際衛生機構。施思明是參加舊金山會議的中國代表團團長宋子文的秘書,注意到這個細節,從而引發了世界衛生組織的誕生。中國代表施思明會同巴西代表蘇札巴西代表蘇札(左)與施思明在舊金山會議,提交的“建立一個國際性衛生組織的宣言”,為建立世界衛生組織奠定了基礎。1972年5月10日,第25世界衛生大會通過決議,還原了中國在世界衛生組織的合法席位。此后,中國出席該組織歷屆大會和地區委員會會議,被選為執委會委員,并與該組織簽訂了關于衛生技術合作的備忘錄和基本協定。1978年10月,中國衛生部長和該組織總干事在北京簽署了“衛生技術合作諒解備忘錄”,這是雙方友好合作史上的裡程碑。1981年該組織在北京設立駐華代表處。1991年中國衛生部部長陳敏章被世衛組織授予最高榮譽獎“人人享有衛生保健”金質獎章,他是被授予此獎的世界第一位衛生部長。   迄今,我國與該組織召開過18次技術合作協調規劃會議,該組織向我國提供的各種援助約9600萬美元。1981年該組織在北京設立駐華代表處。   世界衛生組織在中國的合作中心   中國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陳馮富珍的世界衛生組織(WHO)合作中心目前已達69個,其數目之多位居世界衛生組織西太平洋地區國家之首。現有的合個學科30余個專業。世界衛生組織合作中心作為我國與世界衛生組織開展衛生技術合作的視窗,在促進國際、國內衛生技術交流、人員培訓等方面發揮了積極的輻射和示范作用,現已成為促進我國醫學科學現代化,早日實現人人享有衛生保健目標的一支重要力量。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istory of the Committee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or WHO,is among the original agencies still active from the first incep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It was officially established under its present name and constitution on 7 April 1948. It was preceded by the League of Nations Health Organization in overseeing global efforts for the protection of health and prevention of disease,and has maintained a similarly broad focus throughout its existence. As stated in its Constitution,a global consideration for health and related issues is “basic to the happiness,harmonious relations and   security of all peoples.” WHO has,at present,a total of 193 member states,not including observers. These member states are also organized into established geographic blocs—Europe,the Eastern Mediterranean,the Americas,the Western Pacific,Africa,and Southeast Asia—which are separately headquartered and conduct individual research to advise the global bodies of WHO on regionalized aspects日內瓦世界衛生組織辦公大樓of health issues.   The actions of WHO are carried out by two entities,the World Health Agency and the   WHO Executive Board. WHO is governed by the Health Agency,which is its central decision-making body. It is comprised of appointed delegations from the WHO member states. The Health Agency is also in charge of WHO’s budget and appoints the Director-General. The WHO Executive Board is in charge of carrying out and overseeing programming and policy decisions made by the Health Agency. Thirty-four members with advanced health qualifications are   appointed to serve on the Executive Board.   The efforts of WHO are funded both through the contributions of member states and,more significantly,by large grants from private entities,such a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NGOs),individually-supported foundations like the 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and donations from private interests such as pharmaceutical corporations and vaccine developers.   According to the most recent financial report from May 2009,these non-member-state provided funds now exceed the funding for the organization’s programming from public sources.   The policy decisions made by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typically fall under one of two categories,in line with its constitutional mission: those relating to active health crises,such as disease outbreaks,and those relating to health issues,such as nutrition and health education.   In both cases,these actions tend to take the form of suggestions,informational frameworks,and   emergency distribution of necessary supplies,medications,and personnel. For example,WHO   currently maintains the Global Network for Pandemic Information,GORAN,a linkage of over a hundred existing health information networks. This network was integral in identifying and addressing the SARS outbreak in 2002. WHO also has worked to educate the public about nutrition   by standardizing the ideal recommendations for intake of vitamins and minerals,as well as   maximum recommendations for sugar and sodium,in the global diet. And,through the “Yellow Card” immunization standardization effort,WHO set up an internationally recognized system for   providing and recording lifesaving inoculations simply by regulating methods of sharing   information.   However,even well-researched informational suggestions and regulations much like   these have at times sparked global controversy. In the case of nutritional standards,the sugar   lobby was upset by insinuations that their product was harmful and sought to undermine the   research behind WHO’s “10 percent or less” recommendation. And,when WHO promoted   condoms as one form of safer sex to help quell the spread of HIV-AIDs and other sexually   transmitted infections,the Vatican,which has stood firmly against birth control,issued a   statement in response claiming that condoms could not in fact provide a barrier to disease particles,calling them an “ineffective net” which would only promote sexual promiscuity. Thus,   in seeking to promote health and wellness in a truly global manner in future,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as an additional task: to be observant not only of national sovereignty,but also of   cultural,social,and religious diversity and the possible conflicts of interest between public and   private entit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