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


這是一個多義詞,請在下列義項中選擇流覽

  1. 1.《三毛流浪記》主人公
  2. 2.著名作家
  3. 3.影人別稱

1.《三毛流浪記》主人公

三毛,《三毛流浪記》中的主人公,后作為作家陳懋平(后改名為陳平)的筆名。

三毛原型

  《三毛流浪記》中的主人公   故事講述了孤兒三毛的辛酸遭遇。在解放前的上海,故事中的三毛按祖籍是江蘇省蘇州市人,故事講述的是舊上海流浪的兒童時期三毛,他的母親蘇州人士是大上海夜總會的一位舞女,與客人有關系才生下三毛,后因遭到迫害母親慘死,沒有親人,無家可歸,衣食無著。吃貼廣告用的漿糊,睡在垃圾車裡,冬天就以破麻袋披在身上御寒。為了生存,他賣過報,拾過煙頭,幫別人推黃包車,但總是受人欺侮,但他掙到的錢連吃頓飽飯都不夠。只有與他命運相同的流浪兒關心他,給他溫暖。

情節

  一天,他在路旁拾到一個錢夾,好心的三毛把它交還了失主,然而失主反誣他是扒手,不分青紅皂白打了他一頓,三毛真是有苦說不出。流氓爺叔見三毛年少不懂事,便利用他做壞勾當。等三毛明白自己受了爺叔利用時,寧可餓肚子,也不再干爺叔教他的壞勾當。   一個有錢的貴婦人收養了三毛,給他穿上皮鞋,對他進行管束,天性散漫的三毛不愿在富人家過寄生蟲般的生活,在一次為他舉行酒會的時候,他搗亂酒會,脫下華麗的衣服,披上麻袋片,又回到流浪兒隊伍中來。和往日一起討飯的小伴一起,走向屬于他們的流浪生活。   解放后,他結束了流浪,過上了正常的生活。

2.著名作家

三毛

人物簡介

  三毛,原名陳懋平(mào)(后改名為陳平),漢族,浙江舟山人,1943年三月二十六日出生于重慶黃桷椏。卒于1991年1月4日,享年四十七歲。“懋”是族譜上屬她那一輩分的排行,“平”是取之她出生那年烽火連天,父親期望這個世界再也沒有戰爭,而給了這個孩子“和平”的大使命。后來這個孩子開始學寫字,她無論如何都學不會如何寫那個“懋”字。每次寫名字時,都自作主張把中間那個字跳掉,偏叫自己陳平。不但如此,還把“陳”的左耳搬到隔壁去成為右耳,這么弄下來,父親只好投降,她給自己取了名字,當時才三歲。后來把她弟弟們的“懋”字也都拿掉了。   曾就讀中國文化大學哲學系。肄業曾留學歐洲,定居西屬撒哈拉沙漠迦納利島后結婚,并以當地的生活為背景,寫出一連串膾炙人口的作品。1981年回臺后,曾在文化大學任教,1984年辭去教職,而以寫作、演講為重心。1991年1月4日在醫院去世,年僅四十八歲。   她極其單純,在單純中卻有一種驚人的深刻。無論是做人還是寫作,筆調自然輕快,不經意間說著最在意的人和事。   她的足跡遍及世界各地,她的作品也在全球的華人社會廣為流傳,在大陸也有廣大的讀者,生平著作和譯作十分豐富,共有二十三種。   三毛英文名叫ECHO,三毛本是筆名,從三毛的《鬧學記》序中只提及“三毛”二字中暗藏一個易經的卦,上乾(三個陽爻,類似漢字“三”)下坤(三個陰爻就是中間斷開,毛字豎彎勾)——否卦。卦象:上乾下坤,否卦,天清在上,地濁在下,天地之氣不相交。閉塞不通,阻隔,事不順暢。“大人否亨,內小人而外君子。”但三毛本人又曾說過:起初起此名,是因為喜歡張樂平先生的三毛流浪記(后拜為干爹);另有一個原因就是說自己寫的東西很一般,只值三毛錢。   

人生年表

  1943年,三月二十六日出生于重慶,浙江省定海縣人,取名為陳懋平。   1946年,因為覺得“懋”字麻煩,三毛就把它去掉,改名陳平。   1948年,隨父母遷居臺灣,入臺北國民國小讀書。   1954年,入臺北省立女子中學學習。   1955年,初二,受墨汁涂面打擊,以及為看小說開始逃學。后休學在家。   1956年,一度復學,後正式退學。開始練習寫作、音樂、繪畫,切腕自殺獲救。   1962年,以陳平名義在現代文學發表第一篇作品《惑》。   1964年,得到文化大學創辦人張其均的特許,到該校哲學系當旁聽生,課業成績優異。初戀。   1967年,初戀失敗,赴西班牙馬德裡文哲學院留學。圣誕初結識荷西。   1968年,與荷西分別。漫遊歐洲、巴黎、慕尼黑等地。   1971年,返回臺灣,任教于文化大學和政工干校。   1972年,與一德裔男子相戀,結婚前夕,未婚夫心臟病突發猝死。冬,再赴西班牙,重遇荷西。   1974年,進入撒哈拉沙漠。   1974年,七月,與荷西在沙漠小鎮阿尤恩結婚。   1974年,十月六日,以筆名“三毛”在《聯合報》發表作品《中國飯店》。   1976年,夫婦移居大迦納利島。五月,由皇冠出版社出版《撒哈拉的故事》。   1979年,隨荷西到拉芭瑪島生活。九月三十日,荷西在海底進行水下工程操作(荷西是水下工程師)時時意外喪生。回到臺灣。   1980年,五月,重返西班牙和迦納利,開始孀居生活。   1981年,十一月,開始中南美之行。   1982年,十月,返回臺灣任教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組。遊記《萬水千山走遍》出版。   1984年,赴美度假治病。   1985年,一度喪失記憶,神經錯亂。   1986年,十月,正式回到臺北定居,被臺灣多份報刊評為最受讀者喜愛的作家。   1988年,六月十二日,給“三毛爸爸”張樂平寫第一封信。   1989年,四月,曾回大陸探親;同年開始創作電影劇本《滾滾紅塵》。   1990年,四月,三毛參加一個臺灣的旅行團,赴敦煌、吐魯番遊覽。當到烏魯木齊時,她離隊找到王洛賓。《滾滾紅塵》獲金馬獎八項大獎。   1991年 一月二日,因子宮內膜肥厚入榮民總醫院檢查治療。一月三日,進行手術。一月四日凌晨,在醫院以肉色絲襪繞頸窒息身亡。享年四十八歲。

個人履歷

  三毛于1943年3月26日(農歷2月21日)生于重慶。幼年時期的三毛就表現對書本的愛好,五年級下學期第一次看《紅樓夢》。國中時期幾乎看遍了市面上的世界名著。初二那年休學,由父母親悉心教導,在詩詞古文、英文方面,打下堅實的基礎。并先后跟隨顧福生、韓湘寧、邵幼軒三位畫家習畫。三毛在她的散文《我的三位老師》中記錄了這三位繪畫老師。   1964年,得到文化大學創辦人張其均先生的特許,到該校哲學系當旁聽生,課業成績優異。   1967年再次休學,只身遠赴西班牙。在三年之間,前后就讀西班牙馬德裡大學、德國哥德書院,在美國伊諾大學法學圖書館工作。對她的人生經驗和語文進修上有很大助益。   1970年回國,受張其均先生之邀聘在文大德文系、哲學系任教。后因未婚夫猝逝,她在哀痛之余,再次離開,又到西班牙。與苦戀她6年的荷西重逢。   1974年,于西屬撒哈拉沙漠的當地法院,與荷西公證結婚。在沙漠時期的生活,激發她潛藏的寫作才華,并受當時《聯合報》主編的鼓勵,作品源源不斷,并且開始結集出書。   第一部作品《撒哈拉的故事》在1976年5月出版。   1979年9月30日夫婿荷西因潛水意外事件喪生,回到臺灣。   1981年,三毛決定結束流浪異國14年的生活,在國內定居。同年1月,《聯合報》特別贊助她往中南美洲旅行半年,回來后寫成《萬水千山走遍》,并作環島演講。之后,三毛任教文化大學文藝組,教小說創作,散文習作兩門課程,深受學生喜愛。   1984年,因健康關系,辭卸教職,而以寫作、演講為生活重心。   1989后4月首次回大陸家鄉,發現自己的作品在大陸也擁有許多的讀者。并專誠拜訪以漫畫《三毛流浪記》馳名的張樂平先生,了卻夙愿。   1990年從事劇本寫作,完成第一部中文劇本,也是她最后一部作品《滾滾紅塵》。   1991年1月4日清晨去世,年僅48歲。

人物評估

  我女兒常說,生命不在于長短,而在于是否痛快的活過。我想這個說法也就是:確實掌握住人生的意義而生活。在這一點上,我雖然心痛她的燃燒,可是同意。   ——三毛父親陳嗣慶   在我這個做母親的眼中,她非常平凡,不過是我的孩子而已。   三毛是個純真的人,在她的世界裡,不能忍受虛假,就是這點求真的個性,使她踏踏實實的活著。也許她的生活、她的遭遇不夠完美,但是我們確知:她沒有逃避她的命運,她勇敢的面對人生。    ——三毛母親繆進蘭   三毛曾說過很羨慕我和秦祥林恩愛,也想找一個關心自己、可以談心的及工作上的伴侶,可惜未能找到理想對象。對于死去的丈夫,她仍然十分懷念。她太不注意保護自己……我曾經勸她不要太過任性,就算自己不在乎自己的身體,也要為父母保養身體。   ——演員林青霞   三毛不是美女,一個高挑著身子,披著長發,攜了書和筆漫遊世界的形象,年輕的堅強而又孤獨的三毛對于大陸年輕人的魅力,任何局外人作任何想象來估價都是不過分的。許多年裡,到處逢人說三毛,我就是那其中的讀者,藝術靠征服而存在,我企羨著三毛這位真正的作家。   ——作家賈平凹   有些本來是含義美好的名詞,用得濫了,也就變成庸俗不堪了。才子才女滿街走是一個例子,銀幕、熒幕上的奇女子頻頻出現也是一個例子。我本來不想把這種已經變得俗氣的銜頭加在三毛身上的,但想想又沒有什么更適合的形容,那就還是稱她為奇女子吧。“奇”的正面意思應是“特立獨行”,按辭海的解釋,即志行高潔,不肯隨波逐流之謂也。    ——作家梁羽生   三毛很友善,但我對她印象欠佳。三毛說她“不是個喜歡把自己落在框子裡去說話的人”,我看卻正好相反,我看她整天在兜她的框框,這個框框就是她那個一再重復的愛情故事,其中有白虎星式的克夫,白云鄉式的逃世,白血病式的國際路線,和白開水式的泛濫感情。如果三毛是個美人,也許她可以有不斷的風流余韻傳世,因為這算是美人的特權。但三毛顯然不是,所以,她的“美麗的”愛情故事,是她真人不勝負荷的……   ——作家李敖   如果生命是一朵云,它的絢麗,它的光燦,它的變幻和飄流,都是很自然的,只因為它是一朵云。三毛就是這樣,用她云一般的生命,舒展成隨心所欲的形象,無論生命的感受,是甜蜜或是悲凄,她都無意矯飾,行間字裡,處處是無聲的歌吟,我們用心靈可以聽見那種歌聲,美如天籟。被文明捆綁著的人,多慣于世俗的繁瑣,迷失而不自知。讀三毛的作品,發現一個由生命所創造的世界,像開在荒漠裡的繁花,她把生命高高舉在塵俗之上,這是需要靈明的智慧和極大的勇氣的。   ——作家司馬中原   有很多人批評三毛,認為她只是在自己的小天地作夢,我不以為然。基本上,文學創作是一個人性靈升華的最高表現,她既能升華出這樣的情感,就表示她有這樣的層次,這比起很多作家,我覺得她在靈性上要高出很多。   ——演員胡茵夢   三毛對生命的看法與常人不同,她相信生命有肉體和死后有靈魂兩種形式。她自己理智地選擇追求第二階段的生命形式,我們應尊重她的選擇,不用太悲哀。三毛選擇自殺,一定有她的道理。   ——作家倪匡

三毛作品

  文集:《傾城》《溫柔的夜》《哭泣的駱駝》《夢裡花落知多少》《雨季不再來》《撒哈拉的故事》《送你一匹馬》《背影》《我的寶貝》《鬧學記》《萬水千山走遍》《稻草人手記》《隨想》《談心》《我的快樂天堂》《高原的百合花》《親愛的三毛》《我的靈魂騎在紙背上-三毛的書信札與私相簿》 劇本:《滾滾紅塵》共出版發行作品23部   有聲作品:《三毛說書》《閱讀大地》《流星雨》   譯作:《剎那時光》《蘭嶼之歌》《清泉故事》《娃娃看天下》(共兩本)   詩:《朋友》    音樂專輯(填詞):《回聲》    作品評論   三毛與丈夫荷西著有散文、小說集《撒哈拉的故事》、《哭泣的駱駝》、《雨季不再來》、《溫柔的夜》、《夢裡花落知多少》、《背影》、《我的寶貝》等十余種。三毛散文取材廣泛,不少散文充滿異國情調,文筆樸素浪漫而又獨具神韻,表達了作者熱愛人類、熱愛生命、熱愛自由和大自然的情懷。其記遊散文如《撒哈拉的故事》《萬水千山走遍》融知識性,趣味性,藝術性為一體,具有較高的文化審美價值。敘述哀情的散文如《云在青山月在天》《不死鳥》《背影》《似曾相識燕歸來》等風格沉郁,淡泊,顯得爐火純青,更具耐讀性。   三毛生性浪漫,三歲時讀張樂平《三毛流浪記》,印象極深,后遂以“三毛”為筆名。為了追尋心中的那棵“橄欖樹”,她踏遍萬水千山。然而,無論是異國都市的生活情調,還是天涯海角的奇風異俗,都不能消解她深埋于心中的中國情結。盡管她嫁給了一個深眼高鼻的洋人,但她仍是一個完整的東方女性。三毛從來不刻意追求某一種技巧和風格,一切都顯得平實與自然。然而在她信筆揮灑之中,卻又蘊涵無限,這也許是一種更高的技巧和風格吧。 有讀者認為“流浪”才是她的真正的名字,無論是她遺留下來的眾多作品、她的遊歷和她心靈情感的轉折,都是充滿一點點浪跡天涯的意味。   曾經,三毛的母親繆進蘭在一篇題為《我的女兒,大家的三毛》的文章提及,在四個兄弟姊妹裡,次女三毛的性格最為特行卓立、不依一般,及不能忍受虛假。所以,父母要在她身邊看守著每一腳步是否踏穩。   事實上,三毛的作品,特別是由《撒哈拉的故事》開始,便是她遊歷的記敘,也是她情感的記敘。與荷西一道生活的年月,三毛的文章充滿歡笑、喜樂,讀者閱讀她的小說,仿佛感受著她愉快的婚姻生活,就是面對著大風沙的侵襲,她也是積極和樂觀;然而,自荷西死後,三毛的文章卻一下子“黑暗”起來,文字不再有笑容,代替的只是無盡的悲傷,這時候,作品塑造了三毛一個哀傷過客的形像。

三毛語錄

  我笑,便面如春花,定是能感動人的,任他是誰。   不要去看那個傷口,它有一天會結疤的,疤痕不褪,可它不會再痛。   每想你一次,天上飄落一粒沙,從此形成了撒哈拉 !   好孩子,刻意去找的東西,往往是找不到的。天下萬物的來和去,都有他的時間。   愛情妙錄   ▲世界上難有永恒的愛情,世上絕對存在永恒不滅的親情,一旦愛情化解為親情,那份根基,才不是建筑在沙土上了。   ▲某些人的愛情,只是一種“當時的情緒”。如果對方錯將這份情緒當做長遠的愛情,是本身的幼稚。   ▲一剎真情,不能說那是假的。愛情永恒,不能說只有那一剎。   ▲愛情,如果不落實到穿衣、吃飯、數錢、睡覺這些實實在在的生活裡去,是不容易天長地久的。   ▲愛情不是必需,少了它心中卻也荒涼。荒涼日子難過。難過的豈止是愛情?   ▲愛情是一種奧妙,在愛情中出現籍口時,籍口就是籍口,顯然已經沒有熱情的籍口而已,來無影,去無蹤。如果愛情消逝,一方以任何理由強求再得,這,正如強收覆水一樣的不明事理。   ▲愛情是彩色氣球,無論顏色如何艷麗,經不起針尖輕輕一刺。   ▲逢場作戲,連兒戲都不如,這種愛情遊戲只有天下最無聊的人才會去做。要是真有性情,認真辦一次家家酒,才叫好漢烈女。   ▲愛情的滋味復雜,絕對值得一試二嘗三醉。   友情妙語錄   ▲朋友是五倫之外的一種人際關系,一定要求朋友共生共死的心態,是因為人,沒有界定清楚這一個名詞的含意。   ▲一剎知心的朋友,是貴在于短暫,拖長了,那份契合總有枝節。   ▲朋友還是必須分類的——例如圖書,一架一架混不得。過分混雜,匆忙中急著著,往往找錯類別。   ▲朋友再親密,分寸不可差失,自以為熟,結果反生隔離。   ▲朋友之義,難在義字千變萬化。   ▲朋友絕對落時空,兒時玩伴一旦闊別,再見時,情感只是一種回憶中的承諾,見面除了話當年以外,再說什么都難了。   ▲朋友之間,相求小事,順水人情,理當成全。過分要求,得寸進尺,是存心喪失朋友最快的捷徑。   ▲朋友共樂,錦上添花絕對有必要。朋友共苦,除非同病相憐,不然總有高低。   ▲強占友誼,最是不聰明,雪泥鴻爪,碰著當成一場歡喜。一旦失去朋友,最豁達的想法莫如——本來誰也不是誰的。   ▲可進可出,若即若離,可愛可怨,可聚而不會散,才是最天長地久的一種好朋友。   ▲我當心的去關愛他人,這使情感不流于泛濫。   ▲我決不過分對人熱絡,這使我掌握分寸。   ▲我漠視無謂的閑言,這使我內心舒暢。   ▲我很少開口求人,這使我自由。   ▲我不欠錢,這使我安心。   ▲我讓人欠我的錢,這使我做傻瓜。   ▲我看書,這使我多活幾度生命。   ▲愛情有若佛家的禪——不可說,不可說,一說就是錯。

三毛的佚事

  三毛與西部歌王王洛賓,曾經有過一段短暫的“忘年情”。三毛從小就愛唱《在那遙遠的地方》、《達板城的姑娘》,她把這些中國民歌帶到西班牙,帶到撒哈拉去唱,一直唱了幾十年。當她有機會去新疆旅遊時,特地去拜訪了這些民歌的原作者王洛賓先生,此時的王洛賓已經70多歲了。   見過之后,三毛卻再也不能平靜。她為王洛賓的人生和藝術才華傾倒,包含著敬仰,愛慕,同情……三毛自己也說不清究竟是什么感情,覺得自己的心和這位老人連在了一起,再也難舍難分。她以豐富的想象力,在心中描摹著一位飽經磨難的藝術家的風采,漸漸,年齡的差距模糊了,精神上融為一體。   海峽兩岸,鴻雁傳書。短短的3個多月,往來6封信件。王洛賓垂暮的心也感到了什么。他寫信告訴三毛:蕭伯納有一柄破舊的陽傘,早已失去了傘的作用,他出門帶著它,只能當做拐杖用。王洛賓自嘲而誠懇地說:我就像蕭伯納那柄破舊的陽傘。之后,王洛賓延緩了寫信的日期。三毛急匆匆來信,責怪洛賓:“你好殘忍,讓我失去了生活的拐杖。” 幾個月后,三毛再次來新疆時,直接就住在了王洛賓的家裡,憧憬著一份美好的生活。然而人生經歷,生存環境,觀念形態,諸多的不同,使她和洛賓之間,無法疏通30多歲年齡差距造成的鴻溝。三毛明白了:年近80的洛賓,生活給他刻下的傷痕太深太深;她的一顆愛心,遠不能撫平這位老人深重的心靈創傷。14天后,三毛提著行李,落寞的回到臺灣。   然而不到一年,卻傳來三毛的死訊。為了永遠紀念這段情誼,王洛賓寫下了一首感人的詩歌《等待——寄給死者的戀歌》:   你曾在橄欖樹下等待再等待   我卻在遙遠的地方徘徊再徘徊   人生本是一場迷藏的夢   且莫對我責怪   為把遺憾贖回來   我也去等待   每當月圓時   對著那橄欖樹獨自膜拜   你永遠不再來   我永遠在等待   等待等待   等待等待   越等待,我心中越愛!   在《1943-1991 三毛》傳記一書中,三毛的友人澄清了這段被三毛迷不得不提的故事。事實上三毛與王洛賓的相處很不愉快,更沒有忘年情這一說。

死因相關

  臺灣女作家三毛已去世多年,可是她的確切死因至今仍是一個謎。近日,一本名為《三毛死于謀殺》的圖書紛紛出現在上海各家書店中。但其中對三毛的很多事都進行質疑,讓人不得不懷疑他用三毛助自己出名的動機。   三毛一生“流浪”過54個國家。1991年1月2日,她因子宮內膜肥厚,住進臺灣榮民總醫院,3日開刀完成手術。4日清晨,醫院清潔女工進入7樓婦產科單人特等病房,打掃浴室的時候,看見坐廁旁點滴架的吊鉤上,懸掛著三毛被尼龍絲襪吊頸的身體。她身著白底紅花睡衣,現場沒有任何遺書。   法醫推斷三毛死亡的時間是凌晨2時。第二天,臺灣所有的報紙都報道了三毛的死訊,香港80余家報紙也對此作了詳細報道。然而事隔不到半年,就有各界人士對三毛的死因提出疑問,認為警方的現場勘察太匆忙、“因病厭世、自縊身亡”的結論太武斷,會不會有真正的兇犯逃脫法網。   斥“因病厭世”說   張景然指出,如果說“因病厭世”,那么三毛不知要死去多少回了。須知,三毛從小就疾病纏身,一直到她離開這個世界。她有很多作品都是忍著病痛完成的,包括《滾滾紅塵》。可能有人會說,三毛懷疑自己身染絕癥,感到悲觀失望、來日無多,在這種極壓抑、極灰暗、極消沉、極頹廢的情緒下,采取自縊的模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但三毛真的患有不治之癥嗎?   確實,三毛曾經懷疑過自己和母親患有同樣的病——子宮內膜癌。為此,她決定住院做進一步檢查。1991年1月2日晚,三毛到榮民總醫院住院。第二天上午10時,醫生為三毛做了個小手術。根據手術判斷,三毛患的是一般婦科疾病,并非她自己所懷疑的癌癥。三毛的主治醫生趙灌中在手術后明確告訴三毛:手術后加上服用藥物治療,內分泌會慢慢改善,月事也會正常,并囑咐她不用擔心。院方決定安排三毛5日出院。但誰也沒有料到,三毛在4日凌晨便離開了這個世界。那么,誰又能解釋,她怎么可能在醫院已經為他排除了癌癥之后而絕望自殺呢?   駁斥“為情所困”說   三毛崇敬愛情。但是,張景然指出,三毛雖然被“情”的旋渦所擾,但絕不是為情所困。   荷西逝世以后,三毛也接觸了幾位男朋友,但都沒有結果。   一位有婦之夫曾向三毛求愛,但三毛很清楚,那人的妻子很愛他,他這是見異思遷。 三毛明確拒絕了他,三毛說:“在我的道德觀念裡,一個已婚男人即使對我再好,我也絕不會動心。”   在北非的一個島上,西班牙的一位出色廣告師向三毛求婚,三毛對他也頗有好感。但因為廣告師的職業使他接觸到各種姿態的美麗模特兒,這令三毛非常擔憂。她坦誠地告訴他:“如果我們結了婚,我是不能忍受生活在時時失去你的恐懼當中的。”   對于愛情,三毛是理智而現實的。   三毛在一次外出度假時,結識了一位儀表堂堂、英俊灑脫的青年男子,三毛為之心動,但最后雙方都沒有留下通訊地址。   還是在北非,三毛認識了一位銀行經理。三毛要回臺灣時,經理找到三毛向其傾訴情感,他請求三毛給他10天時間一起外出度假。三毛為他的真情所感動,答應了他的請求——但不是現在,而是約定在10年以后。好一個聰明的三毛。   張景然說,在三毛的感情世界裡,從來都是主張智慧、勇敢和道德的,三毛絕對不會為情所困而自殺。   三毛熱愛祖國。她很早就提出“兩岸不能再分離了”。1985年,她在一個幾千人參加的演講會上唱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她是在臺灣第一個把《義勇軍進行曲》公開唱出來的人。唱后臺下一片肅靜,許多人替她擔心。   三毛對大陸文化名人張樂平、姚雪垠、賈平凹、王洛賓等有著非同一般的友誼。1989年,三毛到上海與畫家張樂平相見,認畫家為“爸爸”。她用上海話告訴畫家:“我3歲多就離開了上海,那時我剛懂事,看的第一本書就是《三毛流浪記》,那個到處流浪、永遠也長不大的男孩對我影響可大了。許多年以后,當我在異國他鄉寫第一本書的時候,我就取筆名用了‘三毛’這個名字。”   三毛寫過一首《橄欖樹》:“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為什么流浪,流浪遠方……”這首歌在臺灣被禁唱了十幾年,因為當局認為歌詞中“遠方”指的就是中國大陸。1990年12月,三毛編劇的電影《滾滾紅塵》參加臺灣金馬獎角逐,奪取8項大獎,卻沒有三毛的最佳原著編劇獎。《滾滾紅塵》引起臺灣某些當權者的憤怒:“刻意歌頌中共、肆意攻擊政府、丑化國軍……”有人認為,三毛有可能因此成為政治犧牲品。   書中把對三毛死因的各種猜測,比如絕癥無望說、孤單寂寞說、為情所困說、江郎才盡說及自殺情結說等,都一一予以駁斥。書中還引用了10位著名人士對三毛的談論,認為三毛死得怪異、突然,她沒有理由自裁。把三毛的死解釋成自殺是對她的不公平,甚至是對她人格的污辱。

三毛祖居

  三毛祖居位于定海區小沙鎮陳家村,是臺灣著名女作家三毛的祖父陳宗緒先生于1921年建造的。三毛祖居的五間正房辟為三毛紀念室,以“充滿傳奇的一生”、“風靡世界的三毛作品”、“萬水千山走遍”、“親情、愛情、友情、鄉情”、“想念你!三毛”等為主題,分別陳列三毛的遺物、各個版本的作品、各個時期的照片,以及中外人士緬懷三毛的文章。北廂房設“三毛故鄉行”錄像室、茶座等。 三毛祖居展室中所展出的許多珍貴展品系三毛胞弟陳杰先生從臺灣郵寄而來,每件展品都洋溢著三毛濃濃的思鄉情和愛國情。

有關歌曲

  寫給三毛的   1、羅大佑寫給三毛的《追夢人》鳳飛飛演唱,出自專輯:《告別的年代-情歌專輯》   2、羅大佑寫給三毛的《滾滾紅塵》羅大佑演唱,   3、騰格爾寫給三毛的《三毛》騰格爾演唱,出自專輯《草原情唱》   4、眭澔平寫給三毛的《蒲公英的哭泣-給三毛》、《三毛你快樂嗎?(毛 最后的聲音)》眭澔平演唱   5、輕音樂《橄欖樹》、《滾滾紅塵》、《紅色的沙漠》、《驚夢三十年》、《哭泣的駱駝》、《流動的是沙漠》、《夢裡花落知多少》、《撒哈拉的東方女子》、《萬水千山走遍》、《忘不了的三毛》、《溫柔的夜》、《西風不相識》、《雨季不再來》出自文學音樂專輯《撒哈拉的故事》   三毛寫的   1、《說時依舊》,林慧萍演唱,收于專輯《說時依舊》歌林唱片,1990年9月   2、《橄欖樹》,齊豫演唱,收于專輯《橄欖樹》新格唱片,1979年12月   3、《軌外》、《謎》、《七點鐘》、《飛》、《曉夢蝴蝶》、《沙漠》、《今世》、《孀》、《說給自己聽》、《遠方》、《夢田》,齊豫、潘越云演唱,收于專輯《回聲-三毛作品15號》滾石公司,1985年   4、《一條日光大道》,齊豫演唱,收錄于專輯《天使之詩》中。   5、《活潑的臺北》

3.影人別稱

三毛

介紹

  三毛是中國香港演員洪金寶的別稱。

影人介紹

  洪金寶(Sammo Hung/乳名三毛/藝名元龍)1949年12月11日生于香港,祖籍浙江寧波。三毛身高170cm,體重100kg,號稱世界上最敏捷的胖子,亦是現代香港影壇一位極富創造力的重量級人物。三毛的祖父洪濟是老上海灘的電影導演和制片人,曾在上海和香港投資影業,執導過不少早期的武打片;祖母錢似鶯是二十年代的上海影星,在舊中華精武會諳習武術,后隨洪濟到香港發展,是中國影史上第一代女打星。奔百歲的錢阿麼戲稱自己老不死就是因為始終沒落下拳腳功夫。三毛幼年生性頑皮好勝,九歲時被送入香港于占元師傅的中國戲劇學院習藝。老于頭的所謂學院其實就是國劇戲班,當時生意也并不算紅火,只是他以嚴厲著稱。舊社會的家長篤信嚴師出高徒,也樂于將自己無法管教的子女送來調教。在接下來的八年裡三毛和其他十來個“元字輩”的小伙伴——成龍(藝名元樓)、元彪、元奎、元華、元武、元泰等人(此七人是戲班招牌劇“七小福”的主力臺柱)在老于頭非人的地獄式訓練中煉就了一身過硬的功夫。這也是使他們日后能出人投地、受益終身的一筆財富。有興趣的可以找找三毛在1988年主演的傳記性故事片《七小福》來看看,在片中三毛飾演的正是師傅于占元。   六十年代的香港,武俠電影之風日盛,而古早舞臺戲曲形式日衰。由此動作指導和武打替身(當時稱武師)一職也順應市場需要而興起。于占元的女兒于素秋是當時香港武俠片的紅星,籍此關系,老于頭在訓徒的間歇也時不時帶領徒兒們到一些片場走動,指導動作、客串武師,賺點外快。而徒弟們也正好“專業對口”學以致用,日后大伙滿師畢業的就業問題也就有了方向。   六十年代初,作為七小福“大哥大”的三毛便以童星身份客串演出過一些電影,加之他頭腦靈活又有拳腳真功夫,就經常被借派到片場協助武師工作。1966年,三毛參與了邵氏名導胡金銓執導的經典武俠片《大醉俠》的動作設計,該片不僅讓并不精通武術的“俠女”鄭佩佩一炮而紅,也使初涉武指的三毛小有名氣。